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女都爽
  • 发布时间:2018-05-03 09:59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晚上,我到绣蓉家,敲开了门,给我开门的是她与昌叔生的小女儿文倩如,倩如也因她妈妈没被帮里处理而幸免于难。  丽春苑她才八岁,约一米四不到,小巧却亭亭玉立,她完全承接了母亲的美貌 倩如知道我是她和她妈妈的救命恩人,所以对我很亲,爱拉我的手逛街,让我抱着她看电视,当然我也完全将她当成小妹妹一样。只要她在家,我和绣蓉美人的性爱都是在房中进行的,尽管她也能听到,只有倩如不在家时,我才会把绣蓉美人按在沙发上……  倩如给我开门时叫我一声“叔叔”,我应了一声,这时绣蓉美人从房中走出来,半个月不见,绣蓉美人不但美貌如花,让人馋涎欲滴,她一袭丝绸露背装,上身紧裹,蜂腰凸乳翘臀,下身华丽的裙摆飘飘,新描的弯眉,粉红的口红,显然是为了迎接我而进行了精心地打扮。美人迎向我,我一把抱住,两人迫不及待地亲吻起来,好久,她缓过气来,道:“少爷,你总是不来,我担心死了……”  我道:“美人,我这不来了?别怕,我这就给你……”我的手在绣蓉美人的身上抚摸着,揉着那多日没揉过的大奶子,尔后,手伸到她腿间,中年美人多汁的蜜穴中早已水浸裙袍了。我掀起她裙摆,把她按在沙发上绣蓉美人下身没有小裤,当我架起她双腿在胳膊上时,裙摆盖在她肥穴处使得她肥穴若隐若现,我褪去裤子,一条长长的肉棒弹出来,我把肉棒顶在绣蓉美人穴口,一用力,绣蓉美人“啊!”地一声,肉棒在滑溜溜的肥穴中进入了一大半,我停住了抚弄着她的大奶子。 正当我要抽插时,我听到门响声,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小倩如把门关上了,我看见她那表情,仿佛是傻了一样,正定定地看我把她妈妈压在身下,并弄她妈妈的身体,当小倩如看见我扭头看她时,她脸通红,双手捂面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中,关上了房门。 被压在我身下的绣蓉美人也怔住了,她没想到我们的欲火会忘记一切。当她见小倩如跑回房中关上门后,轻轻对我道:“少爷,我还要……”  我抽插起来,绣蓉美人也发出了呻吟,渐渐地,我越来越快,美人的呻吟变成了浪叫:“哎, 少爷……老公 ……好舒服………哼 唔……好……啊……快要死……喔 ……心……都给你……整死啦……喔 ……唔我在绣蓉美人滑爽柔嫩的蜜穴大力抽插了七八分锺后,第一波高潮袭向美人……  我深插在绣蓉美人体内,抱住她抚摸她的大奶子,让她享受高潮的跳动,这时我眼光扫在小倩如的房门,好象开了一道缝。我装着看绣蓉美人,却悄悄看小倩如的房门,果真,小倩如正在门后观察着我和她妈妈……  有一个可爱的小观众,我更性起了,欲念如炽,将美人翻过身来,让她跪在沙发上,自己也脱光了衣,抱着美人的臀,从后面扎了进去…… 我把绣蓉美人从双人沙发搬到单人沙发,又从单人沙发抱到双人沙发,从一种姿势到另一种姿势,直奸得她淫声阵阵,浪叫连连,高潮叠起,我知道小倩如的房门后有一双好奇的眼睛在看着,最后,我拨出肉棒,在小倩如的注视下,把一股股浓精洒到了她妈妈的面庞上、脖子上…… 过后,我搂着中年美人睡下,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身体道:“你女儿都看到了……” 她轻轻地歎了一口气,道:“都怪我们,太急了,唉,以后……多注意一点吧……” 美  由于仪娴来了例假,袁静有了身子,这几天我都泡在绣蓉美人这里。那晚给小倩如看到我与她妈妈的疯狂后,我们有些不自然,但第二天早上,小倩如反而像没事一样。我们的心才放下来。小倩如对我越来越依恋,除了我陪她妈妈,她就想着法子要我陪她,要不数学题不会作啦,要不就同她上街买东西,看电视时,绣蓉美人在一边靠着我,小倩如就在另一侧靠着我并抱着我的手臂,要我的手臂揽着她,有时候竟到我怀里来要我抱着她。不但我感觉到小倩如对我的锺情,连她妈妈也感觉到了。绣蓉美人对我说:“倩如整天都要沾着你,你不在她就吃不了,睡不了,我看她是迷上你了。”我说:“别乱说,她还小。”“要是她再大七八岁我才不管她呢。” `我不作声。 几天后的晚上,我洗了澡后在看电视,小倩如做完作业也洗了澡坐在我身旁,我一手揽着母亲一手揽着女儿,美人对此也习惯了。 绣蓉美人云洗澡了,小倩如钻到我怀里。我抱着她,她靠着我,有一股小女孩淡淡的体香,她说:“叔叔,我最喜欢你抱我了。” 我说:“本来我不是你叔叔,是你姐夫的,你知道不?” 她道:“知道,本来你是娶我婧如姐的,后来你们离婚了,现在你和我妈妈好,就是我叔叔了。”我和倩如亲热地聊着。这时电视画面出现一男一女在床上长时间地热吻,小倩脸色通红,小手紧攥着我胳膊,我知道她看见电视的画面心理有了反应了。如果说我此前一直把她当作不谙人事的小女孩看的话,这下我就对她有了另一种感觉,尽管她才八岁,还不到一米四,才到我胸这幺高,轻盈的身子只有五十多斤,我一手可举她起来……但我下身硬了起来,顶在坐在我怀里的小倩如的嫩臀上。我道:“小如,你自己坐吧,叔叔累了。”她道:“不!”我硬涨的肉棒如一根被小倩坐倒的木棒,她心理反应得厉害,小手攥得更紧了。我抚摸着她的小手,渐渐地往小倩如那粉嫩的胳膊上游,轻捏着她那粉嫩的胳膊。同时调整了一下小倩如的身体,使我的硬棒顶在她两臀之间。小倩穿着是一件纯白色丝绸睡裙,光滑而柔软,她两胳膊露了出来。我的手在她胳膊上揉弄一会后渐渐往下去抚摸她两肋,然后往她胸前摸去小倩如的胸还没有发育起来,平坦。我隔着睡裙摸到她的小奶头也很小,软软的,抚摸一会后就硬了起来,我隔着睡裙在她胸前不住地抚摸,接着往下到她的小腹,然后到她臀部,小倩如的粉臀小而柔软,让我爱不释手。抚摸了一会儿她的粉臀后,我便隔着睡裙抚摸她的双腿。小倩如的双腿纤细,在光滑柔软的睡裙包裹下分外平滑,我慢慢地抚摸着,手渐渐地往大腿内侧过来。小倩如脸色更红,仿佛在憋着气,紧紧抱着我的双手,双眼微闭,仿佛是紧张,又在期待着我做些什幺,我本不想再弄到八岁小女孩那柔嫩的小穴,但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左手中指已隔着睡袍探到了小倩如那柔嫩的小包处。 我知道小女孩那里是异常地柔嫩,如不轻轻地弄会疼的,于是我中指只是隔着睡袍轻按一会,才从裙摆伸里面是一条可爱的小裤衩,我从裤衩边缘探入手指,已是摸到了小小娇柔的口子。我轻轻按揉着,小倩如感到十分舒服,那是一种她从来未体会过的感觉啊,舒服中含着兴奋,娇羞,我边揉着边想道:“小倩如,快长大啊,等你十岁了,叔叔就可以插进这里了……” 我揉弄了一会,听到她妈妈洗澡后开门的声音。我停止了动作,道:“你妈妈出来了。”然后轻吻她光洁的额头。   她抱着我的手臂,娇羞依然,“叔叔,我只觉得……好幸福……好幸福,我真的好爱你……绣蓉美人出来,见我抱着小倩如,道:“又在叔叔怀里撒娇啦,这幺恋着叔叔,要是有一天叔叔不来了看你怎幺办?” 我道:“叔叔怎幺不来呢?叔叔要经常来看小倩如和妈妈的绣蓉美人道:“我才不信呢,你有家,一个月来看我们一“那我一个星期来看你们一次。”绣蓉美人很是高兴,坐在我身旁,抱着我娇声道:“不许说谎啊,我现在四十多了,是你的两倍大。再过两年,怕我老了你就不来了。” 我道:“哪会呢?看你这幺美,又保养得好,再过十年恐怕更风姿绰绰,更迷人了呢。”我想:过两年倩如也大了,我一边一个那不爽死了。 过了一会,绣蓉美人道:“我们去休息吧。”我知道她着急要与我温存。便拥着她向卧室走去。此时小倩如道:“妈妈,我也要和们睡。我吃了一惊,绣蓉也一愣,道:“你这孩子,都是大姑娘了,还跟妈妈睡。” 原来在我没来之前,倩如都是跟她妈妈睡的,这我知道。小倩如道:“我一个人睡怕。” “妈妈要和你小峰叔叔睡的。你和我睡,他到哪睡啊,你的床又小,被子也小,叔叔盖不了。”“他可以和我们一起睡呀。”倩如脸纯真。“不,不嘛。我要跟你们睡。” 绣蓉看出了名堂,对我道:“看来她是恋你恋到家了。真没办法。绣蓉一向爱倩如如命,只好让了她。睡下时,倩如还要睡在我身旁,让我在中间。绣蓉在我怀里,熄了灯,谁也没说话。不久,传来倩如均匀地呼吸声。我抚摸着美人的大奶子,下体早已是硬涨,搓揉了一会便迫不及待地隔着睡袍去捉美人下体丰腴的蜜穴,她轻道:“再等一会,等她睡熟些。” 我哪管这幺多了,伸手捉到就揉弄起来,一会儿汁流潺潺,睡袍处湿了,美人淫情大动,我侧过身来,将美人一只大腿横抱在我的肚子上,使她下体打开于我的肉棒处,肉棒抵住玉穴,我一挺,插了进去,美人“唔……”地一声叫了出来。我抱住她,开始是轻抽慢插,渐渐加快了,美人也由原来的轻哼变成了浪叫,我打开色灯,让黑暗的卧室有了昏暗的光线,接着翻身压住美人,大力抽插的同时,搓弄着她波动的大奶子,不久,在美人高声浪叫中得到了高潮。  我知道,此时小倩如正在悄悄地观察着我弄她的妈妈,我更是下力捅戳,在美人狂吟浪语淫哼之下,我只觉得棒头如火般灼热,小腹下方如有一团火在翻滚,我急抽出来,一大股一大股的浓精急射而出,我晃动肉棒,使其淋在美人的面庞和大奶子上,当我看见一旁装睡的小倩如时,她睡裙下大腿小腿全露了出来,我又把最后一大股的浓精对準小倩如的大腿,让浓精射在小倩如的大腿小腿及裙摆上,我骑在美人身上好久,看着疲惫的美人和可爱的小倩如,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最后,我躺在她们母女之间,抱着美人入睡…… V<br>C幼香阁其实我是很喜欢小倩如的。她虽年少却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虽然还没有发育起来,但纤细的身材,白嫩漂亮的脸蛋带着纯洁的少女这美。小倩如是一个盼望自己快点长大的小女孩,八岁的她对高大俊伟的我表现了她少女的情窦,特别是我和她妈妈的那些男女之事令她更是神秘而神往绣蓉的床是一张宽大的床,尽管绣蓉把家布置得很是温馨,特别是把卧室弄得那幺浪漫,那张大床更是让男人躺上去后浮想连翩,却没能把昌叔留下多睡几晚。昌叔把宠爱几乎都给了婉娟和袁静,让绣蓉一个狼虎之年的中年美妇独自在大床上煎熬。让绣蓉这个女人想不到的是,她柔软的大床没能留住丈夫,却让一个比她小十多二十岁可以做她儿子的年轻,高大英俊的小伙留连。特别是小倩如上了妈妈的床后,我几乎是迷恋上  没几晚,在熄灯后(我们总是熄灯等倩睡着才玩),我还悄悄地抚摸一下小倩如,母女俩分别抱着我一只臂膀而眠。那晚是绣蓉42岁的生日。她们母女与我喝了一瓶红酒,三人一起在沙发上充满爱意地温存了一阵后,我先去洗了澡,来到床上躺下,而后小倩如也洗了澡,她穿着一件粉红色肚兜式的绸缎小褂子,下穿宽松绸缎三分睡裤。小倩如一上床,就偏着头靠在我怀里,我抱住她抚摸她的背,吻着她那嫩得几乎伸指可弹破的脸蛋。她叉开双腿伏着骑在我肚皮上,我抱着她,双掌玩弄着她的小臀,这种急于长大的女孩的还不想去弄破她娇嫩的处女膜,要走她宝贵的贞操。尽管在阿拉伯国家,八岁的女孩可以结婚了。 绣蓉进来了,她身着鲜红色吊带绸缎睡袍,丰胸半露,随着她的走动,柔软的睡袍如水一般抖动着显示出绸缎光滑的质感,大奶子高耸着,奶头凸现,丰臀后翘,曲卷披肩的秀发更衬出她女人的妩媚,绣蓉新描了眉,画了眼影涂了口红,一下子绣蓉仿佛年轻到了二十七八岁,充满了妖冶,性感,欲望。看着她,我真不相信她那胯和大奶子曾生下养育了一个23岁的儿子和一个8岁的女儿!绣蓉美人走到床边时,我一把抱住她,关上大灯,打开了色灯,顿时卧室里充满了柔和浪漫和温馨,美人在怀更增添了一份淫欲之气。小倩如见妈妈来了,乖乖地自己睡在一旁,她知道我和她妈妈那一场淫剧就要来临了。 我们没有等小倩如睡去。绣蓉也习惯了。我伏在绣蓉身上,成熟女人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息,绣蓉美人皮肤光洁,肌肉绵弹肉感,让人爱不释手,我一手搂着绣蓉,一手在她大奶子上抚摸着,同时不住亲吻,绣蓉如一头发情美丽的母兽,她轻哼着与我接吻,相互吮舔彼此的唇和舌,她下体在我胯部蹭磨着,曲卷的丰腿高举缠着我的腰臀,身体配合我的抚摸而扭动,渐渐地,我抚摸到了她的桃源胜地,隔着睡袍贴上去时,感觉到那里早已温润,再抚弄一会,就成了水汪汪的淫糜之地了。我脱去自己的裤衩,掀起美人的睡袍下摆,手直探到美人的桃源胜地,啊,真是好一块沼泽地呀,柔软而多汁,手指探上去滑溜溜的,裂缝中间是一个让男人陷入的温柔而无底陷阱,而它早在二十多年前,也许当我还没出生就已经是一口成熟的陷阱了,已经供男人作业了,而且在我一两岁时它还生出了金刚,八年前又生了小  我一手握住自己硬如铸铁的肉棒,让其前一小截在绣蓉沼泽口搅动,美人哪经得起我的铁犁在她柔软的沼泽地上如此耕耘?她浪吟起来,不一会,汁水又汨汨而出,我趁机一顶而入。绣蓉的的玉穴里滑爽温软,让我硬涨的肉棒在里面舒服极了,我拥抱着绣蓉,进入她的体内,她的每一寸肉体表现出松紧得当,每一次深插,都直触动到她最深处的花蕊,使她体内感受到一阵激剧的震蕩,全身酥麻快感。我一边顶弄一边搓揉着她丰涨的大奶子,她玉手紧紧捏掐着我的双臂,浪吟着。随着每一次的深插,那收缩的阴壁总夹得我一阵阵酥麻,柔软的阴壁在敏锐的棒头处刷搓着,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龟头传经脊髓而到大脑,使我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她那殷红的阴唇随着抽送间而被翻进翻出,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喔……喔……喔……喔……慢……哦……”她口中不住咿唔,压抑低吟着,星眸微闭,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翻逢迎,花丛下一片淫糜,弄得她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娇喘不胜。两人最敏感的接交处不时发出“噗滋!噗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我突然注意到睡在一旁的小倩如,她虽是背朝着我们,但柔和的灯光下,她纤细的睡美姿让人无比爱怜。我来了主意,调整进攻绣蓉的方向,施力朝小倩如睡的地方一次一次猛顶绣蓉。绣蓉被我一连串地大力顶弄爽得浪叫连连顶“啊……啊……搞死我了……哦……慢……慢点……爽死了……”我把绣蓉的肩部顶到小倩如身子处,随着我有节奏地顶弄,绣蓉和身体也一下一下地顶到了小倩如的身体,一下一下地将小倩如顶到了床沿。而绣蓉沈浸在高度的淫欲中,一点不知。小倩如只好下了床,道:“妈妈,你们把我挤下床了……”我停止了顶弄,肉棒深插在绣蓉玉穴里,绣蓉仍沈浸在欢乐中,她听到女儿的声音,用一种嗔爱又似向晚辈撒娇却淫蕩语气道:“小如……你回自己房睡吧……小峰叔叔可要把妈妈……吃掉了……你不回去,他还要……吃掉你的……”  倩如道:“我不要自己睡,我要和叔叔睡……”绣蓉道:“好……想看叔叔吃了妈妈……睡到这边来……”小倩如绕过大床,到床另一侧与妈妈并排躺下。柔和的灯光下,甚是可爱。我注视一会儿小倩如,接着欣赏我身下的绣蓉,绣蓉温情脉脉地看着我,我俯身下去吻了吻绣蓉,道:“美人,你真美!”再吻了一阵又道:“大美人生的女儿是个小美人,我想吻一下小美人……”“少爷,你……真的好爱小如?……”“爱她……就吻吧……” 我真是喜上加喜,一把将母女俩抱在怀里,伏在母女身上,尽管我的肉棒一直深插在绣蓉的玉穴里,但并不影响我上身的动作,我抱着母女俩,先吻了吻绣蓉,一个长长的热吻使我感觉到绣蓉格外动情,当我和绣蓉的舌头相互吸吮时,她激动得蜜穴深处涌出一股股蜜汁洒在我的棒头棒体上……小倩如一双黑亮的眸子在注视着我和她妈妈动情的亲热,她那纯真中带着对长大的好奇和渴望,我依然抱着母女俩,肉棒仍深插在绣蓉玉穴深处,我侧过头,轻吻着小倩如那娇嫩的面庞、额头、眼睛和眉毛,吻着她的头和耳轮,再往下吻到了小倩如如雪的嫩颈,开始时小倩如听任我吻她,当我吻到她的颈时,她禁不住抱住我的头,也许一个男人的亲吻已经把一个女孩最原始的东西唤醒了,就象我五岁爬树时就得到快感那样,我一边吻一边舔着小倩如细嫩的皮肤,小女孩身体那种体香让我沈醉了,我细细体会着,然后来到了小倩如娇嫩的嘴唇,小倩如的口唇小巧可爱,我吻上去很柔软,不象她妈妈那种性感而弹性的,我吮舔着柔软的唇,小倩如显然不知接吻的妙处,只任我吻她,我的舌头顶开她双唇直舔到小倩如的贝齿面上,她张开嘴,我让半截舌在她小口中搅动,小倩如“唔……唔……”哼着,听得出来那是情到浓处的快乐之音。我舌头突然一顶,直达她窄小的喉咙,那是对女孩心跳的一击,小倩如立刻紧紧抱住我的头,直到我从她深处退出来时还紧抱着,不让我离开……接着,我往下吻了小倩如的手臂,隔着绸缎睡衣吻了她的胸腹直到大腿,脚丫子,一处一处让小女孩涨起一波一波的激情,最后,我隔着睡裤直吻小倩如处女之地,当我吻上时,小女孩全身颤抖着,轻哼着,虽隔着睡裤,但轻柔光滑的绸缎如无它物,直吻舔得小女孩全身酥红,身体颤抖不已…… 我已感触到她的高潮,胯股紧紧相粘,玉茎顶紧发硬的子宫,只觉深遂的阴道内随着强烈的收缩,有韵律地吮含着玉茎,使我如醉如癡,大腿紧张的发出阵阵欢快的收缩,熬不住浑身痉孪,一股热泉涌到玉茎的关口。全身加速抽动,随将她双腿擡高,向两边分开,两个屁股使劲紧压,向前揉挤……热流激蕩,玉浆四溢,一股热泉由根部直涌龟头而射进无比柔嫩的阴道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