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书的日子(1-3)
  • 发布时间:2017-12-07 02:4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陈老师

    教书的日子(一)

    星期五下课後,班主任叫住我。

    「陈老师,你还记得黄XX吗?」主任问。

    「记得啊!她不是考上第一志愿吗?」我当然记得她。不仅因为她学测英文满

    分,而且很有礼貌,长得也很清秀,算是美人胚子吧。

    「刚刚你在上课时,她妈妈来问你可不可以教她高中英文?」主任说。

    「她念的女中确实英文考得很难……」我讲得是实话,但是重点是束修怎麽算

    啊?一对一教学钟点费至少要一千元,一个月少说也要一万二千元。

    「但是你现在课都排满了,黄太太想问你星期六的时间可以吗?」主任继续问

    ,似乎不知道我比较care钱的问题。

    「是可以…」

    「好,这是黄太太的电话,对了,黄太太要你到她家上课,你跟她连络吧。」

    班主任把桌上的电话推给我。

    因为黄家离补习班不远,我在电话中跟黄太太约好现在到她家讨论时间跟课业

    的问题,照着住址我在巷口停好车走到了她家,一栋蛮漂亮的三楼独栋建筑,缕花

    铁门并没有关上,基於礼貌我还是按电铃,监视器令我有点拘谨,拨了拨头发对着

    对讲机那头说话。

    「陈老师请进。」推开铁门,双车库停着一辆黑色休旅车,我知道这辆价值三

    百多万,推开客厅大门,我稍稍打量这个很有品味的客厅,黄太太微笑地走过来令

    我心头震了一下,很漂亮的五官,难怪她女儿这麽漂亮,而且我完全猜不出她的实

    际年龄,照推论她女儿都16岁了,她应该也该快40吧!但是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搭配平常居家的衣服,散发的韵味让我惊为天人。

    「老师请坐啊!」她笑着,好似笑我,又好似对於我的失态感到骄傲。

    「Tina,下来,老师来了!」其实楼梯早传来Tina奔跑的声音。

    「老师好!」Tina开心的跑过来坐在我对面的沙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

    的美腿,白皙、无暇、匀称,令我多看了一眼,几个月不见,从一个小女生整个变

    成一个小大人了;但是我必须维持一个老师的形象。

    「高中英文比较难吧?」我赶快移开色眼,转入正题,只见她点头抿嘴。

    「对啊,所以要麻烦老师继续教她。」

    「嗯,那……」

    「Tina,去帮老师倒杯果汁。」Tina对我吐了舌头调皮地离开。南部

    十月还是蛮热的。黑色短裤把她白皙美腿衬托出光量与捷径的美感。

    「其实我在她开学前就帮她请了一位家教,三个月了成绩还是不好。」黄太太

    压低声音,我只是点点头。

    「我跟她谈过,她说希望你教她。」我还是点点头。

    「因为我们知道你星期一到星期五都有课,所以想说请老师星期六下午来跟她

    上课。」黄太太继续说,这时Tina端了一杯柳橙汁走了过来,我转头望向那双

    美腿,青春洋溢的美腿。

    「其实Tina很聪明,也许只是学习方法不对。」我看着黄太太,搭配手势

    表示我的专业,偷偷喵着Tina得意的表情,其实我心里乐歪了。

    「那真的要拜托老师了。」黄太太站起来跟我鞠躬,我赶紧也站了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时间也不早了,那我明天下午两点过来。」後来我发现自

    己真的是手足无措,一来从未看过这麽漂亮的人妻,二来发现原本一个乳臭未乾的

    小女生突然变得亭亭玉立。今晚的遭遇真是我平凡教书生涯的一个高潮,连薪水多

    少都忘了问。但是一年後却让我……

    第二天

    到了黄家按了电铃,我发现车库没有车!也就是说只有我跟Tina独处!心

    跳加速,Tina跑来帮我开铁门,我双眼直瞪着那晃动的双峰、白皙的美腿,下

    腹隐然跳动了一下,跟在Tina背後一丝香味飘来,我用力的吸着,心跳加速,

    我告诉自己要把持要忍住!走上楼梯我贪婪地盯着她的臀部,短裤隐约的露出三角

    裤的痕迹,我感到一阵晕眩!

    Tina打开她的房门侧身请我先进,一阵幽香扑鼻而来,我打量了一下就坐

    在书桌前,尽量让自己心跳减速。Tina也坐了下来调皮地看着我。

    「咳‥课本呢?」我轻轻了喉咙(为什麽人在紧张的时候喉咙会变乾?)

    「老师,我帮你倒茶!」Tina站了起来,我还是盯着她翘挺的臀部,趁她

    不在,我仔细看了她的闺房,四格大衣橱镶着一面大镜子,窗户旁是落地窗阳台,

    一张粉红被单的单人床上面有一只维尼熊,再过去就是浴室,书柜放了一些书跟C

    D,电脑桌紧跟着书桌。摆设简单,房里淡淡幽香充满少女气息,我的龟头抖动了

    一下。

    「老师,给你。」我回过神她还是盯着我。好像对我充满兴趣。

    「嗯,书勒?」

    「喔。」她拿出课本。我拉回心思开始上课,毕竟,她还是一粒青涩的苹果,

    青春的肉体不管如何诱人,我还是必须保持自己、必须克制兽性在我体内的抗议,

    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想像中的美好,我必须控制好自己的小头,我宁可下课回家後

    打手枪自慰,我也不能把她扑倒,毕竟我的年纪比她大一倍,如果我今天还是当年

    念大学的家教,我会跟她谈恋爱,慢慢教她人世间男女灵肉合一的美好;她的发香

    一阵一阵飘来,我坐在她的左侧无声贪婪地深呼吸,望着她美丽的左脸,幻想亲吻

    她的脸颊然後贴住她的双唇,慢慢伸出舌头像蛇一般卷住她的舌头,探索纠缠的彼

    此需求……

    「老师,老师,这题答案为什麽是A?」她皱眉看着我。

    我惊醒过来,连忙喝一口茶,解答之後感觉自己快虚脱了,靠着多年教书经验

    ,掩饰刚刚的失态。我必须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Tina,我上一下厕所。」她埋首於课本,似乎不大理我。

    关上门,用水泼脸让我冷静不少,乾净的浴室伴随人工的香精,我看着镜中的

    自己,我告诉我自己可以克服心魔。回到位子,瞧向她的腰部,短裤露出白色内裤

    ,我知道我有能力亲手脱下它,帮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教导她男女结合的美妙

    ,那种让人脑中一片空白,却是心甘情愿付出,勇往直前探索对方的乐趣,我命令

    眼神移开,跟着她的速度看着课本……我很怕自己做出不该做的事,也或许我迷恋

    的是黄太太?我心颤了一下。

    「你妈妈不在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麽要这样问。

    「嗯,她去客户那里。」Tina突然擡头望着我。一脸的疑惑,超越她的年

    龄的表情。

    这时书桌上Tina的行动电话响了,我看看手表已经四点半了,也就是说再

    半个小时我可以脱离这个慾望与理智拉扯的闺房,就算这是让我攫取青春气息的梦

    幻美境,我彷佛更贪恋黄太太成熟朣体的滋润,而且那是两个成人合意交媾。好吧

    ,就算不合法,至少也减低道德的内疚,无关於不对称权势的性爱或是胁迫,尤其

    男师与女学生更是卫道人士最喜欢挞伐的对象,尽管这些人作过什麽狗屁倒竈之事

    ,一骂起男师好像越大声就代表自己越清高,另外,社会对於女师与男学生似乎较

    能接受,我想不通,也不去想。毕竟圣人不多,就看自己心中那把尺。

    「老师,妈妈说她赶不回来。」Tina挂掉电话说。

    「喔。」我能说什麽?简单地答覆掩饰内心的失落。

    我呆坐回想这两天的事情,我重新整理这两天的心境过程,不以对错论断,单

    以自己内心的感受为真,面对自己、诚实告诉自己︰我喜欢黄太太成熟的韵味,跟

    她做爱应该是人生渴望的极致结合,可以互相慰藉、可以互相交融、可以互相高潮

    的性爱最高境界,就算我只见过她一面,我知道她值得我付出,如果可以,我愿意

    放弃一切跟她做爱一次;我也喜欢Tina的青春洋溢,聪明与美丽的结合,完美

    无暇的肉体、纯净未经人世的情窦、淡淡处子的情怀、令人生怜生爱的表情,一旦

    肉体结合,她的表情绝对永生难忘,就算蹙眉依然无法停止冲刺的摧残,直至喘息

    之後的爱抚都是世人追求的一瞥,而我有幸主演,我该放弃吗?问题或者是因为她

    们是母女?如果仅是因为如此,两者取其一,在我自信我可得手情况之下,我该选

    择谁?又或者兼得?又或许该藏於内心,安分做好本分,一切随缘,甚至放下色心

    ,皈依佛门;至少有佛引导,善门不远。

    那一天,我收起对Tina的幻想,保持人师的尊严,专心上课,心中一直压

    抑对她的不轨。晚上9点约女友见面,干炮的时候脑子想的是黄太太跟Tina轮

    流出现的画面,射精的时候,定格在黄太太被我颜射的画面,我知道,我跟我女友

    已经完了。

    跟女朋友(炮友?)分手後,没有发泄的对象,星期五晚上我一定手淫(降低

    自己的攻击性吧),然後期待星期六与黄太太的招呼,就算只见她一眼也要把她美

    丽成熟的容貌牢牢记住,方便自渎的幻想素材。就在这种心中对黄太太的肉慾纠葛

    与对Tina理智的拉扯。就这样过了3个多月。寒假後刚开学某个礼拜六的午後

    ,阳光灿烂、冷冽空气袭来,很舒服的天气。正出发往Tina家,行动电话响了

    ,显示我不熟悉的电话号码。

    「老师,我是Tina。」

    「我等一下就到了。」我不懂为什麽这时候给我电话。

    「不是啦,我爸接我去台中,明天才回来,今天上课要取消啦。」

    「喔,好吧。」我挂掉电话,从未出现的爸爸出现了,但是在她家似乎没有看

    过男人的衣物、鞋子,简单地说,根本看不出这个男人…黄先生的存在,车子还是

    习惯性地开到Tina家,犹豫了许久,想见黄太太一面的冲动,我还是按了门铃

    「啊,黄太太,我是陈老师。」既然按了,我就试试看吧。

    「老师,等我一下。」

    约莫三分钟後,铁门才打开,我推开铁门走了进去,心里还在想如何自圆其说

    。黄太太脸色红润,穿着长袖针织上衣搭配黑色长裙,双眼略显呆滞。我心想她好

    像刚刚有喝酒,我礼貌点头之後,坐了下来。

    「老师,Tina今天不在,我忘了打电话给你。」果然有酒气。

    「没关系,Tina刚刚打给我了,我只是想跟你讨论Tina的问题。」我

    这天才居然想到这麽合理的藉口。当然,我不可能说我只是想来看你。

    「她有问题吗?」从她咬舌不清的口吻,我推测她应该有五成醉意了,扫描四

    周,前面电视柜旁摆着半瓶红雀,一只杯子,她刚刚应该是整理桌子,到楼上换衣

    服吧,我内心邪念升起。

    「Tina她的英文进步很多,嗯…有喝的吗?」我是老酒鬼,只要是喝了酒

    的女人,很少不栽在我手上的。

    「啊!对不起,老师请等我一下。」我望着她的背影,葫芦般的身材,成熟的

    体态,下腹丹田急速膨胀,脑中出现她的裸体。

    「我想喝酒!」我要试试看她几分醉意。

    「好。」黄太太转身对我微笑,拿了那瓶红雀跟两个杯子,我抢过酒瓶,各自

    倒了2盎司,递一杯给她。

    「我喜欢威士忌。」我乾掉,看着她。

    「乾!」她也乾了,我知道她今天一定会醉,而且她不会後悔,因为有我贴心

    的服伺她,淫笑浮在我脸上。

    「黄太太,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她倒酒,约半杯,我很讶异她的酒量。

    「嗯。」她迷蒙的眼神看着我。

    「好像没看过黄先生……他…」

    「他在大陆工作,昨天回来,明天就走了,应该吧,我也不知道。」她好像不

    大愿意提到她老公。照理说,黄先生回台湾应该是陪着妻儿去台中,而不是把娇妻

    丢在家里。包二奶的问题真的蛮严重的。

    「对不起。」聪明的我也只能把话题打住。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韵由肚子

    往上窜,我感到酒精正在发酵。

    「干麻跟我道歉?又不是你对不起我。我早已习惯了。」她脸上挂着凄凉又坚

    强的表情,嘴角往上,似乎并不介意又或许早已习惯这种日子。

    「他好傻…」我盯着黄太太。

    「哈哈,怎麽说?」她笑起来真迷人。

    「黄太太,你真的很漂亮,你老公…唉。」我摇摇头探了口气。

    「哈哈…什麽老公,我没有啊…哈哈…我们10年没在一起了。」她自己拿起

    酒杯乾掉了,我帮她倒,一人半杯,剩下的半瓶就这样没了。不过,听她这样讲,

    好像在暗示什麽。我竟量把话题引到未曾见过面的黄先生,拼凑出大约的情况。原

    来她丈夫长年在中国,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就算回台湾,也不回家过夜,她早已习

    惯这样的日子,我倒是越听越兴奋,频频跟她喝酒。

    「你们臭男人只喜欢年轻的,的…的辣妹,男人……都是…坏坏人。」我听的

    出她绝对是出自良好家庭,连脏字都不想出口,我也大约猜的出她们夫妻出了什麽

    问题,客厅一角的钢琴应该是黄太太弹的,因为Tina告诉我她不会弹,这可证

    明她绝对是大家闺秀,而且自小受到宠爱,没有受过挫折,嫁为人妻却遇上小三的

    难题,这真是我最佳的机会,之前我已经说过只要能跟她做爱,我愿意牺牲一切。

    「黄太太…」我靠近她。

    「叫我瑶瑶!」她的双眼迷蒙,双颊通红。

    「瑶瑶,其实你真的很漂亮,我没看过这麽漂亮的…」

    「你说啊,欧巴桑,对不对?我知道了,你知道今天Tina不在,来找我的

    ,对不对?」她8分醉了,我想,尤其中午喝酒特别容易醉,我站起来坐到她身边

    ,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深入鼻腔,直透丹田,我左手搭在她的左肩,右手抓住她的

    右手。

    「对,我想看你,你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人!」我用我深遽的眼神盯着

    她。她头瘫在我左肩,我把嘴唇贴了过去,她的酒气很重,却抵不过我想干她的决

    心,我右手抓住她的乳房,她没有反抗,轻轻抚摸,我知道我的美梦要成真了,来

    回搓揉,她任我爱抚,伸手到背後解下胸罩,掀开上衣,两颗白皙的乳房散发淡淡

    乳香,红晕乳头是我看过摸过的极品,轻啐她的右乳,她全身都松软了,我两只手

    抓住那饱满的乳房贪心的吸吮。她往後靠着沙发,闭眼随我挑逗,她急促的呼吸声

    充满野性需求的召唤。我再把嘴唇贴住她的嘴唇,她伸出舌头迎向我,我双手移开

    乳房,慢慢往下滑动每一寸肌肤。

    「哼哼…」我慢慢撩开她的长裙,擡起她的左腿,爱抚她的屁股,很结实有弹

    性的屁股,我的右手滑到前庭,隔着内裤搔着阴唇,右手拇指中分来回搓揉,慢慢

    地,内裤湿了,我闻了闻拇指的骚味,老二已经暴露青筋,呼之欲出。

    「嗯嗯…好热…」她自己把长袖针织上衣脱掉,我赶紧脱掉西装裤跟内裤,老

    二砰地弹了出来。我跪在地上双手端住她的屁股往我方向拉过来,用鼻尖上下来回

    顶着她的小穴磨擦,大口吸着我梦寐以求的美丽人妻的私处香味,淫秽的味道,令

    我老二昂首挺立,犹如一尊伟大的加农炮,她的私处味道犹如最佳的激情酵素,比

    起威尔刚更胜十倍。她押着我的头,多年的饥渴让她完全解放。

    「唔唔好痒…老师…好痒。」她的黑色薄纱内裤湿了大半,淫水不停。

    「我想干你!」我停止动作,冒出这一句,她都傻了,脸颊急速红潮,闭眼自

    顾呓呓,我当然知道她虽酒醉,却也清醒五分,只想装傻换来高潮,表示自己出身

    清白,或有失身绝非自愿,一想到此,我的老二更加雄伟,犹如雄风飞弹,傲视群

    雄,无人能挡。凑上嘴唇,她主动伸出舌头与我翻搅。我双手也没闲着,滑下黑色

    蕾丝内裤,雪白大腿紧夹黑色私处令我疯狂,扳开双腿,阴毛稀疏,大阴唇闭合,

    犹如处子,整头埋下舌头犹如16汽缸活塞舔她个够,她娇喘连连,淫水泛流,这

    等级品竟被她老公打入冷宫,我心生怜,老二再涨2寸,只想喂饱小穴,也算功德

    一件。

    「抱我。」她坐在沙发上,我跪着品鲍,要我抱她,白话点,就是要我干她,

    也许她连〝干〞这个字也羞於出口吧!我干人无数,岂是你要我干,我就干之辈?

    站起身亮出6寸大炮要她用嘴滋润滋润,一直闭眼的〝黄太太〞这时睁开杏眼,也

    许以她大家闺秀从未作出这种下流之姿,或说母狗一条,但是一旦人性的慾望被挑

    起,她又能耐我何?只见她深呼吸闭眼凑到我老二之前,开口吞入,来回吸吮,弄

    得我紧闭丹田,调匀气息,因为她的脸太像Tina,啊,不妙,一想到Tina

    ,我的老二竟然一阵酥麻,差点泄精收兵,当下专注抚摸双乳,调息运功。不巧,

    此时电话响起,她转身趴下拿起沙发上的电话,白皙屁股在我眼前示威,两粒乳房

    自然垂下煞是好看。

    「喂,Tina喔,我没喝了,我在睡觉。」我看她根本醒了,被我弄醒了,

    刚才装的还真像。竟然是Tina打来,我心生坏主意,右腿跨向沙发,左腿金鸡

    独立,中柱对准穴口,噗兹一声,整根没入,看着被我老二撑开的阴唇紧紧包住我

    的阳具,真是可爱。

    「啊……啊…没事,…唔。」她紧咬嘴唇,真是令我再生难忘的表情,真後悔

    没有带相机。我听了更是兴奋,来个三浅一深。这休息10年的小穴犹如处女般的

    紧实,阴道壁紧紧夹着老二,没有一丝空隙,淫水的滋润,完全match!

    「呜…嗯好…好…我要睡……啊…我要睡了…啊…嗯……没事…好好……不要

    没…有…嗯…」我越听越兴奋,决定急速冲刺,还好昨天有打手枪,要不然今天一

    定早泄。

    「啊啊啊啊…没有…嗯…我要睡…bye bye!」她bye都还没讲完就

    把电话挂了,我更是用力干她。

    「啊啊啊啊啊我…」她的阴道一阵猛烈缩收,我当下闭气停止动作,待缩收减

    缓用力加速再冲。九浅一深,那一深我顶住她子宫口。

    「呜呜呜呜……」她泄了,从她阴道流出,整个沙发都是水。我也快缴械了,

    把老二抽出,坐在沙发,端着瑶瑶的腰来个女上男下,咬住她晃动的乳头,长发不

    停甩动,简直比日本AV女优还优啊!沙发的弹力让我顺势顶向她子宫。

    「我不行了,腿好酸。」她似乎不玩了,我让她躺下,抓起她的右腿朝天,亲

    吻着小腿,侧身一挺整根没入小穴,她的小穴真的比我前任女友还紧,真不知道她

    老公怎麽想的,简直暴殄天物。

    「啊…啊…老师…你好棒…我好晕…快不行了…嘤嘤嘤…我啊……啊唉」她又

    泄了,龟头一阵抽续,精门一抖,我也快不行了,抽出老二贴在她嘴上,想来个口

    爆,她不开口,我忍不住射在她脸上、头发。足足有一般的两倍量。

    「啊啊啊…陈老师,你好棒!」她闭眼说,脸上红潮未退。我气喘呼呼趴在她

    身上,轻咬她的耳朵。

    「好痒…你好坏。」她双手紧紧抱住我。

    「到底是棒还是坏呀?」我问。

    「很坏耶你。」这话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讲出来,好像她重回少女时光,其

    实这时候她的小穴一定很满足,心中很踏实,毕竟她都说守活寡好几年了。

    「我问你喔,刚刚我那是高潮吗?」她讲得很小声,好像犯错的学生。

    「嗯,舒服吗?」她双手用力紧紧抱着我,代替回答。直到两人热情渐渐消退

    ,甚至有点冷,她才放手,毕竟现在才2月底。

    「我们去洗澡。」她的闺房摆设也是极简风,非常整齐,一张双人床摆着两个

    枕头,我猜不透女人这样的心理。一张双人沙发紧贴床前,电视旁就是梳妆台跟大

    衣橱,我把两人的衣服往沙发丢,她在浴室打开水龙头,我走了进去,接过洗发精

    ,温柔地帮她洗头,她似乎很享受我的贴心,从镜子我看到她闭眼露出淡淡微笑。

    洗好全身,两人挤在不大的浴缸两人相对,我把她两腿分开,轻抚她细致的小腿,

    她那迷人的私处在水底一样令我心动。

    「讨厌,一直看。」她轻轻拍了我一下,真是迷人的极品,我实在猜不出她到

    底芳龄几许,她的脸孔30岁,身材25岁,床上表现20岁,而我推论她在20

    岁生Tina,那应该也36岁了,不过这不是重点,只有不识相的男人才问这种

    蠢问题。

    「我从未见过这麽美丽的…小穴。」我说的是真的,她的肚子没有开刀疤痕,

    自然生产生过小孩的女人竟然有这样美穴,确实罕见。

    「喔,你看过很多吼。」娇嗔的声音让我心里一阵舒服。我没有回答,轻啜她

    的膝盖,右手在她的大腿内侧来回爱抚。

    「喔…嗯…嗯……」她又陷入梦呓。我的舌头慢慢用力,大力的吸她的膝盖,

    她娇喘连连,我找到她的另一个敏感带。

    「我以後只看你的…小穴,好吗?」我凑近她的耳朵。

    「嗯…好,老师,好,以後我只给你……」她又发情了。

    「你说什麽?老师听不清楚。」我还故意朝耳朵吹气。

    「只给你……看。」她是说『看』还是『干』,说真的我也听不清楚,一位熟

    女面带娇羞的表情,惹人怜爱。我起身拿起大毛巾帮她包住,抱起她,放在床上,

    一副完美的朣体犹如艺术品,拉过棉被,两人相拥,一阵醉意袭来,她翻了身似乎

    睡去,我的老二顶着瑶瑶的屁股,左手满足地环抱着她的双乳,跟着睡去。梦中我

    疯狂地抽插,没能看清楚爱爱的对象,一会儿是黄太太,一会儿是Tina,脑海

    中却清楚地听到她喊着︰老师,不要,老师,好痛,老师,好坏,老师,你好棒…

    …。

    我慢慢醒来,因为瑶瑶翻身,睁开眼睛,一片黑暗,她明亮双眼直盯着我,我

    伸手拥她入怀,体香扑鼻,她的嘴唇靠着我的胸膛,我爱抚着她的秀发。

    「我们这样……好吗?」瑶瑶问。

    「不好。」又是一个蠢问题,好不好都上床了,女人只会问这种问题吗?所以

    我故意顺她的意回答。

    「那怎麽办?」她还问。我真有点觉得好笑,几小时前抱我那麽紧,背部不知

    多了几十抓痕,洗澡时还感觉的到刺痛,现在好像刚刚误会一场。转念一想,也许

    这是她去除罪恶感的防御招数吧。

    「当然是先吃饭罗,我好饿,哪有学生的妈像你这样饿坏老师的?」我答。

    「唉哟,人家说真的啦。」她伸手搥的我好舒服。

    我抓住她的手,轻轻地吻她,她没有拒绝,我绕过耳边呼着气。

    「我想要的,我做了,你不想要的,我不勉强,我只想跟你快乐的把握现在,

    你可以赶我走,也可以辞掉我的工作,我…」我很认真的回答,她却叹了口气。慢

    慢地把她跟她老公的故事告诉我。

    原来她在大一那年认识同校大四的黄先生,怀孕後,因为黄先生的保证,也因

    为同学异样的眼光,她办休学待产,黄先生家大业大,也一再保证可以给她无忧安

    稳的婚姻生活,但是婆婆非常反对这桩婚事,小俩口公证结婚之後在黄先生入伍後

    一个月生下Tina,从此她的生活重心都在Tina,原本以为黄先生退伍之後

    就能拥有想要的家庭生活,却因为婆婆作梗,黄先生必须到中国学习家族生意。一

    年两年,夫妻感情渐渐变淡,甚至他在中国也有了儿子,一年难得看到老公一次,

    幸亏Tina很得黄先生的疼爱,才没有正式离婚,每年都会拿到数目不小的生活

    费,这栋别墅也是Tina10岁的生日礼物;这段时间她加入直销,反正打发时

    间,偶尔跟上下线聚餐喝咖啡,也可以跟上社会脚步……。我很认真地听她讲,因

    为一个已经奉献给你的赤裸裸的女人不需再跟你说谎,尤其在这样的关系之下,但

    是我的肚子诚实地咕噜噜抗议。

    「你饿啦?想吃什麽?」她温柔地问,我感觉她不是把我当情夫,而是一个可

    以当她家中倚靠的男人。

    「想吃你。」对於这个大我3岁,却又『稚嫩』的熟女,我是发出内心地说出

    真心话。

    「讨厌耶你。」我真的投降了,我的老二慢慢膨胀,夜色昏暗,双手捧着她的

    脸深深一吻,顺着脖子我亲到她的胸部,乳头挺立,埋在胸前我加重力道吸吮。

    「唔…唔…嗯嗯嗯……」她的小穴涌出爱液,多年乾涸的水道如今泛滥。我使

    出灵巧舌头挑逗阴蒂,她的呼吸声越发沈重加速,我把老二凑到她面前,也许因为

    房里没有开灯,这次她不再拒绝,抓住我的老二放入嘴中,技术生涩地套弄,我转

    身采用69式,中指慢慢插入小穴,紧实阴道慢慢打开,我加码食指按住G点,她

    突地抖了一下,拇指按住阴道上方双面夹击,阴茎塞住她的老二,喉咙传来咕噜咕

    噜声,两只大腿时而夹紧,时而放松,我见时机成熟,把她翻成跪姿,龟头在外阴

    磨蹭。

    「啊啊…进来…」她受不了大鸡巴的抚弄,只想填饱空虚的小穴。

    「什麽?大声点。」我拿起鸡巴拍打圆浑的屁股。

    「进来,求求你…」她整个头埋在枕头左右转,屁股越翘越高。我把龟头慢慢

    挺进,龟头刚进去,她叫声连连。

    老汉推车最好的用处就在於可以轻松的运用腰力,掌握住深浅,冲刺时可以欣

    赏晃动的双奶;当然也可以急踩煞车,双手抱乳在耳边说些淫秽不堪的语言,来掩

    饰泄精增长时间,让女人欲仙欲死,死心塌地跟着你。

    「大声点,老师听不清楚。」说完,脑海突然浮现Tina看书的面貌。

    出乎我预料,瑶瑶竟然将屁股往後一顶,把16公分阳具吞没一半,我好气又

    好笑,双手抓住白皙圆滑的屁股,急速抽插,瑶瑶叫的越是大声,我就插的越深,

    屁股发出啪啪韵律声。

    「呼呼…嗯…好棒老师……好棒」她整个荡了起来。听她娇喘连连,我快深呼

    吸防止泄精,往前俯抱双奶,舔她右耳。

    「好痒,你好坏。」她整个人往前一趴,气喘连连。我抽出阳具,擡高她的右

    腿,侧身一挺,四腿交缠,滑入温暖蜜穴。

    「啊…」她大概没玩过这招吧,整个大腿靠占我身上,舌头轻舔膝盖,这是她

    的敏感带,果不出其然,她又骚了起来。

    「啊…好老师……好棒…好爽………啊啊啊…」後面那好几声『啊』完全配合

    阳具没入而发,她泄了。我也快忍不住,抽出阳具,射在她的背上。〔注︰笔者痛

    恨保险套,体外射精是唯一选择。〕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