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醇酒玫瑰(10)
  • 发布时间:2018-01-31 07: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白骨女王(09)》

    《蹴人类》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狡猾」的狐狸

    还没有等到壮汉首领说话,嘉德头顶的尖耳朵一挺,小尾巴一晃一晃的说道:「如果按照团队顺序来排列的话,那么……接下来要被处死的应该是副队长的我吧?」说完后就用手一撑,跳下长凳。

    被抢白了的壮汉头领表情略显尴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后干笑着说道:「嗯……是的,按照冒险小队的成员顺序现在要处死的就是你,嘉德小姐。现在请吧。由于刚才你们的队长的方式是螺旋绞刑,所以你的就只能是绞索了。」

    在和两位并肩作战多时的队友们相互拥抱和吻别后,嘉德踏!踏!踏!的踩着木制的阶梯,每一步都像是敲在自己的心里,敲的她心里痒痒的,既有种对未知的好奇,又有种无比疯狂的兴奋,随着阶梯的减少,踏上最后一步的嘉德最终来到了绞架跟前。

    而那位壮汉首领就在一旁微笑着说的说道:「看着这个绞架,嘉德小姐你是不是想起了先前的两位队友?她们的表演堪称完美。马上就要轮到你喽!愿你的舞步会更加的迷人。」

    他的话让嘉德的呼吸慢慢地开始急促了起来「啊~ 哎~ !」虽然从接到黑函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啦,但是死到临头的感觉依旧让她的心里有点紧张,连小腿都带着些许颤抖战战兢兢地,一想到刚刚她还笑话着小猫咪百丽儿但是现在轮到自己后她才知道原来那只顽皮的小猫刚刚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处境;但是嘉德一想到接下来的发展便令她脸上隐隐还带了一丝丝的期待。

    鬼使神差的她浑然不知自己是怎么来到缓动翻板上的,嘉德在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后就立刻看着那位壮汉首领把代表着死亡的绞索套进了自己脖子里,并仔细地将她的秀发从绞套中理了出来,并且慢慢帮她整理好,可是死亡的阴冷感觉让她感觉到恐惧,当绞索碰到嘉德脖颈的时候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触感差点令她忍不住炸毛,但是她的花园却在这时候开始滴落出少许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很是耀眼。

    那位壮汉刽子手则是例行公事的说道:「嘉德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心愿吗?你有三分钟时间来交代。」

    「愿望?」嘉德歪了下脖子,皱了皱柳眉,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露出一副喜上眉梢的笑容,说道:「有了!呵呵,为了我的那份刚到手还没有焐热的金币讨个公道,我想要你帮我实现两个愿望!」说完,便一脸坏笑的扭头看向那位壮汉首领小嘴无声的做了一连串的口型。

    「呃……被你发现了。」

    那位壮汉首领看到嘉德的口型就只能苦笑这轻抚着自己的额头,因为嘉德的口型换成语言就是:「城」「主」「大」「人」!没错,这个刽子手的头领就是由雅顿城的城主霍伊尔扮演的,却是没想到现在却被嘉德给看穿了伪装。

    「咳咳,请问嘉德小姐,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壮汉首领,或者说是城主霍伊尔干笑着,掏出一条白手绢擦了擦自己脑袋上的汗水,苦着脸看着嘉德戏虐的目光,心道:女人还真是个记仇的物种。强撑着说道。

    「第一个,就是等下处死我时你要给我灌肠!昨晚你到底对我的肠道做了什么?搞得我的后面从醒来到现在都是滑腻腻的。」说完,嘉德就是一阵咬牙切齿,自从那根「茎条」被小猫拔出来后自己的菊门和整条肠道都像是被镀了一层滑腻腻的薄膜一般令肠道的敏感度直线上升。这还不算;最令她抓狂的就是自己的菊蕾和肠如果被触动,哪怕是稍微的触动还会自动分泌一种透明无味的滑腻粘液,弄得嘉德的下身一直保持着湿润。

    「嗯……这个这个没问题。嘉德小姐,其实那根『茎条』的作用之一就是专门吸收这粘液,这套仪式其实是法塔尼亚位面的女性精灵族在申请成为肉畜后都会邀请自己的密友给自己做的一个算是庆祝的仪式吧,但毕竟这仪式是专属于女精灵的,所以别的种族并不能百分百的发挥这仪式作用。」霍伊尔说完后仿佛像是想到了什么。喉结一动,又咽了口口水。

    「哼,算你了。我第二个愿望就是……」嘉德听都没霍伊尔说的话。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傲娇的冷哼,嘴角向耳根一提,一双小眼咪成一对月牙。「我要你把我的灌肠液全喝了!!!」嘉德说到这里,心里得意的想道:呵呵我看你怎么办,我刚到手就被充公的小钱钱们,你们死的好惨啊!不过没关系,我等下就给你报仇!

    而霍伊尔一听则立刻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仿佛害怕嘉德后悔一般,立刻用超快的语速说道:「没问题,嘉德小姐你的第二个愿望我会满足的!还有,现在三分钟时的间早就过了!想必你也就等了吧?你的处刑立刻就开始!」

    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霍伊尔立刻就扳动绞刑架上的一个把手,嘉德所站立的那块活动翻板在嘉德还没来得及说话的瞬间开始下降,直接就把嘉德的话给粗暴地打断,同时令她那娇小玲珑的肉体以绞绳为轴心,打着旋的展示在所有人的眼前。

    「哎哎哎,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是做了一件异常愚蠢的事?」被绞绳吊起的嘉德她开始了挣扎,小尾巴不断的乱晃,小脚不断地踢蹬。只不过这一系列的动作除了让她向个肉块一样在空中摇摆外没任何别的效果。这时候她只能忍着气管被压迫的窒息感,心头不断反复回荡着这问题。

    而这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由于身体被绞绳吊起,所以嘉德现在无法看到背后,只觉得有只手在自己的菊门处落了下来。这时候霍伊尔的声音也从身后传道她头上的耳朵里。

    「喔,从刚才的愿望我可以看得出,原来嘉德小姐并不排斥灌肠游戏啊。呵呵,正巧我对灌肠也很有心得,所以嘉德小姐你的那两个心愿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你完成的。」

    霍伊尔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掰开嘉德的股沟,看着那由于踢蹬而刺激到肠道而开始大量分泌出润滑粘液的娇嫩白菊,这一淫糜的诱惑令他不由自主的添了添自己的嘴唇。同时从手里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团毛茸茸的和嘉德尾巴毛色相差不大的……尾巴!?不对,这并不单纯是尾巴,因为所有的尾巴根部都连接在一个奇异的菊塞的尾端上。

    这个菊塞看起来就像是用光滑的金属棒串起来的八个大小不一,颜色不一的小球。而且,那根棍子也不是直的,每经过一个小球,金属棒就会拐个弯,使八个小球并不处在同一轴线上。很显然,这让设计会使得这个奇特的菊塞可以在以底座为中心旋转时八个小球就会在直肠里疯狂的搅动……

    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珠子被推进了嘉德的菊门,嘉德现在已经快要被因为金属球进入肠道里而传来的快感弄疯了,被绞绳吊起和双手紧缚使得她完全看不到身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肛门被一次又一次撑开,每当那珠子被塞进肠道,肛门还没休息就会被另一枚珠子撑开。而珠子就象没有终结,一个接着一个,珠子一个大一个小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大的直比鸡蛋还要大上一点,但是小的却又跟玻璃球差不多小

    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在她快要到达了极限,即将高潮的时候珠子停了。感受着肠道里的嫩肉互相挤压的珠子,并没有新的珠子被继续塞了进来。对此,嘉德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还有些许小小的遗憾。

    由于嘉德肠道的本能的排斥异物的入侵,再加上这支菊塞的特殊性,为了使这个连接着八根毛茸茸狐尾的华丽菊塞放到它该去的位置,可是废了这位读作「剑舞者」写作「战五渣」的城主好大的力气。

    霍伊尔拍了拍嘉德的翘臀,引来嘉德的一阵踢蹬,带动了那八根软趴趴的垂在屁股后面随风飘荡。他喘了一口气后,就慢悠悠的走到嘉德的面前,用饱含磁性的声音对因为窒息而微微涨红着一张脸的嘉德说道:「嘉德小姐,趁着现在你还有点时间,我就来和你详细的给你解释下我怎么帮你实现你临死前的两件心愿。」

    霍伊尔伸出右手食指对嘉德晃了晃,说道:「你第一个愿望我立刻就满足你。」说完,霍伊尔的手「啪」的一声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深藏在嘉德肠道内的那根菊塞顿时开始了搅动,而那根菊塞尾端上连接的八根狐狸死气沉沉的尾巴顿时像是有生命一般精神抖擞,随着女孩屁眼的搅动而蠕动,一甩一甩,。像看到主人的小母狗似的欢快的摇起了尾巴,从正面看来仿佛这只小狐狸本来就应该长着九条尾巴一般。

    「啊呀……呜呜……呜……」肠道里的菊塞活动突然加剧,插得小狐狸忍不住叫出声来嘉德被这突然的刺激弄得猛地睁开了眼,由于不能动手,所以下身一对浑圆白嫩的美腿,拼命地摩擦大腿内侧的嫩肉,好像在半空中踩一辆隐形的自行车,可是现在只是杯水车薪,隔靴挠痒,前面花穴的银丝却是只多不少,由于绞索的缘故使得她只能发出阵阵沉闷的哼声,小巧玲珑的身体开始冒出油脂般的香汗。

    看到这一幕,霍伊尔只是淡然一笑,毫不怜惜嘉德这一副上了岸的活鱼一样缺氧般的表情,接着说道:「这肛塞的名字叫做『九尾』,没错,虽然它之有八条尾巴,但如果再加上佩带这菊塞的肉畜屁股后拖着的那一条不正好就是『九尾』吗?但它还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嘉德小姐,请你猜猜他叫什么?」说道到这里霍伊尔还不忘记戏弄一下嘉德。

    霍伊尔看着嘉德露出的那个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吐槽的白眼,不由得缩了缩肩膀,接着绕着嘉德的绞刑架一脸笑意的对嘉德解释道:「九尾又叫『酒尾』,着每一条尾巴里都有着一种可以调制鸡尾酒的基酒和辅料,那根菊塞的每一个珠球就是对应着外面的一条长尾巴,两者之间是联动的只要那根菊塞开始搅动,菊塞外的尾巴就会晃动而只要尾巴晃动就会把灌在其中的酒液通过珠球渗出,这样你的第一个心愿我就完成了。而由于嘉德小姐你的肠道昨晚经过了那个『茎条』的不完全改造,所以最少三天内你的肠道会被镀上一层充满了自然之力的黏膜可以保持肠道的湿润和洁净,同时又不会破坏这一杯彩虹酒的品味反而还会为其添加一丝淡淡的自然芬芳。」

    虽然霍伊尔的话语像是恶魔呼唤般恐怖,但是嘉德现在可没这功夫听他的解释。因为现在嘉德感觉,自己正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更令她抓狂的就是她现在连分辨出自己是在享受快感还是在忍受折磨都不得而知!

    因为先前剧烈的摇晃,所以在霍伊尔发出指令,打开了珠球的通道后酒中的气泡激烈涌出,冰冷的酒液瞬间喷发起来,以精液无法相比的猛烈激流,瞬间灌满了她那湿润滑腻的肠道,而且被冰冷的烈酒冲洗过后,接踵而来的就是酒精的火灼感觉,两种极端的感觉蹂躏着她肠道的每一个角落,把她送上另一个境界。

    激烈、清澈、冰冷却又灼热,与精液完全不同的感觉,由于窒息使得她能够因为自身频临死亡获得的极乐使她几乎彻底的疯狂。而且那激烈的喷发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强劲的水压打在肠道的最深处,毫不留情地冲刷着那娇嫩肉壁,同时也使她得到了意料之外的高潮快感。

    因为酒类的品种多样,再加上那根菊塞的搅拌,更是嘉德的肠道感受了什么叫酸甜苦辣。有那种刚吸入非常清凉,但那种凉过后又会感觉另一种热的特制薄荷味;还有像是醋一样会剧烈刺激肠道壁,疼得让她不住的弓起身体;还有的酒会使肠道蠕动加剧;甚至还有那种让肠道感觉麻木的酒类。

    而由于那根菊塞的特殊构造,所有连接着珠球和那根链接珠球只见的短棒都是独立的!使得菊塞在放入肠道这一个四面受力的紧凑腔体时,圆球会随着肠壁的挤压而自行转动的话,也是会分成了好几节,每一节都会个别旋转。所以现在嘉德发现整个肠道内就只有肛门口的地方没有搅动的感觉之外剩下的肠腔里则一直上演着水龙卷的色彩风暴。同时也让嘉德现在正在绞绳上所表演的精彩蛇舞深深地印在在场所有观刑群众的心中。

    这时候正好霍伊尔走到嘉德的面前,他的身体顿了顿,便在嘉德一脸紧张的眼神中,慢慢的把手伸向嘉德的花园,然后屈指向着嘉德那枚充血而胀大的阴豆上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顿时令嘉德浑身的肌肉都在震颤,美丽的玉趾紧扣着脚掌,弓起的身体好似随时会被折断,脸上的表情好似痛苦到了极致又像是快乐到了顶点,蜜水泛滥的花园处瞬间飙射出一道银亮的水箭,令她的「舞姿」更加的「优美」和「灵动」。

    而做了恶作剧后的霍伊尔则装作一副没事人一般,丝毫不管嘉德的狼狈模样,接着对她解释道:「用这一根『九尾』可以调制出来的是一杯叫做『日晕』的彩虹酒。这种彩虹酒的调制相对简单只要知道原料密度后使劲的摇晃调酒杯使得它们能均匀的缓和在一起就可以做出来颜色效果很棒的配方,而且力度越大颜色的层次就越鲜明透亮。呵呵,在这世上又有什么酒器会比得上美丽而又动人的嘉德小姐你呢?」说到这里,霍伊尔又伸手在嘉德肉肉的两片臀瓣上各拍了一记,弹性十足的臀瓣立刻就泛起阵阵的肉浪。

    由于肠道吸收了酒水让嘉德也感觉自己有点醉了,醉酒后的兴奋和茫茫然,也让她的「舞姿」显得更疯狂,那副淫荡的肉体,早已得到了无数的高潮,无数香醇的、火辣的、清淡的、浓郁的、清澈的、黏稠的酒液交织在一起弄得她酩酊大醉,浑然忘记自己正在向着死亡的彼岸大步迈进。

    对于嘉德现在的姿态霍伊尔也是看得津津有味,他知道因为肠道没有分解酒精的能力,只会直接吸收,对于这种用魔法蒸馏过的高度魔性酒来说,是很容易让被灌肠的女畜酒精中毒,所以一般体质弱的的女性冒险者是没有可以完全发挥「酒尾」,但是高级的冒险者又很少会看上自己的邀请,所以这玩具一直被他束之高阁;然而嘉德却是由于昨晚的那个肠道改造使得她可以在被烈酒灌肠后的伤害减到最低,可以极大的发挥出「酒尾」的魅力。再加上嘉德临死前提出的要求……霍伊尔看了看嘉德被吊起的裸体正在哆嗦的颤抖,冒出的汗水聚集成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地上,身后的尾巴依旧活力十足的在空气中欢乐的挥舞着。不由得心中想到:这可真是命运的把戏啊。

    这时候嘉德神情由痛苦变得爽利,又由爽利变得痛苦,宛如一头在肉欲地狱徘徊找不到出路的肉狐狸。

    「呜!要死了!这回真的要死了!但是真的好刺激啊!!!!!!」这是嘉德在酒精开始发挥作用前自己头脑里维持着清醒的最后念头。

    濒临死亡窒息感,被用魔酒灌肠,又被菊棒搅动肠道的激爽感,以及被众人注视议论羞耻感,猛然间将嘉德推上绝顶死亡高潮!她现在感觉仿佛被几百双手同时抚摸、揉掐,坠入冰凉冷水,被烈火炙烤,千万蚂蚁爬满周身,被无数只脚不停踩踏……嘉德的翘臀不受制约痉挛向前猛挺,花穴内肉壁激烈张合,蜜液从花心底部「噗」「噗」「噗」的一股紧接一股激射而出,弹到花园外!

    「呜……呜……呜!」嘉德双眼向上翻去,绑在背后双手用力争了两下,必知的玉腿往下用力一蹬,紧绷身体忽然间好像失去所有气力般往下沉沉一坠,不再动弹……

    「呼呼,看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呢。是时候来完成你的第二个愿望的时间了,我也很期待你亲自调制的『日晕』会是个什么滋味?」

    霍伊尔看到了嘉德的挣扎越来越小,头上的耳朵和屁股后面的尾巴也无力的耸拉下来,因为酒醉所以小脸上一片通红,小嘴上还带着一丝微笑,仿佛沉浸在高潮余韵中般满足舒适。;下身的括约肌也开始逐渐失去了控制,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开始无力的滴落在缓动翻板上,背后的「酒尾」地晃动也由于肠道内压力的减小而逐渐开始缓慢降低直到最后仿佛和佩戴者一般失去了生机。

    「这种调酒的手法虽然简单,但却可以让一个对调酒知识一无所知的人都可以调制出一杯无论是视觉享受还是味觉享受都是一流的彩虹酒,不得不说弄出这配方的存在真是一个难得的奇才。」霍伊尔再确认嘉德已经彻底的死亡后便走到她的背后,上下扫视了一阵这具娇媚的艳尸后,便伸出手指轻动把那八条狐狸尾巴顺时针扭动了一圈后,然后掏出一只琉璃海波杯接在菊塞下面。

    就在在霍伊尔拔出那一串的珠球后,一股水果的清香扑鼻而来,其中有芒果的浓郁、柠檬的清新、苹果的浑厚……各种香味交相辉映令霍伊尔不由得赞叹其味道的香甜。

    而当酒液倒入杯中后,整个杯子内展现出极为奇异而又层次分明的八种酒液,赤橙黄绿蓝锭紫和透明色,同时每一层的酒液统统都清澈透明每酒液层之间都有一层薄如蝉翼的透明隔层使得它们不会互相混合串味,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海波杯仿佛被套上了一层七彩的光晕,这估计就是「日晕」的由来吧。

    端起酒杯,当第一口酒入口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被这杯「日晕」的魅力所征服了。刚开始入口的山楂酒,是微酸的甘洌,而每一口抿下去,味道竟然就像它的颜色那样在不断变换。当最后的紫色的葡萄酒把味道完全转换为复郁迷人,口感不同寻常,附带的自然气息令霍伊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飘飘欲仙的陶醉之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