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龙与紫萝兰 第六章 粉碎黑帮
  • 发布时间:2017-10-10 17:59 | 作者:dede58.com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六章
    粉碎黑帮
    高颖隐约觉得有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摸着,她吃惊地睁开眼睛想看一看周围,可更令她吃惊的是,她睁开了眼睛却还是什幺也看不见。高颖立刻明白,自己的眼睛被蒙上了。她伸手想将蒙住眼睛的黑布取下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绳子紧紧绑着拉向两边;同时自己脚上的靴子已经被脱了下来,脚踝也被绳子捆着,双腿被野蛮地拉向两边大张着;整个人竟被像个「大」字一样紧紧捆绑着,一动不能动!
    高颖不禁惊叫起来。整个房间里都迴荡着她尖锐的叫声,那只手根本不为所动,继续在她的身上大肆轻薄。高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仔细回忆发生过的一切︰自己昨天在战舰上遭到弗雷德的变身的袭击,受伤逃出后遇见了一个好像叫做「约塞巴」的赫尔人少年,接着自己由于伤痛就昏迷了,醒来后就落到了这种地步。看目前的样子,对方一定是对自己不怀好意。会是那个叫约塞巴的少年?还是已经落在了弗雷德的手里?或者,是落在曾经强暴茱丽亚的那伙赫尔人的手里?虽然对方一直没出声,但高颖凭知觉判断这里一定有不止一个人,还有人在旁边看着自己被人轻薄。由此看来,很可能是后面两种情况。想到自己很可能落在了残忍的弗雷德或是那些强暴过茱丽亚的野蛮的赫尔人手里,高颖不禁害怕起来。
    那只手一直在高颖身上摸来摸去,还不时在她丰满成熟的敏感部位掐一把,高颖感到心里一阵阵紧缩。那只手在她身上游走着,摸到高颖背后被怪物打伤的地方,从衣服被撕破的裂口里抚摸着她洁白光滑的后背。过了一会,那只手突然用力往下一撕,只听「嘶啦」一声,高颖背后的衣服被完全撕裂了;那只手将破碎的衣服扒向两边,将高颖的后背暴露出来。
    高颖猛然感到背后一凉,听见自己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她立刻尖叫起来,心一下揪紧了,使劲挣扎被紧紧捆着的手脚。
    那个人不知什幺时候拿来了一把剪刀,将高颖的上衣剪开,又将被剪成碎片的上衣粗鲁地撕扯下来。高颖的上半身全都裸露出来,只剩下一个乳罩还戴在身上。
    高颖几乎能感觉到周围的人的贪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体上,可除了自己的惊叫声,四週一片寂静。这种寂静给高颖的心头平添了一份压抑的恐惧。
    那只手在轻轻拉扯高颖背后乳罩的带子,一用力,将带子扯断,高颖上身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突破,两个丰满洁白的肉团沈重地掉了出来。两只粗鲁的大手从她背后绕过来,用力地揉捏着这两个柔软丰满的乳房。
    高颖只有不住地尖叫。她赤裸丰满的上身完全落入对方的蹂躏之中,无能为力的恐惧和羞耻使高颖的身体颤抖起来。
    在高颖丰满晶莹的胸膛上肆虐的手渐渐停了下来,紧紧抓着两个肉团,手指非常温柔地开始揉着上面细小娇嫩的乳头。一股电流似的感觉从遭到玩弄的乳房传来,高颖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她虽然忍住了没有发出声音,但乳头还是诚实地硬了起来。抓着乳房的手鬆开,一张喷着热气的大嘴贴了上来,像针一样硬的胡子扎着高颖胸膛上细嫩的皮肤,贪婪地在羞涩地挺立起来的乳头周围舔着,还不时用力咬丰满的乳房一口。
    明显有两个人在折磨自己,高颖疼得使劲晃动已经失去了自由的身体,大声尖叫,眼泪几乎就要掉了下来。与此同时,在背后的手又开始隔着裤子摸高颖丰满浑圆的屁股和结实笔直的大腿。摸了一阵,这个人又拿起剪刀,将高颖的裤子顺着双腿剪开,扒了下来,然后又粗暴地将她身上最后的内裤也一把撕了下来。高颖修长美妙的身体一丝不挂地裸露出来。
    高颖羞愧难当,拚命做着徒劳地挣扎。自己甚至还不知道这是哪里,对方是谁,就被扒光了衣服,遭到玩弄。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尖叫和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这种难以言状的恐惧和羞耻使女情报官几乎要发疯了。
    四只手一起在赤裸着的丰满的躯体上大肆淫虐,房间里只有被淩辱的女人痛苦的呻吟和男人沈重的喘息,一个被吊起来的诱人的身体在不住地扭动、挣扎。
    不幸的女情报官遇见的少年是鲁塞尔的义子,自从约塞巴将昏迷的高颖背到这里之后,奥斯卡就明白了,又一个来自太阳系的美丽猎物不幸地落到了自己手中。他打算用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压力使这个外表冷艳的女人彻底屈服。他和鲁塞尔将昏迷的高颖手脚拉开吊起来,蒙上眼睛来玩弄,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鲁塞尔放弃了已经被咬出了牙印的乳房,蹲下来开始玩弄由于双腿分开而完全暴露出来的迷人的阴户。他用手将紧闭着的阴唇拉开,露出了粉红的小穴。他贪婪地看了一会,将包着阴核的包皮轻轻扒开,伸出舌头在娇嫩敏感的阴核上舔了起来。
    奥斯卡则用手狠狠地拍打着高颖雪白饱满的屁股,很快丰满的肉丘就红了起来。高颖痛苦地狼狈不堪,一面是屁股被打得火辣辣地痛,一面是难以忍受的快感从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不断传来。她想挣扎,却感到全身都开始发软,一点劲都使不出来。一贯骄傲冷艳的女情报官双手紧紧抓着捆着手腕的绳子,两条修长的腿不由自主地绷紧,赤裸的身体微微颤抖,嘴里开始发出沈闷的呻吟,晶莹的水滴从迷人的阴户里渗了出来。
    奥斯卡停止了对高颖肉感十足的屁股的暴行,粗鲁地用手掰开两个已经被打红了的肉丘,看着高颖浑圆的褐色的菊花洞。从外观上奥斯卡就知道,高颖的这里还是处女。他用手指在高颖的屁眼周围轻柔地揉着,慢慢地将手指挤了进去。
    高颖什幺也看不见,什幺也听不到,只知道自己落在了敌人手里,陷入了前后同时被玩弄的狼狈境地,心里又是屈辱又是苦闷。
    忽然,她感到一只粗糙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肛门,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羞耻紧紧攫住了她的心,她立刻尖叫起来,性感的屁股猛烈地摇晃,想要拒绝这野蛮的入侵。
    奥斯卡感到自己的手指被高颖的肛门紧紧吸住,肛门周围的肌肉在不断地缩紧,他残酷地开始用手指在高颖的肛门里用力挖了起来。鲁塞尔也继续捉弄着高颖已经鼓胀起来的阴核,同时也将手指插进她已经又湿又热的小穴,在里面放肆地挤压着。
    高颖感到理智的防线就要崩溃了,马上就要陷入无可救药的淫蕩之中。她全力克制,死死地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可不争气的身体却开始屈服,开始随着敌人的淫虐有节奏地扭动,快感像潮水一样涌来,小穴里一片汪洋,乳房也涨得难受,连被欺淩的肛门也渐渐开始出现了性感。
    高颖白皙的俏脸变得通红,丰满的裸体上布满了汗滴,她终于张开性感的嘴唇,苦闷地呻吟起来。
    奥斯卡停止了对女情报官肛门的蹂躏,拿来了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打开电源,对着已经开始潮湿并不停翕动着的菊花洞插了进去!被吊着的雪白的肉体猛地一弹,被夺走处女的肛门的惊恐使高颖发出大声的尖叫,性感的屁股疯狂地摇晃起来。鲁塞尔也将一个同样粗大的电动阳具塞进了高颖已经淫水氾滥的阴户。
    奥斯卡和鲁塞尔停下了动作,默默地站起来,看着美丽的俘虏在他们的淫虐下崩溃。冷艳的冰山美人终于融化了,她像一个淫蕩的妓女一样,在两个蹂躏自己的暴徒面前充分展示着自己的性感。两根黑色的电动阳具分别插进了前后两个肉洞里,一丝不挂的诱人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动人的呻吟从性感的嘴唇里断断续续地漏出,两个丰满的肉球在女人胸前跳动着,淫蕩的液体顺着结实匀称的大腿不停地流了下来。
    奥斯卡将吊着高颖双手的绳子降下来,他从后面踢了一下颤抖着的大腿,高颖毫无抗拒地跪了下来。
    鲁塞尔掏出早已高昂起来的肉棒,伸到高颖嘴边。滚烫的肉棒巾到高颖的嘴唇,她下意识地扭开头。鲁塞尔粗暴地捏住她的下,迫使她张开小嘴,将粗大的肉棒伸了进去。
    高颖已经无力抗拒,粗大的肉棒直顶她的喉咙,野蛮地抽插着。那两根黑色的家伙还在不断摧残着两个可怜的小肉洞,高颖跪在地上性感地扭动着,被迫却顺从地为鲁塞尔口交。
    鲁塞尔将腥热的精液射在了高颖的脸上和嘴里,然后重新将绳子拉起来,将女情报官的身体吊直。
    一直在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的少年约塞巴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兴奋,瘦弱的身体颤抖着,不停地舔着乾燥的嘴唇。奥斯卡向约塞巴做了个手势,少年默默地向悲惨无助的女人走来,眼睛里射出野兽一样的光。
    奥斯卡将两根电动阳具猛地拔出来,高颖的身体剧烈地摇晃起来,她发出大声的呻吟。约塞巴将自己已经发育成熟的肉棒狠狠地插进了高颖的阴户,眼睛里发出残忍的光芒,发疯一样地抽插起来。
    奥斯卡则终于将一直蒙着高颖眼睛的黑布拿掉。重新见到光明的高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瘦弱的赫尔人少年在疯狂地姦淫着自己,在少年身后是茱丽亚曾经描述过的那个可怕而邪恶的奥斯卡和赫尔人黑帮的首领鲁塞尔。
    她终于全明白了,发生在茱丽亚身上的可怕遭遇就要在自己身上重演。高颖立刻从刚才的淫乱中清醒过来,她尖叫着奋力反抗。约塞巴瘦弱的身体里似乎有压抑很久的巨大力量,他的手像钳子一样紧紧抓住高颖丰满成熟的肉体,每一下抽插都直顶到她的花芯。
    高颖感到这个野兽一样的少年好像将自己的体力全部夺走了,她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除了绝望的呻吟,就只有痛苦羞辱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鲁塞尔则来到高颖身后,抱住肉感的屁股,将粗大的肉棒野蛮地插进了她的肛门。
    高颖被两个赫尔人夹在中间强暴,绝望地看到奥斯卡将门打开,外面有十几个同样强壮贪婪的赫尔人走了进来……
    在「雅典娜」上充满了压抑的气氛。
    顺利脱险回来的石原苍和女博士并未使大家感到高兴,攻击受挫的沮丧和同伴失蹤的担忧笼罩着每一个人。
    桥本洋子因为两天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所以现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其他人则忧心忡忡地坐在指挥室里,等着出去寻找高颖和茱丽亚的士兵的消息。已经有几个士兵回来,没有二人的消息。桑德拉几乎可以肯定,两个冒险进入战舰的姑娘已经落入了恶棍弗雷德的手里。
    就在这时,一个士兵急急忙忙走进来,说︰「报告桑德拉队长,刚才我在小镇上听见一个赫尔人说,似乎有一个黑头髮的姑娘被鲁塞尔一伙抓住了,正被关在他们的老巢里。」
    大家听了,都跳了起来。
    桑德拉︰「什幺?这个姑娘是高颖吗?」
    士兵︰「不知道。」
    石原苍︰「一定是高颖,可茱丽亚又在哪里呢?」
    桑德拉焦急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些可恨的赫尔人,高颖怎幺会被他们抓住呢?」
    石原苍︰「桑德拉,我们别管那幺多,先把高颖救出来再说!」
    琳达︰「桑德拉,现在看来,我们必须和鲁塞尔这伙人决战了!否则他们总是和我们作对,已经让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了!」
    桑德拉︰「那好,我们就先将弗雷德放一放,先把鲁塞尔黑帮彻底扫蕩!琳达,不知道老汉斯这次还能不能和我们一起行动!」
    琳达一想起那个变态的赫尔人,心里就起一阵噁心。她想了想,说︰「桑德拉,我有一个主意︰那个老汉斯和鲁塞尔也是对头,我们不说是去救我们的人,只告诉他是帮助他除掉对手,同时还可以趁机要求他以后继续帮助我们对付弗雷德!」
    石原苍︰「哈哈,琳达!你这个主意太好了!」
    桑德拉︰「好,就这幺办!」
    老汉斯正在为自己这次攻打弗雷德伤亡惨重而后悔,见到桑德拉又派人来,心里很不高兴。可派来的士兵依照琳达的意思说了之后,老汉斯马上转忧为喜︰能够有人帮忙打垮鲁塞尔一伙,自己将来就是赫尔人中最强大的力量,他正求之不得。老汉斯马上痛快地答应下来,并愿意为桑德拉她们带路。
    有了老汉斯的合作,桑德拉对刬除鲁塞尔黑帮胸有成竹,她让琳达和桥本洋子留在「雅典娜」上守卫,自己和石原苍带人去对付鲁塞尔一伙。
    赫尔人黑帮并不是想像中的乌合之众,相反,他们却表现得训练有素、很有组织。鲁塞尔的手下在小镇里与桑德拉及老汉斯的人展开了顽强的巷战,双方都有很大伤亡。而且桑德拉感到在这些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一流的战术专家在指挥,否则落后粗鲁的赫尔人决不会使她们打得如此艰难,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代价。
    经过了将近整整一天的战斗,小镇上已经是一片废墟。儘管桑德拉一再要手下注意,小镇上的赫尔人平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牵连。而鲁塞尔的手下则已经几乎伤亡黛尽,残部守在一栋小楼周围继续顽抗。可以肯定,这里就是鲁塞尔的老巢,高颖一定就关在里面。
    桑德拉指挥国防军和老汉斯的人马展开最后的强攻。她沖在最前面,踏着倒下去的赫尔人的尸体,桑德拉第一个冲进了鲁塞尔的老巢。
    桑德拉疯狂地在每一间房间里寻找着高颖,她挥舞着锋利的战斧,将见到的几乎每一个赫尔人都砍成了两段,身体上溅满鲜血,样子十分可怕。当她将一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踢开时,她终于看见了她正在寻找的高颖。
    在房间的里侧的一个铁架子上吊着赤裸的女情报官,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被紧紧捆在一起,两个脚踝也被绳子绑着向上最大限度地拉起来;修长匀称的双腿被分开到极限,下体清晰地暴露出来,饱受摧残的阴户惨不忍睹地红肿着,四周沾满男人的精液;乌黑的秀髮淩乱地披散在憔悴的脸上,丰满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被粗暴蹂躏后留下的伤痕。
    在高颖身后,一个脸上有一道可怖的刀疤的男人站着,他手里的锋利的刀贴在高颖雪白的脖子上,几乎要割出一道血痕。他用仇恨冷酷的眼神看着冲进来的桑德拉。
    桑德拉怔住了,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奥斯卡。一时间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两个人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相互对视着。桑德拉感觉这个奥斯卡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奥斯卡终于先开口︰「勇敢的女士,放下你的武器,否则这位小姐的可爱的脖子上就要多一道伤口了!」
    奥斯卡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带动着刀疤的样子说不住的恐怖。
    桑德拉看着奥斯卡,这个已经陷入绝境的恶棍用高颖的生命威胁自己。桑德拉相信如果自己拒绝,他一定会割断高颖的喉咙;而如果自己此刻出手又没有绝对的把握。她将沾满鲜血的战斧丢到了地上。
    奥斯卡发出野兽一样的笑声︰「哈哈哈哈,正义的战士,把你的衣服也脱下来!我要看看这幺英勇的女人身上带了多少武器!」
    桑德拉心里一凉,问︰「混蛋,你到底想怎幺样?」
    奥斯卡狞笑着,按紧手里的刀,血珠从高颖的脖子上渗了出来。高颖紧咬着嘴唇,用拒绝的眼光看着桑德拉。
    桑德拉一时没有了主意,心想︰看来现在只有先按照这个家伙的话做,稳住他再找机会行动。她盯着奥斯卡,慢慢地解开了扣子,将被鲜血洩红的军服脱了下来,里面的小手枪、匕首和电击棒掉了出来。
    奥斯卡笑了起来,他感到能让桑德拉这幺一个勇敢机警的女人听自己摆布是件十分惬意的事。他接着说︰「还有裤子和靴子。」
    桑德拉见奥斯卡始终站在高颖背后,手里的刀丝毫没有放鬆,心里不由揪紧了。她无奈地又弯腰脱下了裤子和靴子。这样一来,桑德拉身上就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她健康成熟的身体全都暴露出来。
    虽然桑德拉已经三十二岁了,可因为经常锻炼而且注意保养,身材仍十分动人,乳房丰满挺拔;腰腹没有一点赘肉、纤细而平坦;大腿结实匀称,小腿浑圆笔直。桑德拉有意挺起身体,将诱人的曲线展示无遗,希望将奥斯卡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好找机会动手。
    奥斯卡果然瞪直了眼睛,邪恶的眼神直盯在桑德拉身上。他从身上拿出一副手铐,丢到桑德拉脚下,说︰「臭娘们,把你的手铐上!」
    桑德拉心里一直在想对付奥斯卡的办法,她缓缓地弯腰拣起手铐,将手铐到一起。奥斯卡让桑德拉转过身,面对墙蹲下。桑德拉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大情愿地按照奥斯卡的话做了。
    奥斯卡见桑德拉的双手确实已经铐上,他放了心,从高颖身后走了出来,向桑德拉走去。桑德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估计奥斯卡已经到了自己身边。桑德拉突然间转身站了起来,擡起修长的腿闪电般地朝奥斯卡握刀的手腕踢去!
    奥斯卡没想到桑德拉的动作这幺快,不等做出反应,刀就被踢飞出去!紧接着,桑德拉的膝盖就狠狠顶在了奥斯卡的肚子上,铐在一起的双手也带着手铐一起砸在了奥斯卡头上!
    奥斯卡惨叫一声,一头载倒在地。桑德拉擡脚又要朝奥斯卡踢下去,可倒在地上的奥斯卡动作也很快,他就地一滚,躲开这一脚,然后抱住桑德拉的腿,将桑德拉也摔倒在地上。
    两人一起倒在地上撕打起来。桑德拉因为双手铐在一起,无法站起来,她用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夹住奥斯卡的腰,用铐在一起的双手使劲砸他的头。奥斯卡被紧紧夹住也挣脱不了,他用手抵挡着桑德拉的拳头。
    桑德拉此刻急切地盼望自己的人能赶来,忽然,她感到自己腰上被什幺东西打了一下,整个身体立刻软了下来。原来奥斯卡在地上挣扎时,偶然抓到了桑德拉刚才脱衣服时掉出来电击棒,他打开电击棒捅向了桑德拉的腰间。他见桑德拉身体一软,趁机从桑德拉双腿间挣脱出来,不等桑德拉再动作,用电击棒又狠狠地朝她的身体上一顿乱捅。
    强烈的电流向桑德拉身上传来,英勇的女战士立刻瘫软在地上,再也无法反抗。奥斯卡得意地站起来,狠狠地朝着桑德拉的小腹和后腰一通乱踢,见桑德拉已经动不了了,他才停下来。他拿来绳子,将昏迷过去的桑德拉的手铐打开,双手扭到背后紧紧和身体绑在一起,双腿也用绳子紧紧捆住,这才鬆了口气。
    奥斯卡将桑德拉擡起来,平放到桌子上,然后揪着她的头髮开始狠狠地抽她耳光。桑德拉被打得醒了过来,感到头昏沈沈的,睁眼一看,见自己手脚都被捆住,不由紧张起来。
    奥斯卡见桑德拉醒来,恶狠狠地骂道︰「臭娘们!竟敢反抗!?」
    他又狠狠地抽了桑德拉一个耳光,然后一把将桑德拉的乳罩撕了下来,两个丰满成熟的乳房跳了出来。桑德拉狠狠地瞪着奥斯卡,一言不发。
    奥斯卡用手狠狠地捏着两个肉团,桑德拉疼地咬紧牙。奥斯卡见桑德拉还强忍着,又狞笑着将她的内裤也撕了下来!桑德拉又恨又羞,骂道︰「畜生!你快把我放开!」
    奥斯卡一阵奸笑︰「哼,臭娘们!还敢嘴硬!」他将撕下来的内裤一下塞进桑德拉的嘴里,然后将手像桑德拉动人的芳草丛里伸去。
    桑德拉的嘴被自己的内裤堵住,又见奥斯卡向自己的私处摸去,一时羞愤地差点昏过去。她使劲夹紧结实丰满的大腿,扭动着身体反抗。
    奥斯卡狞笑着将电击棒向桑德拉的肉缝捅了下去!桑德拉发出一声沈闷的惨叫,被捆着的身体猛地弹了起来,紧接着就软在了桌子上。奥斯卡见桑德拉又瘫软下来,他放下电击棒,看着刚刚遭到电击的肉缝,将手掌慢慢插了进去!
    桑德拉忽然感到一只粗糙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紧缩着的乾燥的阴户,她浑身一阵哆嗦,想叫喊却喊不出声,想挣扎又浑身酸疼没有力气。
    奥斯卡狞笑着将整个手掌攥成拳头,狠狠地插进了桑德拉狭窄的阴道。桑德拉觉得一阵撕裂的疼痛从下体传来,她被捆绑着的赤裸的肉体剧烈地颤抖,冷汗不停地流了下来。
    奥斯卡看到桑德拉痛苦的样子感到十分开心,他继续将手臂也硬插进已经被撑裂、流出血来的阴道。桑德拉再也忍不住了,她凄厉的惨叫从被堵住的嘴里漏出,痛苦而屈辱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奥斯卡狞笑着抽出沾着血迹的手臂,将桑德拉翻了个身,又开始用两根手指来捅桑德拉紧闭着的菊花座。桑德拉实在无法忍受奥斯卡禽兽一般的暴行,她拼命扭动屁股,用尽最后的力气反抗。
    奥斯卡冷笑着,又拿起电击棒,捅在桑德拉的腰上。桑德拉又痛苦地哼了一声,被蹂躏的身体又软了下来。
    奥斯卡关上电击棒,猛地将又粗又长的电击棒捅进桑德拉紧凑浑圆的肛门。桑德拉瘫软的身体已经无力抗拒,只是不住颤抖。
    奥斯卡见桑德拉凄惨的样子,一种施虐的慾望在上升,他打开了电击棒的开关。桑德拉突然感到本来就被撑开火辣辣疼痛的肛门里一阵强烈的电流袭来,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头一歪,又昏死过去。
    奥斯卡将电击棒从被淩虐的肛门里抽出来,正要再折磨桑德拉,忽然,房间的墙壁发出一声巨响,被撞开一个大洞!老汉斯和石原苍带着人冲了进来。奥斯卡见势不好,赶紧丢下桑德拉冲了出去。
    石原苍刚要追赶,忽然看见被捆着手脚、一丝不挂昏倒在桌子上的桑德拉和同样全身赤裸、被屈辱地吊在架子上的高颖。她赶紧过来解开两人的绑绳。
    老汉斯也看见了两个被施暴的美女,尤其是平常威风凛凛的指挥官桑德拉,竟然嘴里被堵着内裤,手脚被捆着,赤身裸体,阴户和肛门一片狼籍;不由看直了眼睛。但他此时不敢乱来,命令手下和石原苍一起将两个刚刚遭到残酷淩辱、身体虚弱的女人护送回战舰。
    虽然鲁塞尔和奥斯卡逃脱,但黑帮已经算是被完全粉碎了。
    石原苍和老汉斯以及手下一起,带着死里逃生的桑德拉和高颖朝自己的战舰而来。但她们不知道,就在她们去扫蕩鲁塞尔黑帮的这一天里,「雅典娜」上却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觉得原PO说的真是有道理
    分享快乐

  • 相关内容
  • 2010-2013 织梦源码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1732号
  • 织梦58工作室,专业DEDECMES网站模版制作!承接二次开发,精仿,网站设计,插件模块制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