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星凌辱系列-何X雯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下课的钟声响起,何X雯满怀心事地走出教室,好友小莉追上来问着她说:「小雯刚才你考的怎麽样?」

    被问及此事何X雯的心情更是掉到了谷底,最近这一个月来忙着赶通告做宣传上节目,根本没有太多时间来温习功课,今天的考试更是没有半题会的,但是在好友的追问下只好假装的说:「还好吧!那你考的怎麽样?」

    小莉苦笑着回答说:「我可就惨了,所有的题目我只会一半而已,听说这学期教授打算大开杀戒要刷下 1/4 的人,希望不会轮到我。」

    何X雯听後心里凉了半截,她自己知道平时忙着表演到课的时数不多,教授对她的印象已经不是很好,自己的其它科目的成绩也不怎麽理想,要是这次不向教授求情的话,极有可能会被二一被退学。

    小莉看她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麽?拍着她的肩膀说:「喂!你在发什麽呆?我们回家吧!」

    何X雯回过神来向小莉说:「你先回家吧!我打算到图书馆找些资料。」

    小莉说:「好吧! 那麽我先走了,Bye ! 」

    看着小莉越走越远的身影,何X雯转身走向了系馆。

    此时快要六点系馆内已经快没有人了,何X雯正要走上二楼被我看见,我问她说:「这位同学等一下我要锁门了,你快点离开吧!」

    何X雯神色不安地回答说:「警卫伯伯我有些东西放在楼上,等一下我拿了之後就会离开。」

    我见她神色怪异心下起疑地回答说:「那你快点拿吧! 拿完快走。」

    我在後面偷看着她,只见她走了教授的办公室。

    何X雯进入办公室後发现教授早已离开,正当内心感到失望的时候,眼睛一瞥看到了桌上的考卷,她拿起来一看果然是今天所考的试卷,她心想就算向教授求情,教授也不见得会帮忙她,倒不如趁现在没人将所有考试卷带走,这样一来教授就不知道这次考试的结果,自己也可以躲过这一劫。

    她内心打定主意将所有考试卷放进她的背包。

    正当她打开门想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跑出来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冷笑着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考试卷。」

    何X雯吓的脸都白了惊慌地说:「那…那有,你不要冤枉我。」

    我冷笑着说:「嘿!我冤枉你,那这些是什麽东西?」

    我将她的背包打开,一叠考试卷赫然就在里面,此时她再已无话可说。

    我抓着她的手说:「你偷了东西现在被我逮住了,走! 跟我到警察局。」

    此时何X雯心中乱成一团,她心想要是被带到警察局的话,这一辈子就完了不仅要被学校退学,演艺生涯也就此完了,这些年来的努力也化为乌有。想到此处她不禁泪如雨下苦苦地哀求我说:「不!不要抓我到警察局,求求你,不要啊!」

    我看着她哀求的表情,我不由得心中一动 「妈的!这小妞长的还不错,老子有几十年没玩过这种幼齿,不如趁这个机会来开开荤。」

    我仍然装做生气的样子说:「不行!你偷东西败坏了学校的名誉,要是放了你的话,我这个警卫是在当假的不成。」

    何X雯边哭边说:「我…我是不得已,我…我有苦衷。」

    我放开她的手看了看四周说:「是吗?这里说话不方便,到顶楼你好好解释给我听,要是有理的话,我或许可以放你一马。」

    何X雯见事情有转机,那敢不听我的话,於是我们两人上了五楼的楼梯间。

    此刻太阳已下山,四周显的有些昏暗,【本文转载自1000成人小说网(1000novel.com)】我叫她坐在阶梯上,今天她穿的是件高过膝盖的窄裙,我从下方看去她那浅色的内裤及雪白的大腿一览无遗。

    何X雯看见我的眼睛注视着她,只见她脸上微红将大腿紧紧合住,我回过神来咳了几声说:「我先问你,你叫什麽名字?」

    她轻声细语地回答:「我叫何X雯。」

    我心中一动说:「我们学校那个常上电视节目的何X雯就是你吗?」

    她不说话点了点头,我心想「今天可爽了,不但可以玩到幼齿,而且还是个明星呢。」

    当下我再问:「你为什麽要偷考试卷呢?」

    她眼睛微红地说:「因…因为今天的考试题目我都不会,要是成绩出之後教授一定会把我当掉的,所以我才会想到要把考试卷偷走,就没有人知道这次考试的结果,我也不会被当掉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听起来倒是情有可原,但是我不能就这麽放了你。」

    何X雯急的眼泪掉下来说:「警卫伯伯,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笑着对她说:「虽说如此,我跟你又非亲非故,没有必要为了你而不尽自己的本份。」

    何X雯跪了下来抱住我的脚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丰满的胸部说:「你…要如何来报答我呢?」

    她看着我的眼光内心已知道我要做什麽?她站起来退後数步,双手掩住自己的胸部颤抖地说:「不…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

    我冷笑着说:「要是你不答应的话,就乖乖跟我到警察局省的在这里浪费时间。」

    何X雯一言不发转身就要下楼,我在她背後冷冷地说:「你要想清楚,进了警局後你这辈子就完了,什麽希望也没有了!」

    她听後停住脚步,我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温和的说:「乖乖听伯伯的话不就没事了,我会很温柔的对你。」

    何X雯此时知道已无法可施终於屈服了,我把她抱起来放在废弃的桌子上,轻轻地将她的大腿分开,白嫩的大腿及可爱的内裤露了出来。何X雯顿时羞不可抑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我的舌头顺着她的大腿一路舔上去,到了那女人的禁区後,我的手指隔着内裤抚弄着她的小穴,何X雯觉的自己的下体传来阵阵有如触电的感觉,小穴不由自主地流出淫水。

    我笑着对她说:「小ㄚ头,你还是处女吗?」

    她掩着脸没有回答,我有些生气用力将她的内裤一扯,那充满淫水的小穴出现在眼前,她急忙用双手掩住了下体,惊慌地说:「不…不要看。」

    我将她的手拿开淫笑着说:「有什麽关系,让伯伯看清楚这可爱的小穴。」

    说完我将手指插入小穴中,由於穴中早已淫水泛滥,只听见”噗”一声手指已完全插入。

    只插的何X雯痛叫一声,我开始用力在她小穴抠挖一面问着她说:「说! 你还是不是处女?以前跟多少男人搞过?」

    何X雯忍痛回答说:「我…我不是处女,以前…只有被高中…男朋友玩过。」

    我将手指拔出淫笑着说:「小小年纪就乱搞,看我来惩罚你。」

    我将裤子脱下露出一根又黑又亮的肉棒,我把她抱起让她的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双腿缠住我的腰部,我的双手托着她的屁股淫笑着说:「你的小男朋友算什麽!伯伯今天就让你知道什麽是真正的男人。」

    我双手慢慢放下,只见九寸长的肉棒缓缓插入何X雯的小穴中,也许她的小穴真的是太久没人光顾,今天又碰上我这枝大肉棒,所以显的有些紧。只听见她张口欲大声喊痛,我将嘴唇迎上封住她的樱唇,只见她眼睛挣的大大的眼泪一滴滴流下,我也不管她腰部开始用力动作往上顶。

    何X雯心中悔不当初,要不是刚才一时起了歹念,现在也不会被眼前这个年纪可以大的做她父亲的男人凌辱。

    在内心感到懊悔的同时,肉体却出现了不同的反应,阵阵酥麻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尤其是那大肉棒每冲击一次就像是把她的心丢到半空一般,这是从前跟男友做爱时所没有的感觉。

    终於何X雯忍不住像是情人般吸吮我的舌头,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此时我用力拍击她的臀部,只见她的穴肉紧紧夹住我的大鸡巴。

    我在她的耳畔说:「你这个小骚货,老子是不是乾的你很爽啊! 」

    此刻何X雯正处在极端的愉悦,受了我淫猥言语的刺激後如同发春的母马般狂叫说:「啊…嗯…我…我被干的好爽…啊…再用力…哼…」

    我淫笑着说:「说!你不是玉女明星,你是头淫荡的母狗。」

    何X雯失神般地说:「啊…我不是…玉女明星…我是母狗…淫荡的母狗。」

    我大力拍打着她的臀部说:「说的好!你就是老子的母狗。」

    经过快半个多小时疯狂的作爱後,我把肉棒拔出让何X雯跪下,将肉棒强塞入她的口中说:「伯伯送给你一些补品,哈!哈!」

    一股浓稠温热的精液自我的体内射入她的口中,何X雯抗拒不得只有将我的精液尽数吞下。

    我将肉棒抽出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赞叹地说:「不错!这麽乖就对了。」

    只见何X雯起身穿上内裤,一言不发地整理好衣服。

    我对她说:「你放心吧!你把考卷交给我,我会替你处理,今天的事只要我们不说不会有人知道。」

    何X雯把考卷交给我後流着泪跑下楼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从口袋中拿出了小型录音机露出奸邪的笑容说:「小ㄚ头,我是那麽打发的人容易吗?哈! 哈! 哈! 」

    隔天,教授在课堂上宣布因为有部份同学的考卷不知道放到那里,所以一个星期後要重新出题再考一次。何X雯听後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终於落地,她心想这件事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她决定这一个星期内不接任何通告,要好好温习功课来应付这次考试。

    三天後的下午,何X雯换好衣服准备要上体育课,好友小莉说:「小雯,我先去网球场占场地,你去体育用品室借球拍及球吧!」

    何X雯到了体育用品室,正当她在里面找球拍的时候,一双手无声无息地按在她的背後,何X雯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我笑着对她说:「怎麽?不是那麽快就忘了我吧 !」

    何X雯惊慌地说:「你…你还要做什麽?」

    我笑着说:「别怕!我是想来问你前几天那件事我办的不错吧!没有人怀疑吧! 」

    何X雯看了看四周低声地说:「没有! 」

    我笑着说:「那麽你要怎样来报答我啊!」

    她脸色一变退了几步说:「你…前几天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让你…」

    我冷笑着说:「上次只是给你应得的惩罚,至於你答应要好好地报答我吗…嘿! 嘿!」

    何X雯咬牙切齿地回答说:「你…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让你再碰我一根寒毛。」

    我冷笑着说:「是吗?我让你听一听这是什麽?」

    我拿出随身听按下播放键,只听见随身听的喇叭中传来一阵阵女人淫荡的叫声。

    「啊…嗯…我…我被干的好爽…啊…再用力…哼…」

    何X雯听後整个人呆在那里眼眶一红说:「你…你真卑鄙无耻!」

    我笑着说:「随便你怎麽说都行,只要你乖乖听老子的话,办完事後我就把录音带给你,从此互不相干,怎麽样?」

    何X雯脸如死灰般不发一语,我淫笑着说:「放心! 我不是要在这里干你,不过我要玩个小游戏,你先把内裤脱下来。」

    何X雯脸色一变说:「你打算做什麽?」

    我把她推倒在海棉垫上,用力将她的内裤脱下,她知道再反抗也没用放弃了挣扎,我淫笑着说:「男人的宝贝可以”入珠”,我要瞧瞧你这个小穴能吞入多少乒乓球。」

    我拿起架子上的乒乓球,何X雯流着眼泪说:「不…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

    我冷冷地说:「少废话!老子要做的事,谁也无法阻止,你最好给我安静点。」

    何X雯只有低声啜泣着,我用右手大拇指及食指剥开了她的阴唇後笑着说:「前几天太暗没看清楚,原来你的小穴长的还真可爱,让伯伯 它吃点东西吧!」

    我左手将乒乓球缓缓塞入,只见小穴没一会儿就将球吞没了。

    我笑着说:「小ㄚ头,你的小穴好棒啊! 一下子就将球吞进去了,让伯伯看还能吞下几颗球。」

    何X雯只觉得穴肉中的球将阴道撑又麻又痒,让内心觉的好难过,我继续将球塞入,要塞进第七颗时发现已无法塞入了。

    我淫笑着说:「妈的! 原来你的小穴能吃下六颗球,嘿!嘿!」

    正当何X雯用力想将阴部的乒乓球排出体内,我用手堵住她的穴口说:「那有这麽便宜的事。」

    何X雯脸上流着冷汗说:「你…你还要怎麽样?」

    我拿出一困胶布说:「老子要把你的洞口封起来。」

    何X雯骂着说:「你…你这个变态。」

    我笑着说:「我是变态那又怎麽样!」

    我撕下三条胶带将她的小穴口封了起来。

    她站起来生气地说:「你到底要怎麽样才肯放过我?」

    我拿了一张纸给她说:「放学後你到这张纸上面所写的地方,伯伯会替你把球拿出来顺便将录音带还给你,在这之前不许你将胶带撕下,不然我会好好修理你,你给我记清楚了。」

    何X雯强忍着下部异样感觉,穿起内裤拿了球拍走了出去,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何X雯有如身上被无数的虫蚁爬行般,每当她走路动作之时,小穴中的乒乓球就会擦动她的穴肉,使得她的阴部骚痒难耐,阵阵的淫液也从缝隙中流出弄湿了她的内裤。

    好友小莉见她脸色不太对劲连忙问说:「小雯,你的脸色怎麽这样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何X雯连忙回答说:「小莉,我的头有些痛,等一下你跟老师说一声我先回去了。」

    小莉担心地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她摇着头回答:「没关系!我还撑的住。」

    说完後何X雯一个人离开了网球场,回到更衣室後她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将内裤脱下,只见小穴中渗出的淫液延着大腿慢慢流下,何X雯忍不住抓着下部,当她想要撕下胶带之时,脑海中却响起了我的警告,於是赶紧换好衣服匆忙地走出了校门。

    没多久何X雯照着我给的地址来到这栋公寓,我早就在门口等候着她,我笑着说:「你倒是来的很早,是不是等不及要让我干啊!」

    她听了之後红着脸说:「你快点办完事放我走,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眼。」

    我笑着说:「别急,你跟我来吧!」

    我带着她走进了公寓内的地下室,我将灯光打开後她被眼前的事物吓的目瞪口呆。原来这是一间二十几坪的房间,房内除了有张床以外,还有一些绳索及一根”大”字型的木桩。

    何X雯脸色一变退後了一步说:「你…你带我这里做什麽?」

    我用力推她进去後,反手将门锁上冷笑着说:「今天你将会 到有生以来至高无上的乐趣。」

    我把她拉到木桩上,她用力挣扎着说:「不要啊!放过我吧!」

    我拿出准备好的哥罗芳摀住她的口鼻,没一会儿她便晕了过去。我将她的四肢用绳索绑住。

    我淫笑着对她说:「嘿!嘿!等一下伯伯再好好招呼你。」

    此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我将门打开後两个形态猥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较肥胖的中年人老王对我说:「老张,你不是说有好东西要让我们看吗?在那里啊?」

    我笑着说:「不就是这个ㄚ头吗?」

    只见较矮的中年人老林摸着何X雯的脸蛋流着口水说:「啧!啧!果然是个又白又嫩的幼齿,老张你从那弄来这个小妞的。」

    我笑着说:「那弄来的你就不要管了,我先说好了要上这小ㄚ头的话,每个人拿三万来。」

    老林大骂说:「老张,你抢钱不成! 三万老子可以玩十次女人了。」

    我笑着说:「既然我叫价三万当然有理由,你们可知道这ㄚ头的来历。」

    老林说:「这小妞是啥来历。」

    我笑着说:「这ㄚ头现在是大学生,而且还是个明星叫做何X雯,算你们三万已经是便宜了。」

    两人端视了何X雯一会儿,老王说:「妈的! 难怪越看越眼熟原来是个明星,好!这三万老子花定了。」

    我对老林说:「你的意思如何?」

    老黄说:「操! 老王花的起,难道我就玩不起吗?也算上我一份。」

    我对他们说:「不过有句话我先说在前面,今天你们玩了她以後,可别在外面到处宣扬,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要是你们不答应的话,那这件事就此做罢。」

    他们两人拍着胸口保证绝对不会宣扬後,两人七手八脚地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准备对何X雯动手。

    只见两人将何X雯身上的衣物扒下来,此时她全身已是光溜溜地。

    忽然老林问说:「老张你搞什麽鬼?怎麽把她的洞口用胶带封起来?」

    我淫笑着说:「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节目”母鸡下蛋”你们就好好欣赏吧!」

    我将何X雯小穴口的胶带用力撕下,只见数十根阴毛随着胶带被连根拔起。何X雯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楚惊醒,她张开眼後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已不翼而飞,眼前更有三个男人正注视着她的下体。

    我发现她醒了後淫笑着说:「小ㄚ头,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好朋友老王及老林。」

    何X雯哭着大骂说:「你们…你们好不要脸。」

    老王摸着她的脸蛋淫笑着说:「小妹妹,你不要哭嘛!等一下王伯伯会好好疼你的。」

    何X雯怒声骂说:「不要碰我,你给我滚开 !」

    老王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

    老林笑着说:「看来这小妞还真是泼辣。」

    我将腰间的皮带解下说道:「嘿!让你们瞧瞧我的手段。」

    老王急忙说:「喂!老兄你下手可要轻点,要是把她打伤了我可是不会付钱。」

    我笑着说:「放心我有分寸。」

    我拿出两个衣夹将何X雯的乳头夹住後,将手中的皮带凌空抽了一下。

    何X雯乳头被夹痛的变了脸色说:「不…不要啊。」

    我冷笑着说:「小ㄚ头,这是你自己讨打,怪不得我!」

    我挥动手中的皮带”唰”一声,她那雪白的皮肤上出现一条殷红的鞭痕,她吃痛而大声惨叫,此时老王与老林却欢呼地说:「哈! 哈!母鸡开始下蛋了。」

    只见乒乓球自她的小穴中一颗颗慢慢掉下来,我口中不停地辱骂:「你这个犯贱的ㄚ头,一定要老子打你,你才会爽是不是?」

    此时何X雯身上已经挨了十几鞭了,她终於忍不住哭着向我求饶说:「呜…饶…饶了我吧! 我再也不敢了。」

    我将她乳头的上的衣夹拿下对她说:「早些听话就不用受皮肉之苦,现在身上很痛吧!让伯伯们来替你止痛。」

    我们三人开始用舌头轻舔着她身上的鞭痕,何X雯只觉得三条又软又滑的东西在她的身上游来游去,被鞭打的伤痕火烫的感觉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又麻又痒的感觉,而这种麻痒的感觉由皮肤慢慢钻进了她的体内四处蔓延。

    何X雯开始忍不住轻声地呻吟,老林笑着说:「你们看看这小妞开始发浪了,喂!老张可以把她解开了吧!」

    我们三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她放了下来,此时她全身软绵绵般躺在地上,我淫笑着对何X雯说:「小ㄚ头,还不快点去向两位伯伯问好。」

    正当她想站起来的时候,我踢了她的屁股说:「我是叫你向他们的老二问好,你知不知道?」

    何X雯忍着痛爬到两人面前双手握住两人的肉棒,伸出舌头来回地亲吻着。

    两人乐在其中,老王笑着对我说:「嘿!老张你果然是调教有方,你要不要来插一脚啊!」

    老林也笑着说;「是啊!打从三十几年前我们三个退伍後,就没有玩过”三人行”了!今天刚好来温习一下当年的”战技”」

    我大笑着说:「哈! 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也将身上的衣物脱光加入了这场”肉搏战”。

    此时何X雯已经将两人的肉棒吸的硬了起来,老林流着口水说:「真她妈的过瘾!先说好我要干她的骚穴。」

    老王也跟着说:「我要操她的屁眼,谁也不许跟我抢。」

    我笑着说:「随便你们怎样都好,她的小嘴就让我来搞定。」

    分配好位置後,何X雯躺在老林的身上,老王从她背後干着她的屁眼,而我就把肉棒塞入她的口中。

    开打之後何X雯只觉的眼前一阵天昏地暗,一阵阵的冲击有如要撕裂她的全身一般,小小的房间中只听见肉棒插穴时发出”噗蚩”的声音。

    只见老林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双手掐住了何X雯的奶子淫笑着说:「小妞,老子要吃你的奶。」

    老林用嘴吸吮着她的乳头,何X雯觉的整个人心脏像是要被吸出一般,苦於小嘴被我的肉棒堵住,只能发出阵阵的悲鸣声,老王比较没劲头,搞了十几分钟就丢盔卸甲了,我见状将肉棒抽出接下屁眼的位置,何X雯原以为可以稍为松一口气,那知道我的肉棒可比老王大的多。

    当我插入时她不禁痛的眼泪直流哭喊着说:「呜…痛…好痛啊…呜… 」

    我拍着她的屁股说:「忍一会儿,等一下你就会爽死了!」

    我与老林两人都是此道中的老手,两人轮流进攻只插的何X雯神智渐渐昏迷,口中淫声浪语不断。

    「哼…啊…受不了…我要死了…啊….」

    「嗯…好爽…啊…用力啊…不要停…啊…」

    老林淫笑着说:「她妈的!这小骚货还真带劲,三万块花的有价值。」

    老王见状不乾示弱也将肉棒塞进何X雯的嘴中,此时她早已成为一头发春的母狗般来者不拒,妖 的肉体贪婪吞食着眼前的三根肉棒,这场疯狂的肉搏战在我们三人各自 了两次後结束。何X雯最後因承受不住我们三人的进攻而昏厥。

    我们三人各自穿好衣服,老王与老林对何X雯的表现赞不绝口,我向两人收了钱後打发他们离开。看着她身上布满了我们三人的精液,我轻轻拍打着她的脸蛋,一会儿她终於慢慢地苏醒过来。

    她醒後看见自己身上布满了腥臭的精液,又想起刚才被我们摧残的情形,终於忍不住放声大哭。

    我将录音带丢给了她淡淡地说:「你放心!今天我已经向学校辞职了,从今以後我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连忙捡起了录音带擦乾眼泪说:「你这次可要说话算话。」

    我笑着说:「放心吧!」

    当她擦乾净了身体穿回衣服正想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对她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她愣了一下回答说:「你问吧!」

    我笑着说:「当你跟我们做爱时,是否真的有快感呢?」

    何X雯想了一会儿後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将手上的钞票塞到她的手中笑着说:「拿去吧!这些是你应得的。」

    她看着这些钱有些不知所措,我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庞说:「以後可不要再做坏事了。」

    何X雯拿了钱离开後,看着这笔生平第一次用肉体赚来的钱还真是哭笑不得,不过三个男人一起搞她的滋味,却是让她毕生难忘,何X雯心中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还要再试一次。

  • 上一篇:小浪女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