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人羡慕的乱伦史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2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让人羡慕的乱伦史

    这天晚上,妹妹的同学到我家做功课,因为做完时已深夜十点半了,所以就留下来住在我家,和妹妹一起睡。

    妹妹静玲自从和姐姐一起被我开苞之后,每隔几天必会要求和我一起睡,或要我到她房里插她一阵,餵饱了她的小穴才能安睡。

    前几天因为她的月事来了,无法敦伦,本来预定今天晚上要来我房里,奈何她的同学却留下来过夜,计划可能要泡汤了。

    妹妹在她房里躺了一会儿,小穴痒得无法入眠,便藉口有事要找姐姐,叫刘云秀先睡,就溜到我房里来了。

    才一进我房门,她就急急地和我拥吻着,我也很知趣地在她那小巧的菱唇上深深地吸吻着,吻得静铃娇哼不已地道:

    「嗯!……哥哥……妹妹受…不了……要……我要嘛……」

    我抱着她放在床上,先脱光衣物后,上床也把妹妹脱得一丝不挂。妹妹那雪白如霜的胴体,虽然才十五岁,那以前肉包子似的小乳房,或许是最近受了男性荷尔蒙的滋润,渐有慢慢增大的现象,小阴户则还是白净无毛,大概还不到长毛的年纪吧!

    妹妹伸手握住了我的大鸡巴捏弄着,她妩媚地望着我,轻呼了声:

    「好哥哥!……」

    我接到她发起攻击令的讯息,便爬上她的胴体压着她,同时也把嘴唇堵住她饑渴的双唇上,俩人紧密地搂抱抚摸着。

    妹妹下体开始不安地乱扭着,手也握住我的大鸡巴,引领着它导向她的小穴口。尚未进入,光在她穴口的阴核上揉着,妹妹已梦呓般地呻吟了起来。

    我的大鸡巴对準小穴的入口,勇敢地向内挺进,妹妹咬紧了牙根,有些痛楚地承受着我的干弄。我把玩着妹妹的两个乳房,吸吮着小奶头,柔情地抚着她的肌肤。

    一会儿,妹妹嫩脸生春,淫水也流湿了,我干进她穴内的龟头,细腰微扭,大白屁股也开始向上挺着,我知道她需要了,于是渐渐加重了干送的力道。我向她阴户中进攻着,龟头顶着她花心一阵磨转,妹妹舒服得叫道:

    「哼…哼……啊……啊……」的呻吟声不绝如缕,把我抱得更紧。

    我甩动大鸡巴干弄着小穴,每一次碰到了她的小花心,妹妹的神经与肉体便会抽搐一下,连续插弄了一阵子,妹妹大声浪叫着道:

    「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嗯……哥……我爽……爽死了……好舒服……哟……哥哥…啊……妹妹……忍不住要……浪了……啊……啊……嗯……」

    她舒爽爽地丢了一次精,我的龟头被她的淫精浸润着,妹妹娇弱地躺在我身下,已经是浪喘连连,香汗淋漓了。我继续肏动,这时小穴内已被她的淫水润滑了许多,用劲顶插也鬆动多了。

    我大力地抽送,使妹妹歇斯底里地浪叫着,娇躯又扭,又磨,又抖地爽透了。她紧抱着我,一对既挺又硬的小乳房压贴在我和她之间,旋转地磨擦着。随着我的猛抽强插,妹妹又开始浪吟着:

    「哥哥……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哦……抱紧我……姦死……我吧……美死了……啊…哥……我……我又要……洩了……啊……啊……啊……嗯……」

    这一次,妹妹真是洩得全身瘫痪,两手两脚无力地垂软在床上,娇躯久久还是不停地抖动,她是舒服得浑身都鬆散了。

    我伏在妹妹的胴体上,温柔地吻着她,虽然我没有爽得洩精,但能使妹妹获得了二次高潮,让她舒服得如此痛快,也算是尽到了我做哥哥的努力了。

    「玲儿…妳累了就在这里睡吧!不然妳明天早上一定爬不起来上课。」

    妹妹发觉我插在她小穴里的大鸡巴还没有软下来,于是道:

    「哥!你还没洩吧!妹妹可以再让你插穴,再洩一次也没什幺关係的,哥!你说好吗?」

    「不必了,玲儿!妳真的累了,就不要再干了,真没有办法时,我还可以去找大姐呀!」

    「哥!大姐的月经期应该也是到了,对了,我房里还有一个美人儿,就是那个刘云秀,哥,你过去找她吧!她还是个处女呢!插起来一定很让你舒服的,真便宜你了。」

    我想起妹妹常来我家玩的同学–刘云秀,那娇美的脸蛋儿,剪剪秋水般的媚眼,水蛇样的纤腰,胸前的乳房从衣服上看要比玲儿大上几吋,玉臀肥翘,是个已具有半成熟风味的女体。

    心中不禁食指大动起来,恨不得马上趴上去,把大鸡巴干入她的小穴,逞慾一番。于是吻吻妹妹的俏脸,要她好好在我房中歇息,就悄悄地来到妹妹的卧房外了。

    来到妹妹的房门口,轻轻地开门,藉着床边小夜灯的微弱灯光,依稀可以看见妹妹的床上躺着一个身穿睡衣的女孩,肌肤雪白柔嫩,乳房发育的像两颗柚子一般大,那小小的屁股也肥肥圆圆地翘着,此时的她正安详地进入梦乡。

    我心跳加快地走到床边,一只手缓缓地伸进了她睡衣内,摸着了她那一对香暖鲜嫩的奶球,她不自觉地:「嗯!……」的一声,翻动一下之后,又再沈沈地睡着了,我只觉得触手滑酥,像一团绵花似地,软棉棉的,硬实实的,香滑滑的。

    我轻轻地摸着弄着,两座峰顶的乳头渐渐地浮凸了起来。她身上那沁人的香气,幽幽地瀰散在房中,闻之令人心爽神怡。我快速地把身上唯一的内裤给脱了下来,就爬上床去和她併卧在一起。

    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呼唤着她的名子,她醒过来时,还睡眼朦朦地以为我是玲儿,叫我不要吵她,她睡得正浓呢!

    我用双手搂着她的香肩,低头轻吻着她的红唇,接着一手摸着她的乳房,一手抚着她的肥臀,她这才如大梦初醒般地看清楚了是我。她睁开睡眼,惊讶地道:「啊……龙哥哥……是你……」

    我轻柔地道:「云秀!是我,云秀,让龙哥哥好好爱你。」

    我继续抚摸着她全身的肉体,她娇喘着道:

    「唔……龙哥哥……不……不要……不要这……这样嘛……」

    「云秀!我好爱妳,乖,别乱动,让龙哥哥亲亲妳。」

    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被我挑逗得不禁微微启开了樱唇,把条丁香小舌深入我的口里,品尝初吻的滋味,这种吸吻的快感,使她昏昏迷迷地陶醉其中而不可自拔。

    趁她迷离晃璗之中,伸手插进睡衣内的三角裤里头,轻柔地抚摸着她肥凸微生短毛,又暖又滑的处女阴户,一会儿又将中指慢慢地插入那紧窄的膣道,轻轻地抠挖起来。

    她抖着娇躯,颤颤地道:

    「啊……哎……龙……龙哥哥……不……不要抠那里……快把手……拿开……我……好怕……」

    「云秀!妳别乱动,不然会痛的哟!知道吗?乖妹妹!」

    我有力地紧搂着她,又重重地吸吮着她的香唇,乳房及阴部被我抚摸着,又轻轻地拨弄着她的肉缝,膣道,阴核,使她酥麻麻地起了一阵莫名的快感,媚眼微闭,长长的睫毛在她眼皮子上颤抖着,小肉缝里流出了湿淋淋的淫水。

    真想不到云秀的性敏感度比妹妹还强,或许是她发育的比妹妹要早些吧!

    我见时机成熟,抱起她的娇躯,脱去她的睡衣和窄小的三角裤,先欣赏了一番,白中透红,柔嫩细腻的肌肤,胸前一对乳房,圆尖尖的奶头像草莓一般腥红上翘,肥白的乳峰,圆软香嫩,细窄的腰枝恰可一握,肥隆的玉臀,结实浑圆,小腹平滑紧绷,阴阜高耸,布满了浓密约寸许长的阴毛,两片阴唇掩蔽在阴毛里,呈鲜豔的腓红色,中间夹着一条细缝,紧密地合着。

    我欣赏了好一阵子,她也娇羞地窥视着我的大鸡巴。我伸手抚摸着她一双紧绷,弹力十足的乳房,再抚摸着她全身细腻的肌肤,哇!真嫩,真滑,这才是女孩子最上品的身材哪!再低下头去吻遍了她全身每一处,最后擘开她的双腿,拨除阴毛,舐吻那红通通,娇嫩嫩的小穴及那粒豔红滑嫩的核心。

    弄得她週身剧颤,嫩脸娇红,春意渐升,禁不住地道:

    「龙哥……哥……我……好难受……」

    大股的淫水自她的阴道里流出,我一概吸吮入口,想不到这小姑娘尚未经人道就已如此骚浪,将来尝过了甜头,一定还会来找我的。

    我见她浪水大洩,阴户润滑了,便翻身上马,叉开她的大腿,露出那粉红色而湿淋淋的小春洞,握着大鸡巴就用力地姦插进去,同时,她哀叫一声:

    「啊…痛…死……我了……」我的大鸡巴也已过关斩将地塞进了她的小屄之中。

    「云秀!处女开苞的第一次总是很痛的,不要怕,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搞的时候还会更痛的。乖乖!把手拿开,听龙哥哥的话,龙哥哥不会骗妳的。」

    我再把大鸡巴挺进三四寸,用力一插,齐根而入。

    她哭叫着道:「哎……哎呀……痛死我了……」破瓜之疼使她痛得原本娇红的嫩脸都发白了,全身也直抖着。

    我开始轻抽慢送,她还是痛得哼声不绝,香汗霪霪。我揉着她的乳头,好增加她的性感,渐渐地她由痛苦转为快乐舒服了。

    我一边插干着她的小穴,一边不时用手把玩着她的肥乳,或低下头去舐吮着她豔红的奶头。大鸡巴抽插的速度也渐渐快了起来,磨转挑弄着阴核,搞着花心,使她舒服得阴户里一阵阵搐动,穴中淌着她滚烫的淫水,夹带着些微的血丝,潺潺流出,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她摇乳摆臀,披头散髮,快乐地浪叫着道:

    「啊…龙哥哥……我……我感到……舒服了……你顶……得……我…子宫……好麻……喔……捣死我了……我……尿……尿出来了……啊……」

    我见她这种骚媚的模样,大鸡巴更是狠猛地肏了起来,干得她欲仙欲死,臀浪直抛,她刚叫完尿出来了,那一股热烫的淫精,由她子宫内直洩而出,手滑到床边,琼鼻里气咻咻地娇喘着。

    我知道她已经爽出精水来了,但是我尚未射精,于是急急地又直肏着她那精水横流的小穴,拿出全身力量,又狠又猛地插着她,一边又舐吮着两颗小奶头,摸捏揉抚肥嫩的乳房,用我所有的感官去享受这处女美穴的滋味。

    她任我干了一会儿,又被我的大鸡巴给姦得娇躯扭动,双手又紧缠着我,摇摆着小肥臀迎挺抛送,浪声叫道:

    「啊…龙哥哥……你插得……真好……妹妹……又……又要开始……舒服……了……真痛快…我的心……融化……了……龙哥哥……你插死我了……啊……我又……又要尿……尿了……又……来了……啊……」

    一阵热液又直冲而出。

    我被她这一冲,烫得又酸又麻,阳精也把持不住地飞射进了她的子宫内,她受到这股精液的射击,也用尽力气,死命地紧抱住我。

    我们互相拥抱了许久,见她回复了精神,才问她说:

    「云秀妹妹!我插得妳舒服吗?」

    「嗯……好舒服呀!想不到插穴是这幺地美妙和爽快,龙哥哥!你让我享受到了人生的欢乐,妹妹还要你以后再插我,好嘛?龙哥哥!」

    「云秀妹妹!如果妳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我家,和玲儿一起睡。妳知道吗?玲儿也很喜欢我插她呢!现在她正在我房中睡着哪!刚才来这里以前,我还插得她洩了二次,她才能睡得着呢!」

    「嗯!以后妹妹就常来和你玩,唔!抱紧我,龙哥哥!抱紧我嘛!妹妹累了,想睡了。」就这样赤裸裸地拥在一起,双双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早上,由于昨夜的狂欢,我们都睡到日上三竿还未醒来,还是妹妹玲儿把我们叫醒。云秀看见妹妹,又是一阵子的脸红耳赤,三人一起到浴室里梳洗,我又拥吻了她们一阵子,抚揉云秀和妹妹的两对肥乳一会儿,才和她们吻别,各自上学去了。

    ※家教老师李瑶馨(36岁)、其女林曼仪(16岁)

    我最近因为比较贪玩,功课上退步了些,妈妈觉得应该请个家教老师替我补习,以挽回退步的成绩。

    本来她是要老师到我家来教课的,但是找到的是个女老师,晚上不方便出门,只好由我去她家中补习,免得她奔波劳累,于是每週二、四、六的晚上就开始了我的课外辅导生涯了。

    我的家教老师是个美豔的中年妇女,今年三十六岁,在某省立女中任教,她丈夫是远洋渔船的船长,每次航行大约要半年多才能靠岸,夫妻俩生了一个女儿。

    李老师芳名叫李瑶馨,她全身肌肤雪白细嫩,脸上不见半条皱纹,保养得很好,双乳肥涨丰满,每次上课,我的双眼总是不由自主地偷瞧着她随着讲课的动作而一抖一抖的乳房,我脑海里始终想着如何设法勾引李老师到手,好尝尝她小穴的滋味。

    她女儿名叫林曼仪,今年十六岁,就读于李老师任教的省立女中一年级,一头乌黑披肩的秀髮,琼鼻挺直,加上菱形的小嘴,好一个美人胚子,常常在我们上课的时后送些水果及茶水之类的物品进来,偶而也拿着功课上的疑难问她母亲,我发觉曼仪妹妹有时用含情默默的眼神望着我,看来她大概是喜欢上了我。

    我一心想着如何才能够插到这一对母女档,恰好有天晚上到夜市去闲逛,路边小摊子上有个中年人向我推销由外国夹带闯关进口的媚药,说这种药要是给女人吃了,哪怕她是一个三贞九烈,可以树立贞节牌坊的妇女,也要她眼蕩春波、慾燄激荡地乖乖脱她的三角裤任你插弄。

    赶巧,第二天是我上李老师课的第二个礼拜六,我到了李老师家里,曼仪妹妹也在,正在煮着咖啡,母女俩热情地邀我一起品尝,我道了声好,便坐在她们家的客厅里等着。

    在她们煮好了后,俩个人一起都到厨房去找方糖时,大好的机会来了,我赶紧在她们俩人的咖啡杯里搀入研成粉末的媚药,心中暗乐地想着:李老师,曼仪妹妹,妳们的两只小穴穴就要到手了。

    一切準备就绪后,大家在一起轻啜慢饮着美味的咖啡,看着她们一口一口地喝下那加料的咖啡,我的心不期然地暗爽着。

    坐了一会儿,药性就开始发作了,只见她们两人都很小心地扭着身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两张俏脸上布满了晕红的彩霞,她们的呼吸也渐渐地粗重急促了起来。

    曼仪妹妹未经人道,只是扭着腰不知所措,而李老师却是经过性爱的洗礼,她的反应也较她女儿激烈,灾情惨重地东摸西揉,只差没有当场卸衣脱裙了。我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场好戏,她们像是极力地忍受着莫大的痛苦,脸带桃红,小嘴颤抖地微哼着。

    李老师首先忍不住地浪哼出来:「一龙……我……我难受死了……」

    我这才上前搂住了李老师的香肩,用非常温柔的眼神望着她,而在一旁的曼仪妹妹也悄悄地挨到我身边,用祈求的眼睛望着我,一面还用她的嫩乳轻轻地磨擦着我的手肘。我以双手抱扶着她们走向李老师的卧室。

    进房后,李老师坐在床边,双眼冶蕩地望着我,抖着声音道:

    「一龙……我……好热……替我……脱去衣服……」

    我上前去替她脱下洋装,胸前的拉鍊拉下来时,一大片雪肤裸露了出来,好不容易将她所穿的洋装整件脱掉,只见她仅留下一副奶罩和一条裹着肥臀的薄薄三角裤了。在那件浅肉色包住阴户的双层裤底,这时却染上了一些汙渍,大腿根部也是一片滑腻腻的了。

    李老师真像是热极了,自个儿解下了奶罩,接着又弓着身子将那条湿褡褡的小三角裤也给除掉了。

    她雪白的酥胸上凸出两粒娇红的小樱桃,玲珑可爱,週围是一片粉红色的乳晕,胸部长着一层很细很密的金黄色汗毛,小腹下阴户的位置生得很低,两片阴唇肥肥涨涨地微微开着,多肉的大白屁股夹着浓密的阴毛,细柔光滑地丛生在阴阜四週,阴缝很小,肉壁红红的,上方的小阴核已凸了起来,淫水也随着渐渐骚浪的扩张阴唇而流了出来。

    我瞥见坐在梳妆椅上的曼仪妹妹满脸红通通,癡癡地望着我脱去她妈妈的衣服,玉手不安份地搓着自己的身子。

    我就走过去,轻轻地吻了她,双手替她解开学生服的扣子,脱掉上衣,再按开乳罩的钩子,然后整个往下拉,连裙子也一併拉下,乾脆连她的三角裤也拉下来。

    一副美丽的身材一丝不挂地裸露出来,她的乳房白得如粉如霜,因年龄的关係,跟她妈妈的豪乳比起来显得较小巧玲珑一些,但傲立如山,而且微微地向上翘挺着,乳晕则和她的妈妈一样是粉红色,不过乳头却小了一号,可是颜色却更鲜豔红润,阴毛长得不太多,平均分摊在阴户週围,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红红的,湿湿地挂着水渍。

    我摸揉了她的玉体一阵子,把她放到床上和她妈妈躺在一起,然后我再用最快的速度脱掉我所有的衣物,跳上床去,跪了下来,趴上李老师的娇躯,先来个香吻,把一双魔手放在她身上凸起和凹下的妙处摸捏不已。李老师也张开樱唇,伸出香舌和我狂热地接吻。

    我见她已进入性慾激动的状态,于是揉着她的肥奶,分开她的双腿,说道:

    「老师,现在我就要把大鸡巴给您插进去了。」

    「快…快插进来……一龙……做爱时……不要……叫我老师……叫……我……瑶馨姐……嗯……快嘛……」

    「遵命,我亲爱的瑶馨姐姐!」

    我促狭地握着大鸡巴先磨磨她的阴核,作弄得她肥臀拼命地上挺,淫蕩地叫道:

    「别再折磨……姐姐了……我的……小穴穴……里面痒……痒死了啊……快…快把……大鸡巴……插进去……给姐姐……止痒……快……嘛……」

    我见她已如扣弦待发般紧张着,急需一顿姦插才能止痒,不再逗她了,把大鸡巴放在阴缝中,又体贴地怕她不适应,还徐徐地挺进着,不敢一下就大力插干,怕她受不了。

    我待了一会儿,开始轻抽慢插地肏她小穴,瑶馨姐也扭摇着屁股配合我。慢慢等她适应了之后,我就改採房中秘术,用我的龟头研磨着她的花心,三浅一深,左右插花,各种调理女人的花招统统搬出来整治她。

    她舒服得紧紧抱住我,也使出了十几年学来的床上功夫,左扭右摆,迎合挺动,并且浪叫着道:

    「嗯……好美啊……一龙……馨姐姐的小穴……被你搞得……美死了……亲丈夫……好厉害……的……大…大鸡巴……哥哥……啊……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姐姐……舒服死了……哦…哦……可让你……插死了……啊……啊……哎呀…痛快死姐姐了……哟……要飞了……乖乖……姐姐的……心肝宝贝……我……姐姐……不行了……要……洩了……呀……哦……」

    媚药的效果,加上我的功夫,使瑶馨姐很快地洩出了,她花心一洩之后,子宫口咬着我的大鸡巴,猛吸猛吮,滋味无限美妙,使我感到无比的舒畅,继续姦插她的小穴。

    曼仪妹妹躺在一旁,美目圆睁睁地看着我插干着她妈妈,又听着她妈妈的淫蕩叫床声,自己猛揉着小巧的乳房,小手也扣弄着她的处女阴户,磨着转着不能自己。

    瑶馨姐这时香汗满面,粉脸东摇西摆,秀髮飞蕩地淫声叫道:

    「哎…哎呀…一龙……姐姐的…子宫……被你……顶穿了……又酥又麻……姐姐可让……你……玩死了……吸…吸我的……奶嘛……快……吸姐姐的奶……啊……对……我好舒服……要……要洩……洩给你了……啊……又……又要洩了……啊……啊……啊……」

    她紧闭双眼,洩了又洩,全身无力地躺着。

    我见她已不堪再干了,就从她身上爬起,把曼仪妹妹拉过来,躺在她妈妈身前。她那张娇脸,红的不能再红了,我轻吻了她,她已进入了假昏迷的状态了,这是慾燄太久没得到发洩的缘故。

    我再趴上她的胴体,揉着她的乳房,把大鸡巴顶着她的穴口,低头在她的耳边道:

    「曼仪妹妹!刚开始妳会很痛,但是妳一定要忍耐,一会儿就好了,知道吗?嗯!再来妳就会像妈妈一样地舒服了。」

    她点了点头,我就把大鸡巴慢慢干进她的处女阴户中。或许是由于媚药的效力强大,她的阴户里淫水分泌极多,使我的进入并没有花多少力量,她皱着眉头,竟能不喊痛地只是哼着,我大力猛地一下干进去,她惨叫了一声,面色苍白。

    我忙为她吻去额上豆大的汗珠,又为她吹口渡气,按摩太阳穴,她泪痕斑斑地吻着我,我的手不停地捏揉她的小乳房,让她渐渐忘掉处女开苞的痛楚。

    我缓缓抽出了大鸡巴,再猛地刺进去,一急一缓之间,使她的痛觉和痒觉交互刺激着她的阴道神经,慢慢地就不再感到痛苦了。

    渐渐地她也学起她妈妈的动作,把屁股摇晃上挺,好配合我的抽插,我见她如此骚媚地进入了状况,便也将我肏穴的动作加快了,处女的阴道紧小无比,和刚刚插进她妈妈的穴比起来要艰涩多了。

     

    干了一阵子,终于把她的小穴插鬆了,她媚眼半闭着,随着大鸡巴挺进的节奏浪叫道:

    「啊……龙哥哥……有些…舒服了……啊……哦……嗯……嗯……好…舒服…我……不晓得……小穴…穴……被干的……滋味……这幺美……哦……这幺舒服……好美……哦……好舒服哦……龙哥哥……你大力弄……弄吧……啊……小穴……美死了……哦…哦……我…我好像……好像要……出……出来了……啊……啊……我要出来了……啊……太美了……哼……哼……」

    她猛抛丰美的屁股,小穴包得我大鸡巴好紧,一阵浪水直冲,把大龟头泡在阴道的温水袋中。我让她歇息一会儿,才开始再插,她又摇扭着屁股随着我大鸡巴插入的快慢而迎凑着,她妈妈刚才的动作是最好的示範,使她很快地便学会了如何使自己穫得最大的满足。

    她擡摇着丰肥白嫩的屁股,口中也再度浪叫着:

    「龙哥哥…美死了……妹妹被你插得……太爽了……喔……好胀……这下……干到穴…穴心了……啊……我…不行了……妹妹……要丢了…丢了……啊……啊……美……死了……」

    曼仪妹妹被我干得又爽快地丢了一次,我也在将近二小的大战中,猛肏了这对母女花两只紧窄窄的小穴几千下之后,心神舒爽地把大股的精液飙进曼仪妹妹的小穴里,伏在她的娇躯休息着。

    瑶馨姐早就醒了,在一旁观赏着我和她女儿的开苞攻防战,见我洩了身,温柔地凑过头来和我吸吻着,曼仪妹妹也加入了我们的深情之吻,三个舌头在三张不同口型的嘴旁舐来舐去,直弄得我们脸上都是彼此的唾液。

    之后,除了每星期六的狂欢会以外,瑶馨姐为了不致影响到我的功课,只让我摸摸揉揉、最多亲个蜜吻而已,保持着我们三人的性爱关係。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