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帽家丁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是表少爷来到京城林府的第二天。

      昨夜与巧巧梅开二度的表少爷此时正腰酸背痛地躺在床上,两眼发昏。一晚

    上疯狂般地纵横于洛凝和巧巧两人身上,让他全身酥麻,昨夜“日”上了三竿,

    今天也睡到日上三竿。

      巧巧和洛凝却不得不拖着沈重的身子起床,因爲外出游玩的秦仙儿就在今天

    回府。她们要起身做好早饭,给仙儿洗尘。巧巧还要替仙儿打扫房间,因爲仙儿

    不喜欢皇上给她送来的宫女,在林府又没个可信任的婢女,所以就由巧巧代劳了。

      当初林家的女人分别以仙儿和青璇爲首分成两派,三哥爲了后宫的安定,特

    地把巧巧、仙儿和洛凝安排在同一个厢房。仙儿不愿意与青璇相邻,而洛凝是青

    璇方的二当家,所以就由巧巧做中间人,缓和两方的关系。

      昨夜巧巧和洛凝都与表少爷和四德盘肠大战了一夜,厢房中免不了有些淫靡

    诱人的味道,巧巧要在仙儿回来之前把这些味道都驱除了。

      两女盯着红红的眼睛,强打着精神正在收拾房间,就听见仙儿的声音。

      “巧巧,巧巧……我回来啦……”仙儿不改活泼跳动的性格,一双修长的玉

    腿使起轻功就直奔巧巧的房间。

      “仙儿姐姐!你回来啦,我在你房内呢……”巧巧听见仙儿的声音,先是一

    喜,接着心里一紧,生怕自己房间内还残留着味道,急智中把仙儿喊了过来。

      “嘻嘻,巧巧妹妹,又要劳烦你帮我收拾房间啦。”仙儿正要踏入巧巧的房

    间,就听见自己的闺房内传来巧巧的声音。纤腰一扭就向声音的来源奔去,边跑

    边轻笑着对巧巧喊道。

      “仙儿姐姐……”巧巧可爱的小脸微微一笑,随着一阵香风,与仙儿抱在一

    起。

      “那个狐媚子呢,还没起床吗?”仙儿轻哼一声,嘟着小嘴问巧巧道。

      巧巧知道她说的是洛凝,无奈地笑嗔道:“仙儿姐姐……凝姐姐哪里是狐媚

    子嘛。昨晚我和凝姐姐谈心到深夜,所以没睡好,有些乏了,她还在休息呢。”

      “她哪里不是狐媚子啦!那麽多姐妹中,就属她得了相公最多雨露,小骚货,

    总是撩拨我家相公……”仙儿碎碎地骂道,却也不是真个生气,只是有点小醋意。

      巧巧只是哭笑不得,她理了理仙儿的床单,回头问道:“姐姐这次又去哪里

    玩了?”

      仙儿“嘻嘻”一笑,拉着巧巧的衣袖,示意她坐在床上,然后亲密地挽着她

    的手臂说道:“我嘛,我回金陵啦!”

      “姐姐回金陵了?”巧巧有些惊讶地问道。

      “对啊。”仙儿笑着说:“回去看了看如玉坊,还去了趟萧家和食爲仙,还

    有微山湖……”

      巧巧听着仙儿的描述,思念家乡的情感也慢慢在心里升起,父亲和弟弟的面

    容越来越清晰,让巧巧无比的想念,恨不能马上回到金陵。仙儿自然也看出了巧

    巧的心思,便玩笑似地问道:“可惜呢,我们还要在家等夫君回来,不知道,能

    不能把金陵的家人们接来京城玩呢?”

      “仙儿姐姐!”巧巧惊喜地看向仙儿,却见她脸上带着笑顔,不由感动得说

    不出话来。

      “咯咯,好妹妹,忘了姐姐是公主啊,不就是接几个人的事吗?”仙儿得意

    地笑道:“明天我就让父皇把董大叔,青山和萧夫人都接来京城。”

      巧巧可爱的小脸上泛起不可抑制的喜色,抱着仙儿的玉臂问道:“真的吗?

    只是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来……对了,还有凝姐姐的弟弟,洛远,也接过来,可

    以吗?”

      “哼,看在你的份上,就便宜那骚蹄子一回……”仙儿撇撇嘴道。

      巧巧半掩着小嘴笑了笑,心里却活动开了。爹和弟弟难得来京城一回,应该

    怎样给他们洗尘呢。她跟了林三许久,尽管还是原来那个惹人怜爱的小丫头,眼

    界和胸襟却比以前要开阔许多。

      两女又聊了一会儿,仙儿拨弄着垂在胸前的青丝,对巧巧道:“妹妹,我听

    师父说,相国寺顶峰有温泉之水,可以润肤养神。”说到这里,她的眼神中多了

    一丝狡黠,蛊惑着巧巧继续道:“不如我们去泡一回?”

      因爲林三在前线与胡人打仗,随时有可能传回战报,所以衆女商量都留在家

    里,以便第一时间得知林三的消息。只有仙儿和青璇知道,安碧如和甯仙子一定

    不舍得林三犯险,一定会跟在大军后面,所以并不像其他夫人一样担心。

      巧巧听得也有些心动,她也希望相公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个水润动人的她,

    但是在她心里,林三是她的天,自小乖巧的她还是想留在家里等待林三的消息。

    所以,她挣扎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仙儿也知道巧巧是衆女中最乖的一个,所以也没有太大意外,她悄声对巧巧

    说:“好妹妹,那我一个去吧,我想到相国寺住几天,也好替夫君祈福。可是府

    上一有夫君的战报,你要第一时间差人告诉我哦。”

      巧巧自然答应仙儿,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接家人进京的事情,巧巧便到别处

    忙去了,仙儿也因爲疲劳而躺下休息。下午,仙儿醒后便急忙进宫让皇帝把董大

    叔和萧夫人等人接进京,能够再睹萧夫人的面容,皇帝当然不会反对,马上便下

    旨让人去了金陵。仙儿又陪父皇说了会话,便回府準备次日的再出行。   [本部分设定了隐藏,您已回複过了,以下是隐藏的内容]

    ***    ***    ***    ***

      第二日。

      仙儿早早地起床,收拾好行囊,因爲不想让肖青璇看见,所以她消无声息地

    从林府的后门离去。却没想到青璇因爲胎动的关系,也一早醒来,从阁楼看见仙

    儿半弓着腰,轻手轻脚地离去,不由地笑嗔了句:“傻丫头!”一时间如花开正

    豔,满房丽色。

      另一边,秦仙儿很快就到了相国寺。

      此时正值花开之时,相国寺的牡丹园中百花盛放,正如当日林三与徐芷晴斗

    花魁之时,方一进园,便有一股浓香飘过,眼前万株牡丹竞放,层层叠叠,叫人

    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牡丹乃是百花之王,花朵鲜豔,七彩竞放,红的、黄的、

    白的、粉的,挤成一团,时而缤纷,如仙子腾云,时而羞涩,如窈窕淑女。金冠

    墨玉,银红巧对,争奇斗豔,仪态万方。

      说来,这牡丹园还是皇帝赏给林三的。此时,园中似乎又再现当日的锦簇,

    “醉顔红”,“颤风娇”,徐小姐和苏状元所评的牡丹花魁又再一次绽放。

      走进园中的仙儿也是被这百花所迷,一路目不暇接,名副其实走马观花。仙

    儿此时踏着小碎步,在园中随时行走,时不时撚起一枝鲜花,轻轻一嗅,绝美的

    容顔与牡丹争美一时,竟令百花都失去了顔色。

      渐看渐行,仙儿已经来到大殿前,没想到却已经有人在殿门前守候。

      “慧空大师?!”仙儿带着些惊讶道。慧空大师是相国寺的高僧,轻易不出

    寺接香客,此时看样子却已经等待了多时。

      “阿弥陀佛!老衲见过霓裳公主。皇上已知公主今日要来相国寺,特命老衲

    在此等候。”慧空大师无欲无求的声音响起,如同禅院的锺声一样悠远。

      仙儿听得心中一暖,原来父皇一直在关心自己。她微笑着对慧空大师道:

    “谢谢大师!大师是相国寺的高僧,就不必遵循那些俗理了,叫我仙儿就好。”

    跟随安碧如的仙儿实际并不太喜欢公主的身份,心性还是像白莲教的小魔女,

    纵意自由。

      “那老衲便越距了。秦施主,请跟随老衲来。”慧空大师做出一个请进的姿

    势,示意仙儿随他先到寺内休息。

      仙儿也不曾来过相国寺,有人爲她领路,自然是更好。听得慧空大师的话,

    欣然地跟在他身后。慧空大师边行边叫道:“悟净!”随着大师的声音,大雄宝

    殿侧边的禅房走出一个小沙弥。

      “师父!”小沙弥立掌胸前尊敬地道。

      慧空大师回头看了仙儿一眼,轻声道:“替秦施主执行李,带她到内院客房

    去吧。”说着歉意地对仙儿说:“阿弥陀佛,秦施主,老衲还要做早课,就无法

    爲您引路了。”

      仙儿对慧空大师灿然一笑道:“没关系!大师你去吧,有这位小师父就行。”

      慧空大师又对仙儿一施礼,才转身而去。殿中只剩仙儿和那个小沙弥悟净。

      悟净向仙儿一点头,脆声道:“公主,请随小僧来。”他只是个小沙弥,并

    不是慧空大师般的高僧,当然以公主称呼。

      仙儿跟着他的脚步,从他身后看着他。悟净年仅十来岁,耳边还有些带着稚

    气的绒毛,小光头上面还长着不及寸长的头发,宽大的僧袍挂在他身上显得有些

    松垮。

      仙儿对他这麽小便做了和尚甚觉有趣,开口问道:“小师父,你今年多大啊?

    怎麽想不开,当了和尚呢?”

      悟净还是第一次接待公主身份的香客,心中自然紧张,听仙儿问他,连忙回

    答:“小僧自

    出家,随师父修行佛心,以度有缘人。”

      “呵呵,你这麽小,懂个什麽佛心啊?”仙儿掩嘴轻笑。悟净听她发笑,擡

    头看着仙儿,却见她半掩樱桃,一双媚眼如牡丹园的“醉顔红”,娇豔无比,如

    刚开的花蕊,绽放着春天般的灿烂顔色,一时不由呆了。

      “看什麽啊!傻和尚……”仙儿佯怒道。心里却有些暗喜,没想到这个出家

    人也会被自己迷住。平常男子若是这样呆看着她,说不得她要提剑上去砍人了。

    只是眼前是个小和尚,仙儿自然不会觉得他心中有什麽龌龊的想法。

      悟净被仙儿一嗔,醒悟过来,心中忙念道:罪过罪过!怎麽公主似乎比之前

    看到的那位“大”施主更胜娇豔……他生怕仙儿降罪,一时低着头不敢说话,只

    是默默地向前走去,连客房过了都不曾察觉。

      他所说的“大”施主,自然是林三牡丹园评花魁时见到的安碧如安姐姐。那

    时,他还向林三比划安碧如胸前很大。

      仙儿心中也并没有生气,却见那小沙弥沈默地向前走去,似乎没个方向。她

    疑惑地问道:“喂,小和尚,怎麽还没到啊?”

      悟净被仙儿这麽一下,才回过神来,发现竟然已经过了客房,前面正是…

    …茅房!他心中尴尬无比,不敢擡头看仙儿,慌忙地回身说道:“抱歉,小僧走

    过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