• 敬老的妻子
  • 发布时间:2018-05-28 09:4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丈夫带着蛋糕和礼物来到妻子工作的那所地处郊区的干部安老院,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个月而且还是妻子的生日,丈夫要给自己心爱妻子一个特别惊喜。

      晚上十二点多,丈夫来到了这所乡村安老院,见那门卫室里的门卫大叔正伏在桌上重重地打着呼噜,心想自己可爱迷人的妻子和整个安老院的治安安全交给这个懒汉,真是所托非人了!但马上想像起待会见到妻子那惊喜的表情,丈夫既兴奋又心急,于是便直入院内往三楼的男性疗养部上去,数十级楼级一瞬而过。

      可到了三楼的时候,在那值班柜台上却看不见自己的妻子小玲!她上厕所了吗?等了近半小时,也没见妻子的蹤影。这麽夜了,妻子上哪去?

      丈夫心里不禁着急了,四顾之下看见只有走廊最后的一个房间的门缝下渗出一道光亮,虽然知道那些病房不能够随便打扰,因爲里边住的都是些退休政府干部,但又禁不住焦急,于是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走到那房间前想看一看,那房间门墙上挂着一个塑胶牌,蓝底白字写着「镇委刘书记」。

      丈夫感觉不好打扰,正想走回值班室再等候一下,忽然在房间中隐约传出一把熟悉的甜美女性声音,一阵微弱但显得很娇媚的呻吟声,还有几把沙哑的男性哼哼哈哈的声音。

      丈夫顿时奇怪起来,这不是妻子小玲的声音吗?侧耳又再听,「唔唔……啊啊……」

      的夹杂着男女的低吟叫唤声。是妻子的声音?真的好像!有其他男人的声音?没错!那是似乎是发至男女欢爱时的呻吟声?没错!但是……妻子怎麽可能会这地方这时候发出这样的呻吟声?

      不是,一定不是!但……但那明明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呻吟声音了!他越发怀疑,但又听不出究竟,在男人最紧张最敏感的猜疑心下,当丈夫的一定要求个明白,求个安心!

      于是他来到楼层大堂,爬上楼层的公共阳台左沿,远远看去,那房间的阳台的窗户透出更多的光亮,还好,阳台与阳台间距不过三尺,而且阳台之间还连接着尺来宽的空调放置铁架。大着胆子,丈夫纵身攀着墙上的铁架,跨到对面的阳台去,如此连攀两个阳台,终于到达那最后一个房间的阳台上。

      这时能听到的声音更比刚才清楚多了,「啊啊……唔唔……哦……哦……」

      这些男女欢爱的呻吟声里边分明就有自己妻子的声音。他心血沸扬,怎麽办?

      怎麽办?那阳台的座地窗户都已关上并从里边拉上的窗帘,只有窗户最顶上未有完全给遮蔽住,从那里一定能看到房间里边的情况!

      慌忙中,丈夫发现阳台边放了两张折叠的板凳,他马上拿来一张展开放到座地窗前,擡脚便站了上去,伸长脖子就从那光亮处向里边望去。这下不看还好,一看了就犹如把一桶冰水灌到脑袋里去,头部发麻登时全身僵住……

      原来那房间内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美丽可人的爱妻——小玲!而真的还有男人在内,一共是五个年纪少说也有六十来岁的老头儿,自己的妻子正和这五个老头儿赤条条地共处一室。

      丈夫实在不能相信现在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这时候,自己的妻子就像猫狗一样趴跪在房间内的一张大床上,一肥一瘦的两个秃发老头儿分别跪在她前边和后边,妻子头部靠在前面一个脸无血色的瘦巴巴小老头的腹部下,几乎是贴着胯间之处。

      那瘦老头一双皮包骨的手扶在她的脑后,紧贴着她一头垂肩的卷发,小玲的头部不停地擡上擡下摆动着,慢慢地配合着瘦老头腰部做缓缓挺送,见那瘦老头陶醉地眯着双眼咬着下唇,样子很是快活的。虽然不能完全看到,但丈夫是知道妻子正在爲这个瘦老头做着口交的服务,即是爲他吸吮生殖器。

      在后边的是一个肥得像猪、满脸横肉的老伯,他的双手扶在小玲腰下,他的大肚子紧贴小玲耸后的雪白臀部,也是不停地前后摇摆着腰,肥厚的大腿肉随着激烈的运动而不停地晃动着!因爲肥老伯身材胖大,所以挡住丈夫的视角,但就明知道他的阳具正在插着小玲的阴户,妻子正在和自己以外的男人「性交」!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