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意外操了我女朋友的二姐
  • 发布时间:2018-01-29 23:1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初夏的阳光温暖而舒适,我和我的女友小丽走在JL大学校园里的甬道上。  小丽挎着我的胳膊,她的小手时不时的触碰着我的裆部,我的龟头大将军,渐渐苏醒。

    我说:“老婆,你别乱碰,小心天欲之火把你烧了!”

    “呵呵呵,老公,那你就让它烧吧,我好冷啊!”,说着小丽做出寒冷哆嗦状。

    我嘿嘿的笑了几声,在小丽的奶子上抓了几把问道:“前几天二姐给你打电话什么事啊?”

    “奥,也没什么事,就是她要回长春来住!”

    我所说的二姐,是小丽的二姐,她叫陈红,已经结婚两年了,她嫁到了温州,不够最近由于她们夫妻感情不和,结果离婚了。

    而二姐又没有孩子,所以她就要回长春来住,毕竟离自己的家近一些,二姐,我曾经见过她一次。

    人长的就不用说了,很漂亮,身材高挑纤细,尤其是她的两条玉腿笔直修长,浑圆的香臀十分翘挺。

    最让我痴迷的是她有一头飘柔的秀发,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本来我和小丽是在校外租的两室的房子,我们自己用一室,另一室再出租出去。

    现在二姐陈红要来,我们也只能让她住另一室了,即使有些不方便,但是也省去了再找房子的麻烦。

    五月二十八号这天,我和小丽去机场将陈红二姐接了回来,接下来的日子,由于接触的多了,我也渐渐了解了她。

    二姐陈红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人,穿着前卫,语言时髦。

    在长春呆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了一堆的朋友,而且这些朋友中的女的大都和她差不多,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很有当妓女的潜质。

    她们时常的回到我和小丽租的房子里打麻将,斗地主。

    玩着的时候什么话都能从她们的嘴里听到。

    像什么“操你妈的!”,“你妈了个逼!”不绝于耳。

    我心想莫非二姐是在外面和人打炮了才导致的她们夫妻感情不和离得婚?

    又过了一段时间,二姐带回了一个男人,我们管他叫杨哥。

    那天晚上,我和小丽纲要在我们自己的卧室里打炮操逼。

    结果隔壁卧室里就传来了二姐的淫荡的呻吟叫床声。

    “奥...奥...杨子,快点...我要来了...啊...杨子...鸡巴...再大点...用力干,干烂我的小逼!”

    “啊,不行了,我...我...射了!”杨哥喊道。

    结果二姐还没有高潮,杨哥就喷了出来,弄的二姐不上不下的。

    虽然杨哥性能力不行,但是他有钱,所以二姐仍然跟他在一起,时不时的在二姐的卧室里打炮。

    这一天,正好是小丽月事走的第二天,小丽月假的这几天可是把我憋坏了,龟头大将军早就不知竖过几回枪了。

    到了晚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小丽报上了床,小丽也有点淫兴勃发,她搂着我的脖子,眼睛里满是欲火。

    “老公快点!”说着小丽就把我的大鸡巴放在了嘴里添了起来,一阵阵的酥麻之感冲上了我的头。

    “老婆,你也太骚了!”,说着我抠弄这小丽的小骚逼。

    “你看这淫水怎么这么多?”

    “谁让老公这么多天都不草我了?”

    我的鸡巴在小丽老婆堵塞嘴里越来越硬,抠弄这小丽的小穴的声音越来越响。

    “噗嗤...噗嗤...”

    “老公,快点插进来吧!”

    说着小丽就劈开了她的双腿。

    “老婆,看你那骚样,一天不操,你小逼就刺挠啊?”,说着“噗嗤”一声,我的鸡巴插进了小丽的骚穴里。

    “啊...啊...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啊,胀死老婆了!”

    “鸡巴大还不好,这样才能操的你欲仙欲死吗,嘿嘿嘿...”

    说着,我的龟头大将军扑棱扑棱的进出小丽的骚逼。

    小丽大声的淫叫着,她的小骚屁股一挺一挺的,应和骚逼里的大鸡巴。“老婆,你怎么这么浪啊,二姐还在隔壁屋里呢,她听见了怎么办啊?”

    “没...没事,二姐听就听见,我才不管呢,只要你操的...操的好...啊...啊...”

    “啊...老公,小逼快...让你操烂了,啊...你轻点吧,要不操烂了,以后...以后...你就没得操了!”

    不理会小丽的淫叫声,睾丸撞击小丽肛门的啪啪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恩...恩...”,二姐的呻吟声从门缝里传了过来。

    “真他妈的骚淫啊,有机会一定得操操你的骚逼!”我心里意淫着二姐陈红,身下干着她的妹妹陈丽。

    “啊...老公...大鸡巴...老公...用力...用力...啊...快点,用力操...快点...啊...我...我丢了!”

    自从这次我小丽操逼被二姐陈红听到后,我想干二姐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了。

    因为每次二姐和杨哥操逼,基本上都是杨哥先溃败,所以二姐现在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有点淫水就能将她淹没在鸡巴的威力下。

    机会总是会有这的,这不,在星期五的下午,我在学校里呆着很无聊,于是我就回到了租的房子想睡会小觉。

    当我到楼下的小路上的时候,看到杨哥正在往出走。

    “怎么不呆会啊杨哥?这么着急走干嘛啊?”我打招呼道。

    “啊,我公司有点事,我先回去了!”杨哥回答道。

    看着杨哥的背影,我心里想:“二姐这个骚妇,一定又榨了杨哥一回!”

    当我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的大脑“嗡”的一声,眼睛直直的看着卫生间,鼻血差点穿了出来。

    只见二姐正在卫生间洗淋浴,可能是刚刚被杨哥操完,正在清理。

    她的小逼附近一片黑嘿的森林...阴毛,小腿绷直,屁股翘挺,隐隐能看见大阴唇。

    “啊...”二姐看到我进了屋,尖叫了一声,猛的关上了门。

    “啊...”就听得“咕咚”一声二姐又尖叫了起来,原来她用力关门的时候不小心狠狠的摔了一下。

    “啊...疼死了”,“怎么了,二姐?”,本来我就想找机会上了这个骚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边说边冲进了卫生间。

    “啊,你进来干嘛,快...快出去!”,二姐看着我说道。

    “二姐,来让我帮帮你吧,你看你这腿都摔破皮了,我会小心的!”我一副人畜无害的说道。

    可是用眼睛扫着二姐的丰满的娇躯,我胯间的老二已经站了起来,因为是在夏天我只穿了一条单裤,所以十分明显。

    二姐抬头时正好看见了我胯间的大包,她当然知道那是我的大鸡巴立了起来,她的眼睛里猛然的溢出了丝丝地欲火,小嘴微微的张了张。

    “你还不快出去!”说着她就站了起来。

    “哎呦”,我看到她要摔倒,上前就搂着了她的腰,下面的大鸡巴无巧不巧的顶到了她的阴阜上。

    “啊...你...你...”

    “二姐,来我抱你进卧室吧,你这也走不了啊!”说着我撩起她的双腿,她的臀部被我的鸡巴顶着走进了她的卧室。

    可能是被我的鸡巴顶得很舒服,她自己微微的动了动她的小屁股。

    她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了我的脖子上,看我的目光里夹杂着浸泡在春水里的淫欲。

    “舒服吗,二姐?”我嬉笑的问她。

    “你真坏,快把我放下!”二姐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

    “二姐,你真漂亮啊,要是能娶到你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我这辈子就算死也值了!”,我边说着边抱着她滑嫩的身躯坐在了床上。

    “就你嘴甜,这么夸我,你到底想干嘛?”

    二姐一边说还一边微微扭动的她的翘臀,但是她却没有了从我怀里出去的想法。

    我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想要上女人就得会表演)。

    “你真的很漂亮,二姐!”说着,我慢慢的吻了上去,二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一看,有门。

    把二姐陈红慢慢的放在了床上,我压了上去,我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道口。

    “恩...”二姐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我敲开了她的贝齿,我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里寻找到她的小香舌,纠缠了起来。

    我的手慢慢的爬上了她的双峰,慢慢的挤压的着她的坚挺的乳房。

    “恩...恩...”一声声的呻吟从我们接吻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舒服吗,二姐?”我看着她说道。

    “恩”

    “那里舒服啊?是上面还是下面啊?”说着我挺动着下面的大鸡巴。

    “啊...你好坏啊!”

    我笑着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奶子,她的手环着我的肩头,嘴里的呻吟声慢慢的大了起来。

    我的舌头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奶子的奶头上,轻轻的舔着,我用牙齿慢慢的磨噬着。

    “恩...啊...你...你...好痒啊!”,她摩挲着我的后背说。

    “舒服吗?二姐!”

    “恩,你真会弄,好舒服啊,恩...”

    我抚摸着她的平滑的小腹,吻着她的小巧的肚脐,二姐她双手抱着我的头,慢慢的推到了她的胯间。

    她胯间的阴毛很亮,很顺,浓浓的,一股股淫水的味道冲进我的鼻子里。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嘴扎进了她的大阴唇上,猛的吸着。

    “啊...啊...好舒服啊!”二姐大声的喊了起来。

    我一边狂吻着她的小骚穴,一边把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又拔了出来,一股淫水随着手指流了出来。

    “二姐,你好淫荡啊,你看看你的淫水,这么多!”

    “都怨你...你...你坏死了,啊...啊...”

    她正说着,我又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小骚逼里。

    “啊...啊...!”二姐淫荡的叫着,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里快速的进出了。

    好一幅淫荡的画面啊!

    二姐陈红啊啊的叫着,她的小手灵巧的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握住了我的胀大的鸡巴。

    “嘶...嘶...二姐,你的小手...”

    我的大鸡巴明显感觉到了二姐手的滑嫩,二姐陈红灵巧的小手开始上下的撸动着我的大鸡巴。

    我的大鸡巴已经硬如铁石,如何经得起二姐这么刺激的撸动着。

    “嘶嘶,二姐,你的小手的动作真的好爽啊,你要是再这么撸下去,我可要射了啊!”我笑着对二姐说道。

    这时候二姐已经是欲火满面,眼睛里骚媚气十足,她仅有的一点矜持已经在我的揉乳抠逼的动作中流失殆尽了。

    “你不是挺厉害的嘛,尤其是和小丽操逼的时候,怎么我这么撸撸你就要射了啊?”二姐骚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厉害啊,你难道偷看过我和小丽操逼?”我故意的问道。

    “你们两操逼的时那么大的声音,谁听不到啊,你看你把小丽操的都什么样了,还不停下,你想把小丽操死啊?”

    “啊...啊...”,她正说着,我的手指又猛然的插进了一根,快速的进出着。

    在我疯狂的指奸下,二姐大叫了几声,身体猛地绷了起来,一股阴精浇在了我的手指上。

    “二姐,你看看你好淫荡啊,喷出了这么多的淫水!”说着我把拔出的手指头放在了陈红得面前。

    “还...还不是你,坏死了,恩...恩...好舒服啊,恩...你...坏死了!”二姐淫媚得说。

    “你都爽过了,该我了吧,嘿嘿嘿!”说着,我挺了挺坚硬的下身。

    “你个坏蛋!”二姐说着,慢慢得帮我把下身得裤子和三角娄子脱了下来。

    “奥...好大啊,比我摸起来还大,小丽这个死丫头,我说怎么每次草的时候都喊的那么响!”二姐看到我的鸡巴说道。

    我把鸡巴放到了二姐的嘴边,二姐很自然得张开了小嘴,我的鸡巴慢慢得进入了二姐的嘴里。

    “啊...好暖啊,你的小嘴真好!”我大爽道。

    二姐努力的舔着我的鸡巴,不是得用她的小巧得舌头溜着我的龟头,一只手把着我的鸡巴来回得撸动着。

    “大鸡巴好吃吗?二姐!”

    “好吃,真好吃大鸡巴!”二姐道。

    “来舔舔睾丸!”说着我把鸡巴从二姐得嘴里拿了出来,二姐忙把睾丸吸进了她自己的嘴里,生怕别人抢了去。

    我的睾丸在陈红的嘴里还会得滑动着,丝丝得唾液从二姐得嘴边流了下来,扯出长长得丝,淫荡之至。

    二姐添了一会我的睾丸,又把她的得灵巧的舌头来回得在我的阴茎上舔弄着。

    “二姐,你的口交太好了,我要马上干你,受不了了!”我说着把二姐得腿劈开,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骚逼口磨着。

    “快进来把,给我的小逼止止痒!”二姐一边说一边用手推着我得屁股。

    “你个小骚逼,来接我的大鸡巴吧!”

    “噗嗤”一声鸡巴插进了二姐的小穴里。

    “啊...你的鸡巴太大了,好硬啊!”二姐尖叫了起来。

    “慢慢享受吧,二姐,让我的大鸡巴满足你吧!”

    说着我飞快的抽插了起来,一股股得淫水从骚逼和大鸡巴得交合处淌了出来,一股淫靡的味道让我性愤高涨。

    “啊...啊...奥...你太厉害了,大鸡巴...好大啊,我快让你插死了...受不了了,你怎么这么猛啊!”

    “叫我老公,快点,要不我就操死你,快点叫,快点...”

    “啊...你可弄死人家了,我叫...我叫还不行吗,老公...老公,奥...顶到子宫了,到底了,啊...你...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你说你自己是不是贱逼,你个大妓女,我操死你!”

    “啊...我是贱逼,我是...啊...婊子妓女,老公...老公...你操死我吧!”

    说着二姐的屁股不断的迎送着,我的鸡巴在二姐得骚逼里不断的进出了,淫水顺着二姐的肛门淌到了床单上。

    “骚逼二姐,是老公我的鸡巴大,还是杨哥的鸡巴大啊,那个干的你舒服啊?

    “老公...的鸡巴大,老公...老公最...厉害了,以后我还要老公这么操我,好...好舒服啊!”

    “啊...啊...老公,我...我...又要丢了,啊...啊...不行了,啊...我丢了!”

    我就感觉到二姐的阴道有规律得收缩着,我的鸡巴被紧紧得裹住,她的宫颈口一开,一股阴精倾泻而出,浇在了我的龟头上。

    “啊...啊...!”二姐尖叫着用力得用手按住了我的屁股。

    “大鸡巴好吗,舒服了,你个小骚逼!”

    “大鸡巴老公,你好厉害啊,弄得人家都丢了两次了!”

    “呵呵,我还没有射呢,二姐你在接着享受吧!”说着我有疯狂得干了起来。

    二姐用双腿缠住了我的腰,她的小骚逼紧紧得咬住了我的大鸡巴,嘴里淫声浪语不断。

    “老公,你得鸡巴...好长啊,啊...啊...你要干死我了,大淫妇要被你操死了啊...”

    二姐陈红得淫叫声,时而高亢时而低迷,睾丸撞击二姐肛门得啪啪声更像是催精得机器。

    “奥...啊...大鸡...巴老公,你...你要把我的骚逼操烂了啊!

    “快要被你操死了啊,啊...老公你的龟头怎么有变大了啊,啊...啊...啊...小逼好涨啊!”

    “二姐,快点夹紧,用力夹住大鸡巴,干死你...干死你...你的骚婊子!”

    “啊...我...我要被你操死了啊,你怎么...怎么这么狠啊...啊...你好狠啊!”

    “啊...”我只感觉脊背发麻,浑身一哆嗦,我知道我要射了。

    二姐也感觉出我要射精了,她大声淫叫道:“射吧,老公,你用力射给我,我要你的精液,给我...给我...,大骚逼要你的精液!”

    二姐陈红如此得叫床,让我射精的冲动更加大,我用力得猛插几下二姐的大骚逼。

    “接我的精液吧,大骚逼!”

    说着我鸡巴的马眼一张,精液噗噗得射进了二姐的子宫里。

    “啊...啊...好多...好烫...”

    自从我这次干过二姐后,二姐陈红食髓甘味,时不时的就和我操干一通,只是令我遗憾的是不能和小丽还有二姐陈红一起来个三P。

    哎...以后慢慢找机会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