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狙杀展护卫
  • 发布时间:2018-01-10 02:5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展护衙,在下奉主人之命,要带你见一个人,她叫小倩!」穿蓝裙的少女讲得很平静。

    「小倩在你们手上?」被称展昭的青年翻身落马。

    「是的,假如你不跟我前去,她就会死!」蓝衣少女答得很快。

    「既然知道那麽详细,你家主人为什麽不杀了她?」展昭踏上一步。

    「杀了她?太过煞风景了,每下子都要杀人,我家主人不喜欢!」

    「你家主人在哪里?」展昭有点奇怪。

    「不远,就往前面三里之处!」蓝衣少女一吹口哨,路旁闪出一匹马来。她身子斜斜飞起,就上了马匹︰「展护卫,快来!」

    营幕只有一个,但营内外却灯火通明。灯笼挂起,照得光光的。

    「到了!」蓝衣少女下了马。

    营内人不多,在当中缚着一个少女,她似乎被鞭打过,口脸都有血。两匹马一先一後的在草丛内往前走,天已经暗下来了。

    前面出现一座用布幕搭成的营。

    「展护卫,你来了?」营中响起叫声。走出营幕的,是康太师的儿子庞洪!难道是他捉了小倩?

    展昭翻身下了马︰「你是谁?」

    「庞太师的儿子庞洪,你竟然不认得我?」庞洪哈哈大笑。

    「是你捉了小倩?」展昭有点讶然。

    「不,是我在半途救了她,而她说要见你,我…我派姬妾把你接来了!」庞洪皮笑肉不笑的。

    「来,松绑!」他拍了拍手。

    柱上的少女被解了下来,她扑前︰「展昭!」

    展昭望着她的面孔,就在这时,他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情来,因为那个少女,突然从腰间拔出利刃来。在这麽近的距雌,没有人能避过的。

    《狙杀展护卫》之三

    展昭翻身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少女脸上也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波!」的一声,利刃插入展昭的胸膛,他露出痛苦的神情,鲜血从展昭的胸膛中喷出。

    「我们都错了!」少女拔出利刃大叫。

    展昭真的不堪一击?

    少女突然伸手摸向展昭的脸上,跟着用力一撕,一块很精细的人皮脸具,给扯了下来。

    「开封府的副捕快小丁!」少女有点讶异︰「是包拯要你穿上展昭的官服来冒充他吗?」

    扮成展昭的青年捕快嘴角泛出一丝苦笑,跟着头一歪,死了。

    「幸好你也不是小倩!」庞洪突然一拍,拍掉少女手上的利刃,跟着将她抱起。

    「不要…不…」少女拚命挣扎︰「塞外三骑今次死定了!」

    「计划失败了,你当然要负责…」庞洪将少女抱到营後︰「现在,我就要罚你!」

    营幕後是摆有软榻的,庞洪将少女按在软榻上︰「开封城内的事,留待张五民去收拾!」

    少女的裤子不知怎地就给庞洪解了下来,她露出浑圆白白的屁股。她的屁股线条不算美,但少女在挣扎时,姿态特别诱人,庞洪的手掌就挞落她的屁股沟上。

    「哎唷…」少女娇呼起来,她眼角瞟出「风情」…

    「噢呀…」两个人都不当帐幕前的小丁屍体是一回事。但小丁的屍体很快就给庞家的人移走,他们将屍焚化。

    火,「啪、啪」的在烧;而庞洪的手掌,亦将少女的屁股拍得「啪、啪」响。

    她白白的屁股,都是淡红的手印,少女的牝户,部分是凸现在屁股沟末端的,他的手掌挥下时,手指就「弹」在她的阴唇上。

    「哎唷…呀…」少女摆动着屁股,牝户被「打」,她当然觉痛,但庞洪就越打越亢奋,他的手朝着她屁股沟又「挞」下去,似乎专打她的牝户似的。

    「噢哟…都红了…噢哟…」少女叫得「哀怨」︰「都给你打得肿了…噢哟…」

    庞洪狞笑︰「谁叫你失败?我就是不喜欢失败者!」他猛地地用力一扯,就将她身上的衫撕脱。

    少女是伏在软榻上的,露出白雪雪的背脊。她的乳房被压在衣服下,露出两个很大的半圆球,她故意用胸脯压着床榻,将大大的乳房压得扁扁的。

    庞洪看着她的背脊,他眼中露出亢奋的神色。他突然伏下头来,张开嘴就咬她的背脊。少女背脊的肉很滑,虽然背肌不厚,但庞洪却咬得很开心,他将她的背脊咬得遍遍红。

    「哎唷…」少女蹙着眉,她虽然呻吟轻叫,但样子却是十分享受似的。

    庞洪沿着她的腰肢噬上去,一直到她的肩膊,他大口的就咬下去。

    「啊…」少女仰起头来,这下咬得她相当痛,她连眼泪也流出来,呻叫道︰「咬死奴婢了!」

    「我就是喜欢你叫痛!」庞洪伸出舌头,舐了舐她的粉颈。

    他的舌头沿着她的颈往上伸,跟着啜向她的耳珠。

    「噢…」少女似乎忍受不了,她被她舐得两舐,突然转过身来,她紧紧地搂着庞洪的身子,就向他送上香吻!

    「啊…」庞洪亦轻叫了一声,她的手、脚像八爪鱼一样紧紧钳着他的身体。她张开小嘴,就狠狠地咬落庞洪的嘴上。

    「你…」庞洪推开她,一掌就掴落她的面上,少女嘴角流出血丝。

    「哈…」庞洪打完她一巴掌後,又俯身搂着她,他伸长舌头,去舐她唇边的血。

    少女被他吻着,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内搅动,去舐她的口血。

    「唔…唔…」她喉中发出饥渴的呼声,她的手就掀起庞洪的袍子,去扯他的裤带。

    庞洪的裤子褪了下来,他仍是狠狠的啜她的唇,但少女的手却握住他的命根子。庞洪的阳具是半软的,她握着他阴茎前端,用手指去搓他的龟头。

    庞洪吃了好一会的香涎,他的头跟着俯了下来,一吮就吮着她的奶头。她的奶子很大,他虽然张大了嘴,但仍不能啜到整片乳晕。他像婴儿似的,大口大口的啜着她的奶头,那蓓蕾受了他口腔热力的「烘」着,慢慢发硬,他咬着奶头,就是不停的吹。

    她不自觉地抬起腰肢,用小腹去磨他的肚皮︰「我要…我要…」少女娇呼起来。

    庞洪骑着她,一甩上身,将外袍脱下,露出健硕的肌肉来︰「小婊子,就要你死去活来!」

    他抽出腰带,将少女的手绑住,又将她的豪乳似粽子般的绑着。

    少女口虽叫︰「不要!不要…」但却任由庞洪将她捆着。

    庞洪将她绑好,已是浑身是汗,他拍手叫了一声︰「蓝姬!」

    刚才截着假展昭的美女,自营前转了进来,她二话不说,就将身上的长裙脱去…

    她的胴体亦很晶莹,虽然蓝姬没有像摊在软榻上的少女那样骨肉均匀,但她很白,比较瘦,她两乳仅可用手一握。奶头像两颗小红豆,乳晕只有铜钱似的大,但小腹下毛毛倒很浓密,两腿修长。这种女人,足以令男人动心。

    但庞洪就看也没有看蓝姬︰「给我戴上宝贝。」

    「是!」蓝姬从一角捧出一个檀木造的盒,她打开,拿了一个羊眼圈出来。

    她小心奕奕的拿起,然後走到软榻前,跪在床边捧着庞洪的阳具。她先用樱唇吮了几吮,那硕大的龟头沾上了她的口涎,变得湿润起来,蓝姬这才将羊眼圈套在庞洪的龟头上。

    摊在床上的少女倒抽了一口凉气︰「官人,我…我要慢…慢一点…」

    庞洪狞笑着,搞了半天,他的阳物已发硬,斜斜昂起,加上戴上了羊眼圈,更显得「狰狞」。

    庞洪的东西不算长,但很粗。

    少女凤眼水汪汪的︰「官人…官人…」

    庞洪扒开她的大腿,先将龟头抵着她的牝户外左揩右揩。

    「哎…哎…那些毛…啊…啊…」少女呻吟起来。羊眼圈的毛「刺」在她的「嫩肉」上,令她不好受。

    蓝姬站在一边微微笑的看着,她手上多了一方素帕,不时替庞洪拭抹身上的汗水。

    少女被撩拨得半柱香的时间,牝户内流出有泡沫的淫汁。而庞洪的阳物,亦已昂向天如怒娃。他猛地提起少女的腿,就往她的牝户直刺。

    「哎…官人…我的肉…啊…」少女哀叫起来︰「我的肉…」

    那大龟头直捣进她的深处,最要命的,是羊眼圈的毛,那些尖毛戳进嫩肉内,又痛又痒。

    「哎…我活不了…哎…」少女双眼翻白,身子抖颤。

    庞洪急速的挺了十多二十下。

    「啊…啊…」少女额角冒出冷汗,她忍受不住羊眼圈在花心撩来撩去的剌激。

    她猛地抖了几抖,一阵热流从她体内喷出︰「官人,我来了,我泄精了…」她呻吟起来。

    蓝姬望着少女媚笑,她绕到少女身旁,用丝帕帮她抹额角的汗︰「这麽快就有高潮了?官人还未尽兴呢!」

    庞洪托起少女的一只腿,这样,她牝户口就张得更大。他的粗肉棍又连连的再抽送二十几三十下。

    「哎…哎…我死了…」少女开始求饶了。她体内又泄出一道白白、黏黏的液体。

    「你这小婊子,最多就是淫水!」庞洪的肉棍可以挺得更入。

    不过,少女就捱得更「辛苦」!因为羊眼圈被她的淫水弄湿了,毛变得尖而硬,刺入阴道的「肉」内时,令她似被千虫百蚁往体内噬咬一样。

    庞洪又抽送了百数十下,少女已呈半昏迷状态,连呼叫也叫不出,只是不断又点头又摇头。

    庞洪又狠狠的插多数十下,然後才拔出肉棍子来︰「蓝姬,你来!」

    蓝姬媚笑的点了点头,就爬上软榻。

    她看了「活春宫」这麽久,下体亦有点湿滑。

    「来,我们玩肉屏风!」庞洪解开捆着少女的腰带,她伏在床上喘气…

    而蓝姬就将身子一躺,躺在少女的背脊上,她玉腿抬高,媚笑着说道︰「我的大官人,你来吧!」

    她玉腿抬起,牝户的肉唇大开,看得出那两层皮是湿湿的。

    《狙杀展护卫》之四

    庞洪的肉棍还是湿漉漉的,他将羊眼圈脱了下来,将龟头在她的阴毛上揩了两揩。蓝姬拍了拍压着的少女︰「抬高身子一点!」

    少女爬起少许,这样,庞洪半跪着,阳具亦可向正蓝姬的牝户。他将湿滑滑的阳具一挺,就直送进蓝姬的阴户。

    「雪…雪…我的爷…啊…呀…」蓝姬叫了起来,她双腿一勾,就勾着庞洪的头。

    他大力的抽送,而少女就配合他的节奏爬起、伏下。夹在中间的蓝姬,只能抑身迎合。他双手搓揉着她的小奶头,那两粒小红豆已发硬、凸起,庞洪的大手,刚好满握她的小乳。

    他连连的抽送︰「蓝姬…你畅快吗?」

    蓝姬星眸半闭,她美滋滋的,只是不断点头…

    话分两头,在开封府衙外,三个黑影跃上瓦面,他们是塞外三骑。

    「展昭走了,防备果然松散!」为首的黑衣汉狞笑︰「包黑子今宵死定了!」

    三人向着有烛光的地方走,很快就见到包公端坐在台前看案卷。

    塞外三骑亮出兵刃︰「下去!」

    他们分前後,直闯入书房。很奇怪,包公仍是不动,而王朝、马汉等亦不知哪里去了。塞外三骑的老大鬼头刀一挥,就斩下包公的「头颅」…

    「不好,是蜡造的,中计了!」他见到刀刃无血,大惊失色︰「快走!」

    寨外三骑的老二扔出一个烟弹,就想穿窗逃命。但说时迟那时快,在屋顶上已有衙差、捕快撒下一个大网,将窗户罩住。

    塞外三骑被自已的烟弹呛得连连咳杖。

    「你们还是投降吧!」园外假山传出笑声,包公、公孙策、展昭等十余众步出,身後站有数百兵丁,全部是持弓弩,向着窗房。

    塞外三骑失声︰「展昭未离开封?」

    展昭朗声︰「你们想用调虎离山?但狡计一早被公孙先生看破了!」

    塞外三骑面如死灰︰「展昭,你想怎样?」

    「是谁主使你们行刺包大人?小倩究竟是谁?她现在在哪里?你们理伏的人,是否捉了小丁?」

    展昭亮出长剑︰「假如你们肯说出来,包大人可以赦你们不死!」

    包公点了点头︰「谁是幕後?」

    塞外三骑你眼望我眼,那个老大似乎意动了︰「我们说了出来,包大人可否让兄弟三人返回塞外?咱们保证今生不踏足中原寸土!」

    包公沉吟了半晌︰「好!」

    寨外三骑垂头︰「包大人撒去网,兄弟扔下兵器,向大人禀告内情。」

    他们真的扔下兵刃,展昭扬了扬手,隐伏在屋顶的衙差收起网。

    塞外三骑走出书房,他们是赤手空拳的,展昭手握剑柄。

    三骑突然一扬手,就射出九支飞镖,直射包公头、身。

    展昭抢前,剑舞白圈,将九支飞镖击落,而塞外三骑的老大就迎上来︰「我拚命,你们走!」

    二骑想跃上瓦面,但公孙策一扬手,千百支弩筋就射向二人,他们起初可以闪避,但顷刻就中了十余支箭,两人眼看是活不了。

    那个老大怒吼一声,就直冲向展昭的剑尖,他是拚命的打法!

    展昭本想挑伤他的手脚再迫供,但寨外三骑的老大突然缩身,他从靴筒拔出一把匕首,就刺入自己心房。

    展昭想阻止已来不及了,他收剑扶起那个老大︰「这又何苦呢?」

    那老大嘴角泛笑︰「包大人,虽可…让…兄弟活命…但…请我们行…刺…包大人…的…却…是大有…来头…他…他一定追杀…我们…灭口…我兄弟…始终…难逃一死…展大人…快…快去梧桐山…」

    他说完,头一歪死了。

    包公摇头︰「这三个人算是汉子,公孙先生,将他们葬了吧!」

    展昭向包公拱了拱手︰「属下现在要赶去梧桐山!」

    包公点了点头︰「展护冲,谜底既然在梧桐山可解,你应该去!」

    他又望了望塞外三骑的屍首︰「不过,展护衙,你最好扮成这个黑衣大汉的模样上路!」

    展昭点了点头︰「行剌包大人的幕後主使,以为塞外三骑会得手,今晚可能不会再派人来,卑职想赶夜路!」

    包公扬手︰「你快易服,骑快马去,天明时,就可到梧桐山!」

    展昭扮成塞外三骑老大的模样,离开开封城!

    话分两头。

    庞洪又抽插了蓝姬百余下,她已经气喘喘的。

    「你们两个都平躺下来,我就在你们身上滚,当滚在谁的身上时,我的肉棍子就赏给谁!」庞洪兴致勃勃的。

    蓝姬较瘦,少女比较胖,她两只大奶子左右的垂着。庞洪一边在她们身上滚动,一边享受手足之慾。

    蓝姬先搂着庞洪,他插入她的牝户内︰「小婊子,高潮来了没有?」

    蓝姬喘着爿︰「来了…来了…多插几下…哎…哎…丢了…」

    她的阴户溅出一股「热流」,这股热流烫向庞洪的龟头,他感到一阵甜畅︰「你两个婊子…我…我要丢了…哎…噢…」

    少女和蓝姬分别仰天躺在榻上,他拔出阳具,阵阵白液就射向两个女的面上!

    「甜不甜?」庞洪跪了起来︰「香不香?」

    蓝姬点了点头︰「官人的精液香得很!」

    「张五民在梧桐山已经布置妥,你们快去准备,展昭一定会再来,这次,他一定死无葬身之地!」庞洪穿回袍子。

    两女娇慵的爬起,她们发乱、钗横,但面上都有满足神情。

    营幕外静悄悄的,庞家的人很快就将现场收拾妥当,远处亦准备了马车。庞洪搂着两女上路,他们动身虽迟,但仍然比展昭快上几个时辰。

    马车奔向梧桐山时,展昭亦策马扬鞭,他反覆的思量着几个问题︰

    「寨外三骑老大死前的话是否可信?」

    「小倩究竟是什麽身份?」

    「谁这麽大的势力敢行刺包公?」

    「悟桐山究竟埋有什麽机关?」

    梧桐山很早就日出,这山不算高,张五民站在高岗上,他眉头皱起︰「假冒小倩的女郎杀死了假展昭,这真滑稽!」

    庞太师的人已经撤走,山路静悄悄的,没人想到,只有张五民和小倩在等展昭!

    两个人在山上。张五民武功虽好,而且是庞太师家中的护院,但他一个人就可对付展昭?

    小倩神情萎靡的躺在树下,她的手上有铁炼扣着,俏丽的面孔满是血污,似乎受了颇重的内伤。

    张五民似乎有点人情味,他还给水小倩喝。小倩瞪了张五民一眼,她欲言又止。

    「今天中午,一切都可了断!」张五民按着刀柄︰「最後一着棋,永远是最狠的一着!」

    庞洪的马车奔过小路,他懒洋洋的躺在车厢内,似乎不把就要展开的大战当作一回事。两女伏在他的肚皮土,少女的手还在拨弄他的裤裆。

    「小蝶,你想你表姐小倩死吗?」庞洪摸着她的秀发。

    「奴婢不管,我只要公子长命百岁!」少女叫小蝶,她眼波如水,飘了庞洪一眼。

    「蓝姬,塞外三骑有没有消息?」庞洪问另一位的丽姝。

    「没有!假如他们得了手,开封府那边是有信鸽将消息传给张五民的!但,现在什麽消息也没有!」

    「我们杀了一个假展昭的事,有没有向阿爹报告?」

    庞洪忍不住,他托着小蝶的下巴,就咬她的口唇。小蝶伸出舌头来,舐着庞洪的牙齿。庞洪吻了半盏茶时间,才松开小蝶︰「有机会,老子想玩玩小倩。」

    「唔,不要!公子一半是属奴婢的!」小蝶呶起小嘴,她的手仍是摸在庞洪的命根上,而蓝姬就站了起来,她拾起扇子,替两人扇风。

    这粗大的东西现在是软软的垂下,她的小手除了玩弄那肉囊外,又逗玩他的龟头。

    「合我们三人之力,可不可以将展昭杀死?」庞洪问了一句。

    「我想打不过展昭!」蓝姬插嘴︰「展昭的剑很快、很准!」

    「在床上,展昭一定不及我!」庞洪笑了起来︰「来,你两个给我品品箫,白昼宣淫,这特别刺激!」

    两女解开他的裤子,摸着那具红彤彤的肉鞭子,她们两个头几乎碰在一起,都争着去吮庞洪的阴茎。

    《狙杀展护卫》之五

    他的龟头是紫红色的,小蝶最先把「他」含着,那具大东西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而蓝姬呢,就用牙齿轻咬他的小卵!

    庞洪摊大双腿,享受着两女︰「老子和皇帝也差不多,哈…」

    庞洪的命根子被两女争吮着,已经发硬、昂起!

    小蝶取悦男人的功夫,显然比不上蓝姬。

    蓝姬的舌头,正沿着他的阴囊慢慢向下舐,她热而湿润的长舌,撩逗他阴囊中间那条缝,再扫往股沟…

    「噢…是这里了…」庞洪乐得双足直挺,他一把推开小蝶︰「让蓝姬来!」

    小蝶呶了呶小嘴,她有点委曲的蹲到车厢一角,赌气的不吭一声。

    蓝姬索性托起庞洪的腿,不停的舐向他的屁股,他另一处易动情的地方。

    「我们…慢慢的来…」他有气无力的︰「这样…我们到梧桐山时…就恰巧…可以看到…张五民…收拾了…展昭…」

    「呜…噢…」蓝姬只是拚命地舐,她满嘴都是涎沫。

    小蝶看着她施展口技,不期然将手放在自己的阴户上。小蝶的指头轻搓着阴唇皮上的小阴核,虽然隔着裙子,她仍有酸骚痒麻的感觉。

    小蝶突然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她亮开双腿,就再一手去撩拨阴核,另一只手就去搓乳头︰「啊…呀…」她轻轻呻吟起来。

    庞洪看着小蝶咬牙切齿的手淫着,他面上亦露出淫意来。

    「啊…噢…」小蝶手指撩得两撩,她牝户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两片阴唇娇艳欲滴︰「哎呀…公子…我要…」

    蓝姬却不肯放手,她双手握着庞洪的阳物,那根东西长逾六寸,已有铁般硬。她将双唇贴着龟头,深深的吸了几下,又朝龟头喷气,庞洪的龟头胀大,变成「紫红色」。

    她突然跪了下来,亦脱去身上的衣服。

    他双目通红︰「你们两个都躺下来!」

    小蝶和蓝姬马上躺下。

    车厢内是垫有厚厚的锦被,两女都是双腿微张,凤眼半闭,肉香四溢。庞洪一滚,就滚到两女身上。他伸手一抄,就摸过四个肉球,跟着往两女的胴体上滚来滚去。他压着软绵绵的肉体,这种人肉床褥,十分舒服。

    两女娇声呻吟︰「官人…我要…哎哟…好重…」

    庞洪刚好滚在蓝姬身上,他的阳物正好压在她的肚脐上。

    「好,就让你乐一乐!」他将龟头挺向蓝姬的肚脐。

    「哎…我的爷…不是这里…那…太细了…」蓝姬娇呼着,她双手握着他的阳具,就塞入牝户内…

    「噢…噢…「蓝姬挺起小腹去迎合。

    庞洪的肉棍插得很深,几乎挺到阴户底部。

    「哎…雪…雪…」蓝姬半闭着凤眼,屁股急旋磨。

    庞洪就猛烈的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小淫娃…是不是子宫都麻木了?」

    蓝姬一时点头,一时又摇头。

    躺在一边的小蝶,似乎不甘躺着看,她身子一爬,就爬上庞洪的背脊上。这样子,就像庞洪背着小蝶一样,小蝶双乳紧压在他背肌上,她两腿微张,恰巧将阴唇压在他的背脊骨上。虽有衣物隔着,但庞洪衣衫薄,脊骨凸起部份,恰巧擦着小蝶的阴核。

    「啊…啊…」小蝶不断耸动小腹︰「啊…我也要…」

    她虽然不算重,但庞洪「背」着她,始终影响抽插的动作。

    「你这小婊子!」庞洪身子一滚,将阳具从蓝姬阴户拔出,他反望着小蝶︰「就让你也乐一乐!」

    小蝶以为他即时插入,急忙张大双腿,尽量撑开她的阴户,但庞洪却是「舍正路而弗由」,他将小蝶的身子一翻,要她屁股朝天。

    小蝶的小屁股够白够圆,庞洪的大肉茎在她股沟上擦了两擦,跟着一插!

    「哎哟…我的爷…痛煞奴奴了…」小蝶尖叫起来。

    庞洪狞笑着,跟着大力一挺!「啊唷…」小蝶身子痛得乱抖,他的大家伙直插了进去,几乎剌穿她的肠子一样。

    而庞洪亦甜畅万分,因小蝶的「後门」的确比前边的肉洞来得紧,又没有淫汁。庞洪吃力的抽出半截肉茎,又大力的插回去︰「小婊子…辛苦吗?」

    小蝶哀叫︰「官人…奴奴不成啦…这几天…奴奴不能大解啦…」

    蓝姬这时抢过来扯庞洪︰「小蝶受不了…还是奴奴代替她好了…」

    「好!就让你吞棍!」庞洪一翻身,压着蓝姬,他肉棍一送,就送入她牝户内。蓝姬刚方捱了几记肉棍,下体还是水抹抹的,庞洪很容易就直透到底,大力的顶撞起来。

    「噢…噢…官人…」蓝姬嘶叫着,她抓着庞洪的肩膊。

    而小蝶就掩着屁眼在搓揉,面上仍有痛苦的神色。

    「等一会,展昭…就像你一样,死活不得…」庞洪大力的又挺多两下。

    在另一方面,展昭扮成塞外三骑老大似的,一身黑色的夜行服,蒙着面,直奔梧桐山。

    他赶了半宵夜路,天明时,就来到山顶,那里只有一间破庙。

    清晨,鸟语花香。

    展昭推门进入庙内。

    「你来了?」一个中年汉闭目坐在神坛前。

    另一角,双手反绑的小倩似有无限委曲。

    展昭扯下蒙面面巾。

    「塞外三骑都死了?」中年汉声音很平静。

    「他们失手,全死了!」展昭亦很冷静。

    「我听到脚步声,就知你不是他们…」中年汉像诉说家常一样︰「三骑的轻功差了一点,落脚较重!」

    「你是谁?」展昭亮出长剑︰「我要带走小倩!」

    「你嬴得了我,就可以带她走。不过你要记住,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我是杀手!」中年汉亦亮出长剑︰「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他话未说完,剑就刺出,展昭挥剑来迎。「乒乓」的就斗了十多二十招。

    「你是退隐了的赤无常张五民?」展昭又打了十多招。

    张五民沉声︰「正是在下!」展昭又挥上一招「青天长虹」︰「塞外三骑是你的帮手?」

    张五民没有回答,他只是进攻。

    两个人缠斗到百来、两百招时,远处突然传来马嘶声。张五民面色微变,他突然一滚,脱手就射出一柄飞刀,刀是射向小倩身上的!

    展昭不能不挥剑去格挡,而就在这时,张五民就纵身穿出窗外。

    「展大侠救我!」小倩娇呼。

    「拍!」展昭击落了飞刀,他用剑挑断了捆往小倩身上的绳,小倩一跃起,就紧紧抱着他。

    她柔软的身体,贴着他壮硕的背脊,展昭有异样的感觉。她身上衣衫单薄,两只鼓鼓软软的乳房,凸起的乳头擦在他身上时,他有异样的感觉。但,就阻慢了展昭去追张五民。

    张五民脸孔拉长,他向後山奔去,他的轻功很好,三几下就到一处竹林。

    一架华贵的马车停在一角,车夫就安抚着马儿。

    「大少爷,你误了事!」张五民铁青着面。

    庞洪从车探头出来,他刚享受完「两女」,问道︰「怎麽了?」

    「以展昭的机警、聪明,他听到马嘶声,就一定会赶来的,这样,就暴露少爷身份了!庞太师在计划实施前扬言,不要将庞家牵涉入事内。大少爷如不来就好了,展昭就要到!」张五民扬手︰「请快走小路!」

    庞洪面色一变︰「你成不了功,就推诸本少爷身上?呸,走!」

    「烦少爷回御太师,计划未完全失败,我还有最後杀着!」张五民拍了拍拉车的马头,那马车沿着小路,调头往山下跑。

    展昭想追出破庙时,小倩又呻吟起来︰「我走不动,我膝盖中了刀!」

    展昭将她扶在柱前,小倩就撕开裙子下摆,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小倩右足大腿上,明显的是泄有血痕,不过入肉不深。

    展昭不敢再往上望,她的腿实在太美了。

    小倩突然伸手就搂着他的头,两片朱唇就吻在他的面颊上。展昭闻到她发鬓传来的一阵幽香,这种香味,令他感到晕眩…小倩的嘴,就碰在他的唇上。

    「唔…噢…」她突然将朱唇张开,轻轻的就咬展昭的嘴唇皮。

    《狙杀展护卫》之六

    「喔…」展昭张开嘴,她的舌头就伸进他的口内,那根舌头像「蛇」一样灵活,吸着展昭的舌头。

    「唔…」小倩双腿一夹,夹着展昭的腰,两个人齐齐滚落地上。

    展昭只感到喉头乾涸、丹田火烫、情慾上亢。

    小倩除了吸吮他的口涎外,那灼热的牝户,亦不停的在展昭腹上揩来揩去。展昭被她吻得两吻,亦有点意乱情迷了。

    「不…这是白昼…不能宣淫…」展昭内心对自己说︰「这小倩知道刺杀包大人的计划,必须及早带她回开封府…」

    他想推开小倩,但她就像「藤缠瓜」一样搂得他紧紧的,她喉里发出饥渴的呻吟︰「唔…啊…」

    小倩身躯很滑,她不停的扭动後,亦流了不少汗,但汗很香。展昭是正常男人,在软肉温香下,他能不意动?

    而小倩这时,更将他的头一按,展昭的口唇就压落她的乳房上。她笋型的奶房,大而滑,而且坚挺!他嘴唇擦在她的奶头上,那颗蓓蕾是凸起发硬的。小倩将他按在胸脯前,是希望用乳香溶化展昭?

    「不…」展昭虽有点迷惘,但理智未全失,他要推开小倩。

    「你…你不喜欢我?」小倩眼中泛着泪光︰「我…我不是给了你吗?」

    展昭推开她,吸了几口气,那晕眩感才停止,他望着楚楚可怜的小倩,更是惹人!展昭移开视钱,避免触及她急促起伏的胸脯︰「我要知道,是谁要行刺包大人!」

    小倩垂下头来︰「是一个恶人!」

    「是赤无常张五民?」展昭急问。

    「我也不知道,只知…他们和西辽有联络…」小倩轻轻的整理衣襟︰「张五民和塞外三骑是打头阵。尾後,还有更利害的人未到!」

    「那你和塞外三骑又有什麽过节?」展昭蹙了蹙眉。

    「塞外三骑杀了…我…母亲…,」小倩的泪珠终於滚了下来︰「我…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手刃他们报仇!」

    展昭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惜,他们都已经伏法,全死了!」

    「塞外三骑死了?」小倩露出不信的眼神来。

    「死了!我马上要回开封,对付那个更利害的高手!」展昭扶起小倩︰「你和我一起去见包大人吧!」

    他们两人一骑,而小倩就搂得展昭紧紧的,十分陶醉。

    骏马奔下梧桐山,张五民躲在林子里望着马儿奔过,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

    晌午时分。

    展昭带同小倩回到开封。

    包公和公孙策在偏厅细听小倩打探到的消息。

    「塞外三骑只是先锋,他们闹开封是测试一下守卫的实力!」小倩娓娓说来︰「跟着来的,是西辽有名的杀手!」

    「他可能选泽包大人出巡时,在半路下杀手!」小倩表示︰「因为塞外三骑死了…所以…杀手不会再直击府衙!」

    「另一次行刺可能在三天内就发生!」小倩说︰「我是跟踪塞外三骑时,无意中偷听到行刺计划的!」

    包公听完後,吩咐将小倩遣走。

    「奴婢已经无家可归,脚又伤了…」小倩露出欲哭神情来︰「可否我在府衙一角休息片刻才走?」

    公孙策面露疑难之色。

    展昭朗声︰「包大人,请答应小倩,在下保证安全!」

    包公答应小倩在府衙内休息一个时辰。

    「这女子来路不明,展护卫太大意了!」

    「小倩不在房内,她哪里去呢?」公孙策最小心,他巡视过府衙後院…

    公孙策想走回前院时,但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从草丛扑出,一点就点了公孙策的晕穴!

    「啊…」公孙策闪哼一声,他软软的倒下。

    黑衣人将公孙策拖进草丛内,将公孙策绑了个结实,一个时辰後,天已黑。跟着,黑衣人便摸索走向前院。

    包公在书房内。

    很奇怪,展昭这晚一步也没有离开。

    这令包公有点诧异︰「展护卫,公孙先生不见了,但你就如影不离,这其中有什麽缘故?」

    展昭只是微笑,他和张龙、赵虎等,将包公团团护卫着。

    初更了。

    两条黑影掩到书房外,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势。他们都擎剑,似乎抱必杀决心。

    一条黑影示意另外一个黑衣人︰「等!」

    两人隐伏在一角,捱着蚊叮、夜露,等了一个又一个时辰。

    书房内的烛光暗了下来,赵虎张龙等推门离开书房,他们似乎簇拥包公回寝室。两条黑影从角落跃起,两柄长剑直弹向包公身上。一支利剑刺头颅,一支利剑刺心脏,都是要令包公死!包公已躲无可躲。

    「波、波」两支剑刺中包公了。但,包公身子只是幌了幌。那是个「木头公仔」,张龙、赵虎等是拥着包公假人离开门房。

    「中计了!」一个黑衣人沉声喝叫︰「走!」

    但,就在这时,展昭已朴出,他长剑一抖︰「今晚,你们走不了!」

    一个黑衣人已跃上了屋顶,但另一个就被展昭缠着,张龙、赵虎亦亮刀加入战圈。黑衣人似乎无所畏忌,他力敌多人。展昭乘这时候亦跳上屋顶,他一招「雁落平沙」直刺黑衣人。黑衣人挥剑来格,但身手似乎比另一个黑衣人差!

    在地面上的黑衣汉一挥剑,迫退了赵虎等人,亦跃上瓦面,两个黑衣人联手抵敌展昭。

    三个人缠斗了一顿饭的时间。展昭长剑一弹,将一个黑衣人的面巾削开!他赫然是张五民!

    「果然是你!」展昭又抖出三剑。

    在前院内、灯笼、火把、兵丁、衙差已群集,两黑衣人中,另一个似乎有点心怯。张五民突然一踢,将另一个黑衣人踢下屋顶。

    但他一分神,展昭就有机可乘,展昭一招「挑灯煽火」,「擦」的刺中张五民的肩膊。

    「哎唷!」张五民跌下屋顶。展昭持长剑直扑而下,他想多砍张五民一剑!

    「展大侠!」一个女的突然扑出,她是小倩。

    展昭怔了怔。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张五民突然射出两把飞刀,而小倩手上亦有匕首,她是刺向展昭身上,展昭是夹在两人当中,他避无可避!

    好个展昭,突然将身像箭一样,射向围墙。他不是撼头撞墙,而是用剑作钉,直插入墙借力。

    展昭打了两挺,在墙边落地。但张五民的飞刀,有一柄就射中小倩。

    「爹!」小倩惨叫一声,身子软倒,刀射中她的心脏。

    「小倩!」张五民亦发狂一样︰「我对不起你!」

    他像狂了一样,身子直冲向墙,要杀展昭。但他激动下看不到展昭插在墙上的剑,张五民撞正长剑,被割中心口。他抖了抖,死了!

    小倩仍有半丝气,展昭抱着她。

    「对下起…」小倩呻吟︰「张五民是我父亲,我是女杀手…但,你怎会知的?」

    展昭摸着她的秀发︰「在梧桐山顶,你搂着我时,发鬓有香味!那种香味,和第一次塞外三骑用飞镖打中你…留在你『伤口』的气味相同!」

    「所以…你就顺水推舟,把我带回府衙…」她苦笑。

    展昭点了点头。

    「我…我是不想伤你的…但我爹爹…」小倩呼吸急促起来︰「受了人钱财…」

    「其实你差点就可以骗到我的…」展昭摸着她,他察觉小倩亦活不了,「是谁派你们行刺包大人?」展昭再追问。

    小倩口角涌出大泠鲜血︰「我们是杀手…杀手…是不会透露雇主的!」

    小倩的头一倾,死了!

    展昭理葬了张五民父女!

    三天後,在庞府。

    庞太师和庞洪及师爷在密室商量︰「张五民死了,计划失败了!」

    庞大师摇头︰「展昭真有一手!」

    「幸而姓张父女口硬,没有透露我们身份!」庞洪有点安慰。

    「包拯这眼中钉,下一次…我不能让他活了!」庞洪拍一拍桌子。

    ~终~

    「展护衙,在下奉主人之命,要带你见一个人,她叫小倩!」穿蓝裙的少女讲得很平静。

    「小倩在你们手上?」被称展昭的青年翻身落马。

    「是的,假如你不跟我前去,她就会死!」蓝衣少女答得很快。

    「既然知道那麽详细,你家主人为什麽不杀了她?」展昭踏上一步。

    「杀了她?太过煞风景了,每下子都要杀人,我家主人不喜欢!」

    「你家主人在哪里?」展昭有点奇怪。

    「不远,就往前面三里之处!」蓝衣少女一吹口哨,路旁闪出一匹马来。她身子斜斜飞起,就上了马匹︰「展护卫,快来!」

    营幕只有一个,但营内外却灯火通明。灯笼挂起,照得光光的。

    「到了!」蓝衣少女下了马。

    营内人不多,在当中缚着一个少女,她似乎被鞭打过,口脸都有血。两匹马一先一後的在草丛内往前走,天已经暗下来了。

    前面出现一座用布幕搭成的营。

    「展护卫,你来了?」营中响起叫声。走出营幕的,是康太师的儿子庞洪!难道是他捉了小倩?

    展昭翻身下了马︰「你是谁?」

    「庞太师的儿子庞洪,你竟然不认得我?」庞洪哈哈大笑。

    「是你捉了小倩?」展昭有点讶然。

    「不,是我在半途救了她,而她说要见你,我…我派姬妾把你接来了!」庞洪皮笑肉不笑的。

    「来,松绑!」他拍了拍手。

    柱上的少女被解了下来,她扑前︰「展昭!」

    展昭望着她的面孔,就在这时,他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情来,因为那个少女,突然从腰间拔出利刃来。在这麽近的距雌,没有人能避过的。

    《狙杀展护卫》之三

    展昭翻身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少女脸上也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波!」的一声,利刃插入展昭的胸膛,他露出痛苦的神情,鲜血从展昭的胸膛中喷出。

    「我们都错了!」少女拔出利刃大叫。

    展昭真的不堪一击?

    少女突然伸手摸向展昭的脸上,跟着用力一撕,一块很精细的人皮脸具,给扯了下来。

    「开封府的副捕快小丁!」少女有点讶异︰「是包拯要你穿上展昭的官服来冒充他吗?」

    扮成展昭的青年捕快嘴角泛出一丝苦笑,跟着头一歪,死了。

    「幸好你也不是小倩!」庞洪突然一拍,拍掉少女手上的利刃,跟着将她抱起。

    「不要…不…」少女拚命挣扎︰「塞外三骑今次死定了!」

    「计划失败了,你当然要负责…」庞洪将少女抱到营後︰「现在,我就要罚你!」

    营幕後是摆有软榻的,庞洪将少女按在软榻上︰「开封城内的事,留待张五民去收拾!」

    少女的裤子不知怎地就给庞洪解了下来,她露出浑圆白白的屁股。她的屁股线条不算美,但少女在挣扎时,姿态特别诱人,庞洪的手掌就挞落她的屁股沟上。

    「哎唷…」少女娇呼起来,她眼角瞟出「风情」…

    「噢呀…」两个人都不当帐幕前的小丁屍体是一回事。但小丁的屍体很快就给庞家的人移走,他们将屍焚化。

    火,「啪、啪」的在烧;而庞洪的手掌,亦将少女的屁股拍得「啪、啪」响。

    她白白的屁股,都是淡红的手印,少女的牝户,部分是凸现在屁股沟末端的,他的手掌挥下时,手指就「弹」在她的阴唇上。

    「哎唷…呀…」少女摆动着屁股,牝户被「打」,她当然觉痛,但庞洪就越打越亢奋,他的手朝着她屁股沟又「挞」下去,似乎专打她的牝户似的。

    「噢哟…都红了…噢哟…」少女叫得「哀怨」︰「都给你打得肿了…噢哟…」

    庞洪狞笑︰「谁叫你失败?我就是不喜欢失败者!」他猛地地用力一扯,就将她身上的衫撕脱。

    少女是伏在软榻上的,露出白雪雪的背脊。她的乳房被压在衣服下,露出两个很大的半圆球,她故意用胸脯压着床榻,将大大的乳房压得扁扁的。

    庞洪看着她的背脊,他眼中露出亢奋的神色。他突然伏下头来,张开嘴就咬她的背脊。少女背脊的肉很滑,虽然背肌不厚,但庞洪却咬得很开心,他将她的背脊咬得遍遍红。

    「哎唷…」少女蹙着眉,她虽然呻吟轻叫,但样子却是十分享受似的。

    庞洪沿着她的腰肢噬上去,一直到她的肩膊,他大口的就咬下去。

    「啊…」少女仰起头来,这下咬得她相当痛,她连眼泪也流出来,呻叫道︰「咬死奴婢了!」

    「我就是喜欢你叫痛!」庞洪伸出舌头,舐了舐她的粉颈。

    他的舌头沿着她的颈往上伸,跟着啜向她的耳珠。

    「噢…」少女似乎忍受不了,她被她舐得两舐,突然转过身来,她紧紧地搂着庞洪的身子,就向他送上香吻!

    「啊…」庞洪亦轻叫了一声,她的手、脚像八爪鱼一样紧紧钳着他的身体。她张开小嘴,就狠狠地咬落庞洪的嘴上。

    「你…」庞洪推开她,一掌就掴落她的面上,少女嘴角流出血丝。

    「哈…」庞洪打完她一巴掌後,又俯身搂着她,他伸长舌头,去舐她唇边的血。

    少女被他吻着,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内搅动,去舐她的口血。

    「唔…唔…」她喉中发出饥渴的呼声,她的手就掀起庞洪的袍子,去扯他的裤带。

    庞洪的裤子褪了下来,他仍是狠狠的啜她的唇,但少女的手却握住他的命根子。庞洪的阳具是半软的,她握着他阴茎前端,用手指去搓他的龟头。

    庞洪吃了好一会的香涎,他的头跟着俯了下来,一吮就吮着她的奶头。她的奶子很大,他虽然张大了嘴,但仍不能啜到整片乳晕。他像婴儿似的,大口大口的啜着她的奶头,那蓓蕾受了他口腔热力的「烘」着,慢慢发硬,他咬着奶头,就是不停的吹。

    她不自觉地抬起腰肢,用小腹去磨他的肚皮︰「我要…我要…」少女娇呼起来。

    庞洪骑着她,一甩上身,将外袍脱下,露出健硕的肌肉来︰「小婊子,就要你死去活来!」

    他抽出腰带,将少女的手绑住,又将她的豪乳似粽子般的绑着。

    少女口虽叫︰「不要!不要…」但却任由庞洪将她捆着。

    庞洪将她绑好,已是浑身是汗,他拍手叫了一声︰「蓝姬!」

    刚才截着假展昭的美女,自营前转了进来,她二话不说,就将身上的长裙脱去…

    她的胴体亦很晶莹,虽然蓝姬没有像摊在软榻上的少女那样骨肉均匀,但她很白,比较瘦,她两乳仅可用手一握。奶头像两颗小红豆,乳晕只有铜钱似的大,但小腹下毛毛倒很浓密,两腿修长。这种女人,足以令男人动心。

    但庞洪就看也没有看蓝姬︰「给我戴上宝贝。」

    「是!」蓝姬从一角捧出一个檀木造的盒,她打开,拿了一个羊眼圈出来。

    她小心奕奕的拿起,然後走到软榻前,跪在床边捧着庞洪的阳具。她先用樱唇吮了几吮,那硕大的龟头沾上了她的口涎,变得湿润起来,蓝姬这才将羊眼圈套在庞洪的龟头上。

    摊在床上的少女倒抽了一口凉气︰「官人,我…我要慢…慢一点…」

    庞洪狞笑着,搞了半天,他的阳物已发硬,斜斜昂起,加上戴上了羊眼圈,更显得「狰狞」。

    庞洪的东西不算长,但很粗。

    少女凤眼水汪汪的︰「官人…官人…」

    庞洪扒开她的大腿,先将龟头抵着她的牝户外左揩右揩。

    「哎…哎…那些毛…啊…啊…」少女呻吟起来。羊眼圈的毛「刺」在她的「嫩肉」上,令她不好受。

    蓝姬站在一边微微笑的看着,她手上多了一方素帕,不时替庞洪拭抹身上的汗水。

    少女被撩拨得半柱香的时间,牝户内流出有泡沫的淫汁。而庞洪的阳物,亦已昂向天如怒娃。他猛地提起少女的腿,就往她的牝户直刺。

    「哎…官人…我的肉…啊…」少女哀叫起来︰「我的肉…」

    那大龟头直捣进她的深处,最要命的,是羊眼圈的毛,那些尖毛戳进嫩肉内,又痛又痒。

    「哎…我活不了…哎…」少女双眼翻白,身子抖颤。

    庞洪急速的挺了十多二十下。

    「啊…啊…」少女额角冒出冷汗,她忍受不住羊眼圈在花心撩来撩去的剌激。

    她猛地抖了几抖,一阵热流从她体内喷出︰「官人,我来了,我泄精了…」她呻吟起来。

    蓝姬望着少女媚笑,她绕到少女身旁,用丝帕帮她抹额角的汗︰「这麽快就有高潮了?官人还未尽兴呢!」

    庞洪托起少女的一只腿,这样,她牝户口就张得更大。他的粗肉棍又连连的再抽送二十几三十下。

    「哎…哎…我死了…」少女开始求饶了。她体内又泄出一道白白、黏黏的液体。

    「你这小婊子,最多就是淫水!」庞洪的肉棍可以挺得更入。

    不过,少女就捱得更「辛苦」!因为羊眼圈被她的淫水弄湿了,毛变得尖而硬,刺入阴道的「肉」内时,令她似被千虫百蚁往体内噬咬一样。

    庞洪又抽送了百数十下,少女已呈半昏迷状态,连呼叫也叫不出,只是不断又点头又摇头。

    庞洪又狠狠的插多数十下,然後才拔出肉棍子来︰「蓝姬,你来!」

    蓝姬媚笑的点了点头,就爬上软榻。

    她看了「活春宫」这麽久,下体亦有点湿滑。

    「来,我们玩肉屏风!」庞洪解开捆着少女的腰带,她伏在床上喘气…

    而蓝姬就将身子一躺,躺在少女的背脊上,她玉腿抬高,媚笑着说道︰「我的大官人,你来吧!」

    她玉腿抬起,牝户的肉唇大开,看得出那两层皮是湿湿的。

    《狙杀展护卫》之四

    庞洪的肉棍还是湿漉漉的,他将羊眼圈脱了下来,将龟头在她的阴毛上揩了两揩。蓝姬拍了拍压着的少女︰「抬高身子一点!」

    少女爬起少许,这样,庞洪半跪着,阳具亦可向正蓝姬的牝户。他将湿滑滑的阳具一挺,就直送进蓝姬的阴户。

    「雪…雪…我的爷…啊…呀…」蓝姬叫了起来,她双腿一勾,就勾着庞洪的头。

    他大力的抽送,而少女就配合他的节奏爬起、伏下。夹在中间的蓝姬,只能抑身迎合。他双手搓揉着她的小奶头,那两粒小红豆已发硬、凸起,庞洪的大手,刚好满握她的小乳。

    他连连的抽送︰「蓝姬…你畅快吗?」

    蓝姬星眸半闭,她美滋滋的,只是不断点头…

    话分两头,在开封府衙外,三个黑影跃上瓦面,他们是塞外三骑。

    「展昭走了,防备果然松散!」为首的黑衣汉狞笑︰「包黑子今宵死定了!」

    三人向着有烛光的地方走,很快就见到包公端坐在台前看案卷。

    塞外三骑亮出兵刃︰「下去!」

    他们分前後,直闯入书房。很奇怪,包公仍是不动,而王朝、马汉等亦不知哪里去了。塞外三骑的老大鬼头刀一挥,就斩下包公的「头颅」…

    「不好,是蜡造的,中计了!」他见到刀刃无血,大惊失色︰「快走!」

    寨外三骑的老二扔出一个烟弹,就想穿窗逃命。但说时迟那时快,在屋顶上已有衙差、捕快撒下一个大网,将窗户罩住。

    塞外三骑被自已的烟弹呛得连连咳杖。

    「你们还是投降吧!」园外假山传出笑声,包公、公孙策、展昭等十余众步出,身後站有数百兵丁,全部是持弓弩,向着窗房。

    塞外三骑失声︰「展昭未离开封?」

    展昭朗声︰「你们想用调虎离山?但狡计一早被公孙先生看破了!」

    塞外三骑面如死灰︰「展昭,你想怎样?」

    「是谁主使你们行刺包大人?小倩究竟是谁?她现在在哪里?你们理伏的人,是否捉了小丁?」

    展昭亮出长剑︰「假如你们肯说出来,包大人可以赦你们不死!」

    包公点了点头︰「谁是幕後?」

    塞外三骑你眼望我眼,那个老大似乎意动了︰「我们说了出来,包大人可否让兄弟三人返回塞外?咱们保证今生不踏足中原寸土!」

    包公沉吟了半晌︰「好!」

    寨外三骑垂头︰「包大人撒去网,兄弟扔下兵器,向大人禀告内情。」

    他们真的扔下兵刃,展昭扬了扬手,隐伏在屋顶的衙差收起网。

    塞外三骑走出书房,他们是赤手空拳的,展昭手握剑柄。

    三骑突然一扬手,就射出九支飞镖,直射包公头、身。

    展昭抢前,剑舞白圈,将九支飞镖击落,而塞外三骑的老大就迎上来︰「我拚命,你们走!」

    二骑想跃上瓦面,但公孙策一扬手,千百支弩筋就射向二人,他们起初可以闪避,但顷刻就中了十余支箭,两人眼看是活不了。

    那个老大怒吼一声,就直冲向展昭的剑尖,他是拚命的打法!

    展昭本想挑伤他的手脚再迫供,但寨外三骑的老大突然缩身,他从靴筒拔出一把匕首,就刺入自己心房。

    展昭想阻止已来不及了,他收剑扶起那个老大︰「这又何苦呢?」

    那老大嘴角泛笑︰「包大人,虽可…让…兄弟活命…但…请我们行…刺…包大人…的…却…是大有…来头…他…他一定追杀…我们…灭口…我兄弟…始终…难逃一死…展大人…快…快去梧桐山…」

    他说完,头一歪死了。

    包公摇头︰「这三个人算是汉子,公孙先生,将他们葬了吧!」

    展昭向包公拱了拱手︰「属下现在要赶去梧桐山!」

    包公点了点头︰「展护冲,谜底既然在梧桐山可解,你应该去!」

    他又望了望塞外三骑的屍首︰「不过,展护衙,你最好扮成这个黑衣大汉的模样上路!」

    展昭点了点头︰「行剌包大人的幕後主使,以为塞外三骑会得手,今晚可能不会再派人来,卑职想赶夜路!」

    包公扬手︰「你快易服,骑快马去,天明时,就可到梧桐山!」

    展昭扮成塞外三骑老大的模样,离开开封城!

    话分两头。

    庞洪又抽插了蓝姬百余下,她已经气喘喘的。

    「你们两个都平躺下来,我就在你们身上滚,当滚在谁的身上时,我的肉棍子就赏给谁!」庞洪兴致勃勃的。

    蓝姬较瘦,少女比较胖,她两只大奶子左右的垂着。庞洪一边在她们身上滚动,一边享受手足之慾。

    蓝姬先搂着庞洪,他插入她的牝户内︰「小婊子,高潮来了没有?」

    蓝姬喘着爿︰「来了…来了…多插几下…哎…哎…丢了…」

    她的阴户溅出一股「热流」,这股热流烫向庞洪的龟头,他感到一阵甜畅︰「你两个婊子…我…我要丢了…哎…噢…」

    少女和蓝姬分别仰天躺在榻上,他拔出阳具,阵阵白液就射向两个女的面上!

    「甜不甜?」庞洪跪了起来︰「香不香?」

    蓝姬点了点头︰「官人的精液香得很!」

    「张五民在梧桐山已经布置妥,你们快去准备,展昭一定会再来,这次,他一定死无葬身之地!」庞洪穿回袍子。

    两女娇慵的爬起,她们发乱、钗横,但面上都有满足神情。

    营幕外静悄悄的,庞家的人很快就将现场收拾妥当,远处亦准备了马车。庞洪搂着两女上路,他们动身虽迟,但仍然比展昭快上几个时辰。

    马车奔向梧桐山时,展昭亦策马扬鞭,他反覆的思量着几个问题︰

    「寨外三骑老大死前的话是否可信?」

    「小倩究竟是什麽身份?」

    「谁这麽大的势力敢行刺包公?」

    「悟桐山究竟埋有什麽机关?」

    梧桐山很早就日出,这山不算高,张五民站在高岗上,他眉头皱起︰「假冒小倩的女郎杀死了假展昭,这真滑稽!」

    庞太师的人已经撤走,山路静悄悄的,没人想到,只有张五民和小倩在等展昭!

    两个人在山上。张五民武功虽好,而且是庞太师家中的护院,但他一个人就可对付展昭?

    小倩神情萎靡的躺在树下,她的手上有铁炼扣着,俏丽的面孔满是血污,似乎受了颇重的内伤。

    张五民似乎有点人情味,他还给水小倩喝。小倩瞪了张五民一眼,她欲言又止。

    「今天中午,一切都可了断!」张五民按着刀柄︰「最後一着棋,永远是最狠的一着!」

    庞洪的马车奔过小路,他懒洋洋的躺在车厢内,似乎不把就要展开的大战当作一回事。两女伏在他的肚皮土,少女的手还在拨弄他的裤裆。

    「小蝶,你想你表姐小倩死吗?」庞洪摸着她的秀发。

    「奴婢不管,我只要公子长命百岁!」少女叫小蝶,她眼波如水,飘了庞洪一眼。

    「蓝姬,塞外三骑有没有消息?」庞洪问另一位的丽姝。

    「没有!假如他们得了手,开封府那边是有信鸽将消息传给张五民的!但,现在什麽消息也没有!」

    「我们杀了一个假展昭的事,有没有向阿爹报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