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交玫瑰(06)
  • 发布时间:2018-01-31 07: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黄雀捕蝉(隔壁漂亮的年轻老师雨琼修改版)(全)》

    《纹龙11-70》

    第六章泣血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又是一个晴好的天气。正值九、十点钟的太阳慵懒的挂在天上,城市里已经变得喧嚣起来,一抹阳光透过玻璃和半开的窗帘偷偷地溜了进来。那道金灿灿的光线,暖暖的射进房间,将整个房间映成了金色。

    睡在大床上的杨萍朦胧中听到有涓涓的水流洒落声音,逐渐清醒过来,睡眼惺忪的打量着周围。发现自己不知道睡了多久,天已经大亮了。已是上午时分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帘洒落进房间里,让屋里明亮起来。床上只有自己一人,旁边一片狼藉,似乎还散发着不久前激情过的余温,空气中还略带着男女交合后留下的那股淫腥味道。透过卫生间的毛边玻璃,影影绰绰的看见有一个人在里面,时而传出的哗啦流水声,显示着有人在里面洗澡。

    不一会儿,浑身赤露的易颖擦拭着湿漉的头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对发育的与年龄不相符的豪乳挺在胸前微颤着,细腰丰臀,配以白皙修长的大腿中间出那神秘的黝黑,显得妖娆婀娜。

    「睡醒了啊?!」易颖见到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的杨萍,轻笑一声,打了个招呼。

    「嗯,刚醒……」杨萍低声回应了一句,缩了缩蜷在被里依旧全裸的的身体,略微有些不自然,但是昨晚易颖「代替」她承受了戚建波的肛交操弄,这让杨萍对易颖的印象好了很多。

    「你睡得可真死,早上他在我身上那么折腾

    你都没醒。「 易颖咯咯一笑,落落大方一屁股坐在床上,轻轻甩了甩刚刚洗过的头发。

    杨萍微感羞涩,低头无语。挪动了一下还隐隐有些酸痛的身体,又轻声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刚走不一会儿,出去办事了!嗯,我听说,你是玲姐的女儿?你在找她?」易颖突然提到了杨萍的母亲杨玉玲。

    「是啊!你认识我妈?你看到过她吗?她在哪?」杨萍听到易颖提到了母亲杨玉玲,瞬间睁大了眼睛,紧张的抓紧了被子,连珠炮似的询问着易颖,满脸期盼的望着她。

    「嗯,我认识你妈,不是很熟。我确实见过她,有一天上街碰到的,随便聊了几句。我也没当回事,后来梅姐给我打电话聊天的时候,顺便问我,我就说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在找她啊!这不你们过来的时候,戚老板才告诉我这些,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杨萍如此紧张,易颖也显得有些无奈的说道。

    「喔,原来梅姐说的见过我妈的那个朋友就是你啊!你在哪见到的她?我要去找她,你能带我去找我妈吗?求求你!快带我去吧!」真的听到了关于母亲杨玉玲的消息,这让杨萍顿时有些迫不及待,语无伦次的接着问道。并有些慌张的开始胡乱的找着衣服,想要穿好衣服马上就出门去找母亲杨玉玲。

    「哎!哎!你着什么急?现在上哪去找?总不能在大街上等着吧?!我又不知道她现在住哪啊!这都挺长时间的事了。现在还在不在市里都不一定呢!」看着慌慌张张穿衣服要现在就出门的杨萍,易颖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连忙出声提醒阻止杨萍。

    听到这些的杨萍,顿时停住了胡乱折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呆呆的竟有些发愣。

    「那现在怎么办啊?!怎么办?!……我要去找她啊!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找她啊?!」刚让杨萍重新升起希望的这个消息,此刻又无情的将杨萍丢在谷底,想起自从母亲消失以来,自己受到的种种委屈,羞辱,困苦,杨萍一时悲从心来,泪水瞬间滑落下来,带着哭腔嘶哑的问道,却听不出来杨萍这是在自问,还是在询问易颖。

    看到这番情景,易颖感觉实在有些不忍心。可目前又没有太好的办法!忙过去轻轻拍了拍杨萍的肩膀,安慰道:

    「好了,好了,别哭啊!那这样吧,我再去问问周围朋友,看有没有见过你妈的,有的话我马上通知你,你把电话留给我,方便我们联系,你看这样好吗?」

    「嗯,好的,有消息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杨萍微微平缓一下抽泣着的状态,忙拿过电话,和易颖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

    见杨萍有些好转,易颖连忙岔开了话题:「饿了吧?!我也没吃饭呢,咱姐俩先吃点东西再说!你先去洗澡,我来叫吃的!乖,快去吧!」

    易颖连哄带推让杨萍走向卫生间洗澡去了。看着杨萍娇弱单薄的背影,想着这么小的年龄就经历男女之事,至亲分离这些同龄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又想到自己的种种过去,不禁大有同病相怜的感觉,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不愿再想起这些事,连忙拿起床头桌上的电话机,熟练地拨打起送餐电话来。

    当杨萍洗完澡出来,惊讶的发现易颖已经穿好内衣,外面套着酒店提供的睡袍,坐在大床旁边的圆桌旁,正笑眯眯的看着她,圆桌上摆满了食物,甚至还有几瓶啤酒。见到杨萍出来,易颖连忙招呼她过来:「来,来,赶紧过来吃点东西!就等你了!」

    「嗯,好的,这么快就弄好了啊?!」已经平复过来的杨萍答应着,也换上内衣,披着睡袍,来到圆桌旁,在易颖对面坐了下来。

    「呵呵!」易颖得意的嘿声一笑,「出门在外,咱不得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嘛!得对得起自己!来,尝尝这个酒店的菜,味还不错!不用替那个王八蛋省钱,他有的是钱!」

    说着,易颖爽快的打开两瓶啤酒,递给杨萍一瓶,自己拿起一瓶豪迈的扬起头就灌了一大口,「啊!爽!」易颖喝了一大口啤酒后,拍了拍酥胸,一脸惬意的呻吟了一下,拿着酒瓶示意杨萍也喝酒,看着杨萍听话的喝了一口后,微微一笑,两人便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开始闲聊了起来。

    「你和梅姐一起来的吧?怎么没看到她?」

    「梅姐接到他的电话,就出去了,一直没回来呢!」

    「操!肯定被那个王八蛋叫去陪别人玩去了!拿女人贿赂人,这王八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易颖不屑地轻啐了一下。

    「听说你也是xxx高中的?高几啊?」易颖又随口问道。

    「我高中二年级了。你也是那个学校的吧?」易颖的豪爽让杨萍也慢慢喜欢起跟她聊天了。

    「可不!去他妈的,那个破逼学校,我是上够了!没他妈好东西!」易颖一脸不耻的样子,忿然恨声说道。

    看到易颖情绪激动的样子,杨萍微感诧异:「怎么?在那还有人欺负你吗?!你们老师是谁啊?」

    「操!想起来我就来气,别人也不敢欺负我,就他妈那个王八蛋乔志刚……还他妈老师呢,装得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个畜生!」易颖似乎被提起了伤心事,开口就大骂。

    听到易颖提起乔志刚就如此辱骂,杨萍心里发颤,神色大变,一脸不敢置信的问道:「他……乔老师,她怎么了?」

    易颖略微踌躇了一下,却丝毫没发现杨萍的异样,脸色阴沉的又喝了一口啤酒,恨声说道:「妹子,你也认识他?不怕你笑话,我上学时候他是我们班主任,平时看着挺有人样的,谁知道是个畜生。我刚上高中的时候,他……他他妈的就把我给干了!」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的震得杨萍当时就呆住了,难以置信那个对她温柔体贴,细心呵护的乔老师是此刻易颖嘴里的那个样子。看着杨萍愣住发傻的样子,易颖以为杨萍被自己的遭遇惊呆了,自嘲的苦笑了一下,自顾自的接着回忆诉说着:

    「那时候小啊!也不懂啥,他说要我补课,我就去了,上完课让我留下打扫卫生,等同学都走了,他就连蒙带唬的把我拽进他家小屋,把我推在床上扒光了,压在我身上就把我给干了。那时候我他妈还是处女呢!操!」

    易颖诉说的情景,让杨萍呆若木鸡。易颖讲诉的这一幕让杨萍再熟悉不过,自己也是经历过这样的情景。杨萍的心里感到像针扎似的痛苦,可又无法说出来。

    易颖看到杨萍这幅模样,捉狭地笑问:「发什么愣呢?你也被他干过啊?」

    「没……没有!你胡说什么呢?!我……我是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那你后来怎么办啊?」杨萍急忙心虚的分辩,此时有苦却说不出来,脸色涨的通红,只能言不由衷的胡乱辩解。

    取笑了杨萍一下,易颖似乎高兴了些,又灌了一口酒,接着说道:

    「后来?后来我能怎么办?!我家里是农村的,只能住校,那时候小,也没人可以帮我。再说这事我跟谁说去?!事后只能自己偷偷的哭……打那以后他没事就把我弄到他家那个小屋里搞我,还给我吃药,说避孕的。操他妈的,净顾着他自己爽了,一直到高中二年级,玩了我一年多!后来我才发现,那个王八蛋不止搞过我,还有几个长的还行的女生也跟他不清不楚的。后来我也不愿意上学了,认识几个痞子在一起玩,玩得很疯,那时候认识的戚建波,给了我不少钱,我就跟他玩了几次。直到碰到了现在的这个人,玩过我之后就让我来这xxx市里,他要包我,我也实在不想再留在镇里了,这不就跟他来到这个市里住了!」

    说罢,易颖仿佛是不堪回首那些往事,仰头大口的喝起酒来。杨萍此刻心如刀绞,如同有一块泥巴黏在那里,堵得难受。却又不敢让易颖看出不妥,也仰头大口的喝起酒来。被骗、屈辱、难过、还带着些许哀伤,让杨萍鼻子发酸,根本不知道酒是什么滋味,只有那酸涩的泪水悄悄的顺眼角无声滑落下来……「别光说我了,你也说说你妈那边怎么回事?你又怎么跟戚老板混在一起了?」易颖发泄似的大口喝完酒,面色潮红,有些醉态可鞠的大声向杨萍问道。思绪混乱的杨萍也因为心中的酸涩,苦闷异常。仿佛受到了易颖豪爽的感染,杨萍也鼓起勇气,宣泄般的开始倾诉着自己的遭遇………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两个人哭闹笑骂着喝了多少酒,后来杨萍只记得易颖将自己扶到床上躺下,收拾了一下桌子,还点了点戚建波留在床头的钱,易颖穿好衣服,嘱咐杨萍几句后就拿好自己的小包开门走了。酒精的刺激和心里的苦闷,让杨萍头痛异常,心思混乱,在易颖走了之后就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睡在床上的杨萍被一阵门锁响动的声音给惊醒了,杨萍睁眼望去,发现天已经黑了,屋里依旧开着灯,关上房门走进来的那人正是戚建波。满身酒气,脚步跄跄咧咧的戚建波来到了床前,看着蜷在被窝里半露香肩,一脸惊诧望着自己的杨萍,嘿嘿淫笑道:

    「彩杏儿啊!现在就在床上等着我干你呢吧?!小骚屄,等着急了吧?!我来了!哈哈哈!」

    说着,戚建波不等杨萍反应过来,不由分说的扑在床上,压在杨萍身上就开始亲吻,一边舔吸抓摸,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不要!……不要,啊!别……」通过白天与易颖的交谈,杨萍心里对戚建波逐渐感到厌恶,而此刻又无法摆脱戚建波的纠缠,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内裤很快就被戚建波扒了下来,当双腿间感觉到被戚建波赤裸的下体压住,那火热坚硬的大鸡巴已经探到自己那娇嫩的肉缝中时,杨萍浑身松软,屈辱而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默默的准备迎接戚建波的操弄………

    很快戚建波将鸡巴塞入了杨萍没有充分湿润的阴道,纵情抽插起来。下体干涩,火辣的感觉让杨萍忍不住紧紧皱着眉头忍受戚建波的冲撞、操弄,身体颤动着,杨萍想到了母亲的事情,强忍被操弄的刺激,微颤着哼声向正在自己身上耸动的戚建波问道:

    「嗯,戚……戚叔叔,你……你打听到了我妈的事吗?啊!……」

    有些已经喝醉的戚建波正享受着操干女人的快感,突然被杨萍这声问话弄的有些丧气,不耐烦的随口破骂道:

    「操!我去哪知道她正在哪里挨操呢?!你妈也是个大骚屄!指不定在哪让人操爽了,不愿意回来呢!操!你他妈现在好好伺候我就得了!」

    戚建波此番的辱骂激起了杨萍强烈的愤恨,杨萍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那样,大声尖叫着开始起身奋力挣扎,扭打着戚建波,并一把抓在了戚建波的脸上。

    「你!……你这个王八蛋,玩了我还骂我妈,你这个畜生!你妈才是大骚屄呢!」

    「去你妈的!」戚建波瞬间感到脸上被杨萍抓挠的火辣辣的疼痛,顿时怒不可遏,抬手一巴掌扇到杨萍的脸上,杨萍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小骚屄,敢挠我?!操你妈的,老子玩玩你怎么了?你妈老子早就玩腻了!你不是不信吗?那你就看看,看看你妈这个大骚屄怎么让人操的!操!一对贱屄!」

    戚建波面目狰狞,邪笑着拿过丢在一旁的手机,拨弄几下后就扔到了杨萍面前。杨萍顾不得此时脸上被打的火辣肿痛,趴过去拿起手机看了起来。呈现在眼里的是一张张淫秽不堪的女人的裸照,照片里的女人赤裸着摆出各种姿势展现乳房、私处,甚至还有口交,肛交的情景,那女人神情淫荡,放浪不已,看面孔正是杨萍彻夜思念的母亲——杨玉玲。如同受到雷击似的杨萍顿时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这些照片强烈的震撼着她的心灵,让她默默无语,僵立当场。

    看见杨萍傻了似的呆住,戚建波狞笑着又握住依然挺翘的鸡巴,塞入杨萍的股间,双手把着杨萍的屁股,用力的接着在后面操弄起来!对于戚建波的再一次侵入,杨萍根本没有反应,麻木的承受着冲撞,只是用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心思已经不知飞往何处……「看到了吧?是不是够骚?!你们娘俩都是骚屄!改天老子一起玩玩你们,好好过过瘾!哈哈哈!嗯,嗯!……啊!!……」戚建波狂笑着加速了抽插,在一阵冲刺般的顶挺抖动后,低吼着在杨萍的阴道里痛快地射出了精液。

    看见杨萍依然在看着手机,没有什么反应,发泄完欲望的戚建波感到索然无味,轻蔑的嘟囔了几句之后,浑身疲惫的栽倒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杨萍根本不顾那双腿之间缓缓流出的精液和淫水,依旧目不转睛的一张张翻看手机里的照片,有自己的,母亲的,有李梅的,还有自己见过,认识的一些母亲的朋友,甚至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小姑娘……看着这些戚建波玩弄女人的照片,杨萍心里的怒火越来越盛,这个王八蛋根本就是个畜生,以玩弄女人为乐,自己和母亲都让他玩弄了,他依然对自己这样粗暴,还要将她和母亲一起奸淫。

    杨萍心头怒火逐渐越烧越旺,白天得知被乔志刚哄骗玩弄的真相以后,已经让杨萍有些崩溃,痛不欲生。此刻再受到这些母亲裸照的刺激,让杨萍屈辱难当,怒火中烧,单手紧握,全然不顾指甲深深地扎进了肉里。杨萍看了看睡在旁边死猪一样的戚建波,再也不愿见到这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腾地站在地上,举起手里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手机在地上摔裂了,杨萍并不解恨,又转身拿起床头柜上那厚实、沉重的有机烟灰缸,挥舞着接着怒砸着那个可恶的手机,仿佛将心中那些仇恨、屈辱都要发泄出来。

    听到声响的戚建波,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到在那里发疯的杨萍,惊骇不已,当发现杨萍在狂砸他的手机时,怪叫一声,慌忙去阻止。杨萍见到戚建波醒了,还过来拉扯自己,几近疯狂的将烟缸挥向了戚建波这个罪魁祸首,砰地一声便砸在了戚建波的后脑上,突然受到剧烈打击的戚建波猛地睁大双眼,一脸惊恐的看着已经有些疯癫的杨萍,张大口想说什么,喉咙里却只发出「咳,啊,咳,啊」的声音,捂住后脑渐渐软到在地上。

    已经疯狂起来的杨萍似乎还不解恨,继续用烟缸狠狠地砸着戚建波的脑袋,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王八蛋,打死你这个王八蛋!叫你玩我妈!叫你打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厚重的烟缸一下又一下的砸在戚建波的头上,戚建波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鲜血慢慢的流了出来,渐渐地在地上形成一滩,显得触目惊心………

    暴怒的杨萍歇斯底里的发泄着,直到力尽,再也拿不住那个烟缸时,才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稍微清醒的杨萍看到了满头鲜血的戚建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又惊恐地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鲜血,「啊!!!」的一声,杨萍大声的尖叫起来,浑身哆嗦的瘫坐在地上,惊骇莫名的看着这些情景,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这一切,吓得杨萍呜咽呜咽的想哭却哭不出声,想捂住嘴巴却怎么也抬不起来手臂。

    直到恢复些气力,也渐渐清醒过来的杨萍,慢慢控制住了自己的哭叫声后,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眼前的情景,让慌乱起来的杨萍再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急忙站起来穿好衣服,匆匆洗了洗脸和手上的鲜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便慌慌张张地冲出了酒店。

    慌不择路的杨萍来到了一个安静幽深的巷子里,停住了脚步。浑身虚脱的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晚上凉爽的夜风让不知所措的杨萍渐渐平静下来,脑子急转想着接下来自己该如何是好。犹豫再三,杨萍试探着拨通了自己留下的那个易颖的电话。

    「喂?谁啊?」电话里传来了易颖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似乎那边有些杂乱。

    「颖姐吗?是,是我,杨萍!」杨萍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在哆嗦,可是颤抖的双手依然无法稳稳拿住电话。

    「哦!是妹子啊!怎么了?自己没意思了?」易颖那边听到是杨萍,放缓了口气。

    「姐,我……我……我杀人了!救我啊!姐!」杨萍再也控制不住,又害怕的低声哭了起来!

    「什……什么?你杀人了?……我去!杀谁了啊?!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我离开没多久啊?怎么还杀人了?」易颖在另一边显然也被吓住了。

    「是……是戚建波,他回来打我,还骂我!我……我就把他杀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能杀他?妹子,别拿这事开玩笑啊!」易颖显然无法相信杨萍所说的话。

    「是真的,是真的!姐,我该怎么办啊?你帮帮我,帮帮我……求你!」杨萍越发恐惧地哭泣着说道。

    杨萍的哭泣声和肯定的话语让易颖感觉到了事态的真实和严重性,再也来不及细问,易颖那边也显得有些慌张。

    「我操!你……你他妈还真狠,妹子,妹子,你听我说,现在还犹豫什么呀?赶紧跑啊!还打算给那个王八蛋偿命啊?!」易颖在那边也着急起来。

    「我不知道去哪啊?……我能跑哪去?你告诉我,姐,我怎么办?!」杨萍凄厉的哀求道。

    「你……嗯,你这样……」易颖在另一边稳了稳心神,开始悄声说道:「这样吧,你赶紧跑,去上海,我那边有个姐妹挺好的,你就说我让你投奔她,但是,千万千万别告诉她你因为什么去上海!知道吗?嗯,就说去打工混生活,听见没?啊?」

    「嗯,知道了,我去那边找她,我不会说的!」六神无主的杨萍急忙答应下来。

    「你现在赶紧去车站,不管去哪的车就上去,随便到别的地方下车,再买票去上海!知道吗?先赶紧跑,别让人抓到!我这就把上海那边的电话给你发过去,你到那边在联系她!一会儿我跟她打个招呼!听见没?」

    「嗯,知道了!谢谢姐,我这就去!」有了明确方向的杨萍,顿感心神大定,挂掉电话后急忙匆匆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车站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杨萍坐在了远行的列车上。逐渐镇静下来的杨萍看着夜色中那飞快消失的景物倒影,心潮起伏,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回想着自己的心事,她知道自己前途未卜,万一自己被抓住,迎接她的将是怎样的结局?一时间思绪万千,跟这一切说再见吧!或许永远不见!杨萍想起自己孤单的经历的种种坎坷,顿时悲从心来,两行热泪从眼角悄然滑落下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