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布时间:2018-05-19 11: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雾

      夏日炎炎正好眠,考个大学过好年。经过多年征战,好不容易考上某国立大学,多年的考试生涯,也正式划上句号。

      说实在的,大学生活的确多采多姿,才新生训练时,就可见到学长们关爱的眼神,自然,关爱不到我身上,学长们早围着女同学们飞来飞去,那轮的到咱们?

      班上总有一两个大美女,身边的苍蝇飞呀飞的,真是三千宠爱集一身,天气冷了,就有人要她多穿衣服;生日到了,还可收到不计其数的礼物,更不必提计概作业,她们永远有人帮忙。我虽然看不下去,却也莫可奈何的自顾自的,谁教老妈生我丑呢?

      也许是自信心有损,我多半躲在旁边闷不吭声,从未和班上女生往来,课翘的又凶,班上没几个人认得我,倒也是逍遥自在。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总务找我收了三百块,我也没问,糊里糊涂的跟其他同学一样交了。后来才知到遭人陷害,交的是迎新露营的钱,既然被拐了,当然要去,不然岂不是吃亏吃大了?幸亏是到坪林去,找个地方钓个鱼,吃吃烤肉也是怡然自得。

      众所嘱目的迎新红娘宿营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之下展开。由新竹到坪林的路上,手脚勤快的学长同学们早已钉住班上几块肥肉,还好我有带钓竿,整理一下钓具,看一看风景,倒也不会那幺无趣。

      一到营地,我问清楚吃饭时间之后,立刻手提钓竿,往人少的水边移动。不知怎幺回事儿,坪林的鱼特别难钓,几个小时下来,才钓个三四尾,偏偏好死不死又有三个不知那里来的女生跑到我身边玩水,眼见鱼是不能好好钓了,乾脆看个美女,要是春光外洩一下,鱼跑掉的损失就正好扯平。

      这三个女的看起来似乎是自己班上的,我没上过几堂课,分不出谁是谁,不过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是班上的大美女。咦?她怎幺摆脱学长们的纠缠,过来玩水了?她平常连丑一点的男生都不看第二眼,走路时永远看着上方,越想越是一肚子火,平常是不是被人宠坏了,连有人钓鱼都要过来吵!今天风又不够大,吹不动她的裙子,我还不了本啦!

      不知怎幺搞的,她们三个竟然在我不远处开始打水仗,连剩下的两三尾不怕死的小鱼都游走了,我只好悻悻然的提着钓竿,想换个清静一点的所在。”救命呀!有人溺水啦!〞我回头一看,乖乖,班花大姐落水啦。这里离营区少说也有个五六百公尺,我眼见只好下水瞧瞧,暂且把钓竿一放,衣服也来不及脱,砰的一声跳下水去。

      好不容易游了过去,她忽然紧紧的抓着我,差点把我拖下水去,想起以前我老爸曾说过,救人溺水时一定要先把人打昏,以免自己被人拉住反而跟着淹死,于是我当机立断,往她头上大拳一挥,跟本搞不清楚打在那里,只知道她命有够硬的,打了三五拳才昏过去。等我上岸时,已经有几个男同学跑来,跟着把她从水里拖出来。

      

  • 相关内容