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醉淫欲境界
  • 发布时间:2018-01-16 13:2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我的女兵我的团》

    《香车美人》

    .

    按摩师的大西六助有着大相扑十两笔头的头衔的男人。身长五尺八寸,体重也没有超过二十贯台的堂堂体躯,

    超过五十岁的年龄,头发稀少,前头部的秃着,看到他那向前弯曲的姿势,如果知道他过去的人都会感动的落泪。

    他在进升到十两时,从万人当中被选为大关横纲的刚强力士,天生是美男子及喜好女人成了祸害,他终於在登

    上笔头的某个夜晚由於眼疾而失明,不得已只好从相扑界引退下来。

    之後回到故乡名古屋,从事按摩的工作,在社会获得了相当的地位之後,目前过着无富裕的生活,但是仍然是

    无法改掉喜爱女色的缺点,所以仍然是反覆的遭遇到很多无情的失败。

    而且像这样的人往往在娶老婆方面的运气特别不好,接二连三不是老婆去逝,就是和恶妻离别,或是老婆跑掉。

    由於发生这种事就必须花掉很多的钱,同时会被人瞧不起,况且没有为他留下一男半女。

    和现在的老婆之间只有一名叫作律子的十七岁女孩,这是老婆所带来的孩子,和她没有血缘关系。

    即然是这样,如果说他从年轻时候开始就不断有的放荡行为而和女人有了肉体上的关系,不过到目前为止他和

    女人发生关系而生下孩子时,每次都是用钱来打发女人所生的小孩,有的已是长大成人,或着是嫁人过着幸福的日

    子。

    当然六助所不知道的孩子,如果要数的话,可能和他过去的老婆人数一样多。

    今天六助是接受一家特别是指名要他前去,於是他搭乘被称为是「更生车」的脚踏车出门前去。本来他是可以

    堂堂正正的走去。

    因为,他从二、三年前就回复了视力,明亮的地方连相当的细微的地方他都看的见。但是他的想法┅这是个秘

    密,所以他仍然是假装不自由的样子——有着按摩师权威的成功是得来不易的,他不想如此轻易的破坏掉。

    今日叫他去的那家并不是第一次前去,一个星期以前曾被叫去过一次,是替老太太按肩膀。

    今天大概也是那个老太太,或着是她的徒弟都无所谓,今天是特别指定要自己去,大概是对於前次的按摩相当

    的满意。当时看到在旁边始终是说着笑话,年龄在三十三、四岁的女人,那个引起他注意的女人,到底是谁呢?

    我稍为偷偷的替她算命一下,被认为和其他在旁边无所事事的女人们相差太多了┅我非常的喜欢那女人,她根

    本就以为我是个瞎子,时时以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的脸看,然後是叹着气,但是看到我的身体,就发出奇怪叹气声,

    她或许是相当想要男人也说不定。

    呜呼┅┅想要吃我精力旺盛的阴茎,如果没有我的阴茎的话,将是无法活下去了。

    六助一个人在车内窃笑,车子到达之後,被女佣人引导进入里面时,房间是和前天一样,坐在棉被旁边等待的

    妇人,竟然就是六助所曾经想到的那个女人。

    「哎呀┅今天要按摩的人是┅」说完,面对惊讶的六助。

    「哎呀┅你的眼睛看的到吗?」连妇人也吓了一跳,「不是┅不是这样┅那是因为我们盲人,只要将脸伸入房

    内,就能大概知道客人的样子┅请告诉我是要按摩上面或着下面┅」六助若无其事的说道,然後坐在妇人的旁边,

    从白色的口袋拿出了消毒绵的盒子,擦拭在那结实良好的手指及手掌上。

    「哎呀!感觉很发达嘛┅这个嘛┅是真的┅腰虽然很痛┅但是┅」「啊┅是的┅那麽请你稍为趴下┅不是的┅

    这样就可以了┅」六助尽可能一副很认真的态度,如同是玩弄只穿着一件紫色睡衣的女人臀部一般,两掌放在背柱

    下面。

    那是一种完全没有骨头,非常柔软的感触。他默默的让女人的身体侧躺,很有技巧将凝缩在一块的筋肉给揉开

    来。偶而女人好像是很舒服似的从嘴巴中发出「鸣鸣鸣」的小声叹气声。

    六助的手指及手掌从背部慢慢的伸到侧腹,然後逐渐的从腰到大腿的外侧,往下抚摸揉捏。那是和六助平常所

    不同心情,聚集了情念,所以他的心情从手指传到了女方,或着是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女人就完全任由六助的摆布。

    「喂┅再稍为往里面揉┅」女人闭着眼睛,面转向六助,也不管裙摆的凌乱,就将身挪过来,六助是确定的感

    觉到女人是想要自己的肉体。虽然并不知道她是有怎样个性的女人,但是对付如此般的女人,他是不会退缩的。

    他意识到衣服下面那胖乎乎的阴部带着灼热,并且将头抬的高高,突然他将手指伸入凌乱裙摆的里面。

    於是手指头接触到柔软的阴毛,他吓一跳,而要将手伸出来时,他的手一下子被柔软的女人手给握住了。

    六助知道女人对他有兴趣了。他终於将膝盖伸直,然後将裤子脱下,毫不在乎的露出了勃起黑色的阴茎。

    於是用一只手使女人头朝上躺着,将她的裙摆卷到下腹部处,将手滑入稍为打开的大腿内,用二根结实的手指

    去探寻膣口,同时将手指插入到第二关节为止。

    「啊┅」女人突然发出了比尖叫还可怕的声音,身体整个向後仰。膣口早已经是带着热气,充满粘膜而湿透了。

    如咸鳕鱼子一般粗糙的膣壁将六助的二根手指给勒紧纠缠着。强行撬开般的挖时,女人「鸣┅快点插入┅」终於轻

    轻的说出心里的话。

    六助马上脱下所穿的白色上衣,呈现裸体时,从大大的腹下露出了有六、七寸上面还留着口水的阴茎,用手指

    抓住龟头的凹处,对准了打开红色嘴巴海葵的嘴边,一下子就刺了进去。

    「嘶嘶」由於口水的光滑,整根阴茎有一半插入小阴唇的裂缝处。

    六助忘了自己,女人则很像是木暮实千代。歪着嘴唇,只是一边很急促的吐着热气,皙白的大腿如同是要被撕

    裂一般的张的开开,表现出拒绝压迫巨大侵入者的风情。

    由於一次刺入的冲击,淫水整个溢出来,非常的了解阴茎的尖头处都是灼热的液体。

    六助抱住女人的腰,立起上半身,将膝挤入女人屁股的两侧,就这样接连用力的摆动腰部。

    灼热的龟头以一种非常轻松的气势刺入女人的子宫壁,拼命的用力摩擦刺入膣壁。女人的感觉是一口气被推到

    快感的高潮扩散开来。

    「啊啊┅果然是如我所想像的棒极了。」拿开枕头,头在棉被摩擦,女人放出了赞叹的声音。

    「我┅我可以再来一次┅我非常的想要和这般健壮体格的男人┅但是今天实现我的愿望┅太高兴了┅」皱着美

    丽的眉毛,歪着嘴巴,一边缠绕住六助的脖子,女人发出了断气似的愉悦声音,膣壁的襞连一点空间也没有的将紧

    绷的阴茎包住,刺入、来回捏如吸盘一般的密着,女人的整个腰贴住六助的下腹,并且是将腰翘得高高。

    没有短暂的休息,不断的刺入,看穿女人按耐不住要达到第二次高潮,吸了一口气,六助一下子抱起女人腰部,

    使她坐在自己的腹上。

    精疲力倦,毫无力气的女人解开了睡衣的带子,将暴露出来的肌肤依靠在六助有着黑色胸毛的胸部到腹部时,

    一只手臂绕到背,一只手则绕到六助的脖子,将脸靠近,吸起六助的嘴巴。

    细长的眼睛稍微的张开,眼睛如作梦一般的模糊,鼻梁上出现汗水的女人,脸上表情就是一幅浮世画。

    他将手伸入靠拢的大腿,找到纠缠在一起的毛,又粘又滑、湿润的小阴唇间压住了阴核,摆动起来。女人精疲

    力倦的身体稍为动一下,松缓吸六助舌的力气「咻」发出了忍耐的声音,腹部出现波浪,二、三次连续的拼命插入,

    不断吐出淫水,失去知觉的性感,由於成熟女人的粘着又突然燃烧起来,连骨髓都要溶化一般的快感。

    「啊┅感觉很舒服┅该如何是好呢?」一点也不害羞,马上就将阴茎整个吃进去,发出声音,摩擦阴部不断吸

    着舌。

    配合着二人的呼吸,来回摆动腰部时,女人溢出来的爱液流到直接刺入的阴茎,同时连睾丸也都是爱液。

    明朗午後太阳透过隔窗直接照射到性交的男女,那是连一个个毛细孔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姿态。尤其是如同软骨

    动物一般,骨头柔软女人的四肢,如同六助所想像一般,将所有的姿态毫不可惜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只会煽起

    六助那无止境的情欲。

    怀疑这个柔软、纤细的皙白肉体身那儿有被隐藏一般,女人旺盛的精力不断燃烧,子宫口膨胀起来,如痴狂的

    陶醉在快感中。

    大约是经过了二个小时,女人终於像从阴蕊感到疲倦,不拔出也不擦拭的阴茎是用尽了各种秘术拼命刺入,但

    是女人都没有大的反应,大大张开的腿也显得精疲力倦,一副恍惚的样子。

    充满粘答答汗水肚子是有了大波浪,没有生过孩子的乳房。由於胡乱的呼吸而不停的摇晃。六助也感到相当的

    疲劳,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秘戏,充份满足了女人的味觉,接下来只是返复同样的动作而已,所以这是最後一次跨

    骑在女人的腹上,抬起腰部,专心的用一口气如同要使内脏也破裂的刺入。

    如同是断气一般献出身体的女人,脸上稍微有点泛红。

    「啊┅又觉得很舒服啦┅是的┅那儿┅如此用力的刺入┅鸣┅对了对了┅啊┅已经是不行┅达到高潮┅达到高

    潮┅啊┅该如何是好┅该如何是好┅」女人发出了最後的绝叫。

    那恼人的姿态及感激,使得六助也按耐不住。

    「鸣┅我也是受不了┅达到高潮┅鸣┅」他咬紧牙根发出声响,像要弄碎女人背骨一般的紧紧抱住,多量的精

    液射入子宫的深处,身体不知不觉的折叠在女人身上。

    「三十年来不曾碰到过,实在是太厉害的女人,那是┅」六助一边坐在回家的车上,一边想着竟然会发生如作

    梦一般的情事。

    回到家,稍为洗了个澡之後,和往常一样喝下三杯的酒,并且在吃完饭之後,他很快的进入房间,将身体躺下

    来。那有着稍为的醉醺模糊的网膜中,很清楚的出现了今天所遇到的那个女人的浓艳媚态,令他感到很困扰。

    想到女人光滑腹部曲线的阴暗处,黑色茂盛的柔毛,暗红色的裂缝很大方的暴露出来,委托男人爱抚的姿态。

    六助想起了两颊被女人的大腿所夹住,用手一边将阴毛左右拨开,一边将整个脸贴在又粘又滑的裂缝处,吸着

    阴核的情景,还有六助在中途看到,那时成匍匐状之後,屁股後面插入,慢慢的爬着到枕边去取水时,看到女人臀

    部丰满的肌肉,以及皙白的肌肤,使得六助整个人都按耐不住。

    如同是狗一般从後面插入,一边使用腰部,将手绕到女人的腹部挖弄阴核时,身体颤抖起来,来回的摆动屁股,

    抱紧了枕头,发出了叹息声。

    「啊┅亲爱的六助先生┅我受不了┅」六助听到女人的叹息声之後就更加的兴奋,他也跟着发出了轻声的尖叫。

    「啊┅没想到会如此的令人感到舒服┅啊┅如同是要达到高潮一般┅」那个女人的脸,还有肉体及心,早已经

    是被男人爱抚而变得狂喜起来,令她觉得好像不是真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女人在那个叫作姆村的老太太家里干什麽?她是住在那个家里呢?还是在别的地方有真正属於自己的住处,

    即使六助问她的名字时,她只是笑着并没有准备要回答的一位不可思议的女人,根据事实来看,他觉得或者他们不

    会再见面也说一定。

    「即使和那个女人没有说过很多话,但也知道她和别人的女人不同。」六助要求每夜所不可缺少的爱抚,令他

    想到非常深爱的妻子由纪。

    六助是透过一位客人的介绍,在去年冬天,答应扶养她的小孩而和由纪结婚。

    由纪的年龄和今天的女人相近是三十六岁,体格也是很相似,肌肤相当的美丽,这些都令他觉得惊讶。

    他对於养女的律子抱持着很深的执着心(指喜欢律子而言),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任何的机会去接近她。

    不知不觉中,变得粘糊糊的,睡了一下又清醒过来的六助,耳边听到客厅传来钟响声是晚上十点了。

    「哎呀┅已经是这麽晚了┅」他拿起枕头边的小瓶「咕嘟┅」大口的喝着水时,用那在家里不必伪装成盲人的

    眼睛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又想起今天的女人。

    在旁边,扇门开着,妻子由纪和平常一样,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双手摆在前面进入房间内。

    於是,二人的视线相连在一起时,她对六助笑了一笑,然後将睡觉的寝具卷到腰旁边,她来到六助的肩膀旁边

    弯下膝盖坐下来。

    凌乱的裙摆前面是敞开的,从红色透明的睡衣内,可以看到大腿。

    将一只腿倚靠在六助的侧腹,默默的将脸挨近时,然後将灼热的唇盖在六助的口唇上面,用舌头卷起男人的舌,

    发出「咻┅咻┅」声音的吸了起来。

    六助裸露的侧腹粗糙的触碰到由纪的阴毛,摩擦到妻子又粘又滑的阴部沟。

    今天白天才历经过一次激情的六助,今夜是看到老婆都觉得厌倦,但是被老婆的如此举动,他也就按耐不住,

    不由得采取主动抽出由纪的舌开始吸起来。

    大腿间的阴茎精疲力竭,从茂盛的黑毛中,那龟头又变硬,并且伸直起来。

    马上,粗大坚挺的阴茎整根就被由纪给掌握住,同时上下的抚摸着。

    巨大的顶门棍,虽然心情是尚未到达,但是阴茎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用力的勃起了,在由纪的手掌之中,

    开始悸动起来。

    六助首先将妻子和今天白天所做爱的女人作比较,他不喜欢由纪卷缩的阴毛,奇怪的有着肥厚脂肪的粗大阴唇

    肌肤触感,令他有种淫乱的感觉,然後由纪早已经是拼命的左右摆动暴露出来的乳房,同时跨骑在六助的下腹部。

    「今晚要这麽作是吗?」轻声的说道,将握在手上的龟头对准膣口,一面从上面吞入深处,一边则是摆动腰部。

    到目前为止,已经是没有所谓喜欢或者是讨厌的事情了。

    慢慢的,随着女人肉味渗入脑髓,六助尚无法达到满足的。他将手掌对准由纪的两腿内侧到屁股方面,露出二

    寸左右从下面往上推。

    在下面,龟头是完全对准到嘴角张开的子宫口,令人觉得很舒服似的,由纪不由得皱起脸,同时咬紧口唇一边

    发出「嗯呜┅」的呻吟声,一边则是拼命的配合节奏摆动腰部,然後是在膣壁勒紧捋起来。

    「感觉好舒服啊┅亲爱的嗯呜┅啊啊┅好像是已经达到高潮了┅啊啊┅我到底该怎麽办呢?呜┅好舒服┅呜┅」

    妻子拼命的自言自语,用两手支持六助雄厚的胸膛,这时候他将腰部抬高,发出「咕嘟」吞口水的声音,不管三七

    二十一继续的用力拍打屁股。

    於是一直在忍耐的六助终於按耐不住,咬紧牙根如同是一口气喷出水似完全射精了,湿答答的传到由纪。溢出

    来的精液,从睾丸到下腹处撒出炼乳一般的整个流出来,他用尽力气折叠倒下来,暂时的默默不语,只是甩动肩膀

    继续在吸气。

    无论如何,只要是二人在家,这是除了每个月的生理日之外,每夜所不可缺少的性交活动。

    同时二个人的身体也是和平常人一般,像由纪只有丈夫一个人是他做爱的对象。总而言之,对六助来说,不是

    只有太太是他做爱的对象,所以像今晚这样的行为发生很多次的话,他是再怎麽用尽秘术终究会对太太的肉体感到

    疲倦、厌烦的。

    即使是不文雅的农妇大腿,或者是女流氓长满青苔的屁股,指很少性交而言,只要是第一次,也会在忘我之中

    而使血液沸腾起来。

    那个证明就是比自己稍为年长二、三岁的佣人在房内交待她事情时,佣人可以说是非常胖而结实、有精神的老

    太婆,当她被人问到喜欢什麽时,她就成为别人的笑柄,但是对於六助来说,却是和劝说没有经验的女孩一般的感

    到兴奋,同时非常的卖力。

    在昏暗的草席上,当六助一下子张开老太太的大腿的皙白及美丽的肌肉,也是令他觉得相当的惊讶。

    於是六助用手指将那令人觉得焦急而缠绕在一起的黑毛分开,同时,将勃起的阴茎一下子刺入的瞬间舒服感,

    是一点也不会输给插入年经女孩阴门瞬间感觉。

    六助现在抱持着最大的执着心看准的是律子。

    尤其是自从偷看到在黄昏的内庭澡房深处,用澡盆冲水裸体的律子之後,欲念则是特别高涨。

    这个时候,即使是手脚被捆绑起来,也仍然是会左思右想的想不出头绪来。

    在澡房看到律子时候,她的个子是很娇小,但是在律子的大腿处是和母亲的多毛性不同,尚未看到被称为耻毛

    一般的黑色东西。

    她并不是先天的无毛症,但是只不过是被认为像扫除刷毛薄黑般阴影而已。

    律子长出紫苏果实般的乳头一般幼子的乳房膨胀,也是非常的清楚动人风情。

    将那只小雀压在我的大鼓肚子下面,然後强行将阴茎刺入的话,我即使就这样脑震荡倒下来,也是心甘情愿。

    六助很认真的想着律子┅律子┅每晚即使是被由纪所挑逗,而成为她作爱的对象,但是他不断的妄想将由纪的

    身体换成是律子的身体。

    六助这老不休竟然也想要吃年轻女孩的肉体。

    我总有一天是会等到的,六助每天都在期待。

    六助终於发现将焦虑而期待爱情的律子成为他的所有是比他所想像的时间要来得快。

    六助最喜欢烧烤的鹑。

    每年深秋时节来到时,他都会搭五个小时的火车到温泉乡去,吃着所捕获到的鹑,作二、三天的旅游。

    虽然并不一定要跑那麽远的山中去捕获鹑,在家附近就可以容易的买到,但是到那儿去的话,至少不会碰到熟

    人,而且不必假装瞎子,就能光明正大的张开眼睛享受生活。

    十月底,今年也终於到了这个季节,也决定了出发日期,但是不巧的是由纪的家乡有人病危,随时都可能去逝。

    所以由纪没有理由不回去探望,因此她决定由六助带着津子一个人前去旅行。

    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六助的心中可是雀跃不已。

    抵达住宿旅馆之後,穿着洗澡的浴衣外面加上一件宽袖棉袍很安心的在火盆前面。

    房间的左侧可以看到红叶的散落以及听到溪水流过的声音,整个人都被这种悠闲的心情所包围住。

    尤其是一想到在旁边替他倒酒的律子今晚将要好好的玩弄她一番,以达到他平常的欲望时,虽然涂上酱油糖汁

    所发出鹑的美味消失,但是六助却故意将带来的生的「菊正」渗进去,吃了令人的五脏觉得非常的舒服。

    这是他的预谋。

    到了半夜之後棉灯变得相当的冷。

    品尝过最喜欢的鹑料理,不由得喝多酒感到高兴,而酩酊大醉的六助,吃过饭的律子和旅馆的女服务生到娱乐

    室去玩尚未回来睡觉,六助就躺在有二个棉被的垫被上面,不停的想着要对律子采取怎样的作战策略。

    就在不知不觉中,六助睡着了,当他醒过来时,已经相当的晚了。

    「这样就糟了┅」他抬起头来,看到隔壁的床位,律子还是没有回来睡觉,枕头旁边的手表指着十二点,大概

    表停了。

    六助觉得很纳闷。

    「奇怪!已经是过了凌晨一点,她到底在那个地方干什麽啊?」六助觉得非常的怀疑。

    他整理一下身上凌乱的宽袖棉袍,然来到房间外面的走廊。

    有很多客人仍然挑灯在玩乐、笑着吵闹着,也有艺者和客人在房内高声歌唱,旅馆并不如六助所想像到了半夜

    会变得宁静。

    到服务台去询问时,得知在娱乐室内,律子和其他三个客人,正要开始打麻将,同时今晚要打通宵。

    律子看到六助跑来,请他来为她加油。

    这个时候,旅馆老板也笑着将吃的零食,以及饮料拿到娱乐室来招待他们。

    这是怎麽回事,如此一来今晚不就没戏唱了,心中一点也不觉得有趣的六助。

    「讨厌啦!只有麻将,我完全不会,我倒不如用老板的酒杯,在此喝一杯还来的痛快,对不对老板!」「是的

    ┅是的┅当然是正确,如果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的话,我们就一起喝吧!」清蒸鲤鱼、烧烤的鹑以及儿川的名产乌

    鱼子等过年过时节的名菜都摆在桌上。

    拿着酒杯的老板说道∶「来吧,首先是┅」用二根手指拿着酒杯。

    「呜┅这些┅看到这些都会引起食欲的佳肴,太好了。」六助整个人变得非常高兴的不停喝酒。

    从娱乐室那儿也不时传来喧闹的笑声。

    接近天亮时,又喝得酩酊大醉的六助,醉眼模糊来到房屋外面的走廊。

    「律子这小女孩,我不知道她那麽喜欢打麻将,本来还想要玩弄她一番,算了┅算了┅偶而一个夜晚自己睡也

    不错嘛┅」六助一边咕嘀,一边打开房间的扇门时,进入到里面,朝寝室一望,昏暗的房间中听到有人睡觉「嘶┅」

    的呼吸声。

    「律子这家伙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跑进来睡觉是吗?」他轻声的说道。

    眼看着六助的眼色燃烧起来。

    错失掉而抓不住的机会正意想不到的降临到他的面前。

    由於酒醉失去理性的六助连考虑也没有,突然脱了睡衣又一下子就抱住温暖睡着的女人胸部。

    马上,六助就将一只手插入女人凌乱宽被棉袍的大腿内,正要探寻阴部时。

    「啊!」发出了惊愕的声音,女体一下子飞跳起来。

    因为和律子完全不一样茂盛的阴毛被六助的手掌所触摸到。

    「真糟糕┅房间不对嘛┅」六助的脸色变得苍白,整个人显得很狼狈,他正准备要逃走。

    但是他的手被女人柔软的手给紧紧抓住。

    「哎呀┅真的很对不起我弄错了房间,无论如何请你原谅,实在是抱歉┅」弄错房间,紧紧抱住了别的女人,

    他将手伸入女人的大腿内,如果这件事被喧扬出去的话,可是没有脸出去见人啊!

    所以这个时候六助整个人显得很狼狈,是一点也不过份,但是女人只是悄悄的紧握住他的手,同时意外的从口

    中忍不住发出「呜呼┅」的笑声。

    「什麽弄错房间嘛!房间里面不是只有小姐一个在睡觉。」被刺入疼痛部位,惊吓的六助。

    「房间没有错,只是人不同,你的女儿不在,所以我借住睡在此┅但是和你太太不同的感觉,也不是你的女儿。

    我是很幸运的,请好好的对待我,由於喝酒的缘故,有什麽错说的话,请你原谅,哈哈哈┅你还呆呆愣在那儿干嘛

    ┅赶快到这儿来,天已是亮了┅」「┅」「快点过来,要我说几遍呢?」「你是要┅睡在此┅」六助的膝头还在颤

    抖着。

    「是的,我的名字叫作美枝,我在二十年代时可以忍耐,但是三十年代就稍为有点忍耐不住了。一个女人过了

    四十岁之後,就会非常的寂寞,尤其是看到像大西先生这般粗壮,可以依靠的男人时,早就不知道什麽叫作耻辱。」

    「哈哈哈哈┅我心里虽然是在忍耐┅但是┅这儿已┅」女人一下子将抓住六助的手压在大腿的阴毛中间部位。

    「来吧┅快点!不要急躁┅」在昏暗中,以充满热情的眼神挑逗着六助。

    六助觉得侵袭过来的并不是害羞的危机,只不过是江户绘早纸的一出戏而已他於是放心的叹了一口气,想到初

    在这个温泉町中名代的美人後家的肉体从事秘技时,他也忘了律子的宴情,疼痛般的好奇心及情欲,使他失去了判

    断的理智。

    由於美枝的力气被拉过去,伸出了手一边将阴毛分开,将手指滑入阴裂中。

    六助的手指探寻到又粘又滑带有湿气的膣口时,用食指及中指一下子插入到第二个关节周围。

    然後,他用拇指的腹部压住阴核不停的捏着,并且用二根手指开始在中间挖。

    「呜┅那是┅如此弄的话┅」美枝一度整个後头部都麻痹起来。

    她不由得张开大腿,用一只手抱住靠近六助的脖子用一只手找寻男人的前面,结果不用找寻就握住从宽被棉袍

    里面突出来那有六、七寸的阴茎。

    「啊┅果然是相当的粗大啊┅」一边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向下抚摸如同是松茸的伞一般平坦的龟头以及整根粗

    大的阴茎,同时从头整个抚摸到有二个坚硬肉丸的睾丸里面为止。

    六助打开的枕头旁电灯的开关。

    「啪」室内变得明亮时。

    美枝说道∶「啊┅你将电灯打开┅真是坏人┅」她将浓艳的脸转向一旁,但是看到眼前那比绘草纸中更加雄伟

    的阴茎。

    「哎呀!」她简直看呆了!

    一万人当中的一人,或者是十万人当中的一人,果然像画中那般大的东西还是存在世上,她则是一副百看不厌

    的样子。

    六助则是利用这个机会仔细的观察这个年过四十岁女人的肉体。

    皙白的肌肤是没有穿贴身裙,只穿着睡衣的女体,从头部到脚都暴露在明亮的灯亮之下。

    女人是属於中等的身体,所有的骨头都是那麽的纤细,给人消瘦的感觉。

    但是储存有充份的皮下脂肪的雪白肌肤没有一点臃肿的感觉而显得艳丽,只有乳房是因为有过生产经验而失去

    了膨胀丰满。

    不过从屁股到腹部、腰骨到大腿的曲线美丽姿态,那是令人想要全部舐遍的感触。

    雪丘的中央濡羽色的黑毛丛林,夹在紧绷大阴唇中央的阴裂沟是相当的湿粘,便将六助的粗手指二根夹住,然

    後是吐出了热气。

    可以说那是和处女的美不相同,有着中年成熟女人韵味的秘 .

    六助的双眼是充份的享受到了。

    女人看到时机成熟,露出了皙白的牙齿,颤抖而成为薄形状美丽的女人。唇和六助的嘴巴相贴住,不一会儿,

    就将插入灼热的舌给深深吸了进去。

    於是在二人相吻的状态之下,六助骑在女人的腹部上面,将腰放在女人大大张开的双腿间,女人的手指头则是

    夹住了龟头,对准了膣口作等待。

    逐渐一寸一寸慢慢的摆动腰部「嘶┅嘶┅」将阴茎摩擦进入了膣道的深处。

    稀有大阴茎终於被吞进去。

    阴茎的底部和膣口完全的密合在一起。

    从阴核到耻毛的周围,六助提心吊胆的阴毛一点一点的被埋进去,龟头的平坦处到整个阴茎,连流水的空隙也

    没有,紧紧的被子宫壁及膣壁给包围,粘膜及粘膜互相摩擦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响,就在「嘶嘶┅」插入拔出之际,

    有着如同是将阴茎的皮揪出来的感觉。

    简直是被认为膣壁的壁全体形成了一个吸盘一般,是非常珍贵女人的生殖器。

    无论任何人,包括六助在内,和这个女人性交没有人能够忍耐超过三分钟而不射精的,并且没有无法得到满足

    的,这样的传闻不是骗人的。

    (即性交一次就能得到完全满足而言。)仅仅是这样,没有稍作休息「嘶┅嘶┅」的使用大腰及小腰┅来回研

    磨,不断得到喜悦六助的秘术,美枝现在如同是品尝得到人生欢喜一般而咬紧牙根,整个身体向後仰,陶醉在快感

    的旋律中而忘了自己。

    放在男人肩膀上的两手指甲插入皮肤里面,到现在是要将皮肤刺破的颤抖。

    连最後一滴的骨髓也燃烧溶化一般的强烈快感。

    「啊┅啊┅大西先生,我骨头已经如破碎般,被男人的阴茎玩弄是如此的舒服,我不是在作梦吧!」「啊┅感

    觉舒服┅非常的舒服┅啊┅又变得舒服服┅到底是那儿舒服呢?我实在也搞不清楚了┅」「呜┅已经是要死去一般,

    要死去一般┅啊┅该如何是好呢?啊┅」「啊┅亲爱的┅」美枝是一副绝望悲伤什麽也不愿意的样子,连眼泪都流

    出来了,不停止无法消除的快感沸腾,在六助巨大阳具下,美枝的呼吸变得断断续续不顺畅。

    六助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要结束,他很有耐性的拼命刺入女人的腹中,来回的捏着,用嘴巴吸住乳头,咬住乳房

    的来回舐着,女人的身体被轻轻的抱到腹部上面,脸朝上的躺着,一只脚被抬到肩膀上面。

    然後六助用两腿夹住女人的背及腹部,盖住俯首爬行女人的屁股,刺入胃内部一般。变换各种形状、各种技巧,

    不断运气的美枝,最後在六助插入二、三次之後,就已经是全身颤抖起来了。

    「又达到高潮了┅又达到高潮了┅」发出了尖叫被拧出来一滴也没有留下的粘液从子宫口流到龟头。

    几百次、几千次┅那数不尽强烈的摩擦,在如同是没有感觉一般的铁棒阴茎上面用力。

    就在发出「啪啪┅」声音中溢出来的淫水中,激烈的刺了进去。

    「啊啊┅」二人同时发出尖叫声。

    已经是最後且松了一口气的瞬间,突然不断忍耐性的灼热快感往上推到脑髓。

    不断发出如胃肠被切碎一般的呻吟声,放射出如喷水般的精液。

    在这之前完全陷入断气一般意识不明的美枝一下子倒了下来,六助结束射精,逐渐的恢复常态,那萎缩纤细的

    阴茎及膣口中间,流出来又粘又滑的粘液传到男人睾丸,以及女人的肛门处。不在乎是湿透了被垫,并且扩散开来

    的情形,二人精疲力竭的陷入昏睡状态中。

    不久狼藉不堪的房间中,不知道是谁将扇门给打开二、三寸,透过外面的窗户,阳光照射进来。

    凝视着房间内俩人趴着不一动也不动的睡姿,身体变僵硬的人便是律子。

    胸中抱着麻将打赢来的奖品,她完全不知道房内的情形,一个十七岁小女孩看到了一切。

    律子像木头般呆住动也不动。

    但是她的体内可以说是第一次经验奇怪的血逆流,卷起旋滑、强烈的快感使得她全身麻痹起来。

    她到底是看到什麽呢?

    总而言之六助及美枝的生殖战争,对於幼小律子所了解的性知识,给予她太大的冲击。

    她什麽也没有做,只是看着两人。律子不小心就被性交的快感所趋使,一边陶醉在愉快当中,一边也和他们一

    样从体内流出了淫水。

    「啊┅」她的内心在呐喊着。

    她觉得性器的深处有不寻常的感觉,无意识中插入大腿间的手来不及覆盖阴裂,温暖的粘液就整个很舒服的流

    到手掌中。

    秋天的太阳高高的升起,是厨房开始推出中午饭的时候,终於在房间内睡觉的二人起身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知不觉中,改变样子,被侧向抱住,插入女人大腿间六助的腰并没有要离开,早晨起床时,常常有俗称早晨

    阴茎勃起现象,他的龟头是紧紧的刺入膣口中,连男女二人都吓了一跳。

    抬起了依靠在如墙壁一般茂盛胸毛胸部的脸,美枝的眼睛是露出微笑。

    四肢无力如死去一般的睡觉数小时,从美梦中醒过来的美枝,仍然留有某晚那身心俱裂的快感而出神,她知道

    那是从如同连结锁一般坚固系在一起二人的生殖器所有爱情的结果。

    忘记了昨晚的浮世。

    不是那是美枝在忘记自己自处的肉欲暴雨中,非常深切的体认到男女的与生俱来各种不同的生殖器。

    「原来,男女由於身体构造不同,对於性爱的感受也是不同啊!」美枝感慨的说道。

    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初尝禁果以来,人世间爱欲的葛藤她是第一次品尝到,如此深刻的愉悦,太困惑人心了┅

    如此棒的全身冲动如果是异性那儿获得的话,我是一点也不会觉得可惜的放弃一切努力┅这是美枝的想法。

    「昨晚太棒了┅非常┅我是生平第一次┅」「对我来说,你这儿是最棒的。」六助稍为捏了一下美枝脸颊,然

    後是没有改变的将嵌入龟头的阴茎向下挖。

    「这种美好味道是古今无可比。」六助如此的赞美说道。

    「哎呀!你说是真的吗?我太高兴了┅┅」美枝说着,从脸部到耳垂都变得通红。

    「那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又要变的很奇怪了┅┅」美枝继续的说道。

    从充血糜烂的膣壁处,那种如同是电波一般难以忘怀的快感扩散到全身。

    美枝按耐不住又将手绕到男人的腹部,然後是屁股。

    「朝寝、朝酒、朝性交。」所谓起床後性交的美好被一般的喜好者所流传。

    没有回复理性,四肢的神经也没有清醒过来时,将灼热的肉棒刺入热熟的淫口深处,太棒的感觉了。

    「可以了吗?如此的┅」「不管是好或者是不好,我即使是死了,也是无怨无悔啊!」六助也打从心眼儿里比

    原来更迷美枝的身体,即使不是这样从刚才开始就被美枝如橡皮一般的膣壁给紧闭住,并且凝结了情念。

    他则是默默的抬起美枝的屁股跨骑在自己的脸上。

    「现在要做爱是吗?」「哎呀,我们真的是心灵相通。」「啊啊┅对女人来说这样是最舒服┅」「啊┅男人感

    觉如何呢?」「哈哈哈┅男人不用摆动腰部┅没有问题┅」「哎呀┅讨厌啦!你不摆动腰部的话,我不要啦┅」「

    我是和你开玩笑,你别生气嘛!」「希望你不是在骗我┅」美枝於是蹲在六助的下腹处,脚掌放在男人的大腿上面,

    完全的依靠全身的体重,很有技巧的绕着屁股,捋阴茎。

    六助因此松手而用手掌稍的将女人的屁股抬起,然後将腰抬高,从下往上推来回的捏。

    无法形容的快感又再次使二人疯狂起来。

    美枝终於无法用自己力气摆动腰部,热烈疯狂而将脸朝下趴在六助的胸部,六助将被推开到脚下的棉被弄圆,

    将美枝的屁股朝上在棉被上面。

    美枝的头部在榻榻米上而她张开的两膝被抱住,嘴巴张开的阴口是被颠倒而面向正上方。

    六助用手压住阴茎,然後朝那个部位插入。

    这回是和刚才相反,男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女人下面。

    到达睾丸都吃进去的膣口如同是要破裂一般的膨胀,膣内被子宫壁一下子压入,则是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的空隙。

    在如此的状态下,「嘶嘶┅┅」的来回刺入、来回捏,是不会有任何东西被留下。

    美枝已经是连续二次、三次的吐出淫水,快感使得全身痛苦的扭动起来,勒紧并碰到男人肩膀的膝。

    这个时候的六助他如同停止呼吸一般。

    已经是时机成熟了,六助突然抬高腰部来回的刺着。

    「啊┅达到高潮了┅」配合运气,用尽了全身的精力,而且又暂时成为折叠的样子。

    美枝以桌上的电话通知要过来拿衣服,换上之後悄悄的回去了。

    六助这时突然想起律子的事,但是首先要将身体洗乾净而去泡温泉,要将那长久凝聚的身心解开来。

    当他洗完澡回来一看,二个房间都被打扫过,最外面的房间已经是准备了二份特别的饭餐,上面有各式各样的

    佳肴,律子被女服务生侍候,正津津有味的用餐。

    「噢┅律子,你到那儿去了?」六助无法隐藏住内心动摇,带着慌张的口气问道。

    但是律子一边非常开心的笑着,眼睛回头去看堆在床边那一大堆的奖品,然後又嬉皮笑脸,一副色咪咪的看着

    女服务生而说道∶「我啊!我告诉你吧┅父亲┅律子昨晚是相当的厉害啦!总之连续打了四回的麻将,结果四回都

    赢了,在十六个人当中算是最厉害的一个,太爽快了。对了!父亲,昨天大赛结束之後,我去洗澡然後为了拿奖品

    而回到娱乐室,这个玩具是大家送给我的,於是就和大家一起喝葡萄酒及啤酒,在那儿喧闹起来。

    伟子也喜欢喝酒,只喝下葡萄酒及啤酒二、三杯之後,兴致就来了,於是就躺在长椅子上睡着了,今天眼睛张

    开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但是,父亲你请放心,因为菊房的松川夫妇以及竹房的小姐,还有二、三人都和我一样睡在长椅子上。」「哎

    呀!律子说太多话了真对不起,今天旅馆的老板娘为父亲作了特别的料理,非常的好吃,来吧┅你不吃吗?」六助

    随着律子的吵闹声,又恢复到平常的心情,突然他盘腿坐在饭桌前面,拿起酒杯,女服生帮他倒完酒之後,一下子

    他将整杯热酒喝下肚子内。

    「啊啊┅味道真好,秋天这时候喝酒是最棒的啦!」在饭桌前,一定是相当疲倦吧┅请吃下这些,恢复精神┅

    「哎呀┅这是儿州的馒嘛┅这个太难得了┅在鹑中放入卵,这是什麽煮法?」「这个吗?是河鳟┅」「是的┅那是

    鳟加上青菜┅」「啊啊┅我觉得很伤脑筋┅太多了┅吃不完啦┅」「哈┅吃不完就不用客气的留下来,由我来收拾

    ┅」「什麽?你知道这些料理都是我最爱吃的啊┅」「是的┅父亲┅」说完一直是以眯眯眼看着自己那律子的眼神,

    六助认为是从来所没有的浓艳色,令他觉得胸中点上灯火一般的美丽。

    六助觉得律子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的律子已经是失去了处女性。

    就在数小时之前,受到了冲击,失去身心平衡的律子,蹒跚的离开房间,在无人的浴室脱衣间内将衣服脱掉,

    暂时的将身体浸在滚滚涌出来的热水中。

    她什麽都想不出来,只是在脑中清楚的浮现出养父和旅馆老板娘野兽一般肉欲纠缠的姿态而已。

    如此的将自我给忘记,一副拼命的样子,还有什麽比这个更令人陶醉的呢?

    什麽都没有作,自己只是看到而已,受到快感的冲击,而吐出了淫水,如果实际能够做爱的话,那是多麽美好

    的事情啊!

    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如果有某个男人跑进来挑逗的话,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身体委托给他。

    反正要失去处女的话,不管是今天或着是明天,三年之後都是同样的。

    「女人啊!要是破了处女,就会变得拖拉、粘着了,即使是自己一个人,最好是多知道其他男人才对。」「即

    使是用正确的吵闹方法,也必须要达到不生孩子的目的,为了肉欲的目的而生孩是一种罪恶。」如此的解释,那个

    友人好像是非常享乐在性游戏中,虽然是和律子同样十七岁年龄就已和数人做爱,对於性秘技是相当了解的样子。

    老实说,律子并不是很同意友人的看法。

    令人惊讶的是教过她们的中学老师当中,有很多人都对律子有好感。

    律子到目前为止,对於异性并没有兴趣,另外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具有性的魅力,但是她现在则是完全成为性欲

    的俘虏。

    体内所涌出来的情欲,使得处女膜神圣感完完全全的崩溃了,她化成可怜的娼妇。

    律子回到脱衣室之後,走到挂在墙壁上和她身高相等的壁镜前面,摆出各种姿式,仔仔细细的端祥自己的裸身。

    对十七岁的女孩来说,身材娇小,有着腋毛及耻毛小孩的肢体,仅仅是如此,那肌肤内所隐藏灼热的火焰则从

    肉体周围的每个角落渗出来,充满某种变态色情感。

    美丽出众的容貌与其是被人赞赏,到不如是被像锺魁那样勇猛的巨人所强行侵犯,发出了尖叫,正表达了她的

    欲情。

    律子暂时在镜子面前看够了自己的裸身,正准备要穿衣服而转过身来,突然门被打开了,是厨房的旭川五郎要

    进来洗澡。

    「啊┅」「哎呀┅」「你┅快走开┅」「我┅」意料之外,二人同时都以惊讶的表情看着对方。

    裸露身体的律子显得非常的狼狈,慌张的想要遮住前面,但是手的附近什麽东西也没有,所以只能将手盖住胸

    部,将腰部缩小,将涨红的脸低下去。

    五郎总是在没有人的时间,带着早起的睡眼惺松进来洗澡,但是没有想到却看到了裸体的律子,他整个睡意都

    一扫而光。

    眼睛在无意识中贴在有着稍为淡黑色大腿三角洲,而不愿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那早起呈现半勃起状态的阴茎胖嘟嘟的突出於睡裤前面,於是他很惊讶的用拿着毛巾的手用力

    去压住。

    他虽然不知道是那个房间的客人,但是还个小女孩,现在反正是在清洗被污水所弄脏的大腿。

    如今全旅馆中早起的人只有我和这位女孩。

    对方是裸露着身体。

    没有空闲时间,紧抱住她,不管三七二十一,要她照我的话去做吧!

    下贱的人只有下贱的想法而已。

    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女,而且如果知道她是处女的话,会增加他更多的好奇心。

    於是五郎假装要到衣柜去拿衣服,藉机靠近律子,然後转过身来,抱住律子的裸身。

    「啊啊┅你想要干什麽,太失礼了┅」律子感到非常惊讶及害怕,企图想要逃走。

    「哈哈┅没关系啦!小姐不要出声音┅」「什麽没关系,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嘛?快放手啦┅」「放手?这麽

    美丽的小姐,我今天实在是艳福不浅。」五郎一副色咪咪的样子。

    「哎呀┅你再不放手,我可是要喊救人啦!」律子惊慌的叫出来∶「嘿!小姐一大早没有人注意的,你乖乖的

    听话啊!」五郎用力抱紧律子。

    「我可不是那种骚包的女孩啊┅我还是处女,你好肮脏,快走开啦┅」这可说是处女的本能吧,并不是那样的

    期待要和异性性交,所以律子拼命的胡闹挣扎。

    「什麽?处女?哈!这麽说来就更加的按耐不住了,不乖乖的照我的话去做的话,我就将你杀掉┅」五郎突然

    将两手放在律子的肩膀上抓紧。喉咙发出声响,律子的呼吸也就是耳朵失去听觉,一想如果是真的这样死去的话太

    可怕了,她突然觉得生命很可贵,因此停止了挣扎。

    「住手!住手!我就照你的话去做,拜托┅」律子发出了哭泣的声音。

    五郎由於律子的顺从,不由得一边笑着。

    「那就搅吧!反正随时都都要被割开的阴部,对方是谁都是一样的,不是自傲啊!我的阴茎可是不曾得过梅毒

    病,还是相当的清洁啊!」「你就安心的吃吧┅来吧!转过身去然後先让我看够那个不了解男人的美丽屁股吧┅」

    律子听他这麽一说是既害怕又羞愧。

    「哎呀┅不要啦┅拜托你┅」五郎露出不高兴表情说道∶「怎麽,不要是嘛!小心我杀了你┅」於是五郎抱住

    律子。

    「地上着地板不能办事,躺在这个长椅上,将大腿张开让我看啊┅没问题,难道要我用五寸钉将你钉住吗?」

    律子早已经觉悟了。

    如果这种害羞是处女的特徵的话,那反正是一定会失去的,她想要早一点越过这种害羞,品尝男人给予女人的

    最大欢喜。

    来吧!早一点让你看到的话,就会很感激的参拜,以这样的心情,慢慢将大腿张开,插入拔出明亮的部位。

    五郎吞下口水之後,跪下来将脸靠近律子所张开大腿间,阴部的膨胀处,可以数的出来几根柔毛稍为绻缩着,

    到阴门为止如同是大理石一般的艳丽湿润的皮肤。

    纤细阴裂淡红色的沟上部,偷窥到只有这个部位意外的发育成婴儿舌端一般的阴蒂,尿道口的中间细部,类似

    刀物伤肉色的肿口往下一寸左右切入。

    那是不曾被外力所强行撬开的清楚处女裂缝。

    五郎不知何故有着泪流满面一般接受贵重物品的感慨,他不由得用脸去摩擦阴部。

    一直不动的从上面下往看到五郎这个样子的律子惊讶的将眼睛闭上。

    但是,她对於男人是如此的看重女人性器而稍为觉得有些自傲。

    於是五郎这回是将口唇贴在阴蒂上面用力的接吻。

    突然从那儿通到脊髓、脑的深处如电波一般的充满快感。

    律子很清楚的感觉到包住子宫的筋肉发出了欢喜的声音。

    接着这回是发觉到男人的手指二根如同是月经来时塞棉纸般一般闯入膣口,同时到达相当的里面,以打扫瓶内

    的要领,一边返复的插入拔出动作。

    然後,无法和阴蒂被接吻时相比较一般激烈的快感扩散到全身。

    这就是听人说,或者是书上所叙述的「性交前的爱抚」行为,律子逐渐的有得意洋洋感觉。

    「啊┅」律子暗地里感到欢喜。

    於是她现在只想到男人跪下来的下腹荫处那突出来坚硬的阴茎如果用力的刺入时,是否会弄破处女膜呢?

    这个时候,手指所触摸到的部位有着按耐不住,非常舒服感觉,因此她不由得┅「呜┅」发出呻吟声,同时扭

    动屁股。

    「喂┅已经是可以啦!请快插入嘛!」五郎看到律子稍微同意时,静静的让律子的上半身躺下,弯下膝盖接近

    大腿,勃起的阴茎龟头到达底部都涂满了粘答答的口水,然後将阴茎对准膣部。

    到目前为止采取温和动作的五郎,突然变得很粗鲁,准备要一口气就将处女膜刺破的用力撞了进去。

    「啪┅啪┅」发出声音般的气势,律子的处女膜很残忍的被弄破了。

    律子觉悟之後,这虽然是她所预期的事情,但是这种瞬间的激烈疼痛,使得她不由得┅「啊┅你为什麽如此的

    用力啊┅我觉得好痛啦┅」发出了小小的叫声,脸部抽筋,咬紧嘴唇,身体向上移动。

    「马┅马上就好了┅会痛是吧┅忍耐一下┅在这面女王和乞丐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你还是个千金小姐,真

    的是个单纯的女孩,我实在是太幸运。谢谢你,从心底感谢你,取而代之,今晚我要用所有的秘技,让小姐你能充

    份的品尝满足到男人的美味。」五郎说道,暂时将身体停止动作,紧紧的抱住律子,计算一下时间之後,挺起胸部,

    安静的开始揉律子两边的乳房。

    律子一时的疼痛也消失了,品尝着那充满灼热的膣内的阴茎,所带来愉快的触感。乳房被揉弄、吸取,奇怪的

    快感使得她全身颤抖起来。

    男人腰部运动也逐渐开始。

    以子宫口为中心的刺激,以及从乳房扩散开来的感觉,从这二个部位逐渐成为上升线的性感,律子是完全的陶

    醉了。

    对於男人积极的技巧,还有连说爱抚完全都不懂的律子,是接受男人的阴茎、手及口唇等的爱抚。

    「啊┅」而从她的口中发出了短小的叹气声,配合着接吻,身体扭动起来、颤抖起来,由於逐渐改变上升的愉

    快麻痹般的性感,使得她呻吟、狂乱。

    不久连骨头也要溶化一般的到达了快感的高潮,律子不由得┅「啊┅感觉好舒服啊!达到高潮了┅达到高潮了

    ┅」第一次发出大声,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肩膀,一边将柔软的下腹往上移到男人的腹部,一边那温暖的粘液第一次

    粘答答的从子宫口大量的喷了出来。

    这是对於律子来说,过去十七年的人生岁月当中不曾品尝过,无法形容不可思议的快感。

    将生命或者是自己的存在一切都忘记。

    肉体及心都没有,有的只是将雄伟的阴茎整个深深的吞进去的阴门,以及激烈的刺激,所引起的粘膜欢喜而已。

    五郎还是饭馆厨房的小徒弟时,会被旅馆的女服务生,好色的女人在某个夜晚夺去了童贞之後也就用那十根手

    指(不是,以每个夜晚来数如同是流莺一般的女肉体的话,或许是很大的数字也说不定。)他品尝过各式各样的女

    体及不同的味觉,而有了满足感。

    不过如此曲条柔弱的肉体深处,却具备有如此强勒的生殖力,却是他第一次碰到。

    那并不是处女,或者非处女的问题,而是先天肉体器官所造成。

    律子的肉体及生殖器是天生具有使男人倾倒的资质,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一万个男人当中只有一个男人,或

    者是二个男人是幸运,那麽五郎就是这个幸福的男人。

    「啊啊┅我太幸福了┅」五郎在心中暗自欢喜。

    律子在五郎精疲力竭而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後,很有精神的浸泡在热水中,然後带有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出现在娱

    乐室。

    於是她充满邪道爱欲,在一个夜晚之内,她从圣女改变容貌而成为魔女。

    她偷偷的选择养父六助作为她要求爱抚对象的第二个男人。

    话说和美枝压倒性的秘戏印象,是如同改变自己的人生观一般的强烈,所以对於六助来说,那胸中的欲望,在

    不知不觉当中变成奇怪的媚力而表现出来。

    说大胆的话就是大胆,说出轨道的话就是出轨道,然而仔细想想的话,六助和律子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可以

    说是完全不同的人。

    母亲和六助的关系,对於律子来说,并没有存在着实质的阻碍。

    如果代替母亲,律子成为六助的妻子的可能,谁都无法断定不是绝对没有吧!

    两人共同的结束了豪华奢侈的住宿及饮食之後,来到富士看台,美丽的全景及春天有樱花,秋天有红叶相当的

    美丽,所以游客相当多。

    除了冬天之外,茶店及装饰的非常优雅的小料理店,尤其是像前些日子是爬山的季节,则是相当的热闹。

    他们的脸色也被泄色一般的散步在各处的红叶林中之後,爬上了山边延着断崖所建造的风月轩料亭作休息。

    他们被女服务生所带领到的房间是位在最旁边,通过走郎,往下可以看到儿川的清流,远远则可见青色山脉,

    最能眺望到风景台地,同时是躲避别人的注意作为幽会等等最佳且闲静的房屋。

    六助此时并没有特别的想要,对律子有所行动,但是当律子拿来酒及料理,同时替他倒酒,他一边慢慢喝酒,

    一边则是愉快的欣赏美丽的秋天景色。

    律子带着抚媚的眼神,一边微笑坐在他的旁边,很忠实、很小心的讨六助的欢喜。

    那个样子是完全和到昨天为止小孩子样的律子不同,非常的艳丽,所以六助是稍为有点动心了。

    看着看着,宽棉袍内的膝从裙摆内一下子伸了出来。无论如何,大腿的皙白肌肤是被六助偷窥到了。

    以世俗的话来说,虽然是看到但是没有触摸则是有按耐不住的心情。

    六助喝着酒终於变得陶醉了。

    「喂┅父亲,我也要喝酒啦!」说完律子也拿起酒杯。

    「哎呀!律子┅你没有问题吧?」六助很惊讶的问道。

    「没问题啦,父亲一个人很高兴的在喝酒,我就变得很无聊,我也想要喝醉酒,让自已爽快爽快┅」「好吧┅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喝个痛快,来个酩酊大醉吧,後果由我负责。」「哎呀┅真的我如果不能动的话,你要

    照顾我。」即使是二人如此的在交谈当中,律子已经是喝了好多杯酒了。

    律子的确是不能喝酒,从眼角到双颊都散落着红晕。

    心中有着很大欲望的六助,看到律子那前後都搞不清楚醉倒的样子,反而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而欲罢不能。

    「没有问题啦┅我怎会将重要的律子丢在一旁不管呢?律子喝醉了父亲负责照顾你。」六助抱住了靠在他膝盖

    处律子的肩膀,骚动胸部,轻声的说道∶「哎呀┅照顾我?不要你照顾啦┅一定要抱住我,就像你昨晚对待老板娘

    那样┅哈哈哈┅」「┅」六助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你知道那件事啊?」「哈哈哈哈┅父亲你以为我是二岁小孩啊!」律子狡猾的说道。

    对於有着想要逃避的心情,而张口结舌的六助,律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说着。

    「这种事情反正是没有关系啦!对於我来说只要知道自己有像那位老板娘那样被疼爱的权利,就觉得满足了,

    是这样对吧┅我知道父亲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亲爱的,我的想法错了吗?」六助是完全被律子所摆布的样子,抱

    住律子肩膀的手在颤抖,并且显得很不安,在膝间很有精神的大阴茎从刚才开始就勃起,虽然在律子的眼前往上顶

    到宽棉袍,但是由於事情的急剧改变,被压住的阴茎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律子倒底是知不知道六助狼狈样,或者是按耐不住而故意挑逗六助,她将身体离开,头朝上的躺下。

    「哎呀┅律子这是干嘛┅」六助慌张的问道∶「哈哈哈!父亲别紧张嘛┅」律子很爽快的将裙摆卷上来,一只

    脚则是露出了根儿,不由得显露出卑鄙根性,偷窥暗红色阴部的六助那充血的眼中,清楚的出现微红充血的大阴唇

    的一边紧绷、膨胀的样子。

    到此为止,非常慌张的六助内心,已经是清楚了解律子的意思。

    摆在眼前的美食不会享用是男人的耻辱,这句谚语掠过了六助的脑中。

    即使不这样,也如作梦一般渴望得到律子的身体。

    六助成匍匐状,膝行靠近律子的大腿间,将宽棉袍及贴身裙卷到肚脐上面,鼻头触摸到阴部一般的将脸靠近很

    贪婪的眺望律子的身体。

    失去控制六助的身体来回的抚摸那就在数小时之前已被饭馆厨房的年轻小伙子整个安慰过的如圆珠般的肌肤,

    舐着、吸着阴裂的上下,不知道满足的享爱。

    律子为了能依照自己的作战计划,终於挑逗起六助而感到满足,但是不管是五郎也好,六助也好,自已认为是

    不洁部位的阴部被小心谨慎的溉着、吸着,使得她不得不露出了苦笑。

    不过由於被如此的抚弄,自己有一种征服一向是傲慢无理的男人。

    六助终於从律子的大腿间坐起半身之後,一边用宽棉袍的袖子擦拭湿润的嘴角,抓住了红黑充血的阴茎。

    「啊!」律子尖叫,看到如此巨大的肉棒,眼睛睁的大大。

    和这个相比的话,早上五郎的阴茎同是小巫见大巫一般。

    如此粗大紧挺的阴茎如何能够进入到自己小阴门呢?她担心阴门会不会裂开呢?但是她觉悟到现在拒绝的话是

    可耻的事。

    并不知道这种事情的六助,如黑色蚯蚓在爬一般的青筋暴涨的阴茎龟头到整根的凹处下面,都涂满了粘答答口

    水,膝被大大割开,律子的屁股侧面,从腿内插入,夹住女人屁股一般的,压在斜下的阴茎头部对准膣口的纤细口,

    如撬一般的接连用力插入。

    但是一万人当中只有一人的巨大阴茎,并没有那麽容易就能滑入比一般人娇小女孩的小型阴门内。

    总算是进入,但是,每次一压,律子的身体就往上移。

    六助变得很急躁,於是用两手按住律子的腰,用力一口气将整根阴茎插入的刺入。

    破裂一般伸直的膣壁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龟头撞击子宫口的进入,处女膜才刚刚破裂的律子阴门则是按耐不

    住。

    「啊!」发出尖叫声。

    但是六助以为那是处女膜被刺破所导致,揉弄显得焦躁律子的柔软肌肤,紧紧的抱住,品尝着紧紧勒住阴茎膣

    粘膜的感触。

    那是和有血缘关系的母亲那战战兢兢,深毛阴门所完全不相同的优秀感受。

    一动也不动,静止状态而被紧闭,吃尽了被拧,独立生物一般的阴门处,快感逐渐强烈,就连咬紧牙根的六助

    也忍受不了,马上就有被拉到射精顶点的强烈性感。

    六助认为即使是就这样的死去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不!真的是希望就这让心脏麻痹而死去。

    对於女色是人生当中最具有生存意义的男人来说,一边抱着没有任何人所能代替的小女人,然後在小女人的腹

    上断气,或许是最佳的安息方法吧┅六助将脸压在丰满、圆浑起伏律子的胸部,是一动也不动的样子。

    律子终於偷偷的期待六助在驱使雄伟的男根之後,将她引导至那个盲目快乐的呻吟深渊去,同时柔软的身体上

    面压着六助的巨腹,忍受被压碎般的感觉。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