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媳公爹造小人
  • 发布时间:2018-01-17 06:2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淫乱大家庭》

    《和妈妈一起洗澡,教我性爱》

    儿媳淑蓉淫荡的反应,更激发她老公爹的性欲,依然快速埋头苦干,直感到媳妇的肥穴里,阴壁上嫩肉,把大鸡巴包得紧紧的。嘴上哼道:”喔……爽死我了……啊……“。

    卫老疯狂地抽插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儿媳的奶子来,”啊“了一声,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放过呢?于是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边仍然用力地用自己的大鸡巴在儿媳淑蓉的屄里面做活塞运动,一边伸手掀起儿媳淑蓉的吊带衫,由于天热,淑蓉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少,当向上脱掉淑蓉身上吊带衫,卫老一眼就看到那两只肥大的胖奶,清楚地看到了那两座像山峰一样依然高耸的奶子,由于刚才的捏摸,她身上的胸罩已离开包裹的胸前大乳房了。

    被干得舒服连连的儿媳淑蓉看到公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又发现公爹在脱她的吊带上衣,她于是弯起腰身用手一下子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和胸罩。当她再发现公爹已弯身到她的胸前时,双手快速搂上了公爹的脖子,露出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点!……“卫老看见儿媳淑蓉脱光了衣服,自己也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弯身一手抱着儿媳淑蓉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全部抽出又全部插入,而且狠狠地一插到底。好舒服呀!这就是女人!卫老心里叫喊着,日它妈的,舒服呀!

    风吹得更急了,看得出今夜将暴雨来临,岸边的野草被风吹得起伏,只有几只夜出的鸟又飞回了树林,惊恐不安地鸣叫着。

    卫老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淑蓉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此时也舒服得魂飞魄散,进入仙境,双手双脚紧紧缠在家翁身上,拼命摆动着肥大的臀部,挺高阴户,以迎接他那狠命的冲刺。嘴上淫荡地叫着:”哎呀……亲公爹啊!……亲丈夫……我美死了……好舒服……好痛快……我……美得要……要上天了……喔……“。

    卫老见淑蓉如此淫荡的反应,更加激发他的性欲,那粗大坚硬的大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儿媳淑蓉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卫老的手更不停地揉搓着淑蓉那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

    儿媳淑蓉被干得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啊……公爹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

    卫老的大肉棒疯狂地抽插着,在儿媳淑蓉体内肉棒的早已被淫水淹没了,她的体内深处发出了淫水汗黏膜激荡的声音和不时传来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的声音,卫老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抽送着。

    ”啊……我不行了…喔……肉棒干死我了…喔…快…喔…爽死了……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爽死我了……“儿媳淑蓉也在鸣叫着,声音慢慢地变得很小,但很急促,如同催命一般。卫老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淑蓉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淑蓉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她此时已舒服得魂飞魄散,进入仙境,翻来覆去就是一句:”我死了!……我舒服死了!“二十分钟后,卫老此时也快达到高潮,像野马似的,发狂的奔驰在草原上,双手搂紧淑蓉肥白的臀部,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儿媳妇的花心之上。就在儿媳的颤抖中结束了自己三十多年后的第一次真正的性交。积蓄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喷撒在儿媳的肉洞深处。淑蓉因公爹再次带出高潮。阴道收缩,浑身颤抖,神志不清,像过电一样。象是完全虚脱一样,最后用力地弓了一下身体,吧紧紧地抱住公爹,高叫了一声:”啊!…公爹!你太能干了…我舒服死了!“说完后,倒地床上,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

    翁媳两人在极度的性欢愉后,卫老将他的大阳具继续让它泡在淑蓉的小穴里面,爬在儿媳身上一动不动了。

    这时候,雨下来了,很大很急,打得江水叭叭的响,大地笼罩在一片迷茫之中!卫老较儿媳淑蓉先回过神来,他听到雨声反而觉得了安静,仍依依不舍地趴在儿媳的肚子上听着风狂雨骤,很有些夜来渔舟听雨声的味道。

    淑蓉过了好半天时间,才从那迷幻中回过神来。她的身体还沉浸在那快感当中,天啦!这是种什么感觉啊?她好像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滋味!这种让人飞上天的滋味。她这样想着,身体还有时在轻轻地颤抖。

    完全回过神来的淑蓉,虽在公爹的性爱中得得从未有过的愉快,见到公爹还趴在她身上,但是面对公爹还是有些羞愧,她轻轻地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公公。在公爹离开后,她拉过被子盖在脸上,身体却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巨大快乐。

    ”是爹不好呀!爹不是人呀!“清醒过来的卫老心里还是有些发怯,不安地说,刚才的威风全不见,像一只落了水的老狗,弯着身体躺在床上。

    半天,淑蓉才拉开被子,大胆地望着还在发呆的公爹说:”不怪你,爹,你也难过呀!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了!儿媳也是自愿的,反正都做过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要不说出去就行!没人知道的,再说儿媳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这些事情做过后也就没什么了,咱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呀!“听着儿媳不怪自己,卫老才稍微轻松了一些,盯望着儿媳说:”那你今晚就在这船上睡吧,别回去了,家里我也有好久没回去过了,住不得人了!“淑蓉望着公爹,点了点头说:”下这么大的雨,我也不能走了,爹,雨这么大,小心船被冲走,把船开到前面的山崖那里去吧!那里没人去!“卫老点了点头,也不知为什么,轻叹了口气,穿好衣服出去,把船开到山崖下停好,再又钻进卧室里去。

    儿媳淑蓉在公公去开船时,一直赤裸着身体躺在那里,慢慢回味着刚才公爹给她带来的巨大快乐,她觉得公爹的大阳具太可爱了,给她带来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睡吧!爹!“她见公公进来时,把赤裸的身体向里挤了挤,空出一块地方来,让公公睡在自己的身边。

    卫老犹豫了好半天,就去熄灭了灯,才慢慢地上床来,在儿媳的身边和衣躺了下来。但他见儿媳淑蓉还是赤裸着身体平躺在那里时,他觉得儿媳淑蓉已不排除他了,他望了儿媳一会儿,他忍不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楼抱着儿媳睡了。儿媳淑蓉像只温驯的小猫般一样的闭着眼睛,任由公爹楼抱着身体,很快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

    外面的雨下得大,可楼抱着赤身裸体的儿媳的卫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身边的儿媳淑蓉,不断地发出一股股浓郁的成熟女人味道,那味道刺激得他身下的大阳具又再次地高挺起来。

    到了下半夜,雨下得小了,淑蓉安静地在公爹的怀里睡得一觉醒来后,觉得身边的卫老,好象还没有入睡,她怕公爹经过晚上的那高度兴奋会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关切的问道:”怎么了?爹,怎么不睡?身上哪儿不舒服吗?“卫老呢喃了半天,脸都红了才开口说:”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就是又……想了!又想那个了!“儿媳淑蓉在黑暗中望着公爹吞吞吐吐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说道”又想了?“在黑暗中伸手一摸往公爹那里一摸,果然,卫老那下面又胀鼓鼓地立了起来,还是那么坚硬。

    ”怎么又想了呢?“ 淑蓉觉得奇怪,这么大年纪,刚刚做完还能又高挺起来,惊呀、好奇地问。

    ”没什么!好多年没做了,它还没够呢!你睡吧!“卫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可不能憋,当心憋坏了!“儿媳淑蓉笑着说,当说完这些话时,想了一下,可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翻转过身侧躺着,她刚才摸上公爹那高挺的大阳具,心想着它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快乐,她也想再享受一次,见公爹还呆在那里没动,虽然屁股对着卫老,却说道:”爹,你来吧,可别憋坏了!反正都已经做过一次了,不在乎多做一次!“末了,又加了一句:”爹,你轻一点,你这个太大了!“听到儿媳说的话,卫老一下又清醒了,他兴奋地说:”好儿媳,你比谁都强呢!“儿媳在黑暗中仍侧躺着,卫老撩开了她身上的被子,在她身后,双手抱着她的那对肥大光滑的屁股弄着。卫老有些疯狂地低着头,舌头在儿媳的大屁股上舔着,双手也不安分在在她的臀部,大腿上,两腿间的要害部位抚摸着。好多年没有这样享受过了!卫老想着,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了。

    淑蓉慢慢地她的欲火又燃了起来。淑蓉的屁股被公公舔得发痒,就翻过身来,平躺在床上,不让公公舔屁股了。卫老嘿嘿一笑,又开始在她的肚子上亲舔个不停,双手迅速地抚摸上了儿媳淑蓉的那双高挺的大乳房。

    ”爹,你舔得痒死人了!“儿媳边挺着肚子任公爹亲舔,一边咯咯笑着说,还拿手去轻轻地打老公爹的头一下。

    卫老慢慢向上亲舔,慢慢他吸吮着儿媳的一只乳房,张嘴将硬挺的粉红色乳头含在嘴里。一手仍继续抚摸着另一只乳房。卫老吸完了右边的乳房,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乳头。他一下子用舌头旋转舔着乳头,一下子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乳头。

    儿媳淑蓉被公爹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娇喘,周身火热,双手紧抱住他的头,生怕他离开。不继地往公爹嘴里挺送自己的大乳房。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啊!……公爹……嗯……嗯……“”来,好儿媳,你给爹舔舔下面,爹痒死了!你舔着舒服!“卫老说。就停止了对淑蓉的抚摸,跪在儿媳的面前。

    儿媳淑蓉已是淫欲高涨,她结婚几年从没舔过男人的鸡巴,想不到却要舔公公的鸡巴,一股羞意涌上心头,下体涌起的麻痒、舒服,又促使她毫不犹豫地伸手,就抓住卫老下面那根大鸡巴,塞进了小嘴里轻轻地吮吸起来。儿媳淑蓉用手扶住公爹的大鸡巴,先在大龟头上吮吸几下,再让鸡巴在嘴里出入。闻着公爹鸡巴的味道,淫心大动,骚穴流出一股淫水。

    儿媳淑蓉舔了一会几问道:”公爹你的。鸡巴好大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卫老含糊不清应道:”好就这样…骚媳妇。“ 又手扶住儿媳淑蓉的头,轻轻地将大鸡巴往她嘴里送。

    卫老在儿媳淑蓉吮吸大鸡巴一会儿后,从她嘴里抽出来,说:”你吃过我的大鸡巴,好儿媳,来躺好,让我来为你服务。“在儿媳淑蓉平躺在床后,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把头埋入她的隐处,慢慢把脸贴向眼前那迷人的蜜穴,他用力的嗅着她蜜穴里所散发的香味。他急忙的将舌头凑向她的蜜穴,卫老轻轻的触碰着时,儿媳淑蓉像电击般的身子后仰,难耐的身体也颤抖起来。”……啊……啊……啊……阿……“ 儿媳淑蓉控制不住的叫起来。

    卫老的舌头伸进儿媳的蜜穴里舔着儿媳的小阴唇,他仔细的舔着儿媳的小阴唇上的每一部份后,又将舌头伸到儿媳的阴蒂上舔着。

    卫老温暖的舌头如触电般的舔舐,让儿媳淑蓉的身子忍不住地一颤一颤的,儿媳淑蓉忍不住的双脚将老公爹的头夹得更紧了。大声地叫了起来:;”嗯……啊……不……不要……这样我就不行了……喔……喔……啊……“但她还在不停在抬起腰身,将那蜜穴往公爹嘴里送。

    最后卫老的嘴整个罩住儿媳的小阴唇,他开始拚命吮着儿媳蜜穴里所流出来的爱液,舌头则伸入儿媳的蜜穴里,像肉棒抽插一般的进出的舔着。

    没多久,淑蓉就先不行了,毕竟是过三十的人了,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啊……“一边喘着气,一边呻吟:就催卫老:”爹,我不行了,痒死了,你快点上来吧!“卫老也早就有些受不了啦,就趴到她身上,淑蓉已经握着大鸡巴往洞里拖。卫老一面呼着气狂吻淑蓉的胸前,”喔……啊……“他们俩同时呻吟起来。淑蓉忘却了一切淑女的作派,翘起屁股向他的肉棍迎去。卫老感觉到了儿媳的冲动,故意玩弄着儿媳不完全进来,进去一点又停在那里。

    ”哦……公爹啊……我……嗯……对……就是这样……哦……我受不了了…别折磨我了,快抽我那骚穴吧…“ 听到儿媳的呻吟,卫老也把持不住了。他对准儿媳的蜜穴用力一挺……「啊……啊……喔……啊……」淑蓉大叫一声。一种充实的感觉向她袭来。 「嗯……嗯……」淑蓉尽力抬起屁股让老公爹能全根插入。

    卫老插了进去后,觉得儿媳淑蓉骚穴还是那么润滑那么温暖。

    无忧这一次,卫老冷静了许多,不像刚才第一次那样猛冲猛杀了,先是急一阵慢一阵地抽插着,这样搞得儿媳淑蓉又急又痒,似有骚不到痒处的感觉,拼命的把臀部上挺,越顶越高,嘴里淫声浪语的叫道:

    ”爹!别这样的整我嘛!里面痒死了……动快一点嘛……大鸡巴公公……求求你……我……我叫你亲丈夫好吗?“待她抬起屁股向上凑的时候,才又猛地用快抽猛插的奸法,狠狠地用自己的大鸡巴在儿媳淑蓉的屄里面做活塞运动几十下。

    ”爹,你好厉害!“ 被干得舒服的儿媳妇淑蓉,开始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双脚尽可能地张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爹插在自己骚屄里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公爹你的鸡巴太大了大鸡巴公爹坏鸡巴公爹轻点儿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大鸡巴公爹你操得媳妇好舒服用力再深点嗯大鸡巴真好… 公爹你真会操儿媳儿媳让公爹操得好舒服我的好大鸡巴公爹操死儿媳妇了啊啊。“听到儿媳的淫声荡语,卫老觉得舒服极了,大鸡巴卖力地抽插骚穴,卫老把儿媳一双白嫩的腿扛在肩上,双手抱住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体运送,疯狂地干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

    淑蓉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浑身无力,一对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公爹的大力抽插而晃荡,白嫩的大腿搭在公爹的肩头无力地晃荡,肥美的大白屁股随着大鸡巴一上一下地摆动,一双白生生的嫩手紧紧搂住公公的屁股,一时间肉与肉的碰撞声大鸡巴插入骚穴”卜滋“声 公爹的淫笑声儿媳妇的淫浪呻吟声充满船上的小房间。

    一会儿,儿媳淑蓉喘着粗气,双腿夹住卫老的屁股,不让他连根抽出去。

    ”舒服不?舒服不?“卫老狠狠地抽了两下,问儿媳淑蓉。突然间一种几十年前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想起了自己的几个老婆,她们都是年青时候嫁给自己的,还没到如狼似虎能体会自己这只大鸡巴的好处的时候就死了,以前她们都嫌自己太大,不太愿意和自己做,现在终于有了能体会到这只大鸡巴好处的女人了,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是自己的儿媳。

    ”舒服,好舒服……我要死了……“儿媳低声说着。

    雨已经停了下来,天快要亮了,远处的村庄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几只勤奋的公鸡已经开始工作了,打鸣的声音回荡在田野里。空气里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卫老在得到儿媳的肯定答复后,停止了抽插,将大鸡巴浸泡在儿媳的骚穴内休息了一会儿。他想起了那黄碟上从后面抽插的样子,何不在儿媳身上一试呢。于是,抽出自己的大鸡巴,对儿媳说:”来换个花样“。要淑蓉跪趴在床上,淑蓉照着做了,卫老自己手撸着粗硬的大鸡巴,从后面插入儿媳妇紧窄的嫩穴。

    公爹在身后那有力的插入之后,儿媳淑蓉又舒服地淫叫了起来:”你怎么这么会操儿媳妇…花样这么多…儿媳妇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你比你儿子强多了。以后媳妇天天让你操…用力…啊。“卫老双手用力揉捏儿媳的大奶子,挺动鸡巴快速抽插…直操得淑蓉淫叫不断,小房内充满了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水抽动声…儿媳的淫荡呻吟声…淑蓉再次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耸动着肥美的白屁股向后迎合公爹大鸡巴的抽插:”公爹…你真能干…媳妇又要来了…啊……大鸡巴真好啊…“这一次,卫老支持了很久,又换了几个方式,变换着操干着儿媳,迟迟不肯下马,他觉得自己开始恢复年青时候的本事了。

    但儿媳已让他弄得披头散发,不成人样了,下面那阴户有些红肿,流出来的水湿了一片,声音也嘶哑了,像死了一样的哼着。

    对淑蓉而言,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从结婚时候起,这么多年了一直就是她缠得自己的男人,可是经常他不敢接招,今天让一个男人打败还是头一回,而且是一个快六十的老东西,而且,是她老公爹!

    等卫老再次将精液喷撒在儿媳的肉洞深处,趴在儿媳的肚子上两人就这样无力地躺了好长时间,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从儿媳身上爬下来的时候,淑蓉已经差不多要昏死过去了,累得趴在床上不能动弹,好半天才问了一句:”公公,我死了吗?“说完就睡着了。

    当看到身边的儿媳淑蓉睡着了时,他兴奋得仍然睡不着觉,侧身看着累得趴在床上的她时,觉得舒服极了,他想:淑蓉她的性欲这么强啊,看来只有我能满足她了,她一定还会来吧,这样自己不用再找个老伴了,也能解决身体的需要了,这样的儿媳真好啊!

    天亮的时候,儿媳淑蓉慢慢地醒了过来,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酸软,当看到身边的公公还在侧身盯看着自己时,脸上微微地有些发红……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