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三位少妇打麻将到深夜
  • 发布时间:2017-11-23 16:4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平常我不爱玩麻将,那天出差到成都,觉得很空就联系了我在成都工作的同学,当然那个朋友是女的。几年不见,我们的话题可真多,晚上她叫了她的两位朋友一起到外面吃饭,在路边找了个小摊吃烧烤。

    晚上九点左右,在我同学一个朋友的提议下我们到她家里打麻将,其实我打麻将的级别挺高的,几个回合下来我胡了好多手,那两个女的说:“换个位子,今天真是奇怪了。”我于是就和她们对换了一下。

    说来也邪气,自从换了位子之后,我的手气越来越差,慢慢地钱全输光了。

    “很晚了,”我说:“困了,还是不玩了吧!”

    其中一个女的说:“输得精光了,还想走?要睡觉就把衣服输完再睡。”我以爲她是在开玩笑,不料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女的也说:“对头,输光衣服了就在这里睡吧,里屋有床。”我当场就晕倒!

    我同学在一边上呵呵直笑,说是老公在家,她可要回去了,我也随着起身告别,又不料同学说:“你这就不地道了,我是真得回去,你就在这陪她们玩三棵庄嘛!”我无言……

    同学走后,继续打麻将……几个回合下来我又输了不少,看着钱包里只剩下的银行卡和几张毛票,我一个寒呀!倒霉死了!快一点吧,我实在撑不住了。

    这时候一个女的说了:“唉,帅哥,今晚我们两个女人把你整惨了,你敢不敢在这睡哦?”我说:“怎麽不敢?我才不想走呢!困死了。又输了钱给你们,就当是我在这里住旅馆好了。”此时,另一个女的给我来了句最猛的话:“那我们就是旅馆的服务小姐哟!”我再晕……

    最后的最后,经过她们N分锺的挑逗,我说:“好,一起睡。我可不想洗澡了,不怕汗臭的就上吧!”这世界上我没料到的事真是太多了,她们进屋就迫不急待地关上门,双双把我推倒在床上,一个解我的衣服,另一个解我的裤衩,我此生的第一次双飞就和这场麻将开始了,对方居然是两个美丽的成都少妇。

    她们把我按在床上后就要脱我的衣服,我说:“别急哟!大家洗个澡,顺便看看你们俩的身材。”大眼少妇说:“澡肯定要洗,快,不要浪费时间了哦!”

    于是三人走进浴室就洗了起来。

    在我小心地脱光她们衣服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成都女人的身材真他妈的好,奶子也大,虽然是少妇了,但都没有生孩子。听同学介绍,她们俩都是公司的白领,一个负责做文秘,一个跑外面。我口水差点流了出来,不过幸而有淋浴水,看不出来呀!哈哈!

    我想:“像这麽风流的女人,要是有病我就惨了,我还没有结婚呢!得在洗澡的时候仔细检查她们。”洗澡的过程和大多数三级片一样,这就不仔细写了,难得打字呀,后面还有很多字要打呢!

    洗完澡,我想我第一次和两个女人过夜,今晚肯定不会这麽容易睡着。我们三人都赤裸上床,大眼睛少妇轻轻抚摸着我的身体,真是受不了!我的手也不老实起来了,伸出去抚摸她的脸,皮肤很光滑,其实她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很光滑,保养得很好的原故吧!

    她把头发松开,我用嘴顺着她的耳根、脖子、肩膀慢慢游动下去,手轻轻握着她滚圆的奶子,哇!真的太爽了哟!小狼们,少妇的咪咪你们少有摸到过吧?

    不是一句话就能形容出来的,要亲自体会。

    而另一个高个子少妇早已经开始主动来吻我了,她在我背后吻着我的背沟,一直来回地吻,整得我怪难受,却又怪舒坦。我把右手反转过去摸着她那丰满的屁股,这时候一只手握住少妇的奶子,一只手摸着另一个少妇的屁股,爽毙了!

    突然我脑子里弹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两个如狼似虎的少妇今晚要是我搞不定,那多丢人!也许我同学明天会知道这事呢!毕竟她们是最好的姐妹哟!说不准同学这时候正在想着我们三个人在床上打炮的风流事呢!或许同学已经抱着老公进入梦乡。我晕,要是同学这时候也在,玩4P那是多美的事!成都也没有白来了。

    正想着,大眼睛少妇生气了,说:“怎麽了,走神了?看你动也不动。”这时我才在恍惚之中回过神来,我说:“唉,差点睡着了。”丰满屁股的少妇说:“靠!不会吧,你耍杂子?水我们说。”我急忙解释:“不是的,我在想要你们帮我小弟弟洗洗头。”

    话音刚落,大眼睛少妇就用手握住我早已硬得像钢管般的小弟弟含在嘴里,天呀!我晕,我感觉她那厚而性感的嘴唇就是与衆不同,平生又是第一次有此享受,整根老二撑满了她的嘴唇。

    她说:“控制着点,别射在我嘴里就完事了。”我“嗯”了一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时候思想却开了小差,因爲我是故意不要集中的,怕真的控制不住,那多不爽,还有个妹妹在等着我呢!

    在口交一分锺左右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把老二从她嘴里拿了出来,在外面凉快一下,我说:“姐姐们,我们休战几分锺,我想给你们拍照好不好?”只听见大波少妇说:“你神经病呀?”我说:“乖嘛,我想留个纪念。”她们都表示反对,真是没有办法。

    我躺在她们中间,想想多神气呀,像古代的陛下哟!保证陛下的妃子绝对没有这两个少妇漂亮。我静静地看着她们那白皙的皮肤、勾魂的眼神、圆圆坚挺的乳房,我的娘呀,上天造化,感谢上帝!感谢我的女同学!

    过了良久,也记不起是哪个少妇说:“好嘛,你照吧,可不许照到我们的脸哟!就只照一张,看了马上删掉。”

    我欣喜若狂,马上跳下床,从裤儿包包里掏出我那高相素的手机,晕,怎麽关机了呀?开机……等待数秒……然后说:“姐姐们乖,曾荣获第九届乡村摄影三等奖的中国艺术家XXX开始拍照了。”她们俩蒙住脸,平躺着,让我喀嚓了一张。照完后我马上关机把手机放在床头,继续去抚摸她们……

    这前戏也做得太长了,我打算用手去摸她们的下面神秘的地方,哇!手指一伸进去,都好多水,忘记哪个水最多了,这里就不汇报出来。她们开始呻吟,很动听,虽然不太大声,我感觉得出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叫唤哦!我的弟弟也在她们小手的掌控下越是坚硬无比,有如那岩石般。

    如此重复着又过了大约十分锺左右,战斗在大眼少妇的疯狂挑逗下打响了,她坐到我上面,握住我的弟弟深深地插了进去,哇!真没有想到女人这时候是这样主动。我说:“姐姐慢一点儿,受不了你。”她说:“小样儿,你这麽年轻,今晚打算来几次?”我说:“我晕!一次就死定了,还能几次?”呵呵~~我又开始分散注意力了,因爲怕射嘛!小狼们都知道的呀!这时我一只手仍然在大屁股少妇的妹妹里不停地抽动,开始是一根中指,接着是两根,最后进去了三根,她爽得不行了。

    晕,我明显感觉她的高潮在我三根粗壮的手指功夫下来了。阴道中一阵紧缩后,她对大眼睛少妇说:“快下来,让我也来一会。”大眼睛很听话地就轻轻把我的鸡巴从她小妹妹里抽了出来,乖乖躺在一边上吻着我的肩部。

    哇!那个大屁股姐姐真疯狂,女人我玩过不少,活到今天才第一次遇到。可能是我刚才把她摸得太爽的原因,她也骑在我上面剧烈来回运动(过程省略),大约五分锺后我射了,当然是完美地射了进去。经验告诉我,和少妇打炮不用戴套套的,完全可以放心,但首先得检查一下。

    完事后她们两人都夸我经验丰富,但战斗力还有待研究。我说:“下次吧,定搞翻你们。”于是留了我的电话。睡觉时已经是三点多锺了,我狂晕,搞了好几小时呢!

    快天亮的时候我被一个姐姐摸醒了,老二硬硬的,又像根钢管了。我迷迷糊糊地问:“几点了?”其中一个姐姐说:“不晓得几点了,快要天亮了吧!”这时候我才发现另一个姐姐还在熟睡,我整个晚上都躺在她们中间,两个热呼呼的裸体美少妇,她们身体里散发着成熟的体香。

    说起体味,我又想起了去年出差到大连,在一个三星级宾馆落脚,晚上十一点左右就有妹妹打电话来,她嗲声嗲气地说:“先生,要不要按摩?”开始我很反感,后来在那妹妹三言两语的劝说下,鼓起勇气想玩一下大连妹儿。我在电话中说:“你可要给我安排本地货哦!外地的我可不要。”妹儿在电话那头嘻笑着说:“先先你就放心吧!我们大连妹儿可水灵了。”

    说时迟那时快,放下电话不到五分锺的时间,门铃响了,我起身开门,冲进来的是一个约有一米七二、体重一百三十有五的半老徐娘,我心里一凉:“我的妈呀!当我阿姨还差不多,怎可共渡良宵?”可是那妹儿说过“服务周到”什麽的,于是我把心一横:“今晚吃定你了!”

    我平躺在床上,任由那徐娘在我年轻的身子骨上按来扭去,说实话,她的按摩还挺专业的,只是体味太难闻了,虽然全身上下洒了浓浓的香水作爲掩盖,还是无法摆脱那股槽糕的味道。

    十分锺下来,我说:“我把小费付了,你走吧,我想睡觉了。”她“嗯”了一声,显然很不愿意离开,但又有什麽办法呢,最后还是拖着失望的背影走了。

    今晚这两个姐姐虽然年纪稍比我长了些,可是那成熟的味道又是一番享受。

    我说:“姐姐,你这下把我弄得睡不着了,怎麽办?”她说:“随便。”唉!人呀,就是有了第一次后就随便你了。女人何尝又不是如此呢,我懂得多了。

    当我伸手去摸她下体的时候,她的妹妹都湿了。我再晕,肯定是刚才摸着我时産生了性幻想,女人也很爱性幻想哟!而且听说比男人还要丰富浪漫得多。我们的性幻想无非就是昨天在街边看到的漂亮妹妹、红极一时的影星、隔壁张三那丰满的老婆、公司才来的女同事。而女人可就大不同了,她们常把自己老公幻想成童话里的白马王子,而我今晚让这位姐姐想成谁了呢?

    我把手指在她那湿湿的缝隙里摸来摸去,当我触及那肥厚的小阴唇时,她突然抱紧了我,轻声地说:“哥哥,你好有经验,我都受不了啦!”哇!女人早上也有想做爱的时候,我原以爲只有男人一觉醒来大老二会翘得多高。

    我抱着把她压在下面,用传统的体位进入,轻轻地抽动着,她在下面不断地迎合,口中发出柔美的叫床声。我越做越猛,感觉没有昨晚第一次那麽刺激了,有节奏地来回抽动,她的迎合速度更是快了。

    突然大眼少妇醒了,嘻笑着说:“继续,我先上下厕所。”这时我才没有心思去理她呢!心想:“你上完厕所回来再收拾你!”

    走了一个人后,床更宽些了,活动的弧度也更加夸张。我换了个体位,从后面插入,抽动不到十下,大屁股姐姐就叫天要地的了。我缠起她那二尺一寸左右的细腰用力地插、慢慢地抽出,呵呵,小狼们,这一招叫“九浅一深”哟!虽然是书上学来的,但用在女人身上真是屡试都爽。

    从后面插入感觉她较紧,还可以借着窗外的灯光看她那圆润的屁股。我最喜欢女人丰满的屁股了,经常走在街上看到女孩们穿着紧身牛仔裤从我侧边经过,我不禁都会把眼光色色地跟过去,我认爲女人的屁股完美到了可以和她们的奶子媲美的程度。

    以背后位抽插了足足十分锺,姐姐不行了,叫床声越来越大,我敢说天亮后隔壁的邻居会感叹道:春光无限好,只是未到我家来。

    昨晚又是一个不眠夜。呵呵,我也快受不了了,但我最终还是控制住了没有射。我问姐姐:“舒服了吧?”她有气无力地说:“太舒服了,下辈子不嫁你嫁谁呀!”

    休息了几分锺后感觉快要天亮了,却突然间没有半丝困意。上厕所的大眼姐姐走了出来,打开了壁灯,我问:“我以爲你不出来了呢!怎这麽久?”她说:“叫得难听死了,我还在你们边上观战不成?”我挑逗道:“过来,现在轮到你了。”她说:“好,小样儿,快去洗下鸡鸡。”

    我飞一般跳下床直奔洗手间,“哗啦啦”放水冲了一下下面的弟弟,然后洗了手又奔出来,把大眼妹按倒在床上,只听得“哎哟”一声惨叫道:“死鬼,你那手冰得难受!”呵呵~~刚才没有注意擦手,主要是太急了。

    前戏当然没有上一个姐姐那麽多了,这个我只希望速战速决,我不停地抽动着,越来越用力,她不会迎合我,只躺在那哼哼,像只晕猪一样。小妹妹里水倒是不比大屁股的少,就是感觉没有那个姐姐舒服呀!

    没有换姿势,十分锺不到我就射了,那精液有如涛涛江水,汹涌泛滥地进入了大眼姐姐的肉体深处。

    经过数十分锺的激战……战斗结束,双双相拥入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