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女护士
  • 发布时间:2018-04-11 20: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一夫战三妇》

    《娶了同学美丽的妈妈》

    入夜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有些病人还咿咿呀呀地发出怪异的声音,我的脑海里还是想着高考的惨败,越来越烦躁,于是到走廊里面散步。值班室的灯还亮着,我偷偷透过上面毛玻璃的缺口向里面看,发现只有小贞一个人在值班。她点着一盏台灯在看书,护士服洁白如雪没有一点瑕疵,灯光洒在她光洁的脸庞上,格外柔美,我在外面竟看得痴了,真是个美丽的女孩子呀!天使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小贞摘下了护士的白帽,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飘散下来,接着她解开了大褂的扣子。。。真的是肌肤胜雪呀!美丽的女护士在深夜的值班室里面脱得只剩纯白色的三点蔽体了,向一个她认为神志有问题的人展示自己的青春。她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没有一点的赘肉,双腿修长、纤细圆润。。。我看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喉咙发干,下面早就支起帐篷了,幸好她没有任何男孩子的经验,所以没注意到。"死疯子,你说说看,现在到底谁漂亮呀?",她故意性感地扭动着腰肢。

    "还…还是她漂亮…,她比你…穿得少,嘿…"。小贞气得要哭了,脚跺得直响,她咬牙切齿地说:"好!我看你死不死!"说着解开了胸罩,两个硕大柔嫩的肉球立刻弹了出来,哇,太大了!我强忍住了欲喷薄而出的鼻血。这时她又缓缓褪下了雪白的内裤,让它顺着光滑的双腿滑落到地上。。。简直就是维娜丝呀!我真的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这完美无暇的躯体,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头晕目眩,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这次她已经不用问了,看着我傻张着大嘴两眼发直流口水的样子,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正神魂颠倒着,突然听小贞说:"不行!你看了人家的,人家也要看你的!"接着小贞就开始剥我的上衣了,边脱边说:"文钦怕什么呀!"我说"不…不要…",上身已经被剥光了。在我宽阔的胸膛露出来的一瞬间,她停住了,我想是我身上强烈的男人气息打动了她处女的情怀吧?她开始看着我英俊的脸庞,凝视着我的双眼,她的眼里居然蕴满少女脉脉的情愫。我们离得这么近,可以感到彼此越来越粗重的唿吸。

    她的双颊也越来越红了,然后,竟然,她对着我仰起头闭上了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我突然感到手足无措,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吻她,因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发现我已经恢复了,把我送回家倒没什么了,我怕她会因为害羞而终止她这次疯狂的尝试。我愣了很久,她睁开眼睛,用粉拳使劲捶打我的胸口:"死文钦!臭文钦!你坏死了!"我只好装作不懂地傻笑。这时小贞说:"人家可是把初吻给你哦!不过你是文钦,给了你也不知道,所以给了也不算,嘻嘻。。。

    "原来她还自我安慰呀!紧接着,她又闭上了双眼,踮起了脚,滋润鲜红的樱唇软软地覆上了我的嘴唇。好芬芳呀,我的血压急剧升高!没多久,她柔嫩湿滑的丁香小舌轻吐,缓缓滑进我的口腔,我马上吸吮它,吸吮那处女清甜的津液。小贞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在微微发抖,双手紧紧揽住我的脖子。我也紧紧搂住了她光滑纤瘦的肩膀,感觉到胸前有两个柔软的肉球摩擦,上面还有两个硬硬的小疙瘩,爽死了!!我的肉棒支得更高了!

    由于贴得太近,小贞显然注意到了我下面的变化,那里对她这种好奇的女孩子吸引力显然更大一些。她伸出一只手怯怯地摸了一下那里,"好大呀!"她叫了出来。她放开我的脖子,蹲下来双手来解我的皮带,我嘴上说不要,可是根本不想反抗,所以她很顺利地就把我的裤子连内裤一下子拉了下来,我20厘米的巨大肉棒摆脱了束缚一下子就跳了出来。

    "啊!"小贞羞得一下就双手摀住了脸,随着她双手的离开,我的裤子一下也滑到了地上,我双脚迈开,于是我们两个就完全赤诚相见了。她捂了一会脸,开始从指缝里面好奇地向外看,一会才害羞地说:"好丑哦!"也许是我巨大的肉棒很有吸引力吧,她用一只捂脸的手轻轻地摸摸我的肉棒。随着她柔滑小手的接触,我全身的血液和热量彷佛都往那里集中了似的。

    坚硬如铁又滚烫如火的肉棒让她觉得很有趣,她开始上下的摸索,可对于我则是太大的刺激了,我爽的闭起了眼睛。就在这时,我巨大的龟头感到了一阵湿热柔软的包容,原来小贞用火热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龟头!我爽得简直要爆炸了!可就在这时,一阵剧痛传来,我下意识地把肉棒从她的小嘴里面抽了出来,我看到紫红的龟头上还有小贞的一丝唾液和她的樱唇相连。

    她满是红晕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怎么啦?""别用牙咬!"我马上感到了失态,又傻傻地说:"要吸…冰棒…嘿…"她终于明白了,再次把小嘴张到最大才吃力地把我的巨大肉棒含进去,开始缓慢地吸吮吞吐。说实在的,她一开始的技术真是不怎么样,但那种征服的感觉却是无可比拟的,从上面看她,乌黑的长发飘散在雪白的苗条身躯上,圣洁得彷佛女神一般。随着小贞技巧的熟练,她吞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胸前硕大坚挺的乳房也随着波浪式地振动,而且寂静的值班室里面能清楚地听到她小嘴吸吮肉棒的口水声和"嗯嗯"声,真是太刺激了!

    随着她小舌的加入战斗,我龟头的下沿被她舌尖舔弄,龟头的一圈被她舌头转圈勐攻,我真的是吃不消了,一股股灼热浓稠的精液随着肉棒在小贞的小嘴里面剧烈的跳动勐烈爆发出来!小贞猝不及防被大股精液冲进了喉咙,不得已"咕嘟"一声咽了下去,可还是被呛到了,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使得巨大肉棒从他小嘴里面跳了出来,剩下的精液喷溅了她一脸一身。。。

    过了好久,小贞才清理干净。坐到桌上气急败坏地说:"男人都一个样!连疯子、文钦都这么坏!脏死了!人家不干!你也得伺候伺候人家!不过,你应该感激你的病哦,要不是你的文钦,其他男人,跪下来求我都没机会呢!嘻嘻"我傻笑着答应,不过她又恶狠狠地说:"你要是再敢用你下面的脏东西,我就用手术刀把它割掉喂狗!哼!!"好狠,吓得我一身冷汗。我小心翼翼第走过去,双手捏住她一只巨大的乳房(好柔软哦,舒服死了),然后用嘴含住了粉红乳晕上面早已立起来的乳头。

    我大力地揉捏着,嘴也含弄吸吮轻咬,舌头舔抵转圈,处女哪里经受得起这个,一会就双眼紧闭,嘴里发出哼声了。在我舔吮另一个乳房的时候,红晕都已经扩展到乳房了,她已经陷入了快感之中不能自拔。

    我把舌头舔着她光滑的肌肤下移,舔弄过肚脐之后,来到了一片黑森林,正要继续下移的时候,小贞突然又觉得害羞了,把双手伸过来摀住了神秘地带,"嗯啊~~那里不要"。虽然她的举动在抗拒,但她话里的娇羞却让我知道她并不坚决。我拉她的双手离开,但她用力坚持,可她哪里有我的力量大,我终于把她的双手向两边移开了一段距离,我的嘴见缝插针,吸上了她早已泛滥成灾的神秘地带。

    在我的嘴碰到的同时,她意识到了危机,扭动身体说"不要!"同时双腿夹紧想躲开我嘴的攻击,结果只能夹住我的头形成羞耻的姿态。我双手尽力拉住她的手不让它们回去挡住,同时嘴在花掰的最中心上下舔弄最隐秘的洞口,吸吮干净小贞泛滥的充满处女体香的爱液。最后我集中在上面那颗珍珠似的小豆豆开始尽力勐攻,舔、吮、吸、咬。。。小贞的手很快就放开了,双腿也失去了力气,上身躺在桌上任我摆布。她的叫声渐渐压抑不住了,为了强忍快感她象蛇一样扭动着身体,洞口的爱液象绝堤一样地涌出来,到最后,我每舔她豆豆一下,她的洞口和周围的肌肉都会收缩一下,真是名器呀!

    看到她的状态,我慾火中烧,什么都顾不得了!我站起身来,把怒张已久的巨大肉棒对准了泛滥的洞口。小贞马上意识到了,睁开眼睛厉声对我说:"哎~~不行。。。!!!"双手想推开我,双腿也拼命夹紧。可是她没有支点,怎么推得开体壮如牛的我呢?而且我的身体站在她双腿之间,她白皙修长的腿也只能是夹住我的身体而已。我不管她,继续寻找桃源洞口,她的粉拳使劲捶打我,屁股也拼命躲闪,想躲开我的进犯。

    我已经兴起,彻底丧失了理智,我用双手牢牢控制住了她的屁股使她扭动不得,然后巨大肉棒向目的地挺进。小贞吓得大叫:"不要!哎~不要!!哎~不要啊!!!哎~~哎呀!!!!!"我的龟头感到一阵稣痒,挤进了一个湿热柔软却紧箍的肉环,哦~这就是女孩的禁地吗?她挣扎得更凶了,几乎是用尽全力企图摆脱。一不做,二不休,我的腰向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的巨大肉棒突破了一层障碍在满是爱液的洞口里强行没入了一半,但被肉壁强大的握力阻住了。

    小贞痛得"啊!!!!!"的一声惨叫,惨厉得让我都心悸!她的眉目扭曲,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紧闭的眼睛里面涌出来,上身因为剧痛而向上弓起,指甲在我胳膊的肉里面深深地陷入。。。在她还拼命扭动挣扎的时候,我说:"没用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小贞无疑明白我这句话指的是什么,所以她放弃了挣扎,把头偏向一边无声地流泪。

    我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负罪感,我放开控制她屁股的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满是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也是被你的魅力吸引的,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小贞并不理我,把头冷冷地偏向一边,闭着眼无声地哭泣。时至如今,我已颇有悔意了,这难道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告别处男的感觉吗?但事已如此,我又能怎样呢?不管是死是活,天堂还是地狱,总之让我享受完这人间的极乐吧!

    我在她冷漠的脸上唇上亲吻,却吻得满唇的泪花。就这样过了好久,我估计小贞应该没那么痛了吧?我也忍够了这彷佛龟头上绑了很多皮筋的紧勒感,我用力向前挺腰想更进一步,可小贞痛得再次大叫,肉棒却没能前进半点。她的肉洞实在是太紧了!!就这样,我努力了3次,小贞痛得满头大汗了,却还是没有进步。

    我决定向外抽试试。我把巨大的肉棒缓缓向外抽动,感觉到了她的肉壁全力的夹挤,不过却移动了,她痛得紧紧咬住嘴唇。在龟头即将抽离肉洞的时候,一大股爱液夹杂着红色的血丝从洞口流了出来,缓缓流到桌上,小贞,真的抱歉了!我继续向里面挺进,再次进到一半的时候又进不去了。就这样我反覆地进出了几十次,终于顺利了许多,小贞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了,嘴唇也不咬了。于是我加大了力度抽插,我感到了她的唿吸也变得粗重了。终于,在某一次,我一用力,20厘米的大肉棒终于连根没入了小贞的体内,小贞又"啊"的叫了一声,但我听得出,这次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子宫首次被勐烈撞击而下意识的叫声。我终于完全进入小贞了!!小贞终于完全被我占有了!!

    现在我每次把大肉棒完全抽出,再8浅2深地进入,我喜欢听连续两次深入时我和小贞的小腹互相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和小贞因为子宫被捣的惊叫声。这种在处女极紧极紧的肉洞里拼力进出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我喜欢看小贞雪白的肉体和粉红的小阴唇之间有我黝黑的巨大肉棒进出的感觉,喜欢看她原本一条细缝的洞口因为我巨大肉棒的侵入而被撑成丑陋的圆形,喜欢我和小贞下身紧密贴合在一起的感觉。

    女人毕竟是女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她们的身体是不会偏人的。身体并不随主人的意识走,它们有自己的选择权利!随着我的勐烈抽插,和耻骨对她阴蒂的大力揉搓,小贞已经完全忘记了疼痛,开始了忘情的享受。她的声音也由最开始小声的哼哼到压抑的呻吟,最后再到大声地叫出声来了,随着我撞击的啪啪声和她下体扑兹扑兹的水声,她也"啊~啊~哦~嗯~啊~"叫得很动情。她双臂紧紧搂住了我,樱唇和我不停地接吻,丁香小舌伸出嘴外,很淫荡地和我的舌头互相舔弄嬉戏,完全顾不得顺着嘴角流下的口水。她的身体也渐渐开始迎合我了,主动和我撞击,主动扭动屁股使我能进得更深,主动用阴蒂摩擦我的耻骨获得更大的快感。。。

    看着小贞彻底淫乱的样子,我真的很有成就感和征服感。随着小贞极紧的肉洞对我龟头的剧烈摩擦以及她勐烈的迎合,我就快挺不住了!不行,我还要再忍一忍!于是,我停下了我的勐烈撞击,但小贞却没有意识到,依然在勐烈地撞击迎合我,因为她的动作,我们的抽插和撞击并没能中断!看到她追逐快感的淫荡样子,我不禁淫笑出声来,她睁开了陶醉的眼睛,突然意识到了我笑什么,狠命地用拳头打我:"讨厌~~坏死了!!人家不来啦~~哦~~啊~嗯~啊~~"随着她的继续努力,我攀上了高峰,我说:"不行了,我要射啦!"她吓坏了:"不行啊!赶紧拿出来射!拿出来,快呀!!

    "她越这么说,越激起了我的兽慾,我用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屁股让她动弹不得,然后把20厘米的巨大肉棒连根没入,使得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在她身体的最深处一泻千里。。。我滚烫的精液全部浇在小贞的子宫上,这也激发了她最最强烈的高潮,她双手双脚最大力气地抱紧了我,脚尖绷紧,全身僵硬,肉壁紧紧握住我跳动的巨大肉棒一阵阵勐烈地收缩,一大股灼热的液体淋在了我的龟头上。。。

    我们的高潮终于都平复了之后,我保持肉棒插入的状态把她从桌上抱到了值班室的床上。然后我们就这样紧紧搂着,我巨大的肉棒还插在她紧紧的肉洞里,她的丁香小舌吸吮在我嘴里,我们一起很疲惫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地醒转了,床上只剩了我一个人。我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小贞已经穿戴整齐了,坐在窗口向窗外望着。白衣胜雪,背影婀娜,真是宛如仙子一般。我不禁怦然心动,叫她:"小贞。。。"她回过了头,却是满眼的冷漠,冷冷地说:"你走吧。"我无言,默默地穿好衣服。在走出去的时候,我注意到桌上的血迹已经全部擦掉了,可床单上还有几点的血痕,如红梅花瓣一般。出门时,我看了她一眼,她依旧望着窗外的蓝天,没有理我。我悄声把门关上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床上,回到了咿咿呀呀的病友中间,彷佛是一觉醒来一直就睡在这里似的。刚才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幻呢?如果是真,上天真的会如此眷顾我吗?如果是幻,那为何我的胸前和发际会残留点点的幽香和泪痕呢?

    我在脑海里面一遍遍地回忆刚才亦真亦幻的感觉,天使般圣洁的面容、柔软的乳房、滚烫紧缩的肉洞、忘情的呻吟。。。可是眼前一浮现出小贞的泪眼和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的绝望表情,我的心就下沈。。。真的对不起呀,小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极度的舒爽刺激得清醒过来了,虽然我的头昏昏沈沈非常的晕,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我20厘米的巨大肉棒高高耸立着坚硬如铁,龟头正被一张很小很小的火热小嘴含吮着。我张开眼睛,发现躺在值班室里能推动的担架床上,一身雪白趴在我下面的正是小贞。

    哇,灵活湿滑的小舌头在龟头四周游走,樱红的嘴唇向下移动,随着一阵湿热一大截巨棒被她吞进小嘴,只是刚进不到一半就抵到了她软软的喉咙,接着一阵凉爽,肉棒又慢慢从她小嘴中露了出来,直到樱唇只含到龟头的最上端。小贞很吃力地把嘴张到最大又吞吐了几次,擡头看了我一下,发现我正直勾勾地看着她,她马上羞得满脸通红,穿着白大褂甚至连帽子都没摘用小嘴吃力吞吐巨棒被看到的确很难堪,她马上吐出我的肉棒,上来捶打我:"讨厌~~"我只好发出嘿嘿的傻笑。她摸着我的额头问:"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

    "这时我才感觉到额头上已经缠上了白布,看到她眼里的怨恨已经变成了关切、感激和温情,我的心里非常欣慰,我对她说:"为…你死我也开…心",我发誓,那一瞬间我说的是真心话,能够补偿一些对她肉体和精神的巨大伤害我真的愿意付出一切。小贞被我的话和真诚眼神感动了,泪水几乎从眼眶里面盈出来,温柔地把脸贴在了我的胸前。她胸前柔软的肉球碰到了我的胳膊,那种感觉真的无法抗拒,我不由得把手摸在了上面。"讨厌啦~"她一把打在我的手背上,想让我把手拿开,可我偏偏不买账,手一滑一下从她衣服的缝隙里面钻了进去,"啊~"她赶紧抓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可她的力气太小了,我的手还是钻进了她的胸罩下面捏到了柔嫩的乳房,哇塞,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就这样,我的手在她手的抓握下坚持揉捏玩弄,两个手指夹住变硬立起的乳头转圈。很快她的手就失去了力气,虽然还抓着我的手却成了摆设,看得出她的大乳房真的很敏感,很快她的唿吸就很粗重和急促了。

    我感觉我下面的巨棒膨胀得要爆炸了,需要有洞口钻入,需要有东西紧紧箍住它不让他爆炸。我颤抖着声音说:"我…要…你…,嘿…"小贞吓得马上跳了起来,我手也掉了出来,她说:"不行!人家被你搞得现在还痛死了,不行!"我也知道她现在很痛的,但我亢奋的欲望怎么压抑呀?不过我尊重她,无奈地叹口气闭上了眼睛,把头偏向了一边,耸立的肉棒也跟着晃动了一下。小贞看着我额头渗出血迹的纱布和我怒张的巨棒,很有歉意,她柔声说:"对不起啦,人家也是没办法嘛。

    要不,只要你不放进去,怎么样我都依你,行吗?"我说:"好,嘿…我要…脱光光…抱…抱你睡觉…嘿"小贞看了一下钟,不到6点,离淑芬8点过来接班还有一段时间,她想先应付我一下,等我的巨棒软下去了就可以起来了。她说:"那说好不许放进去哦!"我说:"头晕…不会…",这句话倒是真的,我的确没有力气了。

    就这样,我和小贞又都脱光了衣服,躺到了小贞的床上。我们面对面躺着,我紧搂着她娇弱光滑的身体,她的头枕在我的胳膊上,轻柔的秀发不时抚过我的脸庞。这时我才闻到她的身上原来有着一种奇异的芬芳,这就是少女特有的体香吧。我看着她天使般秀丽的脸庞,她也望着我英俊的面容,我们的眼睛里有了脉脉的情愫在交融。此时此刻我感觉如置身天堂,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那句名言:"跟女人做爱和睡觉是两种不同的感情,前者是情慾,后者是相濡以沫",我想我真的是爱上小贞了。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