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上旖情记(5)
  • 发布时间:2017-11-26 18:0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四、惊魂南京路

    回到自己前楼的房间,小川脱下弄湿的睡衣裤,换了一身干净的,就钻进了

    自己的被子,却怎麽夜睡不着。

    自己的阳具还是有些硬梆梆的。

    今天连着两次都憋着没有发泄,看来只有自己解决了。

    他斜靠着枕头,右手来回撸动,却一眼看到丢在床边春凳上的睡裤上,那一

    大片妹妹的淫水爱液,不由再次心旌摇动。

    妹妹是个标准的美少女,不但脸蛋漂亮,身材也修长迷人。

    那密处虽没有看到,却摸了个够,更是清爽饱满,两片阴唇紧紧的,是那麽

    的吸引男人。

    更加上妹妹那水灵灵,甜腻腻的骚劲,真可谓天生妖媚,狐媚入骨。

    平时自己只要碰上不及妹妹一半的女孩子,一定不会放过。

    今天却守得那麽紧。

    自己不由得也要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转念一想,小川不由得又有点后悔。

    妹妹这麽好的女孩,爲什麽自己不能拔个头筹,却要留她给别的男人享用?

    不是有那麽一句话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但这是乱伦呀!

    乱伦这个字眼从来就是跟罪孽连在一起。

    俗话骂人的字眼:“混帐”就是骂人一家老小混在一帐,禽兽不如的意思。

    自己当得起吗?

    又想起妹妹想做自己老婆的话,不由得笑了。

    要是妹妹真的成了自己的老婆,将来生下孩子是叫自己爸爸,还是叫自己舅

    舅?

    不过这也好办,反正不管是爸爸还是舅舅都是长辈,那要是跟妈妈生个孩子

    ,是叫自己爸爸呢?

    还是叫哥哥?

    要是叫哥哥,自己明明是孩子的父亲;叫爸爸,可自己却跟她是一个妈妈,

    一个穴生出来的!

    这岂不是乱套了吗?

    不过对妈妈倒好,反正都是她生的,都是她孩子。

    那要是女儿婷婷长大了,自己再跟婷婷乱伦,生下的孩子是叫自己爸爸,还

    是叫外公?

    女儿就更惨了,明明自己的儿女,却又是自己的弟妹……

    想到这里,小川不再感到罪恶,却有一种莫名的刺激、兴奋……

    他使劲揉搓着自己的肉棒,仿佛正在操着自己的妈妈、妹妹和女儿。

    良久,他才沈沈的睡去。

    第二天的早餐吃得很闷,大家都没有什麽话。

    人人都怀着鬼胎,都是一副没有睡够的样子。

    爱兰顺眉低眼,看也不敢看儿子。

    只有小娟时不时的偷眼看看心爱的哥哥。

    而小川竭力压制着自己不去看看妈妈和妹妹,仿佛一看她们就有说不出的亵

    渎。

    晚上回来,他没有去妹妹的房间。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他怕自己一进去就会克制不了乱伦邪念的诱惑。

    而爱兰也不再去掀儿子的被子。

    只有在儿子不在时,才进儿子的房间打扫。

    几个月下来,家里人相互间的话越来越少。

    小娟更是一脸幽怨的样子。

    而星期天,女儿婷婷回来的时候,对小川似乎也是一种煎熬。

    女儿越来越漂亮可爱,小川也就越来越不敢抱她。

    似乎自己那种乱伦的念头竟也做到了才三四岁的女儿身上。

    偏偏女儿一直要爸爸抱抱。

    压抑不住的欲火,小川只有在自己的情人们的身上发泄。

    报馆的苏小姐自不必说,几乎每天他都会制造机会与她单独相处,然后疯狂

    的交媾一番。

    外面像那几个小公馆里,那些个大亨的外室们,尤其是那个三十多岁的某外

    省督军的三姨太,觉得自己的小情人越来越勇猛了。

    她喜欢得几次表示要用自己丰厚的私房钱帮小川开个报馆,或是做个生意。

    但只有小川自己知道,自己在她们的身上有的只是性欲的发泄。

    再多的性游戏,再美的女子也不能让他再有那天夜里跟妈妈和妹妹那仅仅是

    肌肤相亲的刺激与快感!

    ◆◆◆  ◆◆◆  ◆◆◆

    转眼五月底了,报馆的生意也好了起来。

    南方的革命军不断的打过来,上海的革命党也不停的闹事。

    社会新闻也越来越多,报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忙。

    小川自然也跟着忙了起来。

    这天,他刚跟苏苏在老地方里亲了个嘴,手还没有伸进那香扑扑的怀抱,外

    面那部报社内部人员才用的电话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没办法,他只好像苏苏做了个鬼脸。

    苏苏笑着捏了一把他裤子前硬梆梆的地方:“快,‘罗革里’叫你充军去了

    。”

    他再在苏苏的俏脸上香了一记,然后边走边吟:“云雨听铃应官去,走马报

    社类转蓬……”

    拿起话筒一句“插那娘……”

    的粗话还没说出口,他就听到罗主编那急促的叫声:“快!快!小张……拿

    好那部‘莱卡’,到‘先施’来!快快……”

    “啥事体呀?这麽急。”

    电话那头传来了阵阵的哄闹声与罗主编焦急万分的声音:“我现在在火车东

    站!听到没有?出大事了……游行已经开始了……听说这次全上海的工厂学校都

    要参加……可能还要罢市……游行一定要到南京路的……你到那里占个好位置,

    我来找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大概被别的记者抢去了。

    一听出了这等大事,小川的记者的本能让他立刻跳了起来,打开柜子取出那

    部德国“莱卡”相机就想往外跑。

    聪明的苏苏一把拉住了他:“什麽事,这麽慌?”

    “出大事了,南京路马上要有游行示威。我得快去!”

    “哎呀,在南京路示威,工部局的外国人一定会弹压的。拿好这个,防外国

    赤佬‘抄靶子’(搜身)把你相机没收了。”

    (注:工部局上海租界内外国人建立的市政管理机构)小川一看,原来是神

    通广大的罗主编弄来的一份工部局的特别PASS,享有可以通行租界里任何关

    卡的特权,连只有外国人才能进的跑马厅主楼都可以任意进出。

    小川大喜,抱住苏苏亲了一口,就奔下楼去。

    果然,南京路的中国商店都开始拉闸上门板了。

    小川拉住一个正在关门的店员询问。

    那店员告诉他,申新纱厂的日本厂长开枪打死了好几个中国工人,老板接到

    上海中国商会的通知要罢市抗议。

    这时,“先施”、“永安”、“宝大祥”的过街楼下都开始聚集起许多人群

    ,都在翘首向虞洽卿路(今西藏路)跑马场方向(今人民广场)观看。

    小川跳上一个废物箱,抱起相机抢了一个制高点。

    不一会,就听阵阵的口号声从大新公司那里传来,接着漫无边际的横幅标语

    和旗帜伴随着口号声缓缓而来。

    小川一只脚掂在废物箱上,一只手勾住头上的街灯,单手执着相机,对着抗

    议游行的人群,对着铁门紧闭的商店,对着人头椽动的南京路开始不停的拍照。

    忽然,他觉得有人在拉他的裤脚管,低头一看,罗主编那戴着玳瑁圆眼镜的

    笑脸浮现在眼前。

    “哈哈,大将到底是大将。这麽好的位置也被你抢到了。”

    寒暄几句俩人都开始紧张的采访工作。

    游行队伍走了一多半了,罗主编忽然叫道:“哎呀,不好!”

    “怎麽了?”

    “今天南京路怎麽连一个巡捕都没有!看来工部局可能要镇压!”

    小川有点疑惑:“今天这麽多人呐。再说过去游行不是都没有事嘛。”

    罗主编的镜片下闪着寒光:“过去游行都是反军阀,要民主,都是我们中国

    人自己的事。外国赤佬才不管我们的闲事。这次不同。这次是东洋鬼子犯事激起

    的衆怒,游行叫的都是‘打倒帝国主义’,犯了工部局西洋鬼子的忌讳。别看东

    洋鬼子西洋鬼子平时不和,但这时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话还没有说完,从外滩那里就传来了枪声和马蹄声。

    顿时南京路上就大乱了起来。

    前面的游行队伍潮水般的往后面退了下来,而后面的还在往前走。

    两边一挤就成了一团粥。

    沿街的看热闹的人都纷纷往支路上涌,而不知情的来看热闹的人还在往前挤

    前边,枪声马蹄声越来越近,哭闹声、惨叫声响成了一片。

    远远的可以看到一队队的马队举着上了刺刀的长枪边射击,边往前冲;印度

    阿三的红头巾、安南矮子的草盔帽清晰可见。

    快到“三阳盛”南货店一带时,大概是枪里的子弹打光了,一个英国军官一

    声令下,马上的印度兵跳下马来挺起刺刀向游行的人群开始刺杀。

    游行的队伍早散了,人们纷纷往广西路等叉路上逃去。

    但人多路窄,怎麽也逃不快。

    逃在后面的便跟外国兵打起来。

    小川和主编都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一部“莱卡”,一部“蔡斯”不停的拍摄

    着“万国商团”屠杀示威者的场面。

    (注:万国商团,上海租界外国人的私人武装,属万国商会所有,雇佣兵性

    质。)

    “够了,走吧。别让红头阿三(印度人)把我们也兜进去。”

    罗主编拉起小川也开始后撤。

    正要拐弯,小川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不觉连忙停住了脚步。

    “快走,怎麽停了?危险!”

    罗主编在前边急切的叫道。

    “不好!是我妹妹!”

    小川把相机往罗主编的手里一递,撒腿往“亨得利”的骑楼下奔去。

    罗主编一跺脚也跟了去。

    这时小娟正扶着一个扭了脚的女同学一瘸一拐的往前奔,后面一个戴着红头

    巾的印度兵怪叫着追来。

    突然那个女同学脚下一歪,倒在地上,拖得小娟也倒了下去。

    那个印度阿三乘势举起刺刀就往小娟刺去。

    小娟本能的一躲,刺刀歪向一边,刺进了那个女同学的肩膀。

    一声凄厉的惨叫,一道血拄随着拔出的刺刀标射出来。

    小娟也吓得哀叫起来。

    那个印度阿三举起带血的刺刀再次向小娟的胸膛刺了下来。

    小娟已经不能闪避,不由得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小川赶到了。

    见此情景他眼睛都红了,上前一脚把那个印度兵踢了个趔趄,刺刀也就离开

    了小娟的胸口。

    “哥……”

    小娟惨叫着。

    小川闻声不由得心胆欲裂,连忙上前扶起小妹和那个受伤的女同学。

    这时,那个印度兵回身怪叫着挺枪向小川扎来。

    小川连忙挡住妹妹,一侧身双手抓住了刺刀后的枪管。

    印度兵吼叫着用力把枪向小川一寸寸的逼来。

    小川没有他力气大,双臂渐渐弯曲,眼看着刺刀尖离自己的胸口只有几寸了

    他原本可以用巧力把长枪往身边一甩,凭惯性就可以让这个印度兵摔了嘴吭

    泥。

    但是身后就是妹妹小娟,他就是死也不能让妹妹面对刺刀可能的伤害。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罗主编赶到了。

    他一手举起一张烫着金字的卡片,向那印度兵用英语吼叫了一声:“再不住

    手,我就要向英国领事控告你了。”

    这就是那张可以直通跑马厅主楼包厢的Pass。

    那个印度兵识货,知道这种Pass只有极少数极有地位的华人才能持有。

    而那些华人确实都对领事们有相当大的影响。

    于是他松了劲对罗主编说了句“sorry”就瞪了小川一眼便跑开了。

    小川连忙和罗主编扶起两个姑娘边上跑去。

    黄包车都已经找不到了。

    而两个姑娘的状态都非常不妙。

    小娟的同学肩头虽然经过简单的包扎,但还是不住的流出血来。

    而小娟虽然没有受什麽伤,但浑身是血,和她的同学一样陷入神智模糊的境

    地。

    终于赶到慈光医院后,发现那里都是受伤的人。

    罗主编送那个女孩进了急诊室,小川便送妹妹回家。

    黄包车上小娟还是双目无神,浑身颤抖地抱住哥哥,嘴里喃喃的叫着哥哥,

    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惊叫。

    小川痛惜的抱住妹妹,嘴里一千遍的咒骂洋鬼子、印度红头阿三,同时不停

    的安慰着刚才生死千钧一发饱受惊吓的妹妹。

    快到家时,小娟的状况已经好多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