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荆棘与玫瑰(09+番外)
  • 发布时间:2018-01-31 07: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偷香窃玉:蛮荒小村的风流孽情(31-46)》

    《俗人回档之神秘人物》

    第九章妥协

    苗秀丽大口的喘着粗气,急促的呼吸中挤出了几个不清晰的字:「我听话,我要做条母狗。」

    王小宝慢慢放松了手中的绳子,漫不经心的说:「什么?」

    「我听话。我什么都听。」

    苗秀丽又勉强挤出几个字。

    「你不是挺倔的嘛?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去死好了。」

    王小宝轻佻的说。

    「不,我,我不要。」

    苗秀丽试图抓住最后的机会。

    「那你说,你该怎么样?」

    王小宝明白苗秀丽真的怕了,她怕死。

    准确的说,她怕被折磨死。

    她开始屈服了,至少,此时此刻,她屈服了。

    苗秀丽挣扎着,她的手指不自然的张开,一双纤秀的脚趾紧紧的扣在一起。

    浑身的肉都蹦起来了「我要做主人的一条母狗。求你了。放我下来。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

    突然间看来已快奄奄一息的苗秀丽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王小宝问:「活着,即使像只畜生一样的活着吗?」

    苗秀丽心头一揪,真的要像畜生一样活下去吗?那几乎已粉碎的自尊又难免波澜起来。

    可转瞬间,死亡的恐惧又代替了身心的屈辱,她面前的面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她现在已在生死边缘。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慌忙回答:「是,是,我要活,我要活下去。」

    「再他妈问你一遍。」王小宝突然大喊到:「贱货,你要像畜生一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伴随着四溅的唾沫从那丑陋的脸上喷射而出。

    「是!我就是畜生,就是条母狗,主人!饶了我吧!」

    迟疑片刻后,苗秀丽还是说出了这些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的恶心话语。

    王小宝的表情流露出微妙的变化,那似乎是难掩的笑意,他停止了下按的动作,「记住今天的话,母狗,从今天起,在外人眼中你还可以是名维护社会秩序和正义的女警,而在我面前你就是条连狗都不如的畜生,我可以想尽各种办法折磨你,羞辱你,而你除了顺从绝对不可以有任何反抗,明白吗?」

    王小宝其实也在进行一场赌博,他就是要用这种死亡恐怖的手段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女警被驯服,他的目的达到了。

    「贱货,今天就留你一条狗命,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后悔今天没有死,因为以后你会生不如死,而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想把苗秀丽放下来,但是那木桩以深插入苗秀丽的屁眼里,最前端甚至已深顶进苗秀丽的子宫口,所以不能硬拔,万一一不小心导致她子宫内出血那就覆水难收了。

    王小宝抱住苗秀丽,让她的上半身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解开她脖子上的绳子,以免让她窒息而死,但并没有松开她反绑的双手。

    王小宝解开苗秀丽阴蒂上的绳子后,把她再次吊了起来,以便让木桩自然滑落出那早已无法闭合的屁眼,那丑陋的屁眼已被折磨的红肿不堪,并且出现了脱肛的迹象。

    已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苗秀丽知道王小宝已经暂时放过了她,她哭泣着庆幸自己活了下来,吃力的扬起流满眼泪的憔悴面庞对着王小宝说道:「谢谢,谢谢,谢谢主……主人……啊……」

    活着真好啊!而王小宝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看着那一头秀发下掩盖的一副极度恐惧的美颜,看着那四肢被捆在身后的胴体,看着那曾经倔强的头颅耷拉在美丽的肩膀上。

    棍子整整一个晚上才掉下来。

    触地的声音惊醒了王,从屁眼滑落的快感也唤醒了那位如死猪一般被吊起的女警官。

    两个人几乎同时清醒过来。

    王小宝不慌不忙的把苗秀丽放下来,他知道,这次威胁没有伤到他的玩物的身体。

    却极大的震慑了苗秀丽的心理。

    苗秀丽四肢依旧被死死的捆着,头发因为汗水粘在脸上。

    一夜的折磨,让她张着干涸的嘴唇。

    眼睛无力的半睁着,嘴里含煳的说着:「水,给我口水。」

    王小宝默默的看着她,慢慢的甩掉拖鞋,将大脚趾直接捅进了那张即使干涸了也仍然美艳的小嘴:「渴了?苗小姐,我的苗警官。先吃点东西吧。脚气犯了,给我解解痒。舒服了,给你喝口水。要不呢,就渴死你。或者,让你喝个饱,把你也丢进清水溪,让你也做个溺死鬼?」

    被大脚趾塞满嘴的女警,一下子睁开了惊恐的眼睛。

    拼了命似的吮吸着那个肮脏的器官。

    她不是怕被渴死。

    她是怕被溺死。

    因为她现在真的觉得,眼前的这个恶魔,随时都会用最可怕的手段弄死自己。

    脚趾不停的刺激着嗓子。

    苗秀丽也不停的干呕着。

    但却丝毫不敢怠慢。

    王小宝斜着眼看着这只雌兽,弓着身子拼命地舔舐着自己的脚趾,漏出了不易发觉的笑容。

    「好了,好了,好了。」

    不知是不痒了还是烦躁了。

    王小宝叫停了。

    而苗秀丽太专注以至于没有什么反应。

    烦躁的王小宝勐的用脚一甩,吓得苗秀丽一下子蜷缩起身子。

    浑身发抖!「我叫你停,你听不到是吗?」

    王小宝声音不大,却带着极大的威胁性。

    「不是,不是。」

    苗秀丽颤抖着回答。

    「行了,我也累了。陪了你一宿。给你喝口水,我休息去了。」

    什么?!他要给我水喝了。

    苗秀丽无疑听到了两天来最好的消息。

    「谢谢你!谢谢你!」她赶忙说到。还没等她说完话,一股水流就砸在她的脸上。这是王小宝的尿!「陪你一宿,憋的很。肥水不流外人田。喝了吧。看看,我已经把你看做一家人了。你也不要见外哦。我的苗警官,我的骚母狗。」

    苗秀丽想躲,可是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

    她呆呆的躺在地上,任由腥臊的尿液流淌在自己清秀的脸上。

    是的,砸的她连眼睛也睁不开。

    「好了。」

    王小宝抖了抖终于彻底萎憋下去的阳具,无力的身了个懒腰。

    「好了,协议达成了,水也喂完了,咱们休息休息吧。」

    说完,转头消失在着地穴的阴暗中。

    王小宝走了。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而苗秀丽却觉得,这安静的可怕。

    脸上的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尿水。

    她知道,她也许真的完了。

    番外篇:红衣少女杨怡茜的日记

    第一段

    醒来时我并不知道自己晕过去多久,只觉得头疼的快要裂开了,头上的伤让我思维都有些混乱。那个绑我来的人已替把我的伤口简答包扎好,至少现在不流血了。我不知道这是哪,更不知道现在几点,昏迷让我失去了时间感。屋顶吊着一个老式灯泡,好暗;屋里好窄,最多也就能有十几平米,屋里除了一张破旧不堪的组合床,再没有任何陈设,四周墙上糊满报纸,整间屋子里散发着一股霉味,那是泥土的味道。

    我大声呼救过没有任何回答,嗓子都喊哑,也无济于事,这里完全听不到外面任何声音。仔细观察好久后,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我觉得这似乎是个地窖。

    这里好低,好矮。头痛欲裂,我无力再思考,好累,好饿,我只想再睡会儿。我的外衣已经被那个「黑出租司机」扒得精光,只剩下上下两件贴身的白色内衣,其实当我刚一醒来就第一时间慌慌张张的就去检查了下自己的下体,居然……那个「黑司机」居然没有……

    第二段

    这是第几天我已经不记得了,没有表,我无法确定时间,我快饿死了,嗓子好渴啊。难道这是那个男人为我挖的墓地吗,就这样把我扔在这儿,任我死去?想到这我痛哭流泪,可哭到最后,眼泪都流干了。

    求生的欲望让我不能放弃,即使为了妈妈我也要活下去。今天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地窖,这里空间狭小,在组合床对面的墙壁上,有一道铁门,可好奇怪,这门只有半身大小,这扇铁门似乎是手工焊接成的,因为门上的把手像是那种抽屉的把手,不是以前见过的样子;敲一敲就发出闷沉的响声,这铁门肯定很厚。

    这里味道好重,空气很不清新,仔细观察下周围,唯有一根两指粗的塑料小水管子从墙上的铁门伸出,离得近些能感觉到有微微的新鲜空气在不断涌入,地窖里的空气越来越浑浊,现在呼吸都有些困难,而且觉得越来越热。

    能写下这些内容是因为几天前我无意间在床底下发现了一节丢弃的电池。后来想想,可能是那个人挖地窖时用过手电筒照明,这截用完的电池不知怎么就被他丢弃在这里了。取出电池里的碳棒,撕下几块墙角的糊着的报纸写下了这些内容,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不知写的这些东西还会不会有人看到,再剩下的就只有等待,可怕,安静的等待。

    第三段

    地穴阴冷潮湿,这段时间我一直半裸着身子,唯一能遮体的就是床上一张满是窟窿又油又腻,气味难闻的破床单。不知还要等多久,我觉得自己真的快死了,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放弃了。

    妈妈,那样世上就只剩妈妈一个人了,不能死,我要再坚持下去,就是喝尿也要活下去。妈妈我想你,想你,我必须活下去,如果放弃了,妈妈她该怎办。

    第四段

    好饿,好渴,真的不会有人来了吗?今天做梦梦到小时候妈妈为我洗澡,我想妈妈了,好想。梦里洗澡的时候好舒服,好舒服。我好久没能洗澡了,连水都没能喝上一口。

    第五段

    最可怕的是没有尽头的等待,等待的结果是没有终点,我觉得自己快死了,好难受,求求来个人救救我,哪怕是那个恶魔,我不想死。

    第六段

    睡了好长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晕过去了,我已经开始出现幻觉,可能是多日缺水的原因,全身好脏,地窖里的味道好难闻,这几天排泄出来的东西都堆在地窖的一角,我到底在这里带来多少天?

    第七段

    半昏迷中,我看到那扇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了,那个男人居然来了。不知这么见到他我居然抽泣起来,可惜连眼泪都哭不出来,我真的不想死,真的不想。或许是没想到这么多天过去了,我还能活着。他看起来十分吃惊,走到床前看着蜷缩在床上的我,迟疑片刻后,转身就要离开。我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居然挣扎的从床上翻滚到地上,无力的抓住他的裤腿,用殷红的双眼看着他。他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整个人都爬在地上的我,眼神好复杂,但最后他还是甩开了我的手,径直离去,完了,真的完了……

    第八段

    那个禽兽今天一来我就猜到他会干什么,那仅剩的两件遮羞布也被他扒光了,但我还是想尽力反抗,可已几天米水未进的我早没力气了,根本拗不过他,激烈抵抗后,还是被强暴了。他那里好大,好大,不知怎么让我想起在老家生活时见过的驴鞭。

    他野蛮的插入后我觉的下半身都快被撕烂了,他不停的搞了好久,似乎永远不知道累;我哭,喊,闹,拼命的想摆脱他,可没想到看起来这么瘦弱矮小的男人力气居然这么大,没给我一点挣脱的机会,直到最后被他折磨的不成人形。

    当完事时,他看到我两腿间不断涌出来的鲜血,居然有些错愕,可能没想到我还是处女吧。我人生的第一次居然就这样……我没有做过恶,上天为什么这么对我啊!下身好疼,真觉的快被撕开的感觉,我疼的哭了整整一天,他没对我再做什么,也没说什么,只把那一大包零食和十几瓶水留个我,然后就离开了。我好怕他再来,可如果他不来,我该怎么办,突然间我想到了死。

    第九段

    不知过了多久了已经,又觉得好饿。前天憋得实在忍不住就在塑料袋里方便了,连续几天都在塑料袋里方便。那个男人带的东西又吃完了,我又要断炊了。

    第十段

    觉得嗓子有些疼,我担心自己感冒了。

    第十一段

    这段时间下体好痛,似乎肿了。仔细看看确实肿起一大块,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人拿走了,那曾经是我这个农村女孩唯一的骄傲,现在想想实在可笑,那些城市的同寝时常嘲笑我说,我们这个时代到这个年纪还是处女,只能说自己太没魅力,现在想想我的魅力恐怕是太诱人了,所以才被人绑架的吧。疼痛让我觉得迈腿都难受,不想动弹,终日躺在床上。

    第十二段

    好久没写东西了。已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更不知该写些什么。

    第十三段

    我希望那个人能来,我现在只想活下来,只想活下来。

    第十四段

    老灯泡忽明忽暗,要是灯灭了,这里就完全黑暗了,那时恐怕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也许我该扯断电线把自己电死,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第十五段

    他终于来了,见到他时我居然嚎啕大哭起来,我真的害怕了,我不想死去,只想活下去。他可能又想强奸我,可看到我已红肿不堪的下体时,转身就要走。我再次争抢着爬过去,惊慌的死死抓住她的衣襟,不想让他走,我太害怕了,我怕黑,怕饿,怕孤单,更怕……死。可我没敢说出来,他甩开我的手,只默然的对我说了一句:「等我回来。」然后就离开了。没想到,他居然让我等他。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话。

    第十六段

    不知道是昏过去还是睡过去了,他用手狠拍了我几下屁股才醒过来。这次他给我买了好多吃的,尤其是矿泉水带来5,6箱子来。还给我买了个坐便桶,就是一个桶上面加了一个马桶盖子。最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给我买了好多感冒药,消炎药,有口服的有外敷的。我哭了,不知为什么,哭的好厉害,在这个人面前,这个将我代入地狱般生活的人面前,我哭了,委屈,伤心,愤恨,还是感激……我说不清楚。我吃着东西,他却去让我高高翘起屁股,我没反抗,不知为什么,觉得这一切似乎顺利成章,他想干什么就干好了。可能是我下体肿胀的太厉害,而且好久没洗,他并没有插入,转而开始想插我的屁眼,可才试了试我就疼的眼泪快流下来了。我没敢叫也没敢反抗,因为现在我只想活下去。他应该是看出端倪,出乎意料,他没有在霸王硬上弓。看着我不停的吃面包,他将那大的恐怖的男人的物件递到我嘴边,让我……吸,我……没反抗。不知怎么,我真的没有力气,更没有反抗的心了,现在的我只想活着……可能是我吸的太生硬,要不就是他觉得我太不够专心,因为我是一边忙着吃面包,一边扭头吸几下他的东西,搞得那上面全是黏糊糊的面包浆。最后他不让我再吸了,而是看着我的脸打起了……飞机,最后他将射出来的东西全喷到我嘴里,他让我吃了,不许流出一滴,我……同意了,就着面包,都吃了……

    第十七段

    看到我顺从不少后,他比以前来的频繁多了。我渐渐的也不再抗拒,而他对我也慢慢的不再那么暴力。说真的,他那里真的好大,完全隆起时就像根粗铁管子,我被抓之前虽未经人事,但也曾偷偷从网上看过一些欧美小电影。可这个男人的那东西可以说比欧美男人的还要大出一大块。他长得很矮,人看起来也瘦,不过衣服脱光后,才会发现他其实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啤酒肚,每当他隆起的时候,高高翘起的阳具和瘦矮的身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滑稽可笑又十分猥琐。但现在在这里,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一切,我活下去的唯一可能,在这里他就是神,掌管我生死的神,不过,他真的……

    第十八段

    看到他心情渐好,我开始向他提出些许要求,希望他能让我洗澡并能留给我一个闹钟,让我知道时间,但要闹钟的请求被无情拒绝掉了,不过洗澡他却同意了。恐怕是地窖里的恶臭也让这个肮脏的男人也无法忍受吧。这次他来看我时,先和我一起打扫了「房间」,把垃圾和粪便带了出去,接着他从外面接进来一个根水管,为我放了些冷水,我以为他是让我简单洗个凉水澡,我慌张的用凉水搓洗起身体,可不一会儿他又从外面拿进来两暖瓶热水,后来他想从外面拖进来一个大澡盆,可惜进来的洞口太小,根本塞不进来,没成功。不过最后他还是通过洞口递给我一个小脸盆,让我凉水热水对着洗。不知该说什么,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这么热心的一面。对好水后,他替我洗了头,搓了后背,四肢……还有那个地方……

    他的手指好粗糙,应该是干重体力活出身,可手劲好大。要求帮我清洗羞处时,他先让我像狗一样匍匐在地,然后用毛巾沿着我的后背一路擦拭,动作非常温柔,当运动到我的臀部时,他有意放慢了动作,力度也变的强了起来,我的两片臀瓣不断的被毛巾搓弄着,渐渐的有些泛红,而他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却有意无意的不断在我下体的敏感区游走,粗壮的中指不断在我两片阴唇间的缝隙滑动着,渐渐湿滑的阴道不争气的流出了液体,在淫液的润滑下,他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最后手指停留在已经高高凸起的阴蒂上,轻柔的扭捏起来。

    正当我渐渐开始意乱情迷的时候,屁股猛的被人拍击了一下,不痛,可清脆的响声却吓了自己一小跳。我羞耻的扭头去看,他面无表情,可眼神里却露着得意,随后他轻展开毛巾,又顺着我的臀沟一路向下擦拭起来,尤其是在那充血的阴核,被毛巾上坚硬的绒毛来回折磨着……突然,有力的大手猛的将粗糙的毛巾插入我的阴道,我两腿间的肌肉本能的收缩夹紧,而毛巾里藏着的几个手指也被阴道吮吸了进去,他并没有停止,还在不断运动着灵活的手腕折磨着我,刺人的绒毛和柔弱的阴道内壁不断摩擦,我的浴火已如脱缰野马,直冲云霄,这就是性爱吗?怪不得那些城里同学终日把「性」挂在嘴边,个个趋之若鹜,原来感觉是这样的,好酸,好痛……好甜。

    「啊……」我娇羞的喉咙不争气的发出一声魅吟,两腿和腹部间的肌肉越来越紧绷起来,满心期待着那期盼到来的一刻,可就在此刻,那恼人的大手,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我满脸通红,轻咬着嘴唇再次扭头看着他,他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瞟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我,淡淡的对我说:「叫我声大哥。」

    「大……大……哥。」我羞耻的说道,话一出口真恨不得能有个地缝让我钻进去。随后,他麻利的褪掉了衣物,那钢管般的肉棒又高傲的展现在我面前,可与以往不同,这次我……我满怀着期待。「你说,大哥我要大鸡巴……」他仰着头站起身来,轻蔑的看着高高撅起屁股匍匐在地上的我,「大……哥……我要……大鸡巴。」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听不见。

    此刻除了顺从我还能选择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