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十二>
  • 发布时间:2018-05-03 10:5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拔刀心碎

    一处渺无人烟的荒郊,风乾泛白的黄土垄起,到处是一拱一拱光秃的小土丘
    ,其中一处较大的土丘,遥遥可见五个人影。

    一名身披绿色斗蓬,扶桑浪人装扮,脸色苍白、清瘦的人,正在熊熊烈火中
    ,打着一把刀。

    四名接近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寒秋的清晨,仅着短袖薄衫,但豆大的汗珠
    ,却如雨一般不断滑落,将衣服都湿透。

    一名壮硕的少年,似乎有着天生神力,不时高高举起人头般大的铁鎚,敲打
    浪人的刀,充满蛮力的每一击,都不偏不倚地敲在浪人指定的位置。

    这名少男的準头,来自「杨家一十六势枪法」,他的沈稳下盘,来自以「守
    」为主的「十三梦还」。

    一名肥嘟嘟的少年,正运着伤痕累累的双掌,哭丧着脸,满脸眼泪鼻涕,他
    负责「火」,不曾歇息的双掌,拾柴、断树、碎木,最后将每一块碎木扔到火炉
    之中。

    他的猛烈掌劲,来自「如来神掌」,他碎木的狠辣、诡异,来自「花、猿、
    蛇、犬」江湖四淫的奇术,以及东瀛武术名家「柳生」的家族武学。

    一名相当矮小的少年,负责火的旺盛,这个打造刀的火,并没有一般常见用
    来使火旺盛的「鼓风炉」,每当火舌忽然窜起,就是这名少年深吸一口常息之后
    ,所喝出之浊气,加上所劈出诡异的掌风。

    他的诡异掌风,是一部份的「如来神掌」,他的诡异身形,是一部份的「江
    湖四淫」之术,以及一部份的「十三梦还」、「十三梦杀」、以及「绝情刀剑」。

    而第四位少年,他的汗流得最少,而且他还保持着倨傲的微笑。

    他很不应该汗流得最少,因为他是最累的一个。

    他头下脚上倒立着,双手紧紧握着剑柄,剑尖顶着地,乾而硬的黄土只吃进
    了一吋的剑身,他全身笔直,持续地均匀吐息,全身的重量,仅靠着剑尖支撑,
    朝天的双脚,脚尖上各放了一颗棋子。

    棋子,已稳稳在他倒立的脚上一整天了,都没有掉下来。

    「如来神掌」、「柳生家传」、「佐佐木小次郎光影蝴蝶刀法」、「宫本武
    藏双刀流」、「一刀流」、「杨家一十六势枪法」、「花、猿、蛇、犬」祕技、
    「十三梦杀」、「十三梦还」、「绝情刀剑」,他,通通不会。

    这名少年,悟性奇家,这些绝学,他通通学过,只是,通通忘了。

    毫无根基的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能将这些绝学融会贯通。

    每看到一招绝学,他就创出一招自己的招式。

    几个月前,他得到「刀剑浪子」--阿浪的一张羊皮卷,里面记载了阿浪所
    知道的所有绝学,这些绝学,其所属门派毫不相关,正邪参半,少年再聪明,也
    理不出头绪,他也不可能拥有武林四淫吸取他人功力的天赋。

    所以,他伙同三名好友,不断找寻阿浪的下落。

    当他找到阿浪时,阿浪在连续的血战中身亡,在阿浪尸首旁的,是一个清瘦
    、仅披一件绿色斗蓬遮蔽赤裸身躯的女子。

    这名女子当时眼神空洞、悲哀,虽然衣不蔽体,年龄又长自己许多,四名少
    年看着她,却一点非份之想都没有,只想好好的抱着她、安慰她,他们并不知道
    ,她正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中,以「刀」闻名的「十二丸藏」,阿浪的尸首,
    正是她的杰作。

    四个少年不知道,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的二、三十个恶少、地痞也不知道,这
    些恶少原本是来抢夺四名少年所寻找的东西。

    当恶少们看到眼前赤裸的美丽女子,口水几乎流得一地,突然现身,擒住四
    名少年,并饿虎扑羊般地,猴急的扑向眼前猎物。

    倒立的少年,就是几个月前,当黄蓉问他名字,骄傲的答:「有缘相见,何
    必言明,妳们对我好,我知道,至于名字,『何足道』矣!何足道!」的那个少
    年,他,叫做「何足道」。

    当天的情景,何足道如今想来依然不寒而慄,一群丑陋的恶少扑向十二丸藏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