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姐妹互怀对方老公的种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思琪不停地摇头流泪,又在心里哀求,但换来的却是粗野暴虐的狂抽猛插。年轻娇艳的可爱小姨,虽然美得动人、叫每个男人都垂涎欲滴,但却没有令雄伟心生怜香惜玉之意。

    思琪两姊妹被破处时的哭态,都是一个饼印的凄艳绝美,当年雄伟跟思慧洞房花烛之时,确是因而稍稍加添了两份温柔,因为夫妻间的房事,需要长远经营,不能为了一时之快慰而将老婆吓怕,否则呷紧弄破碗,将来可会变成拒绝往来户。至於老婆的妹子,则只被视作泄慾工具,在她身上,雄伟只求获得一刻欢愉,反正有今天、没下次,能够尽兴便尽兴,你痛是你的事。

    他不停地前後摆动腰肢,占有思琪阴道的粗壮大阳具,急速地进进出出。思琪可是哑子吃黄莲,叫又叫不出,想反抗又反抗不了,只有咬紧牙关,尽情地将悲痛的情绪往嘴里的内裤发泄。

    将她玉清冰清的娇躯玷污了的色魔姐夫,也尽情地将积压已久的兽慾发泄在她身上。雄伟将思琪狠狠地奸淫,阴茎在她体内抽送了一百几十下後,终於到达了高潮,将浓浓的白浊秽液喷射到阴道里的最深处。

    惨遭失贞厄运的思琪,早已身心受创,当她感到一股热流涌进体内的一瞬,她更是如雷贯顶,因为她猛然想起,这天刚好就是她的排卵期???

    『呜--呜--』

    思琪悲伤地哀叫痛哭,又不由自主地扭动身躯,但一切反抗已经太迟,她不单无法挣脱趴在身上的淫贼,而且当她紧张得全身肌肉也绷紧时,遽然收缩的狭窄阴道更将阳具牢牢套住,叫身处高潮顶峰的雄伟一泄如注,将最後一滴的精液也挤进思琪体内。

    『呜--呜--』

    思琪竭思底理地摇头,她在心里绝望地呼喊着:不要!要是怀了孕,那我将来还怎麽做人???

    那边厢的姐夫雄伟,却是不知就里,反而从容不迫的爬起身来,他伸出手指,在思琪那一片潮红的光滑脸上来回轻抚,又满不在乎地戏谑她:『不要哭了,你即使不愿意也没用,反正米已成炊???而且你早晚都要嫁出去,现在只不过让我先吃一口头啖汤,我平时那麽疼你,也不算过份吧???』

    雄伟搞不清弱女心事,他只顾满足自己的兽慾,口出淫言秽语之余,又见思琪哭得梨花带雨,那楚楚可怜的无助惨情,再次激起了野狼的淩虐兽性。

    (一件污,两件秽,不将她干上十次八次,怎对得起自己???)

    被慾望完全掩盖理智的雄伟狠下心肠,将思琪拉起来,把内裤从她嘴里取出。

    『姐--嗯--嗯--』

    思琪刚要开口哭诉,雄伟却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面朝自己的胯下一送,让半软不硬的肉肠塞进思琪的小嘴里。

    一阵浓郁腥臭的精液味道,叫思琪难受得想吐出来,而更难受的是,随着来回套弄,阴茎又再勃起,当它深深地插入时,肥大发胀的龟头直顶到咽喉入口处,让思琪有种窒息的感觉。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後,雄伟将稀薄的精液射到思琪嘴里。惨遭连番蹂躏的思琪,此时已给折磨得半昏不醒,可是她那毫无人性的姐夫,虽然已梅开二度,却还未肯就此罢休。他看看手表,才不过十一时半,距离天明还有很多的时间呢。

    於是他便通宵逗留在思琪的房里,将她重复奸淫,直到天明方止。

    无数次的射精,将思琪的阴道灌得满满的,而且还让她怀了雄伟的孽种。

    幸好思琪自己知自己事,事情发生了一星期後,她便去验孕,所以及时知道了因奸成孕这不幸事实,也因此而能够早作打算。

    为了肚里孩子的名份和幸福,个性单纯的思琪也不得不略施手段。首先是趁着达成来到家里探望和孤男寡女的良机,顺利地将他勾引上床思琪休息了好几天,才让下体的撕裂痛楚消去大半,只是私处却红肿依然。达成虽然性急,但他以为女友尚是处子之身,为免将她吓怕,他已是尽可能的温柔。即使如此小心谨慎,当勃起的阴茎进入狭小的蜜穴时,思琪仍然感到剧痛难耐,还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啊~~』

    听到思琪的惨叫,达成的怜惜爱护之情更是达到顶峰,连忙就想要回身退出。

    『觉得痛麽???对不起啊???』

    『不--没关系???我不想扫你的兴???继续吧???』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思琪顾不了女性的矜持,她用手抱着达成的身体,又不顾大腿尽头的痛楚,双脚用力死缠绕着他的腰,决不肯让他就这样跑掉。

    『思琪???你待我真好???为了不想扫我的兴???那你忍耐一下???』

    『没关系???第一次???痛也是正常的???』

    达成感动地抽送起来、享受着性交的快感,思琪却被他搞得惨了,她痛得冷汗直冒、眉头深皱,但又不敢哼出一声,唯恐达成最终会心软而放弃。

    (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怎麽还会那麽痛???家姐是骗人的???达成???不要那麽大力???我快受不了啦???不忍住???一定要忍住???否则我和孩子都会没人要???)

    『思琪???你还可以吧???』

    『可以???不用担心???』

    『啊~~思琪???我???』

    『你怎麽啦???』

    『不行了,我快要射了???』

    『那就射进我的身体里去吧???』

    『可是我没戴避孕套,万一???』

    『不会那麽巧合的,万一我真的有了孩子,那我们便结婚吧???』

    『好???好???万一你真的有了孩子,我一定会立即跟你结婚的???那我继续罗???』

    (立即跟我结婚?我一定会成全你的???)

    如箭在弦的达成,得到对方的首肯後,便打消了撤退念头,将下身重新猛地抽送,享受一浪接一浪的强烈快感,但思琪却像被一刀又一刀地割在下体的最娇弱处。

    (啊~~痛死我了???不???不可以叫出来???只要多忍一会便行???啊~~来了???好烫???)

    『???你???你痛不痛???我有没有做得太大力???让我看一下有没有事???』

    达成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泄慾过後也不忘关心抚慰身边人。

    『不???不要看???怪难为情耶???』

    思琪假装撒娇,她合起双腿,又用被子盖在身上,可是达成眼快,他还是看到了从小穴所倒流出来的,是一注白浊的精液,根本没半丝血迹。

    (难道思琪早已不是处女?)

    但看到她的娇羞表情和纯洁神态,他是怎麽也不肯相信思琪会跟别个男人发生关系。

    (不会的???刚才她那痛苦的模样,不会是装出来是的,这一定是她的第一次???对了???听说有些女生在做激烈运动时,会将处女膜弄破。思琪是个娇弱女生,说不定她的处女膜也比较薄,所以她的处女膜也容易弄破吧。)

    达成是如此的信任思琪,所以後来便乖乖的跟她奉子成婚。

    虽然懵然无知地当了个便宜老窦,可是达成也不会白白的替别人抚养孩子,因为在那一晚,正当雄伟留恋於思琪的温香肉体时,他也悄悄的来到雄伟的房门口。

    (都十一时了,伟哥明明说过会来找我的,怎麽还没出现?莫非慧姐还没睡?抑或他太疲倦,连他自己也睡着了?)

    待在房里乾等了两小时的达成,终於按奈不住、带着满腹疑惑来一探究竟。

    『伟哥~~伟哥~~』

    达成轻轻的叫了两声,又小心奕奕地敲了几下门,谁知大门根本是虚掩的,达成做梦也没想到雄伟会那麽大意,离开房间时会忘记锁门、甚至连门也没关好,所以他以为雄伟还在房里,於是将门推开,进入房里。

    他首先见到有人躺在床上,稍一定神,便认得那是思慧。

    『慧姐~~慧姐~~』

    『嗯~~嗯~~』

    睡梦中的思慧,呢喃地应了两声。

    (幸好慧姐睡着了,否则伟哥想脱身便难过登天了???咦???伟哥呢???)

    双人房的空间有限,达成一眼便看得清楚,房里此刻就只有两个人:他自己和思慧。

    『伟哥~~伟哥~~』

    达成一边轻声呼唤,一边走进浴室,雄伟当然不在那里,因为他正在门外走廊对面不远处的一间房里,强迫思琪用口含着他的阴茎、享受着她的温软小舌所带来的服侍。

    (咦???奇怪了???伟哥去了哪里呢???莫非出去了???啊~~一定是出了去寻欢???哼???又说会找我一块儿去,现在自己偷偷溜了出去,好没义气!)

    『嗯~~嗯~~』

    达成正要离去,床上的思慧刚好转身,同时从嘴里发出了妖异的呻吟声。达成回头朝她看了一眼,谁知这无意的一瞥竟将他推进犯罪的深渊。

    只见睡美人的长裙下摆翻到圆润膝头处,白哲亮丽的纤巧小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达成眼前,这叫他想起平时穿上洋装的思慧,那短裙下的小腿包裹在贴身丝袜里,给人一种滑不溜手的感觉,早已让他这年少气盛的壮男心生邪念,好想摸上一把,甚至从那地方沿着美女的玉腿向上摸,一直摸到大腿,然後摸到大腿的尽头处???

    思慧和思琪这对貌美姊妹花,风味各有不同。或者因为年纪稍长和工作了三几年的关系,思慧比妹妹多了一份成熟美。而当她结婚後,又增添了丝丝的少妇风情,与青春活泼的思琪形成强烈的对比。面对如此美女,达成心里怎不也想一亲芳泽,可是他明知思慧是个贤娴淑德的妇人,可望而不可即,所以一切的歪念都只能存在於幻想里,不伦的兽慾也只能够在自渎的时候发泄出来。

    也不知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世间真有『淫人妻女者,妻女亦人淫之』这回事,雄伟因为赶着去淫人妻女,而让达成多年来一直萦绕脑际的幻想变成现实。

    (伟哥刚好不在,慧姐又睡得像条死猪,难道是老天故意给我制造的机会?可是如果让她知道???不???她不会知道的,就算她发觉有人跟她欢好,她一定以为对方是伟哥???伟哥???对不起也要做一次了???)撩人的睡姿和散乱的秀发刹是诱人,但更要命的,却是笼罩着昏暗小房间的气氛,那孤男寡女的意境,最是惹人遐思,难怪达成会把持不定。

    明知床上的美人,是女朋友的亲姊,但越是不该碰的,干上了的时候却越觉快感。为了实现长久以来的性幻想,犯罪已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伟哥???你不要怪我???你要去偷欢,我也要???只不过要借你老婆一用???)

    达成只知雄伟独自去偷欢,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雄伟的对手竟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他还用上强奸这卑鄙手段,将思琪的初夜夺去。

    达成将大门反锁後,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他坐在思慧身旁,将她的长裙揭起到腰间位置。一双修长玉腿软弱无力地横放在床上,大腿尽头处是肉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他将指头从橡筋裤伸进去,小心奕奕地将内裤脱去。在熟透美穴的正上方,浓密又乌黑的阴毛长得满满的,达成从来只听过淫荡女人的阴毛都是既浓又密,却想不到端庄的慧姐也是这样,真感到意料之外。

    好梦正酣的思慧完全不晓得自己下身全裸,虽是隐约感到丁点凉意,这感觉却影响了解她的梦境,让她在梦中跟雄伟干着夫妻间的云雨情事,所以不单没有遽然惊醒,反而张开双腿,迎接梦中丈夫的挑逗。

    (看你平时正经八百、神圣不可侵犯,原来满脑子都是淫梦一片,那我还用跟你客气麽!)

    摆出了如此不堪入目的丑态,即令是淑女天使也会被当作淫娃荡妇。达成老实不客气,爽快地用指头将思慧的蜜唇抚摸搓揉。

    虽然他还是『童子鸡』一名,挑逗技巧显得生硬,但蛮有性经验的少妇却早已熟习了此情此境,而自然地作出生理反应。肉体和梦境里感受到的性官能刺激,叫思慧渐渐地享受起来,娇嫩的小穴,也变得湿热。

    酥腻的感觉像水中涟漪泛开,到达脑袋後化成绮丽缠绵的春梦,教她渴求被男人性器插入时所得到的欢愉。

    『嗯~~嗯~~』

    妖异娇媚的呻吟声,似在催促身傍的男人。海棠春睡的思慧,私处正流出了汨汨淫水。达成见状,心想时机成熟,於是拔出充血的粗大阳具,利用沾满阴道的润滑淫液,将火热的肉棒直插入思慧体内。

    深楬色的阴茎,在两片白里透红的蜜唇嫩肉间来回进出,梦里的思慧也放浪地享受和配合着,紧缩的阴道软肉牢牢地箍住达成的阳具,叫人爽得要死。他将阴茎抽出来,再用力地捅进去,如此重复了十来下,便告不支射精。

    处男的第一次,竟然在十来下的抽送中了结,比以往任何一次的自渎还要短暂,初嚐性滋味的达成自是心有不甘,想要来个梅开二度,但他更加顾忌到雄伟随时会回来。未做之前大可尽管一试,但当嚐到了甜头之後,再去冒险就不是那麽值得了。

    於是达成将现场清理过後,便返回自己的房间。

    两个月後,思慧感到生理状况有异,经医生检查,证实是怀了孕。她和雄伟结婚五年,渴望抱孙的陈妈妈也乾等了五年,现在终於等到了,还一下子抱两个孙。

    『太好了!』

    妈妈的丈夫就是对方的亲生父亲,这对关系亲近得难以形容的未来表亲,为陈家多添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思琪本来想将雄伟打发,但对方恶人先告状,反过来向她质问是否曾跟男朋友有过越轨行为,害羞的女儿家最怕被人在这种事情上冤枉,她连忙狼狈地为自己辩护。

    『没有碰过就最好,我只是怕你给男人欺骗吧了???不过真的是什麽地方都没碰过?连你的小手都没碰过吗?』

    『我们???有???拖过手???』

    思琪回想起与男朋友拖手的温馨情景,心里感到丝丝甜意,原本尴尬的神情,也一下子变成含羞答答的少女娇态。

    狡滑的雄伟看在眼里,知道思琪的抗拒立场又告软化,於是便再软硬兼施。

    『那你们有亲过嘴麽?』

    雄伟一边说,一边将头向思琪的脸靠近。

    『没???没???有???』

    思琪看到雄伟的举动,隐约感到他的意图。她羞涩地回答之余,头也稍稍後仰,但雄伟的另一只手,早已悄悄的来到她的脑後,还暗暗使力按着,让思琪无法再躲。

    『连嘴也没亲过,怎算谈恋爱?我跟你姐姐认识了两个月便开始亲嘴了。来,让姐夫教你???』

    『姐夫???嗯--』

    思琪还没来不及拒绝,嘴巴便被封住了。当雄伟向她靠近时,阵阵如兰的呵气渗进他鼻里,加强了侵犯美女朱唇的冲动。他将嘴唇贴在的思琪小口之上,粗暴地吸吮着湿润的小嘴,粗厚又长满白苔的舌头也像灵巧毒蛇一样胡乱的钻,窜进她的香甜口腔里。

    雄伟的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前探路,思琪拒绝就范,想要努力闪躲,但她的头早被按着後脑的魔掌套牢,即使左摆右摆,却始终摆脱不掉那如影随形的可恶淫舌。

    换作是其他男人,思琪早已狠下心肠,将他的舌头咬断。可是对方是自己的姐夫,虽然觉得他有点过份,但也不忍心做得太绝情。所以当她避无可避、却又不甘投降的时候,唯有努力用自己的舌头,将那湿答答、热烫烫、柔软却粗糙的入侵异物用力推出去。

    在狭窄的空间里,思琪的抵抗不单没能阻止入侵,反而做成双方的舌头交错缠绵,亲热的程度,较诸热恋男女间的亲吻还要激烈。

    两人的口水交换了不少,叫思琪在心理上感到恶心,但在生理上,她却遭受到阵阵侵袭,妖异无边快感席卷全身,尤其是被抚摸搓捏的乳房,刚才的隔靴搔痒感觉早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快感,彷佛全无障碍,让她感到粗糙的手正直接跟冰凝洁净的酥胸紧紧相贴???

    (不--那是--)

    虽然思琪已被高涨的情慾搞得心神不定,但女性的直觉却让她惊觉到情况有异。她连忙伸手到胸前,果然发现奶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扯起,暴露出来的乳房,亦正被男人肮脏的手大刺刺地搓捏玩弄。

    她不自觉地朝雄伟看了一眼,两人四目交投,这时思琪才赫然留意到,姐夫眼中满布血丝、散发着淫邪龌龊的光芒。她终於发现姐夫已变成一条狰狞的饿狼,而自己正正就是他的猎物。

    如梦初醒的思琪,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搞清状况。她心知大事不妙,便本能地想向後躲避和用手将对方推开,但她却脚下一软,结果跌倒在身後的床上。这可便宜了雄伟,他顺势飞扑过去,将思琪压在床上。

    安眠药的效力,已开始隐隐发作,加上面对突然其来的变化,更令思琪心慌意乱。她四肢酸软之余,心里又不知所措,被雄伟轻易地将她双手按在床上。

    『姐夫??』

    思琪有气无力的说着,但嘴里才吐出了两个字,便被雄伟的嘴巴再一次封住了。

    『嗯???嗯???』

    雄伟强吻思琪,壮健的身体也紧紧压住弱女的娇躯。

    亲姊的丈夫,竟然一下子变成了侵犯自己的淫狼。思琪不肯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质疑。她不甘受辱,可是正在发作的药力,叫她手脚乏力、无法反抗,结果只能任由雄伟对她轻薄。她怪责自己没有及早发现对方的不轨企图,此刻要後悔也太迟了。

    雄伟的嘴巴滑落到思琪的粉颈,然後更加来到她的胸前。

    『不???要???』

    雄伟才不管她的哀求,他一手将她的背心翻起到粉颈的位置,欣赏美女的一对白晢美乳。『姐夫???不???要???』

    思琪不单全身难以动弹,连眼皮也差点无法张开,但酥胸的凉意,让她感受到雄伟的淫邪目光。

    雄伟对性事充满经验,他玩弄处女的两个奶子,技巧是那麽的恰到好处,叫思琪在理智抵抗之余,生理上却又不自禁地产生反应。

    『不行???姐夫???』

    他适当地搓捏抚摸两团温香嫩肉,手段软硬兼备,更不时对乳尖的两点粉红色的肉蒂,施以重点攻击,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哪受得了性爱老鸟的玩弄挑逗,她早已弃甲投降。

    雄伟翻起思琪的短裙,大腿尽头是诱人的小内裤。他毫不犹疑地将内裤沿着修长光滑的玉腿褪下。

    『不要???姐夫???』

    软滑的丝质内裤轻扫过敏感的大腿和小腿,然後在脚尖处被脱下。思琪感到鸡皮疙瘩,心如鹿撞。忽然双腿被强行张开,她才想到自己身处险境,连忙想要合上双脚,无奈四肢早已无力,而且雄伟亦已占据了她双腿间的有利位置。

    『姐夫???你想干什麽???』

    『干什麽?你是真傻还是假呆啊?连大学研究院都快念完了,你怎麽还会问这种天真的问题?我连你的内裤都脱下来了,当然是要干你,难道你以为我要检查你是否还是个处女?嘿嘿???』雄伟已占有了最有利的形势,於是便毫无顾忌地表现了他的意图,笑意也显得狰狞。

    『我???我???』

    『你、你、你,你想说什麽,是不是想说你还是个处女?你不说我也可以肯定你还是个处女,像你这种不喜欢出夜街的乖女孩,连跟男朋友亲嘴的经验都没有,这麽害羞的丫头,怎麽可能不是个处女?嘿嘿???我今天可走运了,自跟你家姐结婚以来的这几年,虽然也叫过不少鸡,却没再嚐到过处女的滋味,想不到今晚你会免费送上门来???』

    『不要说得那麽难听--你--你当我是什麽人,我不是--妓女???』

    『呵呵,你当然不是妓女,你是本地最高学府里的中文系之花、一级荣誉毕业生陈思琪小姐,现在还是研究院的中文系硕士生,学富五车,饱读诗书,难怪说话文绉绉的,又听不惯粗话,那我就说得文雅点吧。我的玉茎现在就要进入处子的桃源洞里去,与姑娘同赴巫山、共享云雨之情???』

    『不!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对,做人应该少说多做,我现在就跟你做???爱???』

    『姐夫???等一下???你???明知我还是个???处女???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打算再过几个月便跟阿成结婚???求你让我将???初夜???留给我的丈夫吧???』

    思琪其实还没有结婚的念头,但她心知反抗是不可能的事,唯有鼓动其如簧之舌,苦苦哀求,希望能一番说辞能创造奇蹟,就算雄伟非要在自己身上发泄不可,只要能保住贞操,即使让他满足手足之慾亦在所不计。

    『放过你?到了嘴边的天鹅肉,哪个男人会不把它吃进肚里去?而且正因为你还是个处女,我就更加要给你开苞,你一定没看过阿成那小子的鸡巴,我就看过了,小得像条牙签,我怕他跟你洞房时,连你的处女膜都捅不穿,不如我现在就行行好,将你的处女膜捅穿,顺道试试打炮的滋味。你已经二十几岁,是开始享受这种乐趣的时候了???』

    『不!我不要这什麽乐趣???』

    『不用害怕,我的技巧熟练,你家姐每次都给我弄得欲仙欲死,她的叫床声,你不会没偷听过吧?』

    『不!我没听过!姐夫???看在家姐份上???求你不要搞我???我是你的小姨啊???』

    『这不是搞你,我是要给你快乐???』

    『你胡说!???你???你这是???强奸???是犯罪的行为???』

    『嘿嘿???你这是恐吓我麽?对,我现在就要强奸你,那又怎样?你反抗得了麽?』

    『我???我会报警的,然後你便要去坐牢了???你也不想坐牢的,对不对?所以请你放开我吧,不要再错下去???』

    『报警?你敢?阿成知道你给我上过,他就会将你当作残花败柳,你以为他还会娶你麽做老婆麽?而且警察也不一定能够将我入罪。是谁先敲对方的门?是你!三更半夜,一个女儿家,穿了那麽少的衣服来到男人的房间,我若说是你故意来勾引我去你房间跟你打炮,别人不相信才奇。到时人人都会将你当做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家姐说不定还会将你赶出家门呢。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将这种丑事张扬出去,否则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思琪本来打算求之以情、唬之以法,却反而被对方恐吓起来。对,她真的不敢报警,这种失身丑事,她确实是羞於启齿,她不能够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体曾被玷污过,就算亲如姊姊和男朋友也不能够。

    面对色魔穷凶极恶、不顾廉耻的态度,作为一个小女子的思琪,还有什麽话可说?

    『噢--』

    雄伟将充血勃起的阴茎直插入处女的神圣小穴,无耻地将小姨的贞操夺去。思琪的下身忽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这种痛楚,她以往从没有感受过,但她知道这意味着失身的事实。

    (不???不会的???这怎麽可能???是姐夫你???)

    幼承庭训的思琪,自懂人性以来便一直守身如玉,这不是因为她对男人没兴趣,恰恰相反,她对男人极感兴趣,不过只是对可托终生的男人有兴趣。像她这种娇美女子,身边自然不乏甘於拜倒石榴裙下的狂蜂浪蝶,而心怀不轨的好色之徒亦为数不少,他们常有一亲芳泽的企图。

    思琪知道自己已成为众多男人的目标,所以一直小心奕奕地防范,从没让男人占过她的便宜,只可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身边的姐夫竟然就是那班人当中的一员,将她保存了二十三年的宝贵贞操夺去,叫她在纯洁的生命里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

    她自小便对未来产生憧憬,相信将来会找到个自己深爱、又深爱她的好男人,跟他谈恋爱、跟他结婚,在洞房花烛夜将人生里唯一一次的初夜奉献给丈夫,然後替他生孩子???但雄伟却被破坏了她的美梦。

    无可否认,雄伟平时对她,确是疼爱有加,但那是亲人之间的爱,而正因为这份亲情的存在,更叫思琪难以接受身体被姐夫占有的事实。

    (家姐???为什麽姐夫要这样对我???你醒来没有???快告诉我该怎麽做???达成???你又在那里啊???为什麽不来救我???姐夫他???他竟然占有了我的身体???不???他这是强奸???他强奸了我???天啊???我都没做过错事,为什麽要这麽对我???)

    错就错在,她洗过澡後,满身香气,又衣衫单薄地去找姐夫。错就错在,她让姐夫进入了她的房间。错就错在,她对男女间的防范还没有彻底地理解过。错就错在,越是残酷的命运,就越是避无可避、防不胜防???

    她的纯洁心灵痛得如被刀割,而神圣的私处,更像是被强行向两边撕开,那种悲哀无助的痛苦,只有处女惨遭强奸时才感受得到。

    明知淩辱是无可避免的,思琪要是机灵的话,早就该趁着安眠药力的发作而进入梦乡,偏偏她却死心眼地不甘放弃,结果抵住了睡魔的呼唤,却抵抗不了色魔的侵犯,更糟的是,她被逼硬啃处女失身之痛。

    『好痛啊???好痛啊???』

    虽然阴道已满布润滑的淫液,但这没有减低思琪所受到的剧痛,相反却助长了饿狼的气焰,让火热的铁棒顺利地没根而入、一插到底。未经人事的狭窄阴道,难以抵受粗大阴茎的狂暴侵犯。她感到有生以来的最大苦楚,但此时此刻的雄伟只想在她身上发泄兽慾,哪管她生死。为免她的叫声惊动别人,他乾脆将思琪的内裤塞进她嘴里。

    『咬住它,不准出声???』

    (噢???不要???姐夫???你这禽兽???)

    『觉得痛麽?嘿嘿???可是我却觉得好爽啊???嘿嘿???待会儿还有你好受呢???』

    思琪不停地摇头流泪,又在心里哀求,但换来的却是粗野暴虐的狂抽猛插。年轻娇艳的可爱小姨,虽然美得动人、叫每个男人都垂涎欲滴,但却没有令雄伟心生怜香惜玉之意。

    思琪两姊妹被破处时的哭态,都是一个饼印的凄艳绝美,当年雄伟跟思慧洞房花烛之时,确是因而稍稍加添了两份温柔,因为夫妻间的房事,需要长远经营,不能为了一时之快慰而将老婆吓怕,否则呷紧弄破碗,将来可会变成拒绝往来户。至於老婆的妹子,则只被视作泄慾工具,在她身上,雄伟只求获得一刻欢愉,反正有今天、没下次,能够尽兴便尽兴,你痛是你的事。

    他不停地前後摆动腰肢,占有思琪阴道的粗壮大阳具,急速地进进出出。思琪可是哑子吃黄莲,叫又叫不出,想反抗又反抗不了,只有咬紧牙关,尽情地将悲痛的情绪往嘴里的内裤发泄。

    将她玉清冰清的娇躯玷污了的色魔姐夫,也尽情地将积压已久的兽慾发泄在她身上。雄伟将思琪狠狠地奸淫,阴茎在她体内抽送了一百几十下後,终於到达了高潮,将浓浓的白浊秽液喷射到阴道里的最深处。

    惨遭失贞厄运的思琪,早已身心受创,当她感到一股热流涌进体内的一瞬,她更是如雷贯顶,因为她猛然想起,这天刚好就是她的排卵期???

    『呜--呜--』

    思琪悲伤地哀叫痛哭,又不由自主地扭动身躯,但一切反抗已经太迟,她不单无法挣脱趴在身上的淫贼,而且当她紧张得全身肌肉也绷紧时,遽然收缩的狭窄阴道更将阳具牢牢套住,叫身处高潮顶峰的雄伟一泄如注,将最後一滴的精液也挤进思琪体内。

    『呜--呜--』

    思琪竭思底理地摇头,她在心里绝望地呼喊着:不要!要是怀了孕,那我将来还怎麽做人???

    那边厢的姐夫雄伟,却是不知就里,反而从容不迫的爬起身来,他伸出手指,在思琪那一片潮红的光滑脸上来回轻抚,又满不在乎地戏谑她:『不要哭了,你即使不愿意也没用,反正米已成炊???而且你早晚都要嫁出去,现在只不过让我先吃一口头啖汤,我平时那麽疼你,也不算过份吧???』

    雄伟搞不清弱女心事,他只顾满足自己的兽慾,口出淫言秽语之余,又见思琪哭得梨花带雨,那楚楚可怜的无助惨情,再次激起了野狼的淩虐兽性。

    (一件污,两件秽,不将她干上十次八次,怎对得起自己???)

    被慾望完全掩盖理智的雄伟狠下心肠,将思琪拉起来,把内裤从她嘴里取出。

    『姐--嗯--嗯--』

    思琪刚要开口哭诉,雄伟却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面朝自己的胯下一送,让半软不硬的肉肠塞进思琪的小嘴里。

    一阵浓郁腥臭的精液味道,叫思琪难受得想吐出来,而更难受的是,随着来回套弄,阴茎又再勃起,当它深深地插入时,肥大发胀的龟头直顶到咽喉入口处,让思琪有种窒息的感觉。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後,雄伟将稀薄的精液射到思琪嘴里。惨遭连番蹂躏的思琪,此时已给折磨得半昏不醒,可是她那毫无人性的姐夫,虽然已梅开二度,却还未肯就此罢休。他看看手表,才不过十一时半,距离天明还有很多的时间呢。

    於是他便通宵逗留在思琪的房里,将她重复奸淫,直到天明方止。

    无数次的射精,将思琪的阴道灌得满满的,而且还让她怀了雄伟的孽种。

    幸好思琪自己知自己事,事情发生了一星期後,她便去验孕,所以及时知道了因奸成孕这不幸事实,也因此而能够早作打算。

    为了肚里孩子的名份和幸福,个性单纯的思琪也不得不略施手段。首先是趁着达成来到家里探望和孤男寡女的良机,顺利地将他勾引上床思琪休息了好几天,才让下体的撕裂痛楚消去大半,只是私处却红肿依然。达成虽然性急,但他以为女友尚是处子之身,为免将她吓怕,他已是尽可能的温柔。即使如此小心谨慎,当勃起的阴茎进入狭小的蜜穴时,思琪仍然感到剧痛难耐,还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啊~~』

    听到思琪的惨叫,达成的怜惜爱护之情更是达到顶峰,连忙就想要回身退出。

    『觉得痛麽???对不起啊???』

    『不--没关系???我不想扫你的兴???继续吧???』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思琪顾不了女性的矜持,她用手抱着达成的身体,又不顾大腿尽头的痛楚,双脚用力死缠绕着他的腰,决不肯让他就这样跑掉。

    『思琪???你待我真好???为了不想扫我的兴???那你忍耐一下???』

    『没关系???第一次???痛也是正常的???』

    达成感动地抽送起来、享受着性交的快感,思琪却被他搞得惨了,她痛得冷汗直冒、眉头深皱,但又不敢哼出一声,唯恐达成最终会心软而放弃。

    (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怎麽还会那麽痛???家姐是骗人的???达成???不要那麽大力???我快受不了啦???不忍住???一定要忍住???否则我和孩子都会没人要???)

    『思琪???你还可以吧???』

    『可以???不用担心???』

    『啊~~思琪???我???』

    『你怎麽啦???』

    『不行了,我快要射了???』

    『那就射进我的身体里去吧???』

    『可是我没戴避孕套,万一???』

    『不会那麽巧合的,万一我真的有了孩子,那我们便结婚吧???』

    『好???好???万一你真的有了孩子,我一定会立即跟你结婚的???那我继续罗???』

    (立即跟我结婚?我一定会成全你的???)

    如箭在弦的达成,得到对方的首肯後,便打消了撤退念头,将下身重新猛地抽送,享受一浪接一浪的强烈快感,但思琪却像被一刀又一刀地割在下体的最娇弱处。

    (啊~~痛死我了???不???不可以叫出来???只要多忍一会便行???啊~~来了???好烫???)

    『???你???你痛不痛???我有没有做得太大力???让我看一下有没有事???』

    达成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泄慾过後也不忘关心抚慰身边人。

    『不???不要看???怪难为情耶???』

    思琪假装撒娇,她合起双腿,又用被子盖在身上,可是达成眼快,他还是看到了从小穴所倒流出来的,是一注白浊的精液,根本没半丝血迹。

    (难道思琪早已不是处女?)

    但看到她的娇羞表情和纯洁神态,他是怎麽也不肯相信思琪会跟别个男人发生关系。

    (不会的???刚才她那痛苦的模样,不会是装出来是的,这一定是她的第一次???对了???听说有些女生在做激烈运动时,会将处女膜弄破。思琪是个娇弱女生,说不定她的处女膜也比较薄,所以她的处女膜也容易弄破吧。)

    达成是如此的信任思琪,所以後来便乖乖的跟她奉子成婚。

    虽然懵然无知地当了个便宜老窦,可是达成也不会白白的替别人抚养孩子,因为在那一晚,正当雄伟留恋於思琪的温香肉体时,他也悄悄的来到雄伟的房门口。

    (都十一时了,伟哥明明说过会来找我的,怎麽还没出现?莫非慧姐还没睡?抑或他太疲倦,连他自己也睡着了?)

    待在房里乾等了两小时的达成,终於按奈不住、带着满腹疑惑来一探究竟。

    『伟哥~~伟哥~~』

    达成轻轻的叫了两声,又小心奕奕地敲了几下门,谁知大门根本是虚掩的,达成做梦也没想到雄伟会那麽大意,离开房间时会忘记锁门、甚至连门也没关好,所以他以为雄伟还在房里,於是将门推开,进入房里。

    他首先见到有人躺在床上,稍一定神,便认得那是思慧。

    『慧姐~~慧姐~~』

    『嗯~~嗯~~』

    睡梦中的思慧,呢喃地应了两声。

    (幸好慧姐睡着了,否则伟哥想脱身便难过登天了???咦???伟哥呢???)

    双人房的空间有限,达成一眼便看得清楚,房里此刻就只有两个人:他自己和思慧。

    『伟哥~~伟哥~~』

    达成一边轻声呼唤,一边走进浴室,雄伟当然不在那里,因为他正在门外走廊对面不远处的一间房里,强迫思琪用口含着他的阴茎、享受着她的温软小舌所带来的服侍。

    (咦???奇怪了???伟哥去了哪里呢???莫非出去了???啊~~一定是出了去寻欢???哼???又说会找我一块儿去,现在自己偷偷溜了出去,好没义气!)

    『嗯~~嗯~~』

    达成正要离去,床上的思慧刚好转身,同时从嘴里发出了妖异的呻吟声。达成回头朝她看了一眼,谁知这无意的一瞥竟将他推进犯罪的深渊。

    只见睡美人的长裙下摆翻到圆润膝头处,白哲亮丽的纤巧小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达成眼前,这叫他想起平时穿上洋装的思慧,那短裙下的小腿包裹在贴身丝袜里,给人一种滑不溜手的感觉,早已让他这年少气盛的壮男心生邪念,好想摸上一把,甚至从那地方沿着美女的玉腿向上摸,一直摸到大腿,然後摸到大腿的尽头处???

    思慧和思琪这对貌美姊妹花,风味各有不同。或者因为年纪稍长和工作了三几年的关系,思慧比妹妹多了一份成熟美。而当她结婚後,又增添了丝丝的少妇风情,与青春活泼的思琪形成强烈的对比。面对如此美女,达成心里怎不也想一亲芳泽,可是他明知思慧是个贤娴淑德的妇人,可望而不可即,所以一切的歪念都只能存在於幻想里,不伦的兽慾也只能够在自渎的时候发泄出来。

    也不知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世间真有『淫人妻女者,妻女亦人淫之』这回事,雄伟因为赶着去淫人妻女,而让达成多年来一直萦绕脑际的幻想变成现实。

    (伟哥刚好不在,慧姐又睡得像条死猪,难道是老天故意给我制造的机会?可是如果让她知道???不???她不会知道的,就算她发觉有人跟她欢好,她一定以为对方是伟哥???伟哥???对不起也要做一次了???)撩人的睡姿和散乱的秀发刹是诱人,但更要命的,却是笼罩着昏暗小房间的气氛,那孤男寡女的意境,最是惹人遐思,难怪达成会把持不定。

    明知床上的美人,是女朋友的亲姊,但越是不该碰的,干上了的时候却越觉快感。为了实现长久以来的性幻想,犯罪已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伟哥???你不要怪我???你要去偷欢,我也要???只不过要借你老婆一用???)

    达成只知雄伟独自去偷欢,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雄伟的对手竟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他还用上强奸这卑鄙手段,将思琪的初夜夺去。

    达成将大门反锁後,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他坐在思慧身旁,将她的长裙揭起到腰间位置。一双修长玉腿软弱无力地横放在床上,大腿尽头处是肉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他将指头从橡筋裤伸进去,小心奕奕地将内裤脱去。在熟透美穴的正上方,浓密又乌黑的阴毛长得满满的,达成从来只听过淫荡女人的阴毛都是既浓又密,却想不到端庄的慧姐也是这样,真感到意料之外。

    好梦正酣的思慧完全不晓得自己下身全裸,虽是隐约感到丁点凉意,这感觉却影响了解她的梦境,让她在梦中跟雄伟干着夫妻间的云雨情事,所以不单没有遽然惊醒,反而张开双腿,迎接梦中丈夫的挑逗。

    (看你平时正经八百、神圣不可侵犯,原来满脑子都是淫梦一片,那我还用跟你客气麽!)

    摆出了如此不堪入目的丑态,即令是淑女天使也会被当作淫娃荡妇。达成老实不客气,爽快地用指头将思慧的蜜唇抚摸搓揉。

    虽然他还是『童子鸡』一名,挑逗技巧显得生硬,但蛮有性经验的少妇却早已熟习了此情此境,而自然地作出生理反应。肉体和梦境里感受到的性官能刺激,叫思慧渐渐地享受起来,娇嫩的小穴,也变得湿热。

    酥腻的感觉像水中涟漪泛开,到达脑袋後化成绮丽缠绵的春梦,教她渴求被男人性器插入时所得到的欢愉。

    『嗯~~嗯~~』

    妖异娇媚的呻吟声,似在催促身傍的男人。海棠春睡的思慧,私处正流出了汨汨淫水。达成见状,心想时机成熟,於是拔出充血的粗大阳具,利用沾满阴道的润滑淫液,将火热的肉棒直插入思慧体内。

    深楬色的阴茎,在两片白里透红的蜜唇嫩肉间来回进出,梦里的思慧也放浪地享受和配合着,紧缩的阴道软肉牢牢地箍住达成的阳具,叫人爽得要死。他将阴茎抽出来,再用力地捅进去,如此重复了十来下,便告不支射精。

    处男的第一次,竟然在十来下的抽送中了结,比以往任何一次的自渎还要短暂,初嚐性滋味的达成自是心有不甘,想要来个梅开二度,但他更加顾忌到雄伟随时会回来。未做之前大可尽管一试,但当嚐到了甜头之後,再去冒险就不是那麽值得了。

    於是达成将现场清理过後,便返回自己的房间。

    两个月後,思慧感到生理状况有异,经医生检查,证实是怀了孕。她和雄伟结婚五年,渴望抱孙的陈妈妈也乾等了五年,现在终於等到了,还一下子抱两个孙。

    『太好了!』

    妈妈的丈夫就是对方的亲生父亲,这对关系亲近得难以形容的未来表亲,为陈家多添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