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中的淫兽
  • 发布时间:2017-10-11 15:1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出生不久后, 父亲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过世. 遗下母亲和我们姊弟三人. 母亲虽在银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 但独自挑起这头家也甚感吃力.

          直至姐姐们出外工作后, 家境才比较好转.

          故事起始于大约一年前. 大姊那年二十五岁, 比我足是大了九年之多. 巳外嫁了两年多. 因她在故事的第二篇才出场, 所以暂不多作介绍.

          二姊则比大姊小两岁. 在一所学校任职音乐老师. 身材不高, 但非常均匀. 属于娇小玲珑一类. 挺直的鼻樑加上一张清丽的脸孔, 可也是一个小美人.

          她十分酷爱音乐, 从小时候已梦想能成为一位出色的钢琴寅奏家, 其它的东西对她衹是次要, 包括男孩子. 虽已二十来岁, 从未有结交过亲蜜男友.

          母亲因工作关係, 所以对我这老幺管教不算太严厉, 但我本也不是一个太坏的孩子. 直至在电游中心结交了肥龙. 这家伙刚到十九岁,

          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 他最爱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爱史. 虽则我也并非纯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虚的, 但只要他所述的够剌激够新鲜, 已令我听得过引.

          一个喜听, 一个爱说, 久而久之, 他已成为我之最佳损友. 他最多提及的就是他的妞儿的胸部. 妞儿A乳房如何巨大; 妞儿B的乳房如何富弹性;

          妞儿C的又如何如何. 日久薰陶下, 我逐渐对女性的乳房产生非常浓厚的性幻想, 街上或校中之女仕们的大胸小胸都成为我的视姦对像.

          从前的纯小子巳逐渐蜕变成一条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来. 五月巳很炎热. 街上的女仕们都穿得很薄很小. 伶珑浮凸的身材皆表露无为. 尤是那些穿上紧身上衣的女体尤其诱惑,

          胸前双峰在薄薄的衣布内都像是要破衣而出. 看得我真想扑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亲喜欢呼吸清新空气及家境好转, 不久前一家迁往寂静的郊区居住. 郊区屋子一般都较城市的大. 我家也不例外, 屋前后均有庭院围着,

          与最近的邻房相隔也有一段距离. 虽住处较僻, 但二姊就教之学校距家也不是太远, 所以总能比我早些回家. 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门前己闻得一遍遍之钢琴声从屋内飘出. 进屋后只见她一人坐在琴前.

          我说了一声 :「二姊, 我回来啦. 」

          就急从冰箱取出一瓶冻饮, 想将被回家路上所见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温.

          还未灌进口中, 耳中却传来二姊的声音. 「小弟, 过来看一看这琴谱. 这是我花了数月之沤心新作呀. 」

          我虽也略懂钢琴, 但并不十分热爱. 在不甚愿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后. 取起那琴谱瞥了数眼. 其实心中对其也不甚了了, 随口说道 :「很了不起呀.」

          二姊闻言后面露得戚 : 「真的吗? 小弟真懂说话. 站着不要动. 待姊现在就给你弹奏一曲吧. 」

          其实如能选择的话, 我是情愿回房中打一回手枪. 但不想逆她之意, 口中道 :「好得很, 请大钢琴家赠小弟一曲吧. 」

          于是那也不知是好还是不甚好之乐声已开始飘进耳中.

          琴声虽不断传来, 可是我脑内还全是刚才在途中所见的巨乳和美乳. 在胡思乱想中, 我的目光无意识地随着二姊弹奏之手在琴键上游动. 突然,

          一道美丽的乳沟影进眼廉内, 这可立时把我从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 再看清楚. 没错, 一条极之诱人的深沟确是已从二姊的衣领下露出. 虽然立刻醒觉应把视线移开, 但女性乳沟的吸引力对我实是无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强力磁石, 再也不能移动.

          二姊今天穿的衬衣之V形领口不算太低, 但由于我的视线是从后上方瞰临胸前, 乳沟顶部还是偷偷地跑了出来. 我望着这双我以前没多加注意的乳房,

          发觉二姊拥有的虽不是一对超级豪乳, 但这刻看来却高挺非常. 由于衬衫的布质薄而软, 胸围的局部轮廓也若隐若现的从衫布内透现出来.

          这偶然的诱惑, 竟触发了我日后对亲姊一发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灯般, 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来回扫射. 果然被我发现到当她的手臂随着按琴姿势摆动时, 隅巳可从袖口腋窝间窥见那浅蓝色胸罩.

          虽然只是罩侧一小部份, 但在这慾火高涨的时刻, 已甚具挑逗性.

          不知不觉中, 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裤袋内捏弄着那巳勃起的阳具. 越是看下去, 慾火燃得越炽. 脑中骤然幻见自已的双手从后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两双坚挺肉乳. 就在此刻, 一极度低沈的琴声将我从淫思幻梦中惊醒.

          原来二姊巳将她的新曲奏完. 回头问道:「怎样, 好听吗?」

          当她看见我满脸通红, 续奇怪地问 :「噢!小弟你很热吗?」

          为避免她看见我裤档前的丑态, 我立刻转身向浴室冲去. 边答道 :「没事, 只是肚子有些痛. 」 最后还补上一句: 「姊的新曲真是一流. 」

          心中说的却是 「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

          关上浴室门后, 我抹了一个冷水脸, 尝试将慾火降温一下, 还是没用. 二姊那双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脑海内就是挥之不去, 愈想下去, 袴下就愈胀得难受.

          非要把这把慾火释放出来不可. 从裤内掏出胀硬的阳具, 一股只坐在马桶上自渎起来.

          套弄了十来次后, 望见置于近侧的洗衣栏, 忍不着站起走近揭开栏盖. 翻寻片刻, 已然见到要寻找之物, 一件黑色蕾丝胸围.

          母亲看来是不选会用这种款式, 推想这胸罩定是属于二姊所有. 将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 竟有淡淡的残香飘进鼻来. 想到现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时, 我的阳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胀裂. 急不及待将其中一个杯罩覆盖在胀大的龟头上慢慢的磨弄, 同时幻想着阳具在二姊的两团肉球内壁中进出着.

          阵阵的快感从龟头上传进脑中. 祇一阵子, 兴奋情度巳到了沸点, 手掌一下只加力隔着杯罩压按着龟头, 精关一开,

          我的阳精第一次为自己亲生二姐姐的美乳喷射而出.

          此后, 二姊的胸围及内裤便成为我的自凟工具. 性慾高涨的晚上, 甚至会射上二, 三次多才能入睡. 日间见到二姊时,

          单是想及那刻紧贴在她那双奶子及阴阜上的内衣物都曾染满我的阳精, 这念头也够使我的阳具胀硬上半天.

          随着日子的过去, 我对二姊肉体的渴求并无下降半分, 反倒是不断地加剧中. 这夜我一面嗅着由胸罩传来的乳香, 一面用一条湖水绿色的花边内裤套弄着肉棒.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