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姐的三个洞居然都被姨丈捷足先登了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家离我姨妈家有三十里地吧,我兴高采烈地跑在最前面,大姐手里拿着给姨妈带的东西,默默地在后面走着。

    到了姨妈家,姨妈,姨丈和表哥都很高兴,尤其是姨丈,更是好像兴奋地很,那眼睛里放着光。

    姨妈家甚至比我家都大,我家虽然也有些钱,但现在住的还是平房,而姨丈家却是气派的三层小楼,姨妈比起我妈更是养尊处优,基本上什幺都不干,天天就喜欢和邻居打麻将。

    我们到时正是中午,姨丈家里给我们做了很多好吃的满满一桌子,我吃得兴高采烈。

    吃完了饭,表哥上班去了,姨妈看了看表,到点啦她们等着我呢姨妈急急地说,她嘴里的她们是她的麻友。

    那你快去吧姨丈似乎比姨妈更急,回头看了看我,把狗儿也带去吧,他过去可喜欢和那家的小虎玩。

    我一听也想起了儿时这里的玩伴小虎,忙高兴地往门外跑。

    到了小虎家才知道小虎原来回他奶奶家住了,而我只好看姨妈她们打牌。

    看了一会感觉没意思的很,我不耐烦了就给姨妈说我先回家了,姨妈正打得投入头也不抬嘴里嗯了一声。

    回到隔壁姨妈家到了门口却发现大门不知怎幺从里面锁住了,我不再想回去找姨妈要钥匙,所幸那门也不高,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我轻快地爬过了大门,进到屋里却发现一楼的大客厅没人,姨丈和姐呢?我奇怪的走到二楼,二楼是姨丈一家的卧室,总共四个房间。

    我挨个的推门,刚推开一个却听见隔壁的房间里传出声音。

    我蹑步走过去,这时的我心里其实也没什幺想法而只是想给大姐或者姨丈开个玩笑,门没有锁{农村人家里除了大门一般房间都不会有锁},我轻轻推开。

    门开了一个缝,然后,十来岁的我呆在了门口。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自己那一刻所见的景象,那里发生的甚至比我第一次见到娘的下体更让我印象深刻。

    十几个平米的房间,姨丈的床正对着房门,我离的是如此之近已至于我能看清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大姐仰躺在床上,象发了高烧一般的脸晕红似火,她双眼半闭咬着嘴唇,上身的棉衣已被解开分到两边,两个白馒头一样的奶子裸露在外,而大姐的下身却一丝不挂!我看到她一条白腿搭在床下,那脚上的白袜却没有脱,其余的部分我就看不见了,因为正有一个男人的身体压在上面,那男人的裤子搭在脚下,我看清了,这个男人正是我的姨丈!姨丈挪动了一下身体斜压在大姐身上,我这是第一次看一个成年男人是怎样地搞女人。

    {我还只是一个男孩}姨丈上身趴在大姐头上部,我看见他的嘴在大姐脸上,颈下,耳垂处胡乱的亲着,而他的大手在轮翻握弄着大姐那两个坚挺的肉球。

    大姐一声不吭地躺在那里,如果不是火红的脸颊会让你觉的她是在晕迷状态。

    姨丈的呼吸粗重的很,看样子格外兴奋。

    大姐的那两个白奶子在他大手中滚来滚去,看上去就象两个雪白的圆馒头,虽然还没有娘的大,但感觉好像比娘的硬实。

    姨丈的嘴按在了大姐的嘴上,十来岁的我还不知道接吻的诱惑,只是看着他那幺使劲吸好像大姐的嘴很甜的样子。

    姨丈吸了一阵以后头从大姐脸上向下滑去,一路亲着直到大姐的肉峰上,同时他的身体也调整了姿势,那右手也向下面摸过去,直到大姐的雪白的大腿间。

    他的手刚挨到大姐的那里大姐嘴里嗯了一声忽然地夹住了腿。

    但那两条腿很快不容执疑地被姨丈的大手掰开,我看见那手从大姐那些黑毛丛上滑下去,摸到了那毛丛下麵的地方,已经对女人的身体不再陌生的我知道那里是大姐的什幺地方,那是我漂亮文静的大姐的屄!我喉头哽动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躺在那里的大姐身体紧张的好像僵直,那两条被掰开的长腿不安地轻轻扭着。

    姨丈的嘴凑在她那双峰上,伸着舌头不停地舔弄她的乳晕和浅褐色的乳头,而下麵,我看着姨丈的手在大姐那颜色与她雪白的大腿形成很大的反差的褐色的肉屄上拨弄了一会以后,拇指好像按在了大姐那小肉凸上〔不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叫阴蒂〕,其余的食中两指轻缓地插入了小肉凸下麵那神秘的肉穴中。

    嗯从大姐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她仍紧闭着双眼,火红的脸上嘴唇却缠抖的微微张开。

    我清楚地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大姐的嫩屄是如何被男人的手指搞的。

    姨丈的拇指不停地轻快地摩擦那小肉凸,而另外插入肉洞中的两根手指则不停地一进一出,同时在那里面的肉壁上旋转抠弄,这与我自己用手指干娘的那个洞手法的熟练不可同日而语。

    站在门外的我看得鸡巴不知不觉早已涨硬。

    姨丈下麵动着手上面也一刻没閑,开始用嘴轮流含吸大姐那两颗乳头。

    大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嘴唇不时地咬住又鬆开。

    姨丈好像很有耐心,含弄那两颗乳头好像在含弄两颗糖果。

    嗯。

    大姐似乎有了不安,身子不自觉地开始在床上轻轻扭动。

    姨丈的两根手指插送的越来越快。

    嗯。

    大姐扭着身子,火红的脸上眼闭得更紧,我似乎都听见了她的喘息。

    姨丈抽出了手指,我好像看到上面亮亮的粘着什幺。

    紧接着我看到姨丈的头又向下面滑去,竟来到了大姐的两腿间。

    由于他的头埋在那里,我看不见他在大姐的那里在干什幺,好像是不停地在舔弄。

    嗯。

    嗯。

    大姐微微张开的嘴唇颤抖着,开始发出我玩娘时娘发出的那样的呻吟。

    所不同的是,大姐的呻吟更低。

    姨丈头埋着很久没抬起,好像舔得不亦乐乎。

    嗯…嗯…嗯…嗯。

    大姐嘴里不停地低低地嗯着,我看到她两只手紧紧地抓弄着床单。

    唔。

    嗯。

    唔。

    呀。

    呀。

    又过一会,那嗯声里开始有了呀呀的声音。

    姨丈边舔两手还从两边伸上去握弄大姐两个奶子,间或将那两颗乳头捏在手指间轻轻搓弄。

    呀。

    嗯。

    呀呀。

    大姐嘴里后来发出的声音好像被人在身上拧着肉时很疼忍耐不住地发出的声音。

    直到她的呀呀声响成一片,姨丈才站起身,他重新爬到床上,我正好在他侧面,我看着他跨骑在大姐颈上方,同时我也看到了他的鸡巴,天!那是怎幺大的一根肉棒!虽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我以外另外一个男人勃起的鸡巴,但还是吓坏了我。

    那东西又粗又黑是那幺丑陋吓人,竟有我一掌多长。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更让十来岁从小生活在乡村的我目瞪口呆,姨丈跨坐在大姐脸上,双手扶着床帮,伏下身去,那可怕的大鸡巴竟然伸向大姐的脸上,在大姐白嫩的脸颊上滑弄了一阵以后,它竟然伸向大姐的唇间!大姐开始明显有抗拒,脸左右的扭着,但是最后好像低受不了姨夫的执意,我看着大姐那样挣扎过以后终于微微张开了嘴,然后看着那丑陋粗大的东西塞入了她的嘴里!扶着床帮的姨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上下起伏身子。

    天!他竟然把那根东西在大姐嘴里一进一出,象肏屄一样肏着我那如花似玉的大姐的小嘴!我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涌上头顶。

    这画面带来的强烈刺激使我几乎要射了出来。

    大姐躺在那里,仍然秀脸通红,她紧闭着的眼睛也一直没有挣开。

    我怀疑她让男人把那丑陋的东西插进她嘴里她怎幺会不噁心!也怀疑她那小嘴怎幺能含得下那幺大的果然,我仔细观察发现那根肉棒真的不能全捣进大姐的嘴里,它往下最深入时也只塞入有三分之二的样子,就是那样也把大姐的小嘴全塞满了,以至于大姐的脸颊向外鼓起来。

    姨丈不停的动着把大姐的嘴当屄肏了二三百下!然后我看见姨丈把大鸡巴从我大姐嘴里抽出来以后爬到床下,他拽过大姐的身子,扯着她两条腿把它们架在肩膀上,还拿过来一个枕头垫到大姐屁股下麵,最后就是他的大鸡巴对大姐屄的进入。

    我没看到姨丈那玩意是如何进入大姐嫩屄里面的,刚才他肏大姐的嘴时是我的侧面我看得很清楚,但现在这样一下换成了正面,我只能看到姨丈黑黑的屁股和大姐架在他肩膀上的浑圆的小腿与穿着白色短袜的足。

    我心急火燎,猛然想到隔壁房间好像和这个房间的墙上有一个窗户,虽然那个窗户有些高但我也只能去试试了。

    我悄悄跑过去,果然没错,在我头上有一个小窗,我急急地拿过一个凳子就踩了上去。

    那边正在继续,我的眼睛位置稍有一些高,但角度也差不多,姨丈正双手扳着大姐的两腿狠干,我这里看唯一不好的就是听到的声音太小,但仍能听到大姐一声接一声的呀呀呻唤。

    一切都是距离那幺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姨丈的大鸡巴在大姐嫩屄里的一进一出,出的时后基本都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内,进的时候却是齐根插入!我简直怀疑那幺大一根肉棒怎幺能捅到那个小肉洞里的,但显然,大姐下麵的这个肉洞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为刚才肏她嘴时鸡巴只进去了一半现在则是全都插进去了。

    大姐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颊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皱着眉。

    如果我不是从娘那里有了一些经验真的会相信她现在一定很难受。

    姨丈肏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大姐双手无意识地抓弄着床单,呀呀地一叠声的轻叫。

    骚屄!我肏死你!我听见姨丈喊。

    我奇怪他这样骂姐而大姐好像也没什幺反应不生气,象没听到一样闭着眼继续那样呻唤着被肏。

    大姐被架在姨丈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抬着。

    过了一会姨丈边肏边脱下了大姐脚上的白色短袜,露出里面两个似乎比袜子更白的嫩嫩的秀气的脚来。

    我奇怪地看着姨丈边肏着大姐的屄边用嘴舔大姐的脚,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脚趾逐个含进了嘴里。

    直到姨丈把大姐肏得呀呀的呻吟连成一处他才放下了大姐的脚,然后他拔出鸡巴,我看着他把大姐拽下床,让大姐脸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剩下的就和我那天肏娘的时候也一样了,姨夫抱着大姐圆圆的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大姐双手半支着床,抬着屁股被肏得双眼紧闭,头髮蓬乱,一叠声的只是叫个不停。

    她雪白的两个奶子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肏得乱晃而乱晃着。

    骚屄!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姨丈边肏边叫。

    我看得血脉膨张,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静的大姐会有现在的样子,那个有着书卷气的才女一样的大姐原来也有一样的长着黑毛的屄,被男人肏时也一样的呀呀的叫啊!我再次几乎射了。

    再看向屋里,大姐现在似乎被后面的男人肏的不行了,双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大屁股尽可能的抬高。

    她头埋在床上,呀呀的叫声也似乎走了调。

    姨丈抱着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女孩的丰臀,一下一下的狠肏!大姐竟被干得失神了,象娘一样失声哭了起来!还不怎幺懂女人的我尚不明白大姐和娘为什幺最后会哭叫,却不知道前几天才被姨丈开了苞的大姐已被几次肏得到了高潮!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姨丈无疑是个玩女人的高手,我不知道大姐和二姐来姨妈家那天他是怎幺把大姐搞到的,但无疑那次大姐就被强壮又会玩的姨丈搞得体验到了做为一个女人的妙处,所以虽然失了身后的大姐心乱如麻郁郁寡欢但还是怀着矛盾的心情再次和我来到了这里。

    当然,这些都是我以后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我把大姐失身以后痛苦的心情想的太简单了。

    那边姨丈停了下来,抱着大姐的屁股静静呆了一会,然后在大姐仍继续的哭声中抽出了鸡巴。

    接着我看到站在大姐后面的姨丈双手按在大姐屁股蛋儿上揉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嫩的屁股蛋儿用手掰开了,我从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大姐深褐色的屁眼!那是一个小小的闭着的肉洞,外面长着一圈一圈的花纹一样的皱肉。

    我看得兴奋又奇怪,不知道姨丈露出大姐的屁眼干什幺?却见姨丈双手扳着大姐的屁股蛋儿,把他那根大粗鸡巴向姐的屁股缝中顶去。

    我看着那肉棒顶在了大姐的屁眼外。

    我看着那铁棒一样的大鸡巴前端慢而坚决地捣进大姐的屁眼里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大姐也在同一时间失声叫了出来,不是那里。

    大姐在叫过以后痛苦的哀求似的说。

    姨丈一点不为所动根本就不理她,执着的扳着大姐的屁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有半尺多长的大肉棒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捣进了大姐的屁眼里!伏着身子的大姐痛苦的绷紧了身子,她还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显然是第一次自己娇嫩的屁眼里被捣进异物,而且是那幺的粗大的东西。

    原来她是那幺文静,在学校里是那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就在十几天前,她还是一个处女,而现在她身上的三个洞却轮流被肏!我傻了一样看着姨丈的那根大鸡巴一进一出的肏着大姐的屁眼,原来女人的嘴,屄,和后面的屁眼都可以肏呀!十二岁的我兴奋着自己的发现,却不知道这个发现对于一个象我这样年龄的男孩也太早了点。

    鸡巴在屁眼里的进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见大姐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鸡巴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

    啊。

    啊。

    大姐忍耐着终于回过头来,姨丈,疼。

    眼泪不知不觉地从大姐眼睛里流出来。

    这是整个过程中我听到的大姐第一句话。

    骚屄!我第一次干你屄的时候你不也喊疼吗?姨丈竟骂着大姐。

    这简直和我平时印象中的笑容可掬亲切和蔼的那个姨夫盼若两人。

    不过我内心里却一点没对此有什幺厌恶,相反,姨丈的话刺激的我更加兴奋。

    大姐没再说话,回过头去。

    只是仍然呜噎着,她毕竟只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那大鸡巴与屁眼的结合处,看着大鸡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

    慢慢地我感觉那肉棒进出逐渐快将起来。

    那样肏了二三百下后大鸡巴进出的速度竟然和刚才在大姐那个洞---她的屄里时差不多一样快了,而大姐也逐渐安静下来。

    我肏死你这小骚屄肏死你!姨丈越肏越兴奋。

    大姐一声不吭僵直着身子抬着屁股挨肏,姨丈的跨部一下下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乒乒的声音。

    终于,我感觉时间过的好长,在大姐一声不吭的被肏中姨丈忽然身体打了一个冷战,我看见他急急的拔出了鸡巴,然后急急地把大姐的身子调转过来,让她跪在自己跟前。

    啊!姨丈浑身颤慄着,他闭着眼把他的大鸡巴对準了大姐的脸,我肏死你我肏死你!。

    他不停地喊着,我看见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他鸡巴前端激射而出,全射在了大姐的脸上!接下来好久屋里都不再有声音,姨丈站立在那里喘息着。

    大姐坐回到了床上,她咬着嘴唇,找到了床头的一卷卫生纸,红着脸擦着自己脸上的那些粘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