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女友分手后来找我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5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朋友的女友珊,长的虽不是很漂亮,但也不错,可爱的脸蛋,158的身材,还算匀称,从长相看能看出是那种爱玩的人。

    一天中午,同事抱怨着来找我,说和他女友分手了,大概是因为女朋友脾气不好,整天吵架,而且女朋友比较疯,经常和男孩出去玩,实在忍受不了就分手了。

    在这期间,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不断,基本就是吵架,大概的意思我也没细听。之后的有一段时间,他俩基本都在吵吵闹闹中过了两个星期左右,就真的分手了。起初,朋友跟我说他女朋友和他分手后,找了好几个身边的朋友,大概就是劝架,让他们再和好,但我那朋友坚持分手,所有就彻底的散了。

    一天中午,我正闲着无聊,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珊,我还心想:分都分了,这女的怎么这么墨迹,难道又来找我说和,我是真懒得管。接起电话:喂,找谁呀?

    珊:找你

    我:找我,你是谁啊

    珊:不是吧,才几天就把我忘了,是不是连我电话都删了啊

    其实我是装呢,是因为我实在不想管他们的事

    我:哦,你是珊啊,我没删你电话,就是在忙,也没看谁的电话就接了

    珊:找借口吧,我和涛分手了,是不是连你也不想理我了(我那朋友叫涛)

    我:怎么会啊,我真忙呢。

    珊:忙,就知道忙,人家分手了,也没见你打个电话安慰我一下啊

    我当时确实有点无语,心想,跟你又没那么深交情,况且和我朋友分手了,我不安慰我朋友没事安慰你干嘛,当时本想赶紧对付两句挂了电话,谁知她又向我哭诉,又说心理难受之类的,我实在听的烦,就说:行了,我理解你,有时间我好好安慰你好吗?本来是应酬她的话,谁知道她当真了,就说:好,那你忙吧,忙完了来我这好吗,我真的希望你能安慰我一下,毕竟你是他朋友,我就是解不开心里的结,就想找个了解我和他的人,认认真真的和我说说,我也希望能把她忘掉。

    我答应她后就挂了电话,心想,你自己就是个骚货,还在我这装纯,装个屁啊,等跟你说时再揭你老底,看你还能说什么。

    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去找她安慰她,谁知道第二天中午,电话又来了。

    我:喂

    珊:你还忙吗

    我:忙,最近公司事多

    珊:行,我知道了,你就这样,根本不当回事,昨天是应付我呢是吧

    我:没有,我有时间一定找你,好好跟你说说,真的

    珊:既然你说真的,现在就来吧,我真的好难受,只不过想找个人诉苦。

    她跟我墨迹了老半天,最后我一看,躲也躲不过了,算了,就今天吧,于是答应她去找她。开车到了楼下,上楼,还没等我敲门,门就开了,进门后她说:我一直在等着你呢,如果你今天再骗我,我也不会和你做朋友了。我一听,她还挺较真的,就说:答应你了就不会骗你。进屋,屋里收拾的挺干净的,我觉得她到不像是她所说的那般潦倒无助的样子。坐在沙发上就说:你说吧,我听听你的想法,她拿了瓶水,从厨房朝我走来。进门时我还没仔细看她穿的什么,现在刚刚看见,一条短裙,很短的,坐在沙发上基本就曝光的那种,上面穿了个黑色吊带,但是,仔细看好像她连内衣都没穿。我心里想:骚货就是骚货,穿的都骚的无比,居然连内衣都没穿,她那个不大不小的胸部被外衣包裹出完美的形状。

    她把水放到桌子上跟我说先喝点水,然后她开始说她们分手的经过,说什么涛总是没事打电话查她岗,甚至半夜也打,她生气,所以就和她吵架,然后才分手的,但她一直舍不得涛,我心想,就你骚成这样,涛要是放心才怪呢。好像被她看穿我在想什么一样,她突然说:你是不是听别人说我比较浪,觉得这事怪我自己。

    我慌张的说:不是不是,我没听人家那么说你

    本来我还想揭她老底,结果被她这么一问,我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不能说你本来就骚的可以,分就分了吧,要真这样说,她非得挠我不行。

    珊:我知道有人在外面这么说我,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为人,就算我和哪个男孩出去玩,我也不会胡来的,我喜欢的是涛,心里只有他,怎么能那么做呢。

    说话时,她的腿叉的比较大,我心想,看你这腿叉的,肯定是被人操多了,还装纯。结果尴尬的事来了,她发现我在看她的腿,然后就问我:是不是我不好看,无法抓住涛的心?

    我赶紧说:当然不是,你看你的腿这么匀称,身材也好,涛应该知足。

    结果,居然是丫给我下的套

    她接着说:看起来你把我看的够全的

    我顿时脸红的像苹果,无言以对

    跟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说:你好好看吧,我觉得你比涛好,连你都说我好,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其他的让涛不喜欢了。

    我当时已经处在晕的状态了,结果胡乱的接了一句:其他的什么呀?

    妈的,说完我就后悔了,又中她套了,她是在套我话呢。真他妈的骚还跟我装纯,有本事就拿出套来呀,我心一横,反正都被她套这么多次了,有本事就让我戴上套我操死你。

    她果然没安好心说怕是因为涛嫌她床上功夫不行才和她分手的。我心想,我又没干过你,我哪知道你床上功夫行不行啊。这骚丫头果然猜到我心里想的,接着就问我: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行不行,如果觉得行,就一定帮她把涛说回来还和她好,我心想,真他妈的溅,还带这样的呢,看起来丫是真想把我套住,听她的,但仔细一想,去你妈的吧,等玩完了你老子就说你功夫不行,管她呢,先干了她再说。我刚要说话,她的舌头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把我的嘴堵个严严实实的,谁知道她是真想和涛好还是缺男人了,还挺主动的。我俩的舌头在一起交缠着,骚货就是骚货,她的舌头就像会转圈一样,舔遍了我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我把她抱起,骑在我的腿上,双手没去抱她,顺着她的大腿滑进了她本来就裸露的大腿根部,一摸才发现,她穿的内裤居然是两边系带的那种,操,这不正是我喜欢的吗。我并不着急的解她内裤,而是抚摸她光滑的大腿,时不时掐一下,她呻吟着,对着我的脖子出气,嘴里嘟囔着:我果然没看错你,你居然这么会抚摸人家,人家下面痒痒的了,好难受。

    我也不管她说什么,从脖子一路舔到胸口,用牙把她的吊带扯下,露出两个迷人的胸,没想到她这个骚货的胸这么漂亮,不大的乳晕,小巧的乳头。软软的,弹性十足,摸上去爽死了,我一手揉她的胸,一口一下含住另一个胸,就这样,一边揉一边吸。她嘴里也在说着骚话:啊,好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看着她,她像吓着了似地问:怎么了?我说:你自己说,你是不是骚货。然后她撒娇的说:好哥哥,我是骚货,人家要,快点吗。然后我将她的短裙向上翻起到她腰间,开始用一根手指在她那条缝隙中摩擦,顿时停止后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刺激,我明显感觉到她下面一热,喷出一股热热的水来。

    她咒骂到:讨厌,你弄死人家了,你太会弄了。她叉开双腿,跨坐在我腿上,双臂缠着我的脖子,我的左手继续在下面摩擦着,右手退去她上身的吊带,她双臂一用力,将我搂在她的胸前,用两个乳房摩擦着我的脸,随着我左手在她下面的摩擦,有频率的晃动着乳房,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高涨。

    她用手摸了一下,说:好大啊,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呢,我帮你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弟弟。这还用她麻烦,我两下将自己脱了各精光,她跪在地上,我一挺,鸡鸡就顶到了她的鼻子,她眯着双眼,淫荡的笑着说:好大啊,我要好好尝尝你这根大鸡鸡的味道。

    珊张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将我的鸡鸡含了进去,鸡鸡在进入她嘴里的时候,快感由龟头传遍全身,像进入一个温暖的洞穴,一下又大了很多,她无法整根吞进又大又长的鸡鸡,只能含住三分之二,舌头缠绕着鸡鸡,使劲的咗着,咗了一会,吐出来对我说,好大啊,从没吃过这么大的鸡鸡,爽死了,然后又吞进去咗,并用舌头扫过我的马眼,那触电般的快感简直爽死了,心里想,这骚妞的功夫这么好,怎么我那朋友就和她分手了呢。

    我见她咗的差不多,就一把把她抱起,扔到床上,用手去脱她的短裙和内裤,当我的手摸到她内裤时,天呐,本来就不大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湿透了。于是我便不那么着急的脱她内裤,改用69式,我在下,让她骑上,我张开口隔着她的内裤开始舔她的桃园,结果她被我这么一舔,居然浑身颤抖的从蜜穴里又涌出一股淫水,看着她下面的样子,淫水已经透过她的内裤呈小溪似地流出,我用嘴接住蜜汁,张大口一下含住她整个下面开始咗,她在我上面呻吟着说:哥哥,好舒服,爽死我了,我从没这么爽过,从来没有人给我口交过。我一听,停下来问:你骚成这样,难道就没人舔过你吗?她说:是啊,每次想让男人舔,可其他男人太自私,从不给舔。我笑着说:呵呵,你的口上功夫这么舒服,男人当然只想享受了。

    她捶着我说:讨厌,既然你给我舔,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绝活—深喉。我的妈呀,原来这小妞还会深喉,我答应了。只见她使劲张大她的嘴,往我的鸡鸡上套过来,然后尽量的整根吞进我的鸡鸡,当我的鸡鸡插入到她嘴里更深的地方时,那感觉简直比插蜜穴还爽,而且,她居然还能用喉咙夹我的鸡鸡,害的我差点精关失守。

    我赶紧把她推开,劈开她的双腿,将鸡鸡对准她的洞口,慢慢的磨,磨的她叫苦连天,哀求道:好哥哥,求你快插进来吧,人家里面痒死了,快点。她越是叫我越不着急插她,让她好好痛苦一下,看她双眼迷离的,那骚样真叫人受不了,我把鸡鸡顶在她洞口,然后跟她说话,先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趁她说话时,腰一使劲,突然一下,整根鸡鸡结结实实的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啊的大叫一声,顿时眼角掉出了眼泪来了,然后骂道:你想插死我呀,我还没被这么大的鸡鸡插过,疼死人家了。

    我安慰道:好,那哥哥慢慢来,好好安慰你啊。我心想,非得插死你这个骚货不成,叫你整天跟我这装清纯。我调整好姿势后,开始九浅一深的插起来,她微闭这双眼,享受着:啊啊啊~哦哦~舒~服~死~了,你的大~鸡鸡~插的~人~家~好舒服,快,插死我,啊。她在我身下哦哦啊啊玩命的浪叫,顿时一种成就感由心而生。我突然想起A片里有一个姿势,停下来问:有一个姿势,很爽的,是我跟A片里学的,想试试吗?谁知道她说:原来你也这么骚,真想让你永远操我。我心想,永远操你,开什么玩笑,偶尔操操你还行。二话不说把她拉到床边,先把鸡鸡插进去,她嘴里一直叫舒服,爽。

    然后让她用手从我的脖子上抱住我,我双手从她膝盖下面抱住她,双臂一用力,走,顿时,她整个人被我悬空的抱起,刚抱起时鸡鸡滑出了阴道一点,当她整个人都被我抱起后,重力的作用使她身体向下,一下子重重的被我的鸡鸡一插到底,她大叫起来:啊啊啊~~~~~爽死了,好爽啊。

    然后她的双腿挂在我的手臂上,我的鸡鸡每往前顶一下,她就想被拴在绳子上一样,向后被我顶起,然后又掉回来,只听她一直狂叫:哦~哦~哦~哦~干死我了,我服了,干死我了,干死我了,啊,全身都没力气了。就这样,干了百十下,我俩身上的汗水就像瀑布一样往下流,她下面的淫水也越来越多,似乎她阴道的尺寸已经适合了我的大鸡鸡,我把她放回床上,准备调整姿势重新插入,当鸡鸡拔出的一刹那,她的阴道居然还有一种吸力,咗了我鸡鸡一下,说真的,真是爽的无与伦比。

    她躺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还从没~这么~爽过呢,你快~插死人家~了。

    我说,别急,我刚开始有感觉,她顿时瞪大眼睛,好像不敢相信,好像有些许的害怕,说:不要啊,我怕被你干死了。我管她呢,插到这会难道还不让老子插了不成,也不管她,把她一翻身,趴在床上,掰开她的屁股,露出蜜穴,对准了就插,本来我的鸡鸡就大,她的阴道也稍微有点紧,再加上现在是闭着双腿,我这一插,说实话,自己都感觉到一丝疼痛,但她的浪水太多,只要龟头一进入阴道,便能整根很顺利的插入。

    她深吸一口气,说:哥哥,你要温柔点哦,人家爽,很爽,但逼逼都快被你插肿了。我说,放心,我会很疼你的。其实我心里想:我会让你很疼的,哈哈。双手把她的胳膊放到前面,就像投降一样,这样,她就无法使上力气挣扎,只能任我随意的插了。

    我按住她的胳膊,疯狂的插了起来,她啊啊啊的痛苦的叫了起来,但到底是痛苦,还是舒服,我也不知道,几百个回合下来后,我看她基本已经不行了,趴在那一动不动,喘着气,于是我把她翻过身来,她眯着眼睛问:哥哥,你射了吗?我说没有呢。顿时她的眼睛像铃铛般大小,也许真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说:哥哥,你插的我疼死了,我给你咗出来好吗?我说不好,我就要你下面那嘴给我咗出来,她委屈的我~我~我,还没等她说出来,我一把将她推倒,劈开双腿,对准阴道就插了进去,她大声的叫了起来,这次我可以确定,她是痛苦的叫,她的大小阴唇已经红肿了,阴蒂也充血的一直露在外面,这时我安慰她道:宝贝,别急,我快射了,我用我最拿手的姿势射给你哦,她勉强的说好。

    然后我将她双腿并上,双手使劲抱住她的腿,这样最好发力,然后稍微抬起屁股,以飞一样的速度疯狂的攻击她的小穴,她哪享受过这样的速度,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啊啊的叫,然后快感传遍我的全身,脑袋一麻,成千上完的精子直奔她的花心深处射去。射完后,我拔出鸡鸡,看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喘着粗气,已经快不行了。看着我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慢慢流出,阴道口充满着白色的泡沫,哈哈,那种成就感,没法说了。

    过了许久,她才说话:哥哥,你真快把我干死了,我从没这么舒服过,也从没被干的这么痛苦过,你看人家的逼逼都被你干肿了,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我当时就急了:嘿,你还敢要补偿,是你功夫不行被我干成这样,还管我要补偿,行,那我就补偿你再干你一次。吓的她赶忙跑到床的角落里用被子盖住身体,同时说:不要啊,人家已经很舒服了,再干会死的。

    我笑着说:呵呵,既然你的床上功夫不行,那就别让我给你和涛说和,是你留不住他的。

    她说:哥哥,我跟你说个小秘密,其实涛不行,干不了两下就完了,人家连感觉都没有他就射了,他满足不了我。

    我:哦,原来这样你才在外面搞别的男人的吧。

    她眯着眼,笑而不答,其实我知道她是因为这个。

    珊:哥哥,说实话,我从来没被你这么大的鸡鸡插过,所以下面被插肿了,估计多插几次就不会疼了,一定会更爽。

    我: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再插一回,好啊,来吧。我掏出鸡鸡就向她过去。其实我是吓她的,她被我吓的又把被子裹得更严了。

    珊:哥哥,我不让你给我俩说和了,不过你能不能让我经常吃你的鸡鸡啊。

    我心想,操,好歹哥们也有女朋友了,不可能让你这贱货当我女朋友的。于是对她说:你当我女朋友是不可能的,不过你想要时我可以来插你。

    珊:呵呵,就是炮友呗。

    我:对,只能当炮友。

    珊:好啊,有你这么个大鸡鸡的炮友,我也不会再想其他的了,哈哈哈哈,她淫笑着。

    我穿好衣服,准备走,她扑上来吻我,舍不得我走。

    我对她说:我的鸡鸡又硬了,再让哥哥插一次啊。吓的她慌忙的推开我说:哥哥,你快走吧,别折磨人家了,等人家的逼逼好了随你怎么插都行。就这样,我离开了她家,心想:这趟说和真不白跑,说回来了一个炮友,哈哈哈哈大笑着开车走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