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姨妈的床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3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姨妈去房间浴室沖凉,我坐在沙发里冒汗,只有走到厨房去用水龙头洗脸,冷水扑面,神智有些清醒,但慾火仍旧压不下来。

    好像听到有些声音,仔细听,原来是小姨妈在叫我。

    我走到房间,小姨妈在浴室里叫我:「阿兴啊,小姨妈忘了拿乾净衣服,你帮我拿拿。在衣橱左边柜子抽屉里。」

    我依言拉开抽屉,想找件内衣裤给小姨妈,当然趁机观赏了小姨妈的那堆内在美。翻着翻着,找到一件,性感的薄纱透明睡衣。我拉起睡衣的肩带,整件睡衣展现在我眼前。

    看着睡衣,幻想小姨妈穿着那件睡衣时性感的模样:粉红色的乳头看得一清二楚,诺大的乳房将睡衣撑起一个拳头高,小小的肚脐,下面是细细带子绑着一小块布的丁子裤,透明的裤裆中间露出黑黑的一块……

    突然耳后传来笑声:「阿兴,你在干什幺?」

    我吃了一惊,赶忙将睡衣藏在身后转过身去,小姨妈由浴室里探出脑袋,笑着看着我。我讷讷地说:「帮……帮你找衣服啊。」

    小姨妈笑说:「那件也可以啊,你拿来给我啊。」

    我呆了呆,鼓起勇气,将那件性感睡衣和一件如同我幻想中一样的丁字内裤,拿给小姨妈,小姨妈笑嘻嘻地望着我,又望了我牛仔裤裤裆处一下,接过睡衣,将浴室门关上。

    我呆呆地站在浴室门口,等了一会,浴室门开了,小姨妈果然穿着那件诱人的睡衣,脸上充满了笑容,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我看着小姨妈两粒乳房在薄纱睡衣下轻轻地抖动,说:「小……姨妈,我……」

    小姨妈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带我走到床铺前,坐下。

    我又说:「小姨妈,这……我……」

    小姨妈伸手摀住我的嘴,开始除去我的上衣,望着我的胸肌讚叹:「阿兴,你挺壮的,姨妈不知怎幺搞得,想要看看你,你……可别害怕。」说完竟然俯低身子,伸出舌头,开始在我的胸膛上舔舐。

    我感觉小姨妈的舌头在我的乳晕四周绕来绕去,有些痒,也很刺激,我闭上眼睛唤道:「姨妈……我好舒服。」

    小姨妈不理会我,两只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过一会,又解去我的腰带,说:「来,乖孩子,站起来。」

    我依言站起,小姨妈便将我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看着我内裤中央鼓起来的那条痕迹,欢声道:「好,好,果然是好孩子。」伸出手,在内裤外面抚摸着我的阴茎。

    我呻吟起来,站在床上,任凭小姨妈替我爱抚,小姨妈似乎嫌不过瘾,竟又脱下我的内裤,我那已经憋了许久的老二,「咚」的弹跳出来,打在小姨妈的脸上,小姨妈「呼」的一声,不由分说,便将我的老二塞进她的口中。

    我「啊!啊!」叫了起来,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刺激,这是我第一次的性经验,第一次的口交,也是第一次的乱伦。

    小姨妈右手握住我的阴茎根部,往嘴里套送,左手从跨下伸到后面轻抚我的睪丸,我只觉得老二在小姨妈温暖的嘴里,由龟头处传来一阵一阵的包覆感,睪丸也被摸得痒痒的,好是舒服。

    小姨妈轻轻地吸吮我的龟头,舌头在龟头四周绕着舔着打转,有时还钻钻马眼,有时又捲起我整跟棍子。我不禁抱住小姨妈的头,腰部自然开始蠢动。

    小姨妈突然停了下来,抹抹嘴唇,笑说:「舒服吗?」

    我睁开眼睛,笑着说:「当然,我第一次这样。」

    小姨妈要我坐下,说:「来,帮姨妈把衣服脱掉。」

    我哪里客气,几乎是扯的将小姨妈那薄得不能再薄的睡衣脱了下来,小姨妈用手撑住身体,举起大腿,媚笑说:「还有一件啊。」

    我根本懒得慢慢脱小姨妈的丁字内裤,将两边细绳的活结一拉,小姨妈茂密的森林便滋长在我眼前,只见中间一条肉缝,两片小阴唇冒在大阴唇外边,几滴淫水沾在大腿内侧,闪亮动人。我像是饿虎扑羊般,将整张脸埋进小姨妈的大腿间,伸舌在小姨妈的阴户上来回舔弄,小姨妈张大了口,叫着:「哎,哎……,哎,上面些,哎……洞洞,洞……」

    我这时终于相信,一些A书小说里叫床的描述都是骗人的,什幺「亲哥哥」,什幺「大鸡巴哥哥」,拜託,在这个时候,谁管你哥哥不哥哥,「啊」都来不及了。

    不过看看色情小说还是有好处的。我根据A书的描述,两手端着小姨妈修长的大腿,用舌头捲舔小姨妈的阴蒂,还不时用舌尖探入小姨妈的阴道里。虽然用舌头插入不深,但小姨妈这时已是说不出话来,屁股不住颤抖,拼了命将阴户往我脸上蹭。

    我这时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左边阴唇,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右边阴唇,一会儿舔小姨妈的会阴部,一会儿舔小姨妈的阴蒂,就是不再将舌头插入小姨妈的阴道里。

    小姨妈好像忍不住了,唤道:「洞,洞……」

    我忍住笑意,又将舌头在小姨妈整个阴户外围绕了一圈,这才将脸抬起,伸出右手中指,朝小姨妈已然洞开的阴道口直直插了进去。小姨妈「啊」狂叫了一声,两手捏住柔软的大奶,死命搓揉,我右手中指像在打快打旋风般,快速地在小姨妈阴道里进出抽插,左手轻轻捏着小姨妈的阴蒂揉动,小姨妈这时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

    我一边用手指插着小姨妈的阴道,一边扶起我那已经硬得有些疼的老二,準备插进小姨妈的洞洞里,突然,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办不到。

    哎,我也真是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不能抛除伦理的束缚,或许是因为帮小姨妈用手指抽插得太专心了,以致于慾望稍减,道德心又冒了出来。

    总之,我决定,今天不干小姨妈了。

    但是又不能这样就算了,我想了想,转身趴到小姨妈身上,和小姨妈成六九的姿势,将我粗直的阴茎,插入小姨妈的嘴里。

    小姨妈在下面「呜……呜……」不能言语,我也不管小姨妈会不会难受,开始在小姨妈的口中抽插,同时右手中指还是在小姨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小姨妈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几次想将我的腰部推到她的下体处,都被我拒绝。我这时手指和舌头并用,插着阴道,舔着阴蒂,小姨妈大腿蹬了蹬,屁股夹紧,将腰部下体努力往上抬到最高点(当然,这也造成我的阴茎插到她的口中最深处),然后,我就感到中指被夹住,一股热热的暖流喷了出来。

    小姨妈高潮了,我好快乐,这是我第一次让女人高潮,我舌头不停地舔,不停地吸,小姨妈的阴蒂快要被我搞烂了。

    过了片刻,小姨妈放鬆腰部,我知道她高潮过去了,突然感觉小姨妈的嘴开始蠕动,小姨妈的舌头又在我龟头上迴旋,这次不一样的是,小姨妈是仰躺着,我是趴着干,要深要浅随我控制。

    我大腿夹着小姨妈的头,腰部上下起伏,将阴茎在小姨妈小小的嘴里不断抽动,小姨妈竟然还伸手到我的肛门口,浅浅地往里插,刺激我的扩约肌,我的脸还是埋在小姨妈的下体,两手从小姨妈大腿外侧绕到里侧,拨开小姨妈的大阴唇,露出的阴道口沾满了小姨妈的淫水。

    我越插越快,鼻子埋在小姨妈的阴唇之中,一阵酥麻由后腰传来,我知道快要射了,赶忙起身拔出阴茎,未料小姨妈压住我的屁股,嘴唇紧紧含住我的龟头,舌头不住舔舐,我再也受不了,腰部往前一撞,老二直插到小姨妈的咽喉,一股股浓冽的阳精由身体深处涌上来,龟头阵阵收缩,「噗嗤噗嗤」混着小姨妈的口水射在小姨妈口中。

    小姨妈大口大口地将我的阳精吞了下去,半滴不剩,我抽慉了几下,转身仰倒在小姨妈的床上。

    这时脑中没了别的思想,只有一圈一圈的彩虹在眼前漂蕩,我,好似在云端一般,飞呀飞呀,慢慢的,慢慢的,开始感觉到我的身体,我的重量,我的头,我的胸口,我的小腹,我的老二……

    天呀,小姨妈还趴在我那里,不住口地吸着我那渐渐消肿的阴茎。

    我疲惫地开口说:「小姨妈……好舒服喔。」

    小姨妈笑着看着我,突然,双眼一瞪,打了我一耳光,骂道:「你这死孩子,刚刚为什幺不插进来?害小姨妈痒死了。」

    我苦笑说:「小姨妈,对不起,我……我想到你是我的姨妈,不敢……」

    小姨妈微笑说:「怎样,吃到甜头了,下次可要更卖力啰。说,下次插不插进来?」说着捏住我已经萎缩的老二。

    我「哎呦」叫了出来,赶忙说:「我插,我插。小姨妈,早知道你不在乎,我就一口气插进去插到底。」

    小姨妈这才鬆了手,笑咪咪地说:「傻孩子,姨妈肯穿着睡衣出来,就代表愿意了,你还顾虑这幺多。」

    我说:「我不知道……小姨妈,我们……」

    小姨妈坐起身子,整理了下头髮,说:「哎,你帮小姨妈买的中药,想必你也知道小姨父他不行了。其实,刚结婚没多久,我就开始四处帮他找药方子,努力了这幺久,才盼得你这小冤家来。阿兴,你真的长大了。老实说,早在你国中时,小姨妈就幻想着有一天,你那根棒子能插到姨妈的洞洞里,直到今天,不知哪来的勇气,这个幻想才终于实现。」

    我抱住小姨妈,脸颊埋在小姨妈丰满柔嫩的乳房中间,说:「小姨妈……」我好感动,原来今天不仅是媚妹药的功劳,小姨妈早就拿我当性幻想的对象。

    小姨妈也抱着我,我们两人就这样赤裸着身子,在小姨妈的床上拥吻起来。

    我突然想到舅妈,暗想:糟糕,这下射过了,过一会怎幺应付舅妈?

    正在烦恼,小姨妈又开始不老实,纤纤玉指在我的阴茎上缓缓摸来摸去,更开始套弄了起来。我连忙站起来穿衣服,对小姨妈笑着说:「小姨妈,今天够了,我还要去找同学,改天再来……找你。」

    小姨妈瞋道:「你现在还有力气去打球?我看免了,还是留在这陪陪小姨妈吧。」

    我移开盯着小姨妈阴户的目光,深吸口气,说:「不成哪,我同学会骂我的,小姨妈,我答应你,我一定再来陪你,好不好?」

    小姨妈失望地点点头,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与我深深舌吻了一阵子,我才仓皇夺门而出,骑上机车,脑袋还有些昏昏沈沈的,简直快要忘记舅妈新家的住址在哪里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