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夫的荣耀06
  • 发布时间:2017-12-06 13: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简介:

    原以为铲除朱九同之後,在KT里可高枕无忧的李中翰,在蜜糖美人楚蕙的店里遇到不将总裁放在眼里的神秘美人。

    与神秘美人一日间的三面之缘,让李中翰跟何书记之间的关系益发密切,同时也越来越危险。身为总裁的李中翰要面对的不只是钱与情的纠葛,还有一般人碰不到的权势斗争。

    这次连智计百出的小君都成为敌人目标,他该如何在被灭口前找出一线生机?

    目录:

    第一章 两情惜惜,难舍别离

    第二章 赴约

    第三章 酒会

    第四章 赌局

    第五章 全都是骗人的

    第六章 不是仙人跳

    第七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一)

    第八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二)

    人物介绍:

    「我」、李中翰:一位年轻、帅气,从没野心到很有野心,从笨蛋到奸猾的小白领。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蛮、古灵精怪。暗恋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书,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社大维:投资部经理,狡诈多疑、阴险好色,出色的投资顾问。

    葛玲玲:杜大维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环境影响,泼辣凶悍,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娴:KT公关秘书。

    朱九同:KT公司总裁。

    何铁军:上宁市委书记。

    罗毕:KT的副总裁兼总经理。

    楚蕙:罗毕的妻子,小麦色的肌肤独一无二。

    唐依琳:KT的头号公关。

    庄美琪:公关部秘书主管。

    杨瑛:李香君的同学。

    闵小兰:李香君的同学。

    乔若尘:李香君的同学。

    侯天杰:KT的财务经埋。

    张思勤:KT的大股东。

    张亭男:张思勤的儿子。

    蕾嘉勇:KT的大股东。

    章言言:KT的公关。

    赵红玉:KT的公关。

    何亭亭:KT的公关,何书记乾女儿。

    罗彤:KT的公关。

    樊约:KT的公关。

    何芙:何书记的女儿。

    秋雨晴:何书记地下情人。

    秋烟晚:何书记妻子。

    孙家齐:KT策划部职员。

    第一章 两情惜惜,难舍别离

    「皮肤好,就跟水有关系喔!在家乡我经常去河边玩水,家乡那条小河的水很清、很甜。」

    小君得意地向上官杜鹃和上官黄鹳炫耀她傲人的肌肤。不过,小君小时候的皮肤又乾又黑,与现在完全不一样。当然,她在上官姐妹面前吹牛,我也不好揭破她。

    我偷偷向郭泳娴示意一下,她才悄悄地溜走。小君背对着办公室大门,当然看不到郭泳娴离开,只是上官姐妹就看得一清二楚。让我惊叹的是,两姐妹的表情始终如一,简直就当郭泳娴是隐形人。我高兴极了,决定送点什麽东西给两姐妹,也算是增进感情。

    「咳。」等郭泳娴走远了,我才轻咳一声。

    小君随即回头,看见我,她大声嚷嚷:「说要带我去买衣服,我等了大半天,想进你办公室找你,两位姐姐就是不让我进!呼,气死我了。」

    小君气鼓鼓地瞪着我。

    「这几天太累了,刚才睡一下,我叮嘱杜鹃不让任何人吵我的。」我向上官杜鹃眨了眨眼,表示感谢。

    上官杜鹃咯咯一笑,也没有说什麽,只是偷偷地向我做一个鬼脸。哈哈,真的很可爱。

    「噢,原来是睡觉,那现在睡够了没?」小君眼珠子一转,口气马上温柔下来,看来她还是很心疼我这个哥哥的。

    「够了,我们走吧。杜鹃,有人找我就让他们打我电话。」我搂着小君的肩膀向上官姐妹点了点头。

    「嗯,知道啦,总裁再见。」上官杜鹃挥挥小手。

    「总裁再见。」上官黄鹳也脆声地跟我道别。

    女人天生爱美,小君很彻底地诠释了这句名言。

    只逛两个小时,我的双手就提满小君的战利品,简直成了她的免费苦力,可是小君却是意犹未尽。其实也该小君爱美,她如此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沈鱼落雁、闭月羞花、三千人都不如她一人,就应该配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虽然我手酸脚麻,但见到小君开心,我再苦、再累心里也充满了甜蜜。

    其实,我更喜欢小君穿牛仔裤配T恤。只是晚上既要去何书记家吃饭,又要参加酒会,小君穿牛仔裤和T恤多少有点不适合。

    「小君大人,要买多少不是问题,但你能不能歇一会?」我气喘吁吁地问道。

    「想不想见我的同学?」小君葱白的食指一伸,我顿时陷入为难,脑子里马上浮现几个天真漂亮的小姑娘。

    「那还缺什麽?这麽多衣服你一天换一套,一个月也穿不完。」我好心提醒。

    「嗯,差不多了。」小君晃了晃小脑袋,眼珠子一转,突然神秘地对我笑了笑:「等会带你去见一个大美女。不过,你可别动坏心眼喔!人家是有老公的。」

    「有老公的我去看有什麽用?」我没好气地瞪了小君一眼。

    「什麽没用?美女是用来欣赏的,哼。」小君向我大嚷後便不再管我,迳直先走了。我无奈地尾随着她娇小的背影,生怕把她给弄丢了。

    过了两条街,小君终於朝KT的方向走去,我暗暗庆幸,心想也该回公司了。

    等回到公司,一定要找戴辛妮帮我捏捏,我这双腿已快抽筋了。哪知小君三转两转,居然又向百越光百货公司走去,我心中叫苦连天,紧跟着小君身後问:「这又是去哪?」

    「叫什麽叫?到了,就是这里。」电扶梯刚上二楼,小君就指着一间内衣专卖店大喊。我顿时傻眼了,这不是蜜糖美人的法国FIRST内衣专卖店吗?

    「楚蕙姐姐,小君来看你啦!」小君疾步上前,冲着正在向两个美女介绍内衣的楚蕙大叫。

    楚蕙双眼发亮,只是等小君跑到她面前後,她突然板起了脸道:「小君,你是不是把楚蕙姐给忘记了?那麽久不来看姐姐,姐姐生气了。」

    啊!多有磁性的声音啊!每次听到楚蕙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我全身的细胞都会被这种奇妙的音频所吸引,身上从肌肉到骨头都有放松的感觉。有时候我在想,早上听小君的嗲嗲声,晚上就听楚蕙懒懒的沙哑声,那是多麽美妙的事。这两个大、小美女的声音,堪称声音界的翘楚。

    「嘻嘻,我现在不是来了吗?你看,刚才我逛街看见一副很好看的太阳眼镜,就买了送给楚蕙姐。」小君笑嘻嘻地从袋子里拿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这是一副GUCCI牌的墨镜。唉,小君真是大方,这副墨镜七千多她居然拿来送人,年纪虽然小,却已经知道如何乱花钱,我的眉头皱了两下。

    「这墨镜好贵喔!小君对姐姐那麽好,先谢谢啦!」楚蕙识货,光看牌子就知道价格不菲,漂亮的脸上堆满甜甜的笑容。一双玉臂优雅地舒展,给小君来一个女式的熊抱,只是这一熊抱,也让楚蕙发现了我。她一愣,甜甜的笑容里增添些许暧昧的神情。

    「楚蕙姐,这就是我姐夫。」小君把手上的大袋小包堆放在椅子,然後把我拉到楚蕙面前,一边晃小脑袋一边介绍。我暗暗好笑,心想,还用得你来介绍吗?

    「哦,听小君提起,你好。」楚蕙忍住笑,她假装不认识我,而是向我客气地点了点头道。

    「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客气,如果一个人的手瘦死了、腿累坏了、口又渴坏了,还满身是汗,那这个人的心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很不幸的,我就是这个人。放下手中的大袋小袋,我拿起放在玻璃圆桌上的一小杯水一饮而尽,也不管这杯水是谁的。

    反正FIRST内衣专卖区里,包括顾客在内都是美女,喝美女的口水又何妨?

    楚蕙和小君吃惊地瞪着我,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其中一个顾客也看着我。这是一位美女,看见我把桌子上的纯净水全喝光,她粉脸一红向我狠狠地瞪一眼,估计这杯水是她的。

    「这麽渴?」楚蕙向我抿嘴一笑,转身再倒了一杯水,然後不好意思地递给那位美女顾客。

    美女顾客欣然一笑,也不知道她跟楚蕙嘀咕什麽,两个美女居然咯咯笑了起来。

    小君没好气地摇了摇小脑袋,迳直去打量那些性感的内衣、内裤,只是她刚看了几眼,小脸就莫名其妙地红起来。她有意无意地向我瞄了瞄,发现我盯着她看,她慌张起来,乾脆走得远远的。

    我找张椅子刚坐下,楚蕙就来到我面前,她交剪双臂在胸,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我脸上有虫子?」我盯着楚蕙问。

    「不错,有一条很大的虫,很大、很大的色虫。」楚蕙柳叶眉一挑,冷冷地说道。

    「色虫?」我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上次在这里买内衣,就是买给小君的对不对?」楚蕙的口气更冷了,而且带有很浓的敌意。

    「没、没有,不是买给小君的。」我吓了一跳,心想楚蕙怎麽猜到的?小君今天没穿那件蕾丝内衣呀!就算穿了,难道楚蕙有透视眼吗?嗯,就是有透视眼也没用,估计是楚蕙在唬我,我坚决否认就是了。

    楚蕙继续冷笑:「你瞒不了我,我卖内衣五年,每个女人走在我面前,就是不用脱衣服,我也知道她们胸部的尺寸。你上次买的那件内衣与小君胸部的尺寸非常吻合。哼,不承认是吧?我马上过去问小君就清楚了。」说完翘臀一扭,就要向小君走去。

    「你小声点好不好?罗总可没你这样难说话。」我急忙站起来,眼珠一转,搬出罗毕。这是我在暗示楚蕙,你老公罗毕尚且对我恭敬,你应该温柔点。

    「嗯!做了总裁脾气变大了,色胆也变大了。连小姨也不放过!」楚蕙的柳叶眉又挑了一挑,眼睛里充满怒火,她根本不把我放眼里。

    「哎哟,你小声点。」我急忙制止楚蕙,因为刚才瞪我一眼的美女顾客似乎伸长脖子在倾听我和楚蕙说些什麽。

    「哼,那你承认了?」楚蕙虽然把声音的音量压低了,但依然怒气冲冲。我觉得很奇怪,一向说话不紧不慢、不慌不张、很有条理的楚蕙今天怎麽了?

    「唉,我……我……」我急死了,真不知道怎麽回答。

    就在这时候,我又逃过一劫,因为有两个女人走进专卖区。我一见这两个女人,心跳迅速加快,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女人都是柔弱的,我不应该害怕她们,何况这两个女人是那种只要站在街上就一定引来所有男人目光的超级大美女。

    这两位超级大美女,一个是葛玲玲,另外一个是唐依琳。

    「楚蕙。」唐依琳身材颀长。几天没有见到她了,她的眼睛还是这麽明亮清澈,长发还是这麽飘逸。只是迷死人的酒窝不见了,因为她没有笑。她淡淡地跟楚蕙打一个招呼,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楚蕙的表情很怪异,她憎恨唐依琳,但脸上不得不挂上笑意。

    哎,我头大了,得想个办法回避。这专卖区里的几个女人,包括小君在内,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如不跑开,那绝对是个大笨蛋。

    「楚老阅,生意兴隆喔!咦,中翰你也在这?」葛玲玲在笑,发现我在她连头发都在笑。早上与她在「赏心水米」里激情一役,居然把她脸上的憔悴之色一扫而空,她现在神采飞扬,美须得不可方物。

    我乾咳了一下,看着这两个超级大美女,我的鼻子痒得要命。讪讪一笑,我解释道:「晚上有宴会,我带小君出来买衣服。」

    「玲玲姐,你也来啦,真巧。」小君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向葛玲玲问好。不过知妹莫如兄,我当然瞧出小君的笑容有点僵,她和葛玲玲已心存芥蒂。唉,女人有时候还是蛮可怕的,我还是赶紧跑吧!眼珠子一转,我计上心来。

    「哦,是侯经理吗?财务上的问题?好,我马上回公司,嗯,就在公司不远。」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假装接听电话,又胡说了几句,然後表情严肃地对所有的女人示意:「公司有急事,我要马上回去。大家慢慢看、慢慢选,今天你们买什麽全记我的帐。」

    说完,我把身上的现金全部交给小君,在一众美女的注视下,仓皇而逃。

    天气闷热,阳光如火。这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下午,但与待在楚蕙的内衣专卖店相比,这个闷热的下午就如同春风明媚的早晨。走出百货公司,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想想蜜糖美人不但要面对难缠的葛玲玲,还要面对她恨得要死的唐依琳,我真难想像那场面是多麽尴尬,我为自己能及时脱身感到欣慰。

    「滴……滴……」我电话响了,这次是真的响。

    「喂,哪位?」一个陌生的电话,我客气地问道。

    「见到我就想跑吗?」电话号码陌生,但声音不陌生,我马上听出这是唐依琳的声音。这个神秘的女人如同雨涤青莲般脱俗,可是听到她的声音,我居然马上想到菊花眼。

    「哗……哗……」刚才还骄阳似火,转眼间就刮起大风,下起瓢泼大雨。如果不是唐依琳打电话来,我就不会坐在舒适的咖啡屋里,喝着香浓的冰咖啡,说不定还被瓢泼大雨淋个落汤鸡。

    我感叹天气就如人生一样,变幻无常。

    想不到百越光百货公司的最顶层还有这麽一家格调高雅的咖啡屋,也想不到唐依琳会打电话给我。因为她刚才见我的时候,表情是那麽冷漠,她的目光甚至没有在我脸上停留超过两秒钟,我真无法理解女人的心。

    本来得到美人的召唤绝对是令人向往、让人开心的事,但我并不开心,因为面前的美女绷着脸,不但绷着脸,连话也不多说一句,美丽的眼睛里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是什麽让美人感到忧伤呢?这个问题我没得到答案之前,我当然不开心。

    「小琳,你的头发真漂亮,是用什麽洗发精?」我柔声问。

    唐依琳没有说话,依然绷着脸。

    「嗨,今天买了什麽衣服?」我又问。

    唐依琳还是没有说话,她优雅地端起咖啡,慢慢地细品。她拿咖啡杯的姿势很迷人,兰花一般的无名指和小指伸展在空中,粉红的指甲上有一层晶莹光泽。

    「晚上的酒会,可不能少你喔!」我头大了,只好堆起了笑容。

    这次,唐依琳乾脆看向窗外的瓢泼大雨。

    我在苦笑,只好拿出哄女人笑的杀手镧:「依琳,我跟你说个笑话。一家人正在吃西瓜,儿子问爸爸,是瓜都能吃吗?爸爸说:『是的。』儿子又问:『那傻瓜也能吃吗?』」说完,我自己先哈哈大笑。

    「一点都不好笑。」唐依琳总算打破沈默,只是她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她添了一下樱唇,优雅地放下咖啡杯,甩了甩飘逸的长发,然後支起藕白的手臂托住粉腮,一双迷人的眼睛懒懒地盯着我,似乎欲言又止。

    「怎麽了?小琳,是不是有什麽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分担一点?」唐依琳的手有些冰凉,我抓住她的小手时,她没有甩开。

    「你也不一定帮得了我,我只希望你能试一试。」唐依琳冷冷地说道。

    「好,你说说看。无论什麽困难,我都一定尽力帮你。」我微笑地搓了搓唐依琳冰冷的小手,心想女人还有什麽困难?无非是经济上的困难。以前我不能给予唐依琳什麽,但现在我帮助一下这个令我心颤的美人应该不成问题。

    「跟何书记说,请他放过我。」唐依琳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什麽?」听到唐依琳这句话,我的心狠狠被揪了一下。如果刚才我还是满面春风,那现在我的脸色一定变得很难看。

    「之前我求过罗毕,他告诉我他不敢。然後我又求杜大维,他也告诉我他无能为力。」唐依琳语气很无奈,她悲凉地向我展颜一笑:「我不怪他们,他们说的都是实话,所以我对你也不抱有多大的希望,我……我只是想……想你试试。」

    窗外依然下着瓢泼大雨,但这场瓢泼大雨比不上唐依琳的一滴眼泪,何况从她眼里流出的是一串珍珠般的眼泪。我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但唐依琳的眼泪顷刻之间就让我变成一个勇敢的战士。

    「我试试。」我坚定地吐出三个字,没有任何犹豫,但我内心却异常沈重。姑且不说我与何书记的关系并不密切,就算是关系密切,我也不能干涉他的私生活。

    这是人与人交往的大忌,更是官场的大忌。假如我位高权重,而何书记是仰视我的普通人,那我倒不怕把美人夺过来,但即便如此,也会因此埋下巨大的仇恨。

    古时即有李闯王霸占陈圆圆而被吴三桂引清兵,夺去八千里河山,最後埋骨荒山。如果李闯王在天有灵,他是不是後悔当初横刀夺爱?

    李闯王也许会後悔,但我绝不後悔,因为我看到梨花带雨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丝笑意让我这个平凡的男人变得热血沸腾,看着楚楚可怜的唐依琳,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义无反顾。

    「谢谢。」唐依琳轻轻地用她漂亮的手指在我的手掌上划来划去。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我淡淡一笑。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再帮我一个忙。」唐依琳突然露出狡黠的神色。

    「我是好人,你说。」我的热血依然沸腾。

    「我曾经发誓,要在我二十五岁之前,找到一个心爱的男人结婚。如果找不到,我就会死掉。从今天算起,我离二十五岁还差五天,要想在五天里找到心爱的男人除非出现奇蹟。」

    「这个誓言不算数。」我笑道。

    「我说话一直很灵验。」唐依琳淡淡地笑了笑。

    「那怎麽办?要我帮你介绍一个男人?」我有几分怨怒。

    「你介绍的男人我也未必喜欢。如果你不想我死,五天後你就带我去教堂,和我一起接受牧师的祝福。这样我就算是结婚了,也就不会死了。何书记知道我结婚後,谅他也不敢再来骚扰我。」唐依琳拿起搅咖啡的勺子,放进小嘴里轻轻地吮吸。

    「有点道理。」我木然地点点头,幻想自己就是唐依琳嘴里的勺子。

    「不是有点,这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唐依琳很严肃道。

    「只是……」我犹豫地摇了摇头。

    「只是什麽,难道和我假结婚委屈了你?」唐依琳瞪我一眼。

    「不委屈、不委屈,我还想来个真结婚。可是,你说要找一个你心爱的男人结婚,难道你爱我?」我装出很意外的表情,脸皮确实有点厚。

    「勉……勉强吧。」唐依琳愣了一下,她想笑。

    「勉强而已?」我心里有点酸。

    「对。」唐依琳点点头。

    「我想答应你,但你只是勉强爱我,看来我帮不上你。」我摇了摇头。

    「你就这麽狠心?」唐依琳恼怒道。

    「偶尔狠心也无伤大雅。」我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我今天乾脆提前死掉算了,反正都没了希望。」唐依琳眼里充满忧伤。

    「咳咳。」我乾咳了两声:「我考虑考虑。」

    唐依琳冷冷一笑:「嗯,给你三分钟考虑。」

    我吃惊道:「你在逼我。」

    「说对了。」唐依琳狡黠地点了点头。

    「唉。」我长叹一声:「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挽救你灿烂的生命,我只有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唐依琳的脸上一片得色,她似乎吃定了我。

    我板起了脸,沈声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再让别的男人碰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