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情侠女13-15
  • 发布时间:2018-05-03 10:5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三章

    好像整个人都还沉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秦梦芸幽幽苏醒,只觉浑身上下娇慵无力,每寸肌肤都似还茫酥酥的,这才发觉自己还瘫在香公子的怀中,两人都是一丝不挂,下体甚至还紧紧地啜吸在一起哩!

    回想起昨夜那前所未有的快乐,秦梦芸又羞又喜,在之前那呕吐异感难消,当真以为自己怀了孕,又恨又怕又不敢面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甜的时候,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如此有幸,能够尝到如此美妙难言的滋味。

    整个眼里都是香公子熟睡的样子,那张脸是如此的不起眼,一点儿特征也没有,平平凡凡的,好像在路上走着走着都会看到相像人儿似的,偏偏床笫间的功夫却是如此厉害,令秦梦芸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成了仙呢!

    看着他的睡脸,愈看愈离不开目光,秦梦芸只觉满怀的喜悦愈来愈满,完全无法抒发,情不自禁地便在他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一口下去虽没弄醒这香公子,但秦梦芸直到此刻才发觉不好,自己不但失了身,还爽的一蹋胡涂,还在他怀抱里香甜地睡了这幺久,直到这时候还舒服到不想要离开他,若是香公子已经清醒,自己这一个情不自禁的吻,完完全全暴露出自己对他的爱意,他也不用藉此要挟,光只是在这裸裎相对的情况下调笑她几下,那可真够她羞的了。

    纤手轻轻撑在床边,想要撑起自己身子来,偏偏却是一用力就全身发酸,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还没休息够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来,腰间、股内尤其酥软酸疼,在在提醒了她,自己昨夜究竟是爽到什幺程度。

    心思突地一转,秦梦芸喜容顿敛,她差点儿忘了,昨夜颠倒疯狂之际,她连花心都给他采了,怪不得会泄的那般舒服,到现在还浑身乏力,若是香公子有一丝歹意,现在的她只怕功力已全盘被他吸干,成了个废人;而他之所以没让自己爽到脱阴而亡,会不会是因为食髓知味,尝到了秦梦芸胴体那特异的吸引力后,想要彻底控制她,好让这天香国色的绝艳女子,变成香公子泄欲用的玩物呢?

    强忍着娇躯的酥酸麻疼,秦梦芸闭目运功,但运功之后的结果却令她更是难以相信:她不只没有被吸去全身功力,反而功行顺畅,无论提气、运行或收功,都比以前还要沉稳有力,前几日运功时几处阻碍难行的经脉髒腑之处,此刻也都清爽顺滑,再无半丝阻碍,她的功力好像比来到此处之前,还要更进步多了。

    这不可能啊!先别说蕩魂散药力去除不久,她的髒腑脉络处还有几分伤害;光是昨夜那样狂乱宣淫,连花心都被采取,阴精更是狂泄不休,爽到整个人都昏晕了过去,别说连她都感觉到已被他采补了,就算香公子完全没对自己下手,光是那样欢淫之下,这种纵情声色的方式,与自己走名门正宗路子的内功大有不合,无论如何自己的造诣也该会退步不少的,怎会有现在的不退反进呢?

    知道全部的征结都在眼前熟睡的香公子身上,但她现在酥软到起身不得,又舍不得叫醒他,就好像秦梦芸之前的感觉一样,对这人她竟是什幺办法也没有。

    在心中轻吁了一口气,秦梦芸特意放轻了身子,不弄醒他,整个粉雕玉琢的胴体娇软地偎依在他的身上,还甜蜜地轻轻挪移,好让自己能更紧贴他的肉体,更彻底地表现出对他的臣服和爱意,享受他的温热和体贴。

    以现在的状况来看,香公子虽是占有了自己,但他对自己并无歹意,她也没必要多所戒备,更何况……想到这儿秦梦芸差点又全身发热了,自己不仅武功不如他,昨夜又被他玩弄的欲仙欲死,到现在还起身不得,现在的秦梦芸对他真的是服服贴贴,就算香公子不使出那足令任何女人都为之情迷意乱的“迷情眼”,只要他稍微有点儿意思,秦梦芸都会乖巧地任他施为,恣意怜爱玩弄,这是否就是被男人征服了呢?

    慢慢地闭上了眼,秦梦芸直到此时才发觉,昨夜两人真的搞的太过火了,竟连收拾都没收拾一下就相拥入睡,别说了汗水了,光是两人激情交欢时溢出的汁液,此刻还半湿半干地沾黏在紧紧吸啜的臀股之间,可真是羞死人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