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二)(2)
  • 发布时间:2018-05-03 10:5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南飞雁施展腰力,一下一下的连根抽送,煽打着,每一下都是抽到龟稜,再猛力的顶进去。
    这样足足有六七十下,解氏的小阴户中,淫水就像缺堤的长河,泊泊的流出,顺着屁股沟流到床上,湿滑滑的一大片。
    南飞雁气嘘嘘说﹕
    「妳又出水了,这是第几次﹖」
    「三……三……次……哎……亲哥……」
    解氏娇喘着回答﹕
    「你是不是巳经过瘾了﹖我要拉出来了。」
    南飞雁作势就要抽出阳物。
    解氏在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慌忙的双臂搂着他的腰,浑身只是不停的扭动,不停的迎凑,不停的转悠,口里并不停的哼哼﹗
    「嘻嘻﹗你还没过瘾吧﹗嘻嘻……」
    南飞雁笑着,一面掀动腰力狠命的向她小穴撞顶、抽插磨研。
    解氏摇幌着豊粉臀臂,口里一口劲的浪呼:
    「亲哥……太好了……三年来我……第一次这幺痛快啦﹗……哎哎……这样好的功夫……哎唷……亲哥……你真行……你再使劲吧……哎哎……我的亲……丈夫啊…………我要死在你手里了……哎唷……你好狠劲在顶……我又……流了……我死了……哎哎……亲哥……不要再动……顶住好啦……哎哎……不能再动了……哎呀……你弄死我了……我的天……我死啦﹗」
    南飞雁的禅功秘术,施展开来,弄得解氏流了四次淫水。
    每一个女人在祕功秘术的逗弄下,很难挨过三十下。
    但妙处是不会让解氏就此罢手,这就是秘笈上所写,非至精尽,她不会求饶。
    尽管解氏娇喘嘘嘘,但她的柳腰一刻也没有停过,那圆圆的丰臀,更是幌动得厉害。
    由于她疯狂的扭动,故嘴里也不住的呻吟,不住的哼哼。
    你不细心,便听不出解氏哼哼和呻吟的两种声音。
    南飞雁也是气喘,可是他究竟此解氏喘得差多了。
    同时,他离出精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如果他不是感情兴解氏这样好的风月床伴,他可能不会使自己出精。
    但他两手紧紧捻弄着解氏的两个弹性特别强的奶子,屁股和腰配合一致,不停的上下掀动。
    久旱突逢暴雨,解氏遝不颤抖成一块。
    只见她浑身上下,都露出了盈盈的汗珠,就晓得她施劲的程度。
    儘管她颤抖成一块,哼哼成一堆,呻吟成一片,可是机会难再找,她肤白似雪的身子,仍在没命的摇摆,仍在没命的向男人迎凑。
    「我的妈……哎哎……」
    解氏又花呼叫道﹕
    「亲哥……好丈夫……你要入死我吗……哎唷……我的亲哥哥……你顶住揉搓那地方……嗯嗯……对了……我来揉……你不要动……太……太好……我就要上天了……我抉要上天了……呀呼……亲哥哥……好丈夫……顶吧……狠劲的顶吧……撑烂我的浪穴了……哎哎……我的天……」
    南飞雁没命的抽送,足足有一百二三十下。
    锐利的攻势,仍然非常凌厉,再经解氏淫声浪语的这阵呼叫,他感到心窍摇蕩了,他嘻嘻的笑着说:
    「妳刚才不是骂我中看…不中吃吗……怎幺这一会工夫……妳就……嘻嘻……妳那小穴真好……」
    南飞雁实在情极,但秘笈上说得清楚,到了这个关头,男的应该禁忌出声,否则,江河一泄,阳气不能集中!势必功亏一篑。
    南飞雁一时竟忘了这绦规定,气喘嘘嘘的和解氏说话,待至身子骨透过一道凉气,全身感到一陴畅酥,他才惊觉纳气,巳竟为时大晚。
    只见他双眼瞪得和铜铃一样,牙齿咬的格格作飨,整个身子像泰山倒塌一般。每一下抽到龟头,然后吐气狠命入顶进去,这一起一落,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
    南飞雁撇开弄解氏的奶子的手,迅速的改抱住解氏的丰臀,嘴里哼哼着说道:
    「亲姐姐,我的小妈……妳的小穴太好使用了……我也要出身子了……妳抱得我紧一点……用口咬我的肩头……哎呀………我的亲妈……咬住……用力……用力点……我……的亲妈……嗯……」
    南飞雁简直就像牛喘,两腿一挺,屁股往上紧压,全身子一陴抽颤,背樑骨一阵酥麻,精液如下冰雹一样,一滴滴的全打在解氏的穴心子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