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舞团的淫蕩内幕
  •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歌舞团的淫蕩内幕
    海鸟歌舞团的前身是:山东省某市歌舞团,它隶属某市文化局。由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当然市歌舞团也不例外,为了能到外地甚至到国外进行演出,经市文化局批準,市歌舞团正式改名为“海鸟歌舞团”。

    在挂牌的这一天,歌舞团大肆庆祝,还请了市领导前来剪彩,到场祝贺的领导有:市政府赵秘书长,市纪委齐主任,市文化局王局长,文化局宣传处的韩处长,市群艺馆吴馆长以及歌舞团的业务关系单位:市人民银行的马行长,市演出公司的冯经理,市大剧院的丁经理……

    歌舞团在市里最大的五星级酒店——XX大酒店设宴庆祝,在酒店的中餐厅里,一片猜拳行令,好不热闹,团里还专门抽调了能喝酒的职工在做陪。酒店的服务员来往穿梭,斟酒夹菜,大厅里的喧哗声,碰杯声,大笑声,低语声,不绝于耳……

    而在这里的人,都是团里请来的普通客人,而那些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却一个也没有?因为他们都在团里给安排的高级雅间儿里,歌舞团的白团长和侯副团长,由团办公室汤主任领着,到各个雅间儿前去给领导们敬酒,见面自然是一阵寒暄,多多支持,表示感谢的话……

    “哎……哎……请大家静一静”,白团长边说边叫汤主任你去把东西拿来。

    “好……好……我这就去……”

    “各位领导,待一会儿,饭后我们团为了对领导们,表示感谢,特意安排了休閑节目,希望您们玩的开心……”

    正说着,汤主任抱着几本像册推门进来了。

    “团长,东西我拿来了。”

    “好,把东西发给大家……”

    “好,来……来……哎……好了……您的……”

    “哦……您的……哎……得……您的最后一本儿……得。”

    “团长,都发完了,好……”

    “哎……我说,老白,你这搞的是什麽鬼?”

    “哎……您别着急,听我说:各位打开像册……”

    “哎……怎麽……都是些漂亮的女孩儿?”

    “这是我们歌舞团的演员,您们每人挑一个,我们在酒店订了客房,饭后让姑娘们去陪各位……照片下面有她们的年龄,身高,三围和从事的工作,有歌唱演员,舞蹈演员和节目主持人……”

    “好……好……太好了”,一片欢呼声,接着是一片低声议论……

    这些平时道貌黯然的领导们,都被照片上青春靓丽的女孩所吸引,有的已想入非非,想着待会儿就要和姑娘们做爱的情景……

    “好了吗?大家都选好了吗?”

    “好了……”

    “汤主任你记一下,可别弄错了啊……”

    “团长,您就放心吧,保证错不了……来,来来。都让我记一下:好……您的……好,这是您的……哎,您的……好了。”

    “团长,我都记好了,那行,你先去安排一下,要快啊……”

    “好的……我马上就去,各位领导,您们先吃着,我去安排一下……”

    汤主任走出酒店,坐上团里的别克轿车,向位于青岛市海港区,青年大街277号的歌舞团驶去……

    车子一进团里,汤主任就吩咐司机去开那辆中巴,自己则去找姑娘们。

    很快,中巴车就停到大会议室门口,里面十几个女孩已到齐。有:梁萌,夏莎,孔小冰,孙欢,朱月月……等……

    “好啦,姑娘们听着,今天你们陪的是很重要的领导,你们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术,把领导伺候舒服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好,我们出发。”

    车子一路开到酒店,这时领导们,已到位于酒店七楼的客房等候。

    702房间住的是赵秘书长,叮咚……叮咚……

    “来,来,来——请进”,门一开走进一位身材苗条的女孩,她就是赵秘书长选的节目主持人——梁萌。

    “来……

    坐到我身边来“

    “好的……”姑娘娇声答道。

    来到他对面的我是头号大傻瓜上坐了下来。

    “你叫梁萌是吗?”

    “是的!”

    “你多大了?”

    “21岁”

    “哦……那你看我有多大?”

    小萌擡头看着对面的男人,戴一副窄边树脂眼镜,小平头,身材削瘦,穿一套深色西装,打暗红色领带,脚穿黑色皮鞋,有一种精明,干练的气质。

    姑娘渐渐对这个中年男人有一种好感。

    “您今年有40岁……”

    “好,差不多!”

    “我39岁……你还真会看。”

    “小萌,你站起来,让我好好看看……”

    小萌轻轻地站了起来,这时他才仔细的打量这位姑娘:见她,身高大约1米70,长长的瀑布似的黑发,长着一双丹凤眼,小小的琼鼻,性感的嘴唇,上身穿一件浅色宽松薄毛衣,下身穿一条橘红色半长筒裙,没穿袜子,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儿,脚穿一双白色软皮平底儿鞋,显的很有朝气,见她落落大方,容貌气质俱佳,娇羞中还带有妩媚……

    “真是个好美人儿,好了,请坐下吧!你会喝酒吗?”

    “嗯……只能喝一点点。”

    “好,咱们来喝一杯!”

    “我去倒”,姑娘乖乖地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红酒,每人倒了一杯,很温柔地坐到他的身边,“来好哥哥,让小妹敬你。”

    “好,我的好妹妹。”

    几杯酒下肚,姑娘小脸儿红朴朴的煞是好看,一双迷人的媚眼调逗似地看着让她心神不宁的男人。那意思好像是说:“好哥哥你还楞着干嘛呀,快来抱抱妹妹吗!”

    而他也觉出女孩的意思了……

    正所谓酒为色之媒,他握住她的纤纤嫩手,深情地癡视着她,小萌媚眼中也闪射渴望的神情,这种眼神,更令他迷醉,是可以将他溶化的。

    他胸中欲火一股股涌上来,而在她火辣辣的注视下,越烧越烈……

    他一下子紧紧抱住她,热烈拥吻她,姑娘也伸出又滑又嫩的香舌迎合着他,还挑逗地向他口中传送着少女的香香的唾液,吻得两人满脸口水,气喘嘘嘘。一切是那麽自然,那麽热烈,那麽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紧……我……”她手指指向里面的房间,他大喜过望,两臂用力抱起她,走到房间里,放到床上。小萌用力一拉,他脚步没站稳,两人同时滚倒在床上,拥作一团,他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

    他疯狂地吻着她,“你不要急吗!”她娇滴滴地说。“先帮我把衣服脱下来……”

    他脱下姑娘的毛衣外套,啊……啊……见她里面没戴乳罩,只穿了一件白色黄边的小背心,背心下摆还绣着一只小白兔儿,真是小女孩。

    这时,他才发现小萌被宽松毛衣掩盖住的一对丰满的乳房,又大又圆,两个大大的乳头顶在半透明的小背心上,嫣红的两粒乳头硬硬地向前坚挺,深红色的乳晕圆而均匀,衬托得两粒乳尖更加诱人。

    一条纤纤细腰将全身都显得窈窕,幼窄得盈指可握,再向下褪下她的裙子,裸露出白色暗花小内裤,包在小馒头似的阴部,黑黑的阴毛有的不老实地鉆了出来,其它的都一致地将尖端齐齐指向大腿中间的小缝,在在小缝中偏又露出两片红红皱皱的嫩皮,但却是一小部份,让人想到它仅仅是冰山一角,幻想着剩下的部位藏在里面会是怎样,更联想到那夹在两片鲜艳的阴唇中间的桃源小洞会是如何迷人。

    雪一样白的大腿不胖不瘦,光滑的小腿细腻有弹性,小萌调皮地用脚脱下小皮鞋,露出两只美丽洁白的小脚丫儿,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太美了。

    “好哥哥,帮妹妹脱下内裤。”

    随着内裤褪下,小萌坏坏地一转身趴在床上,露出两瓣儿雪白耀眼的肥臀。

    “好妹妹,你别折磨我了,让我看看你的小逼?”

    小萌一反身靠到被子上,弓起双腿露出了女孩神秘的下体,肥嫩的大阴唇成暗红色,中间一条肉缝儿,柔软的阴毛整齐排列着,黑,红,白十分好看。已有阵阵甘露由小缝流出。

    他自觉胯下的小弟弟蠢蠢欲动,这时她已经伸出双手来解他的皮带,口中娇羞地说:“把裤子脱下来吧!”说着已经把皮带解开,顺手拉下来,揪着裤字往下褪。

    她见面前竖着两条肌肉结实的大腿。夹在中间的是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而他的阴茎将三角裤撑得鼓涨,像座小山。小萌看在眼里,呼吸也停顿了,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伸出滑嫩的香舌,在上面轻轻地舔,一下一下津津有味,直把那阴茎舔得坚硬无比,像随时会把内裤撑得爆裂开来。

    她的唾沫粘遍了整个内裤,已变成半透明,可清楚看到一根粗而壮的鸡巴红得发紫,龟头的色泽比阴茎更深,由于无法伸展,已向腰间斜斜地直挺过去。包着两颗睪丸的阴囊像熟透了的荔枝般又圆又红,也被压迫得快要在腿缝两边挤出来。

    她再也忍不住,双手拉着三角裤使劲往下一拉,一条硕大的阴茎跳了出来。

    她一手握着阴茎就忙往嘴里塞,另只细长的玉手托住阴囊,把着两颗睪丸不停地玩弄。

    “哦……好舒服呀……好温暖呀!”她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于是他站起身,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抽插了起来。

    她似乎有一些受不了了,不停地“哦……哦……哦……”地叫了起来。

    他把大鸡吧从她的嘴里拿了出来,双手不停地在姑娘身上抚摸着,小萌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泛滥。她微睁媚眼,嘴角含春,由他抚摸轻薄,在他尽情的挑逗下,她欲念更旺,更炽,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

    她热情如火地伸张两臂紧搂着他,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鸡巴伸向早已泛滥的小穴,他用龟头在阴道口撩了一圈,淫水已经多到流到阴囊那里,再运用腰力往上一顶,连根末入,小萌也顺式轻摆柳腰,将大阴唇早已张开的小穴迎上去……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好哥哥你真好……”

    他托住她的肥臀,把阴茎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频频抽插,龟头传来的难言快感,她也跟随着节拍,用阴户一吞一吐,大量的粘液顺着两人的大腿流了下来。

    “……啊……啊啊……美死我了……坏哥哥……”

    一边抽插,两人一边都低头欣赏着春色无边的场面,只见一条大阴茎在她鲜艳欲滴的两片小阴唇中间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的淫水给带得飞溅四散。

    她整个阴部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小阴唇紧紧地夹着青筋毕露的阴茎,阴蒂早已充血变硬,但经反複揉磨,使它越来越涨,越来越硬,变得像花生米大小。

    “啊……啊……我的小亲亲……爱哥哥……啊……啊……你真会弄……啊……啊……我的小逼舒服极了……啊……啊……我要泄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她的淫词浪语他更加兴奋了。加快了速度,突然他感觉腰间一阵发麻,“啊……”滚烫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宫里。

    而她还在不断地摆动着腰部,下体一耸一耸地高低套弄着,小脸儿红红的,仰得高高的,微张着性感小嘴,香尖在唇上撩舔着,双手捧着大大的嫩乳又搓又磨,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着左右甩着。

    “啊……啊啊哦……”突然小萌一阵长叫……

    “我完了啊……”一大股阴精狂泄出来,也达到了高潮……

    暴风雨过后,两人相拥而眠。
     
      
      
      
      
      
      
      
       (二)

    住在酒店703室的是市纪委的齐主任。老齐今年整50岁,在纪委干了30年了,他为人还算正直,对歌舞团这样的安排不太满意。但看到这麽年轻、漂亮、性感的女孩也禁不住浮想连篇,都是人嘛!都有性的沖动。

    他叫的女孩,是团里的舞蹈演员孔小冰,但是他却没有这艳福,小冰刚到他的房间,连看都没看上一眼,突然:“零……零……零……”

    他的手机响个不停,“餵,哪位?”

    “哦……是齐主任吗?”

    “哦……是我,你是?”

    “我是办公室小苏啊!”

    “哦……你有是事吗?”

    “哦……是这样,主任您快回来一下吧!曹书记有急事要见您。”

    “好……好……好……我马上回去……”

    “哦……小同誌,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你呆在这,我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回家……啊……”

    小冰听话地点点头,在回纪委的路上,他吩咐司机陈军,呆会儿把女孩送回家。

    “您放心吧!齐叔。”这个陈军是老齐战友的儿子,部队刚複员,是才分配到纪委开车的。

    很快奥迪载着老齐回到单位。

    “你就别上楼了,把姑娘送回去……啊……注意安全。”

    “好的”,陈军边答应边转动方向盘,向酒店驶去……

    再说孔小冰,一个人在房间看电视,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她还以为是那位领导又回来了。

    马上站起来去迎接,在门口正好碰到刚进屋的陈军,两人看到对方都惊呆了……

    小冰长到这麽大,从没见过这麽帅的小伙儿,按说歌舞团里的帅男孩很多,但都比不上眼前的小伙儿,只见他1米83左右的身高,宽宽的肩膀,键壮的体格,留短发,浓眉毛,大眼睛,微微有点儿胡子茬,更显男人的魅力,穿一身黑色西装,黑色衬衫,没打领带,脚穿一双很亮的系带儿皮鞋。

    少女被他独有的洒脱和英俊所吸引,小伙有神的眼睛,看的她心中小鹿儿蹦蹦乱跳,她终于知道什麽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

    陈军也被这个歌舞团的女孩吸引,见她:满头的黑发没散着,梳了两条小辫子,很象琼瑶电视剧的少女,大大的眼睛,双眼皮儿,小巧的玉鼻向上翘着,肉嘟嘟的红唇,脸蛋儿白静,细腻,一个黑点儿都没有,身高1。67米左右,上身穿黑色半大风衣,下身着一条深红色黑格的呢子短裙,脚穿黑色短靴,服装的搭配很合协。

    “哦……你叫?”

    “……哦……孔小冰。”

    “那你是?”

    “我是纪委的司机叫陈军……”

    “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哦……好吧!”

    “你家住?……”

    “我不是青岛人,我是杭州人……在这和别人同租的房子……”

    “我给你领路……”很快车子停在明畅园小区12号楼下……

    “我住在301室,谢谢你送我,到我家呆会儿好吗?”

    “好……好……”两人锁好车一起上楼……

    “你的同伴儿在吗?”

    “哦……她叫夏莎还在酒店陪领导……”说着姑娘羞红了脸!

    女孩的屋是神秘的,他很好奇的走进这两室一厅,客厅一排我是头号大傻瓜,对面是21吋的海尔电视,客厅角有一个小冰箱,摆设很简单……

    “来……你喝水”

    “好”,当他去接水杯时,碰到了姑娘白晰柔软的玉手,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要不要参观我的房间?”她边说边脱掉风衣,见她里边穿一件和短裙一样颜色的紧身衣,它的乳房不太大但很挺,象两座小山峰。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胸部,小冰心中暗喜……如能和这麽帅的男孩做爱那太好了。

    屋里是一张大双人床,一个大衣柜,一个梳妆台,床头摆了个大玩具熊,衣架上挂了几件小冰的内衣和乳罩。

    “来坐在床上,你知道我们去酒店干什麽吗?”小冰问他。

    “不是陪领导喝酒吗?”

    “才不是那,团里让我们陪领导做爱……”

    “啊……真的!”

    “真的,没骗你……别人都能完成团里安排的工作……可我没完成……你说怎麽办呢?”

    “哦……我怎麽帮你呢?”

    “我20岁你多大?”

    “哦……我22岁。”

    “那我应叫你哥哥……”

    “哦……好妹妹。”

    “要不我陪陪你好吗?”

    “……好妹妹真的吗?”

    “嗯……”说着女孩羞的低下了头……

    看着漂亮的女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将嘴凑到她的耳边,悄悄对她说:“好妹妹你真漂亮。”

    她擡起头,脸儿红红的,一缕柔发掠过他的脸。她用含笑的眼睛看着他说:“谢谢哥,你也很帅我喜欢你……”说着拉着他的手,他的心头一阵发热。伸出手来,大着胆子抓住了她的胳膊,顿时他感到一种柔软和滑腻,他用另一只手抚摸她发烫的脸蛋儿,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和体香,他几乎呼吸不下去。而小冰用温柔的大眼睛看着他,呈现一种令人心醉的羞样。

    “我真的可以吗?”他问。

    她娇娇地瞟他一眼,马上又低头垂目,然后轻轻点了一下头。

    陈军被她娇羞的样子调逗地兴奋起来,把她揽入怀中,他的唇贪婪地搜索着她欲拒还迎的唇。男人的接吻方式,与他做爱一样,积极而主动,起先小冰感到唇内一阵湿软,然而陈军张大她的唇,将他的舌头整个地伸进她的口内翻腾、吸吮。两人的津液合而为一,小冰被这样的吻弄得酥麻而陶醉,她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秀眼。

    他粗壮的手从她的头脸移下去,轻轻撩起她的上衣,伸在她的乳罩下,抚摸两只颤悠悠圆鼓鼓的嫩乳,雪白、柔嫩、结实。在他的不停揉捏下,小冰的腿间感觉已渗出些粘液,和他裆部硬热硬热的部位紧贴在一起,而他的手缓缓向下滑去,小冰心蕩神驰,体温由于身体的接触,一下子高涨起来。他们的呼吸急促,心跳如击鼓一样咚……咚……咚……毛孔由于发情,迅速地扩张着。

    两个人在床上滚动着,他身体强壮,使劲挤压着小冰,他轻咬着她,从颈肩到丰胸,每一个碰触,都换来她的低喊。他搂着她,低头轻吻着她的香唇,小冰双唇微张,他把舌头伸进去,在她的嘴里搅动,挑弄着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轻柔地吸吮着。手搂着她的细腰,渐渐地往上移动,顺着她的曲线抚摸到她的胸部。

    她的喘息越来越粗重,她羞得擡不起头来,低声说:“把人家的衣服脱下来嘛。”边说还边伸出香舌添了他耳陲一下……

    得到了鼓励,他马上撩起了她上衣的下摆,她把身子靠向他,他开始为她宽衣,但越是着急,她的紧身衣越脱不下来,她只好自己动手,很快脱了下来,粉白的胸部裸露在他眼前。他正在目瞪口呆之际,她推了他一把,将温润如玉的后背转向他:“来,帮我一下。”

    他帮她解开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松开,他紧紧地将她抱住,两只手伸到面,托住两个沈甸甸的乳房。顿时,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充满了他的手掌。他爱不释手地抚弄着两个如白馒头般温暖的乳房,他将头伸过去,用嘴含住一个嫣红的乳头,她的嘴中发出一阵呻吟:“啊……啊……哦……哦……啊……”

    他的手游移到她的大腿上:“好妹妹,真没想到你这麽嫩,这麽软。”她的大腿更张开了些,却空出手来开始解他的衣服。

    他也顺势脱下了她的短裙,看见她两条包裹在丝袜里的美腿,局促地交织在一起,下面是黑色的小皮靴,上面是白色的内裤,她伸手将小皮靴脱下来,他用手抚摸着她柔嫩的小脚儿,看着她两只秀美的脚害羞地勾在一起。她先将丝袜慢慢褪了下来,两条白润修长的腿完全裸露了。

    小冰含情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内裤。他知道她要他帮她脱,他脱下了她内裤,她的阴毛呈三角形分部在肉丘上,阴唇狭窄,淫水充满着穴口,好像要滴下来一样,看她的阴部已是滑腻腻的一片。

    他调皮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脸更红了:“都是你弄出来的,你坏……”说完仰身躺倒在床上。他的手指抵在她的两片阴唇之间,轻轻地撩逗着她。她的淫水渐渐多起来,他的手指感觉到她阴唇的曲线和饱满的阴阜,另一手揉捏着她的乳头,小冰轻轻地哼着:“啊……啊……啊……啊……哦……”

    “来,把脚擡上来。”陈军让小冰擡起右脚,趴到她的腿间。然后用手指分开的阴唇,露出淫水满溢的穴口,在穴口上轻吻着,舌头轻挑着她红嫩的穴肉。

    “啊……啊……啊……好哥哥你……你……真会舔……啊……好舒服……”她浪浪地呻吟着。

    小冰颤抖着,两手扶着他的头。他在她的阴蒂、穴口和会阴三个部位轮流挑逗,企图找出她最敏感的那一点,当发觉她的阴蒂十分敏感时,于是集中火力在阴蒂上,手指则在她的会阴部位滑动,小冰不停地扭动纤纤嫩腰,身体像支撑不住似地弯下来,她紧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将他拉向她的双腿之间。

    “啊……快点……要……要……快……啊……啊……好好……好坏的哥哥……”

    “快什麽?你要什麽?要说清楚呀!”陈军问她。

    “快插进来……啊……啊……我要……快……快……操我吧……操我……”

    他刚刚把衣服脱光,她便紧紧把他搂住,湿润绵软的香舌挤到他嘴里忘情地吻着,纤细的手指也抓住他已经胀到极点的阴茎,慢慢送入到她温暖的小穴中。

    他架起她的胳膊,使劲一捅,阴茎一下子全根而入,他发出了一声呻吟,她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就这样,他们静止了许久,她只是温柔地亲着他的脸,他只是静静地插在她里面,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他擡起头,深情地凝视着她:“好妹妹你真好,真浪。”

    她的双手捧住他的脸,柔声说:“坏哥哥,你动动啊……”

    他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她的呻吟也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大。小冰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地转动,一圈一圈地扭着,阴茎紧紧地抵住她的阴道壁,火热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壁上刮着,淫水一股股地流出来。

    小冰一面转动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好爽啊……好哥哥……你舒服吗……啊……啊……好爽……”

    他双手扶着她的腰肢,帮助她转动,渐渐加快了速度,小冰改转为挺,屁股一前一后地挺动,阴茎在她的穴内一进一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陈军托住她的屁股,让她上上下下地套弄,肉体磨擦带来一阵阵快感,推动小冰到高潮的顶峰。

    “啊……啊……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啊……啊……受不了……太好了……啊……要泻了……”

    小冰全身都浪起来,她紧抓着他的肩膀,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她仰起头,不顾一切地忘情嘶喊着,他紧紧的抓住她的臀肉,她不停地挺动,让龟头紧抵住子宫口,他感到她的阴道一阵紧缩,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小冰猛得一阵颤抖,全身瘫软下来,紧抱着陈军,不停地喘气。

    而他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地抽动,阴茎吞吐的快感让女孩产生连续不断的高潮。她两手撑持着床,紧闭双眼,他的阴茎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小冰不停地扭动身体,不断v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到床上。

    “噢……噢……啊……不行了……啊……你太强了……啊……啊……啊……啊……啊……”

    随着他身体几乎凝固了,他的一股热精终于喷射而出,小冰全身是汗,软软地倒在了他身上。陈军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小冰不停地喘息着,她的气息中带着甜甜的香味,他顺手抽了几张面纸帮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淫水。

    休息了一会,小冰睁开眼睛,媚眼如丝地看着既英俊又强壮的小伙儿,说:“你真是太猛了!我已经好几次高潮了耶!”

    看看表,两人玩了三个多小时。
     
      
      
      
      
      
      
      
       (三)

    明畅园小区的这两个俊男靓妹在激烈的性欲中根本不知道小冰的室友,团里的歌唱演员夏莎已回来了!而且在小冰虚掩的们缝中,看到了能让任何正常男女,都心动的肉欲场面。

    为何夏莎回来的这麽早?她陪的是市人民银行的马行长。马行长在705房间,他是个老正统,一向反对这种事情,他同意让莎莎陪的原因,一是:他多喝了点酒;二是:想看看偷情到底是何感觉。

    没想到当他见到莎莎时,却被她丰满性感的身材所吸引。只见她:瀑布似的披肩长发,一身浅色套裙,肉色的丝织长袜,一双乳白色的高跟皮鞋,雪白的肌肤,大的有些夸张的丰乳、肥臀。

    夏莎是来酒店的女孩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今年25岁,她有一副好嗓子,擅长民歌,她已结婚一年了,老公是四川成都税务局的,是他高中的同学,由于工作的原因,两人一直两地分居。

    看着眼前成熟透了的姑娘,他又想起家中的老伴,那胖胖的身材,满脸的皱纹,哎……简直没法比。

    此时夏莎也看着这个有些发福的老人,年龄大约60岁。哎……自从上次回家和老公玩了几次,一直到现在都半年了,她早就想了,自己手淫早已满足不了她日益增涨的欲望,可是一直没碰到她中意的男人,接到团领导的通知,她很高兴,但没想到安排她和一个老头……但又不能拒绝,她来到老马面前,对他说:“我先陪您洗个澡。”

    “好……好……好……他很激动地回答!”

    在房间的高级浴室,他躺到青瓷大浴缸里,水温不凉不热,感觉很舒服。莎莎赤裸着白嫩丰满的玉体,跪在他两腿间,用一双纤纤细手,为他清洗软软的阴茎。

    她洗得很认真,很仔细,打上香皂洗完阴囊,洗阴茎,然后轻轻地清洗他的龟头。

    很快他的阴茎渐渐涨大,她低头一口含住龟头,她的嘴里含着他的阴茎吸吮着,她慢慢地舔着他的阴茎上的龟头,并用舌尖舔弄龟头上的马眼,接着用一只手不断地轻揉着他的睪丸。

    “啊……啊……”他禁不住叫了出来,“哦……哦……”

    他从未被女人口交过,由其是这麽漂亮,性感的姑娘,莎莎那小嘴因为他巨大的阴茎撑得难过,但她还是不停地抽出、含进地吸吮着阴茎。而他见姑娘用纤纤玉指握着自己的巨大阴茎,鲜红小嘴还不停吸吮做着活塞运动。

    “啊……啊……啊……”

    他实在忍受不住了……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口中……

    “哦……哦……哦……太舒服了。”

    他满足地对她说:“姑娘,我很满意,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那您休息吧……”

    她穿上衣服由马行长的司机,把她送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那屋内的一片春光。看着看着莎莎不觉夹住了双腿,多麽帅的小伙儿呀!小冰这死丫头还真有福气。我一定要把这小伙儿搞到手……一定……

    激烈的性爱后,两人沈沈地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陈军醒来后,身边却不见了小冰,他见梳妆台上有她给留的条:好哥哥,我去团里,你今天不去上班,在家等我,中午我回来陪你吃饭。你的亲亲好妹妹冰儿。

    他笑了笑,起来去洗澡,啊……洗个热水澡真舒服……他边洗边哼着歌……边想着昨天和小冰做爱的情景,不知不觉中粗大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他洗完澡穿着短裤,就走了出来,在客厅看电视……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就是夏莎。她今天特意早回来,就是为了他……

    陈军也被这个姑娘所倾倒,“你是……”

    “哦……我叫陈军,是小冰的朋友。”

    “哦……我叫夏莎。”

    “哦……你就是夏莎,我听小冰说过……小冰呢?她怎麽没回来?”

    “哦……她有事,晚回来一点。”

    “哦……是这样啊!”

    陈军仔细地打量着叫夏莎的姑娘:她穿了条膝上十五公分紧身短裙,露出了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半透明雪白薄纱衬衫第一颗扣子缝得颇低,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与微露的乳沟,白色雕花蕾丝胸罩若隐若现。二十五六岁的年龄,成熟女性的迷人身材让他看得口干舌燥,这是一个和小冰完全不同的姑娘。

    莎莎也坐在我是头号大傻瓜上陪他聊天,每当她帮他倒水时,他就趁机眼睛俯视她的丰胸,窥见乳部上缘白嫩微耸的肌肤和诱人的乳沟,虽是窥见得不多,但已真是蕩人魂魄,让陈军下体一直兴奋着。

    再向下看,虽然她双膝合拢,但两条雪白诱人美腿大半裸露在外,他几乎可窥见大腿根部丰圆润的肌肤,这诱惑实在太刺激了。

    莎莎见他满脸通红,不断偷窥自己的大腿,本能地马上夹紧双腿,发觉已并拢,并未失态。她见自己两条粉腿裸露大半,细滑光嫩,确是耀眼诱人。

    再往陈军望去,这次两人四目相接心意相通。

    莎莎见他红着脸,又直楞楞地瞪着自己,又好笑又怜惜地说道:“还没看够呀?”

    陈军恍然大悟,眼睛不自觉地落在莎莎白嫩胸部。

    莎莎被他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深吸了一口气,夹住了双腿,他知她的春心已动。

    陈军一边和她聊天,一边偷瞄她性感成熟身体,欲念狂涨,阴茎硬挺,但就是不敢动手侵犯。莎莎粉脸含羞,娇嗔地说:“你看你的傻样儿,别光看那?”

    陈军望着她性感匀称的身躯,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姑娘的娇躯,在她的耳根不停地磨梭,嗅着她头发中散发出的诱人的香气。她的头发很长也很密,几支发丝还不时鉆进他口中,在他的舌尖上缠绕,刮着他的神经,麻酥酥的感觉。

    他轻轻地抚弄着她的秀发。吻着她白皙的颈部。莎莎的眼睛紧紧地闭着,脸上似乎很平静,但他压在她颈上的唇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脉搏跳动得很快。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

    他把手从她的发际挪到了她的双肩,并顺着她修长的手臂一直滑到了她的双手。她的双手很小巧,软软的。他用指尖轻轻地挠了挠她的手心,就见她睁开了双眼,火一般的眼神盯着他,把他的心都快点燃了。

    陈军饑渴地吸吮着莎莎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她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却又任诱人的双唇随人吸吮。他将舌尖轻舔她的玉齿,两人鼻息相闻。莎莎体会自己口唇正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亲昵地吸吮,觉得不妥却又甘美难舍。

    他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姑娘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她的嫩舌,莎莎双唇被紧密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凭舔弄。他的舌头先不住地缠搅她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将莎莎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姑娘的舌尖,莎莎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他将莎莎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里。

    莎莎欲火渐渐蕩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地伸入陈军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急待地迎接他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地热烈湿吻起来。

    陈军右手往下探去,手滑进裙子里,隔着小小内裤,抚起莎莎圆翘的臀部,手指挑开内裤的蕾丝边缘,摸着姑娘丰腴紧翘的屁股,触感滑嫩弹性。手指再顺着内裤的蕾丝边缘内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捂住了她隆起的肥美阴阜。

    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里抠去,但觉神秘柔嫩的细缝早已湿滑不堪。

    他的中指在迷人穴口轻撚轻插,莎莎没想到他这麽快就直捣自己圣洁私处,久未接受甘露滋润的嫩穴传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酥骨酸痒,姑娘强压已久的淫念强烈高涨,情不自禁地擡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簇,媚眼迷离,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地瘫软在他的怀里,任凭他摆布。

    而他左手由莎莎的腰臀下滑,用手撩起窄裙后缘,手掌从内裤后头绷带处探入股沟,手指不时抚过菊花蕾周边,并左右奔波揉抓莎莎浑圆丰满的两片屁股,并向淫水淋淋的肉缝摸索。右手仍捧住莎莎的肥美阴阜。灵巧的五指抚弄着阴唇嫩肉,淫水源源涌出,阴毛湿透泥泞……

    寂寞很久的成熟姑娘,那禁得住如此刺激折腾。红红的脸蛋依埋在陈军的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下体阵阵颤抖,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见她冰清玉洁的娇躯在自己双手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蕩漾更有种淫蕩的成就感。

    他俯下头,添着莎莎的嫩滑香舌,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滚烫的脸伸出舌尖往上迎接,两人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数下,莎莎主动将香舌绕着他的舌尖抚舔一阵,然后再将他舌头吞进小嘴,又吮又咂……

    他的双手解开她的乳罩,蹦弹出一对颤巍巍白嫩硕乳。她的乳房很饱满,像两座小山堆在胸前,乳头和乳晕都是暗红色,乳头因为充血硬硬的。

    “好呀……你的比小冰大好多。”

    “你好讨厌……”

    他两手各握住她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食指姆指夹捏起大大微翘的乳头,揉撚旋转。

    莎莎乳房久未经人碰触,何况又是这麽帅的小伙儿。

    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声长长蕩人心弦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哦……”

    他把头深深地埋入莎莎的乳沟,她那两只乳房光滑柔嫩的皮肤紧紧地贴着他的双颊,他禁不住轻轻地舔舐着,呼出的热气凝结的水珠和她胸前的香汗融合在一起,滑滑的。他听到她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呯呯……呯呯……

    他含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牙齿还不时的轻轻地嗑着。那只大乳头在他的舔弄下愈发硬了起来。他把口张得更大一些,将她的乳晕部分全部含在口中,用力地吸,乳房也随着他的吸动愈发膨胀起来。于是他绕着圈地舔她的乳房,从乳头开始,慢慢以向山底扩散开去。姑娘的身体随着他一圈圈的动作不安份地扭动着……

    “抱我到屋里。”她有气无力地说。

    他把她放到床上,她软软地倒在那,短裙扯至腰际,蕾丝内裤滑褪到膝盖,两条大腿雪白诱人,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肉缝是淫湿紧密,他将手掠过她平滑的小腹,伸向她的大腿。

    她腿上的皮肤很有弹性,他轻轻地揉捏,不经意地触到了两腿的会合部,短裤的底部已经是湿湿的了。他用手指在她大腿根部摸着,感觉到那淫水已经透过短裤,蔓延开来,连腿根都有了……

    他又将手从内裤边缘伸到了里边,用手指把她的阴唇分开,用一只手指在两阴唇之间上下地搓动,他感到她的阴部一下一下地收缩,阴道口也一阵阵地流出水来,沾到了他的手指上。

    姑娘在他的抚弄下,好像很激动,也很难受,扭动着,并把自己的身体伸展开来,呈“大”字形平躺在床上。嘴里高声呻吟着:“好……了……啦,不要再动了……好……难受,我要你进去啊。你快操姐姐吧!”

    真不愧是女高音,连叫床都那麽好听……

    他把她的内裤褪去,那只美丽的小逼便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她的阴毛很黑很密,那条小肉缝两侧的皮肤就跟她的全身一样白白凈凈的。两片浑圆的大阴唇成深红色……他双手把那两片小阴唇打开,啊,里面的肉都是粉色的,很鲜嫩,很诱人,位于小阴唇结合部的那大阴蒂鼓鼓地突了起来。

    他把头凑过去,伸出舌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那个大大的阴蒂,然后就顺着那条小肉缝舔起来。“啊……啊……啊……好弟弟……好亲亲……”姑娘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

    她的双手也伸到了他的内裤中,握住他的阴茎轻轻地抚弄着,并不时地把他的阴茎往她的小逼那儿拉。他站起身来,脱下内裤。那支受困已久的阴茎一下得到了解放,直直对着莎莎的身体。

    “啊……这麽大……”她用惊喜的眼神儿紧紧地盯着它……伸过手来握住他的阴囊,捏着那两只小球。擡头沖他笑了笑,突然张口含住了他的龟头。舌尖在他拉冠状沟处轻轻地舔起来。

    那是他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哦……哦……姐姐你真好……哦……哦……”

    “来吧”,他从她口中拔出阴茎,双手掰开她的腿,她的那两片小唇很自然地张了开来,小逼虽然很小,但由于激动还在向外面流水……

    他扶着自己的阴茎,用龟头顶住那流水的小逼,用力缓缓地向里边进发,开始不留情地抽插起来,粗大坚挺的阴茎直插入她的淫逼里……

    莎莎第一次让丈夫以外的男人将阴茎插进自己的小肉逼,不禁美目半闭,两条丰润雪白的粉腿主动攀上他腰际,她抖动着肥臀迎合着他的每一次进攻,“啊……啊……啊……好人儿……你插的姐姐没魂儿了哦。”

    她忘情地淫叫着,夹杂着她淫蕩的呻吟声,淫逼流出来的淫水,似乎流不尽似的越流越多,随着阴茎的插送,淫水溅的四处都是,莎莎的子宫里传来阵阵痉挛,整个淫逼也紧紧地把阴茎吸住。

    “啊……太爽了……真是爽死我了……”莎莎淫蕩地说。

    他见姑娘的淫蕩媚态,心里极度满足,龟头一酸,实在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已然喷出,塞满莎莎的嫩逼。

    随着姑娘也大叫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完了……坏弟弟……姐姐要泻了……不行了……流出来了……啊——!”两人都达到高潮。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太棒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3_311:}{:3_311:}{:3_311:}
    原PO好帅!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