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娇豔的绝色美人妻(-全)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初覆云雨

      直到有一天,让我发现了韵云姐不开小车的秘密。

      「韵云姐……」我吐着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韵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口……」

      「说啊……韵云姐……」我将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说……我说……插……插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幺……韵云姐……」

      「别……啊……我说……」

      「来……贴在我耳边说……」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继续说……」

      「操……操我……我好喜欢小健操我……操死我……」

      「我的什幺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阴茎!」

      「叫鸡巴!」

      「鸡巴……啊……鸡巴……」

      「我的鸡巴怎幺样啊……韵云姐。」

      「大鸡巴……你的大粗鸡巴……姐姐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

      「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怎幺样?韵云姐……」

      「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韵云姐,舒服吗,我的精液味道怎样啊?」

      「嗯,舒服,好好吃的味道啊!」韵云姐边舔着精液边含糊的说道。

      「滋……滋……」从韵云姐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

      「那晚上你爸爸回来跟他说一声喔!」张叔叔边喝了口水望着我。

      「嗯……喔……」韵云姐含着我的阳具发出淫秽的哼声。

      「什幺事?」我有点不解地问道。

      「我,我知道了。」我讶异地张大着口答道。

      「我想给你喝我的豆浆呀……」我凑到她的耳边说道。

      「你好坏……」韵云姐轻拍了一下我的手臂,露出迷人的小酒窝。

      「啊……」韵云的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整个身子血脉贲张。

      「好……我会忍住的……」韵云姐媚眼如丝,眉头紧锁。

      晚上,我们从渡假村回来。叔叔去车场停车,我和韵云姐先上了楼。

      我开了门,摁亮了吊灯,韵云姐俏生生地立在门边。

      「啊……好大,我……小健……啊……」

      「啊……我到了……我要死了……啊……啊……你干死我了」

      「啊,好啊,那我等你换衣服。」我将手搭在她的翘臀上往里走去。

      「小色鬼……不要这样嘛……」她的屁股想挣脱我的扶弄左右扭捏着。

      「呵呵……你已经不是个男孩啦。」后面传来韵云姐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正想搭话,可眼到之处令我为之一震,张着嘴巴却不知说些什幺。

      「漂……漂亮……漂亮极了……」我直勾勾地望着她,勉强挤出几个字。

      「啊……小色鬼……」韵云姐娇爹地调整了站姿,将交叉的大腿分开。

      身后不断有行人走过,但宽大的大衣围住我们,没人察觉到衣下猥亵的动作。

      「啊……顶到花心了……」

      「韵云姐……喜欢我这样玩你吗……」我贴着她的耳际吐出深深的气息。

      「说不说啊……来……看着我……喜欢我这样玩你吗……」

      「韵云姐……你扭得好骚啊……」

      「要插深还是插浅呢……小骚妇……」

      「我插得你爽吗……还想不想要……」

      「爽……你插得我好爽……要……我还要……插……插死我……」

      我无情地拧起她娇嫩的乳头,再往下压,丰满的乳房在我的手中揉捏变形。

      「哦,这样啊,十二点了喔,处理完儘快回来啊。」

      「你没事吧,怎幺声音怪怪的?」

      「哦,没事就好,记得早些回。」

      「喔呜……知……唔呜……知道了……拜拜……」

      「嗯,拜拜」

      「那你是不是很兴奋呢……」

      「不……不是……」

      「插得你爽幺……喜不喜欢……」

      「你老公插得你爽还是我插得你爽啊……」

      「那我们要干到什幺时候啊……」

      「啊……我要射了……」

     

             (六)学校厕所与教室的销魂

     

      我的手也伸到韵云姐的衣服里面揉捏着她的双乳。

      「嗯……韵云姐……好棒喔……」

      「小健……你想站着干……可以吗……」

      「滋……」我一挺腰顶进去了一半。

      「啊……小健……不行……我不够高……插不到里面……嗯……」

      我索性将韵云姐的右腿也抬起来,让她背靠着墙双脚腾空。

      「滋……」已经全部进去了,我随即开始抽送着。

      韵云姐喘息的问我:「小健,我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

      韵云姐听我这幺一说后,也更加疯狂的用小穴套弄着我的大肉棒。

      「啊……啊……好棒……啊……用力……啊……」

      「啊……啊……小健……用力……用力干你的韵云姐……啊……嗯……」

      「我……我也要射……射了……啊……」

      「你……你放开……放开我……」韵云姐微微地挣扎着。

      「啊……啊……」韵云姐没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着。

      「插得你很舒服,是吧?」我猛顶几下。

      「以后让我经常插穴,好吗?」我乘机逼问。

      「舒服就要享受,又不妨碍你老公,况且你早就对不起你老公了。」

      「还不是你……你干的……好事!」韵云姐娇羞地应道。

      「啊……啊……」

      「让我回家吧,太晚了!」韵云姐羞羞地迎向我灼热的目光。

      「喂,老公啊,什幺事?」

      「亲亲老婆,你还在加班呀?」肉麻的声音。

      「是啊,最近事情很多。」

      「好了,要干到什幺时候?」

      我见韵云姐没有拒绝,就在她的耳边问「韵云姐你今天穿的是裤袜还是长袜?」

      韵云姐说「你问这个干什幺?」

      我兴奋地说「我想摸摸你的下面。」

      「韵云姐,用脚帮我弄一下吧。」

      「你真色,刚弄完,现在就想啦?」

      「谁叫你遇上我这个色狼了。」说着两手抓住她的左脚的靴子开始脱!-

      我一把搂住了韵云姐,一只手摸上了韵云姐的胸部。

      「韵云姐,你这幺美丽这幺淫蕩,我受不了了,你的奶子好柔软啊!」

      韵云姐被我弄得液乱情迷,淫蕩的身体也越来越想要我的鸡巴。

      「好啊,韵云姐。不过你要说想要去厕所干什幺啊?」

      「啊……想……不要……啊……嗯……嗯……」

      「不说的话我就停啰!快说,说淫蕩的韵云姐想要去厕所干吗?」

      「嗯……韵云姐想要去厕所……」

      「嗯?」我知道韵云姐已经无法抗拒自己,于是故意停下动作。

      「啊……姐想要……不要停……啊……」

      「想要什幺啊,你不说我怎幺知道?」

      电影院男厕里,好戏正在上演着。

      韵云姐被干的淫水直流,淫蕩的纽着屁股往后迎合我的抽插。

      「韵云姐,我干你干的爽不爽啊,听你叫的这幺大声一定很爽吧!」

      「韵云姐真是个淫娃,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想被人干啊?」

      我用力地抽插着韵云姐,「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响彻整个厕所。

      「啊……啊……啊!要到了,快干,干死我,啊……啊……啊……」

      「啊……啊……要射了……」

      韵云姐幽怨地说「你这坏东西,刚刚在电影院那幺折磨人家,还不够啊!」

      我欣喜若狂地说「韵云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但是你要先帮我口交」

      我不禁讚美「韵云姐,你的乳房好美啊……」

      我温柔地在韵云姐的耳边问道:「韵云姐,你出来啦,你觉得爽不爽?」

      韵云姐娇羞地回答:「好舒服啊,弄得人家下面流出一大堆那种东西……」

      突然我的龟头一热,感觉一股热液袭向龟头,原来韵云姐洩了。

      「啊……好棒……好舒服……韵云姐……你的小嘴好棒……」

      韵云姐吸了一会,愈来愈爱不释手,舔遍了我的鸡巴、阴毛、睾丸。

      「啊……天啊……啊……我……不可以……啊……」

      「韵云姐……妳舒服吗……我很舒服啊……」

      「滋」一声,肉棒一下子就进去了。

      我高兴得更奋力地干着韵云姐,双手用力地揉捏着肥硕滑嫩的乳房。

      「好啊……韵云妹妹……喜不喜欢……」

      「喜欢……妹妹喜欢……喜欢我哥哥操……啊……啊……」

      「好姐姐……妳是我最爱的人……我一定会好好孝顺妳的……呼……呼……」

      「好……小健……你要怎幺孝顺……我……啊……」

      「陪妳睡觉……呼……跟妳插穴……好不好……」

      「好……当然好……但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