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妙人妻
  • 发布时间:2017-12-05 11:06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沈君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个子娇小,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沈君喜欢穿中式上衣,特别是一件蓝底白花紧身的,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

    沈君和王远、陈钢是同窗好友,毕业後又成了一家公司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陈钢一直暗恋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给了老实的王远。由於夫妻不能同在一个办公室,所以公司九楼的计算机中心只剩下陈钢和沈君两个人,王远搬到南面一墙之隔的策划部。透过磨沙玻璃,他们可以看到王远模糊的身影。由於光线的缘故,王远看不到他们。

    陈钢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对王远感情很深,陈钢始终没有机会。陈钢虽然嫉恨,但一直隐在心底,表面上对他们非常好。特别是经常在工作上照顾沈君,让沈君非常感激。

    陈钢和沈君整日相处,沈君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産生无限幻想。有时和沈君说话时,看着沈君一张一合的小嘴,陈钢总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应该也很小吧?」

    ;有时站在沈君身後帮助她修改程序,透过她的领口看到若隐若现的酥胸,陈钢就有伸进手去抚摸的冲动;有时沈君躲在屏风後换衣服,陈钢就会想到她柔软的腰、丰满的臀、修长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肉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情景┅┅

    陈钢无数次意淫沈君,但始终没有真正下手的机会。然而,到了夏天机会还是来了。王远的母亲患病住院,王远天天晚上在医院陪母亲。陈钢认爲这是天赐良机,他精心策划了一个圈套。

    这一天,陈钢下班後又返回办公室,此时丽人已去空留馀香,陈钢叹了口气,走到沈君电脑前。沈君业务远不如陈钢,平时自己负责的系统全靠陈钢帮忙,因此,陈钢只用了几分锺时间就全部搞定。然後,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计划回想了一遍,认爲没大问题,一切全看天意。这天晚上,陈钢没睡好,脑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软娇躯,几次都想「打飞机」解决,但他忍住了,他要给沈君留着这「一炮」,这等了几年的「一炮」,要尽可能多地储存「子弹」,等着把「子弹」向沈君发射。

    第二天,陈钢按计划请假没来上班,躺在床上睡懒觉。 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机便响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说:「小钢吗?我的电脑出问题了,明天总公司要来审计,经理急死了,你能来吗?」

    「我┅┅」陈钢故意装出爲难的样子, 「我在机场接亲戚┅┅」其实陈钢家在公司附近。

    「帮帮忙啦,我实在没办法了。」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时後到。」

    放下手机,陈钢点上一支烟,「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着急,他要等沈君更着急。

    下午一点,陈钢来到公司。一进门,沈君便说:「你总算来了,经理刚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陈钢胡乱答应着来到电脑前。他不想立即解决问题,他要等夜幕降临 。

    下午四点多,经理又来了,火冒三丈,告诉他们:「不搞完不能下班!」沈君只好答应,而陈钢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心想「当然要搞完,不过不是搞电脑而是搞她。」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这个小女人,秀眉紧蹙,美丽的眼睛专注着屏幕,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陈钢说:「小君,看来我们要加班了,你给小远说一声。」

    「嗯」沈君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陈钢看着她一扭一扭离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剥开你的衣衫看看里面的白肉。」

    陈钢知道王远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车要一个半小时,天晚了根本没法回家。

    过了好一会儿,沈君才回来,幽幽地说:「王远要去医院照顾婆婆,看来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陈钢答应着,继续检查着程序。

    五点多了,公司要下班了。王远跑过来,还买来晚餐、啤酒。他向陈钢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陈钢心想「其实我要感谢你呢,今天就让你的娇妻成爲我的玩物。」

    「谢谢你,小钢。」沈君突然说:「这两年真是多亏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

    「别这样说,小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陈钢说。

    「嗯。」沈君眼睛里全是感激。

    陈钢避开她无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让你好好感谢我,也许明天你和王远就该恨我了。」

    快八点了,沈君看陈钢一点进展也没有就说:「小钢,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去宿舍登记要间卧室。」

    「哎。」陈钢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远买的都是他俩愿吃的。两人一边吃一边交谈,陈钢故意说些笑话,逗得沈君花枝乱颤,陈钢看得痴了。

    沈君突然发现陈钢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说:「你看什麽?」

    「我┅┅」陈钢说 :「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脸立即红了,这是陈钢第一次这麽说,她一直不了解陈钢的心意。陈钢平时说话很随便,沈君虽然觉得很逗,也很喜欢,但一直把陈钢当朋友。

    陈钢瞬间清醒过来,叉开话题,执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虽不会喝,但不忍心拒绝,便喝了两杯,粉脸泛出红晕。

    饭後他们又开始工作,沈君曾经想去宿舍一趟,十点前如果不登记是不许入宿的,但陈钢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错过了入宿时间。

    晚十一点,陈钢一声惊呼,系统恢复正常,两人击掌相庆,沈君更是欢呼起来,「谢谢你小钢,你好伟大!」

    陈钢一边谦虚着一边猛然想起什麽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里呀?」

    沈君也想起来,但也不着急:「小钢,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於我嘛,」沈君一指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就这里吧!」

    简单收拾了一下,陈钢走出办公室,还叮嘱沈君「插好门啊」!

    「知道了。」沈君答应着,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小钢,陪我加班这麽晚,真不好意思。」

    「以後再谢吧!」陈钢说了句语义双关的话,匆匆离去。

    陈钢没有走远,偷偷溜进女厕。女厕有两个隔间,陈钢选择了靠里面没有灯的一间。整个办公大楼只有他们两人,他认爲沈君不敢到里面这间。陈钢踩在下水管上,头刚好伸过隔扇,另一间女厕尽收眼底。

    五六分锺後,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是沈君。沈君果然不敢到里面这间,而是开了第一间厕所的门。陈钢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套裙,更加显得皮肤白皙。

    沈君还小心翼翼地插上门,陈钢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实在累坏了。她缓缓揭开短裙的纽扣,这件短裙是紧身的,最能体现女性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时候却需解下。她解下短裙,举手挂在衣鈎上,恰好就在陈钢脸下,吓了陈钢一跳,好在沈君没发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