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侠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三、

    石奇的伤好了之後,高进又传了他几手,严加叮嘱,二人分头去侦察这个武林阴谋,以及寻找柳小倩。而在他们分手之前,曾联手到柳家庄去暗探过三次,证明柳小倩的确是失踪了。

    石奇到衡山的柳浪小筑去拜访神手书生宋之和,这里虽称柳浪小筑,占地却有一顷多,垂柳掩映,粉墙绿瓦自林隙中露有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受。

    看门的老仆既聋又哑,而且生的十分丑陋。

    「在下要见贵上,请给传达一下。」

    丑人冷冷地指指他的耳朵和嘴,然後再摇摇头。

    石奇说:「原来是聋哑之人。」

    他比手划脚地要求这丑人通报,丑人连连挥手。

    突闻高绝的蚁语传音,说:「小友要见本书生,可于今夜三更在本筑以西五里的山神庙内相见。」

    石奇也学过传音之密,但火候还不到,他说:「届时谨候前辈大驾。」

    饭後宿了店,石奇住在这客栈对面一家骡马店中,大约是掌灯之後不久,迳奔神手书生家。

    这次他就越墙而入,这柳浪小筑比柳家庄院还大,到处垂柳夜里更加迷人。石奇一直暗暗地来到神手书生书房中,见他正在袖手渡步。此人大约三旬上下,一脸书卷气,衣着很朴素。书房中有很多典藉,钢炉中香火袅袅,一片祥和之气。

    石奇用手沾一点口水,轻轻的戳破窗纸,眯起一只眼睛向里面打量,只见神手书生望着这儿笑一笑,然後伸出两手互拍几下。

    只见一道帘幔拉开,那里面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大汉,他的上身赤膊,下身穿着仅有一条短裤,斜躺在床上。

    他的短裤渐渐鼓起,鼓得特别大。他似觉得很难过,便将短裤脱掉。他的胯间,挺出一根不下六七寸的东西,粗得像棒槌一样硬硬的,在点头晃脑。

    一个妙龄女人由外面进来,将睡衣丢在地下,赤着身子爬上床去。男的因而跳下床。女的躺在床上,伸手抓住他的东西。男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腿,站在床边以粗大的东西,对正她的花房,往里直插,插到她直嚷:「不行,太...大,慢...点。」

    那神手书生看这边笑一笑,道:「小子,看到没有,阳罡之气,要练到收发由己,方能运用自如对付那魔女阴功。」

    这句话似是向石奇说的。石奇不知不觉间把阳罡之气下沉。

    然後,又听神手书生道:「提气,沉气!把罡气聚於一点,心神集中,不准胡思乱想。」

    这时,那男的拼命的往女的里面插进去,还没插到根部。女的已经消受不了说道:「顶死...人了。不...好。」

    男的猛力一抽,狠命一送,这样连续了好几次。弄得女的狠咬着牙,两眼发白的嚷道:「受不...了,天...啊...」

    男的狠抽猛送起来,越弄越硬,越搞越大,来回不停的急攻。

    只听神手书生说道:「练武之道存乎一心,不为外物所动,不为淫声浪语所惑,力贯玉柱之中,急攻金山之幽,辅以阳罡之气,亦有三花聚阴、王旡朝元之效。」

    这时候双方吻住了,更紧紧的搂住他,互相绵缠着。男的吻了之後,又摸住对方软绵的奶子,继而又用口去吸吮,只吸吮得女的浑身发抖。她时而抚摸他健壮的身体,一双迷人的秋波,在他的身上转瞬。她在他脸上深长的吻着,不时又用牙去咬,以媚眼不停的上下溜动,蛇般雪白身子在他的怀中扭摆不停。这种媚态,弄得男心中慾火万丈,浑身发毛。

    男的对女的说:「我的心肝,美人...快乐吗?」

    女的声音有点颤抖,道:「你...太凶...把我..没有搞死...实在...吃不消。」

    只听神手书生喝道:「提住一口气,把罡气逼在玉柱之上。」

    石奇不知不觉照着他的话做了。但听裤子吱的一声,他的曩中之物脱颖而出。

    那女的这时微哼着,口中不断的叫:「美...美...美死了...啊...」她一直叫不停...

    此时那男的性致更浓,也拼命似的享受,像狂人一般的进行工作。他有时一抽出口,再猛插到底,有时又用龟头在洞口上轻轻的磨擦着,只擦得她全身颤抖,她用双手搂住男的屁股,自己花蕾向前迎上来,这样自然的全根而没,这样他近於疯狂。

    只听女的不时爹声爹气的喊:「我丢...精了...啊...丢了...」最後她实在吃不消,软瘫地躺在床上也无法配合男的行动,唯一的是在「嗯...嗯...」的哼声。

    「快...一点丢...我...受不了...」她在哀求他早点结束这场...

    谁知男正在兴头上,顾不到许多,继续不断的去采伐,似乎更凶,凶得近乎发狂,淫水源源的淌出,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木床被冲击得吱吱...乱响。

    小屋中,形成一个疯狂的世界,他尽情的去领受这唯一的小洞天中的美境。男的不时抓起床单,将狼牙棒上的水擦乾後又替她的花房擦乾,继而插进去。乾点似乎够刺激。

    她渐渐的软在床上,口中不断的哼声。她知道他还没有射精的现象,一把握住狼牙棒,扭动屁股,让他抽出来。

    他这时急的直嚷道:「我...还不够...没有丢...」

    她实在很像斗倒的公鸡,无精打彩的在床上,一双散痪的眼神,瞧着他健壮的身体。她的手一把握住他的狼牙棒,以哀求的语调说:「好哥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他的兴致正达高潮,见她败下阵似的投降了,气得两眼狼瞪她,一语不发。他硬硬的狼牙棒,依然在高举着,除非再干一场,否则不能消火,这种慾火会不顾一切的,去达成他的慾望。

    所谓天生尤物,必有一用,男女间的配合,是天生成的,除了她的施舍外,决不可强予硬夺。她怕恐怕他施以硬攻,用手在他的狼牙棒上,以手淫的方式,尽力的握住而上下滑动。

    他经她的手上动作,似乎比较舒服点,没有再加要求或施予强袭的徵候,静静躺着,闭着眼,让她用手去给自己解决。他以手去抚她的奶,慢慢的抚摸着,这一对软而稍带硬,像触电似的,舒服极了。

    许久;她低头轻轻的问道:「哥,你还不能...射精,怎麽办?」

    石奇在窗外看了个不亦乐乎,自己差一点就手淫了。只听神手书生喝道:「不可走火入魔,要对付魔女阴功,必须忍住真元。」石奇陡然停止。

    神手书生又道:「瞧着嘴上功夫!」

    只见女的俯首伸出她的舌尖,舔到狼牙棒上,舔得男的浑身发抖的悸动起来。她用舌尖在龟头上舔,不停的在四周慢慢的舔,只舔的那东西,发红、发亮,而更硬。

    男的被她这一阵舔,舔得龟头痒酥酥的,更逗起他的大叫:「不得了...难过...」他伸出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捏,然後抓住她的头往下一按。狼牙棒的大半截,塞进她的小口中。

    她的口小,狼牙棒太粗,将口塞得满满的。双手抓着她的头一阵上下的游动。她抱住他一翻身,她的身子在下,男的骑在她头上,对她的口抽送起来。

    「你...不要...丢...在口中...」这声音从她的口中隙缝中传出。

    他实在急了,近乎疯狂了。他俯身搂住她,去尽情的享用。他的头,正搁置在她的两腿间,她的芬芳草地,正在他面上,不时接触,生出奇特的刺激。她难受极了,连出气都困难。

    她双腿挟住他的头。男的嘴,正对着她的花蕾。男的不防,似觉的有湿绵绵的水,流向他口边,他用舌尖一试,这水的味道,并不难受,反而有股女人的香味,於是更用口吻住,去吸吮她,将舌尖顶进去,扰乱起来。他在她口中抽送,在花蕾上吻着,吸着,舔着。像扭糖人似的,互相扭抱在一起。

    男的一阵气喘,双手搂住女的屁股,双腿一伸,狼牙棒尽量往她口中一送,送到不能再送时,一股强大的热流,溢满她的口腔,而向喉中流去。

    男的扭转头,双手扶住她的两肩,先在她面上亲了亲後,说:「我的妹妹...我...」

    她不高兴的将头一侧,让开说:「你坏死了...」

    当女的话还没说完,男的嘴已凑上去,吻住她,双臂一搂的抱在一起,双腿向上一缠。她发觉肚子上,一根热热的,硬长的东西,顶住,顶得难受,内心知道这是什麽东西。她顺手想将这东西移开,可是觉得它还是那麽有劲,她又不忍松手。

    「你的东西还那麽硬,怎麽办?」

    他慢慢的回答她:「它还有劲哩,大概还想...」

    她故意撒娇,两眼故作媚态,并用手指在男的额上一点。男的为了达成他自己的需要,觉得下面硬硬的以外,自己浑身有点倦乏了。

    「像这样插进去,我们休息,休息。」

    「不行,不能插。」她嘴里这样说,别无表情,似可似无不可的态度。

    男的自己动手,分开她的两腿,两腿跪在床上,两手拨开她的花蕾,慢慢的一点点的往里插。

    「这样可以吗?」

    她笑了笑,用一双迷人的眼睛对他看一看。

    「都是你,只要你高兴都行。」

    他慢慢的往里插,一直插到底後,紧紧的搂住她吻住她的嘴。

    这样安静不到几分钟。她心里痒酥酥起来,屁股先开始慢慢的摇动,继而又上下的迎凑起来。男的见她又不停的骚动,自己将双臂竖起,立起上体,开始抽送。

    她的舌尖在口中发抖的叫道:「美...美...美死了!」她的浪叫一直不停。

    男的气呼呼的在上面拼命的抽送,像老虎似的,经过快一点钟的猛烈攻击。

    「我...快丢了...」

    石奇看到这里差一点射出来。

    只听神手书生喝道:「稍安毋躁,这只是让你见识一下,以後对付魔女阴功,若是忍不住,小心你的性命。

    这山神庙已半倒,门已不见,小院中蔓草过膝,正殿三间,黑黝黝地死寂无声。石奇知道神手书生还没有来,因为约定是午夜在此见面的,此刻才不过辛时末。

    他经过院中,来到三间正殿石阶上时,突见神殿上掠下一人,这人就像纸片冉冉飘落一样。原来正是神手书生,石奇正要招呼,那知神手书生竟攻了上来。

    石奇低声说:「前辈,我是九天罡门下,特来拜访...」

    神手书生双掌翻飞,身法飘忽,院中草高两丈,在草尖上飞来飞去的像蝴蝶一样。

    「前辈,容我说明来意好不好...」

    宋之和掌劲一紧,他就必须全力应付不暇说话了。石奇心想,神手书生一向谦恭温和,不管世事,怎麽会见了就打,不给人开口的机会。

    石奇打出了火气,认真出手,不论速度和招式丝毫不逊。五七十招过去,居然还打了个平手。这麽一来他有了信心,同时也感觉骄傲,这九天罡果然不同凡俗,和高一辈的人力搏,到现在尚未露出败象。

    由於招式愈来愈险,石奇不敢分神,全神贯住迎敌,罡劲形成一个漩涡,把蔓草旋了出去。就在双方各出险招,以性命力拼时,石奇突然又听到了蚁语传音道:「刚才让你看到的一幕,并非敦伦秘戏,你要仔细钻研,目前有敌人暗探,你要佯装诈败。」

    大约又支持了二三十招,神手书生大喝一声,出手如电,石奇似乎怎麽闪避都来不及了。就像是对方的两掌早就等在那儿似的,碰碰两声,一中高门,一中秉风,人也摔了出去。

    神手书生嘿嘿笑着说:「二位看清了吧!我全力施为,才逼出他的天罡的精粹来,而不使他自觉。」

    二人点点头走向石奇,一身绫罗沙沙有声。神手书生一拦,说二位千万不可操之过急,杀了此人必然影响大局...。二人停下似乎交换个眼色,然後又返身朝黑暗的殿内走了。

    停了一会,当神手书生确已证明人走了时,才说:「小子可以起来了!」

    石奇一跃而起,正要兜头一揖开口说话,宋之和打了个手势,二人飞射出了山神庙。

    往北是极陡的山坡,但树木极少,视野开阔,在此说话不会被人偷听。

    「前辈果然名不虚传,刚才若非前辈用蚁语传音,引导晚辈套招,用本门的掌法打得不可开交,恐怕骗不了这两个家伙。」

    宋之和点点头说:「这两个人在那邪帮中不是什麽高手,但也不可轻视。况且他们的组织严密,没有十成把握,别想除去他们,以免把事情弄糟。」

    「前辈,他们是不是为了破坏我的武功?」

    「不错!」

    「晚辈作了一件对不起家师的事...。」他说了被柳小倩怂恿而宣淫的事。

    石奇喘口气道:「前辈如见到柳小倩...」

    「我没见过!」

    「前辈,柳小倩很好认,第一,她爱穿白衣,其次,她生得柳眉凤目,皮白如脂,左口角下有颗美人痣...」

    「嗯...是她?」

    石奇精神一振,说:「前辈见过?」

    「大概没错!」

    二、

    屋内屋外都是春意盎然。

    他们常在这儿练功和幽会,事後她只是羞答答地说:「我所以要你这麽做,是希望将来能双双浪迹江湖,做一对逍遥自在的人间仙侣。」

    石奇说:「我知道,这是一个馊主意,可是你是我的老婆,我没有办法不答应你...」

    这是一个萧萧雨夜,竹林内小径中有位中年文士踽踽独行,他每天都要到附近村镇上为人看病,而且大多是义诊。

    他就是百草堂主人高进,也是石奇的授业思师。当他走到竹林深处时,尽管除了沙沙雨声之外万籁俱寂,尽管除了竹影婆娑外无人迹。

    高进却听到一种不平凡的声音,那是似乐非苦,似甜非甜的声音,好酸软!

    嗯...是交媾发出来的快感声,是一个女人性的奔放。接着,便是一阵几几呱呱肉搏交战之声。一个女人乐得死去活来,浪叫连连。

    「冤家..对头..哎呀..我的小..亲亲..太好了..太痛快了..」

    「啊..啊..舒服死了...嗯..嗯..我情愿死在你...的手里。」

    「吱..吱..」

    「吱..吱..」

    娇声连连的:「啊..啊..我的小亲亲..插死了..哎呀..饶了我吧..」

    一阵阵剧烈的扭动声,一阵阵吸吮声,真是昏天黑地的大战。

    高进皱紧着眉头,他晓得这不是普通人在雨中交合,乃是一种门派人物在此练功,这种武功名叫魔女玄功,若是练成将是武林中的一场浩劫。

    他提高了警觉,仍然不快不慢地往前走着,就在他来到小弯路而竹篁浓密之处,果然一阵微风凌空而降。

    高进己有准备,横移三步,陡见现身之人,头戴金色煞神面罩,如狂飙惊涛般攻过来。高进居心仁厚,不知这人偷袭企图,所以只守不攻,手下留情,但是此人动作快逾豹、猛似疯虎,而且力大无穷,每出一招,必听淫浪之声,每攻必是要害。

    高进见对方来意不善,他和声说:「尊驾有此身手,行为却不光明,请问与在下有何过节?」

    「哎唷...」对方听见淫声,攻势更加凌厉。

    那淫浪之声却由竹林深处传来,多麽动人心弦。

    「即然如此,一切後果,悉由尊驾自负...」

    他的九天罡一经施展,罡气四溢,四周粗逾碗口的巨竹,一片卡喳声中,两丈内全部齐腰斩断飞出。被罡气排出去的雨水,把两丈外的竹叶击落,向外飞旋,形成漫天落幕,有如隐天蔽日的蝗虫。

    怪人在罡劲中,有如狂涛中的小鱼,身法已不灵活,当高进施展到四十九式时,对方一声惨叫,身子被震到竹林深处去了。

    高进以寒塘鹤渡高绝轻功凌空而至,怪人仍想保住他的头罩,却慢了一步,头罩应声而落。

    高进藉着林中的微光一看,不由惊呼着揪住了这个施袭的人--石奇,那林中陡窜起一条黑影,向外落荒而去。

    高进先是惊,继而怒,最後感到悲绝万分。

    「你...你这畜性!是什麽人教你这种恶毒武功!」

    石奇一言不发,只感觉师父这一套九天罡印在他的肩上及背上,好像五脏都离了位,被烈火焚烧似的。他比师父还痛苦,但他不想说。

    高进自然知道自己的深浅,又见徒儿鼻淌血,内伤不轻,先救人要紧,立即扶起石奇...。高进亲自为石奇治伤,轻过一周天後,石奇的伤势已大有起色。

    高进这才问他说:「石奇,为师知道你不是邪恶之徒,你这样做,必然有人在背後怂恿!」

    「...」石奇不出声。

    「无知的畜性!你知道什麽?本门的九天罡,几乎是天下无敌,阴谋者想以阴旡破坏阳罡,若是阴阳合并,即不可轻视...」

    「不会的,这件事绝对没有阴谋。」

    「那麽又是谁叫的怪声音?」

    石奇又不出声了,因为柳小倩叮咛过他,不要泄密。

    「谁?快说!」

    「...」

    并非不为石奇师父着想,而是以为这件事没有什麽大不了,只不过他自己多学了一种武功而已。

    「你不说我也知道,可能是柳家的丫头柳小倩,但真正出主意的,却不是她自己,对不对?」

    「师父,我们很好,这不是别人操纵的吧?」

    「幼雅!」高进一脸杀机,提掌蓄力。

    「师父!我死在您的掌下绝不会抱怨,只是有两件憾事,一是您的养教之恩未报,二是小倩的知心之情未还,死而不能暝目!」

    「不要再提柳家的丫头了!」

    「师父,我不信还有什麽最重要的一点没说出来。」

    高进一字一字地说:「试问,你那夜使用邪门武功是那里学来的?」

    「这...」石奇说:「那是柳小倩教我的搜魂手!」

    「教了多久了?」

    「大约三个月。」

    「我告诉你,你那夜所用的是一种邪门武功。」

    「柳小倩怎会练邪门的武功?」

    「这...」高进觉得这绝不是一件单纯的事件,而是一件大阴谋。

    高进长叹一声说:「江湖路险,人心诡谲,最近风闻武林中出现了一个邪帮...」

    「那帮是什麽路数?」

    「哼!此帮很神秘,不是正经路数,风闻此帮要向几个名派下手。」

    「柳小倩的为人徒儿素知...」

    「待你伤癒之後,设法让我见见柳小倩,以便了解此事的真象。」

    「这件事我可以办到!」

    「你如果能找到柳小倩,那恐怕是异数了。」

    石奇大惊,说:「师父是说她不见我了?」

    事後,石奇前往寻找柳小倩,据说她已经出走了,至於去了何处,则成了一团哑谜,看来事情真的复杂了。

    为了防范未然,高进命石奇前往拜访--补手玉生宋之和,请求宋之和指点别走奚径的阳罡武功。

    四、

    「是什麽时候?」

    「大约是五天以前的傍晚,就在这山下林中,发现一乘二人小轿,另外有八个大汉,严密保护。後来从小轿走出一个妙龄少女,一身白色宫装,体态轻盈,婀娜多姿,眉目如画,口角处有颗美人痣。」

    拍一声,石奇拍拍大腿一下,说:「就是她。」

    「小伙子!不可如此激动,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寡情固然不好,太多情却非好事,因为太多情的人,视任何事情为余事,必将失去一切!」

    「晚辈知道。」

    「况且你已学会了一套阳罡奇功,专门克制魔女阴功,以後你若遇上她,少不了会发生淫乱之事,假如被她制住,你今日所学定然白费,如果你能制住她,少不得被你讨个绝世美女做老婆。」

    「晚辈怎敢?」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你的本领学成了,必须有许多女人等候你,要不然也将被罡火焚身。」

    「是。」

    宋之和又说:「小子,你该去找棒槌雷余了恨。」

    「晚辈正有此意。」

    「见了他,叫他派一二个得力部下到附近小镇上,住进那家最大的客栈。」

    「然後呢?」

    「通知令师,各派连络以这小镇为中心站,会合後,再商量进一步的行动。」

    牛首山在金陵以南约二十里的地方,由於状像牛首而得名。但现在使这座山成名的,却是因武林名宿棒槌雷余了恨住在这儿。

    石奇见门内无人,就往里走,又没有关门。那知到了二门,有个汉子迎了出来道:「你知道这是啥地方?」

    「烦请通报一声,就说九天罡门下石奇求见。」

    「九天罡是什麽?我怎麽没听说过?」

    匡当一声,汉子把门闭上了,说:「愣小子,你在门外候一候吧!」

    「老兄,要候多久啊?」

    「不一定,也许明天这时候。」

    砰砰砰...。石奇大力敲门十余下,只闻内院有人暴声说:「什麽人在敲门?」当真是声震屋瓦,如雷贯耳。不用问必是棒槌雷余了恨。

    门马上又开了,只闻那汉子在二门处回禀说:「报告主人,有个九天罡门下的年轻人求见。」

    「叫他进来。」

    连个请字都没有,石奇内心很不高兴。

    进了内院,正在东张西望时,忽闻竹林内传来震耳之声说:「找我有什麽事?」

    「家师高进,派晚辈来拜望。」

    「进来吧!」余了恨走向客厅,此人才四十左右,一脸胡须,牛眼虎鼻。

    那知才一脚踏进客厅门槛,只见六七柄钢叉呈扇面形向他疾射而来。

    石奇不进不退,双臂一绞,只闻一阵划划之声,七柄钢叉的叉头叉柄整齐切断,落了一地。

    「坐!」余了恨伸手一让,叫他坐在有洁白布套的椅子上,石奇也不客气,往下一坐,神色泰然。

    余了恨看了他一眼,说:「用茶!」

    他当一坐下时,立感不妙。这椅面白套之下,是以极为锋利的刀锋做成,经他暗运玄奥内力,刀锋立即成灰。更绝的是由下面昇上一支大剪刀,猛然就剪他裤裆的小和尚,幸喜石奇运足罡功,那剪刀克的一声,弯向两边去了。

    石奇不由暗骂,死老怪居然想把我的命根子剪掉,岂有此理。

    仆人端来茶盘,上有两个大型碎磁茶杯,而这女仆,还提了一大壶刚开的水。她当场冲入杯中,热气腾腾。

    「小子,这是牛首山的名产天阙茶,江南闻名,也是贡品茶的一种,来,乾了!」

    余了恨端起一大杯滚开的热茶,嘓嘟嘓嘟喝乾了,而且就像喝温茶一样,面不改色。

    石奇说:「谢谢前辈的名茶。」也端起茶杯撮口一吸,滋...已是杯底朝天了。

    「小子!有名字吗?」

    「晚辈石奇。」

    「几岁?」

    「二十岁。」

    「你还没用饭吧?」

    「是的!不过晚辈不饿。」

    「远客来此,那有空腹而回之理,上菜!」

    不一会,两个女佣忙了一阵,先摆好了两个小桌子,相距七八步,然後摆上杯筷和汤匙。然後各上了五道菜。

    这位主人似乎脾气暴燥,却也乾脆,伸手一让,二人各占一桌。所不同的是,筷子是白铜造,尖端锐利,还有倒须,可以用来作暗器用。汤匙边也锋利如刀。在清蒸金鸡上还戳了一柄匕首,桌上还放了备用的两柄。各桌上都有一大壶老酒,不下五斤。

    「小子,请,想你也不会客气。」

    石奇说:「前辈这麽实在,晚辈再客气那就落了俗套啦!」於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菜。

    吃得差不多时,余了恨用匕首切下一块鸡腿,戳在刀尖上说:「小子,我敬你一道菜...」

    戳着一块鸡腿的匕首带着啸声飞向石奇的面前,他张口咬住了刀尖。他咬住了刀尖,嘎吱一声把刀尖咬断,把鸡腿吃了,然後用他的匕首插了一块鹿脯,扬手射了过去,说:「前辈请。」

    他用匕首的手法真绝,出手後是转动的,也就是刀一会向左一会向右。

    余了恨不愧为武林名宿,就那麽一咬,竖立的刀身立刻在巧妙绝伦的巧劲下放平了,然後吃了鹿脯,大力一吐,刀尖向石奇飞来。

    石奇用那白铜筷子一挟,然後放在桌上。

    余了恨扑了上来,就把他逼出座位,施展出他的阴罡手,不给他换气的机会。

    石奇开始有点手忙脚乱,一直退到大厅门口处才稳住,但他反守为攻时,硬是支持不住。

    余了恨专攻下盘,心狠手辣的抓小鸟。因此他只好施出刚向神手书生学会的罡气功。这样一来,立刻把余了恨逼了回来。要不是他初学乍练,威力要大得多。

    余了恨被逼退了一步,大喝一声叫他停止,说:「小子,有什麽事?」

    石奇说:「武林中似有一个阴谋邪帮图谋不规...」他说了一切经过。

    余了恨说:「关於这事,我还没有接到部下报告,我会注意这件事而且加强连系。」

    石奇说:「前辈如发现晚辈所说的事,请即派人到那小镇上连络,以免被各个击破。」

    「我自有主张,你还要去何处?」

    石奇说:「由於家师已到天边一朵云梅凌霜前辈处连络,晚辈已不必去了,即刻回程。」

    「好吧!我也会加紧准备。」

    回程中在江阴城打尖,要了个单人房休歇。

    半夜下着梅雨,思潮起伏,无法成眠。说实在的,尽管柳小倩出主意要他学淫功,但要他不想她,还是办不到,即使她真的骗了他,仍是如此,何况目前还不能断是如此。

    就在这时,忽听隔壁门房上,笃!笃!笃!轻敲了三下。

    里面的人问着:「什麽人?」

    外面的说:「哥哥开门呀!」是个女的声音。

    里面的说:「你又要来练功夫了!」

    石奇立即下床推开後窗,飘到隔壁窗外。

    那女的说道:「哥,我想你,睡不着!」

    「是不是很痒?」

    「嗯!」

    「这次我要把你吸扁!」

    石奇不由暗吸一口气,似乎这是邪帮中的人在此宣淫。

    这时石奇把窗纸舔破向内望去,这种窥视要特别小心,身手高的人,即使是侧面,也能看出窗纸被人舔破。

    石奇选择此刻舔破窗纸,只见一个丑女,头发飞蓬、麻面、皮肤极黑,偎在一个大汉的怀里。大汉满脸邪气,一只手抚摸着女的胸前乳峰,并命的揉弄。女的已经闭起眼睛在他的怀中滚来滚去,恨不得跟他揉成一团。

    那大汉另一只手,刚捂在那花朵上在搓在揉,手上的青筋暴露,的确凶猛得很。女的已经呻吟出声,像是生病般痛苦。

    大汉的胯下挺起一只棍棒,棒上长满了肉刺,真像一只狼牙棒。

    五、

    石奇看得目瞪口呆,不禁狠狠的吸口凉气,伸手一探下面自己的武器己经坚硬如铁挺出裤子,涨痛得十分难受。

    大汉的一只手,在女的小腹下面,芳草软软的长在花房的上方,他拨弄一阵後,又抚摸花房上那二块微突的肉,中间是一条细缝,缝中似乎有点潮湿,手指无意间由花瓣慢慢插进,那里面似乎有说不出的快感。

    狼牙棒像一根棍顶住女的腹部。女的觉得一个粗大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她自然的伸手去摸,吓得把手缩回来。

    男的跳下床,站立在床边,两手抓住女的小腿,将自己的狼牙棒,推在女的花瓣上。然後用力朝花房里狠插,谁知女的花房太狭小,插了半天依然搞不进去。

    女的在他插的时候,早就闭眼,咬住牙,哼起来叫道:「哟,痛...轻...点啊..」

    这样还是不行,他便用手指将女的花瓣拨开。这时,他已丢开女的腿,抱住女的肥臀,拼命往里一顶,只听女的大叫一声,双手在男的胸前乱打一阵,屁股想扭动,而被他的双手又搂得很紧。

    「妈...呀...胀死了...」

    男的感到槌头被夹得很紧,而且痛极了,领会到是被插进去了,机会不能错过,用力往里面插。

    女的这时像初夜的处女,被他强有力而且粗大的东西插得太痛苦了。但她为了性的需要,又不忍男的己经插进的东西再抽出来,粗大的狼牙棒塞得满满的,也有无穷的乐趣。

    「哟...顶死人...了...哥哥...里面...哟...」女的一喊。

    男的开始抽送起来,由慢渐次加快,由轻而猛的行动後,叫她领会到真正男子的本能。

    她忍着痛,领会里面抽送的滋味,她闭起眼睛哼道:「舒服...死了...我要...」

    她的叫声无形给他很多的勇气似的,所以他的攻击也凶猛绝伦,狼牙棒又比平时硬壮粗大些,所以使她无形的得到更美满的享受。

    她心中发毛,淫水不停的流出,溢在花房的四周。

    他俯着上身,吻他。

    「哟...美...死了...」

    男的压在她身上,嘴吻着她的口及脸的各部份,下身则作短距离的抽送,这种动作,使她难以忍受,似乎不够劲的让道:「...哎...用狠劲...」

    男的慾火高炽,开始一阵抽送,甚至抽出外面,然後狠狠的插进去。每一次狠抽硬插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只听她口中啧...啧...的声音。

    「好...不好...过瘾吗...」

    女的听到他的话後,狠狠的在他胸前肌肉上,拧了一把。

    「你...快点...动...要...大力点...」

    他拼命似的搞,搞得床吱吱的乱响。

    「我要...要丢了...你呢...」

    「我...哼...」

    「妈...妈...呀...要...命...完...了...」

    她疯狂了,抱住他乱吻一阵後,紧紧搂住他。

    他停止不动,尽量的插到底。

    「这...插...插...到心里...好...了..够了...」

    这一对男女,名义上是练功夫,实际就是性交,定然就是邪帮的党徒。石奇看得慾心难奈,一方面想逮住对方查问,一方面也想杀杀火气。那知此念未毕,他便翻身上屋,只听屋月沉声说:「什麽人?」

    石奇决定把她引到江阴城外,僻静之处动手。他上了屋面本想等她一等,那知她的动作够快,立即跟上,石奇立刻引他出城。为了不使她知道他的底细,尽可能使双方保持距离不远,暗示脚程差不多。

    来到河边林内,石奇停了下来。由於很暗,对方还不易看清,并且他已易过容,衣着也改扮得很土气了。

    「你是什麽人?」

    「一个想练功的人。」

    「你胡说什麽?」

    「本来嘛!有想练功的人,才找有功夫的人。」

    「看来你是个有心人了?」

    「有心倒不见得,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呀!看不出你也想练功夫?」

    「你即然这麽有功夫,何不让我一饱艳福。」

    「你行吗?」

    「行不行一试便知。」

    「这件事并不难,你是什麽人?」

    「要让你练功夫的人。」

    她以为她泄了秘密已经够多了,立即动手,嗤地一声,石奇的上衣前摆被扫裂,吓了一跳。由此可见,邪帮中人出手绝不留情。

    石奇不敢再大意,全力施为,渐渐稳定下来,发现这女人的路子很怪,也很杂。这女人一直支持到三十六招,才被打了个踉跄,跃近再战,两人在无俦罡旡之下,衣衫嗤嗤裂成条条缕缕,人也摔在一处。

    石奇心急如焚,一把抓破她的中衣,挺起自己壮如捣衣棒的家伙,用两手指头扒开她的花瓣就往里面插入。

    「哎唷...慢点...」

    那花房里湿淋淋的,有一股泉水往外疾射...。石奇猛一用力,吱...这一支护身宝剑尽根而入。

    这女人不由混身一抖,嘴里发出呻吟,「嗯...嗯..好过...好过...」

    石奇听到这声音,等於受到鼓励加油,把罡劲运集宝剑之上,恶狠狠的一抽一插,跟着又揉一揉...

    这女人的牙齿格格直战,呻吟道:「哎...哎...好...好厉害...我...死...我...要死了...啊...」

    正当石奇销魂之际,这女人混身一震,在剑鞘中暗运魔女阴功。石奇突觉宝剑的尖端一麻,阳罡之气猛然外泄。

    「你敢暗算...」

    这女人把他猛一下推开,站起来道:「你该认命罢!」

    「暗器施了毒?」

    「没错,不出两个时辰,你就无救。说点好听的吧!也许我会给你解药。」

    「作梦!」他一挺身又攻上来,但绝未想到毒性发作这麽快,左手已不大听指挥,右腿也不像是自己的了。

    「完了...」他不能不想,现在才相信,经验阅历不够,空有一身高绝的武功也没有多大的用途。

    他摇摇晃晃着,现在就是她让他走都办不到了。他感觉视线开始模糊,精神恍忽,这女人已步步逼近过来,他纵有万丈雄心,看来也必须听人摆布了。

    就在此时,远处一乘四人合抬的大轿冉冉而来。

    女人乍见轿子,不由显出喜色,迎上轿子说:「轿中可是未来夫人吗?」

    「嗯!」

    「有事禀告,请赐裁夺。」

    「说。」

    迷迷糊糊摇摇却欲倒的石奇,隐隐觉得这清脆而带磁性的口音好熟,但是,他已倒在地上。

    「属下抓住一个年轻人,身手了得。」

    「是什麽人?」

    属下没有问出门派及姓名,属下本以为是九天罡门下,但口音又不大对。」

    「何以见得是九天罡门下?」

    「因为其他门下没有这麽高的身手。」

    「怎知他的身手高绝?」

    「属下在拳掌上略逊,要不是阴花毒针制住了他,後果堪虞。」

    轿中人似乎沉默了一会,说:「人呢?」

    「在树林内。」

    「落轿!」

    轿子落下,轿帘撩开,走出一个白衣艳丽少女,四个轿夫目不斜视对这女人深深施礼,说:「如何处置,吩咐一声就是了。」

    白衣少女说:「轿夫不必全部守着轿子,过来两个你且带路!」

    来到森林中,白衣少女仔细打量倒地的少年,不由心头一震说:「你们如何搭上手的?」

    「是...是他引诱属下的。」

    「你为什麽要杀了他,一定是泄了本帮的秘密。」

    「没有是他见到我们在练功。」

    「嗯!很好。」白方少女说:「你泄露了些什麽秘密?」

    「这...这...」

    「要一字不漏地说出来,听到没有?」

    「你自绝了吧!」

    「夫人...此人已被捉住,秘密并未外泄,望夫人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属下...」

    「快点!我也好处置这个敌人!」

    她还在犹豫,白衣少女一闪而至,似乎她还想闪避,岂料白衣少女的动作极快,似知她要往那面闪避,一掌拍中她的府风及哑门二穴。这女人原地躺下。

    白衣少女挥挥手,两个轿夫连看也没看倒毙的人,出林而去。接着白衣少女做了些手脚,不久这乘抬轿子如飞而去,林中似乎还余留着淡淡的幽香。

    梅雨在林中沙沙作响,大约盏茶功夫,石奇醒了过来。在这刹那,他的确以为自己来到了阴间。因为林中黑暗,阴影幢幢。不久就知道自己并没有死,只感到被阴花毒针射入处有点疼痛而已,他坐了起来,有点昏昏沉沉的。

    首先,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这次他可不敢再大意了,站起身来,戒备着缓缓走进,他想不出这人是谁?他隐隐还记得一点,将要中毒倒下时,听到极熟的女子口音,谁会倒卧在这儿呢?看情况不是昏迷必然是已经死了。

    他以为应该死的是他自己,走近仔细一看,不由愕然,竟是在花房中使毒针的女人,伸手一试,早已气绝了。

    奇怪,谁杀了她?又是谁救了我?搜过这女人身上,什麽都没有。再摸摸自己袋内,什麽都没丢,在外衣袋内,反而多了两件东西,一是油纸包,上写阴花毒针解药六字,另一件竟是一个用金银两色丝线编织成的荷包。

    荷包外还有些花纹,只是在林中看不清,一股兰麝之气,沁人心脾。莫非是她?口音有点像,可是她怎麽会...不...绝不可能!!

    三、

    石奇的伤好了之後,高进又传了他几手,严加叮嘱,二人分头去侦察这个武林阴谋,以及寻找柳小倩。而在他们分手之前,曾联手到柳家庄去暗探过三次,证明柳小倩的确是失踪了。

    石奇到衡山的柳浪小筑去拜访神手书生宋之和,这里虽称柳浪小筑,占地却有一顷多,垂柳掩映,粉墙绿瓦自林隙中露有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受。

    看门的老仆既聋又哑,而且生的十分丑陋。

    「在下要见贵上,请给传达一下。」

    丑人冷冷地指指他的耳朵和嘴,然後再摇摇头。

    石奇说:「原来是聋哑之人。」

    他比手划脚地要求这丑人通报,丑人连连挥手。

    突闻高绝的蚁语传音,说:「小友要见本书生,可于今夜三更在本筑以西五里的山神庙内相见。」

    石奇也学过传音之密,但火候还不到,他说:「届时谨候前辈大驾。」

    饭後宿了店,石奇住在这客栈对面一家骡马店中,大约是掌灯之後不久,迳奔神手书生家。

    这次他就越墙而入,这柳浪小筑比柳家庄院还大,到处垂柳夜里更加迷人。石奇一直暗暗地来到神手书生书房中,见他正在袖手渡步。此人大约三旬上下,一脸书卷气,衣着很朴素。书房中有很多典藉,钢炉中香火袅袅,一片祥和之气。

    石奇用手沾一点口水,轻轻的戳破窗纸,眯起一只眼睛向里面打量,只见神手书生望着这儿笑一笑,然後伸出两手互拍几下。

    只见一道帘幔拉开,那里面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大汉,他的上身赤膊,下身穿着仅有一条短裤,斜躺在床上。

    他的短裤渐渐鼓起,鼓得特别大。他似觉得很难过,便将短裤脱掉。他的胯间,挺出一根不下六七寸的东西,粗得像棒槌一样硬硬的,在点头晃脑。

    一个妙龄女人由外面进来,将睡衣丢在地下,赤着身子爬上床去。男的因而跳下床。女的躺在床上,伸手抓住他的东西。男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腿,站在床边以粗大的东西,对正她的花房,往里直插,插到她直嚷:「不行,太...大,慢...点。」

    那神手书生看这边笑一笑,道:「小子,看到没有,阳罡之气,要练到收发由己,方能运用自如对付那魔女阴功。」

    这句话似是向石奇说的。石奇不知不觉间把阳罡之气下沉。

    然後,又听神手书生道:「提气,沉气!把罡气聚於一点,心神集中,不准胡思乱想。」

    这时,那男的拼命的往女的里面插进去,还没插到根部。女的已经消受不了说道:「顶死...人了。不...好。」

    男的猛力一抽,狠命一送,这样连续了好几次。弄得女的狠咬着牙,两眼发白的嚷道:「受不...了,天...啊...」

    男的狠抽猛送起来,越弄越硬,越搞越大,来回不停的急攻。

    只听神手书生说道:「练武之道存乎一心,不为外物所动,不为淫声浪语所惑,力贯玉柱之中,急攻金山之幽,辅以阳罡之气,亦有三花聚阴、王旡朝元之效。」

    这时候双方吻住了,更紧紧的搂住他,互相绵缠着。男的吻了之後,又摸住对方软绵的奶子,继而又用口去吸吮,只吸吮得女的浑身发抖。她时而抚摸他健壮的身体,一双迷人的秋波,在他的身上转瞬。她在他脸上深长的吻着,不时又用牙去咬,以媚眼不停的上下溜动,蛇般雪白身子在他的怀中扭摆不停。这种媚态,弄得男心中慾火万丈,浑身发毛。

    男的对女的说:「我的心肝,美人...快乐吗?」

    女的声音有点颤抖,道:「你...太凶...把我..没有搞死...实在...吃不消。」

    只听神手书生喝道:「提住一口气,把罡气逼在玉柱之上。」

    石奇不知不觉照着他的话做了。但听裤子吱的一声,他的曩中之物脱颖而出。

    那女的这时微哼着,口中不断的叫:「美...美...美死了...啊...」她一直叫不停...

    此时那男的性致更浓,也拼命似的享受,像狂人一般的进行工作。他有时一抽出口,再猛插到底,有时又用龟头在洞口上轻轻的磨擦着,只擦得她全身颤抖,她用双手搂住男的屁股,自己花蕾向前迎上来,这样自然的全根而没,这样他近於疯狂。

    只听女的不时爹声爹气的喊:「我丢...精了...啊...丢了...」最後她实在吃不消,软瘫地躺在床上也无法配合男的行动,唯一的是在「嗯...嗯...」的哼声。

    「快...一点丢...我...受不了...」她在哀求他早点结束这场...

    谁知男正在兴头上,顾不到许多,继续不断的去采伐,似乎更凶,凶得近乎发狂,淫水源源的淌出,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木床被冲击得吱吱...乱响。

    小屋中,形成一个疯狂的世界,他尽情的去领受这唯一的小洞天中的美境。男的不时抓起床单,将狼牙棒上的水擦乾後又替她的花房擦乾,继而插进去。乾点似乎够刺激。

    她渐渐的软在床上,口中不断的哼声。她知道他还没有射精的现象,一把握住狼牙棒,扭动屁股,让他抽出来。

    他这时急的直嚷道:「我...还不够...没有丢...」

    她实在很像斗倒的公鸡,无精打彩的在床上,一双散痪的眼神,瞧着他健壮的身体。她的手一把握住他的狼牙棒,以哀求的语调说:「好哥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他的兴致正达高潮,见她败下阵似的投降了,气得两眼狼瞪她,一语不发。他硬硬的狼牙棒,依然在高举着,除非再干一场,否则不能消火,这种慾火会不顾一切的,去达成他的慾望。

    所谓天生尤物,必有一用,男女间的配合,是天生成的,除了她的施舍外,决不可强予硬夺。她怕恐怕他施以硬攻,用手在他的狼牙棒上,以手淫的方式,尽力的握住而上下滑动。

    他经她的手上动作,似乎比较舒服点,没有再加要求或施予强袭的徵候,静静躺着,闭着眼,让她用手去给自己解决。他以手去抚她的奶,慢慢的抚摸着,这一对软而稍带硬,像触电似的,舒服极了。

    许久;她低头轻轻的问道:「哥,你还不能...射精,怎麽办?」

    石奇在窗外看了个不亦乐乎,自己差一点就手淫了。只听神手书生喝道:「不可走火入魔,要对付魔女阴功,必须忍住真元。」石奇陡然停止。

    神手书生又道:「瞧着嘴上功夫!」

    只见女的俯首伸出她的舌尖,舔到狼牙棒上,舔得男的浑身发抖的悸动起来。她用舌尖在龟头上舔,不停的在四周慢慢的舔,只舔的那东西,发红、发亮,而更硬。

    男的被她这一阵舔,舔得龟头痒酥酥的,更逗起他的大叫:「不得了...难过...」他伸出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捏,然後抓住她的头往下一按。狼牙棒的大半截,塞进她的小口中。

    她的口小,狼牙棒太粗,将口塞得满满的。双手抓着她的头一阵上下的游动。她抱住他一翻身,她的身子在下,男的骑在她头上,对她的口抽送起来。

    「你...不要...丢...在口中...」这声音从她的口中隙缝中传出。

    他实在急了,近乎疯狂了。他俯身搂住她,去尽情的享用。他的头,正搁置在她的两腿间,她的芬芳草地,正在他面上,不时接触,生出奇特的刺激。她难受极了,连出气都困难。

    她双腿挟住他的头。男的嘴,正对着她的花蕾。男的不防,似觉的有湿绵绵的水,流向他口边,他用舌尖一试,这水的味道,并不难受,反而有股女人的香味,於是更用口吻住,去吸吮她,将舌尖顶进去,扰乱起来。他在她口中抽送,在花蕾上吻着,吸着,舔着。像扭糖人似的,互相扭抱在一起。

    男的一阵气喘,双手搂住女的屁股,双腿一伸,狼牙棒尽量往她口中一送,送到不能再送时,一股强大的热流,溢满她的口腔,而向喉中流去。

    男的扭转头,双手扶住她的两肩,先在她面上亲了亲後,说:「我的妹妹...我...」

    她不高兴的将头一侧,让开说:「你坏死了...」

    当女的话还没说完,男的嘴已凑上去,吻住她,双臂一搂的抱在一起,双腿向上一缠。她发觉肚子上,一根热热的,硬长的东西,顶住,顶得难受,内心知道这是什麽东西。她顺手想将这东西移开,可是觉得它还是那麽有劲,她又不忍松手。

    「你的东西还那麽硬,怎麽办?」

    他慢慢的回答她:「它还有劲哩,大概还想...」

    她故意撒娇,两眼故作媚态,并用手指在男的额上一点。男的为了达成他自己的需要,觉得下面硬硬的以外,自己浑身有点倦乏了。

    「像这样插进去,我们休息,休息。」

    「不行,不能插。」她嘴里这样说,别无表情,似可似无不可的态度。

    男的自己动手,分开她的两腿,两腿跪在床上,两手拨开她的花蕾,慢慢的一点点的往里插。

    「这样可以吗?」

    她笑了笑,用一双迷人的眼睛对他看一看。

    「都是你,只要你高兴都行。」

    他慢慢的往里插,一直插到底後,紧紧的搂住她吻住她的嘴。

    这样安静不到几分钟。她心里痒酥酥起来,屁股先开始慢慢的摇动,继而又上下的迎凑起来。男的见她又不停的骚动,自己将双臂竖起,立起上体,开始抽送。

    她的舌尖在口中发抖的叫道:「美...美...美死了!」她的浪叫一直不停。

    男的气呼呼的在上面拼命的抽送,像老虎似的,经过快一点钟的猛烈攻击。

    「我...快丢了...」

    石奇看到这里差一点射出来。

    只听神手书生喝道:「稍安毋躁,这只是让你见识一下,以後对付魔女阴功,若是忍不住,小心你的性命。

    这山神庙已半倒,门已不见,小院中蔓草过膝,正殿三间,黑黝黝地死寂无声。石奇知道神手书生还没有来,因为约定是午夜在此见面的,此刻才不过辛时末。

    他经过院中,来到三间正殿石阶上时,突见神殿上掠下一人,这人就像纸片冉冉飘落一样。原来正是神手书生,石奇正要招呼,那知神手书生竟攻了上来。

    石奇低声说:「前辈,我是九天罡门下,特来拜访...」

    神手书生双掌翻飞,身法飘忽,院中草高两丈,在草尖上飞来飞去的像蝴蝶一样。

    「前辈,容我说明来意好不好...」

    宋之和掌劲一紧,他就必须全力应付不暇说话了。石奇心想,神手书生一向谦恭温和,不管世事,怎麽会见了就打,不给人开口的机会。

    石奇打出了火气,认真出手,不论速度和招式丝毫不逊。五七十招过去,居然还打了个平手。这麽一来他有了信心,同时也感觉骄傲,这九天罡果然不同凡俗,和高一辈的人力搏,到现在尚未露出败象。

    由於招式愈来愈险,石奇不敢分神,全神贯住迎敌,罡劲形成一个漩涡,把蔓草旋了出去。就在双方各出险招,以性命力拼时,石奇突然又听到了蚁语传音道:「刚才让你看到的一幕,并非敦伦秘戏,你要仔细钻研,目前有敌人暗探,你要佯装诈败。」

    大约又支持了二三十招,神手书生大喝一声,出手如电,石奇似乎怎麽闪避都来不及了。就像是对方的两掌早就等在那儿似的,碰碰两声,一中高门,一中秉风,人也摔了出去。

    神手书生嘿嘿笑着说:「二位看清了吧!我全力施为,才逼出他的天罡的精粹来,而不使他自觉。」

    二人点点头走向石奇,一身绫罗沙沙有声。神手书生一拦,说二位千万不可操之过急,杀了此人必然影响大局...。二人停下似乎交换个眼色,然後又返身朝黑暗的殿内走了。

    停了一会,当神手书生确已证明人走了时,才说:「小子可以起来了!」

    石奇一跃而起,正要兜头一揖开口说话,宋之和打了个手势,二人飞射出了山神庙。

    往北是极陡的山坡,但树木极少,视野开阔,在此说话不会被人偷听。

    「前辈果然名不虚传,刚才若非前辈用蚁语传音,引导晚辈套招,用本门的掌法打得不可开交,恐怕骗不了这两个家伙。」

    宋之和点点头说:「这两个人在那邪帮中不是什麽高手,但也不可轻视。况且他们的组织严密,没有十成把握,别想除去他们,以免把事情弄糟。」

    「前辈,他们是不是为了破坏我的武功?」

    「不错!」

    「晚辈作了一件对不起家师的事...。」他说了被柳小倩怂恿而宣淫的事。

    石奇喘口气道:「前辈如见到柳小倩...」

    「我没见过!」

    「前辈,柳小倩很好认,第一,她爱穿白衣,其次,她生得柳眉凤目,皮白如脂,左口角下有颗美人痣...」

    「嗯...是她?」

    石奇精神一振,说:「前辈见过?」

    「大概没错!」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