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房门不要锁上
  • 发布时间:2018-01-29 23:1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个在外地读书的大学生,由于学校附近是亲戚家,所以特别受到姑姑和表姐的照顾。小弟不算帅气,但是也不至于到丑,把妹实在一流!却没想到连自己的姐姐也……

    故事发生在这样的夜晚。

    “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原来又是我那任性的小表姊打电话来,姊姊打来总不能不接吧!无奈地拿起了手机:“干嘛……”保持一贯的作风--就是懒。当然,对付亲戚以外的女子不可能是这样的口气啦!

    电话那头传来算美妙的声音:“我妈叫你今晚回家吃饭。掰~~”

    哇靠!只顾自己说,我是答应了喔……所以才说我表姊任性吧!

    到目前为止,大家并不了解我故事的背景吧?小小介绍一下。我是我家族同辈份里倒数第四小的,在我下面只有美丽的表妹和一个比我高的表弟,以及一个肥嘟嘟的小胖子表弟;当然往上数,我想谁都会想成为我。我上面有四位姐姐,都是表姊,最小的表姊也大我五岁了,虽然个性任性,但是却是个人人都喜欢的职业……答案是护士!

    哇塞~~男人三大幻想不就是空姐、护士、或是老师吗?对!我姐就是位护士,还是个美丽的护士,只是因为亲戚的关系……唉!

    乖乖的我只有乖乖的回家,“姑姑~~砰砰砰……”我拍着铁门呼叫我的二姑,我二姑也有点年纪了,但还是一样保养得很美丽,难怪生出我小表姊这样的美人胚。

    “姐呢?”我望着四周寻找叫我回来的任性女子,二姑用很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在楼上睡觉。你上去叫她啊!”整个就无言……叫人回来还给我睡大头觉,看我不闹死你才怪!随即我上了楼就看到我表姊躺在软绵绵的被单团中,不用想,直接给她来个泰山压顶。

    “喔~~”二楼瞬间传出呼叫声:“妈妈……好重啊!”

    “死猪,起床了啦!睡睡睡,每次回家你都睡觉!”由于表姊在是别县市工作,放假才回家。“好啦!你起来啦!很重欸!”你以为她说这句话就会起来?那你就错了,她还是给你睡下去!

    “白痴才相信你!你再不起来,我就搔你痒!”我语带威胁的说着。想说她应该会起来了,只是……梦想永远是美丽的,这头猪还是继续睡。她以为我吓唬她吗?于是我将被单掀起,钻入她的棉被中开始攻击她的腰。

    这天表姊是穿着紧身裤,我姐真的很瘦,162公分却才43公斤,但是身材却也不差,前凸后翘的,胸围大概34B左右。

    “哈哈~~不要……哈哈~~”我火力开始集中攻击表姊的小蛮腰,表姊由于经不起痒,开始扭动身体……突然我手有种触电的感觉,好软啊!

    该死!当我明白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已经在看我了,于是我马上逃下楼去,走之前当然不忘叫她下来吃饭。自从刚刚摸到表姊的胸部,我心里一直很忐忑……但那真的是意外,希望表姊痒到没感觉才好!

    过了大约五分钟,表姊穿得很俭朴的下楼了,宽松的衣服和她睡觉穿的紧身裤,我第一次回家那么不自在。表姊突然扑了上来,开始攻击我的腰……我才明白,我都是白担心了。

    吃完饭之后二姑叫我留下来过夜,反正明天没课,过夜也没差,所以我答应了。直到这刻我却后悔了,由于二姑家根本没有床,所以都是打地铺,而我二姑习惯在楼下睡沙发,然后……结果就是我和表姊一起打地铺睡觉,还盖同一条棉被。

    旁边那只猪当然很快就已睡着了,而我却无法入眠啊!正当我在烦恼睡不着时,表姊来个超级大翻身,一手搭在我的胸口,而她的腰已经压在我的腰上,也就是说,她的私处正贴在我的老二上!

    天啊!这对一个正常的大学生来说……只有折磨!

    我试图移开身体,没想到表姊却有如无尾熊抱树一般,还给我开始磨蹭!我家老二是很诚实的,马上举起白旗投降,顶在表姊的穴口。由于表姊穿的是紧身裤,加上她睡觉有不穿内衣裤的习惯,所以现在她的穴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天人交战后,我决定与其这样难过,还不如享受吧!于是我轻微地挺起我的腰,开始在表姊的穴口摩擦。这感觉真是爽到翻天了,但是这时候很该死的却发现有双眼睛正在看着我!

    表姊醒了!没错,她醒了。

    “你!你在干嘛?”表姊语气严肃的说。我能说什么?这根本就是现行犯被逮捕了啊!“我……我……”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来。

    “噗~~吓到了吼!真没用……”表姊边说边用手去抚摸我的老二。表姊在接触到我的老二后,表情突然变色的说:“哎呀!这么硬!我看看……怎么……这么大?”

    说到这,任何男人听到这句话都会自豪吧!小弟不算撼世神器,却也称得上名刀一把,19公分长的老二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姐,我……很难过!”我一脸哀求的对我表姊说。

    “小色鬼!知道你想干嘛了。不行的,我们是姐弟!乖,睡觉吧!”说完,表姊自顾自地翻身过去不理我的要睡了,但她却犯了错--把屁股对着我!

    想想都已经硬成这样了,不射出来怎么行?我随即将裤子脱去,将我的老二插入表姊两腿之间,“你……你干嘛?我们是姐弟,不可以!”表姊开始慌恐的说着。

    “姐,还不是你引诱我……这不能怪我啊~~男人到这时候,不射出来不会罢休的。”我语气沉重的说。语毕,我开始用我的右手抚摸表姊的乳头,这时候她的习惯反而成为我的幸运。

    当然,左手也不能闲着,开始游移在她的三角地带,并且开始扭动腰部,抽送着我的老二。表姊发现她在替我臀交,吓得马上把腿打开,这却正中下怀!我顺势用脚勾住她,让她双腿呈M字型,好让我的手探索那神秘的花园!

    “放开我啊!小色狼……不……可以啊!”表姊还是不放弃地想要挣脱,虽然表姊一直尝试用手将我的手拨开,但以她的力气,又怎么可能阻止我呢?我开始将手伸进她的紧身裤内,努力地想探索那最后的堡垒。

    “好弟弟,不可以的,我们是姐弟,不能有这种关系的……”表姊说归说,却是娇喘连连,脸也非常红润,并渐渐放弃抵抗了,但因为女性的矜持,总要护卫一下。

    像这时候,不是我自夸老江湖,我突然将所有动作停下来,表姊随即吃了一惊。“姐,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但是你实在太美丽了,而且又自己靠过来,所以……”我装作一脸无辜的说道。

    表姊的语气缓和了,说:“傻弟弟,表姊又怎么会怨你呢?”虽然表姊很努力不表现出来,但是我已经看到她瞬间失望的表情了,这时候当然是再度展开攻势。

    我又道:“真的吗?那我要上了喔!”表姊随即恍然大悟,她被我拐了。

    我立即将表姊的紧身裤脱下,将她旋转180度成为69姿势:“好姐姐,让我来替你服务吧!”

    “啊……不要啊……脏啊!不要舔……啊……”表姊激动的说着。

    我开始舔着表姊的蜜穴,用舌头努力地翻搅着她的小穴、手指拨弄着她的阴蒂,“啊……”表姊立即就达到第一次高潮。

    表姊高潮后全身瘫软趴在我的身上,而她的脸就在我的老二旁边,这时候我故意扭转我的腰,让我的老二触碰表姊的脸,暗示着她帮我口交。起先表姊只先用手握着,一脸狐疑地思考该不该舔,这时候我又再度停下动作:“姐……姐你帮我舔舔吧!我小弟涨得好难受呢!”表姊还是一脸犹豫。

    我索性站了起来,立即抓着表姊的头,把我的老二直接往表姊的嘴巴送,表姊一脸吃惊,却也挣脱不了,“呜……”表姊被我强迫口交,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谁管她那么多!

    “姐,要用舌头!舌头舔我龟头……不要用牙齿……”为了让自己幸福点,我开始教导着表姊如何口交。接着表姊似乎渐渐习惯了,我将手放开,她还是继续吸着我的老二,并又吸又舔。我还尝试将我整个老二插进姐的喉咙,感觉只有爽啊!

    正当我快要射的时候,表姊却停下来了,“好弟弟,我……我想要……”表姊一脸妩媚的表情对我说着:“快点……给我吧……”

    平常的我一定会逗一下才上,但是这时候我都快射了,还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二话不说马上将我的老二对准表姊的蜜穴展开突刺!由于不知道表姊有没有经验,所以我用了最正常的体位。

    “啊啊……啊……啊……小力点……痛啊……太大了……痛啊……”表姊努力地压低声音,怕吵醒楼下的二姑。

    “姐,爽不爽啊?弟的老二够大吧?”我骄傲地说。

    “好弟弟……快!大力点!快……你的老二最大了……”表姊这时候神志似乎已经模糊了,一下叫我小力,一下叫我大力。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将表姊抱起,玩起“火车便当”!由于表姊实在很轻,这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是以这样的姿势,我的老二将会插得更深、更里面!

    “啊~~啊~~停……等等……顶到子宫了……”表姊开始有点失控,声音大了起来:“啊……好……好舒服啊……弟……太舒……服……了……”

    这时候我也快忍不住了,怎么可能停下来?继续往表姊的小穴抽送!大约在继续抽插五十下左右我也要射了,“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一边加快动作,一边说道。

    表姊突然很紧张的说:“不可以射里面!会怀孕啊!快……快拔……拔出来啊!”但这时候我却已在她阴道内毫无保留地射了出来。

    两人躺在床上,正继续回忆昨晚的一切,表姊开口道:“小色鬼!连姐姐都不放过啊?”表姊假装生气的说着。

    “哪有!你昨天还不是很爽?”我又回复以往的说话方式。

    “死小孩,得了便宜还卖乖啊!看我怎么惩罚你!”表姊翻身坐到我的身上来,却发现她的股沟有个硬物顶住,而她胸前有着两只大手正在玩弄她那粉红色的乳头。

    我一脸不屑道:“你说,谁要欺负谁?”昨夜的风雨又继续吹起……

    这样美丽的情节是发生在与小表姊发生了关系的半年之后。

    “阿太喔,阿嬷好想你耶!你都不回来。”由于过年的缘故放了四天假,四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要我回家也实在很无聊。

    突然想起从小就对我很好的阿公和阿嬷,于是决定回乡下陪陪他们两位老人家,或许是孝感动天,所以才换来又一段美丽的情节。

    “阿太你这次放几天?什么时候要回去啊?”慈祥的阿公问着我,或许是我真的太少回乡下了。说起我们这一辈,越小的越不乖,对长辈不越来越不尊敬,好险小弟什么优点都不是很好,唯一就是对长辈非常有礼貌,所以这也是阿公和阿嬷比较疼我的原因。

    每次回家怕阿公无聊,我都会陪他下棋,阿公虽然老了却不笨,走棋的技巧实在高超!

    除夕夜这个不平凡的日子,却也有不同的事情发生。每次除夕夜,我的两位舅舅都会带着自己的小孩和舅妈回到阿公、阿嬷家住一晚,不过这次比较特别,因为我回来了。

    小时候我是给阿公、阿嬷带长大的,和舅舅自然不陌生,小舅是在大公司上班,这次除夕是百忙中抽空从大陆跑回来。而他家那个顽皮的小胖子--也就是我最小的表弟,就只有我舅妈管教,可能因为这样也比较调皮。

    晚上就是除夕夜了,很期待能再见到两位舅舅,也就特别开心。谁知道这时候阿公马上给我“将军”……只能说阿公真疼我!

    光阴似箭,转眼间夜晚已经降临。首先回来的是我的小舅,他带着小舅妈和那顽皮的小胖!这死小孩看到我还是一样没礼貌,身为做哥哥的只能让着他,反正小舅自然会教。果不其然,马上有人头上挨了一个结实的拳头。

    小舅立即和我聊起天来。看着我长大,小舅也有许多回忆。正说着我以前的糗事,这时候大舅也回来了,连着大舅妈和我表妹,还有一个比我高的表弟,表弟自小和我一起长大,直到我读国小才回父母身边,之后还有少许的联络,自然不陌生。

    而表妹就不同了,表妹和我差了五岁,最后一次看到她还绑着两个辫子,现在却长得如此美丽,转眼已经和我肩膀一样高了!身材也玲珑有致,顿时我看傻了。大舅马上笑我:“没看过我家漂亮女儿啊?”我一脸尴尬的说:“的确没看过那么漂亮的表妹,大舅的基因真棒啊!”却也不忘狗腿一下。

    “去,死小孩!变得这么会说话啊,晚上把你抓回警局陪我聊天好了。”由于大舅是警察,常常要加班,大家都笑了起来,可爱的表妹却羞得躲到大舅妈身后。

    当晚大家吃吃喝喝,当然免不了要喝酒助兴,阿公、阿嬷一向都鼓励小孩喝酒,他们的理由是长大要应酬,从小就要训练。只能说我这阿公、阿嬷真的很宝贝,然后经由他们调教,才出现我妈这个酒鬼~~不过喝酒归喝酒,却都不准喝醉,这晚由于两位舅舅等等都要开车离去,所以都只小酌了一点。

    到了晚上10点,小舅先带着家人回家了,走前不忘叮咛我好好顾家,他明天有空会再回来;而大舅则是和我边喝边聊到12点多才回警局值班,事后我问他才知道除夕加班有奖金。但是表弟却也和大家一起回去了,他和大舅说要回去看书准备考试,但其实我也知道他是想回去和他的小女朋友约会。

    家里只剩下我还有阿公、阿嬷以及大舅妈和漂亮的表妹,当晚当然是我自己一个房间,舅妈和表妹一个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家里的鸡叫了起来,这个早晨真让我不想起床,大概是昨晚喝太多,所以实在很不想动,索性又继续睡下去。我做了个甜美的梦,我梦见我那最爱的女朋友……自从认识她之后,我就被绑得死死,所以也只能最爱她。

    我梦到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因为我女友本来就很凶,所以我很怕她,做爱的时候我也不会要求太多,所以我也知道这是梦,但是梦里的她却唤着我“表哥”!

    我逐渐睁开眼睛,发现我美丽的表妹走了进来,我直觉反应就是又把眼睛眯上,好好欣赏我这美丽的表妹。

    “表哥,起来了喔!阿嬷叫我来叫你……”表妹因为怕生,所以和我的床保持了点距离,但却看我没反应,正犹豫要不要过来摇醒我。

    这时候我假装翻身,这样的姿势使我更能看清楚表妹,昨天没仔细看还不知道,现在看清楚了才知道表妹的五官实在很清秀,眼珠有点大,鼻子挺挺的,有着樱桃般的小口,由于才念国中,所以还带了点稚气,但身材却一点也不符合她那可爱的脸蛋,在我仔细推敲下,她至少有34C。这天她穿着迷你短裙和小可爱,出去谁都会把眼睛停留在她身上吧!我想。

    表妹看到我翻身,有如看到救星般以为我要醒了,又唤了一声:“表哥,你醒了吗?”然后又呆在原地望着我。这么可爱的表妹,逗一下也快乐,顺便可以让大家熟悉一下,毕竟快乐的场合是最好的认识气氛。我带着这样的心态打算等等她靠近时要吓吓她。

    看到我丝毫不动的表妹一脸狐疑地看着床上的我,开始慢慢地靠近了过来,‘嘿嘿,等等吓死你!’正当我打着如意算盘时,突然听到表妹喃喃自语说道:“平常妈咪都这么叫我……嗯……”

    ‘嗯?还有其它余兴节目?也罢,看看也无妨,反正最后吓到她就好。’

    表妹绕到床角,两手分开,一只手抓住一个被单的角将我的棉被掀到一旁,喊道:“起床了!”然后一脸胜利的表情在等着我起床,谁知道这坏心的表哥却还在装睡呢!

    这时候表妹的脸起了大变化,从胜利到狐疑,接着开始满脸通红害羞起来。正当我在想她为何脸红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凉……我不记得我有裸睡的习惯啊!可是昨晚喝酒,实在很热,我进了房间后……我有脱衣服吗?

    思考已经不重要,事实摆在了眼前,我是裸睡的,而且由于刚刚的春梦,我的老二正精神饱满地让国旗飘扬着。‘哇赛!这样以后不就更尴尬?’心里这样想着的我完全不想吓她了,只希望她快点离开这个房间。

    这时候表妹又再度靠近我的床,看着我翘起的老二,不知所措,然后伸出了那摧毁一切的手。表妹开始用指腹碰触着我的龟头,那样的触感……只有说不出来的爽!

    渐渐地,小小的手掌握住了整只老二,‘她该不会要帮我打枪吧?’依然装睡的我这样想着。正在看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但这小妮子却好像发现了新玩具一般,开始把我的包皮努力地往下压,然后左边扭扭、右边扭扭的……

    神啊!我已经忍不住了,不能怪我啊!

    “啊……表妹……”我开口了。

    表妹瞬间吓了一跳,“啊~~”眼眶也泛出了泪花,好像小偷被逮到一般,“表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表妹突然一脸害怕,很激动地对我说,接着又说:“表哥,你不要和爸爸说好不好?我下次不敢了。呜……”说着说着,表妹竟然哭了起来。

    一时间我也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过去抱着坐在床沿的她,用我最温柔的口吻说道:“没事,没事,不会说……别哭了喔!”

    表妹就像个大孩子一般瞬间笑了出来,但眼泪却没有停止,一边哭一边笑,现在换我哭笑不得了。

    “谢谢表哥!”表妹得到保证后对我甜甜的一笑,然后望着我,这时候她才又想起来我身上并没有穿任何衣物,眼睛不自觉地又望向了我的老二去,随即脸庞瞬间又红了起来,娇羞的说道:“表哥,你那个……怎么那么大?我小时候看哥哥的都好小一个说。”

    哇勒!难道九年国教都是假的吗?我随即问她说:“你们健康教育课都没教吗?”

    “学校上健康教育课都嘻嘻哈哈,课本也只有一些假图。至于真的,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表妹依然不好意思地说。

    于是我和表妹大概说了一下正常的老二和勃起的老二不同的地方,没想到她还听得津津有味,实在怀疑台湾的教育问题。

    “表哥,那我帮你把它变小好不好?”突然间表妹冒出这一句话。“不用了啦!”我立即道,随即准备起身拿起我的衣裤要穿,瞬间一阵天旋地转,我发现自己倒在床上……没错,我被扑倒了。我只听过‘扑倒罗莉’,却没听过‘扑倒壮汉’。

    表妹一脸天真的说:“只要射出来就会变小了,对吧?”

    “是没错,但是真的不用……”换我紧张道。

    随即表妹立即将我的老二放入她的小嘴中,我刹时吓倒,这小妮子不是连勃起都不知道吗,怎么会口交?难道我被拐了?“表……妹,你……你怎么知道这种……方法?”龟头传来的触感已经开始混乱我的思绪了。

    “同学聊天说的啊!”表妹还是一脸天真的说。

    这是怎样的同学啊?虽然和表姊已经发生过性关系了,但是我实在不太想又再乱伦一次。但是……性欲最终还是超越了理智,我开始慢慢地配合着表妹在她嘴里抽送。

    “表妹,等等……你都把我看光了,我也要看你的才公平!”我坏心的说。

    表妹脸又红了起来,“不行……”紧张的说道。

    “你不给我看,我去和你爸爸说喔!”我祭出了我的王牌,实在是坏哥哥。

    表妹嘟着嘴,不甘愿地将小可爱脱去:“这样可以了吧?”

    当然不够啊!不过这样就已经很刺激了。这次换我把她扑倒在床上,开始亲吻着她的嘴,然后开始舔吻着她的耳垂,表妹全身瞬间颤抖了一下。我逐渐往下开始吻上她的粉颈,依序到她的胸口,轻轻拨开她的胸罩,含着她小巧的乳头,“好痒啊……表哥……呵呵……”表妹仿佛不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是多么严重。

    我又开始往上吻回去,封住了她的口,慢慢地牵引着她舌吻,手却开始偷偷掀起她的短裙,开始抚摸着她最私密的地方。表妹立即吃了一惊,想说些什么,但口早已被我堵住。

    我继续隔着内裤拨弄着她的阴核,表妹穿的是黑色的蕾丝内裤,摸起来有种光滑的触感,而且表妹应该是第一次,所以我决定要慢慢来。我继续温柔地吻着她,一手玩弄她的乳头,一手慢慢伸进了她的内裤中,先用手指插了进去,因为我想让她先感受一下阴道被插入的感觉。

    但是表妹这时候仿佛出自野性的直觉,手开始抚摸我的老二,她慢慢地套弄着,不时还会摸到阴囊。接着我慢慢增加手指头的数量,一直到插入了三个,虽然只是在阴道口附近抽动,不敢插得太深,但已经有不少淫水开始分泌出来,看起来差不多了,可是担心表妹等下会痛,所以我还是打算再慢一点。

    谁知道这时候表妹说:“表哥,我……好奇怪……好痒,但是好舒服……”

    这时表妹的表情已经是动人到了极点,我实在忍不住了,“好妹妹,表哥让你体验一下更舒服的感觉好不好?”我着急的说。“嗯……谢谢哥哥!”表妹说完又吻上了我。

    这样也好,我继续吻着她,一边慢慢挪到她两腿间,将我的老二抵她在的穴口来回摩擦。

    这时候表妹又开口说道:“表哥,是要……把你的这个放进去吗?”表妹有点害怕的问道。毕竟我的老二还是有19公分长的,不是处女看到都有点怕了,何况是我这小小的表妹。

    我看着表妹的脸疼惜地说道:“好妹妹乖!哥哥会小力一点的,你觉得痛就跟我说,知道吗?”

    “嗯!”表妹点点头。随即我开始将阴茎轻轻往前顶,只插入大约四分一后龟头就触碰到了一块东西,我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表妹的处女膜。我看着表妹的眼睛,用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说道:“我要进去了喔!”表妹又对我点点了头,我立刻将腰下沉,突破了那层障碍。

    “啊……痛!”表妹大嚷了一声,脸容开始逐渐扭曲,她的手也很用力地抓着我的背部。我知道这是刚破处的现象,所以停了下来,慢慢地等着她适应第一次让男人鸡巴插入阴道的胀闷感。

    大约两分钟后,“还会痛吗?”我温柔地问道。“嗯嗯,比较不会了。”表妹对我展开了微笑,于是我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起先表妹的脸还是有点痛苦,但是渐渐地就转换成了享受的表情,连腰肢都开始自己摆动。

    我见她已经不痛了,便不再继续吻她,开始吸舔着她坚挺的胸部,表妹配合我的抽插开始叫出了声音:“好……好……好舒服啊……表哥……妹妹快死掉了啦……”表妹边摇晃边对我说道。

    “就跟你……说过,很舒服……对吧?”我边插边喘的说着。

    “啊……啊……啊……再快点……再大力一点……啊……哥哥……”表妹开始抱着我乱叫,我知道她即将达到高潮,又加快了抽送速度。

    “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啊……表哥……不要停啊……啊啊啊啊……”表妹不停地叫着:“啊……要死……要死了……妹妹要……死了……啊~~”一阵泄气的叫声,我知道表妹高潮了,但是我却还没射出来。

    “表哥,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快死掉了……”这时候表妹似乎也不会痛了,于是我让她转过身趴着休息,而我则从背后向她非常紧凑的小穴继续进攻,“啊……啊……啊啊……”表妹又开始叫着:“表哥……表哥……慢一点……妹妹会死掉啊……”

    我不理表妹的话,继续抽插着,因为我知道自己也快要射了。“表妹,再等等……再等等……”我一边喘息着说,一边继续用力地让我的老二在表妹的穴中摩擦,而且速度越插越快。

    “啊……表哥……饶了妹妹吧……妹妹真的会死掉啊……啊……啊~~”表妹被我插得又再度叫起来。

    “表妹……我快要射了,我们……一起死……掉吧……”说完这句话后,我的精液已经从龟头上喷涌而出,一股接一股地射入刚被我开苞的鲜嫩阴道,填满了表妹的子宫。

    高潮过后的两人虚脱地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表妹先开口说话了,“表哥你好坏……欺负人家……”表妹装可爱的说道,然后瞧了一下自己的小穴,一丝丝淡红色的黏液正缓缓流淌出外,那是我射进去的精液和她处女膜破裂时的落红混合物,她轻捶着我胸口说:“把人家下面都戳到流血了!”

    “呵呵……是喔!一开始就叫你不要了,不听话,活该!”我逗着她说。

    “不管啦!你欺负人家,我要和阿公说!”表妹嘟着嘴道。

    我顿时吓傻了,跟阿公说,我还能活命吗?“好妹妹,刚才表哥不是把你弄得很舒服吗?念我这么卖力,就不要和阿公说了吧?”我紧张道。

    “嘻嘻!不说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表妹露出了调皮的脸色。

    我一脸疑问说:“答应什么?”

    表妹突然靠近我的耳朵,轻轻说道:“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我傻眼地看着脸又红起来的表妹,抱着她说:“呵呵,再来几次都可以!”

    正当两人欢天喜地准备大战第二回合时,远处传来叫声:“阿太啊……你是起来没……”我们才吓到清醒:大人还是在家的。

    这时候我和表妹迅速各自穿起衣服走向客厅,阿嬷看到我说:“阿太啊,中午才起来喔?甘那低勒!你阿公和你舅妈一大早就去菜市场帮你买你爱吃的,应该等等就回来了。”

    我立即又问阿嬷:“阿嬷,你刚刚去哪啊?怎么叫表妹来叫我?”

    阿嬷说道:“我去巷口买东西啊!怎么了?你表妹那么漂亮,叫她去叫你不好喔?”

    我和表妹立即都对阿嬷笑了一下,因为在刚刚开门要到客厅时,表妹又在我耳旁说了:“今天晚上……房门……不要锁上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