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术炼金士
  • 发布时间:2017-10-10 18:2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部 花都闯蕩篇 第一章 暗涌四起

      帝国历一八零九年八月,夏末,夜。

      帝国南方豪城对开二十海哩。

      「公子,对方来了。」

      「嗯。」

      黑漆漆的大海之上,一艘平凡得很的细小商用船内,端坐着一名面容沈着的男子,他一身蓝色的粗衣便服,跟普通水手的打扮没两样。然而他的皮肤却很滑溜,一点也不像是干粗活者,而且他那眼神的锐利,当中夹杂一份只有贵族名士才有的傲气及自信。

      在他身旁有一名须长及腹的白髮老人,与及六名神光烔烔的壮汉,除了安坐着的老人和蓝衣男子外,四名壮汉儘是站立着,虽然夏天的海风猛烈,小船晃动不断,可是他们六人却站得隐如山岳。

      远处另一艘同样不起眼的木船驶过来,船上打起火灯,闪了三短一长的讯号。其中一名壮汉拿出火灯和黑布,向驶来的船只打出二长二短的讯号。确认过后,两艘船轻拍水花缓缓驶近。

      蓝衣男子点点头,在两名壮汉的扶持下老者到船首跟来人接触。交涉良久,老人才回船舱跟那男子悄悄说:「公子,那班天杀的家伙居然坐地起价,要求三千六百个金币,我们不如……」

      男子没有愤怒或不悦,平静的目光落在对方船下,黑暗的海面冒出肉眼难察的细小水泡,他轻轻摇头,惜字如金地说:「大局为重,钱照付。」

      对蓝色男子这懦弱似的反应,老人暗暗奇怪,但却不敢反驳道:「公子说的是。」

      白髮老人再次跟来人洽谈,付钱过后他招来四名壮汉将一个大钢箱擡进小商船内。四名壮汉皆曾习武,手臂比常人粗两圈不止,但他们勉强擡起箱子时,竟连额角亦现起了青筋。钢箱过船后,小商船的吃水位竟因而暴降,可知那个才不过十二尺长的钢箱,内里的东西重量极不寻常。

      擡过钢箱,蓝衣男子打手势离开,可是对方又再打出灯号。老人跟他们说了几句后,回船舱报告:「公子,他们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多花两百金币买两则消息?」

      男子微笑着毫不犹豫地点头,老人将钱带过去,听过消息后才回来。当对方的小船驶走后,老人不解道:「西尔愚钝,为什幺我们要花那笔钱,凭我们的实力足以抢货灭口。」

      蓝衣男子长身而起,望着已远去的小船慢慢消失在黑夜当中,才歎口气道:「别小看「海虎」,船底之下有人。」

      被称为管家的西尔大吃一惊,其他六名伪装僕人的魔剑士亦为之汗颜,西尔冷呼口气说:「「飞鱼」华素尔?!」

      男子两手负后,心中暗讚海虎的调配。根据他的资料,「飞鱼」华素尔是海虎两名心腹手下之一,虽然不擅武技,却拥有人鱼的血统,能在水底潜行一日一夜不必上水,在海里就连鲨鱼亦追不上他。经这男人暗暗忖度,除非魔导士。天美亲临,否则谁也捉不到潜在海中的华素尔。

      今晚的交易从中介人接洽,因为见不得光,海虎一方不晓得他们是谁,但若是胡乱出手抢货杀人,观看过这一幕的华素尔必会回去报告一切,甚有可能暴露出他们的身份。海虎派了这条飞鱼来,比起派个大剑师来更具威胁,这就是所谓的以柔制刚。

      这名跟海盗交易不能见光的男子,就是豪城三万水师的总领,掌管帝国南方海域交通的显贵人物,宰相赫鲁斯的长子-「夜鹰」尤烈特。

      管家西尔和六名跟随的家臣,都因尤烈特的才智和观察力肃然起敬,此人虽然出身豪门,但能执掌豪城重兵绝非依靠父荫,他从陶拉里亚学园以优异成绩毕业,剑术、魔法及军事才能只有同届的亚加力。拉德尔可作比较。

      尤烈特不单成绩斐然,实战功积亦不弱,败于他手中的海盗多不胜数,南方海路顺通,这男人功不可没。他虽及不上亚梵堤。拉德烈的丰功伟积,但他一直抱持为将者无赫名的原则,恰如他本人不喜说话的低调个性,由于他特别喜爱晚间作战,更被军中冠以一个「夜鹰」的外号。

      「打开钢箱。」

      两名魔剑士打开钢箱,内里放着一柄全身乌黑髮亮的巨剑,剑身连剑柄共长八尺过外,剑身及外型粗糙。尤烈特蹲下身虚按巨剑,当他凝聚魔法力时,剑身立起反应,发出一阵霸道刺耳的震动频率,近处的船身木材亦被震裂。

      这是一柄神器鉾。

      此巨剑重量过吨,以尤烈特之能也不敢贸然拿起,他轻轻点头,魔剑士将巨剑合上盖子,还加上了封条。六名魔剑士合力将巨剑擡走,西尔笑道:「太好了,神鉾「霸道」终于到手,如此一来天美大人一定很高兴!」

      想到魔导士。天美,尤烈特不禁泛起憧憬之色,道:「嗯,老师应该会喜欢,刚才买了什幺消息回来。」

      西尔在尤烈特耳边道:「相当不妙,他们说海盗王得到一个宝藏,加上收纳了两万海龙游卒,现在正积极造船买兵器,很快将会捲土重来。」

      「嗯,「海盗王」真洛夫……」尤烈特没有太多说话,只仰首欣赏天上月色。真洛夫真是个辣手货色,一年前珍佛明出兵十五万,赫鲁斯出兵十二万,号称三十万的水师联手讨伐真洛夫,虽然消灭了他过半的兵力,可是始终被他逃走成功,想不到事隔才一年,他已能重整旗鼓回来。同时他又想到,海虎其实故意将这消息洩漏出来,好等帝国能牵制真洛夫的行动。

      「第二件是关于海龙,听闻奥干查在罪恶之岛战败身死,但这个可能是假消息,他本人很大机会投到亚梵堤的旗下。」

      尤烈特眼中闪过光芒,嘴巴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低吟着:「「战场法师」亚梵堤。拉德烈,他具备了统帅应有的智慧和魅力,这样看来罪恶之岛一役应该是他所策划,当晚的战役一定很精采,只可惜我无缘目睹。」

      西尔暗暗惊惶,一方面是惊奇平时总默沈不语的尤烈特忽然说出这幺多话,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他的内容而惊讶,急急道:「公子千万别在老爷面前说这种话!」

      「嘿嘿嘿嘿……「天空镜」有线索吗?」

      「公子请放心,已确认「天空镜」在珍佛明的国境内。」

      「好,将「霸道」和两则消息带回去,我会随后前赴帝都会合。」

      「西尔遵命。」

      尤烈特笑而不语,静看着天空的月亮,今晚的月色真的迷人,然而佔据他脑袋的却不是这月,而是另一个更要迷人的月。静水月啊静水月,你是否已起程前赴帝中呢?

      同一时间,帝都码头。

      「辛苦你了,培俚先生!」

      「要陛下亲自接风,老臣实在过意不去。」

      「老师你太客气,马车已準备妥当。」

      半夜时间的码头,原本应该很平静,然而身为一国之君的威利六世却在此时此地出现,在他身后的还有金狮军的副元帅仙文迪和魔导士。柯文。刚刚乘船抵达的则是一名银髮斑白,眼光却威严的老者,而他身后则有三男二女,虽然穿着普通,却每个皆有特别的气质形相。

      威利六世拉着培俚的手,仙文迪亲自为他们开车门,柯文也跟着一起上去。威利六世笑道:「有劳培俚大策士了,一切顺利吗?」

      「托陛下鸿福,花费了六年时间和无数金钱,现在终于有成果了。」

      仙文迪和柯文皆互望一眼,心知军政界将有重大的人事变动。这位身居大策士之职,为威利六世献策的智囊首脑培俚,六年前带着百名聪明机智的少年男女到「佣兵之国」安道联邦精心训练,今日却只有四人能顺利回来,可见全是经过战争洗礼,货真价实的人材。

      培俚道:「陛下身体无恙吗?」

      威利六世露出苦笑,摇头说:「大策士的眼睛仍旧锐利,人老了真没用,才启动了一次「皇者之剑」而已,竟然元气大伤,半年也无法回复过来,唉……。上次多得老师的奇谋妙计,让南北两军硬拚,而我也终于消灭了托利伦和海姆两口眼中钉。」

      培俚微微一笑,说:「嘿嘿嘿嘿……并非什幺妙计,只是亚梵堤和安菲愚蠢而已,才送两个人头给他们,他们就认定是赫鲁斯所为,还说什幺「战场法师」,真不怕笑死人,哈哈哈哈哈……」

      仙文迪悄悄说:「培俚老师千万别小看亚梵堤此人,他……」

      培俚伸手阻止仙文迪,说:「将军别太高估亚梵堤,像他这种小子,我带回来的人随便挑一个亦比他优胜。」

      威利六世咳嗽两声,道:「可是此子已成气候,不但掌握了北方十一郡的兵权,手上更有破岳、艾华、利比度等具威望经验的猛将。加上伊美露商族的财力,蔷薇会的势力,与及他跟各族的关係,对我们帝中和皇室权威不无影响。」

      「嘿,区区小丑何足畏惧,其实此子仍有相当多弱点,只要击中要害,他自然没有威胁。」

      「啊?!请老师指教!」

      嘴角挂起一个奸笑,培俚摸摸鬍子说:「首先,亚梵堤跟家族的关係并不和逵,尤其跟二哥亚沙度各怀鬼胎,只要利用公主招亲,再利用二皇子收买亚沙度,要挑起他们之间的斗争简直易如反掌。」

      「嗯,此事并不困难。」

      「第二件是伊美露商族,安菲跟亚梵堤关係非浅,要拉拢她恐怕白费心机,但反过来说她却是亚梵堤的至命弱点。只要利用她对赫鲁斯的仇恨心,我们将可以诱使亚梵堤跟赫鲁斯互相残杀,我们则坐享渔人之利。」

      「可是赫鲁斯亦非省油灯,如果太着迹……」

      「难道陛下忘了西翠斯和庞美拉之事?现在先等庞美拉分娩,以此讨好赫鲁斯,其后才下命令逼他交出庞美拉再转送给亚梵堤,我们当然扮成一副无奈的样子。」

      「好计!皇室既能面面俱圆,又能催化他们的争斗。可是茜薇之事却叫我头痛,本王今次真是棋差一着,想不到托利伦的女儿如此可怕,不过半年时间已建立起比乃父更强大的地下势力,她的影响力在帝中已不容忽视。」利威六世头痛地说,仙文迪表情却很尴尬,当日正是他亲手斩下托利伦的首级。

      「陛下不用心急,茜薇始终是皇室之后,她和亚梵堤只属利害关係,只要等待时机,一定可以分化他们。听闻茜薇跟一名女干部关係特殊,或者我们可以加以利用。」

      「嗯……拉德尔家族的势力亦不能轻忽,如果十万黑龙军落入亚梵堤手中,后果真是难料。」

      培俚沈吟良久,首次长歎道:「十万黑龙军的确是一个祸根,但真正要留心的其实是法特。拉德尔。六年前,亚梵堤被送到边境对抗兽人族,当时他竟连一句反对的话也没有,之后却毅然为伊美露家平反,又指派亚梵堤进帝都述职,今时今日的局面其实是他一手做成。」

      提到法特。拉德尔,威利六世的表情无比複杂,他们跟金蒂诗的三角恋已长达三十年。仙文迪则露出敬畏神色,法特不但是黑龙军元帅,更是两国大战时代的三剑侠之一,他们父子俩人都没有战败的纪录!

      培俚继续道:「亚梵堤好大喜功,贪图便宜,我们可以加大他的荣显,加速他们庄闲难分的局面,只要北方盟联和拉德尔家族分开,他们还有什幺好害怕。」

      威利六世满足地笑道:「好计谋,培俚老师真不愧大策士,就算「智者」波哥坦在世也比不上老师。」

      「陛下过誉了,唉……波哥坦……可惜他死得早,真想再跟他比试谋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