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鵰外传 ( 9 )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别梦剑寒

    绝情谷远处一个隐密的瀑布,几日未雨,瀑布的水量不像以往狂如奔雷,瀑布下的水潭,清澈、波光涟涟,瀑布激起水潭不停歇的水花,潭心悄悄地泛起几许涟漪,突儿地,潭心冒出一个人头,骄阳洒下的金黄,使此人脸上的水珠闪动着斑斑颜色,白晰细致的肌肤,正是艳名远播的丐帮帮主、大侠郭靖的娇妻--黄蓉。

    黄蓉甩了甩黑亮如飞瀑的长发,洁白细嫩的手掌拨了拨脸上的水,再揉搓清洗自己赤裸标致的身体,一对丰美的乳房半漂浮的在水面若隐若现,姣好无瑕的背,阳光和水波轻柔的拂着,透过清澈的水,仍可感觉到黄蓉纤细的蛮腰、修长雪白的腿,静养多日功体已完全回复的她,这几天常趁着练功闲暇之时,到这清澈的潭中沐浴清洗、悠闲的裸泳,让自己身体感觉一些久未回味的清新,黄蓉想起从前在桃花岛无忧无虑、任性撒野的日子,与郭靖携手江湖的时光,以及後来日日征战蒙古、武林,自己贞洁的身体被公孙止、自己徒儿、武三通、丐帮长老任意奸淫,与杨过这段超乎礼教的恋情,不禁忧愁满脑,再狠狠地潜入水中,任冰冷按摩自己秀丽的脸。

    水中的暗流轻轻游走黄蓉赤裸白净的胴体,每次黄蓉游近瀑布与水潭的交界处,震撼的水流总激起黄蓉花瓣传来一阵悸动,体质敏感的黄蓉禁不住留在瀑布水流边,纤细的手指轻触自己的私处,在自己花瓣肉缝间游走,身体一阵颤动,双脚觉得软棉棉的,遂躺在一块大石上,白玉般的身子,使潭水间更增色许多,随着手指活动速度增快,修长的腿渐渐张开,开始在自己阴蒂上与花瓣里激动的抚摸,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回想起几天来与杨过的激情温存,情慾溢满不能自己,黄蓉将大拇指按压住阴蒂抖动,食指与无名指抚摸着沈两片花瓣,缓缓的将中指插入自己湿润的花瓣中心,脑子里想着杨过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插,浸在手淫的快感。

    突然,多年对战的敏锐,感到四周窥伺的眼光,一纵身展轻功到放置衣服旁,却发觉衣服不翼而飞,黄蓉再展轻功,赤裸的胴体在阳光下如一敏捷的燕子飞向瀑布旁,手指略一施劲捏断一只竹子,功力显得棉柔而深厚,再折下两片姑婆叶和树藤,将自己赤裸的动人美体包住,透过这件临时的衣服,仍旧可以感觉到黄蓉高耸的乳房、丰润的美臀、纤细的蛮腰,而且露出一些遮不到的--滑润的肩、修长雪白的腿、半露的酥胸、光滑的手臂,黄蓉落地全神贯注的戒备着。

    「这位美人,自己手淫多无聊啊,这里有许多真才实料可以让你快乐哦。」,二十多个劲装的男子从四周草丛跳出,,为首的一人肥胖丑陋,带着色眯眯的眼神、淫邪的笑容续道:「老夫五十多岁,但房事仍如同少壮,可以让你爽翻天,我可是这次皇上亲点与蒙古和谈钦差大臣,国舅王大人,女人我玩多了,但包括皇上国色天香的妃子在内,我还没见过向你这麽美的女人,佼好的面容、清丽的模样、标致的身材、修长白晰的大腿、高贵的气质、慧黠的大眼、还有,嘿嘿嘿,你高耸的奶子、丰润的屁股、湿透的下体、柔软的阴毛、淫荡的手淫,让我的肉棒都快要爆了。」

    「那又怎样?」黄蓉缓缓将竹棒由一个黑衣人的心窝抽出,道:「A现在,叫骂、恐惧都是没用的,只要杀光你们,就不会有人知道有人看过我赤裸的样子」。

    王大人见到黄蓉谈笑间舅结束了三个人的性命,却一点也不见其惊惶恐惧,继续一脸的淫笑,说道:「好个泼辣的俏美人,小孩子们,都退到我身後,美丽可人的小美人,何必那麽凶,我只是想帮你压压慾火嘛,取这些小朋友的命干嘛呢?我的八名贴身护卫陪你玩玩吧!」

    丑恶的肥猪身後如鬼魅般飘出八个人,黄蓉施展打狗棒法同时直取八人的要害,只见其中六人微微一退,两人揉身攻上,一人细瘦如材,如鬼爪的手指一伸,夺走了黄蓉的竹棒,黄蓉顺着夺其棒人的猛势,纤手一拍按向那人的心窝,那细瘦如鬼的人心下一惊,迅速变招抓向黄蓉的手臂,黄蓉招式又变,两只手指插向那人的双眼,那人急将头後仰以避,黄蓉趁势将竹棒夺回,正欲刺向那人心窝,黄蓉突然觉得双脚一空,几乎摔倒,黄蓉急提气打了一个空翻,才刚站稳,一手刀、一鬼爪同时袭向黄蓉如玉的饱满双峰,黄蓉赶忙竹棒一档,竹棒与两只手相交击,轰然一声,三人各退三步。

    那两人似乎有点讶异,道:「你这娃儿有点来头,竟然需要我们同时出手。」

    黄蓉的惊骇不下於两人:「黑冥教的”幽冥鬼爪”和杨家将的”杨家一十六势枪法化手刀”!?」

    如肥猪的王大人开口笑道:「有见识!有见识!连这些消失已久的流派武学都认识,,看得出来你的内力比他们强一些,可是好像强不了多少,一对一你一定可占上风,但只要我派两个人,就可将你手到擒来,对了,忘了跟你介绍他们八个人,他们是:」

    黑冥教第七阎王---鬼一:

    黑冥教唯一存活者,幽冥鬼爪招式诡异狠毒

    杨家後人杨家後人---杨二:

    杨家将仅存後人,失踪已久,一手正宗杨家枪

    五毒教无指毒掌---毒三:

    五毒教惟一传人,百年前五毒教肆虐中原,後被正派人士联手歼灭,其门人用毒精细,无孔不入

    仁义霹雳门雷霆阵雨---雷四:

    仁义霹雳门帮主之曾孙,霹雳门以炸药着名,其门人之高手可以内力作炸药般攻击,雷四因强奸其嫂而被逐出师门

    四川唐门嗜血执事---魔五:

    二十年前四川唐门高手,後叛帮而去,成为黑道同盟无情执法者

    佛门正宗笑邪神---佛六:

    邪神门人,如来神掌唯一传人

    莫大虚空--------莫七:

    四十年烦透黑白两道的黑道大老

    要命的小虫-------蔡八:

    三十年嫉恶如仇的杀手

    他们的原名我都改了,直接叫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黄蓉道:「黑白两道的顶尖高手?想不到,你有本事驱使这些人为你所用,看来,你巩固了相当的势力,乾脆,皇帝让你做好了!」

    王大人笑道:「岂敢!岂敢!这种大逆不道的事绝轮不到我来做,我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皇上说太阳打西边出来,我就找一千个证据、证人、学究,证明太阳从西边出来,皇上要西边张家的俏女儿来爽一下,我就把东边的赵、钱、孙、李几家的俏姑娘顺便捉去给他,皇上爱玩,我就陪他玩,要吃喝嫖赌,我有的是点子和地方,大美人,你说,我算不算得上忠心为主啊?」

    黄蓉怒道:「就是有你们这种败类,大宋才会内忧外患频仍,为国家、皇上好,应据理力谏、痛陈其非,拟政策、抗外侮,如周亚夫、岳武穆、高先芝、蒙恬、窦宪、班固,功名显於世,万人称颂、後人景仰,这才是为人臣子应尽之道!」

    王大人一付快要笑死的样子:「皇帝自己不正,怪到人臣身上,别笑死人了!凡盖昏庸骄愎的家伙,最大的特徵就是喜欢听顺耳的话,贤君在上,贤臣才显其能,如唐太宗李世民在位,魏徵、房玄龄材尽其用,政令若灰暗不明,贤将良臣只有危殆,因为他们爱说实话,死得就快,周亚夫与其子因购买丧葬法器,被以”谋反”罪处决,岳飞以”莫须有”罪名死,其子岳云跟着被杀,女儿怀抱银瓶投井自尽,家产没收,一家大小充军岭南,高先芝与封常清横越帕米尔高原军之所向,战无不胜,把守潼关苦战归营,被一持诏书的宦官,将其斩首,向狗一样陈屍於乱草之上。」

    黄蓉道:「蒙恬领军三十万,出击匈奴、收复河套、修筑长城,被赐自杀,窦宪与文助手班固、武助手耿秉,挥军大破匈奴,在燕然山勒石记威,灭绝了危害中原五百年的大敌,班师回朝後被赐自杀,耿秉死的早幸免冤死,但死後被”国除”侯爵,班固以六十一岁高龄被补入狱,受尽拷掠,活活打死,其弟班超虽享功禄,未受冤屈,到了其孙子班始,被皇帝腰斩,一家大小,死了净光,班超小儿子班勇,以父亲余威,再定西域,後下狱苦打,出狱後死於家中,历史我很熟,不必你来说,即使上位昏庸,身为臣子,就算死也得力谏,这才是忠臣,才为後世称道,再说,只要作的正、行的直,又有何把柄给小人利用?」

    王大人肥厚得眼皮,笑得抖下几滴眼泪:「唐代侯君集再唐初混乱时代,大破强敌吐鲁番,结果他和全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绑赴长安闹市一一处决,血流成河,罪名谋反,他临死前对行刑官道:”君集岂反者乎?”,问题不在於”是否真的谋反”,而是”皇上认为他谋反”,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活”,而不是为了”死”而努力,父母生我,并非一定要我光耀门楣,但至少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一个昏君而死,愧对天下、伦常,父母可不是为了”让这小孩以後好好的死”而生下我的,大美人,你说是吗?还是将你美妙的躯体给我玩弄吧,你光溜溜的样子、浑圆的乳房,光回想就受不了了,快过来亲热一下吧!时间拖太长我的肉棒都要冷了!」

    黄蓉怒道:「无耻!」

    黄蓉挥棒往鬼一、杨二两人脸上横扫过去,势挟劲风,甚是峻急。【本文转载自1000成人小说网(1000novel.com)】两人连忙仰後相避,这麽一来,下盘紮的马步自然松了。黄蓉竹棒回带,使个「转」字诀,往其脚下掠去,两人立足不稳,同时扑地跌倒。总算两人功力精湛,上身微一沾地,立即跃起,黄蓉脚飞起一大石撞向杨二的胸口,杨二转身背迎,一阵金石撞击声,石块粉碎落地,杨二由背後起出半枪身、半枪头,双手一并,结合成一支丈八铁枪,黄蓉运使兰花拂穴手穿过鬼一的幽冥鬼爪招式,差一点点中鬼一的丹田大穴,鬼一大惊运劲转身,堪堪避过一击,黄蓉又使”落英神剑掌”拍向鬼一背心,杨二挺枪相救,正欲刺向黄蓉,突然惊觉头上异物急落,杨二举枪一挡,原来是一千斤大石,大石坠劲惊人,杨二运劲全身功力,将大石荡开,只觉胸口气血澎湃,眼睛一黑、心头一甜,身子随即软倒,杨二急忙勉力以铁枪撑地,暂时支撑不倒,却无力再战。

    王大人眼睛一亮:「打狗棒法?!落英神剑掌、兰花拂穴手,你是黄蓉?!」

    黄蓉娇媚的一笑:「没错,我就是黄蓉,即使你的护卫加起来内力胜我四倍有余,凭着打狗棒法、桃花岛名家武艺、阵法,我有绝对的把握,杀光你们这群混旦,大人您信不信?」

    王大人大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给我一起上!」

    突然身边转出一人,脸色苍白无血色,口咬一支乾草,背上背一把剑,剑无鞘,剑芒一如青虹,是一把锋利的好剑,腰胁边一黑色皮鞘,看似一把厚重的刀深藏其中:「”一招分输赢,命薄无性命”,以八对一,羞也不羞。」

    王大人见到这三十多岁的流浪客,道:「你又是谁,敢胆来管本官闲事?」

    流浪客对曰:「天下人管天下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没名字,朋友都叫我刀剑浪子阿浪,在江湖上目前毫无名声,不过将来肯定声名大噪。」

    王大人冷笑:「刀剑浪子?看来你出江湖的第一天,就是你在江湖的最後一天。」

    黄蓉一旁说道:「这位朋友,多谢你仗义援手,但这些人都是江湖成名已久之人,请先走吧,日後我若有幸不死,定请你到寒舍喝几杯。」

    刀剑浪子道:「姑娘见笑了,小可岂是贪生怕死之徒。」,话才说完,背上的剑忽然一指,精妙的剑招与剑气划向笑邪神佛六,佛六一惊,如来神掌第七式”天佛降示”往地上一轰,人冲天飞起,一翻身,又使出”天佛降示”,半空中一道汹涌的气流冲击刀剑浪子,阿浪不慌不忙胁下刀又出鞘,阿浪迅速纵身飞起,刀势划开气流劈向佛七,佛七使出第四式”佛问迦罗”,双手一合十夹住厚重的刀,丹田一提,正欲吼出”狮子吼”,阿浪左脚一伸,将一只臭鞋塞入佛六嘴里,两人由空中落地,阿浪似笑非笑地看着佛六,说道:「笑鞋神,邪已经送你了,怎麽不笑一下呢?」,笑邪神一挥将邪丢弃,气得瞪着大眼看着阿浪。

    黄蓉眼见相助者武艺高强,甚至略胜先前所遇高手公孙止,心下一喜,舞出打狗棒法,攻向余下六人。

    黄蓉使出打狗棒法,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配合她不知不觉布成的乱石阵,声势惊人,高手们眼见鬼一、杨二两人吃了这一下苦头,再也不敢怠忽,六人各自运起绝学,凝神拒战,眼前对手虽只是个似二十来岁的标致姑娘,却如接大敌,攻时敬,守时严,避免进入石阵之中,遭六人围攻,黄蓉打狗棒法虽精妙,内力耗损下也渐感不支,黄蓉当下使个「封」字诀挡住六人的攻势,移动脚步,东突西冲。六个人跟着黄蓉竹棒攻守变招,眼见黄蓉向外冲击,六人大喜,不住倒退,要引黄蓉远离石阵。不料退了十几步,众人突然脚在巨石上一绊,原来不知不觉间竟已被诱进石阵。

    六人心知不妙,只听黄蓉连声呼叫:「朱雀移青龙,巽位改离位,乙木变癸水。」以竹棒与身後的内力挑动岩石,石阵急变。六个高手大惊失色,停下招式待要察看周遭情势,黄蓉的的竹棒却又缠了上来。六个人脚下连绊几下,站立不稳,知道石阵极是厉害,陷溺稍久,越转越乱,危急中大喝一声,众人一起跃上乱石。本来上了石堆,即可不受石阵困惑,否则方位迷乱,料来只须笔直疾走定可出阵,岂知奔东至西,往南抵北,只不过在十余丈方圆内乱兜圈子,六个人刚上石堆,黄蓉已挥棒打向脚骨,众高手只得跃下平地,运功反击,明明对方功力远不如己方,却又无可奈何。

    佛六一招”佛光初现”拍向阿浪,阿浪身形动也不动,好似束以待毙,佛六突然觉得手掌一阵刺痛,原来阿浪的剑不知何时平胸指向攻来的手掌,佛六手掌自动送向阿浪的利刃,受到重创。

    阿浪趁势再次出刀,由下而上劈向佛六,佛六一招”金顶佛灯”使出,突然的光亮使阿浪眼睛一黑,阿浪害怕佛六趁机进袭,回刀护身,一箭步跳开,佛六果然又击出”佛动山河”,两块大石撞向阿浪,阿浪忽然眼睛一红,刀剑齐出,刀气剑势如一疯狂的恶犬扑向佛六,吞噬两块大石,袭向佛六,佛六见对方突然使出诡异的猛招,大惊失色,双手一分,一字排开,使出如来神掌第六式”佛光普照”猛招相击,砂石纷飞。

    佛六一手按胸,嘴边渗出血丝,惨笑道:「这是什麽招数?」

    阿浪冷冷看着他:「刀行剑旋不留命,其中一式”天狗吞日月”,我在给你一招的机会,”一招分输赢,命薄无性命”」

    佛六道:「好!」,如来神掌最终式使出,”万佛朝宗”,砂石、树木、花草、二十个黑衣人被强大的气流卷起,正如万个尊者向如来朝圣,气势宏大惊人,如龙卷风的气势冲向阿浪,阿浪在风中冷漠不动,刀剑瞬间出手,吼道:「”刀行剑旋不留命第一式”,刀剑十字杀”」,一个十字的刀、剑气流杀向龙卷风,只见龙卷风忽然裂成四半,佛六一脸灰败,阿浪冲到佛六面前,食指插入佛六眉心,只见佛六缓缓毙上双眼,身子软瘫死去,阿浪的肚子如蛇吞蛋般肿大,阿浪又展轻功欺至杨二面前,杨二说了声:「你要干什….」,话没说完,阿浪食指又插入杨二眉心,杨二如佛六般缓缓死去,阿浪的肚皮变得更大,接着,阿浪就坐下来运功调息,像是吞完蛋的蛇在消化一般。

    黄蓉在石阵中又拆十余招,看见阵外阿浪打坐调息,不禁问道:「阿浪,你没事吧?」

    阿浪答道:「姑娘不必理我,我有一点走火入魔,调息一番就没事了!」

    众高手在阵中苦战不下,,眼见暮色苍茫,四下里乱石嶙峋,石阵中似乎透出森森鬼气,饶是他们艺高胆大,至此也不由得暗暗心惊,突然听见王大人大叫一声,「黄大美人,你看看我手里是什麽。」

    黄蓉一见不禁花容失色,原来是小郭襄竟在王大人手里,王大人道:「还不撤了你的阵?!」

    睿智的黄蓉知道自己若撤了石阵,情况一定九死一生,但母女天性,眼见郭襄危险万分,只有听命一途。

    六个高手由石阵走出,黄蓉接着也步出石阵,第七阎王鬼一与无指毒掌毒三制住正在调息的阿浪,王大人淫笑道:「俏黄蓉,跳只舞给大家看吧,要脱个精光哟!」

    黄蓉满怀的悲愤和羞辱,但又不得不听命,背对众人,摆动纤细的腰枝,一点一点的将遮身的叶子撕掉,没多久,黄蓉清丽标致的胴体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众人面前,黄蓉转身,乌黑的头发随着身子的摇摆,在雪白晶莹的肌肤上飘动,纤细的手护住乳房、下体,作赤裸的胴体上惟一的掩护。

    众人眼内的慾火似要将黄蓉吃掉似的,贪婪地在黄蓉身上游移,王大人将郭襄交给雷四,说道:「手放开,手放开,我要看你美丽的身材。」

    黄蓉无奈将手放开,王大人走近,肥胖的手开始在黄蓉高耸的乳房上抚满A将小嘴贴上王大人的嘴,激烈的接吻,王大人再将黄蓉双脚分开,开始吸舔黄蓉神秘的私处,其余的人也纷纷将肉棒掏出,给黄蓉吸吮。

    莫七将肉棒放入黄蓉的嘴里,黄蓉热烈的吸吮,肉棒在黄蓉嘴里不断进出,黄蓉的下体传给黄蓉一阵阵的快感,古墓圣药改良的体质,使黄蓉情慾特别容易受挑动,没多久,莫七觉得肉棒一阵抽搐,就将精液全射入黄蓉的嘴里,黄蓉恶心的想要吐掉,王大人却道:「全给我吃下去!」,黄蓉只好将莫七的精液全部吞下。

    蔡八在一旁相当兴奋,说道:「从没见到这麽美的女人,又可以口交,还愿意我们将精液射在她嘴里,她还乖乖吃掉。」,说着,看着黄蓉艳丽无双的脸庞,抚摸了一下黄蓉乳酪般的胸脯,也将肉棒塞入黄蓉口中,在黄蓉嘴里抽插,黄蓉的花瓣任王大人不断的玩弄,王大人的手指按压黄蓉的阴蒂,在花瓣的两瓣游移,舌头舔着、画圈,伸入花瓣缝内,王大人淫笑道:「没想到中原第一美女,现在赤裸裸的在我怀中,任凭我玩弄她神秘的私处。」,跟着,就把肥胖的食指与中指插入黄蓉的阴道,湿润的花瓣随着手指的抽插,花蜜不断流出,黄蓉吸吮肉棒的嘴,也不禁因快感的冲击儿呻吟,一会儿功夫,蔡八也将精液射在黄蓉嘴里,一边揉捏黄蓉娇美乳房,一边欣赏艳丽的黄蓉将他的精液咽下。

    王大人将黄蓉抱起,紧紧拥着黄蓉赤裸的娇躯,黄蓉修长的大腿跨在王大人的两旁坐着,王大人不再客气,将火热的肉棒插入黄蓉的花瓣,黄蓉内心悲伤想着:「终於还是被奸淫了!」,但表面上却要装着非常的欢愉,以取悦王大人,王大人不断抚摸黄蓉的肌肤、乳房、臀部,肉棒不断抽插着,肉体快感使黄蓉不自觉地发出淫荡的呻吟,王大人粗暴的抽插奸淫,一只手游移到黄蓉的臀部,两只手指突然插入黄蓉的屁眼中,黄蓉急想拔出王大人在抽插屁眼的手,却办不到,黄蓉只有默默承受被前後夹攻的抽插,不久,黄蓉突然发觉自己竟然快高潮了,激动之下,紧紧抱住肥胖的王大人,王大人随着也到达高潮,将精液全射入黄蓉的体内,黄蓉不住淫荡的娇喘,不愿肉棒离开自己的身体。

    众人跟着把黄蓉綑绑吊在树上,面朝下双腿被分开,众人开始轮奸黄蓉,美艳无双、聪慧、清丽圣洁、成熟娇媚的身体,不断的受其蹂躏,一只一只的肉棒,不停歇的在黄蓉的花瓣、嘴里、屁眼、乳房沟间进行交媾、口交、肛交、乳交,全身沾满了精液。

    众人都玩够了,没有力气在进行奸淫时,王大人牵了一只大狗过来,说道:「这是我的爱犬,他的肉棒也不小,我还没见过兽奸,你作给我看吧!」

    黄蓉跟着被解开绳索,她看着眼前雄硕的恶犬,发抖的说:「跟狗?!不,我不要….我不要被狗奸淫!」,王大人手捏着小郭襄的颈子,笑道:「大美人,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黄蓉坐在地上,修长的小腿腿背平贴地面。然後躺平,脚举起,黄蓉的阴蒂,阴唇和阴道暴露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兴奋的看着,黄蓉将雪白的腿微微举起,狗靠近黄蓉的阴部和臀部,接着黄蓉上身朝下,双膝跪在地上。尽可能地张开美艳的双腿,黄蓉颤抖着、无奈的把狗的老二放入自己的口中,大狗站在黄蓉的头上,让黄蓉可以吸到牠的阳具,大狗也开始舔舐黄蓉的花瓣,湿滑灵活的长舌,在黄蓉的花瓣上舔来舔去,黄蓉不自觉的感到一些麻痒的快感。

    黄蓉轻拍大狗的阳具直到它开始变大而且伸出包皮。黄蓉小巧红艳的嘴缓慢地进出大狗的阳具时,手不断按摩牠的阳具,大狗的阳具不断地勃起直到完全直立,当黄蓉移动她的嘴,用舌尖舔狗的龟头凹陷处。

    众人在一旁叫嚣,「对,很好,就是这样,给狗干,快!快!兽奸,人犬相奸,哈哈哈!快!」

    大狗的阳具根部像蝴蝶结状的凸起,黄蓉被王大人命令开始和大狗性交,黄蓉知道需要避免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那个肉球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花瓣之内,大狗走近黄蓉温暖潮湿的神秘肉穴,然後继续舔着花瓣,接着大狗跳上黄蓉赤裸的身体,身子在黄蓉的两腿之间,黄蓉开始握住大狗的阳具,引导它的阳具进入黄蓉清丽美艳的身体,手紧握不放避免大狗的蝴蝶结突起顺势滑入花瓣内,狗开始摇摆身体,越动越快,黄蓉感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一下一下碰撞着自己的阴道口,大狗的阳具充满黄蓉的阴道,黄蓉不禁悲哀,被人奸淫就算了,竟然被狗….。黄蓉害怕大狗将蝴蝶结凸起进入自己的身体,因为如此一来,黄蓉将一直跟狗交合在一起,直到大狗射精软掉,黄蓉一直将蝴蝶结凸起握在手中防止它进入体内,但大狗摩擦地越来越快,黄蓉发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开始膨胀,而且摩擦着黄蓉的阴唇,随着大狗肉棒不断的奸淫,一阵快感袭来,黄蓉不禁手松了一下,这时大狗的肉棒滑了进去,肉球般的蝴蝶状凸起进入了黄蓉的体内,当蝴蝶结凸起在黄蓉的体内持续膨胀时,黄蓉感觉到花瓣内热热的,因为狗的体温较人高,大狗肉棒的深入使黄蓉感到温暖,此时黄蓉才发觉狗的肉球以完全塞满自己花瓣,卡在阴道之内,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这一次与狗的交淫,黄蓉连最後的防线也崩溃,只有任凭狗儿在自己赤裸裸的胴体上进行兽奸,大狗也毫不客气,卖力的奸淫美艳的俏黄蓉,花瓣不断的冲击,黄蓉本能的发出淫荡呻吟,享受着没人尝试过的性游戏。

    此时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完全膨胀,精液不断地注入黄蓉的体内,黄蓉不禁呻吟越来越淫浪,众人兴奋看着艳丽的黄蓉淫荡的与狗奸淫,不禁又渐渐有了反应,黄蓉的花蜜淫水大量分泌,并和大狗的混在一起,俏黄蓉感到大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开始在做有规律地鼓动。并且从里面推挤着黄蓉的阴蒂,那种感觉使黄蓉快要发狂,突然,黄蓉达到了高潮,不断淫荡的娇喘、浪叫,大狗此时也射精,肉球软去消退,离开了黄蓉赤裸的胴体。

    魔五将虚弱的黄蓉抱起,将肉棒塞入黄蓉的花瓣,开始另一次的抽插,鬼一和毒三也分别将肉棒插入黄蓉的小嘴与屁眼,乐道:「连跟狗干都会高潮,淫荡的中原第一美艳慧黠圣女,好好享受我们的阳具吧!」

    一阵强大的剑势扫到,抱着郭襄的蔡八由头至两腿之间忽然喷出一道血注,「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是我重出江湖的第一剑。」,被切成两半的蔡八由两旁倒去,众人惊见一持未开锋重剑的美少年,紧紧抱着小郭襄,众高手惊骇此少年竟能使八人之中内力排第三的蔡八,毫无知觉到他的偷袭,众人凝神戒备,赤裸的黄蓉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黄蓉睁亮虚弱的双眼,喜道:「过儿!」,一旁的鬼一忽然惨乎一声,身体被切成四块,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刚刚不趁机杀我,现在是你们後悔的时候,这是我的”刀剑十字杀”」,说话者,正是阿郎。

    王大人一群人退到一旁,王大人看看身边的爱将,骂道:「她妈的损兵折将,毒三、雷四、魔五、莫七,武功排第二的佛六、第三的蔡八,鬼一、杨二都死了,这女人真是祸水,不过玩属,但现在,你插翅难飞,我介绍一下您身後的两个人。」

    王大人等五人大惊,深厚不知何时站了两个约六十岁的老僧,一个雍容气度,一个冷峻寒森,两个人何时在其身後,五个人全无感觉。

    黄蓉道:「一灯大师、铁掌水上飘裘千仞!」

    五人大惊分往五处遁走,裘千仞迎上雷霆阵雨雷四,四掌交击,裘千仞突然觉得五脏好像正在爆炸,提气一吐,将刚猛的内力反激回去,一道五色彩虹穿透雷四的身体,将雷五炸成碎片,毒三遇到阿郎,伸手放出最毒的苗疆”黄色死神”毒蛇,没想到阿郎一把抓住,毒蛇如遇祖宗般动也不动,一柄利剑穿透毒三的心脏,魔五误蹈乱石阵,黄蓉、陆无双、程瑛主阵,魔五一身暗器乱发,全不知其去向,大石压至,肉身被压个粉碎。

    王大人身边八护卫中武功最强的莫大虚空--莫七,遇上了断臂的美少年杨过,杨过回想起刚才此人奸淫黄蓉的模样,火从心来,吼道:「看我悟出的”一字剑”,”一剑西来”」,杨过忽然发现他面对的是一个”空”,一个好大的”空”,杨过的剑失去了方向,但杨过剑势一弱,那股”空”好像要把杨过也掏尽掏空似的,杨过眼睛一闭,屏气凝神,对着那股”空”,又再一次刺出”一剑西来”,莫七原本得意眼前少年即将毙命於自己得意绝招”莫大虚空”,却惊见一把厚重黝黑的剑向自己胸口刺来,莫七东躲西闪,那柄剑仍如鬼魅般跟着,而且越来越近、一寸一寸的接近,莫七一股无尽的恐惧,自己不论如何闪躲,剑还是一寸一寸慢慢的挤入自己心口,莫七不断逃,终於,他不再恐惧了,因为剑已透胸而出,莫七断气归西,缓缓倒地,主人既死,”空”也不复存在,杨过冷冷道:「你没有一件毙命而死的权利,人渣。」

    脚步虚浮的王大人气喘吁吁笨拙的急奔,遇到了一灯大师,一灯大师一阳指点去,原本不会武功的肥猪,忽然灵活的一闪,踩出巧妙的轻功,轰出一掌,大意的一灯大师来不及应变,掌力结结实实轰在一灯大师的胸口,王大人一击得手,并不恋栈,高超的轻功急奔而去,并笑道:「大美人,我会想念你赤裸的标致身材,你的小嘴,你的屁眼,百干不厌的肉洞,襄阳城再见了!」,身影渐远而去。

    一灯大师调气自疗,黄蓉赶来一旁,道:「亢龙有悔?他为何会降龙十八掌?王大人究竟何方神圣?」

    一群人集合,一灯大师告诉杨过小龙女追两个道士往终南山去了,告知黄蓉郭芙一行人尚在绝情谷,黄蓉惊觉郭芙一行人大祸临头,王大人以钦差身分,也可能不利於丈夫郭靖,而杨过也十分担忧小龙女的情形。

    黄蓉叹了一口气:「过儿,你来,我交代你一些事情。」

    两人走进瀑布後山洞的深处密室,一进入密室,两人一言不发紧紧拥吻,舌头交缠,两人交换彼此的唾液,快速的除尽衣服,杨过将黄蓉压倒於地,张开黄蓉雪白的大腿,将肉棒插入黄蓉的深处,吸吮黄蓉的乳晕,揉捏黄蓉浑圆柔嫩的乳房,激动的情慾交合,两人眼角各画下几滴清泪。

    一炷香後,瀑布前不再有人迹,黄蓉与一灯大师、裘千仞、西域僧、阿郎赶往绝情谷,杨过与陆无双、程瑛赶往终南山全真教,黄蓉与杨过道别时,只像姊弟般道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