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7)
  • 发布时间:2018-01-17 12:3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8)》

    《师说(1)》

    :viewthread.php?tid=9075955&page=1#pid94921752 字数:5183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七)公园

    作者:scote216(思考兔) 2014年5月20日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七)公园

    老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钟了。看了看旁边海棠春睡的小美人, 他嘴角扬起微笑,在她樱唇上亲吻了一口,起身洗漱。洗漱完了,老吕在客厅打了一趟拳,当然选的是动作轻盈一点的,免得吵 醒佳人。不过小美人还是醒了,赤裸着姣好的身子,迷迷瞪瞪的从老吕面前走过, 看样子是去找厕所。老吕笑了,收了把式,一把抱起小美妞儿,向厕所走去。小美人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当即羞红了脸,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暗恼自己 怎么这么不注意。及至被抱到了厕所,小美人被干爹从背后把着双腿,一副小 孩儿撒尿的形状。小美人当即哀哀求饶,说这样实在尿不出来。老吕恶作剧心 里加上某种莫名的情绪发作,硬是不肯放下。小美人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了,还是尿了出来。老吕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 看着水花四溅,驴货又昂起了头,一下一下的顶着小美人的嫩屁屁。要不是怜 惜她连日被征伐,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但就算是不能真做,也不能轻易放过。 所以还是让她手扶着洗脸池的台盆,自己掏出驴货,在她的美臀和股沟处不断 顶弄,左手伸到胸前,小玉兔再度陷入魔爪。右手也没闲着,把她的下巴扭过 来,命令她伸出小舌头,一阵吮吸。玩了一会儿,又把驴货插在她双腿之间,命她夹紧,来回抽动。大腿内侧 的柔嫩肌肤,还在不断淌水的小鲍鱼,都被那驴货不断摩擦,引得小美妞儿的 呻吟声又大了起来。玩弄了多时,老吕还是放过了她,让她在浴室洗澡,自己回客厅喝茶。此刻的雨嫣在莲蓬头下,清洗着水淋淋的阴部和美艳的菊穴,心里甜丝丝 的。终于摆脱了恶人的纠缠,和干爹的感情也发展的很顺利。除了母亲的病情, 其他的事情也没什么可烦心的了,她甚至愉快的哼出了歌曲来。良久,美人出浴的雨嫣穿了浴袍,被老吕叫到了餐桌旁,原来趁她洗澡的 功夫,老吕从旁边的醉仙居叫了外卖。时间已是快12点了,小美人也是饿了,开心的给老吕送上一个香吻,然后 坐在桌边吃了起来,要知道醉仙居的菜品价格虽然不菲,但是味道之好也是远 近闻名啊。两荤两素四个炒菜,加上一罐乌鸡参汤,清淡而又营养,再加上老 吕自己煮的米饭,让她胃口大开。吃完了饭,老吕让她穿好衣服,驱车带她去茶室。路上,老吕说让雨嫣还 是回茶室上班,并且打电话叫素素给他安排一间宿舍并配备好日常用品,素素 应了,又说有俩人一大早就来门口等着了。到了茶室,只见乌老大带着陈东恭敬的在门口站着。看到老吕二人来了, 乌老大赶忙上前问候,陈东也在背后低着头跟过来,手里抱着个牛皮纸袋子, 鼓鼓的。老吕淡淡的应了一声,带着二人上楼。到了办公室,乌老大谦恭的道歉,然后说已经把周瘸子送到医院了,等出 院就把他送派出所,让他自首个贩毒或者拐卖人口的罪名,起码让他蹲十年。 然后让陈东把手里的袋子拿来,说这是十万块人民币,向雨嫣姑娘表达一点歉 意。最后是陈东,他退后了几步,一条腿踩在凳子上,从腰间拔出一把刀子, 说要三刀六洞给雨嫣谢罪。雨嫣低声问老吕:“什么叫三刀六洞啊?”乌老大听到了,躬身解释说:“就是用刀在腿上捅三下,每次都要看到刀 尖从另一边透出来,所以叫三刀六洞。”老吕没表示什么。但雨嫣听了觉得很可怕,看了看陈东,心里又觉得不忍 了。毕竟陈东不是发起者,而且也没像周瘸子那么恶劣的对待他,反而在做爱 的时候说了很多赞美的情话。况且作为一个善良的女孩,血腥的事情让她觉得 很不安。陈东把刀子握紧,手有点抖。毕竟是要自己扎自己,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下去的。他扬起胳膊,闭上眼睛,狠了狠心正准备扎下去,只听一声娇呼: “不要!”当然是雨嫣喊得,她转回头来对老吕说:“干爹,我看就不要这样啦,人 家觉得好可怕。”老吕笑着:“嗯,我知道了。乌老大,让他回去之后再扎,别在这脏了我 的地方,还会吓到我家丫头。另外记得拍照片当凭证。”乌老大弯着腰赔笑说 好好好,眼睛却望着雨嫣。雨嫣摇着老吕的胳膊:“干爹,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说不要让他扎 了,我原谅他就是了。”陈东的眼睛里,放射出了感激,以及希望。老吕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干女儿,最后缓缓的对乌老大说:“好,既然我 女儿这么说了,三刀六洞就免了。但是在赔偿金方面,还得再加十万。”乌老大说:“行,只要您肯原谅,绝对没问题。”随后乌老大打起了电话,一会功夫来了个马仔,又带了十万过来。老吕说:“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让你手下 的人收敛一点,如果再敢让我动怒,后果你知道的。”乌老大让陈东过来给老吕鞠躬,又让他给雨嫣道谢。老吕发现,陈东看着 雨嫣的眼神里,很复杂,有感激,也有别的一种异样情绪。乌老大却没注意这些细节,千恩万谢之后,对老吕说:“吕先生您大人有 大量,我们以后一定会注意。为了感谢您的宽容,晚上能否赏光,我们请您吃 个便饭。”老吕说:“这些就不必了,晚上我还有事。”乌老大说:“好,那就改日吧。咱们回头再约。”老吕说:“好,你们先回去吧。”乌老大弯腰点头,带着陈东往门口走了几步,又转回身来,说:“吕先生, 有件事我觉的还是提醒一下您,要小心着点儿南城的孙麻子。多了我也不方便 说,您有空自己查查吧。”老吕下意识的以为是乌老大想借机上眼药给孙麻子,随意地说:“好。”乌老大走后,老吕凝视着雨嫣:“丫头,这些钱都归你,我让素素把钱存 你账户里。“雨嫣说不要,因为这些钱会让她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像是卖身钱一样。 老吕说:“那就这样,这些钱我要了,我把昨晚咱们住的那地方给你,这些 钱算是购房款。你家住的那小区好像很老旧了,居住条件一定很差,而且据 说快拆迁了,你们总得找地方住。“雨嫣想了想,同意了,但是要给老吕打个三十万的借条以后还他,因为 那房子按市价起码值五十万。老吕板了脸:“丫头,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干爹。“雨嫣见老吕真生气了,也只好同意,摇着他的手撒娇。少时,老吕带着雨嫣,去银行存了十五万,然后去办了房子过户手续, 将那栋面积120平米的公寓的房主成了雨嫣。然后老吕开车带她去了医院, 在门口水果店买了个果篮。雨嫣嗔怪:“您怎么这么破费啊,这地方的水 果起码比超市的贵三分之一。“老吕笑笑说:”没事,你父母给我生了这 么可人儿的宝贝,给他们花点钱也是值得的。“到了病房,雨嫣给双方做了介绍,老吕递上果篮,并把剩下的五万 块钱给了雨嫣的父亲,说是认干女儿的见面礼。雨嫣的父亲年纪还没老 吕大,但是岁月的摧残已经让他看起来比老吕苍老很多,一个干干瘪瘪 的老头儿。他不断的推辞不要,但雨嫣却接过去放到了母亲的床头。雨嫣的父亲把雨嫣拉到了一旁问话,和雨嫣嘀咕了几句,然后走了 回来,对正在陪雨嫣母亲叙话的老吕说:“那谢谢老哥了。您以后要多 疼惜我家雨嫣,她从小也没享过什么福,以后麻烦您照顾了。“老吕 说:”没事,应该的。“又聊了一会儿,老吕告辞,雨嫣送他到楼下。到了车前,老吕说: “你这几天好好陪陪他们吧,正好自己也休息下,等你母亲出院了再 来上班。“雨嫣点头应了,帮他整理了下衣领。老吕上车,发动了,又把玻璃摇下来,问到:“你跟你爸说什么 了,他才肯要那些钱?“雨嫣退了一步,忍着笑:“我跟他说,为了给我妈治病,我求您 把我包养了,昨晚已经陪您睡过了。这五万是首批费用,后面还会有, 另外还送了套房子,说不定还会有车子。“说完不管一脸震惊的老吕, 自己咯咯笑着跑进去了。“哎呀我去!“老吕拍了拍脑门,哭笑不得的开车离开。中途给 梦梦打了个电话,梦梦好像才起床,声音懒懒的。但一听老吕自报家 门,马上开心的叽叽喳喳起来。然后两人约了两个小时后在淮城大学 附近的狮王公园见面。老吕先到了,把车停好,看时间还早,于是在公园散步起来。公 园面积很大,因里面的狮王山而得名。老吕走了一会感觉有点累,就 走到了一处林地和灌木丛的结合部,找了处草地,躺在上面闭目养神 起来。五月初的风早已不像寒冬和初春那么硬,拂在脸上柔柔的,天上 白云朵朵,身旁树林阴翳,耳边鸣声上下,好不惬意。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还传来 了男女的说话声,看来是一对小情侣来这谈情。老吕此时不好出来,不然会打扰人家,所以只好继续躺着。因为 多年习武所以听力很好,此时将那对情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就在这吧,小宝贝,来让老公亲亲。“这是男的声音。“别,有人看到就不好了。“女的似乎在拒绝,不过老吕听起来 有点耳熟。“切,这里这么隐蔽,哪里会有人呐。快点,这几天想死我了。 么么。“女的似乎稍稍挣扎了下,就顺从了,男女接吻的声音时时传来。不久,男的似乎生气了:“干啥,一副受委屈的样子,你是我老 婆,亲亲嘴这不很正常吗?再说睡都睡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难道你还在想着栓子?“女的马上回答:“你,你,别瞎说,我是你的女人了,怎么还会 想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们俩在中学里就勾勾搭搭的,奶子和 骚屄都给他摸过了吧?要不是你实在是长得漂亮,你以为我会要你这 骚货?当初可是你爹求着我家把你嫁过来的,就为了那几万块钱彩礼 吧?““啥啊,要不是你把我奸污了,我爹怕我没人要,我怎么会落到 今天?“女人的声音里带着一阵气苦。“嘿嘿嘿,那还不是我略施小计,你不也就乖乖上钩了吗?要说 那周瘸子卖给我的外国春药也真厉害,用了一丁点就让你骚水直流, 后来小骚屁股坐在我腰上可劲儿的扭啊,害我第一次早早就缴枪了, 要不是后来看见处女血,我真怀疑你让栓子肏过了多少回了。““你,你别说了,反正现在我跟你定亲,是你老婆了,我也认 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疼我吧。”“嘿嘿嘿,那我现在就好好疼疼你,来。”“唔唔,别,唔,别脱我衣服。哎呀,怎么还摸我的奶子?”男的似乎一边亲着,一边哄着女的,一会儿功夫,男的得意的 说:“骚屄,还说不要,现在下面还不是水汪汪的?最喜欢一边摸 你这奶子一边肏小屄了,肏了多少次都肏不够。来,先给我嘬嘬鸡 巴。”哧溜哧溜的声音响起,一会儿之后,传来女人的干呕声,看来 是深喉了。过不多时,男的呼吸急促起来:“快,快点,舔我的马 眼,我肏,越来越会添了,肏死你的淫嘴,哦哦,射了,都给我咽 下去,一滴都不许漏。”一阵吞咽声后,男声又传来:“来,给我清理干净咯,小淫妇。”“唔,唔,都射了怎么还不软啊。”“都他妈憋了半个月了,那会这么快过瘾?都怪你们那鸡巴老 驴头,每天都让你们上班到这么晚,不然我天天能看见你,哪里会 憋这么狠啊。来,宝贝儿,老公来真正疼你了,躺下,把腿岔开。 只能在你休息的时候爽爽,还不好好陪陪我,让我肏个过瘾?“老吕这时想起来了,这女的是自己茶室的员工小翠,而那男的 是他男友牛二,在一家夜总会当保安,找小翠时自己见过他两次。“你别这么说我们老板,上班时间是我们的工作需要啊。哎呀, 哦,怎么突然就插进来了,搞得人家都有点疼了。““嗬嗬嗬,没事,马上就舒服了,哦,真他妈紧,总也肏不够 呐,哦,哦,骚屄。““哦。。。。哦。。。。慢点”“小骚货,来,舔我的乳头,哦,,,对,就这样,爱死你了”随着啪啪的声音和女人轻声的呻吟,老驴头听的也有点兴奋了, 要不是这两天已经射了三次了,肯定会把驴货拉出来撸一管了。“骚屄,翻过来,撅着屁股,让老子肏肏你的大白腚。真他妈 白,都快赶上你们老驴头那儿媳妇的大腿了。”“啊。。。啊。。。你瞎说啥,怎么还扯上琳琳姐了,哦。。 哦。。。轻点。。。。”“哦。。。哦、、、,干死你,浪屄,那天我在场子里见到你 们老板的儿媳妇了,她是叫林琳吧?和几个人一块儿来的,穿的那 叫一个骚啊,真正的齐逼小短裙,大白腿露在外面,丁字裤边上的 几根阴毛都看得见,而且一走路恨不得把那对肥白奶子甩出来。”“哦。。。哦。。。你这坏人,一说琳琳姐怎么更硬了?好 深。。。好烫”“嘿嘿嘿,谁让她那么骚啊,看她那骚样儿,是个男的就会想 上她。对了,咱们再玩一次那个游戏吧,上次弄得挺爽的。”“你这坏人,又要作践你老婆,哦。。。。哦。。。又打我屁 股了,轻点”“骚屄,说,除了老公我,还有谁上过你?”“哦。。。哦。。。只给老公上过”“骚货,上次不是这么玩的,那改个说法,说,除了老公,还 想让谁肏?”“哦。。。哦。。。。没““说,是不是还想给栓子肏?“啪啪声陡然激烈了起来。“啊。。。啊。。。是。。。是想给栓子哥肏,肏烂我的骚屄““哦。。哦。。。小骚屄更紧了,真爽。说,还想给谁肏?““哦哦哦,还想给吕老板肏,让他的驴货把你骚屄老婆干穿,让 他射进你老婆的阴道里,我要给他生儿子,哦,哦““骚屄,骚屄,骚屄“男人随着一声一声的渐渐高涨,最后一声 低吼,应该是射了。女人的喘息声也逐渐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传来悉悉索索的声 音,然后脚步声又响起,看来是穿好衣服渐渐走远了。“真他妈爽,下次还要这么玩。”男人的声音又传过来。“你个变态,这么喜欢幻想自己女人给别人干。对了,你刚才说 的林琳姐的事是真的吗?”“怎么可能有假,我跟你说啊。。。”随着声音远去,老吕听不清他们后面的对话了,只隐隐约约听到 什么孙麻子、东瀛人几个词。从听到儿媳妇的名字开始,老吕的心思已经不在刚才的男女身上 了,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完)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