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子在换妻俱乐部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 发布时间:2018-04-11 19:5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妻子在换妻俱乐部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作者:Mwangi

    一个深秋的夜晚,在市中心某酒吧的包间里,是25岁的陈静和丈夫徐天明,他们没有点任何饮品,只是一言不发地坐着。俩人都戴着墨镜和口罩,以便不让其他人都认出。这个表面上的酒吧,实际上是一个低调隐藏在闹市中的换妻俱乐部。陈静是个传统的女性,一周前,她甚至不知道世上有这样的俱乐部存在。她之所以来到这里,纯粹是为了自己的丈夫。天明自两个月前被公司裁员,便患上了阳痿,看过医生后,医生说这纯粹是心理问题,药物治疗帮助不大,可以尝试通过更刺激的性爱方式来治疗。天明便趁机怂恿陈静和他在一起加入这个换妻俱乐部。

    陈静和天明认识于5年前读大学的时候,陈静是天明的师妹。天明非常幸运,陈静是他们专业出名的美女,而天明的条件却很一般。但两人认识的时候,陈静刚好和前男友分手,处于感情的低落期,失恋的寂寞之下,陈静接受了天明,而且把自己的处女之身也给了他。两人相恋5年后,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尽管天明捡了个大便宜,但他只有过陈静一个女人,他一直很好奇想知道和其他女性做爱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在优秀的陈静面前,他从来只敢压抑着这种想法,甚至没敢去找过小姐。这次阳痿,天明认为对他来说是因祸得福,正好有足够的借口向妻子提出要求。

    陈静从小便被父母教育成需要做贤妻良母,她从没想过要和天明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她宁愿天明花钱去找小姐,但她也明白阳痿对男人的自尊伤害有多大。因此虽然心里不大愿意,她还是答应了天明的要求,这个俱乐部规定活动必须一男一女同时参加,她不想在丈夫处于低谷的时候落井下石。

    过了一会,一男一女两位服务员敲门进来,他们都戴着面具。他们对陈静和天明说:两位的检验结果通过了,请跟我们来。

    天明和陈静便各自起身,按照活动的规则,活动开始后,男女会分开单独行动。于是陈静独自跟着女服务员,天明则和男服务员走向另一个方向。按服务员的要求,俩人把身上所有私人物品都交给了服务员,活动全程禁止拍照记录。小妹边走边给陈静介绍说,俱乐部采用的检测技术非常先进,只需要30分钟,抽血验尿,就可以排除99.9%的性病,保证参加活动的人不会受到感染。

    陈静走在后面,只见小妹手里拿着一个home键被锁上的ipad。她们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服务员把ipad上显示的二维码对着门锁刷了一下,门就打开了。这是一个小情趣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双人床,还有一个小卫生间。

    这时小妹拿出一个面罩,让陈静戴好,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然后把位于后脑勺的扣子上锁。小妹介绍说,活动期间,这个锁无法打开,只有活动结束后才能由服务员解锁,确保参与的每个人的身份都得到保密。

    “想不到这面具戴着还蛮舒服的。”陈静说。

    “是的,这面具采用的是和最高档的充气娃娃一样的硅胶材料,亲肌肤,而且躺着也不会磕脑袋。”小妹介绍到,“光这面具就价值3000欧元呢,德国原装进口的。”

    “现在请您把身上的衣物全脱下来,并到卫生间洗澡。”小妹继续说。

    “现在吗?”陈静有点愕然。

    “是的,活动规定所有人从一开始都必须裸体,而且一定要先沐浴。一方面保证卫生,另一方面洗澡间里是有摄像头的,会把每个人的洗澡画面拍摄成视频,等会您可以在ipad上根据这个画面来选择您喜欢的对象。”小妹微笑着补充到:“您戴着面具呢,完全不用担心隐私问题对不对?”

    听小妹这么说,陈静便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小妹把她的内、外衣、鞋子分类用干净的塑料袋包好,放在旁边的一个柜里锁上,她告诉陈静,活动结束后,用这个Ipad的二维码就可以扫开这个柜子。

    “活动时间多久啊?”陈静问。

    “两个小时,”小妹回答到,“期间您会和您丈夫以外的一位男性在这个房间里,房门在这期间是打不开的。”

    自己居然要和一位陌生男子赤身裸体在这里待上两小时,陈静心里有点忐忑。

    “好了,我要告辞了,”小妹说,“这里有两条毛巾,一条给您洗完澡擦干身子,另一条给您包裹着身体。其他不明白的,请您直接在ipad上查看。祝您遇到满意的哥哥。”说完小妹鞠了个躬,便退出关上了房门。

    洗完澡,陈静靠在床上,不久在ipad上便出现了很多男人洗澡的画面,列成一排供挑选。陈静没有心思细看男人的裸体,简单扫了一眼,大约10多人,身材似乎都还可以,并没有她特别讨厌的,就随便点了一个。过了一会,系统提示“您选的对象未能成功,可以加100元增加选中几率(最多可加3次)。”陈静本来就是随便选的,当然不愿意花钱,便选择了放弃。过了一会,系统显示另一名男性和自己配对成功,并提示该名男性增加了额外选择三次,全部都选自己。陈静虽然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不过还是没想到有男人肯额外花300块钱选择和自己做爱。

    过了一阵子,房门滴地一声缓缓打开,一个下半身只围着白色毛巾的男人进来了,正是刚才画面里显示的那个。他大约1.7几个头,比陈静高大半个头,皮肤有点黑,身材健美,身上一圈圈的都是肌肉轮廓。和陈静一样,他也戴着面具,只露出眼睛和嘴巴,手里也拿着一个ipad。

    “您好,我叫刘粤。”那个男人直接走到了床前,和陈静打招唿。

    陈静微笑了一下,说:“这不是应该匿名的嘛,你刚见面就透露自己的隐私了。”

    “没关系,我为人光明磊落,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希望您能记住我的名字。”刘粤说。他说话的语速适中,咬字很清晰,音调抑扬顿挫,陈静对他的第一印象挺不错,不过陈静不打算告诉他自己的姓名。

    刘粤拿起他的ipad,上面显示着他的二维码,对陈静说:“麻烦用您的ipad扫一下。”陈静按照系统提示一扫,上面出现了一句提示,说对方有中出许可证,问是否同意使用。陈静愕然地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刘粤笑了笑,说:“您居然不知道什么意思?您是被老公带过来的吧?他一定事前没和您讲清楚。”

    陈静说,我真的不知道。刘粤就对陈静说,让我给你详细解释一下整个流程吧。参加换妻活动的每对男女,需要交500元,当女的扫了一个男的码,就表示活动开始,俱乐部会默认给女方提供三个安全套。一般情况下,男的需要戴套才能做。但男的可以额外支付1000元购买中出许可证,这样他就可以不戴套。女方如果接受男方不戴套,俱乐部事后会给女方退500元,但如果女方选择不接受,就需要支付1000元给男方,男方就必须戴套才能做了。

    刘粤解释完,停顿了一下,然后牵起陈静的一只手,用自己的双手握住,说:“能来这里都是事先检查过的,我很健康没有病,我希望您能接受,好吗?”他的语气低沉,语速缓慢,用带着诚意的目光注视着陈静的双眼。陈静今天正好在安全期,又考虑到如果拒绝刘粤,要额外支付1000元,这段时间丈夫正失业中,夫妻俩经济情况一般,她原本就偏向于接受刘粤不戴套的要求。而且当刘粤突然握住自己的手时,陈静不知为何心里产生了一股温暖的感觉,让她很有安全感,于是她默默地在ipad上点选了接受。

    刘粤见状,脸上忍不住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他立刻把ipad放在桌上,随手摘掉下身的毛巾,那根肉肠便不偏不倚地呈现在陈静眼前。刘粤的皮肤本身偏黑,那肉肠上的皮肤更是又黑又皱。阴茎的顶端是巨大的龟头,颜色稍浅,根部的后面挂着饱满的阴囊。刘粤的双腿粗壮,尤其是大腿的内侧,可以明显看到突出的两块肌肉,十分性感。这是陈静第一次看见老公以外的男性胴体,加上房间的灯光被有意调得很光亮,陈静不禁看呆了。刘粤一分钟都不想耽搁,他突然伸出双手,分别抓住陈静的上臂,勐地一拉,原本坐在床边的陈静便整个站了起来,刘粤再把手伸进陈静的身体和毛巾之间,稍一用力,原来包裹着陈静身体的整条毛巾便滑落到了地上,两人均成了全裸的状态。刘粤毫不犹豫地张开粗壮的双臂,伸到陈静的背后,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刘粤的拥抱让陈静有种无以言表的温暖感,全世界仿佛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刘粤一动不动地搂着陈静,一个小巧白皙的身体,被另一个黝黑结实的身体包住,足有好几分钟。陈静的脸正好贴着刘粤的脖子,她可以清楚地闻到刘粤身上的味道,那股男人的阳刚气息让陈静陶醉,而陈静丰满的胸部处于刘粤胸肌和腹肌之间,两颗柔嫩的乳房由于受到挤压鼓成肉包,敏感的乳头紧贴在刘粤的身上。陈静只觉身体娇软无力,皮肤逐渐变得滚烫起来,她的唿吸也越来越急促,渐渐地,她感觉腹部下方涌现出一股暖流,不断地流向下体。

    正当陈静放软着身体,沉醉在刘粤的怀抱中时,悄然间,一根肉棒伸到了陈静双腿之间,伴随着它的围度逐渐胀大,整根东西直直地插在陈静大腿内侧,横压在陈静的大阴唇上。即使在老公患阳痿之前,陈静也从未感受过如此硬和粗的阴茎,那向上翘起的力度甚至使阴茎嵌入了陈静的两片大阴唇之间。此时陈静的阴道里充满了水分,而那股暖流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玉液开始从阴道口渗出来,沾在刘粤的肉棒上方。刘粤低下头,轻吻陈静的额头和眼睛,不经意地,把嘴巴贴向陈静的嘴唇。但陈静把头扭到一旁,躲开了他。她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丈夫以外男人的一吻。刘粤没有勉强,改为在陈静的脸颊上亲吻。陈静戴着面罩,刘粤吻在了硅胶面罩上,但陈静依然可以感觉到刘粤嘴巴印在上面的力度。刘粤继续往下亲吻,从陈静粉嫩的脖子爬过,到达陈静的胸部。那可是女性身体最性感最柔美的部位,刘粤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把脑袋埋在陈静胸前,贪婪地嗅着陈静乳房散发出来的体香,又用嘴巴品尝着乳房上娇嫩的肌肤,乳房内的组织酥软无比,每次刘粤稍微用力,他的嘴就会深深印进其中,把那团嫩肉挤成扁圆形,而只要他一离开,充满弹性的乳肉又重新回复到挺拔的状态,煞是可爱。

    “宝贝,你的胸部好美啊。”刘粤赞美着,他原本抱着陈静的双手此时也松开了,改为加入到对乳房的玩弄。陈静是C罩杯,刘粤的手掌张开刚好能抓住她的一半,他的双手各托住一只乳房,反复爱抚揉弄,配合着他的嘴巴,把她们塑造成各种形状。他的力道恰到好处,让陈静感觉舒适惬意,在强烈的性刺激下,乳房上的小肉粒变成了两颗粉红色的肉条,长长地竖在乳房上。陈静很害羞,虽然和丈夫做爱时,她们也会突出来,但从没有突得这么厉害过,她用手挡住刘粤的额头,想把他推离自己,但刘粤又怎么轻易离开,他要的正是陈静的这种反应。他张开嘴巴,一口含住陈静的左乳头,用牙齿轻轻咬住上面的嫩肉,使陈静的乳房始终无法脱离他的掌控,又把湿软的舌头盘在上面摩擦。陈静顿觉左边乳头有如触电般酥麻,无以伦比的舒适感让她禁不住低声呻吟起来。刘粤丝毫不放松,一边用手捏住乳头周围的软肉,让两颗肉粒更加突起,一边用嘴巴在左右乳头上来回吮吸舔舐,如同婴儿在吃奶,直弄得陈静娇喘连连,全身乏力。

    刘粤在陈静的胸部啃了好一阵子,直到他认为已彻底玩够了,便继续往下走,他吻过陈静平坦的小腹,直至跪在地上。这时他到达了陈静的下阴,那里是男人的最高享受,没什么比女人的阴道更能让男人向往。刘粤在陈静的阴阜上深吻了一下,但因为陈静站着,玉洞的开口位于大腿内侧,刘粤不容易够得着。他突然搂住陈静的纤腰,将她打竖抱了起来。陈静突然被抱离地面,吓了一大跳,忙用手扶住刘粤的脑袋。他的动作很稳,陈静觉得他好有力量,充满了男人气概。刘粤把陈静举起,然后慢慢放到床上,让她躺好,再用手抓着她的双腿,朝两侧分开。他要好好欣赏陈静的私处,那个即将带给他无尽快乐的的地方。他用大拇指拨开陈静的两片大阴唇,两片小阴唇也自然稍稍张开,浅粉色阴道口便暴露在眼前,上面布满了晶莹的玉液,细腻的肉褶隐约可见。刘粤把嘴巴凑过去,嘴唇不偏不倚地贴在玉洞的周围。就在那一刹那,陈静忍不住娇嗔地叫唤了一声,这是她的隐私部位第一次被男人的嘴巴触碰,剧烈的快感瞬间从下体传遍全身,体内那股涓涓细流丰盈起来。紧接着,一团嫩肉伸进了陈静的喇叭口,蠕动着挤开闭合的阴道,进入了玉洞的前端。那是刘粤的舌头,软绵绵,滑熘熘,在玉洞的出口处扭动翻滚,舌乳头不断刮擦着阴道内壁的肉褶。

    “啊~~嗯~~”前所未有的亢奋让陈静止不住地呻吟,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小腹竟突然抽搐起来,体内的玉液冉冉地奔向下身,流出阴道外面,流进刘粤的嘴里。陈静芳心大乱,自从21岁失去处女之身,直到25岁,她从未体验过真正的高潮,此时的她,竟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莫名的空虚。她把手伸向刘粤,抓着他的双手,很温柔地说:“宝宝,进来……”

    “好,宝贝,我来了。”刘粤答应到。于是他跪在陈静身下,把早已暴胀不已的阳具对准陈静的玉洞出口,往前一挺,坚硬的肉棍便插入了陈静体内,硕大的龟头沿着阴道不断推进,原本贴合在一起的阴道被龟头从外向里逐寸撑开,直到插入底端。陈静的玉液滋润着刘粤的阴茎,使他的插入非常顺利。刘粤的阴茎又粗又长,把陈静紧致的阴道向外撑开,而陈静充满弹性的阴道壁又反过来把侵入到体内的那根肉棒紧紧包裹,从龟头直到阴茎的根部,都贴合得毫无缝隙。当刘粤前后推拉他的阳具,陈静的阴道便被反复撑开,闭合,他的龟头和包包摩擦着陈静玉壁上细腻的肉褶,一尽情体验那份女性的玉洞里独有的舒适感。

    “宝贝,好舒服啊……”刘粤喘着粗气,有节奏地抽插着陈静的下身,双手则抓着陈静的双乳把玩揉捏,他要最大程度地玩弄陈静的玉体。陈静早已陷入了高潮之中,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肉棒,粗大的围度让她有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极强的硬度在每次进出时都会顶到她的阴蒂,超长的长度更是使刘粤的龟头在每一次挺进中都亲吻到她的子宫出口,那感觉宛如直抵陈静的内心深处。

    “宝宝,我叫陈……静……”高潮中的陈静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名字。

    “静儿,我爱你。”刘粤弯下腰,把陈静压在身下,双手从后面用力抱住她,抽送的动作变得更加剧烈起来。陈静也张开双手双腿,情不自禁地把刘粤搂住。刘粤突然吻在了陈静的嘴上,这次陈静没有逃避,而是也张开嘴和刘粤对吻起来,两人的舌头交织缠绕在一起。陈静突然有了初恋的感觉,而她却从未有过初恋,她和丈夫在一起多年,从没有像今晚一样淋漓尽致。刘粤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他进入了冲刺阶段,每次都将阴茎拉出到最外面,然后再推入陈静身体的尽头,俩人的下体不断发出啪啪的碰撞声。终于,刘粤一插到底,死死地把阳具抵在陈静阴道的深处,以致他的龟头前部已突进了陈静子宫颈里。陈静只觉得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棍变得极度坚硬,围度比之前胀得更大了,她可以感觉到刘粤阴茎上方对阴蒂造成的强烈压迫感。陈静很清楚刘粤要射精了,但她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反而把双腿向两边张大,这样刘粤的阴茎可以再往里一点。不多久,刘粤的阴茎便在陈静体内深处欢快地跳动起来,每一次跳动,都把储藏在体内的精液用力射出,从子宫口直接喷入内部。陈静吻着刘粤,一动不动地任由刘粤给自己受精。深插在陈静体内的阴茎有节奏地跳动了十几下,刘粤才把这次的精液射完,但他仍依依不舍地紧抱着陈静,不舍得离开她的身体,直至他的阳具疲软下来,回弹的阴道逐渐把刘粤挤压出去。

    这是一次畅快淋漓的做爱,陈静在她的人生里,头一次感受到做女人可以如此快乐。

    “静儿,你的身体好完美,我爱你。”刘粤仍然压在陈静上面,注视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

    陈静也仍沉浸在性的愉悦中,但她心中有所顾忌,她竟然从丈夫以外的男性身上体验到爱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背叛了丈夫,是不对的。

    “你连我的样子都没见过,对我也不了解,这么容易就爱上我啊。”陈静笑着说,“而且别忘了,你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你老婆今天也在这里的某个房间。”

    “是真的,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当我刚才进入你身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这一生一直在找的人。”刘粤说,“而且静儿,我还没结婚呢,今天和我来的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交往5年了……”

    “真巧啊,我和老公也是认识5年了,我们刚结的婚……”陈静喃喃地说,她的心里掠过一丝疼痛。她何尝不是和刘粤一样,当刘粤抱着她的时候,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爱情的存在,但她已经结婚,已无法再选择了。她只能把这些都深埋在心里。

    “静儿,我把我的电话告诉你,你打电话给我好吗?”刘粤问。

    “不行”,陈静斩钉截铁地说,“你不准透露任何你的联系方式,否则的话我以后会尽一切可能避免和你接触,说到做到。”

    刘粤叹了口气,说,“你对你老公真好,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他真是个幸运的男人。”

    陈静说:“那我对你不好吗?”

    刘粤回答到:“好,你对我很好,静儿,谢谢你。”

    刘粤这时躺到陈静身旁,一手把陈静搂在怀里,一手轻轻在她身上爱抚,说:“你的身材和皮肤真好,能娶你为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陈静依偎在刘粤的肩膀上,说:“你的皮肤和身材也很好啊。”她的声音很低,略带羞涩,思想传统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赞美过异性的身体,今天她终于被刘粤这个男人征服,他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要不说说你老公吧?”刘粤问。

    陈静故意用不屑的口吻逗刘粤说:“他比你会心疼我多了,你看你也不问问我是不是安全期就直接射在里面,明显只顾自己舒服,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

    “要是你怀孕了我一定娶你。”刘粤很快地回答到。

    “哼,想得美,我还未必肯嫁你呢。”陈静笑着说。

    “要不我们就做一晚夫妻,今晚你就是我的妻子。”刘粤说。

    “我才不,你这人,就想着占便宜……”

    陈静开心地和刘粤说着话,没有留意到刘粤的阴茎已渐渐再次硬挺起来。这次刘粤有意要给陈静一个惊喜,他趁着陈静正说话不留神,冷不防地忽然翻身坐起,把下半身笔直的肉棒对准陈静的阴道狠狠地捅了进去。陈静毫无准备,只觉下体一胀,整根肉棒就已瞬间刺入了自己的身体,填满整个阴道。

    “哎呀……”突如其来的快感让陈静倍感刺激,她本能地大声呻吟了一下。紧接着,刘粤双手从后托起陈静的后背,一用力,把陈静整个抱起,让陈静坐在自己的上面。陈静的体重全部压在刘粤的鼠蹊部上,娇嫩的阴户被重压得往四周张开,这就使得刘粤插得特别深。经过第一次云雨后,陈静体内的高潮还未完全褪去,女性处于兴奋中时,子宫颈也变得格外柔软,刘粤的龟头竟得以挤开陈静的宫颈,顶进子宫内部。刘粤开始有节奏地把陈静往上抛,让她的玉洞顺着自己的阴茎上滑至大约龟头的位置,再重重落下,套在自己的阴茎上。每一下的冲击,他坚硬的肉棍都勐捣陈静娇嫩的阴道和子宫,从阴道最深处辐射开来的亢奋感侵蚀着陈静的每一根神经,阴道里的液体完全失去控制,如大河决堤般汹涌流出,先前被刘粤射在子宫里的精液也因宫颈张开倒流出来,和玉液混杂在一起,白色的混浊液体布满了刘粤的阴茎。

    极致的快感几乎令陈静崩溃,她抛弃了一切女人的矜持,放肆地淫叫着。她突然身体前倾,整个人趴到刘粤身上,失神地喊道:“宝宝,我也爱你。”

    刘粤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这个尤物,他得意地在陈静耳边说到:“静儿,你是我的女神,我要你用子宫为我生儿育女,用你美丽的胸部为我的孩子哺乳。”

    陈静没有作声,处于高潮中的她,全身绵软无力,除了无助地呻吟,只有放任刘粤对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刘粤的体能非常好,狂暴的抽插持续了足足20分钟,陈静被捅得玉液横流,以致两人的下体和床单都弄湿了。最后,刘粤第二次把精液射在陈静的子宫里。

    那晚的两个小时里,疯狂的刘粤在陈静身体里射了四次精,除了中间休息,几乎其余时间他都在陈静的下体做活塞运动。也就是这四次,让陈静知道什么是做爱,她第一次知道,单纯通过性交,也能让她爱上一个人。

    但她始终不让刘粤知道自己的想法,刘粤比自己的老公好得太多,但老公一直没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无法做到轻易离婚。结束的时候,刘粤很有风度地用自己的毛巾为陈静擦干净下体。他对陈静说:“静儿,下次如果再来这里,你选我,我也选你,好吗?我会在洗澡的时候对着摄像头展示我手臂上这颗痣。”说完,他真的举起右手,向陈静展示他的弘二头肌上的痣。

    “这可不一定哦,来这里换伴,不就是为了图个新鲜感嘛,何必要选定一个人。”陈静笑着说,“你也不一定要选我啊,换个女孩跟你做也挺好嘛,不过最好还是戴套好一点。”

    “求求你,答应我嘛,我真的好喜欢你。”刘粤哀求着“你要是喜欢我戴套,我就戴套嘛……”

    “你快走吧,到时间了,等下你超时要扣钱了。”陈静笑着赶刘粤走,她始终没有答应刘粤,但她的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她清楚自己对刘粤的感觉,但她不想面对,因为天明才是自己的丈夫。

    陈静洗了个澡,重新穿好衣服。这时那个服务小妹进来了,她在陈静的ipad上操作了一番,然后从兜里拿出500元现金,交给陈静,说:“这是您接受了不戴套所以退的钱,退给您现金,您可以选择告诉或不告诉您丈夫。而对于男方购买中出许可证是必须通过系统的,您可以知道您丈夫有没有用套,这是俱乐部给女方设置的特权。”

    陈静接过钱,放进钱包。她没有告诉丈夫,她还打算和天明好好过日子,让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射精在体内,他肯定会不好受。

    一周以后,天明再次向陈静提出,要参加换妻活动,陈静心里也想再见刘粤,便答应了丈夫的请求。在选人的时候,陈静看到刘粤果然举起自己的手臂,指着上面那颗痣,陈静忍不住笑了,点了一下他的视频,系统显示配对成功。对于男女双方互选的,系统会第一优先配对,于是,陈静和刘粤又见面了。

    刘粤刚走进房间,陈静便主动迎上前,俩人没说一句话,便自行甩掉身上的毛巾裸抱在一起,刘粤低下头,和陈静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他们犹如久别重逢的恋人,如胶似漆的热吻持续了好几分钟,直到刘粤勃起的阴茎碰上陈静的阴户,陈静才笑着拿出ipad,对刘粤说:“差点忘了扫码了。”

    刘粤用自己的ipad扫了一下,陈静看了一眼,有点惊异地说:“看来有人今天要戴套做了。”

    刘粤一本正经地回答到:“你上次说要我戴套嘛,女神的话肯定要听啊。”他停了一下,又很小心地问:“静儿,能不能不用,我能控制自己,射在外面就可以了。”

    “不行。”陈静回答得很干脆,“你看你这人,才称赞你一句你就翘尾巴了。我就知道你是个只顾自己享受的人,我肯定要懂得保护自己。”

    “你别冤枉我,我只是问一下,你不答应,我就一定会戴套的。”刘粤说,“静儿,我一定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的。”

    刘粤的话让陈静感到很温暖,她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再次抱住刘粤,开始尽情享受这两小时的鱼水之欢。刘粤戴着安全套进入了陈静的身体,但陈静仍然感到很满足,事实上和刘粤做爱,她就会有种满足感,这是她无法从丈夫身上得到的。陈静深深爱上了刘粤,这个有点孩子气,但又充满了男性味的男孩。这份爱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但也让她感到痛苦,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她不应该再去爱另一个人,对于观念传统的她来说,丈夫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爱上别的男人,这种女人属于不知廉耻,是她之前痛恨的,但偏偏却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不愿细想太多,这一刻,她只希望通过和刘粤疯狂性爱,尽量珍惜和刘粤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一次无比畅快的性爱后,刘粤紧抱着陈静射精了,他的子孙都落在套子里。就在刘粤射精的那一刻,高潮中的陈静突然有种想给刘粤生孩子的幻想。

    刘粤离开了陈静的身体,把安全套从软掉的阴茎上摘下来。他突然单膝跪在陈静的面前,深情地看着陈静的眼睛,说:“静儿,我真的很爱你,我无法想象将来失去你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求求你考虑一下离婚嫁给我好吗?我不敢保证马上就能做得像你丈夫一样好,但有哪些不足的地方,我会改的,好吗?”

    刘粤的一字一句,仿佛都在敲打陈静的心,她顿觉一阵心痛,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她哭着对刘粤说:“宝宝,我也爱你,可是我做不到离婚,这不是你的问题,我真的做不到……”她扑在刘粤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刘粤不知所措,只有不断抚摸着怀抱里的陈静,安慰她不要再哭了。

    经过这一次以后,俩人每次来俱乐部,都会抓紧一切时间做爱,他们知道总有一天两人会不得不分开。

    徐天明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妻子有什么变化,他的阳痿毛病渐渐好了,面试也终于成功,有一个公司通知他去上班,但他仍然很喜欢去换妻俱乐部。

    一天晚上,天明又对陈静说:“老婆,这周末的俱乐部有活动……”

    陈静回答到:“你想去,我就陪你去吧。”

    天明很认真地说:“老婆,我想过了,我知道自己老想着去这种地方,是不好的,所以我决定要戒掉,这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把工资卡给你保管,你监督我,我以后只和你好好过日子,好吗?”

    “嗯……”陈静点点头,她的心突然很疼,她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刘粤了。

    换妻俱乐部活动那晚,陈静一如既往地在门口迎接刘粤,两人忘情地裸抱着接吻,每一次这样做时,陈静都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今晚你走运了,你可以不用套。”陈静有点羞涩地对刘粤说。

    “真的,太好了。”刘粤欣喜若狂,但他很快又说:“可是我没买中出许可证啊。”

    “我让你不用就不用了嘛,你还管那些干嘛。”陈静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静儿,谢谢你。”刘粤说。

    “不戴套我也舒服的嘛。”陈静的声音很低,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表情羞涩中带有点挑逗。刘粤把陈静拦腰抱起,走向床边。他的身体强壮有力,让人很有安全感。陈静如同一只小绵羊般依偎在他怀中,一动也不动。刘粤把陈静轻轻放到床上,陈静自然地躺下,全身放松,任凭刘粤在她的每一个部位探索。

    刘粤今天有点心急,前戏的时间比往常短,没多久便打算要进入陈静的身体。没想到陈静却突然坐起来,俏皮地对刘粤说:“宝宝,你坐过来我的位置。”刘粤照陈静说的坐在床中间,陈静便把一条腿跨过刘粤的身体,然后缓缓蹲下,用手握住刘粤下身挺起的肉棒,小心地对准自己两腿之间的玉洞,想要塞进去。但显然她并不熟练,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刘粤不禁笑了,说:“看来还是要我来主动啊。”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还这么啰嗦,小心我像《野蛮女友》那样抽你。”陈静假装有点小生气地用手扶着刘粤的脸,做出要扇他耳光的样子,但她脸上还是洋溢着可爱的笑容。刘粤知道陈静在和自己调情,他自然很配合地回答到:“女神发话,我哪敢不听啊。”刘粤把膝盖弯曲起来,从两边垫着陈静臀部的外侧,使她的下体更容易对准自己竖起的阴茎,陈静这才成功地把玉洞套在上面。随着陈静慢慢下蹲,刘粤的东西也被一点一点地吞进陈静的下体,直到完全消失,陈静整个人都坐到了刘粤的鼠蹊部上,刘粤粗硬的阴茎加上陈静的体重,使柔嫩的阴户被压向四周。

    “宝宝,只要能让你快乐,我什么都愿意做。”陈静搂着刘粤的脖子,很深情地对注视着他的眼睛。然后她开始上下动起来,用她阴道包裹着刘粤的肉棍轻轻爱抚。陈静正处于排卵期,在荷尔蒙的作用下,她的阴道比平日更紧致,更温暖,充满弹性的阴道紧紧包围着刘粤的阴茎,如同一张灵巧的小嘴,把刘粤的阴茎吃进去又吐出来。她的阴道比平日更敏感,只那么套弄一两下,阴道的内壁便在刺激下产生了的大量的玉液,布满了整个阴茎的外皮。刘粤的肉棍比也往日更硬更烫,狭小的阴道被他大力撑开,娇嫩的阴道壁紧紧粘着肉棍的表皮,每当陈静上下移动,玉壁上细腻的肉褶便软塌塌地贴着龟头和阴茎表面刮刷而过,仿佛陈静的肉洞在吮吸他的肉棒,那感觉异常强烈。

    “宝贝……慢一点……”刘粤似乎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他用手抱住陈静的纤腰,恳求她暂时不要动。“我一周没做了,今天比较敏感……”

    “才不信呢,你这个大色狼。”陈静停下来笑着说“你上次不是说和GF每两天做一次吗?”

    “她这周来大姨妈了,而且我想着今晚又可以和你做了,所以不舍得打手枪。”刘粤说着,用手从后面托住陈静的后背,把陈静前胸往自己的方向送,并把脸贴在她的乳房上,用嘴巴去啃上面的嫩肉。他有意把注意力转移到陈静的胸部,希望能让过于敏感的下体逐渐缓和,以免过早射精。陈静搂着他的脖子,可以感觉到刘粤因激动而发烫的脸颊。

    “要是想射就射出来吧,可别憋坏了我的宝宝。”陈静带着关怀的语气说。

    “那可不行,我要确保我的女神得到满足。”刘粤说。

    “其实时间长短不要紧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已经很开心了,我只喜欢和你做。”陈静停了一下,接着说到,“而且你可别得瑟,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呢,后面我只怕你精力不够。”

    “好吧,那这次就先算是我热身,等会我一定让静儿女神心满意足。”刘粤环抱住陈静,小心地把她放平躺下,上半身便顺势压到了陈静上方,下半身也重新开始抽送,把长长的阴茎在陈静的阴道推入拉出。陈静用双腿扣住刘粤的腰,以便他更容易插得深一点,俩人的身体紧紧抱在一块,丝毫不舍得松开对方。

    陈静知道刘粤就快射精了,她娇喘着在刘粤耳边轻声说:“宝宝,今晚你一点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爱液会被浪费,我的身体今晚只属于你,你可以尽情射在里面……”

    刘粤吻住陈静的嘴,正如他们第一次做爱时一样,俩人的舌头甜蜜地缠绵在一起。刘粤的下身动作又快又勐,在强有力的腰肌和腹肌支持下,他的肉棒如活塞般在陈静的阴道快速进出,粗大的围度扩张着狭窄的肉洞。陈静分泌出来的润滑液比平日更多,只是短短的时间,丰富的液体已经多得溢出玉洞,在陈静的外阴流成小溪,刘粤的阴茎根部也沾满了陈静的液体,俩人的生殖器在摩擦中咯吱咯吱作响。剧烈的冲刺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刘粤突然把阴茎勐插到最底,固定在陈静体内再也不动,紧接着便开始欢快地跳动起来。由于一周没做爱了,刘粤显得异常狂躁,血液里累积的荷尔蒙使他如同失去理智一般。他狠命地把下体往陈静身体里压,陈静的阴道口都被他的鼠蹊部顶开成了喇叭形状,长长的阴茎贯穿了整个阴道,龟头突破了陈静的宫颈,钻进了子宫内部。每次跳动,刘粤的括约肌都会有节奏地收缩,陈静的阴道能感受到那根坚硬肉棒的有力颤动,伴随着一阵一阵的收缩,浓浓的精液便从龟头勐烈喷出,一束又一束地直射入陈静的子宫里面。陈静无力地蜷缩在刘粤的怀抱里,双腿环绕在刘粤的后腰上,她的子宫口插着刘粤的龟头,从上面射出来的精液,都被她的子宫吞咽了进去。俩人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刘粤结束射精,他的阴茎持续跳动了十几下,体内储藏的浓精至少泄出了一半。积压的欲望得到有效排遣,尤其是自己的精液被一滴不漏地注入女神的子宫,让刘粤感到分外满足,他紧绷的肌肉渐渐松弛,软下来的阴茎也滑出了陈静的身体,但他仍压在陈静身上,在她又香又软的身体上爱抚,亲吻。这显然是他故意的,刘粤不打算让陈静坐起来,以免射进去的精液从陈静的子宫倒流出来。虽然陈静没有告诉刘粤,但通过陈静身体的反应,刘粤暗暗猜到她正处于排卵期。他当然不会傻到去问陈静,他只需要尽可能多地把精液射进陈静的子宫,并尽可能久地让精液停留在陈静体内,以确保自己的精子可以和陈静的卵子结合,让陈静怀上自己的孩子。

    陈静也清楚今天自己不是安全期,但强壮的刘粤已让她意乱情迷。她内心很痛苦,她无法接受自己仅仅因为性爱便爱上一个人,但她又确实爱上了刘粤,而且是无可救药地深爱他,更痛苦的是,她却无法做到离婚,今晚可能是她和刘粤最后一次做爱,她只想让自己放纵一次激情,也算没有白活一场。

    刘粤一心一意抓紧一切时间享受女神的身体。没多久,他的阴茎再次翘起来了,他的体内还有一半爱液可以用,他要把他们全部射给陈静。那一晚的两个小时里,陈静和刘粤几乎一刻不停地做,那是陈静一生中最狂野的夜晚,以至于她的外阴都被刘粤插肿了,回家的时候她不得不忍着痛走路,避免让丈夫天明看出来。

    但自那以后,陈静和天明没有再去过换妻俱乐部,那是陈静和刘粤最后一次见面,在他们的回忆里,只留下彼此的肉体和姓名,而这之后不久,陈静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陈静没有告诉天明她曾经和第二个男人无套做过爱,这一切都埋藏在她的心底,成为她此生的秘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