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娉婷我妻为谁所骑
  • 发布时间:2018-05-03 09:5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时光如流水,那些日子早已过去,待回首一一梳理,却是欲理还乱,只记得一个个时光的片段,或悲哀或欣喜,或忧伤或甜蜜。

    我和她相识在一个清秋,所谓清秋,只是升入高中的时节。那时的我年少轻狂,觉得自己足够优秀,内心孤傲,但表面上还是很随和,和一群刚熟识的男生打成一片。那时我的心理还不够成熟,和过去一样,希望引起异性的注意,又不想过份关注她们,不愿主动搭话,开学十几天还叫不出几个女生的名字,但更令我惊奇的,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我不知该如何描绘她,生怕初见太美,于是主观夸大。她很好看,但那种美丝毫不张扬,她长得很白,不施粉黛,那天然的颜色却更美,脸上的肌肤有种晶莹感。初次相见时我以为她有双大眼睛,实际并不像我当初以为的那幺大,只是很灵动,那清澈见底的眼睛,彷彿能看到她内心的一片纯洁,又好像她能看穿自己内心的所有想法。鼻子小巧挺拔,嘴唇鲜嫩的如同樱桃,后来发现她的习惯动作,总是时常的抿抿嘴、皱皱眉,好看的女孩什幺样的表情都好看。头髮只是在脑后简单的一束,显得清纯清爽,她的美是那幺柔和,不咄咄逼人,让人亲切而想靠近,却神圣不敢唐突。

    我有些吃惊的对她说:「同……同学,怎幺我好像没见过你?」

    她嫣然一笑,看我一眼:「我怀疑我们班的人你还没认全,你除了上课时在教室里,其它时间都不在的。」

    我听她这幺说是很注意我了,不禁又惭愧又兴奋,课间和午间,我总是出去进行各种体育活动,就是不活动也在校园里逛。

    我们第一次的对话很简短,但她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美好的印象,我知道了她叫婷,当然这只是此文中她的名字,和她的真名相近,也很适合身高一米六六婷婷玉立的她。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刻意关注她,她坐在我的后面几桌,于是自习课时我经常有意和后座说句话或借个东西,然后悄悄看她一眼,她总是心无旁骛的在低头学习着,从没和我目光相遇过,我很想找个机会和她搭话,但相隔太远苦无良机,那还是我的情窦初开,渴望与羞涩并存的花季年龄,想坐到她身边座位问个什幺题,又觉得那些题太简单,问那样的题显得我缺乏智商了,毕竟我升学成绩是班里最好的,那时的我是心高气傲的。

    在我的犹豫中,期中考试转眼间来到了,我以为我稳妥的会是班里第一,没想到第一的却是她,我排名在她之后,这让平日有些张扬的我脸上无光。但努力的人比不够努力的人成绩好是公平的,在那之后我收敛了很多,开始在自习课上做题了,但是心有旁骛的我总不如她认真,而且做来做去似乎没有不会做的题,于是又懒得做了。

    在那次考试之后,我更觉无颜和她对话,连平日见面的点头礼都快省略了。

    考试之后很多人都去找她讲题,无论男女,她也总是会放下自己的事,给他们耐心解答,那些人笨得很,而她却不厌其烦的一遍遍解释。那时的她在我眼里特别美丽,其实谁也不愿自己的时间被别人佔用,尤其是成绩好的学生。她是如此善良,不忍心让别人失望,我甚至觉得那些男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别有用心,是想和她故意搭话的,可自己又没有做护花使者的资格。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醋意,让我知道我已经喜欢上她了,醋意当然微微酸涩,但是暗恋的滋味确实甜蜜到无法言说,我渴望见到她,看看她那张好看的脸,哪怕只是一眼瞬间,心中便顿时充盈着满足感和幸福感,可以供我好好回味一番,回味过后又忍不住想去看。

    在教室的时候,她是坐在我斜后方的,但只要我想到,她就在那里,只要回头,我就会看到她,她的存在对我而言都是种赏赐。我不仅和她共同生活在一个世界上,还离得这幺近,那更是一种幸运。少年的心是容易满足的。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会在我脑海里清晰浮现,却总是一张侧脸,我努力地想让她正对我,但我无法做到,不知怎幺解释那种心理,少年的心也是奇怪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