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管家常年为千金小姐洗浴,千金小姐习以为常
  • 发布时间:2017-10-09 16:4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ydshahu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物简介:

        陈思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1岁性格:高傲、任性、思想单纯。

        坚叔:陈家的管家57岁主要负责照顾小姐的起居饮食,打理家头事务。

        背景:陈思琪的母亲早逝,剩下长年在外看管公司的父亲。父亲一个月才回

        去几次陪女儿,而且都是不过夜的,<u>其他</u>时间都是只有管家坚叔和陈思琪住在别

        墅里,由坚叔照顾小姐。由于坚叔从上一辈已经一直是陈家的管家,坚叔已经做

        了半辈子的仆人,所以陈家非常信任他。

        正文:

        临近高考,高三6班的教室里,学生们都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师讲解重点试题。

        这是一所贵族重点高中,能进来读书的学生非富则贵,而且成绩也必须良好。

        陈思琪就是这高三6班里的一员。

        教室里的学生都非常认真地听讲,整个教室里只有老师讲课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在教室中某个角落响起。

        完了!今天忘记关铃声!陈思琪心想。

        陈思琪立刻拿出口袋里的iphone5S,按了拒听键。

        李老师瞪了陈思琪一眼。

        在李老师眼中,陈思琪没有父母的管教,家里很有钱,从小想要什幺就有什

        幺,养成了一种任性、自我的大小姐性格,经常违反纪律,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李老师也多次联系陈思琪的父亲,但陈先生工作繁忙,从来都是敷衍了事,

        用借口打发老师,似乎在他眼里,赚钱比什幺都重要。不过陈思琪凭着一点小聪

        明,成绩也在班里属于中上,李老师也没什幺好说的。

        「陈思琪,你上来解答一下这道函数。」李老师叫道。

        「哦。」陈思琪也料到这个结果了,站了起来。

        她拉开椅子,往讲台上面走去。

        走在两排桌子中的陈思琪,挺胸收腹,满脸自信。

        陈思琪皮肤白皙水润,加上后天保养,肌肤更上一层楼,就像剥了壳的鸡蛋

        一样。头上披着一个梨花头,刘海长短有致,两边和后边柔顺的秀发像瀑布一般

        地披在脸庞和后脑。秀发以微卷结尾,长度刚好落在肩膀上,看上去非常高贵。

        刘海下面是标准的鹅蛋脸,又黑又细的眉毛和睫毛,下面镶着一双晶莹剔透

        的大眼睛,从自信的眼神里可以看出陈思琪对解此题把握十足。挺直的鼻子下是

        一个粉红色的樱桃小嘴,嘴角微微翘起。

        一条红线圈在脖子上,挂着一块好像是翡翠的东西在胸前,但是被V领的短

        袖校服所遮住,看不到是什幺形状。

        陈思琪虽然才高三,但发育得很好,1米65,身材不胖不瘦,32B的胸

        围,两个乳房鼓鼓地挺在胸前。下面穿着一条校服短裤,裤管下伸出两条雪白修

        长的美腿,踏着一双黑色匡威的高帮鞋。

        陈思琪走到了黑板前,白嫩的纤手轻轻拿起了粉笔,在黑板上划了起来。

        台下很多男生都注视着陈思琪,长得漂亮又有钱的她一直是全班男生关注的

        焦点。

        「做完了。」陈思琪说道。这些题目根本难不到她。

        李老师看了看她的解题,字体公整,思路清晰,答案准确。

        哎,这孩子。李老师想。

        李老师安慰又无奈,叫了她下去。

        哼!不就响了下手机吗,想刁难我,没门!陈思琪心想。

        &hellip;&hellip;

        放学后,陈思琪就背起了书包走出了校门。管家坚叔兼任司机,已经开着奔

        驰在学校门口等她了。

        陈思琪打开后车门,把书包一下扔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

        坚叔通过后视镜看到小姐鼓起的嘴巴,就知道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了。

        陈思琪刚出生,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又公事繁忙无时间照顾,从出生到现在,

        一直都是由管家坚叔照顾,父亲一个月才回去几次,而且都是不过夜的。从小看

        到大,所以坚叔非常了解小姐的脾气。

        「小姐,今天又谁惹你生气了吗?」坚叔问。

        「哼!我不就手机响了一下吗,那老师就让我上去做题!想让我没面子!」

        陈思琪说道。

        「哦?那小姐会做吗?」

        「当然了!他想刁难我!没门!」

        「呵呵。」

        坚叔一直也很欣赏小姐的聪慧,但是正因为坚叔只是管家,又不敢管教小姐,

        陈思琪自然养成了自我任性的性格,坚叔对于这点也很无奈。

        &hellip;&hellip;

        「到了,小姐。」坚叔说。

        陈思琪下了车,就直接走进了大门。

        坚叔拿着小姐的书包,锁好车后,也跟了进去。

        他们经过一个私家游泳池,走进了别墅里。

        「小姐,我做好饭菜了,先吃饭吧。」

        「没心情!等下再吃!」陈思琪说完就走上了2楼自己的房间。

        坚叔也比较无奈,只好自己打开电视先看,等小姐消了气再说。

        &hellip;&hellip;

        「坚叔!我饿了!」二楼传来了小姐的声音。

        「好的,小姐,我把饭菜热一下,你出来饭厅吃饭吧。」

        「你拿过来!我在房间里吃!」

        「额&hellip;&hellip;好吧。」

        坚叔也习惯了,小姐心情不好就这样。

        坚叔把饭菜送了过去,自己回到饭厅吃饭。

        &hellip;&hellip;

        「坚叔,我吃完了!你把碗碟拿下去吧!顺便调水,我要洗澡了!」

        「好的小姐,我这就上来。」

        这小姐虽然难伺候,但是坚叔最期待的时刻来了。一个坚叔每天都期待的时

        刻。

        坚叔上了二楼,去了浴室,调了调水温,然后去了小姐的房间。

        陈思琪的房间有不少装饰品,床上还有几只毛毛熊玩偶,但摆放得十分整齐,

        整个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

        「小姐,我帮准备一套洗完澡穿的睡衣。」

        「恩。」

        坚叔从衣柜拿出了一件低胸深V粉红色蕾丝的吊带超短裙,还有一条粉红色

        的蕾丝内裤,作为小姐今晚的睡衣。

        从小到大,陈思琪都是坚叔为她洗澡,为她准备睡衣。坚叔教了她做人,生

        活等等许多东西,唯独是「洗澡」这个生活习惯,没有教她。平常人小学就能自

        己独立洗澡了,但是坚叔并没有教小姐,而是一直持续为她洗澡,所以直到现在

        还是天天帮她洗澡,准备睡衣。而在陈思琪脑海中,因为没有人告诉她,所以对

        坚叔为自己洗澡都习以为常,因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坚叔每天期待的时刻,就是这个时刻。

        坚叔把准备好的睡衣放在了床上,把碗碟端了出去。

        「小姐,水调好了。」坚叔说道。

        陈思琪走进了浴室。

        「小姐,你试试水温。」坚叔打开了花洒。

        陈思琪把手放进水柱中探了探。

        「可以了。」

        「那脱衣服吧。」

        陈思琪非常自然地把校服脱了下来,雪白的上身露了出来,只剩一个纯白色

        的乳罩盖这两只不大不小的乳房。颈上挂着的翡翠露了出来,是一个玉佛。陈家

        虽然有钱,但非常信奉佛教,这个玉佛是陈思琪出生开始就带着的。

        陈思琪又把校服短裤脱了下来,两条雪白嫩滑的大腿完全露了出来。陈思琪

        的动作非常自然,仿佛做着日常的事情一样。

        这个情景虽然坚叔每天都看一次,但他的鸡巴还是高高举起。

        陈思琪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坚叔,示意坚叔帮她解胸罩。她每天都是这

        样,因为她觉得自己脱太麻烦了。

        坚叔自觉的把手伸了过去。他双手捏住胸罩后面横带的中间两侧,解开了扣

        子。坚叔又把小姐肩膀上的吊带拉了下来,现在陈思琪整个美背都没有了遮掩,

        完全袒露在坚叔面前。

        坚叔把胸罩经过小姐的玉手脱了下来,放在了隔壁干净的塑料盘上。

        陈思琪自己把内裤脱了下来,一个雪白水润的美臀露了出来,中间那条黑色

        的缝隙深不可测。现在陈思琪正一丝不挂的背对着坚叔,引起男人们无数的遐想。

        陈思琪转过身来,把内裤递给了坚叔。

        全身雪白,两只不大不小的乳房挂在胸前,上面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粉嫩可

        口,让人想一口咬过去。尤其是那块翡翠在乳沟上的点缀,增加了几分性感。

        肚脐下方到大腿内侧同样白滑,一根毛也没有。当然的,坚叔经常帮她剃耻

        毛呢。坚叔从小就对她灌输一个思想:那里的毛要剃干净,不然容易滋生细菌。

        坚叔接过内裤,同样放到了那个塑料盘上。

        「先洗头吧!」陈思琪把腰向前弯了下去。

        陈思琪趴在了浴缸边,屁股高高的翘起,任何一个别的男人看见,都绝对忍

        不住要后入大插一番了。不过坚叔忍得住。

        坚叔用花洒把小姐的头淋湿,挤了一滩洗发水,抹在了小姐的秀发上。

        小姐的秀发非常柔顺,让坚叔爱不释手。

        直至搓到头发上生了大量泡沫,坚叔才停下手来,用花洒把小姐秀发上的泡

        沫冲干净。

        坚叔拿出一条干毛巾,把小姐的头发抹干。

        洗完头,陈思琪转过身子,坐在了浴缸边上。

        她的坐姿也很挺直,乳房挺拔的鼓在胸前,湿湿的头发披在了肩膀上。

        坚叔拿起了花洒,向小姐的胸前喷水。

        陈思琪的肌肤无比水润,清水淋在她身上,不愿停留地马上向下滑落,只剩

        一滴滴水滴留在乳房上面不肯下落。令人想起「水过鸭背」的景象。

        清水很快洒满了陈思琪的身体,在水珠的铺盖下,陈思琪的身体非常引诱,

        让人看见就口渴。

        坚叔关掉了花洒,把花洒放在隔壁,然后挤了一滩沐浴露在手上。

        坚叔站进了浴缸里面,现在小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浴缸边上。

        坚叔把手上的沐浴露抹在了小姐的肩膀上,然后另外一只手也贴上去分享了

        一点沐浴露,现在坚叔两只手都充满沐浴露,很滑。

        慢慢地,坚叔的双手踏着沐浴露抚摸着小姐的肩膀,然后继续往下抹,双手

        都贴在了小姐的美背上。沾满沐浴露的双手不断在小姐的美背上游走,把沐浴露

        涂满了小姐整个后身。

        坚叔加快了手速,用力地擦拭小姐的背部,擦去污迹。

        「力气大点啊,不然不干净!」陈思琪说道。

        「我知道了,小姐。」

        坚叔加大了力度。

        「啊!这幺大力,我都被你推出去了!」

        「啊,对不起,小姐。」

        坚叔又把力度调适中。

        擦完小姐的美背,坚叔又挤了一滩沐浴露在手上。

        坚叔双手从小姐的肩膀后面伸到了小姐的锁骨上。他双手贴在了小姐的锁骨

        上,慢慢向下抹去。手掌贴着小姐胸前的肌肤抹下去,很快到达了乳房的位置,

        走起了上坡路。

        坚叔的双手游到了小姐的两只乳房上,B杯的乳房不大不小,刚好被坚叔的

        手掌所抓住,此时坚叔的双手特意放慢了速度,慢慢触摸着小姐柔软嫩滑的乳房。

        坚叔继续慢慢往下抹,小豆豆般的乳头在手心中掠过,坚叔感到非常刺激,

        鸡巴硬到了极点。

        坚叔很不情愿地放过了小姐的乳房,继续往下抹去,触摸到小姐的纤细小腰,

        坚叔又有另一种手感。

        坚叔带过小姐的肚脐,又把沐浴露涂满腰部。

        坚叔的双手又开始在小姐的美腰上游走,把污迹擦干净。

        洗完腰部,坚叔终于忍不住了,双手一下托住了小姐的两只乳房!

        坚叔情不自禁,按着乳房抓了一下!

        但是陈思琪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坚叔为自己洗澡已经习以为常,洗胸部也是

        正常的事情。

        坚叔抓着小姐的乳房,搓揉了起来。坚叔不禁想到,从小到大小姐都是自己

        照顾的呢,现在突然发现,小姐发育得这幺好了。

        陈思琪的乳房又滑又柔软,令坚叔爱不释手,不停地抓着玩弄。坚叔仿佛已

        经忘记自己是在和小姐洗澡了,陶醉地搓揉着小姐的乳房。

        陈思琪感到身体也热了起来。

        在坚叔的搓揉下,沐浴露已经化成了大堆白色的泡沫,沾满了陈思琪的胸部。

        「坚叔,你在想事情吗?」陈思琪觉得坚叔今天帮自己擦乳房擦得特别久。

        「哦&hellip;&hellip;没&hellip;&hellip;」

        坚叔把目标转战到乳头上。

        坚叔双手食指同时在小姐两个乳房的乳晕上打起了圈圈。

        「小姐,这里特别容易滋生细菌,要特别洗干净。」坚叔又为小姐洗脑,还

        捏弄起了乳头。

        「哦,你洗干净点就是。」

        坚叔食指和拇指捏着小姐的乳头轻轻的摩擦,因为要「洗去上面的污迹」。

        乳头在坚叔的刺激下,稍微开始变得有点硬了,同时坚叔的鸡巴也已经非常

        硬。

        「坚叔,怎幺有点麻麻的感觉。」陈思琪感到乳头有点奇怪的感觉。

        「哦,这是正常的。」

        「哦。」

        坚叔见小姐这幺说,放过了她的乳头。随后,他又揉了两下乳房,才舍得把

        手离开。

        坚叔继续抹着小姐身体的两侧,抹到上了腋窝,小姐也很配合,举高了双手,

        陈思琪的腋窝非常干净,一个毛根都没有看见。这是当然的,坚叔每隔三天就会

        帮她剃毛呢。

        坚叔洗过小姐的腋窝,双手便落在了小姐白滑的手臂上。坚叔从肩头开始,

        手掌在小姐的玉手上来回擦拭,洗去手臂和手腕上的污迹。

        「小姐,上身洗完了。」

        陈思琪又自觉地站了起来。

        坚叔再次挤了一滩沐浴露,抹在了小姐的屁股上。小姐的屁股同样让坚叔爱

        不释手,坚叔又抓住两边屁股揉了起来。

        坚叔玩弄着小姐的美臀,还不时Om把两边屁股稍微扳开,窥视那迷人的菊穴。

        坚叔还把手指在小姐的菊穴上轻轻地摩擦,又搓揉得整个美臀充满泡沫,才

        舍得离开。

        坚叔的双手开始了顺着美腿的游走,他的手掌从后面绕到小姐的前面,贴着

        大腿的肌肤慢慢地向下抹去,对于他来说,小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值得他慢

        慢去享受。

        从大腿到脚踝,无论前后,坚叔的双手至少也重复擦拭了三遍。

        「小姐,腿洗完了。」坚叔说道。

        陈思琪又很自觉地坐回到浴缸边,并把左腿抬起也踩到了浴缸边上。一个粉

        嫩的阴门露了出来。

        两片粉红色的外阴唇掩合在一起,遮住了令人向往的洞穴。阴唇边的嫩肉都

        是呈现粉红色,并且一根耻毛也没有,这归功于坚叔定期为她剃毛。

        坚叔小心的用沾满沐浴露的手指擦拭着阴唇旁边的嫩肉,生怕打扰了正在熟

        睡的阴唇。

        随后,坚叔又把双手上的沐浴露冲干净,伸向了那两片紧闭的阴唇。

        坚叔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揭开,一个美丽的蜜穴显露在眼前!里面小小的阴

        唇,那颗可爱的阴蒂,还有穴肉都是粉红的颜色,嫩透无比,坚叔每次看到,嘴

        里都产生大量唾液,想狂舔一番。

        如此美穴,任何普通男人看见,都忍不住立刻提枪插入了,但是坚叔不是普

        通人。他为了以后每天都能继续,必须忍住。

        虽然忍得住不插入,但是坚叔忍不住要舔的欲望,他决定再次为小姐洗脑。

        「小姐,你上次来月经之后这里一直没清洗干净,藏了很多污垢啊。」

        「那帮我洗干净点呗。」

        「污垢藏在缝隙里呢,恐怕用手指难以完全清干净呢。」

        「啊,那怎幺办?」

        「我用舌头试一下吧,舌尖比较细,又灵活,应该可以。因为如果用<u>其他</u>道

        具的话,怕弄伤小姐啊。」

        「哦,好吧。」

        坚叔见小姐同意了,非常兴奋,把嘴巴凑了过去。

        坚叔伸出舌头,舌尖慢慢地触碰到了小姐的阴蒂!坚叔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

        做到了!坚叔舔到小姐的阴蒂,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实在太刺激了!

        坚叔的舌头逐渐舔到了蜜穴中的嫩肉,有点咸咸的,苦苦的,但在坚叔心中

        却是甜蜜的。

        坚叔的舌头慢慢地在穴肉上搅动了起来,片刻,他直接凑上嘴巴含住了陈思

        琪的整个蜜穴!

        吃着小姐的处女穴,坚叔兴奋得想要射出来了!

        坚叔直接开始了吮吸!并且舌头在里面不断舔着陈思琪的阴蒂和穴肉!

        坚叔舔了几十下,又把舌头伸进了阴道口!

        陈思琪未被开发过的阴道非常紧,坚叔感觉舌头也很难进去,而就在坚叔准

        备强顶进入的时候,陈思琪叫了一声!

        「啊&hellip;&hellip;」

        在坚叔的挑逗下,陈思琪有了奇怪的感觉,但她也不好意思出声,认为是正

        常的感觉,但被坚叔这幺一顶,她就受不了了。

        坚叔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度了,赶紧停了下来,放开了小姐的蜜穴。

        「小姐,干净了。」

        「恩&hellip;&hellip;」

        「噢&hellip;&hellip;还有屁屁。」坚叔说道。

        坚叔又用手指在小姐的菊穴上擦拭了数十下。

        &hellip;&hellip;

        「好了,干净了,小姐。」

        「冲洗吧!」陈思琪站了起来坚叔拿起了花洒,打开了开关。望着全身泡沫

        的小姐,坚叔真的不舍得冲水,但是他还是冲了下去。

        清水冲走了乳房上的泡沫,吹弹可破的乳房又在水珠的铺盖下显得水润可口。

        清水逐渐把小姐全身的沐浴露冲走。坚叔又让小姐抬起左脚,冲洗那个粉红

        色的美穴。冲到这里,坚叔还特意多冲洗了几秒。

        &hellip;&hellip;

        全身的沐浴露都已经冲干净了,陈思琪闭上了眼睛。

        「洗脸吧!」陈思琪说道。

        俗话说,女生在男生面前闭上眼睛,就是让男生去亲她。

        坚叔每看到小姐闭上眼睛,就想对着小姐那个樱桃小嘴咬过去。但是他每天

        都忍住了。为小姐洗澡虽然是每天最期待的时刻,但同时又是每天最难受的时刻。

        要忍人所不能忍的事情,他不知道,哪天自己会爆发出来,抓起小姐大干一

        番。

        坚叔用花洒冲湿了小姐的面部,然后拿出了小姐的洗面奶,挤了一下在手上。

        坚叔涂在了小姐的面上,温柔地打着圈圈,将小姐面上洗了一遍。随后,就

        用花洒将小姐的脸冲干净。

        陈思琪美丽的脸上铺盖了水珠,脸蛋上的肌肤吹弹可破,坚叔真的恨不得一

        口把小姐吃掉。

        坚叔拿出一条芳香的毛巾,为小姐擦干了面部,陈思琪的大眼睛又睁了开来。

        坚叔又拿出一条浴巾,陈思琪很自觉地把手举了起来,因为坚叔准备帮她擦

        身子。

        坚叔用浴巾从小姐的胸前抹了下去,浴巾的吸水能力很强,把陈思琪乳房上

        面的水分一下吸干,奶子又回复到原本雪白水润的样子。

        坚叔擦干了小姐的全身后,便把浴巾扔到了那个塑料盘里,然后,陪同着赤

        身裸体的小姐走出了浴室。

        坚叔没有教小姐在浴室里穿好衣服才出去,或者披着浴巾才出去,而是每天

        洗完澡,就直接一丝不挂地经过客厅,走去房间才穿衣服。

        陈思琪走进了房间,趴在了床上。

        「坚叔,按摩吧!」

        这也是他们每天的习惯,坚叔从小教她的习惯。每天洗完澡,坚叔都会帮她

        按摩一下全身,说是有助保持好身材。而事实上,陈思琪的身材太好了。

        坚叔跪到了小姐臀部的两侧,就像骑着她一样,此时坚叔高举的鸡巴离小姐

        的屁股只有10公分。

        坚叔向前弯腰,将双手放在了小姐的肩膀上,开始了按摩。捻着小姐的美肩,

        还不时锤几下。

        「好舒服啊~ 」陈思琪感叹到。

        坚叔继续按摩着小姐的美背,还托着小姐的腋窝,用4只手指按摩着小姐身

        体的侧面。手指触碰到小姐的乳侧,坚叔感到非常柔软。

        坚叔继续按摩到腰部,雪白的美腰没有一点赘肉,坚叔的双手没有阻力轻松

        地在上面搓揉。

        但是最令坚叔喜爱的,当然是那雪白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hellip;&hellip;」

        坚叔不停地用双手在屁股和大腿上拍打着,说是为了松弛小姐一天紧张的肌

        肉。

        陈思琪的屁股已经变得通红,但是她毫无反应,反而似乎在享受。坚叔拍打

        完屁股和大腿,又搓了几下,才肯结束。

        「小姐,翻过身来。」

        陈思琪自觉地转过了身子,乳房自然的塌在了胸前,就像两个宽宽的小山坡。

        随着呼吸,小山坡不断起伏,性感撩人。

        坚叔双手毫不犹豫地抓了过去,两只粗糙的手掌按在了小姐的嫩乳上!

        坚叔搓揉了起来,好好地玩弄着柔嫩的乳房。没有沐浴露的润滑,反而增加

        了稍许摩擦的质感,坚叔过足了手瘾!乳头在坚叔手心走来走去,坚叔下体快要

        爆炸了。

        但是坚叔怕玩弄太久小姐会起疑心,还是转战到小姐的玉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hellip;&hellip;」

        坚叔又为小姐的玉手松弛肌肉。

        &hellip;&hellip;

        「好了,小姐,穿衣服吧。」

        一丝不挂的陈思琪坐了起来,接过了坚叔准备的睡衣,一下套在了自己的身

        上。

        坚叔从小就教育她,女生睡觉不要戴胸罩,不然影响发育。

        陈思琪又把蕾丝内裤穿了上去,现在陈思琪穿着一套低胸深v的蕾丝连衣裙,

        半个奶子都露了出来,非常性感。坚叔都快要流鼻血了。

        「好吧小姐,好好复习,迎接高考。」

        「行啦行啦。」

        坚叔走出了小姐的卧室,走回到浴室。

        坚叔从塑料盘里拿出了小姐刚脱下的内裤,凑到了鼻子前,大吸了一口。

        好香&hellip;&hellip;坚叔感叹到。

        坚叔情不自禁的舔了起来。

        内裤上不仅有衣物的香味,还残留着小姐蜜穴的味道,坚叔脱下了自己的裤

        子,掏出了鸡巴。

        他用<u>左手</u>将内裤包起了自己的鸡巴,撸了起来。右手则拿起小姐的胸罩吸舔。

        想着小姐的蜜穴和乳房,坚叔撸了一炮。

        随后他洗了个热水澡,用小姐刚用过的浴巾擦干了自己的身子,穿上了自己

        的睡衣。

        &hellip;&hellip;

        第二天早上。

        坚叔为小姐换上校服后,开车将小姐送往了学校&hellip;&hellip;

        完</p>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