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奸巨乳新移民-晓君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17-11-07 by

    中指慢慢挤开她紧窄的屁眼然後不断的震动着,最後整根中指深深的钻探入内搅动。

    「爽不爽啊?淫妇。」永懿中指快速抽插着。

    「嗯……住……住手……混蛋。」晓君颤抖说。

    「哈哈,住个屁,你个淫妇!」

    永懿拇指也插入她嫩穴中,两指弯曲像倒转的C字型双管齐下的快速抽插着。

    「嗯……嗯……停……停手」晓君喘气说。

    「嘿嘿,是时候让你尝试一下刺激的玩具了。」

    永懿去角落拿出了数件奇怪的东西放在地上,其中包括一支长八寸宽一寸半的针筒来到晓君面前说「知道我想干嘛吗?呵呵。」

    「你……你想怎样啊?」晓君惊恐地问。

    「哈哈,我想给你浣肠排毒啊!」

    「不……我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恶魔。」

    「不要也要,等一下我会让你爽死的,哈哈。

    永懿拿了一桶清水过来,把针筒插入清水里抽满,然後再次把她倒吊成蜘蛛侠的样子。

    「嘿嘿,我来帮你排毒了」

    「啊……不要……我不要……走开……你这个混蛋……禽兽……」

    「哈哈,叫吧!叫吧!你愈叫我愈性奋。」

    永懿举着长一尺半多的针筒插入晓君哪嫩红的屁眼中,然後慢慢地把清水挤入。

    「啊……停手……混蛋……不……不要……」晓君颤抖地说。

    「嘿嘿,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住……住手……嗯……嗯嗯……」

    永懿大肉棒插入她口中,手中用力向下一压,清水立即全部挤入她直肠中,然後再抽满一根快速把水再挤入,顿时晓君的小腹微胀起来。

    「嘿嘿,感觉怎样啊?爽不爽呢?」永懿手指在她溢水的屁眼上打着圈问?

    「你……你……混蛋……去……去死……」晓君面色红润说。

    「嘿嘿,看来还不够,我要把你调教成一个乖巧的性奴。」

    「呸……你别痴心妄想了。」

    「呵呵,是吗?我等一下要看看你的嘴是不是跟你的乳头一样硬」永懿双手垂下拉起她乳头把玩。

    「放手……不要脸的禽兽。」

    「不给点颜色你瞧你不会怕的」

    永懿蹲在地上拿起一件东西对着晓君邪笑说「大陆妹,知道这是用来干麻的?」

    晓君恐惧的看着他手上拿着一枝像机关枪的物件,枪身上有数粒按钮,而枪头上却装着一支布满了凹凸胶粒的假阳具,她结巴地问「你……你想……干什麽?」

    「哈哈,你说呢?」

    永懿按下其中一粒按钮,哪支假阳具立即发出了「吱吱,吱吱」的声音,而且不断上下的活动着。

    「嘿嘿,要开始了」永懿把她倒转回来。

    「不……不要……」

    永懿快速把假阳具插入她嫩穴中,然後慢慢的挤压入去,当进入一半时晓君已失声的大叫起来。

    「啊……」

    「啊……不要……求你停手……啊……」

    永懿听到後没停手反而按在另一粒按钮上,假阳具立即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加快抽插着,把晓君的淫穴插到淫水直流,而屁眼里的水激射而下。

    「哈哈,爽不爽淫妇?」

    「啊……啊……求你……求你……啊……」

    「求我再给你爽点对不对?」

    「不……求你……求……啊……啊……」

    永懿直接把抽插调到最大,只见到假阳具高速的活动着,把晓君的淫穴插到不断的一合一闭着。

    「啊……求你……啊……啊……」

    永懿看到她淫穴和屁眼不断有水喷出,他知道晓君就来高潮了,於是他一手拿着假阳具一手在她阴蒂上快速抚摸着。

    「啊……唔巧啊……唔巧……啊……求……求你……停嫂……啊……」晓君用半咸不谈的粤语求饶。

    晓君下身不断扭动着,面红耳赤口水沿着嘴角流到她饱满的巨乳中,双眼迷离不断喘着气,最後阴部抽搐着,一道晶莹剔透的液体从她张开的淫穴中喷射而出,而屁眼也喷出大量黄色的粪便和液体到地上。

    「哈哈,爽到高潮和失禁哦。」永懿调笑着说。

    「你……你……」晓君抬头喘着气说。

    「你是不是再想试多一次刚刚的经历?」永懿微笑说。

    晓君听到後面色苍白,眼神飘忽的避开永懿的视线,刚才哪种折磨真令人不寒而栗,所以她很明智选择了沉默。

    永懿看到她害怕的表情嘴角微翘说「我会把你放下来,但如果你不听话就後果自负,呵呵。」

    晓君看到他哪恶魔的笑容不禁吓得花容失色地点头。

    「哈哈,这就乖了」

    永懿解开她被吊在齿轮上的绳子,然後把她抱去床垫上趴着,然後再拆下脚上的小木条,一条红肿的瘀青在关节位上出现。

    「由现在开始你要叫我做主人,听到吗?」永懿跪在她面上大肉棒矗立着说。

    「我……我才不叫。」晓君听到要叫他主人有种屈辱的感觉,於是她抬头倔强地说。

    「呵呵,很好,果然让未够呢」

    永懿去到她身後上身微倾而下一手把她的头按在床垫上,一手高举落下扇向她浑圆的臀部上。

    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

    「啊……好痛……停……停手。」

    「叫不叫?」永懿再狠狠的一掌扇下,这种教训她的姿势彷佛在策骑,令到他十分兴奋。

    「不……我不叫」她仍然倔强地说。

    「呵呵,看来要下重手呢!」

    永懿拾起刚才拆下的木条,举起手落狠狠鞭打在她肥大的臀部上。

    「啊……」

    「叫不叫?」永懿再一鞭落下。

    「啊……不……不要」晓居颤抖地说。

    「再问你一次,叫不叫?」他把木条移向她两股之间冷冷地问?

    晓君感到屁股上的嫩穴和屁眼上传上的刺痛感,终於不甘心的喊「主……主人。」

    「哈哈,大声点」永懿用力扇了她臀部一掌说。

    「啊……主人。」晓君大声地喊。

    「哈哈,乖啊。」主人奖励你一件玩具。

    永懿拿出一根狐狸尾巴似的东西出来,这尾巴洁白如雪,上面有三粒细小的按钮,在末端连接着一条绳子,而绳子绑着一颗泄了气的胶球,而胶球内中心位置有个微型的振动器。

    「嘿嘿,贱奴,你喜不喜欢主人给你的奖励呢?」永懿拿着尾巴在她嫩穴和屁眼上扫来扫去。

    「主……主人……不……不要……好痒哦。」晓君扭动着肥臀说。

    「哈哈,让主人教你怎样玩吧!」

    永懿把她平放然後分开她双腿,在尾巴按了其中二粒按钮,然後哪胶球便慢慢地胀大了和震动着,最後他用力的一挤整个胶球便滑入她屁眼里,雪白的尾巴露在外面摇晃着,看上去就像她真的有条狐狸尾巴似的。

    「啊……痛……不……主人……不要。」晓君声音媚惑的叫着。

    「哈哈,你个骚狐狸,等一会一定要把我干死,现在好好的服侍我吧!」

    永懿上前跪在她脖颈侧挺着狰狞的肉棒说「贱奴,帮我吹。」

    「主……嗯……嗯嗯……」

    永懿趁她想开口说话时就把肉棒塞进她口中,然後腰部微动干着她的小咀。

    嗯……嗯……噗啧……噗啧……的声音不断发出。

    「啊……好爽……贱奴做得好……继续不要停。」

    「哦……两颗蛋蛋要含在口中舔哦。」

    「嘶……好舒服……贱奴还要」毒龙钻「哦」永懿对着她说。

    晓君目光疑惑的看着他询问什麽是「毒龙钻」。

    「就是要你用舌头舔我屁眼啊!」永懿整个臀部跪在晓君脸上说「贱奴,还不快点给我舔。」

    晓君眼瞬深处闪过一丝挣扎和厌恶的光芒,为了能逃出生天最後也不甘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

    「嘶……啊……舌头要滑动快一点…… .还要用舌尖钻探进去。」

    「对对,就是这样,果然有做性奴的潜质啊!」

    晓君的小香舌不断快速的舔滑着,永懿屁股也配合她不断的前後活动着,屁眼上传来的快感令到大肉棒高高的挺起,龟头上慢慢流出了白色的透明液体。

    永懿退到她双腿前扯动着狐狸尾巴,两指插入她淫穴中抽插着说「嘿嘿,是时候帮你菊花开苞了。」

    「嗯……嗯……主……主人……不要。」晓君扭动着屁股说。

    他用力一扯,沾满液体的胶球便被拉出。

    「啊……」

    永懿扶着巨大的肉棒硕大的龟头慢慢地插入她温暖紧嫩的屁眼里,顿时感到了一条狭小的肉道不的的挤压和吸吮着肉棒,哪种感觉比插阴道还要舒爽,难怪这麽多人不怕肮脏也要尝试一下这种异样的滋味呢!

    「啊……好痛……主……主人……求你停手……」

    「嘿嘿,叫吧!叫吧!我最喜欢听。」

    永懿腰部用前一顶,整根大肉棒就像长枪似的破开肉壁的阻碍直插到底,然後扶着她的腰部,不断狠狠的深插到底。

    「啊……啊……主……主人……好痛……求你……求你轻力一点。」

    「哈哈,我说过要把你这个贱奴干到欲先欲死的。」

    「啊……嗯……主……主人……不……不要。」

    永懿解开她双手的绳子让她蹲着,他平躺下然後扶着她两片肉臀,腰部继续发力的向上抽插。

    「啊……啊……嗯……」

    「哈哈,你个贱奴刚刚反抗,现在一副享受的样子,真是淫荡啊!」

    永懿腰部狠狠向上一顶说「我问你是不是一个淫贱的女奴,答我。」

    「啊……是……是……我是一个淫贱的女奴。」

    「哈哈,求我……求主人我干你。」他停下来说。

    晓君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嘴上却说「求……求主人……狠狠的干我这个女奴。」

    「哈哈,我就干死你这个贱奴。」

    向上抓住两个大肉球,嫩肉从手指隙中挤了出来,两手狠狠的搓揉把它们变成各种不同的形状,最後捏着两粒乳头搓揉。

    「啊……主……主人……痛……不要。」

    「住口,贱奴。」

    永懿腰部向上用力一顶,然後拔出来再狠狠的一插到底进入她哪湿润的淫穴中,然後拉着她双手把她压向自己脸部。

    啧啧……啧啧啧……的声音不断传出,永懿口中含着晓君一颗乳头在吸吮着,一手暴力的搓揉巨乳,另一手伸前手指弯曲插入她屁眼里抠着,大肉棒快速的出出入入把她嫩穴插的白泡直流。

    「啊……啊……主人……主人……贱奴就死了……给我……大力点……还要……我还要……」晓君淫荡的叫着,但眼中却闪过仇恨的目光。

    「哈哈,贱奴,我就如你所愿,我要把所有精液射进你淫穴中,让你一生一世身体里也有我的精华。」

    「啊……不……不要……贱奴今天是危机期……求……主……主人……不……不要……射进来。」

    「啊……啊……就来……就来射了。」

    「不……主人……求你不要。」

    晓君嫩穴红肿,深白色的泡沫不断从她一张一合的淫穴中流出,永懿腰部如装了摩打似的快速向上抽插,到最後他狠狠的捉紧她腰部用力向上一顶到底。

    「啊……不要。」

    永懿面色红润气喘如牛,大肉棒不断颤抖着,一股股暖流从深处射出。

    晓君也喘着气身体瘫软在他身上,一对巨乳压在永懿身上,嘴角有晶莹的口水挂着。

    「呼……爽不爽啊?贱奴。」永懿懒懒的问?

    「嗯……贱奴好爽啊!」她语气平谈的说。

    「嘿嘿,想不想再让主人插多一次?」

    「嗯……我想……我想杀死你,混蛋去死吧。」晓君充满恨意冷冷地吼叫。

    然後永懿看到她高举着之前绑在她双腿上的木条,眼中闪烁凶狠的光芒刺向他脖颈上。

    哢……的一声响起,木条应声而断。

    永懿在千钧一发间及时避开了,否则必定被她刺死,虽则避开了但也被木条割破了脖子,一道鲜红的血液流在床垫上。

    啪……永懿反手赏了她一记耳光说「你这是找死,我要把你凌虐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後用力推开她,再次上前把她双手绑起,一手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去另一间房间。

    「啊……好痛……主人……求你放过我……贱奴知错了……求你……放过贱奴……主人………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永懿把她双脚绑在一根铁柱上,然後再用绳缠绕在她颈部,再用力扯下把末端绑在铁柱底部,晓君的姿势就像一只狗似的跪在地上双手被绑着,屁股高高的翘起。

    「主……主人……贱奴真的知错了……只要放过贱奴……贱奴什麽也愿意干的。」

    啪……啪……啪……啪,永懿当晓君的肥臀是乒乓球似的不断正反手抽打着。

    「啊……啊……主……主人轻力点。」

    「哼,不给你一个难以磨灭的教训是不行的。」永懿看着她冷冷地说。

    说完後他便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走向角落里拾起两条正方形的长铁条,然後放在地上在顶端用力刻画着。

    然後走到晓君身後大肉棒对着屁眼暴力的一插到底说「好好的服侍我。」

    「嗯,只要主人不惩罚贱奴就好了。」

    晓君不安地说着,完全没有留意永懿在她身後的动作。

    永懿嘴角翘起轻声地说「差不多了。

    晓君听到後惊恐的问「主……主人……什麽差不多了?」

    永懿快速的抽插着,然後冷冷的说「就是给你的教训。」

    晓君听後回头一望,只看见他两手各握着正方形的长铁条,而末端却被烧红了,她立即惊呼地叫。

    「不……要」

    「哼,晚了。」

    「啊……」

    一声惨叫从晓君口中传出,同时他感到晓君屁眼愈收愈紧彷佛想把他大肉棒压扁似的,於是他抬手再把另一铁条印在她臀部上。

    「啊……」气若游丝的一声慢慢回荡着。

    ……

    黑暗密室里一名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一手抽着菸一手拿着皮鞭,在他两腿间一名双目无神的女子正在吞吐着大肉棒。

    女子脖颈上带着一个有尖锐锥体的颈环,在胸部上有两个细小的振动器贴着,而嫩穴和屁眼各插着一支电动阳具,最後多条纵横交错的瘀青布满了她整个背部。

    微风吹过,木门发出哢哢的声音然後慢慢地闭合。

    临闭合前,可以看到少女肥大的臀部上有两个清晰的字体。

    永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