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女淫男
  • 发布时间:2018-01-31 07: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公车上的3P》

    《淫妻生涯之照片之约》

    王自力进保险公司一年来,常因保单不够,多次被他的女上司拍桌子大骂。试过有几次,他真有强奸她的冲动,他之所以没有实行,是他疑心到女上司真的暗恋他,才故意折磨他,以示无私,也迫他追求她。下午,他借了朋友的私家车充大头鬼,开到海滩碰运气,他虽然为这个月的保单而发愁,却经常幻想着财色兼收的故事。

    仲夏的海滩,乘凉客已逐渐多了,以他的一表人材,是不难结识异性,要她们买保险的。但他有更远大的理想,今天是他第七次来了,因为他注意到好几个少女,都是中上人家的女孩。

    泊好车,王自力又看中一个目标了:那女子二十来岁,看她的举止和幼滑的皮肤,就知道是富贵一族了。她的样子真不错,当换上泳衣时,更是胸前伟大,如此佳人,当然“高不成低不就”没男友绝不出奇了。刚才,他曾向女郎微笑点头,她也回以微笑。

    王自力身穿西装,坐在沙滩的树荫下等待机会。那迷人的女郎已落水了,他悠闲地点上一支烟,想到和那女郎发展的可能:他和她由点头微笑而一起游泳,进而去喝茶,再凭他的手段,便可以和她慢步姻缘道,然後,找一个机会和她到郊外没有人的树林,等时机来临。

    例如野狗吓怕了她、草丛中出现一条蛇、地上蚂蚁爬入她的裙子内、树上黄蜂飞来咬她、甚至一条毛虫落入她衣服之内,都是机会。

    他将以捉毛虫为名,强行剥她的衣服。毛虫消灭了,但她已半裸,在他摸捏她的坚实乳房之下,最初她确是挣扎,却逐渐被控制了。于是内裤也剥出了。

    他再加上甜言蜜语和上下其手,她已神倒了,这时,他便悄悄揭起她的裙子,对准目标插入,她忽然惊觉,疯狂挣扎。他虽抱住她的屁股,但她的挣扎,反而加速了阳具的深入,于是就彻底占有她了。这时她可能仍然全力反抗,企图脱身,但是两手紧握她结实的乳房、制止她的乱摇,再吻她的嘴、使她出不了声,便可以将无数精虫送入她的体内,于是,大功也便告成了。

    一个高头大马少女经过他的身旁,王自力从幻想中醒觉,这罕有的大哺乳动物,他已在沙滩见过好几次,三天前更载过她出市区,她叫吕飞云。吕小姐已游完泳、换好衣服了,于是王自力尾随她上大路,吕飞云突然转身,向他嫣然一笑,他便大方和她打招呼,主动提出载她出市区。

    汽车到九龙时,吕小姐在一处地方落车,要请他回家喝咖啡,自力便跟她上楼,那是私人大厦的四百尺单位,屋内祗有她一人。

    在他喝咖啡时,吕小姐心事重重,突然告诉他,她本有末婚夫,却在车祸中丧生她在愁闷中忽然笑道:“王先生,你很像他 最初见你,我还以为他未死呢 ”

    接着她看了他一眼,脸红地低头,大胸脯震动着、他的心也狂跳王自力返公司时,又被女上司韦玉环拍桌子臭骂一顿,说他一星期也交不出一张保单。她拍着桌子,两支奶子跳跃着,王自力真想撕破她的衣服,掏出她的大奶来咬,但看在她暗恋自己的份上放过她 于是,他冷笑回家。

    晚上,他睡不着,想起女上司的嘴脸,不免担忧起来。他去酒吧喝酒,突然间,一个大乳房的尤物进入,竟是吕飞云 她独自一人喝了不少闷酒,已有五、六成醉意了,王自力怕她受欺负,便上前见她,扶她离开,搭的士送她回家。

    途中他想:吕小姐看来家境不错,未婚夫又死于意外,正好劝她买保险,若她肯买一份几十万保险,他本身的目标就达到,不用再受韦玉环的臭骂了。

    到达了吕家,王自力替她开门,扶着她上床躺下,并为她脱去鞋子。当他想走时,吕小姐突然拉住他,按下他的头向他笑。

    他忍不住吻了她的脸一下,她却热吻他的嘴,使他逐渐压在她身上。他又惊喜又疑惑,她却叫他做“彼德”,还解了身上两粒衣钮,看来她醉中以为他是她死去的未婚夫了。在乾柴烈火中,他迅速剥光了她的衣服,也脱光了自己,压向她身上。

    吕小姐自动张开了腿,他那火热的阳具便轻易插入她阴道内,她全身抖动了一下,无限依恋和接受的样子,嘴角在淫笑,两眼如夜猫般锐利,却又水汪汪的,像有淫水在流动。

    她那两支大竹笋奶,有足球般大小,震颤颤的,用手力握时,软硬适中。当他开始挺进旋转时,她淫叫着,闭了眼邪笑;当运动逐惭激烈时,她的上半身左右摇摆,像摇艇又像在闪避,大豪乳疯狂跳跃,像两条大鲤鱼在小艇内拼命要跳下水中,而他则坐在艇上,在左摇右摆中努力捉住那条大鱼。

    终于抓住豪乳了,要力握她时,竟坚硬得几乎捏不住,而且胀红了,变成金鲤鱼,似乎大了四分之一,她大叫狂笑。吕小姐全身出汗,像无数晶莹的珍珠沾满在她雪白的肉体。他也大量出汗,汗水滴在她身上、和小珍珠结合,使她浑身湿透,他抓住的大肉球在她的骚动中滑走了。她淫笑地白了他一眼,挺高胸脯让他去捉,他抓了几次总握不牢,便用口去咬,同时也狂插她。

    吕飞云连叫两声,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但却也极快乐 终于,她咬他的肩,而他咬她的奶,她的双脚在半空乱踢,双手紧抱着他,十双指甲陷入他背肌内,像要断气的样子,而他也向她狂射精液了。

    突然间,房门被踢开,闪灯连连闪动,一个大汉闯入,连拍下几张照片。而吕飞云也大力推开了王自力,躲进大汉身後。王自力惊末定,大汉巳拿了一张即影即有相片给他看,说女郎是他太太,要告他强奸,他如想取回相片,就要十万元 王自力这才明白是一个色欲陷阱。

    他在被恐吓殴打之下,签了六万元欠单,这是他毕生的储蓄 然後,在第二天,由大汉陪同他去提款,取回照片,才得以脱身。

    经过这一次之後,王自力心有不甘,常常在出外工作中到吕飞云的住所附近徘徊。

    他有几次看见她,却又奈何不了她。

    有一天,他又去那地方,并且目睹吕飞云独自外出,便尾随着她。他看见一个古怪的男子手持一个小玻璃瓶走近,目光锐利的他,察觉到男子急步走向吕小姐,举起手上的玻璃瓶子,心知不妙、马上上前推开她。

    吕飞云跌于地上,而男子手上的腐蚀性液体正泼出,虽不中她的脸,仍灼伤了她的脚,吕飞云惨叫一声,大汉却在人群中惊惶的逃走了“你没事吧 ”王自力拉起她,仍掩饰不住心中对她的怨恨。

    她是伤了一小点皮肉,“没事了,多谢你 ”吕飞云见他救了她,大出意料之外,又感激、又惭愧。

    王自力扶她回家休息,内心十分後悔救了她,蛇蝎美人若毁了容,不但不可以再害人,他的仇也报了 为甚么要救她呢

    到了吕飞云的家中,她泡了一杯咖啡给他,为以前的事向他道歉,她说:“我是被迫的,那些钱,我得到一万元,现在还给你。”

    王自力收了一万元,对她的怨恨仍未消失,他借故落街,买了部即影即有相机,放在旅行袋内,再次上楼。吕小姐开了门,她脸红如晚霞,似喝了不少酒,她坐下,继续喝酒。

    王自力坐于她对面,吸着烟窥视着她,像狮子捕捉野鹿之前般平静的伏地不动。吕飞云似乎很热,脱去衣服,祗穿胸围内裤。王自力以为她想故技重施,正想脱身离开,她却说:“你放心,我若再害你,不得好死 他今天不会来的。”

    这时,她忽然哭了,伤心地自白:“我由大陆来港,无亲无故,被他控制,不但做他的泄欲工具,还被迫害人。我试过逃走,却被他打至半死,我若报警,他就杀死我。

    王先生,我知道你恨我,但那五万几,我没法还给你,如果你喜欢……”

    她话没说完,松开胸围,两支雪白的大豪乳弹跳出来、摇动不已 但她脸上的泪水也不断向下流,流向迷人的乳房,她又脱去内裤,仰坐在沙发上等他,她因极度伤心,大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王自力一步一步走向她,如狮子捕兔之前在视察四处有无陷阱。

    走近她时,见她已有八、九成醉意,闭上眼不动了。

    王自力带着报仇的怒火和变态色欲的兴奋,脱下衣服、一手扯住她的头发,把怒胀的阳具塞入她口中。他异常冲动,两手用力握她的乳房,她并不抗拒,还大力吸吮着他的阳具。

    她的豪乳,由于他的仇恨,被他用尽全身之力握捏,大豪乳被捏至有几处青紫的痕迹,她的口吞下巨物,呼吸困难,乳房又被捏至痛苦万分,仍竭力忍受。他再搞动了几下,便力握大肉球,向她狂泄,她吞下所有的精液,已醉至不动了。

    王自力抱她入房,拥抱她睡了一小时,起来推她几下不动,便用相机拍下她的十几张裸照,再压向她身上操她。他的阴茎轻易插入她阴道之内,疯狂冲刺搅动,她的一对大白奶淫乱地狂抛,像淫妇不甘寂寞,拼命要冲出家门,而门已上锁,冲不出一样,大豪乳虽然狂抛乱摇,始终仍在原来的位置。

    他狂吻乱咬两支大肉球,想到一会将她的裸照贴在大厦大堂之後,吕飞云会怎样,她一定羞愧得无地自容。

    于是,他带着变态的兴奋,又一次向她发泄

    当他射完精,张眼望她时,她的嘴在微笑,那是淫邪魔女之笑 但她脸上泪痕仍未乾,似有无限悔意 王自力起来,穿回衣服,准备将相片拿去张贴。他看着她,她的小嘴微动,似在说:“我得到一万元,还给你。”

    他的心不安地震动了一下,坐在安乐椅上吸烟沉思、夷地看她。她的声音又在他脑海中响起:“我由大陆来港、被他控制、被迫害人 ”

    “真的吗 ”他愤怒地质问。

    她喝得半醉,脱光了衣服,愿意以肉体来偿还她的所作所为 胸扣打开,一对豪乳弹跳出来,但她脸上的泪水滴在她乳房上。

    王自力站起来说:“我不会心软,我不会再受骗的 ”

    他转身,回想她赤裸躺在床上的淫笑,便回头向她冷笑。但是,她不是在淫笑呀那嘴角的笑,是一个罪犯在赎罪中感到心情平静的笑 她脸上的泪痕,多么楚楚可怜他突然改变主意,用热毛巾敷在她的额上,使她醒来,又泡了一杯热茶给她喝下。

    吕飞云坐在床上,像患上痴呆症的老人,面无表情,若不是她那明亮的眼睛仍在转动,一定让人以为她是个石像。

    王自力点上一支烟,吸了一下,递给她,吕飞云默然吸着。

    “你以後有甚么打算,还靠捉‘黄脚鸡’害人吗 你既然被迫,为甚么不报警 你怕他对你不利,就埋没良心再害人吗 今天你被人淋 水,显然是被屈的男人报仇,你的运气不是次次那么好的,你若被毁了容,生存还有意义吗 既然如此,报警吧 ”

    吕飞云伤心地哭了,泪水流下雪白的乳沟上。她十分激动,饱满而动人的胸脯抖动着,将一些滴下的泪水震跌在地上。她求援地看着王自力,他也因怜生爱,坐近她,吻着她脸上的泪水、抚摸她跳跃着的豪乳,激动地说:“我一定帮你 ”

    她震惊而感动,和他热吻、脱去他的裤子,自巳仰躺、含笑看着他。

    王自力也压向她,阳具轻易滑入她的阴道内,他两手紧抓大奶说:“吕小姐,我爱你,我陪你去报警吧 ”

    吕小姐露出极迷人的笑容,使他忍不住,抱紧她,马上发泄了。吕小姐也紧抱着他不放,闭上眼,感到无限安全和满足,她笑了。

    【完】

    8553字节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