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女学生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1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时,美惠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尤其是被国华的舌尖舔着,根本不能太深入,只觉得穴中的酥痒有增无减。

    於是,美惠对雯玉道:「雯玉……你行行好……让我一下吧!」

    雯玉此时已丢了几次精,想换个姿势也不错,便说道:「好吧!我们换个位置吧!」说着,两个人就调换了位置。

    如今变成美惠坐在阳具上,用力地大起大落着,雯玉则享受着被用舌尖舔穴的妙趣。

    美惠的屁股摆得更猛烈,国华只觉得龟头越来越涨大,阳具硬得不得了。

    国华对雯玉道:「你先躺一下,我先狠狠地干美惠几下,我受不了啦!」

    国华翻过身来,压到美惠身上,猛抽猛送的,美惠被插得软绵绵的,连动的力量也没了。

    雯玉在身边更是蓄势以待了,国华道:「美惠不行了,雯玉,来呀!」

    雯玉就接替了下来。

    雯玉道:「国华……慢点插,先把水擦擦吧!」

    雯玉一手握着坚硬的阳具,小心擦着,然後自动地送到小穴口,国华利用她塞入的瞬间,突然猛力一插而入。

    雯玉道:「哎呀……你怎麽那样狠嘛?」

    国华故意逗她:「不狠……怎麽会舒服?」

    雯玉向他露出媚态,近乎淫荡的需要,国华看在眼里,心中为之一荡,更加紧猛烈的攻击。

    雯玉道:「哎呀……哥哥……哎呀……太妙了……啊……你插死我了呀……哎呀……丢了……唔唔……」

    国华喘道:「雯玉……我们……一块丢吧……」

    他们翻天覆地了一阵,配合得完美无缺,彼此的热流汇和着,人也紧紧搂着不放。

    雯玉吻了他一下,说道:「你真好,令我舒服极了!」

    他们互相领受着最高的意境,享受着飘飘然的感觉。而此时,美惠已疲乏的进入梦乡了。

    他们三人一阵循环式的肉搏战,大家都心满意足,而且也精疲力尽。

    窗外的风,还是呼呼吹着,而里面的暴风雨已停了。

    经过一晚风雨交加後,次日,美惠道:「雯玉,昨夜你可真浪呀!自己紧紧抱着国华,一点也不让人,还真看不出你那麽文静的女孩,真是人不可貌相!」

    雯玉道:「谁叫你要我同床的?」

    美惠道:「这可便宜了国华,让他一个人占尽了便宜、享尽了福,你看他那得意忘形的样子。」

    国华急忙说道:「我是奉命行事呀!」

    美惠道:「贫嘴!还不赶快谢谢我?」

    国华道:「是应该谢谢你,来!让我亲亲!」

    美惠道:「才不要呢!谁稀罕!」

    国华道:「来嘛!我知道你稀罕的。」

    三人就这麽笑闹着,时间也溜过去了。

    後来,国华有事必须先走,美惠也想回去看看,於是两人就向雯玉告辞。

    ※※※※※

    这一天,雯玉闲来无事便在家中整理房间,东忙忙西忙忙,转瞬间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而房间也整理告一段落。

    下午睡了个觉,晚上闲着无聊,就想起看电影的念头,便毫不犹豫的换好衣服,搭计程车来到戏院门口。

    由於上演的片子是爱情片,所以年青男女一对对的去排队买票。雯玉也凑上去排队,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位男士,看样子也是落单的。

    人越来越多了,秩序也乱起来。忽然,雯玉的皮包被撞到地上了,刚好落在那位男士脚旁。

    那位男士弯身拾起皮包,转过头来道:「小姐,你的……」

    这位男士看到雯玉美丽的面容及身材,似乎被迷上了。

    雯玉连忙道:「谢谢你!」

    雯玉发觉对方注视着自己,脸顿时红了起来。

    那位男士也急忙说道:「哪里……哪里……」

    雯玉伸手接过皮包,前面的那位男士不时的偷偷望着她。

    买完了票,开始进场,雯玉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一看,好巧那位男士就坐在她的右侧。雯玉微微一笑,就坐了下来。

    男士问道:「小姐,自己一个人来看电影吗?」

    雯玉道:「嗯!刚才真谢谢你!」

    男士道:「哪里,不用客气。」

    接着问道:「小姐贵姓?敝姓张,名超仁。」

    雯玉道:「我叫郑雯玉。」

    电影很快就开始了,片中是爱情故事,非常的缠绵动人,时时有火热的镜头出现着,雯玉看得心儿砰砰的跳。

    当电影上演到一半时,张超仁在不知不觉中,伸手将雯玉的手抓着。雯玉被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想将手抽移开,可是超仁丝毫不放松,还是紧握不放,雯玉只好任其握着,不再挣扎了。

    超仁见雯玉没有反抗之意,就变本加利,将手滑过她的背後,把雯玉紧紧的搂着。此时,两人形同一对情侣。每当电影演到亲热镜头时,超仁起初只用指尖轻轻碰触着雯玉的乳房,到最後甚至用手捏弄着乳头,这可逗得雯玉阴户一阵骚痒,淫水也慢慢地流出来。

    电影终於散场了,他们一同步出电影院,两人挽着手散步到一条较阴暗的巷子时,超仁将雯玉搂近身来,轻轻在雯玉的脸颊吻了一下。

    超仁深情的说道:「雯玉,让我俩在一起吧!」

    雯玉低声的道:「嗯……」

    超仁道:「让我们的心灵更接近,好吗?」

    雯玉道:「嗯……」

    超仁道:「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下来吧?」

    说着,又搂着雯玉走出阴暗的巷子,来到一家饭店,要了一间上房。

    超仁带着雯玉进了房间,两人坐在床沿上,雯玉低头玩弄着衣角,超仁见她不胜娇羞的模样,越看越喜爱。於是,一边上前替她除去外衣,然後抱住她吻了起来,雯玉发出「唔」的娇声,两人嘴唇便紧紧贴住了。

    超仁只觉一阵香气袭来,连忙吻着她,雯玉也紧紧的回报着他,口中的丁香舌儿跟着伸到超仁的口中来了。

    超仁一受到这种刺激,忍不住搂得她更紧,一面承受她的香吻,一面将下腹部摩擦着她的下体。而雯玉的身子也由於给他紧抱的关系,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经过很久,两人才慢慢地分开,雯玉仍旧伏在他的怀里。

    超仁双手捧起了她的头细看,只见她面泛桃红,那对水汪汪的媚眼似睡非睡的闭着,而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超仁看见这般情景,慾火更旺了。

    超仁低声唤道:「雯玉……」

    雯玉道:「唔……」

    超仁一面拉起她的手,慢慢的将她的衣服拉链拉下,脱下她的衣服。雯玉害羞的用手想去阻止,超仁则抢先一步,将她的乳罩和三角裤都脱了下来,於是雯玉便赤裸裸的呈现在超仁的眼前。

    超仁伸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并不时的捏弄着乳头,使得她麻痒无比。雯玉全身都软化了,无力的躺在超仁的怀里,享受着男人的爱抚。

    超仁又用嘴去吸吮着她的乳头,同时一只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杂草丛生的地带,此时草丛中的小溪已泛滥成灾。

    超仁摸弄她的阴唇,揉搓着她的阴核,雯玉被他弄得骚水直流,口中也娇喘起来:「唔……哼……哼……」

    超仁看得慾火高升,鸡巴也高挺起来,他正想低下头去吻她可爱的阴户,却因雯玉正软绵绵的伏在他的怀里,只得拉过她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

    国华道:「雯玉,快抚摸它一下吧,它硬得受不了啦!」

    而雯玉呢?随着他的手引导,碰触到一根热呼呼的肉棒,感到它正涨得鼓鼓的。雯玉心想:「又是一根雄伟的东西,看来今天可以好好大战一番了。」

    她心中这样一想,心情随之兴奋起来,而身体也不再镇定,颤抖得更厉害,阴户里的淫水源源而出。

    此刻,他们两人都冲动得很,尤其是雯玉,更是紧紧搂抱着超仁,而超仁也丝毫不肯放松她。他们的血液奔腾,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

    超仁很快的将衣服脱光,只见他也赤裸裸的,身上的肌肉结实,下面的阳具硬挺挺的,还不时跳动着。

    雯玉心想:「哦!果然是好美妙的东西啊!」

    超仁的双手不住的在她的胸前游走,而下面那柔柔的阴毛,也不时被一根硬硬的东西磨着。

    不久,超仁将肉棒抵住她的洞口,腰杆一挺送,肉棒便往阴户里插去。

    雯玉道:「哎呀……慢点……轻点……」

    超仁道:「一个龟头还没进去呢!」

    雯玉想到了一个法子,拿个枕头垫在屁股底下。

    超仁笑道:「雯玉,你真内行!」

    超仁看见她的小穴高高突起,四周水汪汪的,中间有一个小肉粒,还在微微颤动着。

    超仁越看心里就越动荡起来,他道:「雯玉,你的穴好美……」

    超仁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着,弄得雯玉全身一颤,阴户更是猛力收缩一下。超仁觉得真有趣,便俯下了头来,伸出舌头不停的往她阴唇上、阴核上舔了起来。

    舔得雯玉浪水直流,柳腰款摆,小嘴也哼叫起来:「哎呀……哼……哼……痒死我了……哎呀……不要再吮了……我受不了啦……」

    超仁则越舔越起劲,便伸出食指与中指往她的阴户里挖弄着。

    雯玉扭腰道:「啊……好哥哥……我被你挖得很舒服……哎呀……不要挖了嘛……嗯……嗯……」

    超仁知道雯玉性慾难耐了,於是又抱着她吻着,而将下面的龟头抵着穴口,同时用力往内一顶。

    只听雯玉大叫:「哎呀……亲哥哥……轻一点嘛……」

    一根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已全根尽入了,同时她的淫水也被挤出来了。

    这时,超仁开始抽插起来,雯玉更觉得痒,同时快感万分。

    雯玉哼叫道:「唔……唔……嗯嗯……哼……」

    超仁用九浅一深之法抽插着,每次一深就顶到花心上,雯玉就会狂叫。

    「哎呀……顶死我了……哼哼……亲哥哥……哎呀……好美呀……你真会干……哼哼……」

    雯玉此刻小穴被塞得满满的,淫水如泉涌,每当超仁一进一出时,阴肉便被带进带出。同时,她的腰身也不住扭摆,圆圆的肥屁股也迎合着超仁的动作。

    雯玉口里声声浪叫着:「就这样慢慢的……唔……不要太快……啊……对了……乐死我了……哼哼……」

    超仁一下下的猛烈插着,他的大鸡巴次次都顶到花心上去,令雯玉真是美透了,舒服死了。

    她不住的浪着:「唔……唔……亲亲……爱人……你插死人了……用力……用力插死我吧……唔……」

    超仁哪经得起她这般淫荡的喊叫,於是加快抽插的速度了。每次抽插都完全顶在花心上,直弄得雯玉气喘嘘嘘,形态更加狂野,她猛抛着大屁股,双腿抬得高高的。

    过了一会儿,超仁又慢慢抽插起来,这一下可急坏了雯玉,因为他正临高潮呢!她忙哼着:「哎呀……快使劲……别慢慢的……快……用力顶……哎呀……我要死了……唔……」

    雯玉终於耐不住高潮的冲动,一股阴精泄了出来。这一股阴精直射到龟头上面,热得超仁一阵阵酥麻,鸡巴随之一颤,精液也跟着射了出来。

    一阵狂风暴雨过去之後,两人都累得喘嘘嘘的,超仁抱着雯玉那付娇躯,双双进入梦乡了。

    ※※※※※

    次日,雯玉回到家里,电话铃响了。

    「喂!」

    「雯玉,我是美惠!」

    雯玉高兴道:「是美惠呀?我刚回来!」

    美惠道:「什麽?你昨晚去了哪里,是不是……」

    雯玉忙道:「哎呀!美惠,我昨晚去看电影,看完後……」

    美惠笑道:「看完後,去打仗了是不是?」

    雯玉道:「你别取笑我嘛!」

    美惠道:「我知道你是不安於室的女人。说真的,雯玉,晚上我和国华要去参加一个晚会,你要不要去?」

    雯玉问道:「我可以去吗?」

    美惠道:「当然,人生几何?应及时行乐。」

    雯玉道:「好吧!我怎麽去法?」

    美惠道:「我和国华来接你去好了,你在家等着。」

    雯玉道:「什麽时後来?」

    美惠道:「就六点半好了,小姐!」

    雯玉道:「嗯!好吧!」

    挂断了电话,只觉得全身疲乏极了,往床上一倒便沉沉入睡。到了下午五点多才醒来,急忙洗澡更衣打扮妥当,等国华他们来接人。

    晚会的地点是在近郊的半山上,会场颇具规模,一切都被高大的围墙挡住外来的视野。大厅里气派豪华,厅外是宽大的花园。

    当国华引着美惠和雯玉进入大厅时,厅中早已围坐了三位先生和四位美艳女郎,正在谈笑着。

    国华为她们介绍说道:「这位是本会场的主持人张仲伟先生,也是伟民公司董事长之公子,这位是美惠小姐,这位是雯玉小姐。」

    仲伟道:「欢迎!欢迎两位小姐大驾光临!」

    坐在当中的一位男士急忙伸出手来,一一跟她们握手,并问道:「她们是来参加的吗?」

    国华道:「是的,马上就会变成我们的会员。」

    仲伟道:「我们欢迎美丽的小姐成为我们的会员。」

    她们为了好奇心的驱使,便微微点头默许。

    国华一看她们都答应了,不觉心中一乐,连忙问仲伟道:「舞会什麽时候开始?」

    仲伟道:「还有三位会员,他们一到就开始,舞会还穿插有表演……」

    仲伟说着,不住的看着雯玉那高挺的乳房和那丰满的臀部。

    片刻之後,进来两男一女,他们一一向每个人打过招呼,便随意坐下来。

    这时,仲伟起身道:「各位同好,本人现在宣布,舞会——也是今晚的欢乐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各位入场。」

    他一说完,人就往地下室走去。

    原来舞场是在地下室,地下室中很宽大。

    男女们一进入地下室,就先後将身上的衣服脱光,赤裸裸的嘻笑着。有的双双裸着亲吻,有的在玩弄对方的性器,这是天体运动,尽情放荡淫慾的体验,此情此景是如此地无拘无束。

    雯玉和美惠一看这情景,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想通了,也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光光的走了进去,参加他们的游戏。

    突然,灯光暗淡了下来,转变为暗红色的小灯,音乐由角落处播送出来。优美动人的音乐,令人陶醉。这时,一对对的肉贴肉,随着音乐节拍正在跳舞,这是最新潮的裸体舞吧!

    虽然男人的阳具没有插入女人的阴户,可是那粗硬的肉棒却顶在女人的阴户上,死命的磨擦着,令女人们也款摆腰臀,淫水直流而出。

    突然……

    「啪啪啪……」响起了一阵如雷的掌声。

    之後,只见池中走入一男一女,他们推出一把沙发椅来,让女的躺在上面,使那丰硕的双乳和肥嫩的阴户,全部挺得高高的,而男的则站在她的两腿之间,握着又粗又长、硬如铁条的阳具,在她的阴户上慢慢地磨擦着。

    一阵徐徐的玩弄,她的淫水渐渐流出来了。

    她唔唔叫道:「哎……唔……痒死了……亲爱的……求求你……唔……我实在痒得厉害……请你止止痒吧……嗯嗯……」

    男的一看,女的已差不多了,於是握着阳具对准了阴穴口,用力往下一插,他那根粗壮的阳具就应声而入。

    女的叫了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女的痛叫一声,差点昏过去,男的立即停止攻击,以缓和一下她的痛苦。

    那女的又道:「哎呀……哎呀……痛死我了……唔……唔……你怎麽这样不高明……涨得我里面好难过呀……」女的穴内涨痛交加,呻吟说着。

    「好人儿,忍耐点,马上就会好的……」男的说完,缓缓地抽插着。

    这时,女的开始体会出个中奥妙,穴内渐渐骚痒起来。

    「亲亲……达达……里面好痒……嗯……」

    男的一下下抽插着,他笑着道:「哦!不痛了是吗?要不要骚一骚?」

    女的浪道:「唔……唔……用力……」

    男的一听,便急急抽插起来,每次都将鸡巴深深插入,再猛力一抽而出。

    女的声声浪叫着:「唔……唔……好美……亲爱的……真行……啊……你真会插……哎呀……美极了……哼哼……」

    女的眼光现出奇异的神色,粉脸通红香汗直流,娇喘嘘嘘的,无限的美感与快畅直涌而出。

    女的又猛叫着:「哎呀……真舒服……啊……快……」

    女的全身一阵颤抖,浪呼道:「快……快插呀……哎呀……大鸡巴哥哥……我要出来了……唔……唔……」

    只见女的双腿一夹,阴精直泄出来,男的也在同时急急抽插数下後,阳精也泄了出来。

    一场精彩的表演,看得雯玉浑身发烧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人来帮她弄弄骚穴,以解饥渴。

    突然,背後有人道:「雯玉小姐,让我来替你服务吧!」

    雯玉往後一看,是张仲伟,不觉心中一喜。

    仲伟从後面抱住了她,热情的吻着她、抚摸着她的皮肤、揉弄着她的乳房,接着,他的手渐渐往下移,直探入迷人的小腹下去。

    雯玉在他一阵扣弄之下,淫水早以泛滥成灾,全身还不停地抖动着。

    仲伟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握着鸡巴猛力的挺入小穴中,雯玉被插得浪声连连。

    此时会场之中,有的正在进行交易,有的已完事躺着不动了。

    所谓欢乐晚会,就是男欢女爱的游戏,到处均可听到阵阵的淫声浪语。

    这时,美惠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尤其是被国华的舌尖舔着,根本不能太深入,只觉得穴中的酥痒有增无减。

    於是,美惠对雯玉道:「雯玉……你行行好……让我一下吧!」

    雯玉此时已丢了几次精,想换个姿势也不错,便说道:「好吧!我们换个位置吧!」说着,两个人就调换了位置。

    如今变成美惠坐在阳具上,用力地大起大落着,雯玉则享受着被用舌尖舔穴的妙趣。

    美惠的屁股摆得更猛烈,国华只觉得龟头越来越涨大,阳具硬得不得了。

    国华对雯玉道:「你先躺一下,我先狠狠地干美惠几下,我受不了啦!」

    国华翻过身来,压到美惠身上,猛抽猛送的,美惠被插得软绵绵的,连动的力量也没了。

    雯玉在身边更是蓄势以待了,国华道:「美惠不行了,雯玉,来呀!」

    雯玉就接替了下来。

    雯玉道:「国华……慢点插,先把水擦擦吧!」

    雯玉一手握着坚硬的阳具,小心擦着,然後自动地送到小穴口,国华利用她塞入的瞬间,突然猛力一插而入。

    雯玉道:「哎呀……你怎麽那样狠嘛?」

    国华故意逗她:「不狠……怎麽会舒服?」

    雯玉向他露出媚态,近乎淫荡的需要,国华看在眼里,心中为之一荡,更加紧猛烈的攻击。

    雯玉道:「哎呀……哥哥……哎呀……太妙了……啊……你插死我了呀……哎呀……丢了……唔唔……」

    国华喘道:「雯玉……我们……一块丢吧……」

    他们翻天覆地了一阵,配合得完美无缺,彼此的热流汇和着,人也紧紧搂着不放。

    雯玉吻了他一下,说道:「你真好,令我舒服极了!」

    他们互相领受着最高的意境,享受着飘飘然的感觉。而此时,美惠已疲乏的进入梦乡了。

    他们三人一阵循环式的肉搏战,大家都心满意足,而且也精疲力尽。

    窗外的风,还是呼呼吹着,而里面的暴风雨已停了。

    经过一晚风雨交加後,次日,美惠道:「雯玉,昨夜你可真浪呀!自己紧紧抱着国华,一点也不让人,还真看不出你那麽文静的女孩,真是人不可貌相!」

    雯玉道:「谁叫你要我同床的?」

    美惠道:「这可便宜了国华,让他一个人占尽了便宜、享尽了福,你看他那得意忘形的样子。」

    国华急忙说道:「我是奉命行事呀!」

    美惠道:「贫嘴!还不赶快谢谢我?」

    国华道:「是应该谢谢你,来!让我亲亲!」

    美惠道:「才不要呢!谁稀罕!」

    国华道:「来嘛!我知道你稀罕的。」

    三人就这麽笑闹着,时间也溜过去了。

    後来,国华有事必须先走,美惠也想回去看看,於是两人就向雯玉告辞。

    ※※※※※

    这一天,雯玉闲来无事便在家中整理房间,东忙忙西忙忙,转瞬间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而房间也整理告一段落。

    下午睡了个觉,晚上闲着无聊,就想起看电影的念头,便毫不犹豫的换好衣服,搭计程车来到戏院门口。

    由於上演的片子是爱情片,所以年青男女一对对的去排队买票。雯玉也凑上去排队,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位男士,看样子也是落单的。

    人越来越多了,秩序也乱起来。忽然,雯玉的皮包被撞到地上了,刚好落在那位男士脚旁。

    那位男士弯身拾起皮包,转过头来道:「小姐,你的……」

    这位男士看到雯玉美丽的面容及身材,似乎被迷上了。

    雯玉连忙道:「谢谢你!」

    雯玉发觉对方注视着自己,脸顿时红了起来。

    那位男士也急忙说道:「哪里……哪里……」

    雯玉伸手接过皮包,前面的那位男士不时的偷偷望着她。

    买完了票,开始进场,雯玉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一看,好巧那位男士就坐在她的右侧。雯玉微微一笑,就坐了下来。

    男士问道:「小姐,自己一个人来看电影吗?」

    雯玉道:「嗯!刚才真谢谢你!」

    男士道:「哪里,不用客气。」

    接着问道:「小姐贵姓?敝姓张,名超仁。」

    雯玉道:「我叫郑雯玉。」

    电影很快就开始了,片中是爱情故事,非常的缠绵动人,时时有火热的镜头出现着,雯玉看得心儿砰砰的跳。

    当电影上演到一半时,张超仁在不知不觉中,伸手将雯玉的手抓着。雯玉被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想将手抽移开,可是超仁丝毫不放松,还是紧握不放,雯玉只好任其握着,不再挣扎了。

    超仁见雯玉没有反抗之意,就变本加利,将手滑过她的背後,把雯玉紧紧的搂着。此时,两人形同一对情侣。每当电影演到亲热镜头时,超仁起初只用指尖轻轻碰触着雯玉的乳房,到最後甚至用手捏弄着乳头,这可逗得雯玉阴户一阵骚痒,淫水也慢慢地流出来。

    电影终於散场了,他们一同步出电影院,两人挽着手散步到一条较阴暗的巷子时,超仁将雯玉搂近身来,轻轻在雯玉的脸颊吻了一下。

    超仁深情的说道:「雯玉,让我俩在一起吧!」

    雯玉低声的道:「嗯……」

    超仁道:「让我们的心灵更接近,好吗?」

    雯玉道:「嗯……」

    超仁道:「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下来吧?」

    说着,又搂着雯玉走出阴暗的巷子,来到一家饭店,要了一间上房。

    超仁带着雯玉进了房间,两人坐在床沿上,雯玉低头玩弄着衣角,超仁见她不胜娇羞的模样,越看越喜爱。於是,一边上前替她除去外衣,然後抱住她吻了起来,雯玉发出「唔」的娇声,两人嘴唇便紧紧贴住了。

    超仁只觉一阵香气袭来,连忙吻着她,雯玉也紧紧的回报着他,口中的丁香舌儿跟着伸到超仁的口中来了。

    超仁一受到这种刺激,忍不住搂得她更紧,一面承受她的香吻,一面将下腹部摩擦着她的下体。而雯玉的身子也由於给他紧抱的关系,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经过很久,两人才慢慢地分开,雯玉仍旧伏在他的怀里。

    超仁双手捧起了她的头细看,只见她面泛桃红,那对水汪汪的媚眼似睡非睡的闭着,而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超仁看见这般情景,慾火更旺了。

    超仁低声唤道:「雯玉……」

    雯玉道:「唔……」

    超仁一面拉起她的手,慢慢的将她的衣服拉链拉下,脱下她的衣服。雯玉害羞的用手想去阻止,超仁则抢先一步,将她的乳罩和三角裤都脱了下来,於是雯玉便赤裸裸的呈现在超仁的眼前。

    超仁伸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并不时的捏弄着乳头,使得她麻痒无比。雯玉全身都软化了,无力的躺在超仁的怀里,享受着男人的爱抚。

    超仁又用嘴去吸吮着她的乳头,同时一只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杂草丛生的地带,此时草丛中的小溪已泛滥成灾。

    超仁摸弄她的阴唇,揉搓着她的阴核,雯玉被他弄得骚水直流,口中也娇喘起来:「唔……哼……哼……」

    超仁看得慾火高升,鸡巴也高挺起来,他正想低下头去吻她可爱的阴户,却因雯玉正软绵绵的伏在他的怀里,只得拉过她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

    国华道:「雯玉,快抚摸它一下吧,它硬得受不了啦!」

    而雯玉呢?随着他的手引导,碰触到一根热呼呼的肉棒,感到它正涨得鼓鼓的。雯玉心想:「又是一根雄伟的东西,看来今天可以好好大战一番了。」

    她心中这样一想,心情随之兴奋起来,而身体也不再镇定,颤抖得更厉害,阴户里的淫水源源而出。

    此刻,他们两人都冲动得很,尤其是雯玉,更是紧紧搂抱着超仁,而超仁也丝毫不肯放松她。他们的血液奔腾,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

    超仁很快的将衣服脱光,只见他也赤裸裸的,身上的肌肉结实,下面的阳具硬挺挺的,还不时跳动着。

    雯玉心想:「哦!果然是好美妙的东西啊!」

    超仁的双手不住的在她的胸前游走,而下面那柔柔的阴毛,也不时被一根硬硬的东西磨着。

    不久,超仁将肉棒抵住她的洞口,腰杆一挺送,肉棒便往阴户里插去。

    雯玉道:「哎呀……慢点……轻点……」

    超仁道:「一个龟头还没进去呢!」

    雯玉想到了一个法子,拿个枕头垫在屁股底下。

    超仁笑道:「雯玉,你真内行!」

    超仁看见她的小穴高高突起,四周水汪汪的,中间有一个小肉粒,还在微微颤动着。

    超仁越看心里就越动荡起来,他道:「雯玉,你的穴好美……」

    超仁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着,弄得雯玉全身一颤,阴户更是猛力收缩一下。超仁觉得真有趣,便俯下了头来,伸出舌头不停的往她阴唇上、阴核上舔了起来。

    舔得雯玉浪水直流,柳腰款摆,小嘴也哼叫起来:「哎呀……哼……哼……痒死我了……哎呀……不要再吮了……我受不了啦……」

    超仁则越舔越起劲,便伸出食指与中指往她的阴户里挖弄着。

    雯玉扭腰道:「啊……好哥哥……我被你挖得很舒服……哎呀……不要挖了嘛……嗯……嗯……」

    超仁知道雯玉性慾难耐了,於是又抱着她吻着,而将下面的龟头抵着穴口,同时用力往内一顶。

    只听雯玉大叫:「哎呀……亲哥哥……轻一点嘛……」

    一根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已全根尽入了,同时她的淫水也被挤出来了。

    这时,超仁开始抽插起来,雯玉更觉得痒,同时快感万分。

    雯玉哼叫道:「唔……唔……嗯嗯……哼……」

    超仁用九浅一深之法抽插着,每次一深就顶到花心上,雯玉就会狂叫。

    「哎呀……顶死我了……哼哼……亲哥哥……哎呀……好美呀……你真会干……哼哼……」

    雯玉此刻小穴被塞得满满的,淫水如泉涌,每当超仁一进一出时,阴肉便被带进带出。同时,她的腰身也不住扭摆,圆圆的肥屁股也迎合着超仁的动作。

    雯玉口里声声浪叫着:「就这样慢慢的……唔……不要太快……啊……对了……乐死我了……哼哼……」

    超仁一下下的猛烈插着,他的大鸡巴次次都顶到花心上去,令雯玉真是美透了,舒服死了。

    她不住的浪着:「唔……唔……亲亲……爱人……你插死人了……用力……用力插死我吧……唔……」

    超仁哪经得起她这般淫荡的喊叫,於是加快抽插的速度了。每次抽插都完全顶在花心上,直弄得雯玉气喘嘘嘘,形态更加狂野,她猛抛着大屁股,双腿抬得高高的。

    过了一会儿,超仁又慢慢抽插起来,这一下可急坏了雯玉,因为他正临高潮呢!她忙哼着:「哎呀……快使劲……别慢慢的……快……用力顶……哎呀……我要死了……唔……」

    雯玉终於耐不住高潮的冲动,一股阴精泄了出来。这一股阴精直射到龟头上面,热得超仁一阵阵酥麻,鸡巴随之一颤,精液也跟着射了出来。

    一阵狂风暴雨过去之後,两人都累得喘嘘嘘的,超仁抱着雯玉那付娇躯,双双进入梦乡了。

    ※※※※※

    次日,雯玉回到家里,电话铃响了。

    「喂!」

    「雯玉,我是美惠!」

    雯玉高兴道:「是美惠呀?我刚回来!」

    美惠道:「什麽?你昨晚去了哪里,是不是……」

    雯玉忙道:「哎呀!美惠,我昨晚去看电影,看完後……」

    美惠笑道:「看完後,去打仗了是不是?」

    雯玉道:「你别取笑我嘛!」

    美惠道:「我知道你是不安於室的女人。说真的,雯玉,晚上我和国华要去参加一个晚会,你要不要去?」

    雯玉问道:「我可以去吗?」

    美惠道:「当然,人生几何?应及时行乐。」

    雯玉道:「好吧!我怎麽去法?」

    美惠道:「我和国华来接你去好了,你在家等着。」

    雯玉道:「什麽时後来?」

    美惠道:「就六点半好了,小姐!」

    雯玉道:「嗯!好吧!」

    挂断了电话,只觉得全身疲乏极了,往床上一倒便沉沉入睡。到了下午五点多才醒来,急忙洗澡更衣打扮妥当,等国华他们来接人。

    晚会的地点是在近郊的半山上,会场颇具规模,一切都被高大的围墙挡住外来的视野。大厅里气派豪华,厅外是宽大的花园。

    当国华引着美惠和雯玉进入大厅时,厅中早已围坐了三位先生和四位美艳女郎,正在谈笑着。

    国华为她们介绍说道:「这位是本会场的主持人张仲伟先生,也是伟民公司董事长之公子,这位是美惠小姐,这位是雯玉小姐。」

    仲伟道:「欢迎!欢迎两位小姐大驾光临!」

    坐在当中的一位男士急忙伸出手来,一一跟她们握手,并问道:「她们是来参加的吗?」

    国华道:「是的,马上就会变成我们的会员。」

    仲伟道:「我们欢迎美丽的小姐成为我们的会员。」

    她们为了好奇心的驱使,便微微点头默许。

    国华一看她们都答应了,不觉心中一乐,连忙问仲伟道:「舞会什麽时候开始?」

    仲伟道:「还有三位会员,他们一到就开始,舞会还穿插有表演……」

    仲伟说着,不住的看着雯玉那高挺的乳房和那丰满的臀部。

    片刻之後,进来两男一女,他们一一向每个人打过招呼,便随意坐下来。

    这时,仲伟起身道:「各位同好,本人现在宣布,舞会——也是今晚的欢乐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各位入场。」

    他一说完,人就往地下室走去。

    原来舞场是在地下室,地下室中很宽大。

    男女们一进入地下室,就先後将身上的衣服脱光,赤裸裸的嘻笑着。有的双双裸着亲吻,有的在玩弄对方的性器,这是天体运动,尽情放荡淫慾的体验,此情此景是如此地无拘无束。

    雯玉和美惠一看这情景,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想通了,也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光光的走了进去,参加他们的游戏。

    突然,灯光暗淡了下来,转变为暗红色的小灯,音乐由角落处播送出来。优美动人的音乐,令人陶醉。这时,一对对的肉贴肉,随着音乐节拍正在跳舞,这是最新潮的裸体舞吧!

    虽然男人的阳具没有插入女人的阴户,可是那粗硬的肉棒却顶在女人的阴户上,死命的磨擦着,令女人们也款摆腰臀,淫水直流而出。

    突然……

    「啪啪啪……」响起了一阵如雷的掌声。

    之後,只见池中走入一男一女,他们推出一把沙发椅来,让女的躺在上面,使那丰硕的双乳和肥嫩的阴户,全部挺得高高的,而男的则站在她的两腿之间,握着又粗又长、硬如铁条的阳具,在她的阴户上慢慢地磨擦着。

    一阵徐徐的玩弄,她的淫水渐渐流出来了。

    她唔唔叫道:「哎……唔……痒死了……亲爱的……求求你……唔……我实在痒得厉害……请你止止痒吧……嗯嗯……」

    男的一看,女的已差不多了,於是握着阳具对准了阴穴口,用力往下一插,他那根粗壮的阳具就应声而入。

    女的叫了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女的痛叫一声,差点昏过去,男的立即停止攻击,以缓和一下她的痛苦。

    那女的又道:「哎呀……哎呀……痛死我了……唔……唔……你怎麽这样不高明……涨得我里面好难过呀……」女的穴内涨痛交加,呻吟说着。

    「好人儿,忍耐点,马上就会好的……」男的说完,缓缓地抽插着。

    这时,女的开始体会出个中奥妙,穴内渐渐骚痒起来。

    「亲亲……达达……里面好痒……嗯……」

    男的一下下抽插着,他笑着道:「哦!不痛了是吗?要不要骚一骚?」

    女的浪道:「唔……唔……用力……」

    男的一听,便急急抽插起来,每次都将鸡巴深深插入,再猛力一抽而出。

    女的声声浪叫着:「唔……唔……好美……亲爱的……真行……啊……你真会插……哎呀……美极了……哼哼……」

    女的眼光现出奇异的神色,粉脸通红香汗直流,娇喘嘘嘘的,无限的美感与快畅直涌而出。

    女的又猛叫着:「哎呀……真舒服……啊……快……」

    女的全身一阵颤抖,浪呼道:「快……快插呀……哎呀……大鸡巴哥哥……我要出来了……唔……唔……」

    只见女的双腿一夹,阴精直泄出来,男的也在同时急急抽插数下後,阳精也泄了出来。

    一场精彩的表演,看得雯玉浑身发烧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人来帮她弄弄骚穴,以解饥渴。

    突然,背後有人道:「雯玉小姐,让我来替你服务吧!」

    雯玉往後一看,是张仲伟,不觉心中一喜。

    仲伟从後面抱住了她,热情的吻着她、抚摸着她的皮肤、揉弄着她的乳房,接着,他的手渐渐往下移,直探入迷人的小腹下去。

    雯玉在他一阵扣弄之下,淫水早以泛滥成灾,全身还不停地抖动着。

    仲伟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握着鸡巴猛力的挺入小穴中,雯玉被插得浪声连连。

    此时会场之中,有的正在进行交易,有的已完事躺着不动了。

    所谓欢乐晚会,就是男欢女爱的游戏,到处均可听到阵阵的淫声浪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