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蹂躏女刑警之卧底
  • 发布时间:2018-04-10 21: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玩物》

    《性奴隶小弟弟养成计划》

    月色宜人,公园中一片寂静,似乎看不到什么人影。一个浑厚的声音由于激动,微微有些颤抖:「建华,以我们的关系,难道让我看一眼都不行么?我一定不会碰你的。」女声显得冷冷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只是想欣赏一下你的腰身而已,你看现在大街上很多女孩子都穿着露脐的上衣。这和性没有关系,也不会伤害你的贞洁啊!」「既然和性没有关系,不提也罢。总之,想要看我的身体,等我们结了婚再说!现在不行。该说再见了。」「好吧,不过我听局长说,你现在的任务很重,要小心了……」灯光通明的房间内,却没有任何窗子,四下到处都放满了镣铐、皮鞭等各种各样的刑具,几个男人呈半月状地围住了这个被绑在墙上的女子。她的秀发显得有些凌乱,嘴角流淌着鲜血,看起来是在一场搏斗之后被擒住的。她的上身是一件白汗衫,下身是深蓝色的裙子;汗衫的下摆留在了裙子的外面,透过薄薄的质地,可以看到其下沿刚过蓝裙腰身一寸;一条绳索勒住她的颈项,穿过腋下,在被反剪的手臂上绕了几圈,最后绑住了背后的双手;她左肩的衣衫破了一道口子,露出了圆润的肩头和细细的胸罩的肩带,看上去显得触目惊心。一个男人用手中的鞭梢伸向了年轻女子汗衫的下摆,她的汗衫本来就很短,随着鞭梢向上缓慢地挑起,下摆逐渐被掠起。就在这一刻,她才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公园中的那一幕。年轻女子的肌肤光洁细腻,平坦紧绷的腹部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在男人们的众目睽睽之下裸露了出来,性感的肚脐,在蓝色的裤沿边若隐若现,引人遐想连翩。那个男人咽了一下口水,道:「这妞的皮肤还真不错。哈哈哈!」男人的淫笑声暂时中断了她的思绪,两道锐利的目光从明亮的眼中射出,充满了怒火,顿时使得周围所有的男人们吃了一惊,不禁向后退了一步。随着鞭梢离开了她的汗衫,上衣的下摆又落了下来,把刚裸露出的身体再度覆盖。还是那个拿着软鞭的男人最先镇静了下来:「大家慌什么,都被抓住绑起来了,还能怎么样?现在,她就只有任我们摆布,汪警官,你说是不是?」年轻女子的目光依旧锐利,但其中的怒火已经为冷淡所代替。她的思绪则再度回到了一个小时以前。

    结束了和男友的会面,王建华必须回到住处,同时也回到工作中。她是一个年轻的优秀女刑警。早在三年前从警校毕业时,就从事了三个大案的卧底工作,并顺风满帆地完成了任务。随后,她一直从事着刑侦任务。两周前,警方怀疑一个由台商投资建立的公司的后台为台湾的黑帮四海帮,并以此为掩护,从事毒品的交易。似乎四海帮的行动十分谨慎,无论如何也很难找到破绽和证据。此时,已昇为重案组副组长的王建华决定亲自出马,进行卧底的工作。

    她使用的伪装身份是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进入该公司后,成为财务部门的一位高级会计。整个待遇看上去还算不错。公司为她提供了不少福利,并特意准备了一间宿舍。但王建华很快就知道,这是便于对她的行动的限制。她可以感觉到,很多时候,她都处于监视之中。当然,对于王建华这样的精锐女刑警而言,想要摆脱种种监视并非难事,但在目前情况下,还没有必要这样做。这一晚的外出,则是她精心策划好的。在警局中,她是一个极其出色的女警官,很值得尊敬。在生活中,她的男友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中学教师,同时还不得不婉言拒绝那些来自对她产生好感的人的要求。在两个月前,由于公务的关系,她认识了一个名叫郑宣的律师。郑宣对她一见锺情,疯狂地追求她。王建华理所当然地拒绝了那一束束的玫瑰。不料,有一天,在郑宣的办公室里,郑宣竟然试图对她用强。但这个男人毕竟不是一个接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女刑警的对手。不过,从那时起,王建华开始对男人多存了一份戒心。王建华和男友深深相爱着。她是一个贞洁的女子,平时从没有在男人面前露出过身体。如果不是郑宣的事件,她已经决定把自己那纯洁的身体献给男友。但郑宣那次试图强奸,使她对男人产生了一种奇异的不信任。这一晚,当她倚靠在男友身边,上衣下摆微微掠起之时,她下意识地拉了一下,以防裸露出腰部的肌肤,随即更拒绝了男友的要求。

    王建华暗自想着,如果这事发生在两个月以前,她一定不会这样。夏夜之中,闪亮的路灯下,卧底的女警官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汗衫,质地比较薄,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的胸罩;她的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裙子,脚上穿着灰色的短丝袜,蹬着褐色的凉鞋。王建华的容貌算不上美艳,但清秀的眉目中带着一种英气,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不长不短,随意地在脑后扎了一个辫子。轻快地跳下了自行车,步行至宿舍前,王建华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突然,她可以感觉到背后有一种异样的声音。

    身为一个精锐的女刑警,尽管王建华无法在这一瞬间预计自己是否已暴露了身份,或者四海帮从什么线索中推断出她的身份,她本能地感觉到自己被伏击了。事实上,从背后进攻她的有两个人。察觉到来自背后的威胁,王建华正准备转身应付。然而,就在她转身的同一时刻,她的宿舍门居然开了,三个男人竟然从里面冲了出来,顿时,女警官处于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王建华的格斗术在警局中属于一流,但此刻,同时面对五名歹徒的偷袭,似乎也显得力不从心。五个歹徒把她团团围住,拳脚不停地向她攻去。王建华一边招架,一边躲闪,并寻找机会反击。但歹徒们仗着人多势众,渐渐地占了上风。女警官虽然奋力地抵抗,但毕竟无法招架和躲闪开歹徒们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不时地被歹徒们的拳脚击中。

    在搏斗过程中,王建华之所以没有被打倒,是因为她每次被击中时都有所准备,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中心。她很清楚,以自己的武艺,在五名团团围住的歹徒的进攻下,很难招架开所有的攻击,为了保留反击机会,她不得不选择在一定的时刻硬挨几下重拳。每次有效的反击之后,女警官的腹部、后背就会被其余的歹徒重重地击中,踉踉跄跄地站立不稳,所换得代价是将一名歹徒暂时打倒。无论如何,女警官始终处于劣势,尽管一再地将歹徒们打倒,但自己却始终无法找到突围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体力不支,喘息了起来。突然,她的左膝关节被来自后方的歹徒猛踹了一脚,顿时站立不住,半跪在了地上。随后,她的前胸又被人重重地踢中,就在上身摇晃之际,左右两侧的两个歹徒扭住了她的双臂。王建华还想要挣扎,但是歹徒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男人们的力量本来就比她强,更何况女警官在一番搏斗之中已然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此刻眼看寡不敌众,即将被歹徒们擒住,却丝毫没有办法。她那裸露的双臂被歹徒们粗暴地扭到背后,把她牢牢地按住,其余歹徒的拳脚雨点般地落在了她的身上……丁武看着这个落入自己手中的陷入沉思的女警官。王建华的上身被五花大绑着固定在墙上,两只脚上的鞋袜都被剥光了,纤秀的双脚被绳索勒住,拉向了两边。丁武是四海帮的高层头目。在台湾,和四海帮作对的人之中也不乏一些女警官,但能够深入黑帮卧底的,也就只有男刑警,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女刑警打入四海帮的内部。从这个角度上,丁武倒是很佩服眼前的女子。现在虽然把王建华活擒了,但想到自己的大意,还是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让其它人知道了被一个女警官打入了内部,那一定会嘲笑他的。所以,丁武必须从王建华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或者用最残忍的方法折磨她,这样才能封住那些人的嘴。论容貌,王建华五官端秀,正是典型的江南的女子,但毕竟算不上是什么绝色美艳;她的肌肤如丝缎一般光滑,但在白色的汗衫映衬之下,呈现出烛光般的淡黄色;她的身材很标致,但裸露在外的的部位只有双脚、半截小腿、手臂和左肩。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乍看似乎平凡的年轻女郎,却有一种独特的英姿飒爽的气质,吸引着每一个男人。丁武并不是没有见过王建华,身为公司的总经理,他曾经在招聘时见过这个来卧底的女警官一面。当时,匆忙之际,王建华并没有给丁武留下太多的印象。以至于当得到她是女刑警的消息之时,他只能从回忆中依稀记起这一个女子,容貌、身材却全是模糊的。但现在,他完全被这个被俘的女刑警吸引住了,他的改变也就仅仅在几分钟之前。

    一般到了晚上,丁武会回到自己新买的小别墅去。这里也是他的老巢,凡是和四海帮有关的事务,他都会到这里来处理。但是,今天晚上他有所准备,因为这是一件大事。无论如何,一个女刑警居然到公司来卧底,而且成为了一名高级会计,这实在令他感到恐惧。如果不是有人告密,他们也许会在不知不觉中泄漏了什么可能成为证据的东西,加上又有内应,到时候也许就会被警方轻而易举地捣毁。虽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他此刻也略带惊慌。四海帮在这里的势力是微不足道的,手下也就不到十个人。今晚派出五个人去对付王建华,相对总体实力而言已是十分可观的力量,若再有差池,四海帮就不得不立刻撤离此地,至于自己的声誉和帮中的地位,也就从此化为流水。

    窗外,一辆棕色的面包车飞驶而来,丁武不禁紧张起来,他立刻拉下窗帘,不再向外看去。听到敲门声,丁武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只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进来。」推开房门,只有一名手下走了进来,他是负责这晚袭击卧底女警官的人。看到他面带喜色,丁武才确信这次没有出什么大问题,王建华一定被活擒了,这时他才感到心情轻松了起来,只是这突然的转变,使得他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丁爷,办好了。我们把那个女刑警抓来了。」确认了之后,丁武那扳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嗯!干得不错。」「不过说实话,这个女刑警的身手还真了得,要不是我们人多,否则还不能把她怎么样。您看要不要把她押进来?」「带进来。」只是经过了简短的时间,丁武已经彻底使得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首先,既然抓住了王建华,四海帮暂时就不会受到严重的威胁,也就不用撤离了。至于面子上的问题,如果能够从被俘的女刑警口中得到关键的情报,那么他的地位反而可以抬升。此外丁武也想好好看一看,这个有胆量打入内部的女刑警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王建华被两个粗壮的男人押了进来。她的上身被绳索五花大绑着,两名歹徒把她的肩头牢牢按住,使得她在走动的过程中身体向前倾斜着。女警官的鞋袜都被剥去了,纤细的脚踝被一副闪亮的镣铐铐住,赤裸的双脚直接踩在地上。

    丁武首先看到的是王建华的两只脚。他记得向他告密的人曾经告诉过他,这个卧底的女刑警是一个生性贞洁的女子,平时从来都不在男人面前裸露出一些关键的部位。当时丁武开玩笑地要求手下去查一下王建华平时的穿着,结果果然如此。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她也一直穿着袜子。赤脚本来是很正常的,而在此刻,把俘虏的鞋袜剥光再锁上脚镣也是例行的步骤,不过想到这双脚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裸露,丁武的眼光中也多了几分淫邪之意。女警官的衣衫在搏斗中被撕破了左肩处,光滑圆润的肩头裸露了出来,同时可以看到的还有细细的胸罩肩带。王建华的内衣外露,使得丁武心头不禁又是一震。他知道,如果王建华的身体已经被别的男人看过,那么此刻他一定不会产生这种感觉,而眼前的女刑警不仅仅是一个处女。「你好,王建华警官。对于你卧底的勇气,我表示万分的钦佩。」丁武托起了王建华的下巴,使得她的头被迫仰起,以便能够仔细地看一下她的容貌。只见端秀的脸庞虽然称不上是什么绝世佳人,却透出一股英姿飒爽的锐气,两道目光没有丝毫的屈服和恐惧,直视丁武,一丝殷红的鲜血挂在嘴角,又使人感受到她那凄惨的处境。丁武的目光渐渐向下移动,白色汗衫紧紧地包裹着女警官的身体,使得丁武不可能从领口之类的角度来窥视她的身体,但与此同时,一对的乳峰坚实的形状却完全映入了眼帘。由于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双肩又被压住,乳房也就显得更为挺拔,显出了无比的性感。听到「王建华警官」五个字,王建华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但她无从揣测究竟对方是如何知道她的身份。毕竟女警官从前从事了三个大案的卧底工作,每一次都十分成功,她自信自己不会露出破绽。王建华冷冷地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是刑警?」丁武到:「警官,请你认清你自己的处境。我们已经把你抓住了,现在你是我们的俘虏,应该是我问你,而不是你来问我。把她押到刑房去,准备审讯。」「姓名。」「王建华。」「年龄。」「25岁。」「在警察局中的职务。」「……」「不说?不说你以为我们就不知道么?重案组副组长。哼哼!好大的来头,据说机智过人,武艺也蛮不错,但你现在还不是被绑在墙上?」王建华不但没有流露出丝毫恐惧,还冷笑道:「哼!有人告密,又仗着人多势众。」听到这里,丁武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被指责倚仗人多,并不能让他感到惭愧,当他知道王建华的身份之后,他就知道,除非依靠人数上的优势,否则很难把她抓来。但真正让他吃惊的是,这个女刑警最终还是猜到了是有人告密。「王警官,说说你们警方的一些信息吧。你要是说得好,也许我就能把你身上的绳索解开,让你和我的手下一对一地斗一场。」王建华知道什么「一对一地格斗」都是随口说的,既然是在一场激烈的搏斗之后,仅仅由于体力不支而寡不敌众被人活擒,就不能指望歹徒主动放开她。但她依然不动声色地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如果没有呢?」丁武扬了扬手中的软鞭,道:「那就让你试试我们四海帮的手段。」「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响起。男人手中的软鞭不停地落在女刑警的身上。丁武则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被严刑拷打的王建华,脸上流露出满意的淫笑。王建华紧紧地咬着牙关,这是她第一次被歹徒擒住,也是她第一次遭到严刑拷打。以前在卧底的时候,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身为一个女刑警,即使在被俘的状况下也不能向歹徒屈服,更不能透露出警方的线索,因此,她必须忍受住。丁武看着眼前的女警官,她的嘴中不停地发出哼声,每一次软鞭落在她身上之时,她那秀气的眉头就会皱一次,晶莹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流淌下来。随着拷打的继续,她不时地仰起头,身体不断地扭动着,粗看是要挣脱绳索的捆绑,但仔细地一想就知道是在渲泄被拷打的痛楚。丁武把手微微一抬,拷打女刑警的歹徒立刻停了下来。原本紧咬牙关的王建华也顿时松了一口气,不停地喘息着。她的白色汗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了,在拷打的过程中,衣衫破了好几处,到处都是殷红的鲜血。胸罩的左肩肩带在刚才的挣扎中滑落到了上臂,尖挺的双乳随着喘息起伏着。丁武慢慢地踱到了王建华的眼前。女警官看着步步逼近的歹徒,目光没有丝毫的动摇。突然,一个兴奋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老丁,还是交给我吧。」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建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终于明白了一切。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西装笔挺的男子悠闲地走了进来,他的两道目光中透出了无比的淫邪之意,直盯着女警官的裸露出的部位。「郑宣,原来是你!」「不错,是我。王警官,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那次在我的办公室里,你不是很狠么?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你现在被绑得动弹不得,还有反抗的能力么?到时候,我想怎么对付你,就怎么对付你。」郑宣走到了丁武的身边,仔细地打量着刚遭受严刑拷打的女警官。以前从未在男人面前露出的两只秀美的脚赤裸着,被绳索固定着。她虽然坚定地望着把她抓住的歹徒,但在拷打之后,神色略现憔悴。王建华的汗衫布满了血水和汗水,湿淋淋地贴在了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破碎之处,露出被汗水湿透的光滑的肌肤,映着灯光,晶莹无比。顿时,郑宣似乎失神了,他的眼光不再移动,思绪则回到了不久前的一个中午。

    为了一个案子,郑宣认识了王建华。从第一天起,他就被这个女刑警的英姿飒爽和贞洁的气质所吸引住。不幸的是,王建华除了和他保持着工作上的关系之外,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触。于是,郑宣对王建华送上了一束束的玫瑰,却被女警官婉言拒绝了。在此之后,王建华开始把郑宣作为一个普通的朋友对待,态度比以前自然友善多了。郑宣虽然心有不甘,但在此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正是那个中午,两个人外出调查结束,吃完了午饭,一齐回到了郑宣的办公室。为了这个案子,王建华几乎每天晚上都过了夜半才睡,因此说好借用郑宣的地方打个盹。当郑宣从厕所回来之时,无法抵抗多日来连续工作疲劳的女刑警已经横卧在了办公室中的长沙发上。郑宣没有敢惊动进入梦乡的王建华,只是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做自己的事,随后偶尔看一眼熟睡的年轻女郎。那次王建华的穿着和现在完全相同。她脱了凉鞋,正面向内侧身睡着。由于沙发不够长,女警官蜷曲着双腿,丰盈圆润的臀部对着外侧,使人遐想不已。少了凉鞋的阻碍,郑宣可以欣赏到她那的双脚的纤美的曲线,以及透过浅灰色的丝袜清晰地看到她的脚趾。由于蜷曲着身体,王建华的上衣背面的下摆也缩了上去,而蓝色裙子的上沿则随着腿部的蜷曲向下滑落,两者原本有着一寸左右的接合,现在则不到半分,只要王建华的动作再稍稍大一些,就会露出身体的肌肤。郑宣和王建华接触了很长时间。但在炎热的天气中,贞洁的女警官很在意自己的身体。无论在什么时候,郑宣至多只能看到她的手臂和小腿,其它部位从未出现在男人的眼前,连走光的场面都没有出现过。他知道,一个最好的机会已经到了。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很想走上前,用手掠起那衣衫的下摆,但又唯恐惊动了心中的女神。就在郑宣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同时,女警官似乎醒了,她微微转身,悠闲地伸了一个懒腰,双臂的舒展使得汗衫的下摆飞扬着。猛然,她意识到了这个动作有走光的可能,迅速地收回了双臂,将汗衫的下摆压住,同时向周围望去。郑宣不得不收回偷窥的目光,埋下头,装作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女警官那令人神往的身体,但时间之短甚至使他无法确信,更无从欣赏。王建华很快又睡着了,这次她正面向上,双腿微曲。女警官均匀地呼吸着,紧身的汗衫包裹着她那标致的身段,挺拔的乳峰有节奏地起伏着。这一切都不停地撞击着郑宣的心,渐渐地,一种邪恶的冲动从他的心中昇起。郑宣小心地走了过去,拿起了王建华的提包,从中取出了一副闪亮的手铐。在逼近熟睡的女警官的过程中,郑宣始终小心翼翼,不发出一点声响,然而一到沙发边,他猛然扑了上去。当王建华从睡梦中惊醒之时,她的身体已经被扳了过来,正面朝下,两条手臂已经被反剪到了背后。她奋力地扭动着身体,挣扎了起来。兽性大发的郑宣拼命地把女刑警扭住,随即手铐铐在了她的手腕上。「郑宣!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王警官,我太喜欢你了,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身体……」郑宣语无伦次地说着,双手捏住了女刑警的脚踝,把她从沙发上拖了下来。男人抓着王建华的双脚把她再翻了一个身,随后整个身体扑了上去。「不要!住手!郑宣!住手!」王建华惊呼着。郑宣左手抓着她的秀发,右手按住了她的左胸,整个脸向着女警官端秀的脸庞上靠去,准备吻她。不料就在这一瞬间,郑宣觉得腹部猛遭重击,痛得难以忍受。他知道王建华的武艺十分高强,本以为把她的双手铐在背后,加上她没有穿鞋,双脚的杀伤力应该不大,这样就可以把她制服,没有料到女警官在这种状况下居然还能用膝盖反击。毫无准备的郑宣顿时左手一松,右手反射般地去捂住腹部。从郑宣动手,到王建华反击,不过是十多秒钟的时间。女警官凭着经受的训练,瞬间找到了反击的机会,而且她一旦找到了这个机会,就不会放过。她连续地使用的膝盖撞击着郑宣,使得他滚在一旁。随即,王建华依靠腰腹力量迅速站起,又迅捷地向郑宣一侧跪倒,用膝盖压住了郑宣的肩部。「把手铐的钥匙给我。」王建华一脸严峻,却使得她那端秀的脸庞显现出无可比拟的俊美和英气。郑宣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解开了自己的手铐之后,女警官穿上鞋,拿了包,一拍略带凌乱的衣衫,半句话不说,立刻离开了郑宣的办公室。

    在郑宣的示意下,几个歹徒将王建华从墙上解了下来。武艺高强的女警官依旧被反绑着,因此一名歹徒从后面将她反剪的双臂架住,另两个歹徒抓住了她的小腿,使得她只能徒劳地挣扎着。三个男人把王建华抬到了另一个刑架上。这是一个小型的拷问台,基本呈水平状,只是略带倾斜,其大小刚好可以将女刑警的上身固定住。两条黑色的皮索从空中垂下,分别绑住了王建华的双脚,只需要拉动皮带就可以轻易地改变她下身的姿势。郑宣把皮带微微一拉,使得女警官的双腿被迫向上抬了起来,和水平形成了30度的夹角。蓝色的裙摆也随即翻落,露出了她的膝盖。郑宣看着这个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刑警,双手不由自主地摸向她那赤裸的双脚。「王警官,那天你几乎已经被我制服了,可惜我一时的大意,还是没有能够得到你的身体。不过今天就不同了,就算你的身手再出色,被绑成这样也是没有机会逃脱的。你的性格这么刚毅,不肯说出警方的信息,那就只有便宜我了。」「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他抓着女警官的脚掌,肆意地揉捏着,用手指不停地抚摸着晶莹的脚趾。王建华的脚十分纤秀,肌肤光润,形状柔美,令人着迷。「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平时从来都没有光着脚出现在别人的面前,今天可让我们大家一饱眼福了。那天我抓住了你的双脚,但没有剥你的丝袜,最后你还是依靠腿上的功夫脱险了,没想到今天我还可以摸你这双赤脚。」王建华的双眼中射出了愤怒的火焰,连她的男友都没有机会一睹她的双脚,此刻,竟然被这个无耻的律师肆意地玩弄着,自己空有一身武艺却被绑得失去了反抗能力,心中充满了羞耻感。但她的坚毅使得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郑宣对女刑警的坚毅不禁有些不耐烦了,他停止了玩弄王建华的双脚,转向了她的上身。男人的手抓住了白色汗衫的衣领,只见这件上衣被软鞭绞得破碎不堪,完全被血迹和汗水湿透。一旁的丁武插口道:「慢着,再给她一个机会。王警官,你要是现在肯说,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他想干什么你也知道。」「老丁,这个女警官可刚烈得很,不让她尝尝我们的厉害,她一定不肯招供的。」「嗤」的一声响起,由于汗衫已经很破了,所以郑宣这种并不强悍的男子也可以轻易地将其撕破。王建华的上衣自右肩至左腰被撕破,整个上身顿时呈半裸的状态。在遭到了严刑拷打之后,女警官的身体上已经出现了几道鞭痕,自伤口缓缓地流淌着鲜血。在灯光的照耀和鲜血的映衬下,微微汗湿的肌肤细腻光洁,出现了一种先前未曾体会到的白皙和晶莹,宛若美玉,给人以圣洁的感觉。男人们看着女刑警裸露的左肩以及丰满的左乳峰,不禁发出了一阵赞叹声。由于胸罩的左肩带已经滑到了手臂上,胸罩的左罩杯移位,半球状的乳房已露出了接近一半,罩杯边沿露出了淡淡的乳晕。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