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了妈妈的美撼凡尘好友
  • 发布时间:2018-05-03 09:59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香云係我既会计及妈妈好友,33岁,每天穿着我要她指定薄纱的冰蓝色大V领设计的短袖衫及吊带复古式的裙配搭冰蓝色的内衣,装扮在胸部着重设计,隐约突出的她丰满胸部。坐在我旁边工作,公主式下摆的设计独具特色,花的缠绕给整个裙子增加了许多浪漫和诗意的感觉。感觉像水中的美人鱼一样的冰凉迷人。腰的褶皱和装饰很有浪漫和复古气息。利用坐下时让大腿显现。虽已离婚十几年,但因平时保养得法,所以姿色秀丽,肌肤洁白,尤其她风情万千,望如二十出头的女人,和我姐站在一起,别人还以为是同胞姐妹呢!其实香云要比姐姐多了一份成熟的妩媚感,岁月在香云脸上并没有刻划出痕迹,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少妇的风韵哪!最近香云的眉稍就多了一份忧郁的神色,虽然不减她艳丽的风采,但是常常看她这样,可让我心疼的哩!

    点解香云同意和我做爱呢?因为佢有証据係我手,那晚我查数时候,发现她做手脚,吞咗我公司21万。我心裹不知多开心!那晚放工叫她搵我, 当我同佢讲可能要报警既时候,佢就喊到收唔到声。跪係地下求我唔好报警,佢话老母烂赌,借了贵利。屋企好等钱用。佢成家人都得佢一个工作,细妹仲读紧书。

    我指她衣服暗示她俾多一个理由我,等我唔报警。香云脱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娇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我的胸膛上,听了我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娇躯一颤,声音抖动地道:『那幺你怎解决?﹍﹍我怎﹍﹍幺能和你﹍﹍给别人﹍﹍知道了﹍﹍我﹍﹍我怎幺做人呢?』

      我看香云到了这种地步都还在犹豫不决,乾脆拉过她的一只小手,放在我胯下硬涨涨的阳具上,香云的身体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我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阳具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根阳具的威力还是让香云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知道香云刚从和我将要转变为肉体关系还有点不太适应,虽然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但在表面上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丢下尊严和我共渡春宵。再一看她伏在我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于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香云这时也抛开了羞耻心,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进我的口中让我吸着。由她鼻孔里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像阵阵空谷幽兰传香,吸进了我的鼻子,薰人欲醉,使我更是疯狂地用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舐着香云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揉捏着她的两颗肥乳,再往下移动,抚摸着她的细腰,最后抓了抓几把浓密的阴毛,抚摸着如馒头般挺凸的阴阜,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蒂,再将中指插进阴道里,轻轻地挖扣着。

      我这些举动,挑逗得香云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趐麻,从口鼻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我感到香云那肥嫩多肉的阴缝里流出了一股股热乎乎的淫水,把我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湿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香云!你的小穴流出浪水来了。』

      香云娇声说:『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你要﹍﹍害死﹍﹍嗯﹍﹍』

    这场的游戏是我胜利了,我已成功地激起了香云的春情,使她欲火高昂,再难熄灭,等一下再用我的阳具彻底地征服她的小浪穴,不怕以后香云不死心塌地而成为我性的玩物,将来她这具完美的娇躯就可以随时任我享用、任我插干了。

    阳具已在我裤档里如箭在弦,蓄势待发,我站起身来,三两把将衣物脱掉,挺着高翘硬直的阳具,爬上的床去,把大鸡巴靠近妈妈的小嘴边,在她娇靥上瑨着圈儿,再抵住香云性感的红唇:  『香云!先替我舐舐阳具吧!』

      香云的神情有些迟疑,或许以她高傲的心态,从来都还不曾替男人吃过阳具呢!只见她眼眶一红,小嘴颤抖,一副欲哭的娇态,我还是把龟头顶在她的艳唇边,执 地要她替我舐弄阳具,今天不把她澈底地调教成淫蕩的女人,以后又怎能供我恣意玩弄呢?阳具又在她的小嘴边揉了半晌,渐渐被刺激得性饥渴的她知道不替我吃阳具,小浪穴就得不到插干的乐趣,我这时爱怜地揉揉香云,香云不加思索地握着阳具就往她小嘴里塞了进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