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车上的女乘务员
  • 发布时间:2017-12-06 13: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从Z城到G城的公车是出了名的冷清,这也难怪,两个城市之间不近,加上民航三番四次降价,坐公车的人自然越来越少。不过客运公司还要赚钱吃饭,除了舒适宽敞的大客车,还增添一批如花似玉的乘务女郎,谁都知道这是挽回客源的举动。安捷客运是我常光顾的,他们在Z城和G城的线路上安排了两台五十座豪华大巴,只开夜班,每晚十点整出发,第二天七点到达。我了解过,他们有三个班次,每个班次只有两个人,即驾驶员和乘务员。为什麽我会知道那麽清楚?因为其中一个乘务员是我认识的,她是我同事的妹妹。她叫李丽丽,名字比较拗口,所以别人都叫她小丽。小丽长相不错,不然也当不上乘务员。

    老爷子生日这天是星期四,我要提早一天从Z城回G城去帮忙,这晚天很冷,下着雨夹雪,恶劣的天气加上星期三的工作日,旅客并不多,包括我只有五个人,加上驾驶员老吴和小丽,七个人。

    客车从车站缓缓开出,开着暖气,暖洋洋的熏得一众疲惫的上班族昏昏欲睡。我坐在最後一排,因为这里的座位最宽,夜里打盹最舒服。我用手擦擦窗玻璃上的水汽,看到窗外乌云密布,又把目光转回车内。

    小丽无精打采地念了一遍乘车守则,沿着走道给每个乘客发矿泉水,把最後一支矿泉水塞到我手里,顺势坐在我身边,叹了口气:「唉,累死了。」

    我把水瓶拧开,喝了一口,问:「怎麽了?」

    小丽抱怨说:「上个星期加班,这个星期又加班,三天轮一次夜班,你说累不累?唉,明天才休息,惨啊。」

    我顺口说:「是啊,我看你眼睛都红了。对了,这麽说你两个星期没回家?」

    小丽躺在靠背上,点点头算是回应。

    我打趣问:「那不把你男朋友给憋坏了啊?你就不怕他出去找别人?」

    小丽一推我:「去!乱七八糟的。他敢做初一,我就敢作十五。」

    我被她推到,顺势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倒在我膝盖上:「你回家要是发现他交不足公粮,你就来找我。」

    小丽没爬起来,索性把高跟鞋踢掉,直接躺在座位上,头枕着我大腿,伸手在我大腿根捏了一把:「再胡说,我捏扁你。」

    我摸摸她的瓜子小脸,又把手放到她胸前,笑道:「你长大了啊。当年还是小小的,现在长这麽大了。」

    她把我的手拿开:「别乱摸,被看见不好。」

    我擡头看看,在最高的末排座位放眼望去,整个车厢的情况尽收眼底,因为是封闭式车厢,驾驶员只能通过两侧的观後镜来看路面情况,没有正後方的观後镜,自然看不到车厢里的动静。既然如此,我还有什麽好怕?直接按住小丽胸部,揉了起来。这还不止,我低下头,观赏小丽微乱的小外套下纤细的腰肢,和窄裙里的黑丝美腿。小丽身材那麽修长,胸部居然还挺丰满。

    小丽有些生气,脸红红的,扭动着身体,说:「别摸,难受。」

    我小声对她说:「难受吗?哥这就来疼爱你。」

    小丽坐起来,急急忙忙整理一下衣领,细看车厢众人。只见除了驾驶员老吴之外,人们大都耷拉着脑袋,半睡半醒,坐在我前一排的胖子还打着呼噜。这才安下心,把头倚在我肩头,表情像极了我的亲密情侣,手毫不客气地放到我胯下,隔着裤子轻轻挑逗半硬的肉棒,低语:「彼此彼此,你不也是憋得快不行了吗?」

    我不甘示弱,手从她裙下伸进去,直奔两腿间的桃源。滑腻的丝袜下,隐隐透出粗糙的异样触感,我好奇地把裙子撩起来,惊见一片黑森林历历在目——她没穿内裤?不,有内裤,不过是极细的丁字裤!

    小丽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车厢的照明灯关掉,向我这边挤了挤,把我的手塞到两腿间,夹紧了腿:「摸我……」

    黑灯瞎火的,美女送上门,我岂有打退堂鼓之理?振作精神,用手指甲把她的丝袜撕开少许,拨开丁字裤,灵活的中指侵入她的肉缝里,揉,搓,扣,一波接着一波。很快,滋滋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小丽被我挑起性慾,甘泉汩汩而出,手也不闲着,把我裤链拉开,还不甘休,直接松了皮带,扯下内裤,掏出肉棒,张嘴就含。

    我家住G城,却在千里之外的Z城上班,跟女朋友欢好也是十天半月才一次,这下被她在公车车厢里公然挑逗,慾火一下就烧了起来,肉棒不到三秒就硬挺挺的,把小丽的嘴巴撑满。

    小丽吐出肉棒,似乎在满意地笑着,小手一圈一圈在肉棒上套弄,舌尖顶住肉棒头部,颤抖个不停。

    手上的淫液越来越浓稠,越来越丰沛,我心想:这家夥真是个小荡妇,才挑逗几下就骚成这个样子,要是在床上发起浪来,还不把男人玩死?想到这里,不由得嫉妒她的男朋友,这个男人竟能随意享用小丽!太有福了!

    小丽握着肉棒的手紧了紧,两腿也夹得更用力,低吼道:「我湿透了。」

    我知道她的潜台词,把手从她胯间抽出,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好有肉的屁股哦,坐在哥上面。」

    小丽不太情愿地坐起来,朝车头方向瞥了一眼,确认黑暗能掩盖她的痴女姿态,才把窄裙拉到腰间,面对面坐在我大腿上。

    我摸到小丽胯下的丝袜穿了个巴掌大小的洞洞,毫无疑问这是我刚才的「杰作」,而湿漉漉的黑色毛发则是她的信号旗,求欢的信号旗。

    小丽左臂抱着我的脖子,右手捏着肉棒,一边探索着自己的肉洞口,一边把软绵绵甜丝丝的舌头送上来。

    我照单全收,左手抚摸小丽圆滚滚的屁股,右手玩弄她颤巍巍的大乳房,嘴巴还贪婪地吸吮她的津液,哇,香喷喷,是香橙味的润唇膏。

    小丽的肉洞稍微含住肉棒头部,湿透了的她慢慢下坠,肉棒就这样一寸接着一寸被她「吃」进去:「嗯……你好大哦……」

    有人说,女人的体香是吸引男人的最佳武器,我闻到她脖子根的香水味儿,本来只是出於职业需要的礼貌性质的香水,眼下成为了她体香的催化剂,引爆我们之间慾望的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肉棒精神抖擞,昂着头捅在她的花心,我甚至感觉到,她的秘道被我顶得有些变形。

    小丽的头倾在我肩上,语气发颤:「啊……太大了……好深……」

    我问她:「我大,还是你男朋友大?」

    小丽被我塞得几乎说不出话:「是哥哥的大……把妹妹都……插穿了……」

    我大为得意,抱着她的屁股,让她前後前後地挪动,肉棒在她体内搅动起来,直接研磨她最敏感的子宫口:「要不要哥干你啊?」

    小丽忘形地喘息着,不得不掩着嘴巴说话,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要……用力……好舒服……」

    我感觉到她的肉洞在收缩,知道她高潮快到了,肉棒也有发射的倾向,便逗她说:「要不要哥以後每天都插你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