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爱通行证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做爱通行证(五)

    候至祥两手扣住老师双腕,然後将她两手会齐,用左手扣住她双手腕脉,接着将手举高,像是要把老师半空吊起似的。对候至祥的动作,陈小华报以浅浅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带着无法捉摸的淫意,抑是爱意,让候至祥有种感觉-老师爱的是我。

    当两个人的脸颊逐渐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渐眯成一条线,候至祥的左手也渐渐放松,忽然候至祥感觉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着老师顽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复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织的状态。手一扣紧,朝她身後迈步跨去,陈小华身子一斜倾,两手被缚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间,温色的黄灯光,加高了两人的体温,拉到床头,候至祥解下老师丝质腰带,绑住她两腕,缚在床头栏杆。爬上了床舖,压着老师双腿,在柔和的灯光,老师清秀白?的脸庞,显得格外清淅妩媚,凝神的双眼,分不清是深情还是挑逗。正当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师脸颊亲近。

    只听「啐」了一声,候至祥被老师喷得满脸口水,挑逗的眼神带着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开弓掴她两掌。陈小华狼狈地侧回头来,鲜红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脸颊,略带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怜惜,待到四目交投,陈小华眼神又转为刚强,嘴角微扬,似在示威。这令得候至祥决意省下怜香惜玉之心,张出狼爪,将身上丝质衣裙撕得零碎,两手狠抓老师高涨的双峰,陈小华痛得「嗯」了长长的一声;接着候至祥转攻下盘,身子一侧,左手握着老师左乳,张口吸吮老师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没了老师的私处。

    陈小华再度被带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摆。候至祥意犹未尽,陈小华这时说:「我受不了了,插我,干我,叫我当你的奴隶都可以。」看着陈小华带着疲惫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觉下体快爆浆而出。放下动作,脱光衣物,分开她双腿,尽了命往她阴穴顶。但从未经人事的他,汗流浃背仍不得其门而入。陈小华见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说:「解开我,我帮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损,手指粗鲁地拨开的她的阴唇,陈小华一痛,两腿乱踢,将候至祥绊在床上,厉声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如此,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顿不动,陈小华又说:「快解开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见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窝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对坐起来聊天,说:「是老师的错,第一次不应该给你这麽粗暴的经验。」

    候至祥看着萎顿的鸡巴,不知道该讲什麽。陈小华又说:「国内的性教育真是失败。要做爱,男生要把包皮拨开,伸出龟头才能办事。」

    「怎麽弄?」

    陈小华教他站起,握住他阴茎,右手慢慢拨开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声,陈小华柔声说:「不要怕。来,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

    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呐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麽做了吧!」

    候至祥两手扣住老师双腕,然後将她两手会齐,用左手扣住她双手腕脉,接着将手举高,像是要把老师半空吊起似的。对候至祥的动作,陈小华报以浅浅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带着无法捉摸的淫意,抑是爱意,让候至祥有种感觉-老师爱的是我。

    当两个人的脸颊逐渐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渐眯成一条线,候至祥的左手也渐渐放松,忽然候至祥感觉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着老师顽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复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织的状态。手一扣紧,朝她身後迈步跨去,陈小华身子一斜倾,两手被缚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间,温色的黄灯光,加高了两人的体温,拉到床头,候至祥解下老师丝质腰带,绑住她两腕,缚在床头栏杆。爬上了床舖,压着老师双腿,在柔和的灯光,老师清秀白?的脸庞,显得格外清淅妩媚,凝神的双眼,分不清是深情还是挑逗。正当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师脸颊亲近。

    只听「啐」了一声,候至祥被老师喷得满脸口水,挑逗的眼神带着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开弓掴她两掌。陈小华狼狈地侧回头来,鲜红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脸颊,略带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怜惜,待到四目交投,陈小华眼神又转为刚强,嘴角微扬,似在示威。这令得候至祥决意省下怜香惜玉之心,张出狼爪,将身上丝质衣裙撕得零碎,两手狠抓老师高涨的双峰,陈小华痛得「嗯」了长长的一声;接着候至祥转攻下盘,身子一侧,左手握着老师左乳,张口吸吮老师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没了老师的私处。

    陈小华再度被带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摆。候至祥意犹未尽,陈小华这时说:「我受不了了,插我,干我,叫我当你的奴隶都可以。」看着陈小华带着疲惫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觉下体快爆浆而出。放下动作,脱光衣物,分开她双腿,尽了命往她阴穴顶。但从未经人事的他,汗流浃背仍不得其门而入。陈小华见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说:「解开我,我帮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损,手指粗鲁地拨开的她的阴唇,陈小华一痛,两腿乱踢,将候至祥绊在床上,厉声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如此,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顿不动,陈小华又说:「快解开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见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窝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对坐起来聊天,说:「是老师的错,第一次不应该给你这麽粗暴的经验。」

    候至祥看着萎顿的鸡巴,不知道该讲什麽。陈小华又说:「国内的性教育真是失败。要做爱,男生要把包皮拨开,伸出龟头才能办事。」

    「怎麽弄?」

    陈小华教他站起,握住他阴茎,右手慢慢拨开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声,陈小华柔声说:「不要怕。来,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呐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麽做了吧!」

    做爱通行证(二)

    周劭文包大伟交换眼色,七手八脚卸去她的服装,两只嘴巴开始在她身上游走,陈小华推开他们,娇嗔说:「真没情调,不会先看看我的身材。」

    两人一想也对,分踞两角,欣赏老师的身材,果然不负冰山美人之誉,纤瘦的腰身却有丰厚圆润的蜜桃--裤子没脱,周劭文急忙脱去,老师内着肉色裤袜,修长美腿泛有光泽,神秘三角更呈一片雾蒙蒙的黑色。

    包大伟脱口一句:「应该带照相机来。」

    陈小华回应说:「抽屉有啊!」

    两人一惊,翻开抽屉,不旦有立即拍相机,还V8摄影机。包大伟将相机交给周劭文说:「先拍我的。」

    不料周劭文抗议说:「凭什麽你先。」

    陈小华说:「有三角架,把它固定起来就好了。」

    待相机架起来後,两人飞快除去身上衣物,两条肉棍凑近陈小华的脸庞,只听一声「起司」的声音,一张老师扮鬼脸夹在两根腌肠的逗趣相片跳出来。接着陈小华双手各握一根鸡巴,左亲右吻,爽得两个大男生乐陶陶,他们也伸出贱手不住捧挤两个大波。

    周劭文灵机一动,说:「老师,早上因为模拟考你体罚我们,今天换我们来体罚你。」

    陈小华媚笑地说:「你想怎麽做?」

    周劭文跳开来,拿起藤条,模仿白天老师的口吻说:「周劭文,考三十五分,打二十五下,老师连代处分。伸手来。」

    陈小华一副无辜样伸出手心,只听「啪」了一响,痛得陈小华缩手搓揉,几乎要掉泪。

    包大伟说:「周劭文,干嘛下手那麽重。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周劭文冷笑说:「你看今天她下手多重,要捞一点回本。」转向陈小华厉喝说:「手伸出来。」

    陈小华再也笑不出来,战战兢兢地伸出手,当藤条再度挥下,陈小华已经神经质地缩回手,周劭文哈哈大笑说:「平时就会装酷,吓成这个样子。」

    陈小华恢复原来教师身份的冷峻说:「你可以尽管笑我,这本来就是游戏规则,在你们面前我不用掩饰什麽,但希望你记住你应有的承诺。」

    包大伟接过藤条,打哈哈说:「老师明天要上课,不要打到她不能拿粉笔,来,改打屁屁。」教老师做狗爬姿式,屁股跷高,说:「老师,我考十七分,应该打几下?」

    陈小华说:「你答应我要考八十分,就该打六十三下。」

    这回换包大伟笑不出来了,重重一鞭,老师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接二连三,陈小华已经痛得不自主向前爬行一步,周劭文笑说:「这样好,像狗一样地爬。」

    包大伟抽打得更狠,陈小华痛得迸出眼泪,周劭文也加入战圈,骑上陈小华背上,要她绕着客厅爬行。

    包大伟狠抽三十多下,手也软了,看着老师红肿的双臀,当即放下鞭子,先用中指去挑逗她的阴户,而周劭文见老师开始发浪,也跨下马背,挺出阴茎供老师含食。

    包大伟一马当先,拨开阴唇,涨红的阴茎长驱直入,陈小华也发出「嗯嗯」浪叫,下意识去抓包大伟的手抚揉自己的左乳。不多时,包大伟已达高潮,示意周劭文让开,抓着阴茎,朝老师的颜面射去,登时左脸庞一片白渍。

    轮到周劭文将老师扳向正面,想要以正面体位相肏,但是老师已然性慾勃发,在阴茎直入而下,老师一受刺激,浑然忘我,两腿紧夹周劭文的肥臀,抓着周劭文的两肩,藉力一跃起身,和周劭文正面相拥,若不是周劭文吨位重,只怕给老师反压下去。

    两人坐起,陈小华正好高出周劭文半个头,周劭文埋头吮食老师的乳头。周劭文肉多而皮肤略显苍白,老师身材曼妙而肤质晶莹剔透,看去像美女与一只肥白的肉蛆性交。包大伟忍不住抓起相机摄取镜这奇异的镜头。

    不多时,陈小华己经气空力乏,一下子整个人软倒在地,周劭文也达到高潮,拔出阴茎,精液遍洒陈小华的胸脯。

    隔日,还是英文课,老师迟到十分钟,但是义班的学生比昨天更为喧闹,训导主任胡莉菁--外号虎姑婆跑过来斥责,学生们行为才稍稍遏止,但言行间诡诡祟祟,神神秘秘,让虎姑婆摸不着头脑。

    直到老师陈小华翩然而至,全班登时屏住气息,默不作声,虎姑婆回头一看,当场傻眼,原来陈小华一袭露肩艳红洋装,红色高跟鞋,抱着书本,神采飞扬地步来。

    虎姑婆气鼓鼓地走去,抬头瞪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陈小华,开始数落陈老师的不是,纵容学生吵闹,陈小华连连点头称是,接着指摘她的服装像个舞女,陈小华更是像个多礼的日本女人,连忙赔不是,眼神闪过一丝愠意。

    至虎姑婆离开,陈小华被奚落的景像全被学生们看在眼里。陈小华将所有学生赶回教室,站上讲台,所有学生默不作声,各自以奇异的眼光看着老师。

    陈小华也知道做爱通行证--昨天的相片已经流传开来了。然而一肚子火无处可去。当下将书本重重往讲台一摔,说:「刚才训导主任说我们整洁太差,今天放学,全班留下大扫除。我要拿到这个月的整洁冠军。」

    全班学生你看我我看你,均不敢作声,接着陈小华下令:「还有,把所有相片都给我收回来。」

    全班一愕,不知所措,陈小华见没人动作,又说:「如果不把它们还给我,这游戏到此为止。」

    包大伟起立,开始向拥有相片的人讨取,不一会儿,全数交给老师,老师看了看昨夜疯狂的相片,面无表情,接着说:「老师现在很生气,刚才是谁带头吵的?」

    全班一时哑然,不知所以,陈小华走到班上最懦弱的瘦皮猴候至祥前,质问说:「是不是你?」

    候至祥一吓,连忙摇头,忽地一声巨大巴掌声响,五爪鲜红的印记印在候至祥的嫩皮上,陈老师厉声大喝:「明明就有,还说没有。」

    候至祥几乎蹦出眼泪说:「我……我真的没有。」接着又是无情的一个耳光,登时候至祥满脸通红,嘴角微带血丝。

    陈小华冷冰冰的轻声问说:「有没有?」

    候至祥这时已经被逼出眼泪说:「有--」

    陈小华声音化为柔和,拍拍他的小平头说:「这才乖,老师最喜欢听话的孩子。」说着将他的嫩手伸进洋装内按抚着胸脯。

    全班惊异地看着场面,坐隔壁的陈文政更不自主地自嘴角滴出口涎,老师忽然伸出左手,口水正正落在掌心,陈小华一个媚笑,将掌心上的口水用滑舌舔净。

    接着老师回到讲台,说:「现在是民主的社会,我们来举手表决,不想继续这场游戏的人请举手。」

    做爱通行证(三)

    没人举手。

    陈小华回复原本冰冷的脸孔,说:「我只有一个原则-听话。至於游戏规则,是赏罚必信。每个人基本上都只有一个和老师做爱的机会。想再玩,成续就要进步。为公平起见,包大伟,周劭文不可以再找老师做爱了。」

    包大伟立即说:「那什麽时候我才有机会,我等不到月考的。」说罢引起全班哄堂大笑。

    陈小华笑说:「别急,机会很公平,我会不断抽考的,我知道其他老师对你们没信心,所以其他课目我也会考。现在我发给各位游戏规则。」

    当所有同学收到一张有英文有阿拉伯数字的表格,正莫名其妙,也不像英文试题。

    陈小华续说:「我解释给各位听。红色字代表老师,蓝色字代表你们。第一行1-4OF是你们进步一到四分,可以用口亲老师脸颊。依此类推:

    5到9分HCB是你们可以用手隔着衣服爱抚老师的胸膛;10到14分HM是老师用手帮你们自慰;15到16分OCB是你们用口隔衣服亲老师的的胸膛;17到18分OB也是亲老师的胸脯,但不用隔衣服;19分OB+HM我想不用解释;20分以上OM,口交的意思。以上是进步奖赏,没问题吧!」

    全班学生一下子哄然?掌,陈小华忽然重拍讲台说:「不要吵。」一下子全教室鸦雀无声。

    陈小华续说:「以下是成绩奖赏:60#1OM是指第一次及格者OM,这是特别?励,只有一次。

    A60-64HM是平均六十分才做,不能有一科不及格;A65-70OM;A71-75HV是你们可以用手指玩老师的阴户;A76-79OV则是嘴巴;A80#1ML,第一次平均八十分以上着,就有机会和老师MAKELOVE,也是只有一次;A80upML是每科都不得低於八十才作数;A85-A89R,也是ML,但游戏内容由你们来定;A90-A100R+,同上,但每进两分,可以增加一人参加你们编导的游戏。」

    听得全班目瞪口呆,陈小华又说:「如果全班得全校团体第一名者,老师带你们参加毕业旅行;如果是个人第一名,老师给他十二小时。」

    陈小华又问:「还有问题吗?」

    这时李志高发问:「老师,我可以……什麽时候和老师……那个?」

    陈小华说:「李志高,你不要没信心,OK?不过既然你提出,我也一并说,想和老师ML要事先约,今晚我就约你,候志祥,陈文政,其他人不准来,否则就要按罚章处理。」

    待陈小华解释完罚则,全班一片静默,心想老师也真够变态。

    是晚,候志祥,陈文政,李志高到来老师家中,陈小华招呼他们坐在客厅,李志高猴急地打开冰箱,却不过是食品和饮料,哪有周劭文讲得应有尽有。陈小华顺手从冰箱拿出三盘冷冻料理,对李志高一笑说:「谢谢你。」

    李志高脸一红,只有傻笑,老师又说:「俗话说饱暖思淫慾,先得喂饱肚子。你们无聊,先看录影带。」

    一开电视,正是昨晚疯狂做爱的画面,只是影像晃动厉害,画面不时跳动,漏失许多精采镜头,但也看得他们血脉贲张,心头狂跳。

    这时老师端盘过来,有炸鸡排,炸虾球,蛋糕三样,陈文政站起献殷懃地端过来,才发觉没有桌子,说:「老师,要到餐桌上吃吗?」

    陈小华说:「这里有桌子。」

    明明只有一张长型沙发,左右也安一张个人沙发,呈围城排列,哪来的桌子,三人正兀自奇怪,老师笑吟吟地解开自身的钮扣。衣襟一张,跳出两球鲜艳的蜜桃,看得三匹色狼目瞪口呆,口水直流,比之影像中人更有立体感。

    陈小华忽然一叫,忙伸手托住餐盘说,对陈文政说:「拿好,不要晚餐没了。」

    陈文政忙紧抓着餐盘,不住地发抖,陈小华上衣褪去後,又把窄裙卸下,仅裹一件半透明的内裤,神秘地带微微隐现。然後叫候志祥坐到对面,和陈文政相对,李志高独坐长型沙发,各据一方。接着两膝一跪,两手撑地,做狗爬姿势。陈小华将长发揽至左肩头上,说:「桌子准备好了,餐盘放上去。」

    陈文政这时恍然,将餐盘放在老师背上,成为一张人形餐桌。陈小华又说:「你们不热吗?」三人会意,各自将衣物脱个精光。

    这时李志高说:「老师,蛋糕没切。」

    陈小华说:「用手抓,手弄到油,把我当抹布来擦。」

    三人情绪一昂,纷纷抓取食物,李志高毫不客气,一手拿鸡排,一手抓着老师的奶球。候志祥因老师头朝向他,将鸡巴塞进她的嘴里,陈文政隔着内裤用鸡巴顶着她的屁股。

    由於三个都是血气方刚,不安於室的少年,动作越来越大,陈小华一个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料理也倒在一地,四人相视大笑,陈小华将候至祥拉来,一手挖起一把蛋糕,涂抹在他的鸡巴上,然後舔食,另两人也依样学样,也将自己鸡巴涂抹蛋糕,然後也在老师身上抹上蛋糕,或鸡排的油脂,两人也去舔食她遍身肌肤。李志高这时也脱去她内裤,准备挺鸡巴捅去。陈小华忙用手遮盖,说:「不要,现在还不行。」并叫他们停止动作。

    陈小华说:「全身黏搭搭的,先去洗澡,你们先把这里收拾好,我帮你们放洗澡水。」说完转身离去,三个人兴高采烈的清理现场。

    做爱通行证(四)

    接着三个裸少男转进浴室,不觉一呆,这浴室并无浴缸,一条绳索由窗口铁栏杆顺延而下,?缚陈小华举高於顶的双手,陈小华坐在角落,大腿呈九十度叉开,绵密的阴毛暴张开来。笑着说:「来,帮我洗澡。」

    三少男情绪一亢,候至祥拿起蓬头一边喷洒,一边按摩她的左乳;陈文政则爱抚她的右乳,并喂她肉棒,;李志高则伏在地上,舔舐她的阴户。三股快感立刻燃烧她身上每寸肌肤。

    首先是李志高,就地坐起,抬起她双脚挟住自己腰间,肉棒对准阴户一炮而上,陈小华忍不住「嗯」了一声,嘴巴仍含食着肉棒,这时陈文政手开始顽皮,朝她胳肢窝呵痒,陈小华禁不住痒,身子开始乱颤,腰身不住地往上耸,正更密合李志高。

    李志高感觉越吸越紧,不禁叫说:「很好,候至祥,你也骚她痒。」陈小华一惊,想叫不可以,但候至祥已经蹲下,右手呵她另一边胳肢窝,左手轻轻骚她的乳峰边缘,舌头也像蛇吐信似的点她的乳头,再加上她自缚双手,无法动弹,刺激的令她捉狂,全身像失水的活鱼,几乎要往上跳跃,双腿挟着李志高更紧。

    李志高也插得……或者被吸吮得满头通红,一面顶,一面称赞:「哇!好爽!爽!」

    不一会儿,李志高体内射精,仰躺在地,陈文政拔出阴茎说:「爽够了换我,你也帮帮忙。」

    陈小华告饶说:「不要,不要再折腾我了。」

    李志高如何能放过这个机会,立刻起身,和陈文政调了位置,和候至祥一样呵她的胳肢窝,乳头,蛮腰等敏感部位。陈文政在她阴户瓣边打了几转,阴茎慢慢钻了进去。陈小华此时高潮未褪,两腿盘住陈文政屁股後,迫力使他更深进入,与花心相结合,此时陈小华更是浪叫连连。

    这时候至祥转战亲住老师的嘴,两条舌根纠结得发出啧啧声响。而候至祥也迫不及待,一边打起手枪。

    不久,陈文政感觉要射精了,抬高她双腿到肩上,倾全身的重量压着陈小华两股上,而候至祥也快出来,两人不约而同朝陈小华脸上喷去。暴风趋归於平静。

    陈小华没力说:「把我解开吧!」

    候至祥解开陈小华绳索,陈小华起身一挺腰杆,走到梳妆镜前,用手将镜雾擦掉,看着满脸白渍的脸庞,揽着头发,顾影自怜。

    这时三个男人也走近,陈文政从身後搂住她的细腰,阳具顶着她的屁股,陈小华一吓,偏头一笑,像个小情人吻他一下,陈文政也不老实地拨弄她的耻毛,陈小华急忙握住他的手阻止进一步动作;李志高在她右侧,先是摸摸她的乳房,再抹去她脸上的精液,喂给陈小华吮食;候至祥在左侧老实的没动作。

    李志高笑说:「猴子你浪费的子子孙孙,连一炮都没打。」

    看着候至祥的忸怩不安,陈小华说:「别逗他了,你们俩先回去。」

    陈文政抗议说:「老师,不行,他怎麽可以多一次机会。」

    陈小华笑着说:「今天我怎麽对候至祥你也看到了,他又没干过我,算是对他一个补偿。」

    李志高和陈文政对看无奈的耸耸肩,李志高拍拍候至祥的脸颊说:「猴三仔,乎你卯死啊。」

    陈小华推开李志高的手说:「别欺负他了。记住,考试要给我好好考。」

    两人无奈的步出浴室,陈小华对候至祥说:「先帮我收拾东西。」

    陈李两人离开,陈小华和候至祥也穿好衣服,客厅环境也收拾差不多,候至祥见老师好像没事般,几度欲言又止。

    陈小华看他的鸟样,心里好笑,说:「你不想回去吗?」

    候至祥说:「我……」

    陈小华笑说:「想干我就大声说出来。」

    候至祥依然支支吾吾,陈小华说:「看,你的鸡鸡都大了。」伸手去摸他的阴部,候至祥不自主的退缩一步,脸红透了耳根。

    陈小华说:「我又是没看过,还帮你吹过了。」候至祥脸更红了,陈小华存心逗他,大摇大摆地坐回沙发上,信手拿起一本杂志盯着看,说:「如果你不要,我不送你罗!」

    候至祥马上掉头就走,但到门口却驻足不前,陈小华见状,声调转而严肃说:「候至祥,老师今天打你痛不痛?」

    候至祥不自主摸摸脸颊,还有点火热,忸怩地说:「没……没有。」

    这时陈小华将杂志重重摔在地上,候至祥吓了一跳,陈小华摆起老师的架子,说:「我问你电视好不好看,你说桌子很贵。」候至祥羞愧得低头。陈小华一喝:「抬头。」

    候至祥畏缩地抬头,陈小华柔声地问:「痛不痛?」

    候至祥点点头,陈小华又问:「老师今天这麽罚你,是不是很过份?」

    候至祥支吾地说:「我……」

    陈小华说:「不要怕,我要你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候至祥慢慢说:「我……我明明没有吵闹,老师偏偏要冤枉我。」

    「这麽说是老师不对罗?」

    「这……我想可能……」

    陈小华又吼一声:「是不是?」

    候至祥猛然抬头,神色由惊死转而怒意,也大声回应:「是。」

    陈小华心里吓一跳,又问:「平常朱冠超他们欺负你,要你考试帮他们做弊,是不是很过份?」

    候至祥想及他们平常丑恶的嘴脸,愤愤地说:「对!」

    陈小华语带嘲笑地问:「那麽老师给陈文政,李志高干过,没被你搞过,是不是很公平?」

    候至祥大声一吼:「不,不公平。」

    陈小华说:「既然不公平,为什麽不据理力争呢?」

    候至祥说:「我……我要……」这时候至祥几乎语无伦次。这时陈小华又手摀着他的眼睛说:「现在闭上眼睛,你想要什麽就说出来。」

    候至祥热汗直流,说:「我要你,我要打你,我要干你,我要撕破你的衣服,我要把你吊起来鞭打,我要你吹喇叭,我要捏爆你奶奶,我……」

    陈小华放开手,退後一步,说:「把眼睛打开,一切如你所愿。」

    这时候至祥胸膛交织着怒火和慾火,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做爱通行证(五)

    候至祥两手扣住老师双腕,然後将她两手会齐,用左手扣住她双手腕脉,接着将手举高,像是要把老师半空吊起似的。对候至祥的动作,陈小华报以浅浅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带着无法捉摸的淫意,抑是爱意,让候至祥有种感觉-老师爱的是我。

    当两个人的脸颊逐渐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渐眯成一条线,候至祥的左手也渐渐放松,忽然候至祥感觉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着老师顽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复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织的状态。手一扣紧,朝她身後迈步跨去,陈小华身子一斜倾,两手被缚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间,温色的黄灯光,加高了两人的体温,拉到床头,候至祥解下老师丝质腰带,绑住她两腕,缚在床头栏杆。爬上了床舖,压着老师双腿,在柔和的灯光,老师清秀白?的脸庞,显得格外清淅妩媚,凝神的双眼,分不清是深情还是挑逗。正当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师脸颊亲近。

    只听「啐」了一声,候至祥被老师喷得满脸口水,挑逗的眼神带着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开弓掴她两掌。陈小华狼狈地侧回头来,鲜红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脸颊,略带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怜惜,待到四目交投,陈小华眼神又转为刚强,嘴角微扬,似在示威。这令得候至祥决意省下怜香惜玉之心,张出狼爪,将身上丝质衣裙撕得零碎,两手狠抓老师高涨的双峰,陈小华痛得「嗯」了长长的一声;接着候至祥转攻下盘,身子一侧,左手握着老师左乳,张口吸吮老师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没了老师的私处。

    陈小华再度被带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摆。候至祥意犹未尽,陈小华这时说:「我受不了了,插我,干我,叫我当你的奴隶都可以。」看着陈小华带着疲惫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觉下体快爆浆而出。放下动作,脱光衣物,分开她双腿,尽了命往她阴穴顶。但从未经人事的他,汗流浃背仍不得其门而入。陈小华见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说:「解开我,我帮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损,手指粗鲁地拨开的她的阴唇,陈小华一痛,两腿乱踢,将候至祥绊在床上,厉声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如此,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顿不动,陈小华又说:「快解开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见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窝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对坐起来聊天,说:「是老师的错,第一次不应该给你这麽粗暴的经验。」

    候至祥看着萎顿的鸡巴,不知道该讲什麽。陈小华又说:「国内的性教育真是失败。要做爱,男生要把包皮拨开,伸出龟头才能办事。」

    「怎麽弄?」

    陈小华教他站起,握住他阴茎,右手慢慢拨开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声,陈小华柔声说:「不要怕。来,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

    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呐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麽做了吧!」

    候至祥两手扣住老师双腕,然後将她两手会齐,用左手扣住她双手腕脉,接着将手举高,像是要把老师半空吊起似的。对候至祥的动作,陈小华报以浅浅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带着无法捉摸的淫意,抑是爱意,让候至祥有种感觉-老师爱的是我。

    当两个人的脸颊逐渐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渐眯成一条线,候至祥的左手也渐渐放松,忽然候至祥感觉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着老师顽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复了方才怒火及慾火交织的状态。手一扣紧,朝她身後迈步跨去,陈小华身子一斜倾,两手被缚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间,温色的黄灯光,加高了两人的体温,拉到床头,候至祥解下老师丝质腰带,绑住她两腕,缚在床头栏杆。爬上了床舖,压着老师双腿,在柔和的灯光,老师清秀白?的脸庞,显得格外清淅妩媚,凝神的双眼,分不清是深情还是挑逗。正当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师脸颊亲近。

    只听「啐」了一声,候至祥被老师喷得满脸口水,挑逗的眼神带着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麽,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开弓掴她两掌。陈小华狼狈地侧回头来,鲜红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脸颊,略带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怜惜,待到四目交投,陈小华眼神又转为刚强,嘴角微扬,似在示威。这令得候至祥决意省下怜香惜玉之心,张出狼爪,将身上丝质衣裙撕得零碎,两手狠抓老师高涨的双峰,陈小华痛得「嗯」了长长的一声;接着候至祥转攻下盘,身子一侧,左手握着老师左乳,张口吸吮老师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没了老师的私处。

    陈小华再度被带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摆。候至祥意犹未尽,陈小华这时说:「我受不了了,插我,干我,叫我当你的奴隶都可以。」看着陈小华带着疲惫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觉下体快爆浆而出。放下动作,脱光衣物,分开她双腿,尽了命往她阴穴顶。但从未经人事的他,汗流浃背仍不得其门而入。陈小华见他宭相,倒也於心不忍,忙说:「解开我,我帮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损,手指粗鲁地拨开的她的阴唇,陈小华一痛,两腿乱踢,将候至祥绊在床上,厉声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如此,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顿不动,陈小华又说:「快解开我。」候至祥依言照做。见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窝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对坐起来聊天,说:「是老师的错,第一次不应该给你这麽粗暴的经验。」

    候至祥看着萎顿的鸡巴,不知道该讲什麽。陈小华又说:「国内的性教育真是失败。要做爱,男生要把包皮拨开,伸出龟头才能办事。」

    「怎麽弄?」

    陈小华教他站起,握住他阴茎,右手慢慢拨开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声,陈小华柔声说:「不要怕。来,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呐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麽做了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