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虐母女
  • 发布时间:2018-05-26 11:0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杨青雅,是住在大安区某区的女生,我才高中三年级,每天搭捷运上下课,我与我的妈妈一起同住也已经五年了,从爸爸五年前过世后,我和妈妈也就相依为命了。

    这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我一如往常的前往补习班準备做大学考试的準备,但今天的补习班却因为停电而无法继续上课,我只好提前回家了。

    我跟以前一样的从包包内拿出钥匙开门进屋,但客厅却是一遍昏暗,只剩妈妈的房间有透出光来,我走向妈妈的房间。

    「妈今天比较早回来?」

    我心底自己这样问,我走向前去,打开这扇没关紧的木门,眼前的画面却令我永生难忘,我宛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妈妈,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鲜红色的大型犬项圈,乳头上夹着发出声响的铃铛,下体用麻绳做成的丁字裤,妈妈的双手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铁鍊做成的脚镣,而远处的地板上,放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放着一块正方型的冰块,冰块里冰着两支钥匙。

    妈妈看见我像看见鬼一样,拼命的尖叫,想挣扎逃开却被铁练所束缚。

    「妈~你怎幺了?谁给你用成这样的?」

    我只记得我疯狂的大叫着我迅速的打破冰块,拿出钥匙,帮妈妈解开脚镣跟手铐后,让妈妈穿好衣服。

    妈妈这时候深呼吸了几口气后,转身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妈?你不说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了吗?」

    我问着妈妈「如果妈妈告诉你~这一切是我自己弄的,小雅你会不会讨厌妈妈呢?」

    妈妈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从嘴巴里吐出这几句话来。

    「什幺?这是妈妈你自己?」

    我惊讶到快说不出话来「妈妈我是个被虐待狂,也就是M,我趁你不在时,自己在家用这些铁鍊来束缚自己,妈妈才会得到解脱,才会快乐!」

    妈妈说出了从小到大从未说清楚的事,难怪家里总有许多麻绳与铁练,问妈妈那是干嘛的,妈妈总是叫我别问。

    原来已经死去的爸爸是个虐待狂,也就是S主了,而爸爸的过世让妈妈很难过,失去了一个丈夫也失去了一个主人。

    「小雅,你会讨厌这样的妈妈吗?」

    妈妈问着我这几句话老实说,我不知道会不会讨厌,但我很惊讶,原来妈妈藏着这幺大的秘密。

    「妈,我永远会是你的女儿,我不会讨厌你的,也许你用这种方式,来怀念爸爸对吧?」

    我回答了妈妈「..................」

    妈妈沉默不语。

    「妈,我肚子饿了」

    我问着妈妈「哦!好,我去厨房帮你把菜热一热吧!」

    妈妈起身要离开房间「等等妈妈,我有个提议」

    我心中忽然想起一个想法来,一个有趣的想法。

    「嗯?什幺事小雅」

    妈妈疑惑着问着我「妈妈,你可以戴着脚镣跟手铐帮我热菜吗?」

    我问了妈妈「这...不要啊!乖女儿!妈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妈妈果然是传统的亚洲人,心中思考的东西老是被压抑着。

    「妈,我不要你在把这种事藏在心中好吗?这件事就是我们母女俩的秘密嘛!」

    「母女俩的秘密...」

    妈妈口中只说了这六个字。

    「如何呢?」

    我问着妈妈「......好吧!这就是我们母女俩的秘密了哦!」

    妈妈说着「好~那我在客厅等你帮我把晚餐热好哦!」

    我说完便走出房间到客厅去打开电视看着我喜欢的综艺节目了。

    约过了十来分钟,我听到了铁练与磁砖底板摩擦的声音,我忽然感觉到心跳加速了。

    妈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着平常的衣服,但却多了手铐与脚镣。

    「这个...给你保管」

    妈妈拿着两支钥匙放到我手上然后就走入厨房了。

    妈妈脚上的脚镣是用铁练锁住的,看起来好看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我会觉得好看。

    「妈去热菜了」

    妈妈说完便拖着脚镣到厨房去热菜我在客厅哈哈大笑着,因为我觉得这一切有趣极了,我们母女俩拉进了许多距离,好像更亲近些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