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疯狂露出
  • 发布时间:2017-11-23 23:17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是跟外婆一起住的。本来我家条件满优越,可惜爸妈因爲工作关系经常出差,甚至有很多时候还要出国,几个月回不了家是经常的事,所以在我小时候他们就把我寄住在了外婆家。

    在我模糊的记忆当中,应该是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们就把我送到外婆家了吧,毕竟外婆是亲人,爸妈也比较放心。所以我在外婆家一住就是八年多,从外婆六十多岁一直到她去世的那一天我才回到我自已的家,那年我刚初中毕业。

    外婆的家地处农村,因爲那时候还是90年代,相信中国内地的人都知道,90年代的农村还是很落後的,有时候因爲要买一点小小的日常用品都得走很远的路。可能我爸妈想让我童年过得纯朴一些,长大了会少一些公主脾气,可没想到,就因爲这样,让我走上了一条难以啓齿的不归路。

    外婆家是一幢二房二厅的小平房,国爲就只她一个人住,房子也足够用了。

    我妈经常唠叨着要接外婆去城里住,可外婆就是受不了城里的喧嚣,非得住在乡下,我妈拗不过,也只好随外婆了。乡下人身体也硬朗,已经六十多岁的外婆完完全全能自已照顾好自已。

    记得我刚来的那一天,外婆别提那个高兴啊,用双手居然把我举过了头顶,乐呵得嘴唇都分离了好几天。我对外婆也有一种额外的亲切感,所以虽然我年纪很小就要离开爸妈,但也没有过多的哭哭闹闹。

    外婆的家三面环山,甚至可以说周周围围全是山。前面是一个小小的屋坪,房子後面是一块菜地,菜地的後面就是一座小小的山头了。在菜地的右边,也就是厨房的後下角位置(外婆家是坐西向东,厨房在最南端)还有一个小池塘,池塘靠外的岸上有一些树木,树木的後面有一条经常有人路过的小路,从小路外面透过树木向里看,完全可以看到池塘和菜地里面的景。

    然後在厨房的右侧,也就是池塘前面还有一块小菜地(国爲在乡下,离闹市远,不可能天天去买菜吃,只能靠自已种,所以一般在乡下菜地都是满大的),在菜地的周围就是用那种简陋的竹枝一根一根很密的插在土里做围墙,竹枝的高度也就在大人的脖子那里吧!

    在这里罗嗦了半天,也拐了七弯八弯的,我只想先让大家简略地了解一下我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和习性。

    现在进入主题。我初次因爲暴露而感到兴奋是在12岁那年,那时我已在外婆家住了有四年多了,记得那次是小学已毕业,正是放暑假的时候。天气很热,所以我爲了方便和凉快,就直接提着水到厨房後面,也就是池塘的岸边上去洗澡了。

    12岁的我乳房已经微微隆起,下面也有短短的满明显的阴毛了,就这样坐在盆子里面旁若无人的洗了起来,有时候手不经意地经过下面阴蒂时还会感觉到兴奋感。就在这时候,我外婆的几个邻居,也就是三个老头子和一个中年人吧,从地里回家,要经过池塘外面的那条小路上。也就是说,他们等会一定会看到我现在在洗澡,因爲那几棵树实在是遮掩不了什麽。

    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非常荒唐的想法,我很想让他们看到我现在光溜溜的样子。就在这时,他们四个不知什麽时候停在了那里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也假装没看到他们,居然直挺挺的面对着他们站了起来,装着看到有人很惊讶的表情,接着就对着他们微笑。

    可能他们觉得我还小不懂事,也不知道叫流氓什麽的,他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倒还跟我聊起天来了。他说他们干活累了,要我端碗水给他们解解渴,我没回避,也没说话,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挺着有点硬硬的乳房给他们每人倒了一碗水。当我从竹枝围墙给他们递水过去的时候,他们每人还伸手在我身上胡乱地摸了几把,然後说了几句「小姑娘好漂亮」之类的话就回去了。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很害羞,但我控制不住自已,我心里想的就是要在他们四人面前全裸,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那没发育完全的乳房,和才几根阴毛的小穴。

    那种害羞的兴奋让我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我只感觉我全身一阵很舒服的痉挛,然後用手摸了摸我的小穴,我——泄身了。12岁的我,居然因爲暴露而泄身了。

    那次让我内心的暴露欲望第一次得到完美的体现。自从那次之後,我内心的变态欲望才刚刚开始,只要是热天,我就很少回浴室去洗澡了,每次都是自已提水到池塘岸边上洗,总想等着有人来看到我光溜溜的样子,我就会很兴奋,我的手就会情不自禁地摸向我的小穴,在那时候我就清楚地知道和体验了女人的高潮了。

    到後来我更疯狂到无法控制的时候,直接就躺在脏兮兮的土面上自慰起来,当然,这样我还是会很小心的,外婆我倒是不担心,因爲这时候她百分百还在地里没回来。我倒是担心那些路人会看到,毕竟十三、四岁了,基本的伦理道德还是懂的。况且现在我的乳房也长得满大满挺,下面的阴毛也有黑黑的一团了,要是真的被路人看到我现在这样躺在土面上自慰,那真的无法见人了。以前毛没长齐的时候还可以拿不懂事来敷衍一下。

    我爱暴露,但才十四岁的我还做不出很疯狂的事,只能小打小闹一下罢了。

    还记得有一次,应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国内的教学体制可能跟台湾的有一点差别吧,国内是小学六年,然後初中高中各三年,最後就是高考考大学了),到了秋天但还是很炎热。

    记得那天外婆去亲戚家,晚上不回来,只留了我一个人在家。我已经15岁了,乡下的生活也没城区那样复杂,经过我再三的保证能照顾好自已,她最终还是有点担心的去了亲戚家,并叮嘱我别跑远,我一一全答应并保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