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大奶主管
  •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今年二十六岁是个当完兵的社会新鲜人,好不容易应徵上了一份某公司电脑维修的工作,,今天终于準备第一天上班可能是昨天太开心了毕竟这是第一份工作所以没睡好还差点迟到,就在电梯的来到同时我焦急的关上门準备上楼,忽然听到门口处有人喊着等等我阿别关门,我擡头一看眼睛差点掉了出来我看到一位瘦瘦的女生穿着短裙身材凹凸有致以我阅奶无数少说也有32E以上,朝着我冲了过来也搭上了电梯,在电梯里说到妳好阿新来的吗我叫小咪是营业部的你好我微笑得赶快打个招呼,但头脑里都是刚刚小咪跑进电梯的震撼3楼到了小咪对我微笑的走了出去接着就到了5楼的维修部了

    哀想不到还是迟到了,急急忙忙的坐了下来,坐下来之前眼睛飞快的扫过又叹了一口气一个女生都没有天阿,就在我叹气的同时我座位后的同事叫了我ㄟ新来的经理叫妳进去一下,听到这个心理想着(不会吧上班迟到被发现了吗)慢慢的走向角落的经理办公室,里面有张沙发跟一个大办公桌桌上整整齐齐,沙发后面还有一个小隔间我猜是休息室之类的,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有人从背后重重拍了我一下心来上班第一天就迟到,我马上立正站好说下次不会了对不起,忽然传来一阵笑声妳果然是刚当完兵马上立正站好,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人,我回头一看是一位长头髮的女生穿着OL装慢慢的走到办公桌,一转身天阿怎会有这清秀的女生又往下一看不经让我猛吞口水,这根本是魔鬼的身材少说有34E上衣个扣子根本就快要爆开来了,坐下来的同时胸部刚好放在办公桌上恭奉,就在我看傻眼的同时经理说了新来的叫啥名子我才回过神说(我叫宗宪)

    经理回到说那我要叫你宪哥吗呵呵

    我回到叫我宗宪就好了

    经理说好第一天上班想认识妳没啥事情,我叫慧娟大家都叫我娟姐妳也叫我娟姐努力上班黑可以出去了。

    其他时间就跟着学长学习,就这样度过了上班的第一天,日子一天一天过了慢慢的打听到公司有3位男同事口中的人间胸器分别是娟姐35岁刚离婚不久所以目前住在公司里那间小套房就是位娟姐特别隔出来的、小咪32岁目前单身还有一位娟姐的助理惠珍是个ABC但是出国去进修了要半年才会回来,慢慢的娟姐跟小咪就成了我每晚上打手枪的女神了,就在我进入公司一个月后我学长退休了于是我的工作也开始慢慢的加重,但也开启了我在公司的艳遇。

    由于工作的加重最近的我常常加班,就在星期四晚上天阿10点了今天破纪录了平常在忙也10点就下班了,来去买个宵夜再回来好了反正经天又要忙到零晨了,就在我买完消夜回来正在座位上品尝的时候,忽然听到呼吸很急促的声音,感觉上好像是从经理办公室个小房间发出来的,于是我拿着板手慢慢的走进经理办公室心想是哪个小偷跑进来保全也太不小心了,到了小房间的门口声音越来越明显(不要停用力………….用力…………我快要到了喔喔喔喔)天ㄚ这不是做爱的声音吗,我心里不经一震于是我爬上了门上的小气窗往内一看,看了我的小宪哥马上猛烈的俏了起来,我看到娟姐穿着睡衣看着电视,尔这声音就是从电视里面传出来的原来娟姐在看A片,慢慢个抚摸着自己的粉红色内裤,随着A片的情节越来越接近尾声娟姐的手也解开了睡衣个扣子一手伸入了胸前的粉红内衣里另一只手托下了内裤,并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只按摩棒,慢慢的往小穴里面放了进去,想不到娟姐自慰了起来了,我心想天阿真是太震撼我了,还是快回坐位维修电脑好了就在我要爬下气窗的时候,忽然间听到娟姐呼吸声中说着宗宪快从背后用力干我,我需要妳的肉棒我的天阿,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原来娟姐的幻想对象居然是我耶,我又往内一看娟姐把她的丰臀翘高把按摩器放入不停的抽动着感觉就像老汉推车的方式,这时已经光溜溜的胸部也成水滴状在我面前开开合合,我真想冲进去我的天阿,慢慢的娟姐已经高潮了声音也慢慢的停了下来,我飞快回到维修区假装没事,过了十分钟我看到娟姐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大吃一惊的看着我说你今天怎这晚还没下班,由于我的老二早就高高举起所以根本不敢回来只说没部完快好了我要下班了,心想还是赶快下班好了等等被发现我就惨了,谁知道娟姐慢慢走向我,问我说我在加班的时候有听到怪声音吗?我回答没有阿可是我看娟姐看着我快爆炸的老二说喔喔没有就好快下班吧辛苦了。

    回到家洗个澡脑子里都是娟姐的身影想着娟姐用他的大奶帮我打奶泡,真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当那根按摩棒。

    又过了一个星期刚好也是星期四加班到比较晚也过了10点了,跟上次一样买完消夜回来又听到了这声音,心想娟姐难不成又开始需要了,于是我飞快的爬上了小气窗,正当我要开始欣赏这美丽的风景的时候,夭寿我的手机居然想了,我跳下椅子往办公室外冲还撞到的门,我想完了娟姐一定听到了,如然过了5分钟维修部电话响了我接了起来(维修部妳好)

    忽然听到娟姐的声音(宗宪妳给我马上进来办公室)

    心想死定了不知道要怎解释了,我慢慢的走进办公室,娟姐穿着睡衣批着一件大外套坐在办公室看着我,问说你刚刚有听到怪声音吗?我回答说没有

    娟姐安静的没说话了过了1分钟后说道妳可以来帮我按摩一下肩膀吗?我没睡好很痠痛。于是我走到了椅子后面帮娟姐按摩着肩膀,不按还好一按下去娟姐的大衣衣领随着我按摩的手势开开合合的往下一看刚好看到娟姐那迷人的大胸部,娟姐说不要乱乱喵,蛮会按的唷顺便帮我按摩我的腰部吗?于是娟姐走向了小房间快过来阿别呆呆站在那扣你薪水喔,于是我跟了进去,娟姐脱下了大衣躺在床上背对我说快来按一按杯,我走近一看娟姐剩下薄薄的雷丝睡衣,里面穿着水蓝色的胸罩跟黑色的丁字裤,就在我按摩的同时我的老二根本就快要撑破了,按了几分钟之后娟姐忽然间转了过来,说到你勃起了喔我被这一问傻在那,你这辛苦帮我按摩换我帮你按摩按摩了,说完娟姐脱下了我的裤子及内裤,我那发烫的小二立刻跳了出来,说着娟姐开始帮我打手枪,过一会我提起勇气对娟姐说可以帮我含吗?娟姐说可是我不会我老公就是这样才找小三所以离婚的,我对娟姐说没关西我来教你,于是我将右手放到娟姐的小蜜穴不停的抚摸,娟姐也叫了出来喔喔..喔喔….喔

    慢慢的将我的大鸡八靠向躺着的娟姐口边对着娟姐说舒服吧想怎舔就怎甜,这时的娟姐早就被我用手对小穴的抽送失去了理智,抚起我的大鸡巴往嘴里狂舔着,真的是太爽了虽然很生疏但是很爽快。

    就在这时我手停了下来慢慢的脱下来娟姐的睡衣,这样就只剩下水蓝色胸罩跟黑色丁字裤了。我抱起含着我大鸡八的娟姐说我可以亲亲妳的奶吗?娟姐说只要你解的开我就这你舔,话一说完我马上用熟练个功夫把他单手解开,由于娟姐没料到我解这快所以胸罩就这样滑落了下来,两颗大奶马上跳了出来晃了好几下,我看傻了眼怎会这漂亮一点,娟姐说猜看看有多大我马上说34E娟姐说答错哦是F,我就说怎可能我要摸看看正明一下于是我的手就抓了上去娟姐发出了嗯嗯嗯嗯的声音,说到抓这久是F吧我说不知道耶可能要舔舔看才知道于是我把口整个含了上去,娟姐早就完完全全的崩溃了,于是我从抽屉拿出了按摩棒,娟姐看着我说你很坏喔怎知道在抽屉有这个,我不等说完就将按摩棒送进了小穴里。娟姐开始喔喔喔的狂叫了起来,慢慢的娟姐高潮了整个瘫软在床上。

    我对娟姐说你爽完了换我爽了我将我等待已久的大肉棒,放在娟姐的小穴外面摩擦着,娟姐妳想要吗?娟姐发浪的说着我要我要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宪哥……你真好……啊……啊……小穴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啊……好舒服啊……」娟姐被我这样一摩擦淫水直流

    我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将头向后一仰,大口呼吸:「好舒服呀,大姐,我要你更舒服!!」随即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濮滋!濮滋!」之声不绝于耳。哎呀!宪哥,娟娟…可让你…你…插死了…. _我痛快死了!啊…」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娟姐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掳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  痛快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飞了 我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一洩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猛吸猛吮,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一阵安全性交后,娟姐已全身酥软,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我知道娟姐已经进入状态了。我将娟姐的双腿缠于我的腰上,更加深入地插入。哎呀!哥哥!我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快要上天了…你的鸡巴顶顶顶死我了…好酸呀…我…我又要洩了…」我将娟姐的双腿擡放在肩上,挺动我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哎呀!…不行呀…快把腿放下来!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我受不了啦…哎呀…我会被你搞死的!会死的呀…」我将娟姐的双腿放下,将娟姐上身抱起,面对我坐与床上,重量压于大鸡巴上,分外兴奋,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顶起来。我向后躺在床上:「娟姐,你自助一下,往下坐。」「快往上顶,顶深点,顶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美死了姐姐…要…要洩给乖、乖弟弟了,哎啊!…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洩死我了,喔…喔…」大姐一双大白乳房上下摆,左右晃,真是太刺激了。娟姐浪声叫道。 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我真受不了啦…」大姐背对着我,已无力呻吟!!「亲爱的姐姐!舒不舒服?」「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 「娟姐,现在来点温柔的,好吗?」我就从后面抱住娟姐丰满圆润的大乳房,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娟姐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大鸡巴当然也不能闲着,温柔地磨擦着火热的阴道。「…姐姐被你揉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看着娟姐舒服的样子,我性慾高涨,身子向前一探,娟姐已双手支床,肥臀高耸。一双大白乳房垂于我的双手,好有弹性!大鸡巴又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插起来。「…快用力插…插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哎哟…我要…洩了…啊…」我直起上身,双手掐住姐姐的腰,又用力狂插起来。 c说着,大量滚烫的爱液争相奔向我的大龟头,「啊…」一阵快感传遍全身,太爽了,龟头髮涨,「不,现在不能射!」我暗暗憋住。「喔…喔…我要被你干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饶了我吧。」「娟姐,马上我要把男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你!」  我把全身酥软的姐姐平躺在床上,抓起她的美足,上擡并分开,然后将大鸡巴插入阴道, 「…啊…最爽了…啊…爽死了…啊,啊…娟姐被我这一阵猛搞、奶头东摇西摆,秀髮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啊!宪哥…老公!姐姐!又洩了!啊!…」「啊!娟姐……我…我也射了…啊…」   最后,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一切又归于平静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