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摆布母女
  • 发布时间:2018-04-10 21:3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日式捆绑》

    《慢慢接受》

    晚上的一顿饭,对方慧芬母女而言,味同嚼蜡。

    吃晚饭,方慧芬将碗碟收拾到厨房,见女儿依靠在门边欲言又止的模样,冰冷的心中升起几分暖意,轻轻的将女儿揽入怀中,说道:「我没事,在你长大成人之前,妈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的。」

    「妈。」

    黄茜忍不住哭出声来,带着哭腔说道,「妈,要不晚上我去吧。」

    方慧芬摇了摇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不行,傻孩子,这是妈妈的命,你不要胡思乱想,乖乖待在家里,听见没,妈会尽快赶回来的。」

    黄茜流着泪点点头,静静的看着母亲在厨房中辛勤的背影。

    待收拾好家务,方慧芬和黄茜进了卧室,黄茜看着母亲换上一件黑色的镂空绣花胸罩,将原本就极为丰满的乳房衬托更加饱满鼓胀,两团肥硕的肉球堆挤出深邃迷人的乳沟,下身是窄小的黑色蕾丝短裤,四条带子连着黑色的裤袜,将她迷人的腿部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外面穿了一条水红色的短裙,上身是肥大的白色短款长袖T恤,堪堪遮住肚脐,再罩上一件黑色的半身小皮衣,脚上配一款中筒皮靴,顿时化身为时尚性感的午夜娇娃。

    「好看吗?」

    方慧芬对着大衣镜转了个身,故作轻松的笑了下问道。

    黄茜强忍着泪水点点头,使劲摇着下唇,生怕引得母亲也落下泪来。

    方慧芬也强忍着心中的羞耻,唯有那微微颤抖的手指,把她内心中的恐惧毫无掩饰的表现出来。

    「我走啦,好好看见。」

    方慧芬在门口对女儿做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赶紧走出门去,唯恐让女儿看到自己那再也忍不住的伤心眼泪。

    在小区的门口,方慧芬拦下一辆出租车,面对她这样夜晚出门,又穿着性感的大美女,中年司机一路上都没忍住偷偷的从后视镜里不停的偷看,而且还两次试图搭讪,不过方慧芬懒得理会,闹得中年司机自讨没趣。

    车子停在红环路的一家宾馆前,宾馆不大,名字倒是挺大,叫友谊宾馆。

    方慧芬站在友谊宾馆的门口,低头看了看手机,最后一条短信写的清清楚楚,让她晚上8点半赶到友谊宾馆303号房,发信人就是那个陌生的恶魔。

    深吸一口气,方慧芬缓步走进宾馆大厅,面积不大,设备也很简陋,前方的柜台后面,有一个女人被脚步声惊动站起来,热情的问道:「住宿吗?」

    方慧芬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来找303号房客的。」

    「哦哦。」

    柜台后的女人打量了方慧芬一眼,懒得多问,像他们这种小旅馆,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靠着偷情或者嫖妓的开房,她拿出一张门卡,递给方慧芬说道,「之前有人要我将303的房卡交给来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方慧芬接过房卡,赶紧顺着楼梯走了上去,短短的三层楼梯让她每一步迈出都如履薄冰,心中的恐惧让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一切。

    插入房卡打开门,令方慧芬惊讶的是,房间内空无一人,正在这时,短信铃声响起。

    「把门关上。」

    方慧芬依言将房门锁死,四下一打量,连卫生间和衣橱都看了,确实是没有人,安静的环境让紧张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但同时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短信铃声再次响起,她急忙看了下。

    「你很听话,我很高兴,放心,只要你一直这么乖巧听话,我是不会把视频公开了,让它成为我们之间永久的秘密。」

    方慧芬心中哀叹了一声,听对方的口气,是要一辈子用这件事控制自己了,她也不想白费气力去哀求了,反正今晚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于是写道:「我已经到了,你在哪?」

    很快,对方的短信便来了:「你不用管我在哪?方老师,你今天穿的衣服性感吗?对了,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方慧芬回复道:「很性感,你可以这么称呼我,那我怎么称呼你。」

    莫枫想了下,写道:「你可以叫我X先生。方老师,你穿是是什么衣服?可以描述下吗?」

    方慧芬回复道:「白色的T恤配红色的短裙。」

    莫枫写道:「裙子是裹屁股的那种吗?你的屁股又白又翘,我很喜欢。」

    方慧芬被问的有些窘迫,好半晌才回复道:「是裹臀的,谢谢你的赞美。」

    但是接着收到的短信,让她更加窘迫和无奈,对方在短信中明白无误的让她用手机拍下自己的屁股,然后将照片发给他。

    方慧芬不敢拒绝,反正今晚她已经做好了失身的准备,现在的要求虽然难堪,但却也不是不能接受,于是咬着牙趴在床上,用手机对着自己的屁股拍了一张发送过去,很快便收到了回复。

    「方老师,你的屁股真漂亮,你的学生肯定很幸福,每天都可以对着这么漂亮的屁股上课,怕是乐不思蜀了吧,我猜你教的班级学生成绩肯定很差,每天就只顾着看你的屁股了。」

    方慧芬看得面红耳赤,争辩道:「才不会,他们都是很单纯的孩子,没有你们这些社会人的乱七八糟的思想。」

    莫枫看着短信冷笑了两声,回复道:「方老师,我有个建议,如果你告诉班上成绩不好的学生,只要考了好成绩就可以摸你的屁股,我想即便是最差的学生也会发愤图强的。」

    方慧芬被弄得难堪至极,也不知如何回复,只能写了两个字「乱讲」发了过去。

    莫枫看到这两个字,笑的差点从床上跌下去,心说方慧芬倒也有可爱的一面。

    当方慧芬看到下一条短信时,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乖乖的脱掉短裙,对着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屁股又拍了一张,然后发过去,片刻后收到新的要求,要她多换几个角度多拍几张穿着内裤的照片。

    方慧芬一口气拍了八张,羞得她满脸通红,随便的倚靠在床头,看着手机上正发送过去的图片,羞窘难当。

    莫枫看着手机里的八张屁股图片,也是倍感刺激,脱掉裤子,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套弄着自己的阳具,又给方慧芬发了一条短信,说道:「把内裤脱了再拍几张。」

    方慧芬无奈,只得光着下身又拍了几张,莫枫看着手机里新鲜出炉的照片,狂咽口水,胯下的阳具在手掌的套弄下已经硬的如同铁棒,让他差点忍不住想要去隔壁的房间找方慧芬好好发泄一把,没错,他就躲在305房间里,与方慧芬只有一墙之隔,花了两倍的钱,没身份证也开了一间,这种事情旅馆老板见的多了,基本上都是为了嫖妓,只要有钱赚,她根本懒得理会。

    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念头,莫枫又发信息道:「方老师,你的屁股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已经无耻的硬了,真的好想干你,你底下潮了吗?」

    方慧芬看着这条短信,无奈的用手指摸了摸胯下,阴唇干干的,于是老老实实的回复道:「没潮。」

    莫枫回复道:「那你就用手指摸一摸,把那里摸潮,然后发照片给我。」

    莫枫发完短信,躺在床上,一边用手套弄着阳具,一边看着手机的图片,想象着隔壁发生的事情,浓重的喘息声从他的口鼻中发出,脸色涨得通红,情欲攀升到了极点。

    没过几分钟,新的短信发来了,莫枫乍一看,觉得有点恶心,但仔细看着,却又觉得实在是很刺激,这张图片居然是方慧芬的阴户特写,她是一只手撑开了大阴唇,另一手拿着相机在自拍,阴户光洁溜溜的,不知道是天然还是后天剃的,在闪光灯下,照片有点模糊,不过看得出有液体的反光。

    莫枫急匆匆的回了一条短信:「你可真骚啊。」

    方慧芬收到短信,脸涨的通红,回复道:「不是你要我拍的嘛。」

    莫枫淫笑了两声,写道:「想做爱吗?」

    方慧芬想了想,写了一个字:「想。」

    莫枫回复道:「想也没用,你今晚只能自己手淫,我们现在还没到见面的时候。」

    方慧芬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

    莫枫愣了一下,停止手淫的动作,坐直身子发短信问道:「怎么讲?」

    方慧芬写道:「你一直都跟我短信联系而不是打电话,我猜你是不是怕我听出你的声音。」

    莫枫摸了摸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苦笑道:「这骚货还挺聪明。」

    于是写道:「没错,我们认识,不过你方大美人一向眼高于顶,我这等小人物入不得您的法眼。」

    方慧芬没有在意对方嘲讽的语气,想了下写道:「那个场景是在学校拍的,你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还是学校的保安?」

    莫枫嘴角抽了抽,回复道:「臭婊子,别再猜了,想找到我的身份,然后毁尸灭迹吗?我是你们学校扫厕所的大叔,专门扫你这种公共厕所。」

    方慧芬急忙回复道:「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你总不会只用短信调戏我就满足了吧,总归会见面的。」

    莫枫回复道:「我知道,不过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机,你也不用费心思去猜我的身份,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第二天整个网络上都会充斥你的偷情录像。」

    方慧芬看到短信苦笑了下,写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去猜测你的身份了,在你心目中,我是个放荡的女人,这点我不想辩解,我只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好吗?」

    莫枫邪邪的笑了下,回复道:「那当然,我还指望用这个秘密控制你一辈子呢。」

    方慧芬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我会如你所愿的,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我可以心甘情愿的做你的玩物。」

    莫枫回复道:「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方慧芬回复道:「这不是条件,只是个请求,如果你能答应的话,我会心甘情愿的配合你,而不是被动的让你干。」

    莫枫看着对方发来的干字,刚刚压下去的情欲又升腾起来,问道:「说来听听。」

    方慧芬鼓足勇气写道:「我希望你能放过我的女儿?」

    莫枫想了下,明知故问的写道:「就是之前你发来的那个照片。怎么,后悔了?」

    很快,他就受到了回复,「是的,我后悔了。」

    莫枫见了这条短信,对方慧芬的恶感才稍微退了一点,回复道:「可以,我本来就对小女生没什么兴趣,还是你这种熟女有味道,嘿嘿。」

    方慧芬见到这条短信,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回复道:「谢谢。」

    莫枫好奇的回复道:「我要挟你,你干嘛还对我说谢谢。」

    方慧芬回复道:「我是就事论事,你能放过我的女儿,我就应该对你道谢。」

    莫枫恶狠狠的回复了一句:「别以为讨好我,我就会放过你,记得你的承诺,从今天,从现在起,你,方慧芬,方老师,就是我X先生的玩物,听明白没有。」

    方慧芬深吸了一口气,回复道:「是的,我明白了。」

    莫枫心中冒起个恶趣味,写道:「以后别叫我X先生了,以后叫我主人,记住没。」

    方慧芬老老实实的回复道:「记住了,主人。」

    莫枫哈哈的笑起来,回复道:「哈哈,记性倒是不错,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要听我的话,不许反抗和提出任何疑义,就算我用皮带抽你,你也得高兴的喊舒服,听见没。」

    过了好一会儿,莫枫才收到短信,上面简单的一句话:「听见了,主人。」

    莫枫见了心情大好,没想到方慧芬的抵抗力如此之低,他还以为是因为要挟的缘故,浑不知方慧芬做了十几年的家族性奴,早已经被磨得没有办法棱角。

    方慧芬发出了短信后,无奈的看着手机出神,她仿佛能看见自己的未来,在重重枷锁之后,又套上了一个沉重无比的枷锁,那种看不到希望的未来让她有些不寒而栗,忍不住抬头望了望窗外,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一大摊鲜血,自己是不是也干脆选择舅妈的那条路走呢,心绪纷乱之间,新的短消息来了,看完这条短信,她嘴角咧出一丝苦笑,回复道:「芬奴知道了,主人,以后我就是主人的芬奴。」

    莫枫收到短信,得意下达的第一个指定,写道:「芬奴,把你的上衣也脱掉,让主人检查一下你的胸部是否下垂变形了。」

    方慧芬脱掉衣服后,主动自觉的拍了七八张胸部的特写,有单独一个乳房的,有手臂托着双乳的,还有深邃乳沟之类的,甚至连乳头和乳晕都单独拍下来发过去,硕大的乳房微微有一些下垂,但并不影响美感,反而更加增添了沉甸甸的视觉冲击,让莫枫大呼过瘾,不禁发短信过去大加赞扬。

    莫枫发完文字短信还觉得不过瘾,他干脆把自己的阳具拍下来发过去,然后发短信过去写道:「现在把你的手指放到嘴巴里,想象着是含着我的鸡巴,好好唆唆舔舔,说点淫荡的话,我马上打电话过去,把你最淫荡的一面的彻彻底底的展现给我。」

    发完短信,等了几秒后,莫枫迫不及待的拨通了方慧芬的电话,一声忙音响起后,电话便接通了,对方似乎沉默了一下在组织语言,莫枫甚至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接着便是一种唆东西的啧啧声,方慧芬的声音也在电话中缓缓的响起。

    「是主人吗?我是芬奴,主人你在听吗?」

    方慧芬的声音轻柔无比,与平日里在课堂的声音有些不同,多了许多的妩媚和讨好在其中,语速也慢了许多。

    莫枫强压下说法的念头,连嗯都不敢嗯,生怕被听出端倪。

    方慧芬见电话那头只有呼吸声,心知对方的小心谨慎,便也不再试探了,而是强自装出开心的样子,娇笑了一声说道:「主人不方便说话的话,那就我说您听吧,主人,我想你。」

    这个声音听得莫枫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难听,而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换做是昨天,打死他都无法想象,端庄优雅的方慧芬会比三流小明星的声音还要嗲,不过说实话,莫枫倒是更希望方慧芬能用正常的声音说话,只是现在在通话中,他也无法给对方发短信说明。

    方慧芬语不惊人死不休,接着娇声说道:「主人,我发过去的屁屁照好不好看,你让我拍了那么多的照片,是不是特别喜欢芬奴的屁股,嘻嘻,主人,你想不想摸一摸,人家的屁股弹性非常不错,又大又软,主人,人家好想你快点来摸摸人家的屁股啊,哎呀,好痒好难受。」

    听着电话气喘如牛的喘息声,方慧芬也觉得有些羞赧,好在平日里牛天禄那个混蛋的花样也不少,每次在床上都让她变着花样叫床,只是那些时候往往都是迷药催情加上做爱的情欲冲动,才让她放浪形骸,像现在这种,在理智清醒的情况下说这些话,对她来说倒真真是第一次。

    莫枫咬着牙狂咽口水,手不停的撸动着硬挺的阳具,一阵阵的快感随着阳具的勃起蔓延到全身,眼看着似乎就要到射精的边缘,电话那头的方慧芬依然说着淫词烂语,这会儿把话题又转到自己的胸部上去了。

    「主人,你猜我现在摸的是什么地方?嘻嘻,让芬奴来告诉你吧,我正在摸我自己的奶子,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会喜欢这两团肉,而且好像越大越喜欢,主人你喜欢大胸部吗?芬奴的胸部可是很大的,沉甸甸的,哎呀,跟主人说着话,奶头都硬了,啊啊啊,好想把奶头塞到主人的嘴里,让主人用牙齿咬我的奶头,嗯嗯嗯,主人,你想不想舔我的奶头,揉捏我的乳房,啊啊啊,我自己捏也觉得有点舒服的感觉呢,主人,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呢?我的身体好难受,好想你。」

    莫枫再也忍不住了,紧闭双唇,身体微微抖动,白浊的精液从硕大的龟头中喷涌而出,阳具连连抖动,射精带来的高潮快感让他差点就呻吟出来。

    经验丰富的方慧芬从对方浓重的鼻息中立刻就判断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主人,你刚刚射精了吗?哎呀,真可惜,如果我在旁边就好了,主人的精液是多么的宝贵,怎么能白白浪费呢,主人应该把又粗又硬的鸡巴塞到芬奴的嘴巴里,我一定会一滴不剩的全部咽下去,主人,我喜欢你的鸡巴,又长又粗,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被主人干了,主人,你想干我吗?如果你想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哦,芬奴的身子全部都是主人的,啊啊啊,我好难受,啧啧啧,主人,我在唆你的鸡巴,你听见声音了吗?好长,啧啧啧,好粗啊,啧啧啧,主人,啊啊啊啊。」

    受到言语刺激的莫枫,刚刚软下去的阳具再次硬挺起来,咬着嘴唇听着方慧芬连续不断的淫靡软语,在快速的撸动下,不久便经历了第二次射精,而方慧芬说着说着,也愈发的意乱情迷,从一开始的被迫到后来的情难自禁,一手持着电话说着淫语,一手的几根指头尽数没入湿淋淋的阴道内,在不停的抽插抚弄中,自己也痛快淋漓的攀上了一次高潮。

    两人高潮的时间相差无几,一时间,电话中没有什么声响,只有各自浓重的鼻息和喘气声,这些气息的声音却仿佛比任何淫词秽语都显得更有说服力,良久,方慧芬才用正常的语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主人,芬奴刚才的表现还满意吗?」

    莫枫实在忍不住,尽量压低声音,重重的嗯了一声。

    方慧芬如释重负,轻声说道:「那我以后会按照约定乖乖的做主人的性奴,也希望主人能信守承诺,保守住秘密,同时也不要对我的女儿下手。」

    她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一时有些茫然,以为对方是要出尔反尔,但很快新的短信就发来了,看完短信,她这才放下心,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莫枫把玩着手中的手机,看着最后发出的短信,面上露出一道颇有玩味的笑容。

    意外中得了个这么好晚的玩具,莫枫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稍息片刻后,恢复了精力的莫枫又要求方慧芬拍些淫荡的图片发过来。

    面对对方的无礼要求,方慧芬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很快,莫枫的手机相册里便被各式各样的隐晦图片所占据,女主角全部都是方慧芬,这个平日里端庄秀美的高中女教师,此时此刻所表现出来的骚劲,足以让任何自诩为开放的自拍爱好者相见形绌。

    弄到最后,两人的手机都发出了低电量提醒,莫枫这才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给方慧芬发短信道:「今天先到这里吧,方老师的表现实在是在下大开眼界,佩服佩服,来日方长,我一定会努力发掘出方老师最淫荡的潜力。」

    方慧芬今晚被折腾的够呛,被短信弄得欲火炙燃,光靠手淫根本没办法扑灭心中的欲火,心中暗恨对方为什么来这么一出,干脆把自己直接干了就是,结果弄得自己现在不上不下的分外难受,于是回复道:「主人,可是芬奴现在被您弄得浑身燥热,难受死了,怎么办?」

    莫枫笑骂了一句骚货,回复道:「去洗把冷水澡降降火,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发现你跟其他男人瞎搅和,嘿嘿,后果自负。」

    方慧芬撇了撇嘴,写道:「知道了,主人,那我洗澡了。」

    「嗯,去吧,我睡觉了。」

    「晚安,主人。」

    方慧芬在最后的短信后又附了一张撅着嘴唇送香吻的自拍,惹得莫枫忍不住又笑骂了一句骚货。

    把衣服收拾整齐,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莫枫悄悄的下了楼窜出宾馆,一溜烟的消失在马路尽头,浑然没发觉,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的出租车里,一道惊讶和疑惑的目光紧紧盯着他消失的背影。

    又过了十来分钟,一个身姿摇曳的女人从宾馆大门走出来,她左右看了看,突然一辆出租车驶到了她的面前停下,她伸头往里面一看,不由苦笑了下,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汽车重新发动,也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