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妻子送给别人调教
  • 发布时间:2017-10-10 13:36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妻爱好者,看了那麽多的淫妻文章自己总是不自觉的幻想妻子是文章里的女主人公,被人调教的淫蕩、下贱!但有很多顾虑一直不干实践,心里只是想想而已!爲了追求语言刺激我在QQ里加了很多喜欢调教人妻的朋友和他们聊天!

    在这些好友里面有个网名叫“组织”是我的忠实聊友我和他无所不谈,还把妻子的照片发给他,看他拿着妻子的照片手淫。他告诉我他会把我的妻子调教的很淫蕩就像我想的一样而且不会伤害到我妻子,开始只是听他说一些调教别人妻子的经过,慢慢我想着了魔一样的很想把妻子送到他身边。终于我做出了抉择。他问我要了电话说过几天就会电话联系我,我每天都焦急的期待着电话的响起!

    妻子今年28岁在一家公司工作,由于工作原因我们一直没要孩子。妻子每天都要穿着整洁的制服、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去公司上班。每当我看到妻子穿着制服上班时心里都会幻想妻子在单位被男同事尽情的调戏羞辱。

    一天早晨上晚夜班的我正在睡觉,中午时分我的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正是“组织”我兴奋的接了电话。知道他已经到我们这里了叫我去车站接他,我急忙赶到车站见到了他。他看上去45岁,很稳重。我们在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饭馆里坐了下来,他告诉我让我叫他“江哥”说他经营着一家SM俱乐部。这次来是想把我妻子吸引进去。我听了心里一阵阵的沖动。他的SM俱乐部是专门给有钱一族解压的有很多男女M,从他的话里我知道如果我妻子去了面对的将不是他一个人的调教。我犹豫了!他看到我的思想有些犹豫从包里拿出一本相册,里面全是一些女人穿着性感的衣服被调教的照片,看得我情绪高涨,我的犹豫被兴奋战胜了。

    他接着从包里拿出两张写满字的纸说:“我们签个协议!”

    我一听问:“还有签协议吗?”

    他点了点头,我接过协议,内容如下:

    委托调教协议

    一、我自愿将妻子____交给皇朝SM俱乐部进行调教,期限五年,在此期间妻子归皇朝SM俱乐部所有(保证人身安全),妻子的一切活动有皇朝SM俱乐部安排。我不得提出异议!

    二、妻子的一切调教内容、调教项目(保证人身不致残)有皇朝SM俱乐部制定。我不得提出异议!

    三、妻子在此期间只允许穿戴皇朝SM俱乐部提供的服装。我不得提出异议!

    四、我妻子随时可以爲光临皇朝SM俱乐部贵宾服务,并按贵宾的要求进行服务!我不得提出异议!

    五、在此期间皇朝SM俱乐部免费爲我提供吃住,妻子爲皇朝SM俱乐部贵宾服务所得到费用的3%归我所有。

    六、在此期间我如果反悔须缴纳十万元违约金,皇朝SM俱乐部也不在保证我妻子的人身安全。

    七、以上条款在调教期结束后作废!

    委托人:

     年 月 日

    光是这份协议已经令我兴奋不已,我问:“你们一定能保证我妻子的人身安全吗?”

    他说:“当然能,把笔递给我。”

    我接过他手中的笔咬了咬牙签上了妻子的名字和我的名字!这意味着我的妻子将属于别人五年。

    他拿走协议的一张说:“另一张你收着。”

    我立马拿了起来。

    吃完饭他说:“我们现在去你家带你和妻子去我们俱乐部!”

    他见我低着头没作声便用严肃的声音说:“你想违约?”

    我心想:“天啊,那张协议已经生效了。”

    急忙说:“不是!”

    他说:“那我们走吧!”

    这时从饭馆外面进来两个人,站在我身边,我一愣。

    他接着给我介绍说:“这是我的两个合伙人华强和昊南,走吧去你家!”

    我坐上他们的车带着他们向我的家开去,一路上的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后悔签了协议,可现在也没办法了被三个人“挟持”着。

    来到家里他问:“你妻子几点下班?”

    “五点”我回答

    他看看表说:“还有两个小时,这样吧你领我们到你的卧室看看!”

    我不情愿的打开了卧室门,昊南看着我妻子墙上的照片说:“江哥,这个女人还不错,长相身材都可以弄去了调教好了一定很抢手!”

    昊南的话刺激着我的淫妻欲望,昊南走到床边拿起妻子昨天脱在床头柜上的肉色丝袜对我说:“像你妻子这种女人应该穿黑色的丝袜,不过以后她会喜欢穿的。”说完回头沖着他们笑了笑,我也不自在的陪着笑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妻子快回来了,江哥他们让我在卧室里别出来,剩下的事有他们来做,我在把卧室的门打开一道缝,看着进户门。

    妻子按了许久门铃,接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门开了妻子穿着制服、丝袜高跟鞋走了进来,就在她準备换高跟鞋的一刹那,昊南从厕所了沖出来用沾了药水的毛巾捂住妻子的嘴,妻子被吓得挣扎的同时发出——呜-呜-的闷叫声,脚上没来得及换下的高跟鞋甩到一边,昊南用毛巾捂着我妻子得嘴同时用力向后拖拽着妻子。我在卧室看到这一切眼里含着泪,真想沖出去,但我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三个陌生的男人用力束缚着挣扎的妻子。过了一会妻子我看到妻子的身体软了下来,急忙跑过去看。

    昊南对我说:“不用紧张,没事只是迷药起作用了!”

    我白了他一眼!

    江哥说:“等天黑咱们就走!”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昏迷中的妻子心里有了几分吝惜,此刻三个男人正在客厅里谈笑着,我坐在妻子旁边说:“老婆对不起了!”心想事情已经这个样了后悔害怕都没有用了,反正要离开这里了,一不做二不羞。我很庆幸妻子的父母都不在了不然真不知道怎麽向他们交代!

    “咱们走吧?”江哥问道

    “走吧”我痛快的答应

    他们把妻子装进事先準备好的大包里两个人擡起包向汽车走去,天已经黑了没人注意到我们在做什麽。他们把妻子装上车飞快的向另一个城市奔去。

     ***

    ***

    ***

    ***

    车来到某个城市郊区的一幢别墅楼前直接开进了别墅的地下车库,车库门缓缓关上后,他们把我妻子擡下来打开车库的另一扇门,一个硕大的地下室展现在我眼前,他们擡着我妻子在前面我跟在他们后面转了个弯来到另一个大厅,这个大厅装饰的像监狱,中间走廊两边是狱房。两边的狱房里有许多裸体的女人,被铁链拴着,一个个有气无力的蜷缩在一边。

    “把门打开”昊南对一个老头说,老头跑过来开门说:“又是个什麽货色?

    昊南说:“这个你不準碰!”

    老头点点头,他们把妻子放到狱房里脱光了妻子的衣服,用铁链把妻子拴好老头从地上拾起刚从妻子身上脱下的衣服,把妻子的胸罩、内裤、丝袜、高跟鞋从衣服堆里拿出来说:“这些归我了!”

    昊南点点头转身对我说:“走吧去你住的地方!”

    我说:“我想在这里看看?”

    昊南说:“看看吧,过不了多久你的妻子会像周围的这些女人一样。”说完转身走了!

    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我是个淫妻爱好者只喜欢别人搞我妻子。我看着自己的妻子光着屁股被铁链拴着兴奋极了,转回头离去期待明天的调教。

    当我经过刚才那老头的住处时我看见那老头躺在床上赤裸着下身,妻子的一直黑色高跟鞋套在他的鸡巴上,高跟鞋的鞋尖向上坚挺。手里拿起妻子的内裤把内裤的裆部翻的朝外用舌头尽情舔舐。妻子的内裤、高跟鞋被这样一个老头肆意的玩弄真是令人兴奋,心想我来对了。他又拿起妻子的一只丝袜双手把袜尖轻轻拉平放到鼻子上用力的闻。嘴里说着:“这‘骚蹄子’的丝袜真好闻香中带臭,总有一天我要把丝袜塞进她的小妣。”一边说着一边兴奋抓着套在鸡巴上高跟鞋的鞋跟的用力摩擦,瞬间他射精了射在了我妻子的高跟鞋里。看到这里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

    我被安排在别墅的套房里,环境很不错晚上睡觉时满脑子里都是妻子被调教时的耻态,一晚上我手淫了好几次。

    天刚亮我就起来了,房间的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听到:“吃饭后带好面罩请到二号观赏室欣赏《人妻调教》。”我知道人妻是指我的妻子,我放下电话吃了饭。带上面罩来到二号观赏室。

    这间房子能容纳五六十人,前面没有墙有一圈栏杆,可以清楚地看对面调教室的一切!我找了个极佳的位置坐下。等待着。

    一会儿人越来越多差不多满员,每个人都带着面罩。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对我说:“听说这是昨天刚弄来的真正的人妻不能错过!”

    我说:“是啊!心里兴奋的只痒痒!”

    这时喇叭里传来:“各位尊敬的来宾马上爲您上演调教人妻!”

    全场静了下来,大家都注视着前方的调教室。

    一个强健的男子拉着手里的铁链走进调教室,铁链的另一头是我的妻子,她身上穿着黑色的胸罩、内裤、丝袜、高跟鞋。踉踉跄跄的被拽进调教室,看的出来我的妻子已经挨了一顿打!走到中间男子鞠了一个躬,用力把我妻子向他身边一拉,由于高跟鞋的鞋跟太高妻子没站稳摔了个四脚朝天。引起观赏者的一阵大笑,男子用力拉起我的妻子把她固定在墙上,妻子的挣扎根本没有用。男子手里拿着皮鞭问:“你的姓名?”

    妻子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抽泣,啪--的一声鞭子狠狠地打在了妻子的屁股上疼的妻子:“啊”的一声想并拢双腿,但双腿却被牢牢的固定着。观赏者又是一阵大笑!妻子眼里流下了屈辱的泪水。我兴奋极了完全不顾妻子的感受了,和别人一起大笑!

    男子又问:”你的姓名”

    “王 楠”妻子抽噎着说。

    “你的年龄”男子又问

    “28岁”妻子低着头小声说

    男子说:“大声点”见妻子没有反映,挥起手里的皮鞭。就在抡起鞭子的同时妻子吓得大声说:“28岁”。所有的人都笑了。鞭子还是落在妻子身上。

    “早说省的挨打”男子说

    男子走到妻子的身边拉起她的头对观赏者说:“这是刚到的‘新货’,我们要慢慢开发,下面我们欣赏一下美人妻骑木马。”

    男子示意助手把妻子从墙上放下来,男子把妻子拉到木马边两个助手用力让妻子骑到木马上,妻子挣扎着换来的是一鞭又一鞭。终于妻子被固定在木马上。我看着妻子头上扎着马尾辫,穿着性感的内衣丝袜高跟鞋,骑在木马上好刺激。两条美腿耷拉着。妻子所有的重量都压在木马的顶点上。

    “加码”男子下令

    随后妻子的两只穿着高跟鞋的美脚上分别被挂上两块重物。木马把黑色的内裤轧进阴道。四个大汉把妻子连同木马擡起来绕场一周。妻子在木马痛的上直摇头。妻子的屁眼也已经夹住了木马。

    “加码、加码”观赏者兴奋的呐喊着

    男子下令继续加码这一次妻子的高跟鞋尖绷直了,妻子疼得咧着嘴。所有的男人都高兴的看着包括我。

     这时又有人说:“加码”

    妻子听到后擡起头咧着嘴说:“我真的不行了脚腕要断了,不要再加码了,求求你们了!”

    妻子越这样男人们越兴奋,他们相互议论着。

    妻子看到又拿来了重物哀求到:“换别的把,我真的不行了!”

    男子问:“那换什麽呢?”

    妻子喘息着说:“什麽也行只要不是这个!”

    听到这些男子把妻子从木马上抱下来说:“好吧,那你现在自己把胸罩脱了

    妻子摇着头男子说:“上木马”

    妻子接着说:“我脱、我脱”

    妻子把手伸到自己后背解开胸罩的挂鈎!

    男子说:“你要把自己的胸罩用力扔向观衆,不然就让你在木马上做一天,你只有一次机会!”

    妻子听了哭了出来一边哭着一边把胸罩慢慢脱下来用力的扔向观衆,观衆们一阵起哄:“啊哦!”

    妻子羞愧的抱着两个沈甸甸的乳房蹲在地上!

    男子走过来一把拉起妻子,让妻子坚挺的乳房展现给观衆!屈辱的眼泪从妻子眼角滑落。处于极度兴奋中的我管不了这麽多了!

    “下面是你的内裤,是你脱内裤的时间!”男子用嘲讽的语气说。

    妻子无助的看着站在身边的男子和观衆眼里露出哀求的目光,妻子那里知道她的丈夫我此刻正在观衆席里欣赏着这一切带来的快感!没有一个人理会妻子的哀求,反而更起劲的吆喝:“快脱啊,快啊!让我们看看你的小妣!哈哈!”一句句羞辱的话让妻子惊恐的左右看着观衆席上的人。双手向上提着黑色的蕾丝内裤。

    男子有一次挥起鞭子重重打在妻子身上,观衆随着鞭子高呼着!妻子被这场面吓坏了,抓在内裤上的手慢慢向下褪去,内裤一点点的顺着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向下移动,内裤终于退了下来。妻子双手遮住自己的阴部恐惧的眼神看着四周两名助手过来把妻子的手掰向身后!这时我的妻子露着坚挺的乳房浓密的阴毛穿着黑色的性感丝袜夸张的黑色高跟鞋站在观衆眼前,观衆们一阵称赞:“不错啊,好多毛!哈哈哈哈!”坐在我旁边的人对我说:“这个女人很有潜质,以后会被调教的很淫蕩很下贱。”我听了心里更是欣喜。现在的妻子的表现正是我一直希望看到的。

    “把你的双腿分开,双手把你的阴道分开让在座的观衆欣赏一下!”男子说妻子胆怯的分开穿着丝袜的双腿,双手颤抖着轻轻分开自己的阴道,此时男子正站在妻子身后高举着鞭子!

    “双腿向下半蹲,阴道分的大一点!”男子命令到

    妻子听到这话呜的一声哭了出来,鞭子随即打在身上,妻子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弯曲半蹲着阴道被大大的分开,这多麽诱人多麽淫蕩的画面,我的鸡巴要把裤子顶破了!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起来鼓掌!男子又让妻子保持这个姿势原地转了一周。

    男子在妻子的阴道上摸了一把,把手伸给观衆看:“她已经湿的不行了!”我这才注意到,的确妻子的淫水已经顺着丝袜流了下来,流进高跟鞋里。

    两个助手走过来一人抱住妻子的一条腿把妻子擡起来,男子走过去脱下妻子的黑色高跟鞋,在鼻子上闻了一会说:“她的鞋味道不错,有点轻微的酸臭.”听到这些妻子低下了头,男子把高跟鞋扔到一边举起妻子的一只脚说:“看这双骚蹄子能迷倒多少男人!”说完在妻子的脚上用力的咬了一口!妻子痛的叫了出来。男子利索的脱下妻子的一条黑丝袜,把它揉成一个丝袜团,在妻子的小妣上沾了沾妻子的淫水,用力把丝袜塞进了妻子的阴道里,妻子呜呜了几声。 男子把他的一个手指塞进妻子的阴道抠挖着,妻子已经被折腾的没有多少力气了,任凭他尽情扣弄,嘴里只是发出兴奋的呻吟,男子的手动作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妻子的无力的耷拉着头随着节奏呻吟着声音越来越大。突然男子停止了手的动作,妻子已经被弄得兴奋至极突然停住。妻子说:“不要停,快!”

    “快什麽?”男子淫笑着问

    “快--快--!”妻子说不出口

    “说快操我这个淫蕩人妻!”男子说道

    妻子的性欲已经被他弄到极点终于呻吟着说:“快--操---我这个淫蕩人妻!”

    在场的人都笑了。

    男子说:“你这个贱货,怎麽配叫人干,用他吧!”说着从地上拾起刚才他扔在地上的高跟鞋,把鞋跟对準妻子的阴道插了进去,妻子哎吆了一声随着鞋跟的抽插开始浪叫起来我在一边看的起劲,终于在鞋跟的刺激下妻子高潮了,高潮的时候她死死的抱着男子,男子把鞋跟从阴道里抽出来,刚才塞进妻子阴道的黑色丝袜被带出一半另一半还在阴道里。

    男子沖两个助理摆了摆手,两个人拖着妻子的双臂,妻子的赤裸着身体,一条腿上还穿着黑色丝袜高跟鞋阴道外面还拖拉着半条丝袜。就这样妻子被带出了调教室。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